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灵的生态系

第一卷 第二章 灵的生态系

除灵后经过数日。

忠治跟往常一样上学,一踏入教室,忠治的座位上照例有两个人从窗户往外观看。

「早啊,桑井、樱濑。又在物色女生了?」

将书包放到桌上的忠治向两人搭话。

「早啊,天殿。」

「这种事情当然不用问罗。」

如此回答的同学们从窗户看向校门。

「天殿,你和我的座位可不可以交换啊?」

「你去跟班长说。如果准许的话我会考虑。」

「真无情啊~」

名为桑井的同学两手肘靠在窗边,不满地说。

「话说,今天的目标是谁?」

「不用说,一定是五班的加宫夏希罗。」

对于忠治的提问,樱濑如此回答。听到这番话的忠治不太吃惊地喃喃自语。

「又是夏希啊……」

「噢噢?天殿君,你在担心吗?」

回应的人是桑井。他对忠治投以捉弄的眼神。

「才没有在担心哩。」

「啊、提到五班的加宫啊……」

搭上忠治的话,樱濑开口了。忠治从书包拿出日本史教科书的手因此停了下来。

「昨天放学后,好像被三年级的告白了喔。」

「什么!又有勇者出现了吗?」

听到樱瀬说的话,桑井很起劲。

「自从入学以来不是已经有五个人了吗?跟加宫告白的。」

「长得可爱,再加上回到家中还是个巫女。选项太齐全啦!」

两人的情绪变得高涨。

教室内比较早来的女生们把桌子并起来正在读书。那些女孩子们对窗边的忠治他们投以冰冷的视线。

「夏希哪里好啊……」

「喔喔,你还真敢讲啊。」

对于忠治的牢骚,樱濑怒目以对。

「天殿,这是因为你有一个美人修女啊。」

「你说什么!?修女?修女……是说教会的圣女吗?」

对于樱濑说的话,桑井再度显得十分起劲。

「天殿,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跟修女认识的?」

「冷静下来,桑井。天殿他家是教堂对吧。」

「也就是说,是住在家里头的修女吗!好羡慕啊……。」

桑井看着忠治,眼神就像在说「你这个背叛者!」一样。

「天殿在中通商店街和修女走在一起样子我看过好几次了。」

「什么?约会吗?那是约会吗?」

桑井的眼神写着「绝对不原谅你」。

「是教会的工作。而且那位修女(就像)是我的姐姐。」

忠治尽可能地小声说出「就像」两个字。

「你说什么~?天殿有个美人姐姐吗?」

接着桑井的眼神转变成了「好羡慕啊」。

「那是天殿的姐姐吗?总之,天殿因为有个美女家人,已经看惯了,所以才不觉得加宫哪里特别可爱吧。」

「胃口养大了啊,天殿~」

对于两人的说法,忠治已经腻到不再回嘴了。

「喔喔,来了。五班的加宫!」

视线回到窗外的桑井发现来上学的夏希。

夏希走在校外的道路上,刚走过忠治所在的教室前。然后夏希穿过校门,进入学校内。她朝着楼梯出入口,笔直地朝忠治所在的教室下面过来。

忠治和两位同学一起看着夏希。

「果然,那家伙的气……」

看着走近的夏希,忠治小声地喃喃自语。

忠治到学校之后铃音就不在身旁,所以他的灵感正一点一滴地恢复回来。忠治的灵感感受到夏希所放出来的气——也就像是空气一样的东西——很明显的和以前不一样。

「怎么回事?绝对没错,夏希放出的气变了。」

走过来的夏希注意到看着外面的忠治他们。

「是因为驱逐净化强大的灵体,所以夏希的灵格提升了吗?不对,从没听过曾发生这种像电玩一样的事……」

和夏希四目相对,忠治正陷入沉思。

「…………啊……」

思考突然中断。夏希的视线仍然对上忠治,并且「呸」地吐出舌头。

「那家伙……」

忠治每次都对夏希的态度感到火大。然后在下个瞬间,夏希的身影消失在窗户下方突出的房檐。

「嗯嗯,今天作的鬼脸也很可爱啊。」

「是天使的鬼脸啊。」

两人一脸高兴地将视线收回教室内,把忠治夹在中间,拍拍他的肩膀。

「今天的除灵,联络不到夏希吗?」

放学后回家一趟的忠治换上神父装后,来到中通商店街。现在,忠治正在贯穿中央的散步道上用手机和仁崎谈除灵相关话题。

「对啊,最近夏希她很怪,手机常常关机。」

忠治的身旁一如往常地跟着铃音。铃音将耳朵贴近手机,想要听取两人之间的对话。

「那么,委托除灵的店家是?」

「之前除过灵的大楼再隔壁两间的地方,是中央大街旁边的大楼。」

「这么近啊?」

忠治他们来到那间商用大楼附近。一楼有红茶专卖店的大楼。

停下脚步的忠治抬头仰望有问题的大楼。建筑物是六层楼建筑。两楼和三楼是咖啡馆,四楼以上是卡拉OK店。

「难道夏希那家伙让灵兽逃走了吗……?」

依旧抬头看着大楼,忠治小声嚷嚷。

「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虽然没什么根据,不过拥有那么强大灵力的灵兽,我不认为单凭夏希一个人能够驱除净化。应该说,她不应该驱除净化掉那只灵兽……。」

「我想要再多知道一些,不过还是晚点再问吧?」

「啊、难道说仁崎先生不是在分社,而是在开车?前面的车子开始开动了吗?」

「不,我现在人在加宫神社喔。是先到达这里才打电话给你的。」

「那个~……。」

听到仁崎回答的忠治,目光朝向解体中的大楼的岔路。

「这些事情不要用电话,直接谈会比较好吧?」

「嗯,也对。你快点过来吧。」

「好的。」

忠治在回答,挂掉仁崎的来电。看着手机荧幕的忠治喃喃道:

「如果没打电话,早就到了吧。」

画面所显示的通话时间是二分〇七秒。

忠治到达加宫神社。

加宫神社的背后被群山包围,是一间座落在山脚下的神社。因为山被削去了一角,神社院内的深处有点像一座悬崖。

仁崎开的车子正停在院内的角落,他在车内等待忠治的到来。

「呀啊,等你好久喔。」

注意到忠治的仁崎下了车。他还是老样子穿着白衣外挂。充满古风的神社和白衣男子的组合,总觉得是一幅洋溢着异质感的景象。

「对了,你说联络不到夏希……。」

「不知道她的手机是不是从昨天就没电了,而且也没有回我邮件。」

对于仁崎的话,忠治浮现诧异的表情。

「我记得忠治和夏希好像是同一所学校的吧?她的样子有没有怪怪的?」

「今天早上我们有见过面,不过她和平常一样。该说是让人生气吗……?」

忠治一想起早上的事情就火大。

而后不知是从何处发出了「啪搭」的水声,传进忠治的耳里。

「这个声音是?」

仁崎的目光最先朝向院内的厕所洗手台。不过,没有人在那里。

「好像是从里面的池塘传来的。」

忠治指着拜殿里头说。洗手台的水就是从那边把剖开的竹子当作水管送水过来的。

「里面在做什么啊?」

又听到「啪搭」的声音。对此深感兴趣的仁崎打前锋往拜殿内巡去。忠治也跟在仁崎身后朝里面的池塘走去。

「驱除吧、净化吧……驱除吧、净化吧……」

拜殿里头建着一间小小的本殿。忠治所说的池塘位在沿着后院的悬崖那里,必须绕到本殿的更后方才能看见池塘。在那里,身穿白衣的夏希一边诵读着像咒语一样的台词,一边撒水净身。

「咦?夏希。」

仁崎的声音打断了夏希的咒文。夏希拿着木桶从池塘取水的动作也同时停顿了下来。夏希生硬地转过头来。

仁崎一起和忠治站在那里。晚了一步的铃音也正要现出身形。

夏希刚刚在撒水净身,湿濡的白衣贴在肌肤上,因此肌肤隐约可见。

「呀啊~~~~~~~~~~~!偷窥狂~~~~~~~~~~~!」

下个瞬间,夏希左手捂着胸,转头就拿起木桶投掷过去。

仁崎和忠治反射性地躲开木桶,往旁边闪开。

紧接着,木桶直接击中铃音,发出「啪喀」一声爽快的声音。

「所以,就说了我们不是偷偷摸摸的在偷窥。」

「是啊。因为听到水声,所以我们一走到后院就看到夏希在撒水净身,就这样而已。」

被冠上偷窥嫌疑的忠治和仁崎一起被带到了神社内的社务所。夏希的父亲露出苦笑,他的身旁是换上巫女服的夏希,正背对两人坐着。

「比起这件事,夏希,你的手机好像关机了,怎么了吗?」

仁崎提问。

「我比较在意你撒水净身的理由。我记得夏希的日课是在早晨吧?如果从小学开始都没变的话。」

忠治接着提出疑问。

听到问题的夏希貌似不想回答,她一直低着头。

「啊呜~姐姐、头好痛……。」

铃音的额头贴着OK绷,用手压着猫耳。或许是被木桶命中的疼痛使得她无法好好地运用灵力,猫耳就这样冒出来缩不回去。

「又是除灵委托吗?」

代替沉默的夏希,夏希的父亲开口询问。

「是啊,又有商店街来的委托喔。」

「这样啊。」

听到仁崎回答,夏希的父亲目光转向一直背对他们的女儿。

「夏希她身体不舒服吗?」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完全没有灵感,所以不知道夏希在烦恼什么。」

一边回答,夏希父亲的视线回到仁崎身上。

「自从在那栋大楼除灵之后,她有空的时候就一直在撒水净身的样子。」

「从那天开始?」

听到这番话的仁崎视线投向夏希。

「夏希,你好像失败了吧?」

目光慢了仁崎一拍的忠治低声说。那句话使得夏希的肩膀抽动了一下。

「猜中了啊……」

「才没有被你猜中呢!」

夏希转过头来否定忠治说的话。

「那么,发生了什么事?」

「那是……」

打算具体询问的时候,夏希又一脸吞吞吐吐的模样。

「身体不舒服的话就没办法了。这次的委托就由忠治一个人……」

「我也要去。而且仁崎先生原本就是这样想的吧。」

正当打算交给忠治一个人负责的时候,夏希插嘴说道。

「没问题吗?身体不舒服还勉强,要是变得无法挽救,我无法负责喔。」

仁崎犹豫着要不要就这样托付任务。

「虽然我在做灵和灵能力的研究,不过我不是灵能者啊。这点就只能以你们的判断为优先……」

「除灵不可以单独从事,一定要两个人行动……对吧?」

打断仁崎的发言,夏希这么说。尽管如此。

「喂,前阵子否定那个原则的人是谁啊?」

忠治吐槽。

「我一个人除灵的话就没问题,可是忠治一个人就很危险。因为你还是个半调子。」

「谁是半调子啊,之前除灵的时候你随便单独行动,结果你好像失败了吧?」

「才没有失败呢。你不要随便说!」

「那么,今天撒水净身是怎样?是为了什么?」

「那是……」

两人的争吵因为夏希骤然陷入沉默而结束。

「小忠不是一个人,还有姐姐……。」

在一旁的铃音说,不过这句话好像没有传到两个人的耳里。

「所以,夏希要怎么做?」

「我要去!」

对于仁崎的确认,夏希马上回答。

「那么,这次我也一起去吧。以防万一……」

听到回答的仁崎才刚开口,就被手机来电铃声打断了。

「喂喂,我是仁崎哟。」

仁崎用轻率的口吻接电话,随后表情逐渐染上忧郁的色彩。

「咦?今天在县支部有地区长会议吗?」

仁崎的嘴里冒出这句话。

「啊、没有、不是忘记,是我突然有事……啦。」

仁崎拼命地辩解。听到这段话的忠治和夏希不经意地互相看一眼。

「我知道了,我会直接去县支部的。拜拜。」

说毕,挂掉电话的仁崎大大地叹了口气。

「抱歉,突然有不能抽身的急事,不能跟你们一起去了。」

听到仁崎如此说明,忠治努力压抑想使劲吐槽「只是忘记罢了吧」的心情。完全察觉不到吐槽一事的仁崎说:

「就是这么一回事,铃音。这两个人就交给你带了,抱歉。」

将后面的事情托付给铃音之后,仁崎缓缓站了起来。而铃音简短地表示「交给我吧」。

「难得带了改良后的摄影机过来。」

准备要从神社社务所出去的仁崎碎碎念道。

「仁崎先生又想要测试改造过的机械啊。」

看着在神社社务所的玄关穿鞋的仁崎,忠治错愕地说。

朝忠治他们摆了摆手,仁崎动身参加会议。

「委托的是楼上的卡拉OK店。」

忠治一行人再度回到商店街上有问题的商用大楼。「真的是灵障吗?你说的这个委托内容……。」「我觉得只是机器故障而已吧。」

铃音最先踏上楼梯,忠治和夏希正在思考原因。

这栋大楼的四楼以上便是由委托除灵的卡拉OK店进驻。因为今天那间卡拉OK店休店,所以电梯只到三楼。从三楼往上只能走楼梯,不过通往四楼的楼梯入口竖立了一个「今日临时公休」的告示牌。

「那些事情就跟店里的人问问看吧。」

铃音作出一番颇有副区长风格的发言,挪开告示牌走上楼梯。

「久候您的到来。请问是除灵协会的人吗?」

看见来到四楼的铃音一行人,一位看起来像是卡拉OK店店长的年轻男人过来迎接。他穿着胸前绣有卡拉OK店店名的黄色POLO杉。

那位店长颇有兴趣地盯着铃音一行人看。似乎对于神父、修女再加上神道的巫女这种组合有些在意。

「是的。冒昧请问一下,出问题的地方是在哪里呢?」

「啊、在这里。今天是左边里头的包厢,情况严重……。」

跟铃音交谈的店长马上向三人说明。

走廊的方向和中央大街一致,店长朝走廊的尽头走去。走廊的两侧并排着好几间单人包厢。在通过有问题的包厢之前,忠治和夏希已经注意到店内的异常情况了。

「夏希,这里的灵气。你不觉得非常不流畅吗?」

「对呀,但是感觉和瘴气不一样。」

有几只怪物挤过窗户或墙壁探出脸来,是约手掌大小的怪物。那些怪物们似乎在窥伺走廊的情形。

「那些家伙害怕铃音的灵气啊。」

「嗯,非常的害怕呢。」

一边走在铃音后头,忠治和夏希如此交谈。

如同两人所说的,怪物们一接近铃音,就迅速跑回包厢里面缩着头。然后等到铃音走过之后,它们又露出脸看着铃音。

铃音前方有一只手掌大小的怪物从墙壁滚出来——是穿墙登场。然后那只怪物马上又挤过墙壁,慌乱地躲回包厢里面。

「就是这间包厢。」

语毕,店长打开了怪物躲进去的那间房间的房门。那是走廊的尽头左侧的房间。门是往内侧开的。

小怪物们穿过店长的脚边往走廊逃,并且一溜烟从墙缘溜走。忠治和夏希的目光追着那些怪物们。

走廊前方有个柜台。柜台里头有间小型蔚房,在那里的女职员正在做某东西。柜台的右边有一座螺旋阶梯。

逃走的怪物们抵达那座螺旋阶梯后,一口气跑上了螺旋阶梯。

另一方面,由店长引领而率先进到包厢里的铃音要求店长说明状况。

「这里发生了什么现象呢?」

「画面会出现杂讯,而且这里的文字会变成乱码……。」

店长出示的是卡拉OK用的机械。目前正在播出样本影片,但是没有任何奇怪的事情发生。忠治和夏希也进到那间包厢。

「不是普通的机器故障吗?」忠治提出意见。接着夏希也开口:

「嗯,只是机器故障而已吧?」

「我一开始也这么认为,所以调换其他店家的机器过来,或是请人家修理,不过现象完全没变。」

店长否定了两人的想法。

「然后,前几天听说那边的大楼请人除灵之后,怪异现象就解决了,所以我们才想要委托除灵……。」

那位店长以一脸困扰的表情说道。

「不过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呢。」

听过事情始末的铃音如此回应,并且把放在桌上的遥控器拿在手里。

「总而言之,姐姐第一个!」

铃音意气风发地说道,准备用遥控器选歌。

「我们不是来玩的!」

忠治发起速攻吐槽道。拿出柑橘类的喷雾器。

「唔喵~~~~~!」

被芳香剂直击的铃音撝住鼻子倒在沙发上乱滚一通。正因为铃音原本是只猫,她好像对柑橘类的味道毫无招架之力。

看到这种对话的店长一脸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僵在原地。

「发生怪异现象的只有这台机器吗?」

被忠治一问,店长突然回神。

「不,四楼到六楼几乎所有的机器都这样。而在所有机器里,今天就这间包厢的机器是最反常的……」

店长这么回答。他的视线看着往包厢里头走去的夏希。

「站住!喂!」

夏希的单膝支撑在沙发上,手伸到后面用来置物的空间。

「那边有什么东西吗?」

「有一个小矮人喔,大约这么高。」

对于店长的提问,忠治在空中画出一个椭圆表示尺寸大小。

夏希追逐的是一个像小矮人的怪物。身高大概和夏希的脸一样。她把那只怪物追赶进置物处深处,打算要捉住它。

话虽如此,店长看不到怪物的身影。如果不知道夏希是来除灵的灵能者,可能会认为夏希是个玩COSPLAY巫女的危险女人吧。

「难道机械失常是因为小矮人的恶作剧吗?」

「虽然有这个可能性……。」

忠治回答道,慢慢地环视包厢。

靠近窗边放置的观赏植物花盆,在那里有几只怪物的身影。那些怪物对忠治摇着头。忠治见状,说:

「好像有其他的理由……吧。」

就在此时。

「站住!你这个——」

夏希一边说,一边到处追赶小小的怪物。

「嘿!捉到了!」

忠治的视线转回来的时候,夏希已经顺利抓到怪物了。那只怪物被夏希抓住,手忙脚乱地挣扎。

紧接着,死命挣扎的怪物从夏希的手中挣脱跑走。那只怪物报复似地往夏希的鼻梁踹了一脚。

「痛☆」

被踢中的夏希身体往后仰。她单手捣住鼻子,就这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踢了夏希一脚的怪物迅速逃跑,然而在它的前方,铃音已经准备好要抓住它。

「catch!」

铃音两手接住怪物。

「猫!做得好!」

夏希眼里泛起泪水的同时,她握起拳头。然而——

「and、release~」

接住怪物的铃音就这样让怪物给逃走了。

「啊啊啊~!为什么让它逃走?」

「嗯、不知不觉就……」

铃音根本脑袋空空什么都没想。从铃音那里逃开的怪物钻进夏希所在的沙发底下。

「啊、站住!」

急忙从沙发上弹起来的夏希往沙发底下瞧。

「难道是被它逃走了?」

「被它逃走了啊。倒不如说,是让它逃走了……。」

忠治以一副头痛发作了的姿势回答店长。此时。

「为各位送上饮料。」

女性职员说,走进包厢。是那位在柜台里头制作饮料的女性。

那位女性就这样拿着托盘,一脸茫然地呆立在原地。她的视线前方,红袴正在左摇右晃的。那是往沙发底下瞧的夏希的屁股。

「这个地方有一条灵道,连接的是……那边的房间吧。」

夏希说,沿着灵道抬头看向天花板。沙发底下和天花板之间是怎么连接起来的还是个谜。不过,发现这点的夏希站起身来,从袖子里拿出好几张护身符。

「既然这样,就全都驱除净化掉!」

大概是鼻梁被踹了一脚的怨恨吧。夏希从僵掉的女职员前面走过去,正要出包厢的时候,铃音叫住了她。

「夏希,你要去哪?」

「楼上啊。好像聚集在斜上方的样子。」

转过头的夏希指着天花板。然后,

「笨蛋,你又打算一个人冲去吗!」

忠治正要追上打算立刻行动的夏希,他转过头命令铃音:

「铃音你待在这里。不要离开包厢。」

「咦!?为什么?」

「你一过来,怪物们就会逃光的。因为你的灵力太强。」

「可是……」

「别·过·来!」

忠治叮嘱继续跟来的铃音。

「我也要去!」

虽然慢了一拍,店长也追上忠治。因此,拿着饮料过来的女性和铃音两人孤零零地被留下。

「姐姐被排挤了?」

歪着头的铃音喃喃自语。

现在的卡拉OK店内没有任何客人,所以包厢里头恢复一片寂静。因此,跑上楼梯的忠治一行人的脚步声,连在店里深处的这间包厢也听得到。

「那个,这是饮料。」

女职员说,并将飮料摆在桌子上。四只装有冰红茶的玻璃杯。

「请慢慢享用。」

那位女职员走出包厢后,只剩铃音一个人留在包厢里。

「机会难得……」

叹了一口气的铃音慢条斯理地从桌上拿起遥控器,然后开始用手指在遥控器的画面上搭搭地触碰。

此时,率先跑到楼上的夏希开口:

「呀啊!那种数量犯规啦~」

她握着护身符闯入某间包厢,却立刻被怪物们击退。似乎是被绊倒的样子,目前的夏希呈现出从走廊滚出来的窘状。

忠治跑了过去。

「夏希,你在做什么?」

「怪物比我想像得还多,有点吓到罢了。」

面对冷言冷语的忠治,夏希回话后站起身,拍了拍红袴。

「怪物很多?」

一脸惊讶的忠治匆匆瞥了包厢一眼。门是打开的。

「怎么回事,这种数量?」

「从感应到的气息来猜,我知道数量有很多,不过没想到这么多……。真不寻常呢。」

两个人从走廊偷看包厢内部,店长随后也接近两人。那位店长也跟他们两个人一样匆匆地窥视了包厢一眼。映在那位店长眼里的,是一间空无一人的包厢。

「这个数量要怎么驱除净化呢?」

背对包厢的夏希靠在墙上抱怨道。

「为什么夏希满脑子只想要驱除净化?毫无意义的驱除净化是不行的吧。」

忠治说道,也将视线移到包厢外。

「驱逐净化只不过是最后手段。比起那个,不找到骚动的原因的话……」

然后他一边这么说,视线一边转向店长。

「对了,店长。请问机械的状况恶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周未。星期六写入的时候,突然出现故障的机器。到了星期日,从中午开始,几乎全部的机器都故障……」

店长用虚脱般御表情回答了忠治确认的问题。

「夏希驱除净化灵兽,好像是在上个礼拜四吧?」

「没错。那怎么了吗?」

「没有,我在想两者是不是有关联。虽然中间空了一天……」

忠治一边思考,又转头看向包厢里头。

此时,包厢内的卡拉OK机的画面相当杂乱。店长见状,以忧心的神色向忠治询问:

「那个~,请问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数量非常多的怪物在闹事。而且是知灵,它们拥有的智能跟普通人类一样高……」

「数量非常多?请问大概多少?」

「不止一百呢,不过我想应该是没有五百吧……」

忠治一边回答,一边逡巡着房间各个角落。听到这番话,店长的脑里浮现了几百个会讲话的小矮人在包厢里头闹事的情景。

「忠治,你在找什么?」提出问题的是现在仍然靠在墙上的夏希。

「它们的首领。」

「首领?这么说起来,没看到呢。附近也没有体型大上一圈的怪物……」

夏希依旧靠在墙上,也窥探了一下包厢内部。

「请问,首领是指?」

店长提出疑问。接着忠治开口:

「率领着几百只怪物,像头目一样的怪物。必定有一只怪物是主要核心,一旦形成一个大型集团,甚至会出现干部级的怪物。怪物的世界也是金字塔构造。」

忠治一边说明,视线转向店长所在的走廊。

「所以,这里的怪物们也一定有一个担任首领的怪物。光是这间包厢就有几百只,毕竟是有一定数量。」

忠治话说到此,视线再度回到包厢内。

听到这段话,店长的脑海里在小矮人们闹事的情景中,再加上了宛如恶魔的首领。

「怪物有首领吗?既然如此,请快点找出来驱除净化掉吧。」

店长向忠治如此要求。

「那个首领如果是保佑商业繁荣的神明或是幸运的神明,驱除净化掉也可以吗?」

「咦!?这个……」

忠治丢过来的问题,店长为之语塞。

「哎,是神还是怪物,都是人擅自决定的。」

一面向店长这么说,忠治持续观察包厢内部的情况。

怪物们现在仍然在里面吵闹,简直就像战争般骚动。到处都可以看到它们扭打在一起或互相殴打。那已经不是单纯的两股势力,最少也有三股势力在争斗。

「究竟这闹事的原因是……」

忠治见状,说。

「你慢吞吞地在咕哝些什么啊。怪物造成店家的困扰是事实吧。造成这些麻烦的怪物,对它们多说无益,直接驱除净化就好了。这样就万事解决。单纯明确不是很好吗。」

夏希提出意见。

「真粗暴。如果怪物们不见了,这间店说不定会倒闭。」

忠治的一句话,让店长只听到「倒」就张口结舌。

「才不会变得那么糟。虽说怪物们会消失不见,但也只是暂时性的。短时间内可能会有点冷清,不过马上就会有新的怪物过来,所以不会有问题的。」

「新来的是真正的怪物的可能性呢?」

「就看那时候的运气了。现在顾不了那么多吧。」

「等、等一下等一下……」

「你说店可能会倒闭,是怎么一回事?」

对于开始争论的两人,店长一脸困惑地从中插话。

「清水无鱼栖。把怪物全部驱除净化掉的话,人潮也不会聚集过来。」

忠治一边回答,视线再度回到包厢里头。

「那是为什么?」

「就是这么一回事。怪物太多也许会产生困扰,不过适当的数量对人类来讲会比较舒适……但是大部份的人都没有意识到这点。」

这么说的忠治又把脸转向店长。

「这对怪物来讲也是一样的。对于在这里的众多怪物而言,这间店是自己的家。而为了让自己的家住起来更舒适,所以它们会利用人类。嘛,虽然说是『利用』。但是这里的利用也不是指不好的意思,站在店家的立场来说,就是它们会带来客人。怪物们想让店里住起来更舒适,所以会帮忙店家能够长久经营下去。因此从人类的角度来考虑这点,它们是保佑商业繁荣的神明。」「哎呀~那就是好的神明呢……。」

店长以佩服的眼光专心倾听忠治的说明。在那位店长的脑海里,闹事的小矮人们变成全体穿着店内的制服,并且整齐一致地喊着「欢迎光临~」的景象。

不过这回夏希提出了不同的见解:

「这样好吗?要是定居的是喜欢安静的怪物的话,要怎么办?会把吵闹的客人赶出去喔。如果它们这么做的话,营业额就不会上升。」

那个见解在店长的脑里所浮出的影像是把客人赶出去的小矮人们。

「那样可困扰了。因为我们是卡拉OK店……。」

「对吧?我认为这场骚动主要是因为店家的生意往来让怪物们不愉快,它们才会因此搞鬼。如果一次全部驱除净化的话,之后应该是适合店里的怪物住进来。虽然有点辛苦,不过我认为这样比较好。」

「可是,这个……」

夏希的话让店长抱着头,开始烦恼起来。正因为刚才她说驱除净化后「就要看运气了」这句话,实在令他很难赞同夏希的见解。

忠治似乎觉得夏希的见解有诸多缺点。他对夏希白眼以对。

「夏希,你是随便想想就脱口而出的吧。」

「……那种事……」

夏希避开忠治的视线。她转头看向旁边,一副心情很差的样子。

店域也以一脸「怎么了」的神情看着道样的夏希。

「那么,要怎么除灵呢?」

「嗯……」

对于忠治提出的疑问,店长很烦恼。

「尽量只留下保佑商业繁荣的神明……」

「要是那里面有的话就好了呢。」

对于说出那种自私自利的话的店长,忠治冷静地吐槽,似乎已经习惯这类的交谈。

被这么一说,店长一股作气红了脸,发出干笑。他呼地吐一口气:

「麻烦请用和平的方式。」

说毕,他低下头,做出一个说得过去的选择。

「我明白了,一口气驱除净化掉!」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请别那样做啊~!」

手拿护身符打算冲进去的夏希被忠治和店长阻止了。

「你有没有在听人说话啊?」

「对啊,即便是短暂性,可是生意冷清太痛苦了啊~!」

和指责她的忠治呈现对比,店长则是泪眼汪汪地露出央求的样子。感觉自己简直像被两人同时谴责,夏希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嗯?」

接着夏希注意到了什么东西,往下一看。

小小的怪物扯夏希的红袴。与其说是小矮人,它的姿态更像是童话故事里出现的妖精。身高比夏希的膝盖再矮一点的怪物。

「什么?」

因为夏希露出怒目而视的表情,怪物胆怯地哆嗦了一下。紧接着,轻轻地飞起来,从夏希身旁逃避似地离去。

不过,它稍微飞了一会儿就停下。那个像妖精一样的怪物战战兢兢地回头看着夏希,像在侦察她会不会攻击过来的样子。确定她不会攻击过来之后,又啪咐啪咁地挥动翅膀再度靠近夏希。这次怪物停在夏希眼前,然后嘴里一开一阖,好像想告诉夏希什么。

「那个~,我听不到。」

夏希的话使得怪物停止诉苦。不过,夏希的声音似乎也传达不到怪物那里,怪物歪着头,嘴巴又开始一张一合。

「忠治,你听得到吗?」

「听不到。不过,是不是在说『请进到里面』啊?」

怪物好像可以听到忠治他们的声音。看着忠治大大地点头。

「奇怪?騒动停下来了……」

如此说道的是夏希。

忠治他们在交谈的时候,怪物们那如同战争般的吵闹已经结束了。不仅如此,怪物们一致盯着包厢外头的忠治一行人。而且目光几乎都盯着夏希。

「咦……什么?」

视线集中到夏希身上,不由得让她胆怯起来。像在引导夏希一样,那只像妖精的怪物从空中溜进包厢内。

「夏希,不进去吗?」

「当然要进去啊。当然……」

逞强回答的夏希,对视线踌躇不前的样子极其明显。

「女士优先?」

「那个……今天,让给你也没关系……」

「按照儒教的教诲,拒绝第二次可以吗?」

「废除虚礼吧。」

背对着忠治的夏希紧紧握住拳头,浮现出气愤的表情。被忠治看见自己的弱点似乎让她的自尊心非常受伤。

趁着夏希背对自己的时候,忠治先进了包厢内。

「究竟有几个集团……?」

率先进入的忠治环视室内,并计算怪物们的集团数量。

从门边往里头看去,有左、右两大集团。在包厢里斗争的是两大集团。包厢的内部有一个置物处,那里也有一个小集团。那里是旁观斗争的集团。最少分为三个集团的样子。

其他的集团离斗争有段距离。放置卡拉OK机的隔板、观景植物的花盆周围等处的集团。不知道那些是独立的集团,还是仅仅孤立在那而已。

「对不住。少年啊,我的声音汝听得见吗?」

一边对观察情况的忠治攀谈,一个宛如白发老人的小型怪物走了过来。

「嗯,好像听得到。」

那个怪物在桌上。它拄着木杖,白色的头发配上长长的胡须,怎么看都像个长老的样貌。它的身高只比刚刚的妖精怪物再矮一点点。

那个像长老的怪物看着忠治的反应,确信声音有传到他的耳朵里。在它的身后是刚刚那只像妖精的怪物。

「你就是这里的怪物们的首领吗?」

观察气氛的忠治,弯着身子向那个像是长老的怪物问道。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勉强说的话……」

「这里的头目是我!」

「你在说什么!我才是这里新的要神。」

长老怪物的话被打断,两个怪物插嘴进来。

一个怪物穿着像是战国将军的盔甲,就像一名武将那样。在它身后的怪物们,大多都是战国时代的装扮。

另一个怪物则穿着迷彩服且头戴钢盔。简直就像现代军人的装扮。而且手上的武器不是机关枪,怎么看都是小小的槌子。

「汝等,差不多点。」

像长老的怪物的身后,两个怪物互瞪,开始蹦出火花。

此时,夏希终究还是畏畏缩缩地进到了包厢里。

「难道是权力斗争?」

「说来羞耻,汝说的没错。本来要由我这个长老来统治就可以了。不过要我担任要神这个职位,担子有那么一点点重呀。」

一边回答忠治,长老怪物朝身后到现在仍然互瞪着的两人看了一眼。

「为什么要权力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