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章『相遇』

第一卷 一章『相遇』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应该要从哪里开始思考才好呢?

原本仰望天空应该能让我心情平静,但现在就算我抬头看,阴郁的夜空只会让我低落的心情变得更忧郁而已。老实说,我不高兴到了极点。

围绕在我身边的事情都十分重要,要排出轻重缓急实在很困难,若硬要找出最重要的事,首先要确认的应该是关于我的事吧。

我的名字是坂上神乐。

我非常可爱又聪明,技术精湛灵巧,举止也无可挑剔,有连钻石都相形失色的称誉,是个极为普通的世界级天才美少女。

金色的头发宛如一束月光,雪白的肌肤宛如陶瓷。我的容貌可爱得无以复加,甚至用女神一词都难以比拟。若想像出一位不仅天下、连天上也无可匹敌,美得无法言喻的美少女,那无疑就是我了。我就是如此不凡的美少女。

若要再详细叙述细节,恐怕光是那些叙述量就足以超过一本*文库本了,因此就暂且先用如此简洁的介绍留待回忆吧。(译注:文库本指的是A6尺寸的袖珍本,属于日本一种书本类型,较一般平装书便宜且方便携带。)

接着,要说明现在的状况。

故事的主角,大多都会被卷入麻烦事里。

我这个将漂亮的金色长发扎成可爱的低双马尾,美得如梦似幻的绝色少女当然也不例外。

像我这种主角级的美少女,就常常卷入麻烦事里。姑且撇开天生丽质这项事实,常卷入麻烦事的体质让我有点慨叹。

叹息着,然后我抬起头,啊啊,我竟然连叹气都叹得这么可爱。我一边想着,一边抱住胸前的兔子布偶,把视线投向麻烦——也就是我面前的二人。

深夜里,在杏无人烟的工业区中,一名被逼到巷底的黑发少女,以及狼脸的男子。

想都不用想,眼前这场面应该是狼人正在袭击少女吧?

「你谁啊?」

显露敌意的狼人粗暴地问,少女求助般地看向我。

老实说,我是因为觉得事情变得很麻烦才叹气的。

「我只是个路人。抱歉打扰你用餐了,我先告辞。」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等一下,你看到这个状况,居然是那种反应!?太奇怪了吧!!」

少女看到我打算就此离去,慌张地说道。

居然说别人奇怪,真是一个没有礼貌到极点的女孩,不过我仍然宽大为怀。我不快地皱起眉,停下脚步,望向少女。

「……我的反应怎么了吗?你啊,难道想对一个不管怎么看都很柔弱的过路美少女求救吗?」

「……可以对这种状况视而不见还说这么多话的女孩,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像弱女子。通常应该会『哇——』或『呀——』地大叫着逃走才对吧。」

「闭嘴!喂,小姑娘,你到底要干嘛?」

狼人急躁地看了少女一眼,接着把视线转向我。

我是所谓的除魔者。

如同字面的意思,除魔者就是讨伐妖魔的人,暗地里把像眼前这个呆头呆脑的狼人一样披着人皮的怪物铲除掉,是宛如神佛般令人感激的人。

而我今天的工作,就是要讨伐最近在附近出没的狼人,也就是眼前这家伙。这种工作内容很常见,也不是多难的事,只不过——

这种状况还挺麻烦的。

若是事后才碰见,我或许还可以说「晚一步没救到」、或是「若是能早一点发现就好了」之类的藉口,但现在这状况却没办法。

不对,等一下,现在如此断言还太早了。在的状况很不妙,是因为那女孩正被狼人袭击。既然如此,只要等事情过去就好了。

我这个天才美少女神乐的头脑,性能可说好到连超级电脑都远远不及。我迅速找出最佳解答,面向狼人说:

「说得也是,我是除魔者,是有事要找你……可是你若拿这家伙当人质的话实在很麻烦,所以我想等你用餐结束之后再来找你。」

「……我的耳朵是不是有问题?我好像听到你说了有点奇怪的话。」

「……我也听到了,不过应该是听错了吧。」

狼人一脸惊讶地和少女面面相觑。

「你们的感情出乎意料地好呢,那我就放心了。那么,请慢用。」

「哪里让你放心了啊!?」

「没有人质在我会比较好办事。」

我笑着说完后,少女目瞪口呆。

她那副模样,好像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实在让人不开心。

「……那个,因为这样就放任人质被杀,我认为这种想法也未免太前卫了。你没有想从身为一个人类的角度,来思考一下吗?」

「哼哼,我不做那种无聊的事。因为除了人类的身分之外,我更是一个圣人。」

「……圣人是崇高的人类,没人性的人应该不叫圣人……」

「这样啊,那没人性的我就此告辞了。」

「请等一下!若我惹你不高兴,我道歉,要是你能救我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少女突然变得很谦虚,我斜眼瞄着她,用指尖卷着细细的金发。我在街上走了大约八小时,现在已经接近黎明了,就在我正想要打道回府时,竟然碰上这个场面,没有比这更不幸的事了。

我个人是想在回家洗澡之后,报告说:

「我很努力了,不过今天毫无斩获。明天再接再厉!」

然后就去睡觉,我认为这个计划十分有魅力。

「不,我今天累了,容我择日再来叨扰。」

「…………虽然你的语气很礼貌,但总之你就是要抛弃我嘛?」

「换个角度看,或许就是那样吧。」

「不,我觉得不用换个角度看,你就是那个意思。」

「不要紧的,我明天一定会来救你。」

「……到那时就完全来不及了吧。」

黑发少女既傻眼又疲倦地叹了一口气。

她穿着膝上袜加短裤,打扮得有点时髦,似乎要突显自己的身材曲线。我不禁仔细端详她的身材,接着微皱起眉,看着她的脸。

她有一头长长的黑发,以及很有日本人味道的清秀五官。

尽管比不上我这个超越次元的超级美少女.不过她的长相也非随处可见。总觉得这个少女身上,没什么现实的感觉。

她独特的魔力与存在感都极为稀薄,可能是妖魔或精灵。看到她这状况和模样,也能明白她不是一个真正的人类。

她被狼人袭击还刚好被我碰到,也真是罕见。这种偶然不会发生第二次。

更何况她也没有怕得发抖,还挺沉着的,看起来不像是完全束手无策的样子。不过她好像也需要我的帮忙,虽然还能开开小玩笑.但脸色看来不太好。

「喂,不管你要干嘛,没事的话就快点给我滚。这次我就先放你一马。」

当我正在观察那名少女时,狼人看了看我和那名少女后,开口对我说。

狼人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实在让人不愉快到了极点。其他人我是不太清楚,但居然对本小姐用这种语气说话,我该怎么做呢?

话说回来,若我会因为这种小事动怒,器量也不过如此。我应该要用温和且从容不迫的沉着态度来应对吧。

一直到这里,我头脑中的思考应对都很好,但是——

「你这外表像狗和人类搞出来的失败品,嘴里也还真吐不出象牙呢。在这种情况下,不是你放我一马,应该是我放你一马才对。」

我的嘴巴却自己跑出了这句话,我赶紧捂住嘴。

「……你找死吗?小姑娘。」

为时已晚,指的大概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吧。我在内心感叹自己的冲动,看着露出发黄牙齿的狼人,然后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过一会儿,我又叹了一口气后,抱住兔子的手悄悄地加重力道。

「……你不但是狗,还是个失败的饵,即使是我这种拥有三打圣母玛莉亚慈悲之心的人,都不敢恭维。」

「……你是想挑衅,还是自我吹嘘?还真听不太懂呢。」

少女用惊愕的眼神看着我。她真是一个非常没有礼貌的女孩。

「不过,不管怎么说,你好像想救我了,我真的非常开心。」

「我才没有想救你喔。只是因为那只狗的语气让我有点不高兴,所以才稍微有点想帮助你。」

「你这个……!」

狼人大概在那一瞬间气疯了吧,它往前跨了一步。

虽说是人类与狗的失败品,但在为数众多的妖魔化身中,狼人的体能算是高的。它一转眼就跨越五公尺的距离,朝我逼近过来,并举起手臂。

「……请别靠近我。」

话虽如此,但对方到底是个失败品。

我轻轻挥动右手,从指间伸出带有魔力的丝线。

无数根闪耀着磷光的线缠住狼人的身体,不但妨碍他身体的动作,也让他的脚不听使唤而跌倒。

——念丝。

这是拥有魔力的操纵线,被念丝缠住的东西,都会照着我的意思动作。虽然使用上的技术性算是中下,但在我这种宛如超级一流魔术师的人手中,就能像这样轻松制服对手。

像我这种天生就会使用念丝的人,人们都敬畏有加地称呼为『傀儡师』。

狼人栽了个大跟斗,撞到大楼外墙,我斜眼瞧着狼人,叹了一口气。只是四肢发达而已,就骄傲成这样,这个世界可没那么好混,真是个笨蛋。我在心中喃喃自语后,说:

「小白,起来。」

我叫起抱在胸前的兔子——小白。小白马上挥动右手,要叫出新的兔子。仿佛回应小白的动作似地,我身上穿的洋装裙摆轻轻飞舞,拿着毛瑟枪的兔子从里面跳出,将枪口对准狼人。

「虽然很浪费,不过我不想再花费多余的魔力,再这样下去又会被你逃走,所以就在这里解决吧,再见。」

拿着毛瑟枪的兔子扣下板机,同时发出的爆裂声让我微皱起眉。

魔力子弹拥有可轻松打穿铁板的威力,要打爆狼人的脑袋算是大材小用,我一边看着四处飞散的残骸,一边暗自反省。

「……好惊人哪,你超强的耶。」

「和被这种没用的家伙逼到墙角的你比起来,是超强的没错。」

已经没事了,我对小白如此说了之后,小白再度挥动右手,拿着毛瑟枪的兔子随即回到裙子里。

这种做法有一个缺点,就是每次叫出兔子时,我都会觉得有点痒,可是没有其他适合的地方,所以痒也没办法。因为连系亚空间仓库的出入口,只能设在人类的死角。

「唔……哎,嗯,你这样说,我也无法辩驳。」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身子靠在大楼墙壁上。她的脸色苍白,看起来十分衰弱。虽然我想丢着她不管,但要是被人瞧见就伤脑筋了。

「……要我叫救护车吗?不过我会向你收手续费。」

以社交辞令来说,先说清楚并无不妥。反正她大概不是人类,也说不出什么令人满意的答覆吧。

「……不过,一般人不都免费帮忙的吗?」

她无力地笑着说了之后,摇头说:

「不用帮我叫救护车啦,谢谢你。因为我不是人类。」

我料到她会回绝,不过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

我知道她不是人类,但她也并非歹类。在她身上,我感受不到血和怨恨的气味。放她一马吧,我刚才心中都如此想着。

「……我是个除魔者。」

可是、可是,她到底为什么要对我说那句话呢?我为了讨伐妖魔而日以继夜地工作,简直是除魔者的模范生,她却特地告诉我她不是人类,这实在让人难以理解。她是想自杀还是怎么样吗?

算了,不管怎么样都无所谓。那对我而言没有意义,我也没有兴趣。

那种事情根本无关紧要。

「呵呵,所以我说那种话,你就会杀了我吗?」

「如果你想安乐死的话,我就成全你。只是要收取一点费用。」

我说了之后,少女不知从哪里拿出钱包,朝我丢过来。

「请。」

「……这是?」

她的行动让我有点愣住了,视线在她与钱包之间摇摆不定。

我要修正前言。我会说那种事无关紧要,只限于她很珍惜性命这个条件为前提。我原本以为她只是个单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呆子,没想到她真的想要自杀。

虽然她是个呆子这点没变,但有点超出我的理解范畴了。

刚才这女孩不是还死缠着我,要我救她一命吗?

「喔,因为你说要收一点费用。」

「你之前说,弃人于不顾的人,是连鬼怪、恶魔、畜生都不如的水蚤,但我救了你之后,这次又要我杀你。你的头脑还真难以理解。」

「……你说的前半段话里,有八成好像是很严重的被害妄想。我绝对没有说过那种话。」

她说完后,露出浅浅一笑。

「哎呀,因为要是被吸血鬼抓了,还挺麻烦的。要是死了也罢,若被逼着活下去,让吸血鬼能不断吸血的话,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就在我快被抓到,认为万事休矣时,你刚好出现了。」

「……谢谢你这番莫名其妙的说明。虽然听不太懂,不过总之你想要我杀了你吗?」

「不,一点也不。我并没有想要你杀了我。」

「……什么?」

「我的命是你救的,所以我认为我的生死该交由你定夺。」

就算我这个天才美少女神乐的头脑如此聪慧,也完全听不懂她说的话。她到底在说什么?她到底想怎么样?我完全猜不透。

总之我明白了一件事,就是这女孩的脑袋和外星人一样难以理解。我总赀得刚才好像白忙一场,让我不禁叹气。

「……我没那么闲,生死请你自便。」

「是吗?呵呵,那太好了……」

她笑了起来,然后好像很困似地眯起眼睛。她还真是个奇怪的女孩。还是别和这种家伙扯上关系比较好。就在我如此心想,并往回走的这一瞬间。

碰咚,一个声响让我停下脚步,听起来好像一个柔软的重物倒地发出的声音。我心中出现不好的预感,回头一看——

我意料中的景象出现在眼前,让我又叹了一□气。

「……糟透了。」

虽然我刚就知道她不是人类,但她的存在感非常稀薄,现在也几乎像要消失一样。恐怕她的魔力已经枯竭了吧。至少我了解到,再这样下去,过不了一天她就会自然消灭了。

我稍微抱紧小白,闭上眼睛。

「……我的梦变成恶梦了。」

这女孩也太会给别人制造麻烦了吧。虽然我不想管她会变成怎么样,但让她死在我面前也实在不妥。

我今天已经叹了不知道几次气,我又叹了一口气后,无力地垂下头。

最后实在我没办法丢下她不管,暂且将她先带回家中,但她静静地发出规律的睡眠呼吸声,怎么看都没有要醒来的样子。

——因魔力匮乏而消灭。

精灵或妖魔常发生这种事。他们原本就没有血、没有肉,也没有实体,他们全部的身体都是由生体玛那构成,所以拥有远远超越一般生物的力量,可是也因此而显得不稳定、脆弱、以及稀薄。由于他们的身体不是由血肉组成,而是以魔力塑形,所以失去魔力之后会消灭也是必然的。

从她倒下的样子来看,我推测她大概是因为魔力不足而衰弱,所以补充了她不足的魔力,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醒来。根据她牙齿的形状,我觉得她是吸血鬼那类的,所以她需要的或许不是魔力,而是鲜血,可能因为如此,她才迟迟没醒过来,不过这点先搁下不论。

若是在别人面前也就算了,她居然悠闲地在我面前睡觉,实在是个我行我素的女孩。她到底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啊?等她醒来,我一定要问她这个问题。

我慢慢地用指尖抚摸着坐在桌上的小白。

小白开心地眯起眼睛,我的嘴角也稍微上扬。

「她都没醒来呢。」

听了我的话,小白不可思议地歪着头看我。我没有要它回应我,只是自言自语而已。小白和其他兔子不同,具有某种程度的知性,所以多少能和我心意相通,但即使如此,它的智能还是没高到能和人对话。

这有时让我感到遗憾。不过,想到小白存在的原因,不能对话也是无可奈何。毕竟一个武器并不需要对话功能,也没有实用价值。

不需要安装不必要的东西,原因就只有这个而已。话虽如此,遗憾的事情还是遗憾。我叹息着,抚摸小白的头。

「——」

床上突然传来的布料摩擦声,吓得我的肩膀抖动了一下。

「……你能起床吗?」

「……嗯,还好,托你的福、是吧?」

还真是个会对人心臓造成负担的女孩。怎么说起床就起床,起床之前好歹该说句「我要起床啰!」来提醒我一下吧,万一我的心臓被她吓停了该怎么办啊?

虽然我想这么告诉她,但我可是拥有三打圣母玛莉亚慈悲之心的圣洁美少女神乐,我的慈悲之心勉强把那些话压抑下来,然后叹气并对少女说:

「你还记得就好。身体还好吗?」

「嗯,很好……不过,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抱起桌上的小白,然后面向她说:

「若有人在眼前快死了,伸出援手是很普通的吧?」

「不,因为你浑身散发出一种……让我以为你会狠狠地把我丢在路上不管的感觉。」

「你想太多了吧。更何况,其他人我是不太清楚,但你偏偏要让我的努力白费,不觉得自己太狂妄了吗?」

「呃,不,我也知道自己给你添麻烦了,不过你说狂妄……?」

「是的,实在很不可取。」

我说了之后,环抱膝盖坐在椅子上。抱着小白并环抱膝盖坐着,总觉得能让我的心情平静下来。就在我用这种姿势,让情绪和心跳充分平静下来之后,我微微点头,开门见山地进入正题。

「……之前那到底是什么状况?吸血鬼竟然会被那种犬类之流追赶。」

既然我救了她,要是没有得到某种程度的利益,就太划不来了。我对她的情况有一点疑问,有些地方也令我好奇。

「喔,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啦。原来你发现我的身分了啊?」

「那种程度的事我是确认过了。你没有像被卷入那种事件的一般人一样,具备惹人怜爱的要素,而且你还露出牙齿给我看了。」

基本上,狼人常常跟在吸血鬼身边。

尽管狼人的体能很高,但智力几乎都很低,无法使用高等魔术之类的能力,因此狼人很难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所以很多狼人会向吸血鬼寻求庇护,很多吸血鬼也会豢养狼人,把狼人当做廉价又好用的手下,他们之间有着如此的共生关系。

话虽如此,但那完全只是因为他们的利害关系一致,有时生性粗暴的狼人也会因为它们简单的思考回路而对饲主露出獠牙。据说因为吸血鬼瞧不起各方面都低劣的狼人,他们对待狼人的态度常使他们面临狼人反扑的状况。

所以狼人攻击吸血鬼也不是新闻。但我需要知道她被攻击的原因,例如她是否只是被她的仆人攻击。

或者是,吸血鬼彼此在暗地里有势力的斗争。

「那也没办法呢。话说回来,我不太清楚你为什么没杀了我,还照顾我。」

「……?」

「通常不是会把我绑起来,或是把我手脚砍断之类的嘛。」

听起来真耳熟。实际上我也听说过,很多除魔者会做出那种事。

「……你希望我那么做吗?你的兴趣还真特别。」

「不,不不不,我丝毫没有那种兴趣。不过,你是除魔者吧?」

「除魔者之中或许也有那种人,不过我对那种事没有兴趣。」

而且我才不想特地去做那种麻烦事。

「…………问题不是有没有兴趣吧……」

「那种事因人而异。因为妖魔没有人权,所以逮到妖魔后,有人会全数杀光,也有人会用来满足私欲,不过我不会做出无利可图的事。如果你杀过二、三个人,声名狼藉的话,那我也会考虑对你做那些事。」

「……不,请你别这么做。」

她的表情变化让人眼花缭乱,那模样几乎和一般人没有区别。

当然,我从气味判断,她身上确实有妖魔特有的魔力流,但她也确实比一些笨拙的人类更像人类。在我至今所看过的妖魔之中,她算是满特别的吧。

「你身上没有血的味道呢,表示你没做出那些很坏的事吧。抓一只无害的小动物,对我而言并无益处,我这样说,你听懂了吗?」

「……你说得这么明白,让我有种受伤的感觉。」

明明是吸血鬼,却没有血的味道。也就是说,她甚至没有吸取生存所需的最低血量。虽然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理由或原因,不过身为一只吸血鬼,却完全不吸血,或许就是她为何看起来濒临死亡的原因吧。

考虑到这一点,这女孩还不算是个真正的吸血鬼。

「那我可以当做你是心血来潮才救我的吗?」

「可以啊,你想逃也没关系。我本来就只是心血来潮,基于兴趣才救你的。」

「兴趣?」

「正确说来,那也是我工作的一环。那个狼人为何攻击你,是偶然、刻意、还是你们有私人恩怨.原因不同,我的处理方式也会多少有点不同。」

「啊,这样说来,你刚刚也提过这点。应该是偶然吧,因为我是到处闲晃时,不小心跑进了其他吸血鬼的地盘。」

「……吸血鬼的地盘?」

「怎么了吗?」

「……没事。」

这附近潜藏着一只吸血鬼。

那只吸血鬼操纵狼人当成手下使用,每天晚上攻击人类,抓了之后吃掉。

这一带是除魔六家之一——坂上家的土地,也就是说,这里可说是六家的势力范围。这块土地本来不容许妖魔在夜间游荡,但是这几年来,除魔者陷于被动的处境,连那只吸血鬼的所在地都无法掌握。

因为如此,我这个要曰以继夜工作的不幸美少女,才不得已过着没有正常作息的生活。

现状就是,我们完全无从得知那些狼人是从何而来,又要往哪里去。

「我本来就一直在找那只吸血鬼,这也是为何说那是我工作的一环。这几年,那只吸血鬼似乎一直躲在这一带,但我们一直找不到他的破绽。」

「原来如此。不过,我或许帮不上忙。」

「这样啊。那也无妨,反正我打一开始就没什么指望。」

我说完后,突然头昏眼花,身体像在摇晃,不对劲的感觉让我皱起眉头。大概因为我把魔力分给她,让体内的魔力减弱的关系吧。

我用力抱紧小白,吸取积存在小白体内的魔力。

小白的角色,是兔子们的司令塔兼魔力储存槽。

我虽然天生是个超级天才美少女,可是拥有的魔力却少得不成比例。即便操纵本来就只需少量魔力便能操纵的机巧傀儡,但我的魔力少到一操纵就会耗尽,因此我的魔力量只比一般人稍高一些而已。

我把原本就少的魔力用在她身上,变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我对自己满怀的温柔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话虽如此,小白身上的残余魔力也不多。鉴于我现在的状况,也无法从小白身上拿回更多魔力。

仿佛提领存款一般,我只将必要的魔力量送到体内,然后缓缓张开眼睛。

「……你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吗?」

「只是魔力有点不够而已,因为我浪费魔力去救某人的关系。」

魔力也称为玛那,它存在于与物质世界重叠的精神世界,是精神世界里的粒子总称。若要说得更直接一点,就是『可以组成任何物体的东西』,这样的说明应该比较正确吧。魔力具有一种性质,可以反应智能生物的想法——也就是愿望,然后将各种能量与现象变化为物质,使其化为现实。

人类拥有能在有意或无意间操控这种魔力的底子,可以藉此强化身体以获得对抗疲劳与疾病的抵抗力;而若失去这种魔力,身体状况当然就会急遽恶化。

「唔……我、我真的很抱歉。」

她说完后,似乎欲言又止地左顾石盼,但一句话都没说就闭上嘴。她的行为实在很可疑。我松开了抱着小白的手,有点后悔救了这个奇怪的女孩还带她回来。

虽然我的状况不是很好,不过也没有大碍。我甩了甩头,像是要挥去笼罩在头脑里的浓雾,然后看向少女。

「你的状况怎么样呢?如果你不乱来,我刚刚给你的魔力,应该够你活一阵子。」

「……如我所说的,托你的福,我的身体好像恢复得不错。谢谢你。」

「这样啊,你只要在接下来的日子,一辈子记住我的大恩大德就好了。像是说『啊,神乐大人,因您的助佑,我才得以活着度过每一天,实在感激涕零』这样。」

「……你叫做神乐吗?呵呵,好好听的名字。」

「我的名字当然好听啊,因为我是如此美丽。」

「啊哈哈,说得也是。我是真的这么想喔。」

听了她的话,我皱起眉头看着她。

「你真的是一个很棒的人呢。虽然我活了那么久,但或许是第一次碰到像你这样的人。」

她盯着我,开心地笑着对我说。我自然地别开视线,紧紧抱住小白。

「……怎样啦。」

「呵呵,就算自己一直自夸,但被别人称赞还是会害羞吗?」

「我没有害羞,你真没礼貌耶。」

「哎~我只是觉得你好可爱,你的耳朵都红了喔。」

我不由得用手捂住耳朵,接着才意会到她话中真正的意思。为了遮断她那仿佛在轻视我的视线,我整个人往后转。然后我又听到她的笑声。

「你真的好可爱喔。」

「…………我讨厌你。救你一命,让我的心情变得非常差。」

「不过我非常喜欢你喔。呵呵,是真的。」

她说完之后,好像想起什么事似地,心不在焉地说:

「我之前一直都没遇到过好事,所以现在很高兴。因为我不是人类,所以人类讨厌我:但又无法干脆彻底地成为妖魔,所以妖魔也讨厌我。」

「…………」

「我的处境还真是尴尬呢。我没有栖身之所,一直到处逃窜;然后,就在我认为差不多该耗尽魔力而死了的时候,就遇到了你。人生真让人摸不透。呵呵,现在我产生了一点活着真好的想法。」

「……你的感动还真不值一提。不过是个妖魔,少对我说什么人生的道理。」

「啊哈哈,抱歉。的确不值一提,不过若有很多这样的感动,生活一定也冉变得更有乐趣吧。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啦。」

少女有点落寞似地继绩说: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吧。毕竟对身为除魔者的你来说,我在这里并不是一件好事。」

「嗯……是啊。」

「……嗯,谢谢你。如你刚才所说的,我——铃音从以后,会永远在心中感谢神乐的恩德而活下去。」

少女——铃音说完之后,夸张地向我鞠躬。我将她的名字在脑海中覆诵了几次,依旧背对着她点头说:

「毕竟你麻烦的不是别人,而是本小姐我,你当然要铭记在心。」

「嘿嘿,总觉得你这说法有点过分耶。」

我听到布料摩擦声和床板发出的吱嘎声。即使没转头去看,我也能想像她站起来的样子。

「……哎,希望你别让我的辛苦白费。」

「呵呵,我会铭记在心的。」

她经过我身后,走向玄关。

玄关传来穿鞋的声音,开门的声音,然后稍微安静了一下。

「再见,神乐。我很高兴喔。」

她在说话的同时关上了门,就这么离开了。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疲倦地直接倒在床上,闭上眼睛。

我真的、真的做了一件无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