第一卷 高校篇

第五关

第一卷 高校篇 第五关

I

「…啊——喂,很危险的嘛别一直耍来耍去!」

Noire啪啪地拍打我的手。

「啊呜呜…。可是啊,这把剑,我总觉得想要一直拿着的啊」

「至少食饭的时侯,就把它放到旁边去吧。是,放这」

是这里,Noire指着草地,我心不情愿地把剑放下。

「NepNep,从那个时侯开始就一直拿着那把剑啊。无论是洗澡的时侯还是睡觉的时侯」

「在课室里也把它靠在桌子旁呢。要不是我们学校,会立即被充公哦」

看着我依依不舍的,Noire和Compa脸上都是个无可救药的表情,就地坐下。

嘛——,这个感觉除了我以外应该都理解不了,所以不论她们怎样想都没问题呢。哼。

在心里诉说着,我也在两人的旁边静静坐下。

三人在草地排排坐的同时,一阵舒适的凉风吹过,草地以及周围的树上的枝叶,都沙沙作响。

「说回来,真发现了个好地方呢。安静得让人心平气和」

按着随风飘动的双马尾,Noire说。

我们现在位于那个森林里面一个宽敞的地方。

跟理事长桑见面,那个地下神殿的房子旁边有棵大树,我们的计划就是在那树荫下吃午饭。

因为最近学校里,到处也为了准备临近的前期祭弄得满团乱,所有走廊和通路都塞满了器材和货物。

除此之外,还有临时组装的摊档挤满了整个中庭至操场这种糟糕的情况。

多亏了这样,本来一般午饭时间,人都往各方各地散开,要找个空位还可以,现在可是到处都满人为患。绝对不是能够心平气和地摊开便当的气氛。

一方面这个地方,就如Noire所言的安静。

细心想,这里明明就是很快就能来到的地方,就如放了赶人的魔法,人都没办法靠近呢。

「可是,就我们如此悠闲的吃便当…真对不起I酱的说。今日她好像是由朝早开始,连课都没上前去搜查?是么? 好像有工作的说」

不过,就因为这地方太棒,为人操心的Compa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特工科呢,就是这样喔。每天几乎都是实习和实践。我有听说过有前辈入学之后,因为潜入任务的实习最后只有来过学校三次就毕业了」

「那个,已经没有来上学的意义了吧…」

「包括IF在内,要是本人同意的话,也不到我们插嘴呢。…比起这个,现在想想Magiquone学长那件事该怎么办吧」

Noire改变话题。

我们在没其他人的地方吃午饭,也是为了这件事。这种事果然还是不能光明正大在课室里讨论呢。

只是,实际要怎——样做?真心说我也很困扰。

理事长桑她,

「你们的话,可以的」

很有自信的说了这些话,我们就是「可以的」→「怎样哦?」的感觉。

「学长桑,被什么附身的那件事…我们去帮她驱除妖魔行吗?还是,用这把得来的剑向学长桑一下砍下去吧——!这样?」

我说。

「在说那边呢。而且有什么事除了我们不能成,也还不知道。我们几个以外亦有很多能够女神化的学生哦?」

「能够再一次跟理事长谈谈就好…而且连要怎样做都不知道的说」

结果「唔」三人在低声细念,吃饭的手都停止了。

真是的,在想怎样才好的时侯,偶然有东西把我眼球吸进去。

Noire打开她那小巧玲珑的便当盒。

里头是黄粉红绿三色,颜色鲜艳的盖饭。整齐地盛在旁边的薯仔沙律的纯白色也很耀眼。然后,比起这些都更具魅力的是…。

「再说,那个叫理事长的不也是充满谜团么?其实,在那次之后我有向几名老师询问过…」

啊——不行了。我已经忍不住了!

Nep勇往直前。

夹住放进口。

「…啊啊,好多汁——!」

「大家,理事长她是好多汁——…款!?」

啊——,果然说到便当菜的精华,就是唐扬炸鸡(注5-I-1)吧。看它,直接从炸粉底下涌出来的肉汁!

「在人家认真说话的时侯,为什么偷吃我的唐扬炸鸡啊!而且还拿了最大的那件!最大的!」

「这件唐扬炸鸡,超好吃!Noire你在煮食方面也是优等生呢——。这样可以当个好妻子哦♪」

「款?是吗?真的么?…别这样说…不!别以为说这些就可以胡混过去!」

「没在胡混啊——。再来——一个!」

「吃自己的啊!自己的!」

逐渐变得跟平常一样,午休时间又过了。

虽然是我起首的。

不过啊——,即使认真去想,不明白的还是不明白,只好听天由命——!走一步看一步而已吧——。

满足于强抢回来的唐扬炸鸡,我快要将感受说出口的时侯。

「跟往常一样还是吵吵闹闹的呢。给我拿点紧张感来唷」

伴随着脚踏草地的沙沙脚步声,I酱现身。

「你们在这里呢。我找了好一会啊」

小跑过来的I酱,在我们前面唰地坐下,

「你们三个在吃的看起来都很美味呢」

说话同时,向Noire的唐扬炸鸡伸出敏捷的猫爪。

「喂、喂啊!别连IF也偷吃啊!我啊,一件都还没吃呢!」

「别那么吝啬嘛——。…喔,这个超美味的」

是吧。是吧!

嗯,那我也多来一件…。

「给我适可而止!」

若无其事地伸出去的手背,被Noire的叉子作状轻轻刺下去。

「尖物是不行的啊,我觉得!」

「吵死了。只剩一件而已啊!」

语毕,Noire把叉子扎进最后剩下的唐扬炸鸡。以为是她自己吃的,

「是,Compa。可以的话…尝面吃吗?」

把刺着唐扬炸鸡的叉子向Compa伸出。

「可、可以吗?让我拿去吃」

「给了Neptune和IF,而不给Compa的话那就不公平吧。不、不要的话别硬要吃下去哦?」

「没这回事。我不客气了的说」

张开大口的Compa,把唐扬炸鸡一口吞下。闭口咀嚼期间,她逐渐微开眼笑。

「要、要是那么美味的话,可以再…煮给你们哦」

害羞地说的Noire,稍稍低头挖口薯仔沙律。

「阻碍你们享受高高兴兴的午休时间有点不好意思,但有些不太让人高兴的事。要听吗?」

看着我们的I酱,舔着手上粘着的炸粉。

「又发生了什么事吗?」

把唐扬炸鸡吞下的Compa问。

「由于长期出差而在运动大会之后一直隐藏行踪的Magiquone学长回来了」

「在这个时侯?」

I酱低声嘟哝的一言,Noire好像受到刺激般从便当抬起头来。

「嗯。就在明天前期学园祭就会开始的,这个时间」

「IF也在想同样的事呢。…在这边策划各种行动之前,对方就先出手了」

「我们…或者说,盯上Nep子你们这件事,我认为是没错的。究竟会在那里搞什么」

「关于这个,只是默默等着学长设下圈套的话太被动了。所以,我在想…」

Noire由被赞赏烹饪能力而害羞的少女,完全变回平常眼神尖锐的优等生。

这时侯,还是别多加俏皮话,好好听话吧。

…可是,初次参与的学园祭就预感会大起风波是怎样呢。

前期祭按照预定,是由明天开始的一个星期。

要没事和平结束,看来没可能。

比起无聊结束,随便发生件轰动大事,对我来说比较有趣嘛,不过另一方面,头一次还是轻松地普通地玩乐比较好吧。因为,这样的话不是不能尽情享受摊子和活动吗?

在此,心里怀有微妙又复杂的少女心,我倾听Noire说话。

II

转眼间到了第二天。终于,学园祭开始了!

即使能预料会发生各种麻烦棘手的事,仍然欢欣雀跃地往学校走的我,突然被吓破胆了。

人超多!

就好似某个地方的同人志即卖会场一样(注5-II-1),左看右看都是人、人、人!

本来在这大得不像样的学校里已经有几千名学生,再加上来学园祭游玩的校外人仕如雪崩般蜂拥而至,从没看过的人流,在我面前一大堆!一大堆!

「…从哪里涌出来的啊这些人。Compa之前读那间学校的学园祭,好像是更…冷清的吧」

「希望你别用冷清来形容!这、这间学校是特例而已啊」

「是、是吗?…话说回来,人竟然有这么多。前景真让人担忧啊」

埋没学园内的人群之中,在大家都乐在其中地来来往往的时侯,我不期然地叹了一大口气。

当中的理由,看看我和Compa套在手臂上的肩章应该就能明白的吧。

『学园祭特别巡逻队』

这个黄底写上黑色大字的肩章,制作者是Noire。

而这就是Noire所想的「计划」,也所以我被卷了进去,不过不是应该搞好点吗?偶尔也会冒出这种想法。特别是,名字啦,名字啦。

还有名字啦?

想想她只用了一晚就制作出不只我和Compa,而是全队的份儿,也不能说些什么吧…不过也能选其他名字的吧,『特殊任务部队』(注5-II-2)啊『女英雄保卫者』啊等等。

…啊不对不对。又快要跑题了。重要的是,Noire那计划的内容吧。

唔,就是这么一回事。

Noire的想法是,由于不知道Magiquone学长会设下什么圈套,所以反客为主,由我们这边试试向学长投诉看看会怎样。

跟之前一样,学长会趁活动期间搞些什么吧。然后,我们就去插手解决学园祭里发生的种种问题这样。

「我们明目张胆公然行动,就是对学长的一个讯息。类似『我们早已知道你在暗地策划的了!』。这样的话…」

「是这样啊。就这样…虽然用词不太好,就是向她挑衅,会引起对方采取什么行动也说不定」

「当然,去帮助有困难的人这事本来就很棒唷。就算扑了个空也不是徒劳无功」

这些就是昨天午间Noire和I酱对我们说的,然后Vert和Blunc也爽快应承。

最初在温泉那里说那是个阴谋的,就是这两个人,也因此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Compa就更不用说了。满腔助人之心,甚至以成为护士为志哩。

我也最爱站在遏止暗中蠢动的浊流的正义朋友立场,也满心欢悦地参与这个计划…。

「NepNep!Vert小姐联络,有迷路的小孩正在哭泣。要立即赶去现场的说!」

「是是~」

「这次是,婆婆手上的行李不见了显示非常困扰。要一起帮她找出来的说!」

「了解的——说」

「啊哇哇哇。中等部的男生在后院…被人恐吓…。这要去叫老师来…」

「久等了!要解决这些——事件的,就是特别巡逻队的工作吧!」

「章鱼小丸子的摊子人手不够!」

「款款!?这也是巡逻队的工作!?」

「请来的特别嘉宾,偶像团体『CPU32』的演唱会,偶像宅蜂拥而致大混乱!」

「那个,绝对是跟我们扯不上关系的问题吧!还有,捏他也应该多来点语感!不明确说偶像团体的话没人懂哦!」

我所发出的叹气声,从第一天开始与日俱增。

有点…有点…跟我想像中不——同!

那不只是便利屋而已么!

还有,Noire!用口讯也好说挑逗也好,让我盘问这个计划真的有效吗?,让我盘问一个小时。

「特别巡逻队,无论是老师还是执行委员会那边都获得超好评哦。由下年开始还要募集有志者将其认真地组织化起来」

「帮助人的感觉真的很棒呢。Noire小姐」

…看,果然跟当初的目标不同了吧。

学园祭,已经踏入了第四天。

以有话要说为由被I酱唤过去的我,和搭档Compa一起,在校庭里的特别巡逻队本部露面。

即使说是本部,其实只是个简单的帐篷。

那里除I酱以外都经已集合,暂时稍息一下。

那,回到本部帐篷后马上就看到,最有冲劲的~勤奋实行巡逻队任务的Compa和Noire,满足地互相认同的光景。

「唉——我啊,还估计会有别些麻烦啊。例如制止武器黑市交收啊,或者介入操控学校的社团的争端。啊!还有,把乱入校园祭的恐怖份子一网打尽等等!」

「…中二病乙(注5-II-4)哦。不过,你的心情我也能理解。到现在为止也没发生过什么大事,真使人有点沮丧呢」

斜着眼看自入学起现时最团结的Compa和Noire的我,Vert稍微打个哈欠后回应。

「那边也是各种锁碎的麻烦吧」

「嗯,就是。大概就是在Leanbox宿舍出现了色狼这样」

「呜怅…。这样有点不想去制伏他们啊」

「不过,在Leanbox宿舍里面除了女生很多,也住了大批现实中在玩FPS(注5-II-5),志愿成为军人和警官又能依靠的男生。全靠大家协力合作,大事化小了」

之前去Vert房间玩的时侯也参观过Leanbox宿舍,Leanbox宿舍里面,有都像会在Gal game里出现的可爱女生的层数,和全身满布筋肉的运动型集中的层数呢。

要说怎么会变成这样,正是因为Leanbox宿舍的运动型肌肉男都是正经死板的,不让狂蜂浪蝶接近的传闻逐渐谣传开去,让那些傲慢自大的大小姐们入宿的两亲也就增加了。

在Vert的指挥下,一丝不乱地合作围堵的肌肉男…这情景应该颇有趣的。

啊当然,色狼被严厉处置是当然的哦。女性的公敌,是不能原谅的!

「Blunc那边呢?发生了什么趣事?」

Vert那边有这么一段的小插曲,让我也想要听听另一边,这次向Blunc打听。

「没什么…。经过Lowee宿舍旁边的孕妇,突然要生了…这边也是靠我和宿舍的大家同心协力…就是这样。救护车很快就来…完了」

仍旧面不改容,Blunc冷淡地说。

这边又是满感动的故事,电视台应该会乐意采用,只是Blunc似是什么都没有地回答,

「是,是这样啊。小孩,能平安生下来就好了」

使我难以给予反应。

不过嘛,无论是哪边,果然还是没能跟Magiquone的阴谋扯上任何关系。

这样啊,不是被Noire耍一把了吗?

我就此事再次气冲冲地向Noire迫问,这个时侯。

「大家都集合了么?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I酱突然现身在本部帐篷。

这是个很棒的时机,我跑近I酱,

「I——酱,我们按照计划一——直都埋头去解决麻烦事啊,不过这真的有效果吗?总——觉得,全都是些小事件,好像不太对头吧」

把心里激荡着的疙瘩一下子全爆出来。

这句成了契机,

「关于这点,我也要向I酱请教一下。没有出展物的我好不容易,放弃终于可以把房间堆积着的游戏解决掉的机会而来哦?」

「只有Compa和Noire…满腔热诚干劲十足,看上去真够呛的」

不满组的意见,炮火集中I酱纷纷而来。

I酱「嘛嘛」地用手势安抚我们,

「大家不是做的很棒吗?由寻找迷路的小孩,救助孕妇这些令人钦佩的事,至惩办色情狂以及应付偶像宅。那些每日东奔西跑,可爱的女孩子们是谁呢?…客人们也在频频传开去呢」

配上总觉得内里有些什么的偷笑。

「这不算回答了问题呢。I酱和Noire在说请务必参与这次计划,我才相信你们附合你们,就只有客人在遥传这些微的效果,真的没问题吗?」

「就算现在…粉丝再增加…只有丝微高兴而已」

就只有丝微高兴么!这个先放一边,我也和Blunc同坐一条船,也嗯嗯点头。

「喂你们啊。这个计划的意义我应该有跟你们说过啊?就算扑个空,也算为来学园祭玩的人做了点事的啊」

「对啊,对啊。能够为受到困扰大家服务,真是好棒的说。只来发牢骚的话,就只好敲!一下哦」

对我们这种态度感到不满,站在共同战线,同声同气的Compa插进话来。

I酱也是「嘛嘛」的制止,

「当然,计划的效果也充分出来了哦。正因为你们到处走来走去,把会场的注意力集中起来,这边的隐密行动也容易了。即使紧紧监视学长,也完全没被发现到。多亏了这样调查进展得不错」

边说边默默在笑,还有造作的手势。

她说话的时侯,大家…特别是Noire都吓傻了,连眼晴都变成句点。(注5-II-7)

「IF…你,是在利用我们吧?」

「你的说法有点太露骨了呢。这计划作为掩饰是有效,应该当为这回事吧。说回来,本来计划就是这样吧?」

怎么一回事?怎么一回事?

有点不太懂这对话是什么意思——然后,我寻视四周看大家的反应,

「看来,我们又白白上当了哩」

Vert轻轻把手置于我头上。

「被扛着?(注5-II-5)我可没有骑I酱的脖子啊?」

「不是这种意思…是I酱怀有和Noire想法有别的意图进行计划…啊啊,说明真是麻烦啊。I酱,要是掌握了什么的话,请别装腔作势来告诉我们嘛」

「是是。那么,我就带大家去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之馆吧。…跟来吧。到那里我会说明的」

话毕,I酱招手。

「这究竟是怎回事…。没办法了,我们走吧,Neptune」

「嗨——」

我们也跟着I酱站起来。

在这时侯我终于发现了。

「啊啊,对不起。忘记拿了。等我下。」

「快回来啊」

Noire催促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回到帐篷。

不不,真是的。差点就忘了拿这重要的物件。

刚才我坐的铁管椅背,靠着在巡逻当中也不离身的那把剑。

该说幸好还是可惜,我还没有机会将之挥舞,总之不带上身的话总是不放心。

我走去椅子后面伸手拿剑。然后这刻发现了。

(咦?怎么有点…发光?)

不细心看不会发现的微光。帐篷遮盖日光,里面变得有点昏暗,我终于发现,剑全把都在发光。

心想这是什么,我把剑拿起。

用手握住之后,光芒,毫无痕迹地消失。

瞬间,我的脑里有种被电流霹雳一下走过的感觉。

「哇!」

不禁发出喊声的我。

「再慢吞吞的就把你丢下了哦——」

外面又是Noire的声音。

跟光同样,霹雳电流也是一瞬间就平息了,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

(…是静电么?)

伴随着纳闷的心情,我好好抱着剑再次走出帐篷。

注5-II-1:暗指日本最大级的同人即卖会场Comic Market,一年举行两次,分别在8月和12月

注5-II-2:原文スペシャルタスクフォース,Special Task Force

注5-II-3:原文ガーディアンヒロインス,Guardian Heroines

注5-II-4:乙即辛苦了的意思。

注5-II-5:FPS,即First Person Shooter,第一人称射击游戏

注5-II-6:日文「担がれる」(担ぐ的被动形)可同时解释为「被扛着」或「上当(即被骗)」

注5-II-7:请看图~ (*原书没有这图的)

III

「大小姐们,欢迎回来~。在下次出外之前,请尽情享受,惬意休息吧。我会竭尽全力为您们效劳的~哦。萌啊萌啊啾♪(注5-III-1)」

萌啊——。

女仆桑萌啊——。飘逸的女仆服萌啊——。

「萌萌的这些先不管,这里哪里算鬼屋啊?」

被叫跟着来,用会让好男人担心的一窝蜂的心态冲过去,目的地就是每年的学园祭名产(好像是哦?),在我们学校里精选出来的萌系女子聚集一堂的女仆咖啡厅。

抵步时Noire满脸讶异。

我则抓住附近经过的女仆一名。

「是,请问有什么吩咐呢,大小姐」

「唔,吩咐吩咐。…那个——,有什么好吃的吗——」

「大小姐,本日推荐在这里」

「喔喔——。那,我就要这个——」

女仆咖啡厅,形式就如一间露天咖啡店,那是厨车吗?里面变身为厨房的面包车这里摆了三架,前面竖立了好几把颜色鲜艳的伞子。那些伞子的位置就是坐位。

刚好攻占了能坐六人的一角,我向被誉为名产,实际也是高水准的女仆,点了她所推荐的芭菲、蛋糕和蛋包饭。

「冷静点Noire。这里只是监视地点…喂你啊!怎么自把自为去点芭菲什么的啊!」

看到我点菜的I酱马上吐嘈,今次由我发动「嘛嘛攻击」搞定了。

首先,说是自把自为,被带到位子上不点菜更奇怪啊。

而且,考虑到将会发生的事,先把肚子填饱比较好吧。

「那个呢…你们有心要听的吧?这是很重要的情报哦?」

「没问题,没问题。就算手在动口在动耳朵还是空闲的。请请——,不要在意开始说吧」

我火速着手攻略送过来的食物。

其实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晓得I酱要说些什么话。正确点来说,是在到达女仆咖啡厅之前。

没错,随着我们接近女仆咖啡厅,刚才所感到的霹雳霹雳感,开始在脑内走动。而且更为强烈。

不过,这件事容我之后再表明,现在让其他人听I酱说,我选择沉默。

「这孩子真是的…。除了耳朵也把双眼借过来哦。瞧,看看那里」

I酱指着女仆咖啡厅的对面…那个百米距离外游乐设施似的建筑物。

「好黑…」

看着建筑物的Blunc,说出简单的感想。

不过她的感想,简单而中的。

正如Blunc所说,那个房子全幢都是由黑色板子组成,即使身在远处也一目了然。

再加上体积还很大。

「这做得满认真啊,是什么呢?那个」

Vert说。

「刚才也说了吧。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之馆哦」

「就是指鬼屋这类的?」

Noire接句。

「还加入了迷宫成份。对于想要耍帅给女朋友一看的男子,正好亦是必到的游乐设施吧」

「那我也懂…但那个鬼屋里有什么问题吗?啊!难道在昏暗的地方被摸到奇怪的地方吗!?不可以啊这种!不行的!」

「别自以为懂啊。很快就知道了…是,望远镜」

究竟是藏到哪里去,说毕,I酱如魔法师一样灵巧地从手里拿出个小型望远镜,递给Compa。

「看看挂着招牌那入口的旁边。差不多要来了…3、2、1…是,来了」

照着I酱所言转移望远镜方向的Compa,就在那刻

「啊!」

一声。

「有人在后面走来走去。面孔…戴上了帽子看不到的说」

「穿什么?」

「…唔,就好像游戏里的魔法使一样。帽子也是尖的。那一定是女性来的」

「Bingo。今天也是这个时间哩,Magiquone学长」

卡塔卡塔,响起椅子拉动的声音,大家一起站了起来。

我没起立。因为我知道。

头的霹雳霹雳感,无论我在吃蛋包饭还是在吃蛋糕,都没有平息。

所以我明白,那种霹雳霹雳的感觉,应该跟Magiquone学长有些关系。

明确上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的确明白。

「学长!?」

「为什么…学长她,要到鬼屋去…。而且…是cosplay」

「学园祭,今日是第四日。学长她,都是在这个时间走进那个鬼屋里」

I酱以手势催促激动的大家坐下。

我,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有点冷淡地坐在旁边看,身体就自我努力地补充能量。

因为感到使用补给的时刻即将来临。

「只不过是以魔女的cosplay帮忙…没可能是这回事吧?」

Noire以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语气说。

「没可能吧。之后我会去调查学长在里面做啥,所以也顺便通知大家一下。有什么发现就再…」

I酱说到一半。

被把最后的芭菲乾乾净净地吃完的我截断了。

全部吃完。我吃饱了。

「I酱。任务辛苦了!」

「嗄?」

「Magiquone学长现在在那里面做的事,不用绕个圈子来调查,现在由我们冲进里面问就行了吧」

「在说什么啊!这种漫无计划的行动才不会顺利成功吧!

当然地,I酱大声反对。

在这个时侯,我总算把刚才一直沈默的事说出来。

「看看这个,I酱。大家也来看」

把空空的食皿搬到桌子的一旁,我抓住靠在桌子旁边的剑,放到桌上。

「从理事长桑拿到的剑,它怎么了?」

「嗯。是从Histy拿到的…不,借来的剑」

Histy。

我吃了一惊,掩着口。

「…我,刚才在说啥?」

「说了Histy…从Histy借来的…」

「那个妖精似的理事长的名字是,Histy…吗?NepNep,为什么你会知道理事长的名字?」

这次跟那时侯不同,大家都听得很清楚。

「果然…是个名字吧?Histy…Histy…」

为了查明,我再说几次。

脑内那种霹雳霹雳的感觉愈来愈强烈。伴随着,还有滴滴温暖的、怀念的感情从心底踊上来。

「嗯。应该…是的。Histy,就是说自己是理事长,那个人的名字。我是知道的」

边盯着剑的我说,

「Nep子…」

I酱露出带有歉意的眼神注视着我…伸手放到我额头上。

「对不起哩。也许令你过劳了。没发烧吧?身体有发倦吗?」

…。

…不——对——啊——!

「I酱?你的说法我可不太同意啊。我也意外地很认真的在说话啊。来瞧!我这对纯洁无瑕的眼瞳!」

我把I酱的头往这边扯过来,使我和I酱之间的距离缩窄。

「好近、好近!我懂了啦!…真是的,你啊平时都在开玩笑的,不确认一下总有点不安啊」

「这次是认真的嘛」

「就说我懂了。那?那把从『Histy』得到的剑,它怎么了?」

「唔…虽然说不太清,只要拿起这把剑,就好像被它再三催促着。叫我快去——,快去——的」

事实上,从I酱开始说Magiquone学长的时侯,脑内的霹雳霹雳感亦愈来愈强。

虽然在头一次之后没感到痛楚或是感觉不太好,但强度不断上升。

就如从霹雳霹雳变成哗啦哗啦这样,嗯。

「快去,即是去哪…这种事,也不用多口问吧」

眺望着「恐怖之馆」,Noire道。

「的、的确那把剑是由理事长交给Neptune,应该是隐含某种意思的…不过啊,突然就要冲进去有点…」

唔——、还不情愿吗I酱。

嘛——,正常也会不情愿呢。

I酱一定在想先计划好再行动~这样,就算不开口问也知道…。

不过,这样的话我也不会心满意足,直截了当说,在这里被要求暂缓,我没信心自己能够忍受的说。

「拜托啦,I酱。相信我所说的!没问题的,我有信心在遇到危险时也会变身突围而出的」

「也不是说不相信你。只不过,这实在是…。大家也说些什么吧」

到头来,I酱向大家求援。

啊呜——,好像太过了。我也不是要令I酱为难的啦——。

要怎样才能把我这种似被熊熊烈火推着后背的心情传达,我动动自己那连自己也认同没剩多少的脑汁,

「我倒是没所谓唷。在这个时候,无论是直接突入或者强行突破不也是不错吗。对我来言,快快解决掉,就能回到房间里继悠闲玩游戏。再说动画那边录影也积存着」

在旁一直看着我们争论的Vert,「嗯~!」地抬高双臂伸展全身。

而且还赞同我!

「对呢…。老实说,我有点厌倦了…巡逻。耽误了原稿亦令我很苦恼。…一口气解决掉,我赞成」

Blunc接着说。

「来给我多点成理的理由啊。…首先,理由之一。这时候即使IF说不行,Neptune也会一个人独自冲进去,应该会弄得更糟糕吧。理由之二,…那个…把麻烦事都丢给IF你一个人扛…我,我自尊不容许啊。嗯!就是!」

连Noire也!

哎呀哎呀?这,连我自己也预料之GUY啊(注5-III-2)。

最后一个是Compa。

「对不起,I酱。我也赞同NepNep的说」

对I酱而言,真是始料未及的一句。看她几乎就要跌倒了。

「Compa…」

「NepNep虽然有些时候会鲁莽行事,但不是个会说谎的人来的。这点我绝对能够肯定。所以既然NepNep这样说,我就觉得要随她心意…」

Compa,谢谢——!

在这个至为重要的场合里说些好话,嘛真的要感谢感谢!

「你们真是的…。都在说什么任性话」

这句似乎成了决定性的一步,I酱终于屈服了。

「…我明白了。现时就相信Nep子的直觉或者说剑的引导吧。正如Noire所言,要任意妄为冲进去,还不如在我视野里横冲直闯」

「太——好了!也多谢I酱——!」

我想都没想就扑去搂住I酱!

脸蛋磨擦磨擦。

「放开我!我,没——有那方面的兴趣!而且,我叫你去做危险的事为什么反过来感谢我啊。真搞不懂你」

「I酱相信我,很开心的嘛——!」

「从头到尾我都说没怀疑你吧。…总之,进去里面后要依从我的指示啊」

「…啊,那样不行」

我离开I酱,用手指弄个交叉符号,放到I酱鼻尖前。

「变得好快!…是什么不行啊。我啊,可不是容许让你乱来」

「不是这样啊。进去的是我跟,Noire跟,Vert跟,Blunc四个人。I酱你留在这里」

「唔、什么!」

把交叉符号粗暴地推开的I酱眼尾提起。

「你想干什么。那怎么说都是不行的吧」

这个时侯,Noire踏前一步,轻轻抚摸我的头,

「我也想拜托IF留下来。以防万一,希望你和Compa留在这里观察情况」

说时向I酱点头「拜托了」。

我也是同样的心情,所以一起点头。

「要是我们几个小时后也出不来,要将此事向老师们…大概还要向Histy转告吧?这个时侯,我认为I酱在这里比较好——」

「Neptune你竟然说出这种头头是道的话来。让我稍微对你改观了。嘛,就是这样,拜托了,IF」

「不、不过…一直在这里的话,会让人起疑…」

还在磨磨蹭蹭的I酱。

见此,Noire嫣然一笑。

「关于这点是没问题的。我,想到了好办法唷」

然后十分钟后。

「哇啊,好可爱的说!我,早就想穿一次的了!」

「…这、这是何等屈辱…。为什么我,不穿成这样不行」

那里是,换上了女仆服的Compa和I酱。

穿上了女仆服那两个人的反应,正正相反。

对本来就很喜爱可爱物的Compa而言,这就等同奖赏吧?于店里员工特地准备的全身镜看到自己的样子,高兴得如天真烂漫的小孩。

另一方面,对I酱来说,则是相当的羞耻Play,直到耳尖都红楞楞的。

「你们两个都很合称哦。这样就不怕令人注目了吧?」

看着那两人,Noire脸上带点洋洋自得的神情说。

Noire想出的「好办法」,就是让Compa和I酱两人,暂且当上这间女仆咖啡厅的女仆,帮忙工作,也同时监视学长身处的「恐怖之馆」这样。

的确,这样就算逗留多久都不会引人注目,NICE IDEA。

「那么,这里就交给您们两位,我们差不多要出发了吧。Compa小姐,之后就拜托了呐」

「是的。…不过,绝对不要胡来哦?要是感到危险,就要立即逃跑哦。请你们要万事小心」

「…很不错。呐,在后期祭我贩卖同人志的时侯…也以这种装扮来做店员」

「绝对不要!啊——!别一直在盯着看啊!要是去的话就给我快点出发——!」

啊哈哈哈。I酱大概相当怀恨在心。

嘛,所以就这样,这边OK了。可以说成「无后顾之忧」?要很酷的说一句。

「那,之后就是…」

斜视着立即受难,被客人围攻拍照的两人,我再次紧紧握Histy所交付的剑。

这时侯,再次感受到。

剑现在已经随意要把我拉走般的,哗啦哗啦在不断催促我。

「那么,我们来往魔女等待的暗之迷宫突击——!」

把剑举至头上,我大喊。

「你们全部给我记住!回来的话,就让你们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