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高校篇

BOSS BATTLE

第一卷 高校篇 BOSS BATTLE

LAST BATTLE

至今天地旋转的视野一下子安稳下来,回复平衡感的我,找到立于跟前的Magiquone学长,放声大喊。

「要打的话,我很高兴作为你对手!只不过,这里开打会给享受学园祭的各位添麻烦的。换个地方吧!」

打个空翻重整姿势着地。

跟我同样,Noire她们三人也变身完毕,我们几人包围着学长。

「一变完身就狗眼看人低么。性格大反转这点也是一样呢,Purple Heart。果然一一使我恼火。…Black Heart,Green Heart,White Heart…你们也是同样。谁都只讨人嫌!」

「Purple…Heart?」

突然从学长听到陌生的词语,我口里反复回味着。

「还有这个糊里糊涂的性格…嘛算了,对我来说这还更棒」

像怜悯,亦似蔑视,学长浮现出这种难以笔墨形容的神情。

我感到有种被鱼骨卡住喉咙的违和感。

不过,比起这些现在应该,

「呐呐,那是什么——?是女神候补科的节目?」

「是英雄秀么?…咦,那个不就是学长?呜哇,怎么这种不合称的装扮」

要先处理那班不明事态,只是满心好奇看热闹的人才行…。

「这不是表演啊!祸在旦夕,立即逃到别处去!听不懂的话,我就一下把你们全体轰出去!」

时势仍旧,即使Blunc扯开嗓子喊,也是毫无效果。

刚刚相反,有些被声音吸引过来,结果人更多了。

「怎么了哩?女神们,就只变身不来一战。看来出不了手喔」

Magiquone学长嘲笑着。

就是不打算换地方…吧。理解到无关的人群愈是聚集,我们就愈难出手这点。

「你们不来,就我来攻击了唷!真遗憾,我是喜欢有很多CG的那种人哩!」

…咕!果然!

会怎样出招呢?在架好防御姿势的我们面前,Magiquone学长她举起了左手持有的那颗水晶。

接着,无色透明的水晶,在学长的声音面前,一瞬间变为漆黑,以学长为中心的地面翻起尘土,发出巨响裂开。

从裂纹里有什么物体在猛势伸出来。

…那是…手!?而且那边是,头!?

「这、这究竟是什么!?」

超乎想像的境像,令Vert惊惶失措。

这也不是毫无根据。连我也只是咽下将要发出的悲呜而已。

裂痕以学长为中心扩散,数目不断增加。

转眼间,从多得不能细算清楚的裂痕里面出现的是…上下左右看都是人类来的。

就好像丧尸电影一样。人从地面冒出来!

「啊哈哈哈哈!吓倒了吧?这帮人,就是触摸过『Warez水晶』(注B-1)的人类的Copy!」

「Copy!?」

「对,Copy。复制。如字面意思!这就是,我…大魔女Magiquone大人的能力啊!就和你最~喜欢的游戏的资料一样,多少也能复制产生出来的仆人呢!」

人类的,复制品?

我,再次留心看伴随着水晶发出的黑光而生出来的物体。

的确,大部份都穿着学园的制服。此时我察觉了。那是,游玩过「恐怖之馆」的人们。

他们毫不知情地享受学长准备的游乐设施,为了通关而触摸在终点设置的水晶球。然后,就在那个时候被水晶所隐藏的不可思议的魔力,复制了肉体的数据…。

「还可以发呆吗?女神候补们。复制这招,一旦放出来了,最终,就会有增无减、络绎不绝地生出新的复制人!就如这样!」

语毕,Magiquone学长,又再把握着水晶的手挥下。

那就是个讯号吧,生出来的「复制人」一齐开始行动。

而且是以袭击身边的途人这种最坏的情况!

「嗄?这是什么?」

「还真认真搞啊——」

类似这种,毫无危机感而立了flag的人,在不明不白之下被复制人合伙推倒。

终究察觉到异常,急中生智甩开复制人,但很快变得全身无力…最后,动也不动。

接住,那些不再动的人脚下,地面裂开,从那里生出跟被袭的人同一个样子的新复制人!

新的复制人,再袭击其他人,然后…。

事情到这里,终于发现我们跟学长不是在演什么英雄剧的途人,纷纷大叫逃跑。

悲呜传开,扩大至恐慌,区区数秒。

「所以早就叫你们逃啊!」

「都怪你们不听人劝告!」

Vert和Blunc以得意的枪和斧,打倒了想要合伙袭击途人的复制人们,无奈只是以寡敌众。

「不行喔!这样下去没完没了!」

「要是有闲情说泄气话,动动手更好啊Noire!」

「就是不想被你说!」

当然,我和Noire也尽了全力,为了不扩大受害人数而接二连三地挥动武器。

复制人们遭受我们攻击,虽会像影像摇动般消失,但旁观的Magiquone学长却高声大笑。

「喂喂,你们再不加油喔!复制人就会缺提般放走哦?」

游刃有余,真可恨。

最少人群集起来有系统逃跑的话还能应付!

我咬牙切齿,

「各位——!在这边喔——!请往这边逃跑吧——!」

「不要分散!切勿慌乱!」

在恐慌的人群头上,Compa和I酱的声音以扬声器放大空降。

我不禁掉头看。只不过,在混杂的人群里,未能确认两人的身影。

即使这样,

『NepNep!客人的避难工作,就交由我们负责的说!NepNep你们,安心尽情战斗吧!』

『收到了!我们大概把握到情况了!不必担心这边!』

在诱导人群的避难指示之间,夹杂着逐步变更地方的两人的声音,对我们来说比什么都更为鼓舞。

实际上,Compa和I酱开始诱导行动后,四处乱跑的人终于凑起来,形成一支巨流。

理所当然,追着他们的复制人们行动也有变化。

看来,多半这些复制人们,只懂盲目猛冲。

「洞察出行动模式了。这样的话,就跟丧尸游戏没差了。即使的确不能只用小刀一把就能搞定!」

「这样就能挡住了!Neptune、Blunc,援护我!」

「无需你出口!快要隔开来了!」

我们站在逃走的人和复制人之间,成为墙壁阻挡。

即使闭上眼晴,一挥就中。击中了,敌人就倒下。就是这种情况。

终于得到尽情挥舞帮Histy保管那把剑的机会的我,依随内心和剑的引导,斩、斩、拼命斩。

可是,Magiquone学长也没沈静下来。

她手上的水晶,仍旧充满漆黑的光辉,相继生出复制人。

由学园祭开始直至今日,究竟复制了多少人的个体。我不敢想像。

这样下去无休无止。要从根源断绝才行!

「学长!别只依靠这些丧尸似的手下,跟我直接来个胜负怎么样?你似乎视我为眼中钉,那不是更应该靠自己双手来解决吗?」

边说,我向刚生出来的复制人一斩。

尽管一试。

被无视是当然的吧,想不到

「想直接来单挑吗?倒是颇有趣啊」

意外地,Magiquone学长接受我的提议。竟然看不穿这是挑拨…。

学长爽快地握紧左手的水晶。向手轻轻吹气手掌再打开,水晶就无影无踪地从学长手里消失了。

然后,直到现时说是无止境出现也不为过的复制人,瞬时一人不剩,在空间里溶化消散了。

刚才的大混乱就犹如谎言一样,让人害怕的静寂包围着我们。

「…来,挡路的我都使它消失了,已经没人阻隔我们了。就如你所望,我们来单挑吧。来全力攻击我怎样?」

张开两臂,就好像欢迎我的Magiquone学长说。

「小心点啊,Neptune!天晓得她会有什么计谋!」

不用Blunc说我也懂。

我毫不松懈,摆好剑势侦测对方的对向。

「怎么了?不来吗?」

对学长那从容的态度,十分在意。可是,只一直敌视对方,事态不会有进展。

我大力深呼吸,整理心情,向剑尖集中全身的意识,踏出一步…本来是这样的,

(…款?)

突然,我的视野变暗。亦以此为启始,浑身上下有种不谐调的感觉。

正要踏出去…腿好重。忽然感觉好像被硬穿上一双铁鞋一样。

接着冲到来的是,强烈的脱力感。一下子,全身就没力气,立即跪在原地。

「哼哼哼…什么也没察觉到,还在自以为是,真是个笨蛋!」

往下看着快要失去知觉跌倒地上的我,Magiquone学长笑着。

「这…究竟是…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们由最初开始就中了我的计而已。…就是这件魔导具美术劣化之杖(注B-2)!」

洋洋自得的Magiquone学长,右手伸出那支使人不寒而栗的杖。

「你们已经遭受到这把杖释放的诅咒的波动唷。而且是两次呢!之后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喏,要是还有力气动动头的话,就瞧瞧你同伴们的样子吧」

她一说毕,好不容易才能往左右看的我,无言以对。

「这…是什么」

我的右旁,是跟我一样无力地跪在地上的Noire。她那随风飘动的银发,变成了由细小的方块走型地组合而成类似头盔形状的物体。

左边,Vert和Blunc的身体也是同样惨烈的光景。

「身体…凝固着…动不了」

Vert自夸的那个丰满的胸部,现在只是下垂的四角方块而已。

「干什么鬼…这无稽的行为…」

辛苦地喘气的Blunc拖拉着的是,似曾是必杀之斧…的物件。斧刃已崩溃,完全不成武器了。

「不是绝妙的姿态吗,女神们。怎么了?遭受长杖诅咒的滋味。生虎活虎、肌肤秀丽的HD女神(注B-3)已经面目全非了。锯齿和延迟很惨烈啊」

Magiquone学长用尖靴的后跟踹我肩部。

说踹,尽管只是轻力推推,但我也无力抵抗在地上滚。

「真是的,这边的我是富贵学府的学长老师大人,真是走运。随随便便被着教师的皮,投进多得烂掉的金池,满世界寻找这些总算有成果了。因为能够看到你们,这——个难看的面貌!」

「Magi…quone…!」

「好像已经不怎么能动了呢。虽然就这样待着,看看杖的诅咒把你全身化为点阵图也很高兴…就如你刚才所说的,最后一下就由我自己亲手来!」

Magiquone学长,左手高高举起。

虽知道她指甲就锐利如藏起来的小刀,我只能发出不成声的呻吟,空虚地抬头看。

「结束了!Purple Heart!你给我的屈辱,现在全部还清!」

注B-1:Warez解作盗版软件

注B-2:原文グラ劣化の杖,グラ即グラフィック(graphic,图像)的意思

注B-3:原文はハイデフ即HD,高清的意思

不!要被干掉了!

遗憾地,我经不住临门的恐怖感,将视线移开,可是,

『请停手的说!』

吱——!震耳欲聋的最大声量。一瞬间使脑袋空白的庞大音量,Compa的喊声害我头部晃了一下。

『请——不‧要‧再‧对!NepNep!做出!过份的事——!』

「呜哇!耳膜都要破了!是哪里的笨蛋啊!」

正要给我最后一击的Magiquone学长的身体也摇晃了下,停止了她手上的动作。趁这个机会跑过来的脚步声。

「NepNep!不要紧么!?」

咔嚓碰撞的声音,背着学长的我眼前,看到两个扩音器被抛开。

随后是背面被手抱住的感觉。勉强地把头转回正面,面前正是Compa的脸,

「Compa…为…什么…不回去的话…不行…快、逃…」

「已经不用担心的喔,NepNep。我来了就请尽管放心的说」

「…傻瓜…拜托…听…我的…」

听我的话。

赶快从这里逃走。

不管怎样都想传达这个讯息,但嘴唇却不能好好动。

言语不通的话,拼命也要抬起手臂。这,不像话的沈重。瞧瞧,从指尖开始逐步逐步,诅咒的效果开始浸食我的手。

要怎么办才好?这样下去连Compa也会…。

可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Compa仍向着我微笑…的确是以跟平常同样的笑容朝着我,

「请稍微等一下呢」

温柔地让我的身体座于地面上,

「学长小姐,拜托你。请到此为止的说」

不是逃走,她立于我和Magiquone学长中间。

「唔?在说什么梦话?是笨蛋吗你」

「学长小姐,你为什么要对NepNep他们做出这种过份的事,我完全不明白。…不过,就算当中有什么理由,眼见受伤的朋友再继续遭到残酷的对待,我就,绝对不能袖手旁观的说!」

Compa毅然一说,伸开自己双臂。

想要…保护我们。

不过…不过,即使Compa一个人的意志是多么强烈,光靠意志可阻止不了学长…不,这个魔女!

拜托,Compa。

你的心情我明白。我明白的,你快点逃吧!

「…你,大概是叫Compa吧。快走开,我对你丁点兴趣都没有。老老实实退开的话,我可以特别饶你一命哦?」

「不要的说!我…要成为护士。身为护士,不能丢下伤者。在学长小姐你答允不再伤害NepNep她们之前,我是一步都不会退的!」

Compa!不要!

「不过,我没有能够击败学长小姐你的能力。所以…要是学长小姐帮助NepNep她们的话,我…无论是做学长的随从还是什么都可以。就、就算是要干坏事我也…也行的。哪怕什么命令都会遵从的。…所以,所以请别继续欺负NepNep她们了的说!」

颤抖地申述的Compa。

不只是话声。

手脚四肢也,全身都在哆哆嗦嗦在震抖着。逞强的行为,显而易见。你啊,配得上超级二字的温柔,既是个大好人,又是爱哭鬼…坏事才干不出来呢!

但是竟然…为了我们而勉强自己…跟自己赌气。

Compa。你是我最棒的朋友。无可替代的挈友…。

「别再开玩笑了!我再重申一次,快走开!」

「不走开!」

「说后悔也太迟了!」

Magiquone再次提起她的锐爪。

Compa…要保护Compa才行!

「不行——————————————!」

我,竭尽最后的力气站起来,从正旁边撞向Compa身体。

「NepNep!」

几乎跌倒的Compa,在我的视线内消失。

取以代之映入眼帘的是,面相似恶魔的Magiquone。

——碰!

冲击来了。

身体的中心部,似在燃烧的热能在奔流。

「NepNep!」

Compa的尖叫声响起,在此我亦失去了意识。

*

咦?这里是,哪里呢?

清醒过来的我,在空无一物的黑暗之中。上下左右,无论往哪边看,都是漆黑一片。

我,为何在这个地方?

唔~?我尝试忆起来。

的确,我是在跟神色可怕,只能说完全暴走的学长战斗着…之后,发生什么事了?

不尽我意,记忆模模糊糊。

没办法了,我在黑暗之中踏出一步。

提心吊胆…。讨厌啊——,要是踩到了奇怪的东西,要怎办哟。

「呐——,有人在么——?好暗什——么都看不到嘛——。我可不知道唷?就算踩到了附有特典的限定版盒子,或者珍贵的figure——」

…。

…咦!?

我好像~,好久前在哪里好像说过类似的对白,还只是错觉呢。

嗯,是在哪里呢?

就在我手指摸摸下巴,再次停步倾头的时侯。

突然一片黑暗的世界产生龟裂,恍如玻璃破裂般,黑暗飞散!在剥落的黑暗里,充满着温暖的光芒。

「捏、捏普!?」

太惊讶了,就在原地跳起来的我。

然后我看到了。

朝着光往里面走,某人的背影。

聚精会神一看,又再次吓倒了。

那个人啊…就是我嘛!而且是,变身后的我唷。

款?是怎么一回事?我,在看着自己是怎回事?

「呐、呐!等一下!」

我起步跑,追赶着我自己。

不过,率先起步的我,明明就是我自己,我就算叫停也没要停步,依然快步走。

唔啊——!听听我说啊,我自己!我说啊,不断叫我自己我自己,头都混乱了!

哎——真是的,总之我跟住就是了!

产生了奇怪的使命感,我拼命追赶着我自己。

更不可思议的事件随之而来。

在我追赶着的我自己面前,一个接一个,好像在看电影一样…不对,就如在玩RPG一样,分成一段段的影像浮现、消失。

那个,正是我自己的故事。(注B-4)

最初浮现的影像里的我自己,一开头,不明所以地被变身后的Noire、Vert和Blunc全力连锁击倒。

不久影像就转变了。

下个影像里的我自己,或许应该说成果然吧,失去了记忆,似乎是被Compa救起。还被绷带什么的包裹着。

又是下一段影象。

啊——,那是,I酱唷!

在某个洞穴里碰见I酱的我和Compa。三个人开始了冒险之旅。而且是前往寻找救世之钥匙的旅途。

那什么,真的好像游戏。

之后,影像也在正走动追赶的我前面,一段段浮起然后消失。

那已经能算是热血沸腾的连续大冒险了吧。

存在着几块浮空陆地的奇怪世界里,我们对着群群怪物大活跃,来一只轰一只,来两只打一双。

不过奇怪啊,途中Noire、Vert和Blunc来挡路。

「Neptune!我要打倒你!」

还边这样说。超认真的袭击过来,不能沈默了事。你们啊,设定是敌角么?

影像又转变了。

啊——意料之外的真相!Noire她们妨碍我们,原来是因为被邪恶魔女Magiquone骗了。

款?魔女?不是学长桑?

可是,留心看看这个Magiquone,不就是跟在学园祭对我们出手的学长同一装扮,有意思。

喔?察觉被魔女欺骗的Noire她们,成为同伴了!嗯嗯,果然我们还是友大于敌嘛。

来,反击开始。最后的决战,情绪高涨地上吧!

这时侯我发现了。

不知不觉,刚才我还在追赶着的我自己,跟影像里的我自己,合二为一了。

我停下脚步。

影像里的我们,击败了变身成为巨大龙的魔女Magiquone,终于恢复世界和平了…理应是!

哇——!果然是我!好——帅!

看到大团圆结局,一个人在欢喜着,影像最后噗一声消失了。

留下的只有我跟…另一个我。

这时,一直背对着我的另一个我,缓缓地回头过来。

「你…是谁啊?」

我,下定决心问另一个我。

「我是…革新的紫色大地‧Planeptune的守护女神,Purple Heart」

「Pur、Purple?你…是我吧?」

「…是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不过是在不同的世界呢。现在你跟我共有着记忆。你刚才所窥视的,是无数存在着的平行世界里,关于其中一个我的记忆…」

「平行世界…么?啊——,明明是我,竟然直言不讳地讲痕深的东西嘛…。应该说有点意外吗」

老实说,我已经不太懂另一个我在说什么…。

「我们集合力量,把威胁世界和平的魔女Magiquone打倒了。可是,聚集了四个女神的力量所形成的膨大能量,开启了连接本来没有交集的两个世界的洞」

「连接世界的…洞?」

「对…。察觉此事的Magiquone,在最后的最后变成精神体飞进洞里去,向另一个世界逃走了。对不起,我们这个世界的Magiquone,给你们添麻烦了」

另一个我垂下头来。但是不久又重新抬起头来,

「不过,太好了。通过Histy,把我的一部份托付给你」

另一个我,把提在手上的剑,向我伸出。

这把剑是…之前我从Histy拿到的剑?即是说,这原本是,属于另一个我的?

「…而且,我很高兴。在第二个世界的我,也是个很珍惜朋友、朝气勃勃的女孩子。和Noire、Vert、Blunc那么友好地过每一天,我真是很高兴」

「Purple Heart…」

「我相信这个你,凭身学长桑的这边的Magiquone就拜托了哟。没问题,你一定能够好好搞定。因为,你就是我嘛。我保证」

这时侯,我记起了。

没错。我是从Magiquone手上保护Compa…。

「那,那个啊,被信赖着我当然开心,我们…现在,可是在危急关头哦。全因那把什么什么诅咒之杖」

「放心吧,虽然只有一丁点,我也会提供援助的。这把剑是,我们那个世界的剑。通过这把剑,就能抑制诅咒的力量」

「这种事能够办到吗!?」

「嗯。这边的我,满厉害的喔。怎么说,我不是女神候补,而是拯救了世界的直正的女神大人喔」

一副「来吧」的模样,另一个我把剑递给我。

我接好紧紧握着,点点头。

「我明白了!被我自己委托嘛,可拒绝不了呢。您的委托,我接受了!」

「嘻嘻…真不愧,这样才是我。…去吧,醒来吧,Neptune!」

另一个我以强以有力的声线道。

*

「这个委托,我确实地接受了!」

我自己的话声,让我清醒过来。

注B-4:以下是无印的游戏剧情,不是某超次次元RB:1

我…刚才在做什么?

总感觉好像发了个很长的梦。

「Purple Heart!你…为什么!」

依然稍为朦胧的意识,被冷不防的语声使我急速醒悟过来。

那把声音是,Magiquone!

「NepNep!剑!请看看剑的说!」

这次是,Compa的声音?

对了!Compa!我是为了从Magiquone手上保护Compa你…。

「NepNep!剑!剑啊!」

感觉电流在脑袋里到处流动。我瞬时去弄清自己现时处境。

剑,对,剑啊。

不知不觉之中,似乎我用剑防住了Magiquone的攻击。

重新把视线投向剑身,我吃了一惊。

在闪闪发亮。

淡而美的紫光包围着剑全身。一看到这种光辉,我就想起了一切事情。

不是个梦!

「为什么!为什么这把剑被诅咒了仍不劣化!」

Magiquone一脸茫然地大喊。

我语道。

「…这是,很遥远很遥远的某个地方,我将你打倒的时侯所挥舞的剑!守护革新的紫色大地‧Planeptune的女神,Purple Heart的剑哦!」

这次轮到Magiquone被吓倒了。

「你…难道!拥有那边的记忆!?」

「耍淘气的时间差不多要终结了哟,魔女Magiquone!」

伴随着我的声音,剑光更为闪耀。

现在不只包围着剑,连我全身也在闪闪生辉。

那团光,把我变成一团团方块的身体给治愈了。就如另一个我所说,封印诅咒的力量,给我力量!

「一直…一直都潜藏在剑里面吗!你竟敢…竟敢!」

Magiquone呆然地站在原地。

然后,

「是、是现在了!看我的!」

Compa巧妙地乘隙往Magiquone右手手臂飞扑过去。

连我也料想不到。一心只顾我的Magiquone,诅咒之杖从手上掉下来。

「糟、糟糕了!」

「成功了的说!…I——酱!」

在空中飞舞的杖。

「还给我!那是我的!」

Magiquone急忙伸出手。只是那只手再抓不到杖。

比Magiquone更快的碰到杖的,

「太棒了Compa!干得漂亮、干得漂亮!」

从Magiquone背后飞出来,附有挂钩的链子把杖捆起来。

看,就在Magiquone完全死角的位置里,不知从何时I酱已经单膝跪地布阵。

链子,就是从I酱的手里伸出来的。

「虽然稍微提心吊胆过,行动漂亮地成功了。果然是——我。下手干就能成」

我看到精彩地用一根挂钩钓起杖来的I酱嘻嘻微笑着。

「你!从最初开始目的就是这个!」

「现在才发现已经太晚了!来,I酱!」

「理解!」

得到了长杖的I酱,再次把杖抛起。然后I酱自己也跟随着跳起,让人惊叹的一记回转飞踢。

长杖被一分为二,在地上滚动。对准那截截碎片,I酱乘着全身体重,双腿落下。

发出巨大的声响,杖的碎片散乱到周围。

「你这家伙!」

愤怒得全身震抖的Magiquone,把左手伸向天空。

「尚未结束!就算失去了美术劣化之杖,我还有Warez水晶!」

伸往空中的那只手里,漆黑的水晶再次现形,地底再次开始生出无数的复制人,

可是,

「这种杂鱼无论你再召唤多少,只是白费劲而已!」

伴随话声刮过来的一阵风,朝向复制人横扫千军。

是Noire!

「I酱、Compa小姐,请让我把你们带去安全的地方。请放下心来」

Vert!

仰看天空,是以长枪柄提着I酱和Compa飞走的Vert。

「用那种滑稽的诅咒整我们!绝不绕你!」

Blanc!

完全回复到原本姿态的百万吨级斧头,在我侧面划过。

一闪!

直到最后也为了保护Magiquone在挡路的复制人,全部一下子化为尘土。

剩下的是…。

「到此结束了!给我觉悟吧!」

我和Magiquone之间,已经没有任何障碍。

我把熠熠生辉的Purple Heart的剑抡起。

已牢牢地刻在脑海之中。另一个我向第二个世界的Magiquone宣告结束的时侯,所施放的必杀技的残像。

使得出。

以现在这个我!

就用这一击,让一切结束吧!

「这里,并不是你应该存在的世界。给我回到跟你相称的世界里去吧!」

「不,不要啊!我不要再次输给你!我…我,要在这个世界…」

「错了,我要击败你。不管是在何时,在哪方!这是,守护世界的女神的使命!来吧,让你再一次亲身见识吧,由我自己直接传授的必杀奥义!」

「停、停止!住手!住手啊!」

「必杀!Neptune Breakkkkkkkkk!」

*

「谢谢你,Neptune。干得漂亮」

连张开眼晴也得很勉强的白光之中,我正面对着我自己。

「不用客气,Neptune!…不对,是女神Purple Heart大人」

我昂首挺胸地说时,另一个我噗一声微笑。

虽然是自画自赞——,变身后的我,笑起来真是个美人嘛。

那个美人的我自己的手臂里,正横抱着眼晴闭上,露出安稳的神情的Magiquone。

「…呐,学长桑…不对,Magiquone该怎么办呢?」

「我会带她回去。回到我们的世界去。即使是这么的一个坏人,对我们来说…某种意义上也是个重要的人(注B-5)」

「那,学长桑会怎样?」

「不用担心。她醒来之后,就会忘记一切,变回原本的学长桑了。…说回来,Magiquone竟然是学校的老师,那才是令我最惊讶的」

「啊哈哈,跟想要毁灭世界的大魔女,一点都不合衬呢。…啊,对了,可以再打听一件事吗?」

「是什么呢?」

「…还会,再见吗?难得能够和第二个世界的自己交个朋友那么有趣,在想就这样说掰掰好像有点那个——吧」

「是呢。不过,平行世界,就是因为绝对不会有交往才会被称为并行世界的。回到那边之后,我就打算把洞堵上」

「是啊…可惜」

「不用感到寂寞喔。你不是还有属于你的重要的同伴吗。跟我一样的伙伴们」

「嗯…」

「虽然你就是我所以没在担心,谨记要好好对朋友呢。…那么,我该要走了。那边的Noire也是絮絮叨叨的。要是太悠闲的话,又会惹她生气了」

「那就麻烦了。彼此辛苦了呢」

我们笑了。

那个笑容刻在心底里,另一个我已经走了。

「掰掰!…哪天再见!」

我感到意识渐渐模糊。

尽管如此,直至完全失去意识前最后的一瞬间,我不断地向光里面挥手。一直、一直…。

注B-5:[剧透注意]无印剧情:那个大妈就是先代女神,和Histoire共同创造出四女神,换句话说她是四女神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