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转自 百度境界的彼方吧

录入:让我为你破天荒、z709828002(序+第一章前)

栗山未来,这是一个——稍微有点奇怪的少女。

她的外表看上去斯文安静,说道特征的话,就是一直垂到瘦削肩膀上的浅色头发和红边框的眼镜。他身材娇小,线条纤细。遗憾的是完全没有发育良好的女孩子所具有的高挺胸脯,她是比我小一年级的新生,是我的学妹。如果还没有过生日,那就是十五岁的女高中生。身为学长的我认识一名学妹应该说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但是唯独这次我与她的相遇——大概是只有我才会遇到的情况把。

我记得那是春假结束后,还没怎么熟悉新教室的时候。

大概是是四月上旬吧。我们的相遇非常偶然。

放学后我像往常一样前往文学部的教室读了将近一小时书后,收拾好东西离开教学楼正打算回家的。这个流程如果稍微出现一点误差,大概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了吧。第二天本地报纸的角落里会出现一篇名为《女高中生跳楼自杀》的报道,我看到后会感慨一句“我们学校有人自杀了呀,我可不想被好奇的记者采访到”就完了,没有理由对这件事产生其他感想。

自杀。字典里的解释是“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大概是我永远不会做的事

情。并非因为道德上的观念,而是有着更深刻的原因。如果想通过自杀未遂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将来并非绝对不可能,但是依死亡为目标的自杀行为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件莫名其妙有没有吸引力的事。

那天。

那是蓝天一碧如洗的一天。

我不经意地一抬头就看见新教学楼的屋顶上站着一名很适合戴眼镜的少女。我定睛一看,从缎带的颜色上分辨出她是一年级学生。少女翻过了防止坠楼的围栏,带着呆滞的表情默然伫立。只要她再向前踏出一步,她的身体就会在重力作用下掉下去。她占的位置就有那么危险。

好的,在这里希望大家注意一个问题。

故事发展到这里大致可以分为两种发展方向。

一种是主人公采取了积极的反应,参与到故事之中。

另一种是虽然主人公采取了消极的反应,但故事依旧不受控制地继续发展。

如果我是故事的主人公,毫无疑问将是后面一种情况,但是我的神经还没有冷静到可以对这种情况置之不理。于是我丢下手中的书包,马上向屋顶跑去。只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我就推开禁止进入的大门冲到屋顶上,抓住了少女纤弱的背部。

幸好她还没有跳下去。我一边抚摸胸口一边安慰她。

无聊我说什么劝阻她不要自杀都像是自我炫耀一样,所以我放弃了这种做法。我只记得我用一句“像你这么适合戴眼镜的人不能死”直截了当地阐明了自己的想法。接着我大概从眼镜的作用开始一直讲到了眼镜的发明历史,然后最后用一句话结尾。

“总而言之,我最喜欢眼镜了。”

“我不高兴”少女说着突然跳起来。

她直接跳过比她个子还高的围栏,回到屋顶上。她的这种跳跃力已经完全打破了物理学上的理论。与此同时,少女左手上出现了一把红黑色长刀状的东西。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呆呆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下一个瞬间,像枪一样伸出的红黑色刀刃就刺穿了我的腹部。事情只发生在眨眼之间,我连痛苦呻吟的时间都没有。消化器官好像被刺伤了,我华丽地吐出了一口血。不用低头看就知道自己肯定是受了致命伤。为了不让自己陷入昏迷,我光是忍耐剧痛就已经耗尽了权利。

“都是你的错。”

少女平静地告诉我。她的目光恐怖而寒冷。

突如其来的暴行。

然而,这种情况并不稀奇,对于我来收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少女盯着我,依旧保持着临战姿势。我的鲜血顺着红黑色的刀刃滴落到水泥地上,变成放学后屋顶上的罕见风景。至少这种事不可能在一所高中里频繁发生。也就是说,眼前的少女——栗山未来肯定不是一般人。因为普通人不可能凭空变出一把刀来。当然,要排除她是一名技艺精湛的魔术师的可能性。

这种情况下——也就是说,在遇到不是普通人的存在时,我通常有两种选择。意识爆发凑仇恨心,二是产生情切感。而我——总是选择后者。这简直就像是我的义务一样,光是知道他们的存在就令我心存感激。

“……那个……”

我竭尽所能挤出温柔的笑容,然后指着插进我腹部的红黑色的刀。如果看到血流不止的画面我的表情肯定会痛苦不堪,所以我尽量不往下看。

“总而言之……你可以……先把这个收起来吗”

“——咦?”

少女发出惊叫声。无怪乎她会惊讶,因为换成普通人,除了这么多的血之后肯定早就昏迷不醒了。不对,不只是昏迷而已。少女识破我的真正身份后变得更加惊讶。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温柔一点。

“……拜托你了……”

几秒钟之后。

“你到底是谁?”

鲜血溅满脸散发出妖异气质的少女带着扭曲的表情问。

“我才想问你呢。”

这就是我和栗山未来的相遇。初次相遇就如此震撼的两个人以后不产生任何联系的概率,大概比旅行住的宾馆发生杀人时间的概念更低吧。真是的,算啦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