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6 终于到了第一场比赛!

第一卷 6 终于到了第一场比赛!

圣戈瑞娜女子学院的大型学园舰很快就离开了大洗港,不过我们的学园舰因为需要补给,所以会在这边停泊几天。

不过在靠港的最后一天——我、美穗穗还有优花花,以及学生会的三位成员竟然飞在天上?

——学生会商借了一架自卫队的大型直升机。而我们就穿着学校制服搭乘这架直升机来到隔壁县市!

这里是不靠海的埼玉县,直升机降落在一座大型综合体育馆前面的广场上。

其他还有各式各样的直升机也停在这边。

「我们到了!埼玉超级竞技场!」

我跳下直升机,一边伸了个懒腰一边抬头望向这栋银色的玻璃帷幕建筑。

「唔……屁股好痛!如果把战车上的座垫带来就好了~」

「的确呢,不过这里看起来蛮热闹的,附近应该可以买的到?」

一只手拿着数字相机的优花花指着附近车站大楼这么说道。……她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拍停在广场上,那一整排的直升机。

「你们两个,我们可不是来玩的喔!」

这样提醒我们的人,果然是河嶋学姊!她推了推单边眼镜,然后瞪了我们一眼。哇啊!好可怕。

旁边的小山学姊手里拿着数据,正在确认人口的位置。

「那边就是正门。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赶快去完成报到手续吧。」

「是、是的!」

我们照着小山学姊的话,走向超级竞技场。

在入口的自动门旁边,摆着「第74届高中战车道全国大赛」的广告牌。

没错,我们今天就是要来抽签决定分组的。

「还、还是不要由我当代表去抽签比较好吧?」

美穗穗全身僵硬地走着,并且用快哭出来的表情恳求会长。

「我的签运很差……」

「不论抽到谁都没关系啊,只要打赢就好了~」

和紧张到不行的美穗穗相反,学生会长角谷学姊依然是一派轻松的态度。

……所以美穗穗转而向我和优花花求助。

「真是拿你没办法呢……走吧!」

我牵起美穗穗的手向前走。

优花花则是在背后推她。

「没问题的啦~西住大人~!只有西住大人最有资格代表我们大洗女子学园的战车道校队啊。」

「唔唔,我不是这个意思……救救我吧,五十铃同学!冷泉同学!」

美穗穗最后甚至开始跟不在场的两个人求救……

华的家就在大洗,而且突然来了一台人力车要接她回去,所以就没办法跟着一起来了。

至于麻子,从一开始就没出现……因为出发时间是早上,她不可能为了要跟着来而早起。虽然美穗穗还是不情不愿,我和优花花两个人还是把她拉进会场里。

哇啊!

「好多人喔~!!」

综合体育馆里已经来了很多人!

我想应该有好几百人!她们都穿着跟我们一样的学校制服或是专用的战车道制服。

我不自觉地环顾四周。

「会不会有帅哥出现呢~……等等,全部都是女孩子!!」

「那当然啦,因为是战车道比赛的抽签啊。」

优花花说出了这个理所当然的答案。也是啦,因为战车道是专属于女生的竞技项目……

众多女孩子们包围着体育场中央的舞台,好像准备要开始抽签了。应该是隶属于主办单位「日本战车道联盟」的人来主持抽签?他们在一面巨大的板子上贴了一张上面只有号码的淘汰制赛程表,并且准备了一个抽签箱。

各校代表等等应该就是要在那个舞台上抽签吧。因为不论是我、优花花,还是学生会得成员们都是第一次参加,所以不自觉地东张西望。

不过……美穗穗却好像在发呆?

刚刚明明还一直吵着说不想代表学校抽签。

「美穗穗,你怎么了?」

「啊……没、没事,只是想说我竟然又来到这里了。」

「你之前有来过吗?」

「嗯……」

美穗穗轻轻地点头道。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再见到你。」

突然有个人对美穗穗这么说道。

咦?我、优花花还有美穗穗都不约而同地看向那个人。

那是一位穿着黑色制服外套的女生。

我和优花花并不认识她,不过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而且……她长得跟美穗穗有点像?

「姊姊……」

美穗穗口中吐出了这个字。姊、姊姊!?

这个人就是准备参加国际大赛的培训选手、战车道的高手——!

我记得名字是叫……真穗小姐?美穗穗在姊姊面前好像显得非常畏畏缩缩?她一直低着头,没办法正视姊姊的脸。

虽然想要帮美穗穗说些什么,可是整个氛围又让人觉得还是别多嘴比较好。

反倒是真穗小姐瞥了我们一眼然后继续说道:

「大洗女子……你转去一个默默无闻的学校了呢。」

她看了一下手中的数据,然后说出我们学校的名字。啊!那是报到时发的参加者名册。

不过……

「没有技术和实力的学校就不参加大赛,这可说是战车道的潜规则……我们的副队长爱莉佳应该会这么说吧。或是说:『可不要第一场比赛就被打得落花流水,而败坏了西住流的名声喔』之类的。」

「!」

美穗穗的身体抖了一下。

把我们和美穗穗说成这样也太过分了吧!

「西住姊姊!就算你们是亲姊妹……把话说成这样还是太没礼貌了啦!美穗穗可是我们队上技术最好的人喔!」

我不自觉地对美穗穗的姊姊这么斥责道。

美穗穗和优花花都对我这个举动感到相当讶异。算了,既然开口了,就把想说的话都说完。

「我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在比赛中遇到,我们绝对不会输的!」

「武、武部同学,那个……」

「怎么了吗?美穗穗你也真是的,这种时候一定要反驳才行啊。」

「姊姊的学校,黑森峰女学园……是去年全国大赛的亚军。」

「咦?」

「而且在那之前连续九年蝉联冠军,让这个纪录中断的人就是……」

就是我——美穗穗用几乎没办法听见的声音说道。咦、咦?

我第一次知道这件事。不过我总觉得这其中还有另外的原因。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因为美穗穗看起来已经快要哭了。

这就是一开始她非常讨厌战车道,而且不太想提到姊姊的原因吗?

不过那位姊姊现在就在美穗穗面前。

这时……真穗姊姊突然转身,接着只说了一句:「加油喔。」便快步离开了。

我、美穗穗还有优花花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能默默地目送她。

「你们几个!赶快跟上,因为是照五十音来排顺序,所以很快就会轮到我们大洗了喔!」

终于到了第一场比赛!

走在前面的学生会三人组回来找我们并这么说道。河嶋学姊说完后就拉着美穗穗的手朝舞台走去。

「下一所学校,大洗女子学园!」

几乎就在同时,主持人叫了我们学校的名字。

「快去抽签吧!西住妹妹~」

会长从背后把美穗穗推了出去。虽然美穗穗依旧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不过她还是慢慢地走上舞台。

接着把手伸进抽签箱中——

「……大洗女子学园,8号!」

司仪透过麦克风念出抽签结果。

然后在赛程表上原本写着「8」的位置,换上了写着「大洗女子学园」的牌子。

第一场比赛的对手,「7」号位置目前还是空的。

当走下舞台的美穗穗,摇摇晃晃地回到座位上时——。

「桑达斯大学附属高中,7号!」

我们的对手已经决定了!突然间场内有许多人「Yeah——!」地高声欢呼?

发出欢呼声的人,是舞台上穿着卡其色制服外套的女孩子,以及台下穿着同样制服的女学生那应该就是桑达斯高中的学生吧?

「桑达斯大学附属高中……第一场就碰上强敌了呢。」

小山学姊翻开厚重的档案夹,看着里面的数据这么说道。

「她们真的这么强吗?」

优花花这么问道。「与其说是强……」小山学姊接着说道:

「……应该说是一间财力雄厚的学校。所拥有的战车数量是全国最多,战车道校队也分成一军到三军,队员人数非常多。」

一军到三军?的确……光是陪同来到抽签会场的人数就相当多了呢。

「!」美穗穗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事。

「我记得正式比赛中的初赛,有限制出赛战车的数量对吧?好像是……十辆。而且炮弹总数也是固定的。」

「十辆!?那不是我们的一倍吗!」

我发现了这个最基本的问题。那就表示……

「我们只有五辆战车,所以会变成五打十啰?是这样吗?」

这根本赢不了嘛——不过我还是把这句话给吞了回去。

优花花的想法似乎也和我一样。

「我们就本着平常心尽全力应战吧,西住大人!」

优花花边这么说边抬头望向赛程表。她双手握拳,可以看出她心里还是有点紧张。

不过……

「只要能够在全国大赛中出场……我就很满足了。而且还能看到其他学校之间的比赛。最重要的就是竭尽全力!这样即使输了也不会后悔。」

优花花愉快地笑着说道。

啊……原来如此。

我们就是要尽全力去做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但是……

「这样可不行喔~」

用手指拨了拨双马尾的会长这么说道。咦咦咦?

「一定要赢!」

河嶋学姊以坚定的表情和口吻说道。为、为什么呢——?

「我们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赢得比赛!」

「没错,因为如果输了的话……」

连小山学姊都接着这么说道。如果输了的话……?

我和美穗穗还有优花花三个人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只是满脸疑惑地看着学姊们。

「对了,如果输掉的话,这次要让你们做些什么事呢~」

会长边笑边这么说道。

意思是……难道还要我们跳鮟鱇鱼舞吗?

「讨厌啦啊啊啊啊!我不要再做那种丢脸的事了!会变得没有男生喜欢我啦!」

「我们全靠你了喔~西住妹妹。那就这样决定啦~」

会长说完后拍了拍美穗穗的肩膀。

「那我们去跟对手打声招呼吧。」

然后会长就带着学生会其他两人离开了。

留下不知所措,呆站在原地的我们。

「没、没问题的啦,好好加油吧!」

优花花鼓励着因压力而低头不语的美穗穗。

咦?……不对,美穗穗低着头但嘴里好像喃喃念着什么。而且表情相当认真。

「因为是初赛,所以应该还不会派出萤火虫。不过,正面对决一定没有胜算……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了,一定得想办法攻其不备才行。」

她正在……分析?我和优花花不禁互相看了彼此一眼。

不愧是美穗穗!

但是美穗穗似乎相当苦恼地皱着眉头。也、也是啦,如果很轻易就能想出对策,那我们也不用那么烦恼了。

「如果能够知道对方战车的种类与队伍编制……或许还有办法……」

在回程的直升机上,美穗穗依然在苦思策略。

「只要能获得这些情报就好了吗?……我有个想法!」

当我们搭直升机回到大洗,并且转搭交通船回到学园舰时,优花花突然对美穗穗这么说道。咦咦?

「秋山同学,你打算怎么做呢?」

美穗穗当然这么反问道。不过优花花却突然跳下可以回到学园舰上层街区甲板的升降梯。「请大家好好期待!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不对!我一定会带回好消息的!」

优花花说完后敬了个礼就走掉了。

在傍晚昏暗的光线下——我、美穗穗和学生会成员们只能呆站在原地目送她。

——第二天,优花花竟然没有到学校!

因为班级不同,所以一直到放学后要练习战车道时才发现这点。

「竟然现在才发现少了一个人,你们太怠惰了喔!秋山优花里这家伙既不接电话也不回简讯,总之!你们先找到她再说!」

河嶋学姊生气地这么说道。我、美穗穗、华还有麻子就这样被踢出练习。

于是——我们几个就这样离开了其他小队正开着战车到处跑的操场。

「优花花果然还是没接电话。」

我们在学校的中央走道停下脚步,我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看看今天到底打第几通电话了。嗯……不行,一直听到「您所拨的电话目前没有响应」的语音。

跟之前麻子的状况不一样……果然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武部同学,那她有回简讯吗?」

美穗穗一边拿着自己的手机确认一边问道。

我摇了摇头。

「完全没有,到底怎么了啊?」

「到底怎么了呢?秋山同学……」

华露出非常担心的神情。麻子也在后面按着手机,应该是正在打简讯给优花花吧?真是不敢相信。那么喜欢战车道的优花花竟然会没来练习!

会不会是感冒了呢?我这么想着。不过那至少会回简讯给我们吧。

不然也应该会联络学校「因为身体不舒服所以请假一天」才对。到底是怎么了呢呢?

「我记得她昨天说过『我有个想法』……。」

难道是跟那个有关?我和美穗穗互相看着对方。

华吞了一口气后说道:

「是指抽签回来之后秋山同学一个人离开那件事?」

我后来有写简讯告诉华和麻子昨天概的状况。

而且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有跟同班的华聊到昨天发生什么事……。

「嗯……一直在这干著急也不是办法,这样的话就只有直接去找优花花了!」

「话说回来,秋山同学的宿舍在哪里呢?」

美穗穗问了这个最基本的问题。

刚转学过来不知道优花花住哪也是理所当然的!华应该知道吧?结果她摇了摇头。

当然……我也不知道啊!因为从来没有同班过嘛。

最后的希望就在麻子身上。

……没有回答只是继续按手机?这个反应就代表她不知道吧……。

「那我们就先去教职员室吧。直接问老师优花花住在哪里!」

「不需要那么做喔。」

当我们正打算走进普通科教学大楼时——咦?麻子?

麻子把她的手机拿给我看。

有什么情报吗?……画面上显示了学园舰上的街道地图。麻子不是在打简讯而是上网查资料?

「咦咦咦?这个地方是?」

我也吓了一跳。因为地图中间标示出来的地方是——

「大洗女子学圔虽然是住宿制,不过秋山她是少数住家里的学生之一。因为我跟她回家的路线比较接近,所以之前有聊到这件事。她家就在这里。」

麻子手机画面中显示了「秋山理发店」五个字!

优花花家里是理发店!?

「看到了!是那里对吧。」

「感觉是一间很可爱的店呢~」

一只手拿着手机走在前面的麻子找到了优花花她家,而美穗穗有点兴奋地跑了过去。

走在后面的我和华不久后也看见了「秋山理发店」的招牌。

「优花花她家真的是理发店呢。」

「是啊。」

华也不自觉看得出神。

外观看起来有点复古,是栋两层楼的建筑,店面是在一楼吧。可以透过正面的落地窗,看到店里面的样子。

店里摆了两张理发椅,都有客人坐在上头。其中一位是个中年妇人,好像正在烫头发。另外一位大叔则是胡子上涂满了刮胡泡。

理发椅旁边站了个手拿剃刀,留着短卷发的男性。

「不好意思打扰了。」

美穗穗推开门走进店里。那位手持剃刀的男性看见我们便停下动作。

「请问你们是……?」

「请、请问这里是秋山……优花里同学的家吗?」

「是啊,我是优花里的父亲……」

留着短卷发的男性——也就是优花花的父亲,不知为何听到美穗穗这么问之后便吞了口口水。

「难道你、你们是优花里的……?」

「我们是她的朋友。」

应该很明显吧?因为我们都穿着大洗女子学园的水手服。

然后—

「朋朋朋、朋友!?孩、孩子她妈!优花里的朋友到家里来了喔!」

原本看起来有点凶的父亲,突然露出开心的表情这么说道。

接着,从店后面有位苗条的女性拿着蒸过的毛巾走了出来。……她就是优花花的母亲?

「孩子她爸,你冷静点。」

「可、可是,她们是,优花里的朋友喔!?」

即使被优花花母亲用蒸过的毛巾擦了擦脸,优花花的父亲似乎还是很兴奋?

不过优花花的母亲倒是很稳重。

「我知道啦。各位同学,谢谢你们平常在学校照顾优花里。」

她轻轻点了点头这么说道。我、我们不敢当啦~

不过父亲的反应可就不只这样而已了。

「谢谢你们照顾!」

他竟然丢着客人不管,直接跪坐在地上对我们行礼!咦咦咦咦?

「请、请快起来……」

这真的太夸张了。华看见之后正要开口请他起身。不过……

「优花里一大早出门后,就还没从学校回来呢。请到二楼等吧。」

优花花的母亲这么说道。——我们听了之后也没办法再多说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四个人被带到了优花花在二楼的房间。大概三坪大的房间里铺着地毯,哇~!房间里竟然摆了战车的负重轮,以及好几颗擦得亮晶晶的炮弹!墙上还贴了许多和战车有关的海报,柜子上也摆满了战车模型!

我们每个人都惊讶地环顾整个房间。

这时优花花的母亲拿了座垫和小点心上进来房间。里面有麻花条等等,各种令人怀念的点心。

随后优花花的父亲,也端着上面放了饮料的托盘进来。总共有四个杯子,里面应该是汽水?「请不要客气。」

优花花的母亲这么说道。所以我们也点了点头回应。

不过优哗哗的父亲还是一副坐立难安的样子。

「啊!在等的时候要不要顺便剪个头发呢!?」

「孩子她爸你赶快下楼去招呼客人啦。」

看到我们被吓了一跳,优花花的母亲笑着打发父亲下楼。哎呀呀~

不过优花花的母亲似乎也对我们的来访感到很惊讶。

「真是不好意思,这是优花里第一次有朋友到家里来。因为那孩子开口闭口都是战车、战车,所以一直没办法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能够交到一起学习战车道的朋友,可是让她非常高兴喔。」

咦?是这样吗?我们几个人不禁看着彼此。

「那么请自便啰。」

优花花的母亲说完后便关上拉门下楼去了。

……优花花平常看起来总是很开朗,原来还有这么一段过去啊。

不过。

「真是一对好父母呢……」

华喃喃说道。我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在摆了许多战车模型的柜子上面,有一面贴着照片的软木塞板。有张照片里面是高中入学式时优花花和父母的合照。

麻子看到那张照片,应该有点羡慕吧。

——我和麻子从小一起长大所以知道,她的双亲已经不在人世了……

我在她面前一直都避开提到这件事。大家都有各自的过去呢。

话说回来,昨天传简讯给华的时候,也有问到她回家之后的状况。

事情好像变得有点麻烦。因为华一直瞒着身为花道宗家的母亲自己在修习战车道这件事。不过修习战车道这件事因为前几天在大洗町举办的练习比赛而露馅,华的母亲还对她说出「这个流派不需要你来继承了」这样的重话。

「虽然您非常反对,不过我还是会继续修习战车道。我觉得自己有天一定能够完成更有力量、而且也能被您所接受的插花作品。」

华如此回应母亲。

「总之!既然都来了,就把点心吃掉吧!……不过还真的不知道优花花到底跑哪去了呢。

「是啊……到底去哪了?」

美穗穗歪着头这么说道。不过我们现在也没办法做任何事。

所以我们四个人便把手伸向桌上的小点心——

嗯?刚刚那是什么声音?喀啦啦啦——窗户被打开了?

……啊啊啊啊!

「嘿~咻!……哇!大家怎么都在这里!?」

「优花花!」

我不自觉地大声喊道。因为、因为!

一一楼房间的毛玻璃窗户突然打开,优花花从窗外跳了进来!

而且还穿着红蓝相间的制服?虽然有点破旧,不过那是……

「这不是便利商店『sunkus』的制服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大家怎么都在这里呢?」

「这是我们要问秋山同学的吧!」

连美穗穗也不禁这么说道。也、也是呢。

「因为都联络不到你,大家很担心所以就直接跑来了。」

华这么说道,麻子也点了点头。啊!优花花这时才察觉到……

「对不起,我把手机关掉了……」

「是说你怎么不走前门进来而且你到底怎么从二楼进来的啊?」

因为太让人吃惊了,所以我不禁追问道。

不过优花花竖起食指「嘘——」,要大家小声一点。

「……我是从那边的遮雨棚跳过来。如果穿成这样,我爸他会担心的。」

啊,确实是这样,我们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想法。因为优花花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全身脏兮兮,而且还有好几个地方破掉。

「不过,大家来得正好。我有东西要给大家看!」

优花花边这么说,边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

嗯?是笔记本?她把笔记本拿给美穗穗。美穗穗看了之后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并且快速地翻阅了几页。

然后倒抽一口气。怎、怎么了吗?

「雪曼A1型、A3型还有A6型……这难道是!」

「啊,不是那边。那只是我把她们所拥有的战车列出来而已……稍微后面一点的地方有记下参加第一场比赛的战车种类。」

「参加比赛的战车有:萤火虫一辆、M4A1/76mm炮搭载型一辆、M4/75mm炮搭载型八辆。每三辆战车组成一个小队,旗车M4A1则是采取单独行动?」

美穗穗念出优花花指的地方,并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

「这是桑达斯大学附属高中的情报!」

优花花笑着这么说道。咦咦——!?

「你、你怎么拿到的!?」

「那就是……变装!我换上便利商店的制服,然后搭乘定期货运船。因为那艘货运船一天会往来学园舰好几次。这件衣服是我自己做的喔!」

优花花很自豪地秀出脏兮兮的便利商店制服这么说道。

「我就这样潜入了桑达斯大学附属高中的学园舰!」

「……真是太乱来了。」

连麻子都感到无言。

「我很努力喔!」

不过优花花本人倒是很开心就是了。

「这么做没问题吗?」

我对于这点相当在意。

「比赛前的侦查行为是被认可的。」

优花花很明确地这么说道。喔,是这样啊。

「当然,如果被抓到就会成为俘虏,一直要到比赛结束才会被释放……我算是勉强逃出来了!我虽然有换上桑达斯大学附属高中的制服,不过却被看穿了。一直到搭上便利商店的货运船之前,都是惊险无比啊~」

优花花边说边给大家看她衣服破掉的地方。

原来如此,是因为这样衣服才又脏又破啊?

「不过这次侦查取得了相当有用的情报!西住大人,请参考这个来订立战术吧。」

「秋山同学……为了这个你特地冒着危险……」

美穗穗紧握着笔记本,眼睛泛出泪光。

「谢谢……因为秋山同学的努力,让我们知道敌人的编队方式,我会努力订定战术的!」

「真是了不起呢!优花花!昨天才听你说有个想法,今天就实行了。」

「这就是……兵贵神速啊!」

正在换回制服的优花花,对我讲了个有点难的词。不对,我想其他人应该也不太了解这个字的意义啦——

不过,不论过程如何,只要人没事就好了。

「秋山同学,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华打从心底放心了。

「看来没有受伤呢。」

麻子摸了摸优花花的身体确认道。

「大家这么担心我真是不好意思,还特地跑到家里来……」

优花花被麻子摸的有点痒,不过她还是面露高兴的表情这么说道。

不过最高兴的人应该是美穗穗吧!

「我们一定要……打赢初赛!」

美穗穗把笔记本抱在胸前,-一环顾我们这么说道。

嗯!大家也一定是这么想的啦!

「喔——!」

我们士气高昂地在优花花的房间内齐声吆喝。

……没错,这次我们一定要赢!

后来我们就带着优花花一起回到学校——和结束练习的其他同学会合。

因为大家决定了「某件事」。

不对,应该说就像我们五个人一样,其他同学们也希望自己「一定要变强」——因此。

【蝶野教官。我们无论如何都想变强,所以请彻底地锻炼我们!大洗女子学园战车道选修者 敬上】

我们寄了这样的简讯给教官。

也因为这样,再次来到我们学校的教官,变成了相当严厉的魔鬼教官……

「炮塔转太慢了!给我转快一点!如果我是敌人的话,早就趁这空档击杀你三次了!」

「移动、停车、然后开火才会命中!因为对手也在移动,所以一边移动一边开火基本上是打不到敌人的。同理可证,只要我方不断移动就很难被敌人击中!不过要注意,如果移动模式太过单纯,就可能会被对手识破而遭到击毁喔!」

「逃跑的战车是敌人!不逃跑的战车,是训练精良的敌人!」

「如果要说丧气话或是抱怨的话,不论前面后面都给我加上Ma,am……开玩笑的,我只是想要说看看这句话而已。」

Ma,am!YesMa,am!我已经快要处理不了不断透过无线电传来的指示了啦~

不过由于教官每天都有来学校指导练习,我们五辆战车的动作似乎也越来越确实了。

在第一场比赛前一天,也就是练习的最后一天,不论纵队、横队,甚至是开过教练场的S型弯道时,我们五辆战车都能动作一致,确实维持队列喔!哇喔~!

「大家辛苦了~虽然时间很短,不过大家直到最后,都很努力地跟上进度呢!」

对着疲惫不堪,总算是把战车开回学校操场的我们,蝶野教官如此鼓励道。

「接下来,就是在比赛中全力以赴了!我这次也会以隶属联盟之裁判的身份参与全国大赛喔。当然我会非常公正地做出裁决,请多指教啰!」

咦?裁判?不过大家都累瘫了,没有人对这件事做出反应。

「谢、谢谢教官指导!」

大家光是爬出战车,然后这样跟教官行礼就已经用尽全部力气了。

而教官一如往常,搭乘着她的一〇式战车离去。

大概是真的太累了,所以我们待在五辆战车旁边休息。唔……快要天黑的这个时间,海面上刚好没有风呢。如果这时候有海风吹上学园舰就好了,应该会很凉快舒服吧~

正当我边发呆边想着这个问题时……

「啊!选修战车道的同学们!虽然差点来不及……不过总算是凑齐需要的件数了。」

有好几个女孩子朝累瘫在操场一角的我们走了过来。

她们几个人一起搬了一个纸箱过来,仔细一看,我想起来之前曾经见过她们。她们就是前几天帮我们量过衣服尺寸,服装科的学生嘛!

啊!也就是说——

「请确认一下并且签收。」

服装科的一位学生对我们点了点头后打开纸箱。

从里面拿出来的是……哇喔!

「是我们的比赛用制服!」

优花花突然有精神了!上衣是海军蓝,在搭配显眼的白色百褶裙!

当然每一个人都有一套。我们忘记了刚才的疲惫,每个人都兴奋地围了上去!

「感觉穿上这件制服可以更集中精神呢。」

华拿着自己的制服这么说道。没错!

「就是明天了……」

总是态度从容的麻子竟然也紧张起来了?

「又得在中午之前起床啊……好郁闷。」

……我、我说你啊,第一场比赛是从十一点开始进场,够你赖床的啦~

「不过,我们已经做到所有我们能做的事了。」

美穗穗马上拿起上衣打算直接套在水手服上,当她-只手伸进袖子里时——唔得进去却又没办法穿进去。

「美、美穗穗~要先脱掉水手服才能穿啦~哈哈哈。」

我就等明天再穿吧。我把制服仔细迭好抱在胸前。

没错——明天,我们的全国大赛就要开始了!

我抬头仰望渐渐被染成深蓝色,完全没有风的天空。

不过,好像有风吹过来了。而且感觉脚下的地面也微微晃动,是因为学园舰开始缓缓出航了吗?

学园舰开始朝着明天的比赛场地——南方小岛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