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年 春

第三章

第一卷 第一年 春 第三章

第二天入学式结束之后如同理所当然一样是去上课,日常的生活终于开始了。

学校的课程,确实和我从媒体上所了解的其他高校不同。内容也是,普通的现代国家的世界史和英语两科,竟然会在一堂课上同时开讲,第几节课在哪里上课都还是学生们自主去委托。英语竟然是必修科目,必须得接受这门的学习,而文科和理科都不是必学的科目物理或世界史这些科目,都可以由学生自己自由选择。

总体来说,今天上的课程和大学的一样,却不像那么便利,一天必须上满六个小时的时限。

所以上课的教室稍稍有些奇怪,进入那么奇妙学校的意识却基本没有,每天都过着这种生活。很显然的,上的课根本和原来没有区别。

另一头同学们也都明白,必要课程的教室等必须去相应的房间,而学生们本身的教室只是放学后才会回来的场所,这一点也和中学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松永,你在看什么呐?”

放学后,完成教室扫除的我掏出手机看着上面的画面,进入教室的高山则走过来在我身旁并看向我的手机。

“在搜索打工的情报……”

“你要打工吗?”

“要做啊。不然的话,我没有钱啊。”

原本,这就是我来九十九学院的条件。不仅是从亲人那里得到援助最低限额的东西(学费和宿舍费还有材料费),个人想要的东西也是,靠自己的打工就能买到。毕竟我家也不是特别富裕的,因为有老爸的职业脚本家这个不稳定因素存在,零花钱因家计事情而什么时候会寄来都不知道。所以我也对这件事,没有任何抱怨。

“呵。好伟大啊。”

我在这所学校第一个相遇的男生就是这个高山,他是医生的儿子,本人也拥有惊人的财产,从入学式之后就听到了他每个月会有十几万日元的生活费等各种传言,而这是真是假也不清楚。不过高山这家伙,由于是本地出身的原因,几乎相当于,富裕的家庭出生的人一样。

没有了私立的学费,而且他又是这个新建学校成绩特别好的那类人,这种因素也是有可能的。

“有什么,比较好的工作么?”

高山问道,我摁了一下手机,打工情报的信息页翻过了一页。

“说真的,没有啊,完全的。”

打工本身,还是有不错的。问题是,能不能让这所学校的宿舍长认同通过。离学校最近的便利店也得有将近十五分钟的路途,在这里。

“希望那里很不错呐。”

高山好像突然想到似得向我说道。

希望,这个词语的正式名称为沃尔玛希望。是离这个学校最近(即使这样学生们也要步行十五分钟才能到达)的便利店。总体来说,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才去那里,也就是我们之间的共识一般,杂志和夜宵的拉面等物品,这些东西大多,都去那里购物。不过,比之便宜的便利店也是有的,不过那些实际上都是个人经营的商店,夜里不关门的便利店基本没有、的感觉。

“确实,希望也在募集打工的人啊。”

“太好了!在那,如果你工作的话,上面贴着每小时给七百日元的时薪啊!在东京绝对会引起暴动的,这个时薪。”

我的这些言论,使得高山的鼻子鼓了起来。然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里是广岛呀……东京的常识在这里不适用呐。”

维持着这种样子,他笑着离开了。

叹了口气,我又开始翻页搜索起情报。从这里的宿舍虽然比较松快,不说奢侈的时薪、九百日元的……至少在晚上要八百日元,就可以了。加班的话,每周三次是可以的……考虑这种条件的话这些刚好就没有了。

“如果不早点决定的话钱就没有啊,真的啊。”

中学时期我口袋里根本就没有零花钱。每年过年优雅得到压岁钱也根本不存在。老爸每年都代替压岁钱寄书回来给我。

“那样看起来才洒脱吧。”

老爸这么说道,哪里洒脱了混蛋老爸,我在小时候就这么想。

在大家都用压岁钱买游戏来玩的时候,我就只能一个人寂寞的读《铁人Q》来过年。我已经厌烦了,那种生活。我也想和人一起买衣服啊、游戏啊,去看电影啊。

“喂,四郎。”

这个声音,让我稍微吃惊的抬起了头。

上完课并马上就冲出去的未来,不知何时又回到了教室。

“下个礼拜天,我要和B组的女生一起去看电影,你也来吧。”

未来在,与我相遇后并听到这样那样的事情之后,就用【四郎】来称呼我了。

“你这头那么快就和他们熟络了啊。”

话说,我还想让【未来】帮助我的时候,我却还连她的名字都叫不出来。人在叫他人的名字的时候,多少都有抵触情绪。说真的,他人叫我四郎的话,我也不是很喜欢这叫法。能这样叫的只能是家里人。然后,这称呼让我就像全身黏上了辣的东西一样,但在我家里概率就很低了。

“如何?来么?”

从我身旁的座位坐下,未来歪着头看向我。相应的,我摇了摇头。

“不行啊。我没有钱。”

“看电影的都没有?只需要一千日元啊。”

“我没有一千日元那么多钱。”

如实的告诉她,未来仍旧、微微的歪着头。

“我借你如何?”

我则、再次摇了摇头。

“不能找别人借钱,爷爷遗言里说过的……”

受这个引发,未来哼笑了起来。

“什么意思。”

“是真的所以……我的爷爷,因为借完钱就死了,所以葬礼时一群人来要账太可怕了,我老爸这么说的。”

我这么说明,而未来则一边挠了挠头一边仰头看向天花板。

“啊—……读完你老爸的随笔感觉到那些东西啊。葬礼,只有手持收款的那些家伙吧?”

那个老爸,连这些事情都写进去了啊,头稍微疼了。

不过嘛,身为儿子的我对【自己父亲的玩笑话】这话毫不在意,而老爸也经常用【铁板NEET】等槽点做敷衍。

“而且,我借完钱没有信心能够还上啊。如果决定不了、打工的话。”

将我对爷爷的遗言的话放在一边,未来稍稍的点了点头。

“啊,这样啊。那么,下次再说吧。”

这么说着,他站起身背对着用手来回摁手机的我,再次转回身来。

“啊,决定打工的事先放在一边,双休日你有时间的吧?我原本是来邀请你参加联谊会的。”

这么一听,啊啊,这家伙确实身体里是男生啊。

看着就是中性打扮,无法判明,也没有这种意识吧。这家伙真正是女生的这种事情。

不过,不管怎么说没有钱啊。

一会儿向宿舍问问吧,我叹气般将手机的面盖给关上了。

救救我,能不能将每天宿舍的饭费给我呢。

宿舍的食堂,不错的工作啊。

早中晚,在一定的时间内食堂供给给大家饭菜。嘛,就相当于伙食这种东西吧。不过,迟到一小时或许还会有一些剩下的食物,但迟到更多的话食物吃完连踪迹都很难寻找得到。没有社团活动的我不可能晚做饭菜(也有为了吃饭不迟到而故意早归的人),棒球部和足球部这种体育社团有时候,因为练习的很晚而吃饭时间弄得很晚,

“唔啊啊啊!没有米饭了啊!”

陷入了大声吼叫的事态之中。真是的,太可怕了。

这种场合,如果用从沃尔玛希望采购来的食物来做料理的话,杯面正好就可以解饱了,要不然只有毫无办法的忍耐饿肚子的情况。

今天棒球部的那些人也是吃饭时间完全迟到了,一个没有米饭的饭盒的菜有数十名队员去争夺,也陷入了如同恶鬼地狱的状况之中。

“松永!你这家伙,竟然那么的一个人在吃饭啊!给我啊!米饭!”

棒球部相当热血的的前田,看着还在食堂慢悠悠吃着饭菜的我,有些不爽的说道。

“没有米饭的话去吃面包不就好了么。”

我说道,而前田不由得咂了下舌。

“要我送你去断头台么,你这混蛋。”

“我,对自己没有社团活动感到衷心欣慰啊。”

“可恶!又是杯面啊……!”

就在前田还在抱怨的时候,我终于吃完了饭,于是站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打开食堂的大门,未来则提着超大的塑料袋悠闲地走了进来。

“话说,谁能帮我拿一下啊……好重……!”

其他家伙在食堂里就像进入自己幻想的海洋一样,谁也没有意识到未来的样子。

没有办法,我走到未来的身旁,并帮他将超重的塑料袋提了过来。袋子上,画着一只感觉不怎样的鸭子的脸和【沃尔玛希望】这种文字印花。

“什么?你出去买东西了么?”

我看了眼袋子里的东西,未来则指示我将这些东西都运到厨房那头,

“是啊,差不多该是吃饭的时间了啊。”

这样说道。当未来说出【吃饭】这种话的时候,刚刚还在食堂里流着血泪的家伙们,全部骚动起来。

“唔啊啊啊啊!织田!你去买饭菜了啊!”

大家们都奔向桌子中间放着的塑料袋,并且物色起袋子中的物品,未来则利用子母扣挥拳将他们的手打掉,

“不要碰不要碰!谁说是给你们的啊!”

这么说着。

“你是、笨蛋么……这么多的,难道你要一个人吃么?”

“笨蛋。我已经吃晚饭了。”

未来这么答道,大家,露出了一副头上就像浮现了【?】的表情。未来也像那些家伙们一样,将手指劈成三角状放在桌子上。

“我要做三百日元的饭菜。今天的菜单是红烧、猪汁。”

“还收钱的啊……”

“当然了。就这样我还很仁慈的啊。你们仅需花费三百日元就能填饱肚子,而这些材料我也得掏一些储蓄去买的吧……每头都能得到东西不觉得是很合算的买卖么。”

说到这里,未来呵呵的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真是说的够清楚的理论。对饿肚子归来的的家伙们来说,每天去那么远的超市买菜不可能。进一步来说,每天每天,去买拉面吃也感觉没有味道。三百日元就能买到红烧猪汁的话,感觉为此而花钱有这样的价值。

结果,对饭投降的家伙们,

“我去取钱!”

就这样走出饭堂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心无一物的看向正经开始做饭的她,未来则,

“四郎,稍稍帮我一下啊。”

我反驳着她的言论。

“一个人去做啊。跟我没关系的吧。”

“别这么说嘛,我会给你小费的。”

“对不起,请让我给你帮忙。”

口袋里没有钱的我没有意见去反对啊。贫困真可恨啊。

未来说着将塑料袋里的食材都取了出来。察觉到厨房里有着一台巨大的冷藏库,然后考虑放多少食材才能装满,仔细思考一下多少食材才够啊,这之中应该还残留不少的物品,而且冷藏库的大门上还有一把结实的挂锁挂在上面。

“能不能打开啊……”

我说道,而未来则在我背后洗完了手,

“说来也是啊。那个饿鬼地狱如果不把食物放进去的话,明天就会什么东西都不剩下了。”

说是这样,也确实如此。但是没办法使用冷藏库的话,剩下的食材会变成什么样啊。未来却说道,

“没关系了。食材,今天就用完吧。”

这件事得到了解答。这件难解的事情,思考后得到了解决。

“用全部食材做出来的汤,先让它沸腾吧。需要你这里的一寸猪肉。然后,开始做猪汁。先将锅子炒热的话,没有多少时间做饭了啊。”

“这么说,料理还是能做的吧。”

“能做的。要快一点的话。”

“哦……”

这么回答的我,我却不会做料理。这工作本就是女生的杂务,而且在我家料理原本就只有母亲和长女壹香来决定每天都谁去做。

“男生的料理,是浪费钱的存在啊。”

我想起母亲曾经说过的这句话。

“你的父亲也做过料理,好像做的很不错啊?”

我抱着猪肉锅回答着,一边继续包着皮一边问向我的未来。

“我没有吃过他做的饭哦。老爸从不在家里做饭的。”

“啊,是这样啊。难得有这机会,很想尝一下啊。”

老把他,因为工作的原因而夜夜住在办公室开宴会,这类的话我也听说过。然后在那里,老爸做的料理能让大家都重新鼓起活力。不过这个料理所凝结的,实在是无比美味。这个哪里都听说过的老爸的话题,老爸却从来不在家里说明,回来的这几天,就在家慵懒的,然后又轻松地出去了。

“灌上水、打开火,把袋子里的东西烧熟,明白了么?三餐一个人做的话,那么做成以后,以后夜宵也能一个人独立完成了吧?”

未来激励着想要小费而工作的我。打开袋子中的面,然后拿了出来,就在这时,未来也包完了十几个土豆的外皮,这次我们开始在厨房里将土豆切丁。将土豆切丁,是个很不错的工作啊。

“后面呢?只有这些土豆么?”

“后面处理卷心菜,还有猪肉。”

未来的切片土豆手法非常好,她将切好的土豆放置在厨房一个银色的碗中,开始动手剥卷心菜。

就在这时,棒球部的队员一个个陆续回到了食堂里,他们想了想后打开钱包并掏出了一张张千円的纸币。

“织田!给你钱、给你钱!”

未来则惊慌失措的,

“四郎,你帮我收一下钱吧。”

向我说了拜托我的话语。

“我,没有零钱可以找开啊。”

未来从运动口袋里掏出零钱并扔到我的面前。

“找零钱的话,就用这些吧。”

一直将口袋藏在身上,所以当我打开钱包找零钱的时候这东西还留着余温,而其中放着一百日元和五百日元的很多零钱。真是想得太周到了,我让棒球部的队员们全都排成一列,

“好了,现在开始收钱了—”

当我收完队员们为了饭菜而付的三百日元后,我将钱递给她并说了“收款完毕”这种话。自从中学的学园祭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这样过。

“钱的话,你先拿着吧。”

未来这么说道,我总之先将零钱和几张千円纸币放进口袋里,然后开始再帮她的忙。

大家就如同心有灵犀一般,棒球部的家伙们全部坐在食堂椅子上,拿着筷子将手放在桌子上,

“午饭!午饭!”

竟然齐声喊起来。

“马上就可以了,再给我等一下!”

未来说完手也停止了手中的工作,因为食材的处理已经完毕。

大量的土豆和卷心菜还有猪肉用特别的大锅炒在一起,在这之后,现在开始做猪肉汤,再将只有四分熟的面投入蔬菜和肉混合的锅中翻炒,最后用大碗盛出来。分别用四次,才全部盛完。总共可以分给十六个人的巨大菜肴制作完成。不愧是用一个碗盛下的东西相当壮观啊。我这么看着,

“四郎!碗!按人数分!我来分猪肉汤!”

未来愤怒的喊道,并慌忙的准备碗,开始分猪肉汤,

“等候多时了!”

亲切的将料理运给等候多时的棒球部的家伙们。

全员被烧好的猪肉汤鼓舞之后,厨房的喊声才平息下来,而未来向我伸出手来。

“……什么?”

“钱啊、钱。刚才的。”

这么一说,刚刚烧菜得来的零钱全部都是她给的,所以我将口袋里的零钱全部掏出来给对方。

“就这样才有二千五百日元啊……下次的食材可要节省一些了。”

未来说着将手伸进钱包里。

“不过每小时时薪有二千五百日元,我觉得很不错啊。”

“是啊……给你,帮助我的小费。”

这么说着,未来将五百日元递到我的手中。

“谢谢了啊。”

“如果将碗洗了的话再给你二百日元。干么?”

“我干我干。”

贫穷的我立即回答道。

“太好了。那么,交给你了。”

未来将二百日元交到我手中之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贫穷真可恨啊。

总之我先开始洗锅和罐子。棒球部的家伙们,仍旧在吃着美味的烧菜。未来则向那边走去,

“下面是米饭,正在蒸着哦。刚刚我看了一眼,快速蒸饭好像需要三十分钟就差不多了。”

米饭,这个词语让棒球部变得更加的情绪高扬。

“不,你的菜很棒啊”

“织田,你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妻子啊!”

正在洗着锅子的我不清楚这句话是谁说出口的。

在这群美味的吃饭的家伙之中,大家纷纷开玩笑的的一句话,让我无法辨别是谁说出口的。不过,这句话放谁都不会在意,不过未来就会可能有一些其他的想法。问题是,那句话的内容。

我听完那句话,立即不假思索的抬起头来。

未来正好坐在我对面的桌子上,而看完未来的表情后,我又低下了头。她露出惊人似得无表情。刚刚还混着玩笑话说着谎,现在却变得如同死寂一般,有可能连最后的一点人心都粉碎了,而这个表情,却什么也表达不出来。

“……我,去睡觉了。”

擦声而过,未来就这样走出了食堂。我看着未来离开,我刷的大锅也应声摔落到地上。而给十六个人分的炒锅,却没有落到地上。

感觉,有哪里很难办啊。

妻子。

大概,对未来来说,那是最不想听到的一句话。嘛,我明白的。男生是不能嫁人的。虽说自己很像女生这一头吧。但是,刚刚仔细考虑的话,什么都没有考虑就吐露出来的玩笑话,那种东西,就当是耳边风不就好了么。

这么考虑着,结局却是,我仍旧没有理解未来的心情吧。不管怎么说,我都有保护未来秘密的义务的立场存在,而这种时候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喂,说嫁人这种胡话也太过火了吧,别再说了。”

这样说可以的吧。虽然说了这话,但却不明白是向谁说的。说到底对方的话也没有恶意,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一个人、终于最后一个人吃完饭并发出了响声,我在这之后,用一小段时间,在谁都不在的食堂里将十六个人的吃饭器具全部洗刷完毕。

完成后回到了房间,客厅的灯并没有打开,也就是说未来将自己锁在自己的卧室里。感觉对方已经睡了的时候,我却听到隔着门那细微的音乐声音。还是放着不管比较好吧,我也走进自己的卧室内。

躺在床上,我想起洗碗时收到的那条短信,将口袋里的手机掏了出来。

很稀奇的,短信竟然来自于壹香。

如今离开家的我,没有想过还会和家里有所联络,想起来一阵刺痛。就如同,【今天晚上去东京买东西结果回来时什么都没有买】这种花说不出口一样不安也很可能(因为害怕我姐所以真话说不出来)打开了这种短信。

‘关于打工。’

这种标题。后面的正文是,

‘四郎酱,身体还好么?我给你发短信是因为打工的事情,姐姐我已经帮你决定好了。你联络一下这个店铺就可以了哦!’

这么写着。后面是杂乱的绘文字。

“意义不明啊……”

我这么思考着。

为什么?从东京就管着我到了广岛还来决定我的打工地方么?

因为不爽,我没办法打开手机的通讯簿,并打通壹香的电话。

“是我是我……怎么了?”

对着慢吞吞接电话的壹香,我说道。

“不、那个,我是因为打工的事情。”

“啊啊,你联络对方了么?”

“还、还没有……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工作要姐姐插手帮我决定?”

“……你讨厌么?”

一声低声的叹息,我在那一瞬间、愣住了。话说这里是远离那里的广岛啊。我又没回到电话那头的本家那里,对壹香说失礼的话不必那么像墨鱼一样恐惧也可以的啊。

“并没有讨厌啊,不过这样很奇怪吧?我又不是孩子了……我的事情可以自己决定啊。”

“自己决定,是么?那么说话要加上‘la’的。”

“教我用词说话什么的现在就不必了!”

感觉对方正在乘坐着公车,不过在她听完我的话后,我听到电话那头的壹香呵的长叹一声之后,

“四郎酱。”

锋利的刀刃发出响声。

“我……我自己,来决定啊!”

我用倔强如同孩子的声音说道。虽说是用电话,不过果然很恐怖啊,太恐怖了。还是老实的让话题继续下去的话,早晚我会被对方带进去的。

“话说,你已经决定打工的地方了么?”

壹香怀着追查到底的心情问道,而我则用无法安心的语气回应道。

“那个,还没找到……”

“那么,那工作不就可以么。”

壹香平静的说道,话说回来话题原本是围绕着【为什么】而展开的,但不知何时却又顺着对方的话题了。

“不,那个……所以说,为什么啊?”

“姐姐我的大学同级生,在你那里做着烧烤店的生意。不过,前些日子她的父亲逝世了,现在正好人手不足。然后我听到了对方在雇佣打工的人,,姐姐我就将四郎酱推荐过去了。”

事情终于明白了。不过你从哪里听到的这些,又从哪里知道的这些消息啊,不过这些我都没有说出来。

“哈。”

我发出叹息。

“明白了吧?你稍微联络一下对方吧。再见哦。”

不允许反对,壹香说着就切断了电话。

“什么意思嘛……!”

我听到手机里那无情而又规则的忙音声,总觉得对方不可理喻。没想到我来到广岛后姐姐还会继续打扰我的生活。不过对于这样挂断电话不允许反对的壹香来说,先断了电话后再给打工那头打一通电话拒绝的话,这样就能解开误会了。

虽然不明白不明白烧烤屋究竟营业到几点,但是现在已经过了晚上的八点钟。不过有可能继续营业也是不奇怪的。

“只能打扰对方了啊,混蛋。”

我再次打开壹香发过来的短信找到上面记载的电话号码,默记了三四回后打通了电话。

“谢谢您打电话过来,我是楠木!”

感觉是混乱而又开朗的声音之后,

“那、那个……您是,喜好烧烤店,对吧?”

说完后,电话那头用“是的,是这样怎么了?”回答道。

“那个,我是、松永壹香的弟弟……我从姐姐那里听说了您那里的事……”

“啊啊!我想起来了!四郎君?”

“是、是我……”

“那个……稍稍、对不起呢!现在,因为还是营业中所以没有办法好好聊呢!如果明天可以的话,你上完课能来一下我店里么?店在哪里,你知道的吧?”

没等我拒绝就先向我投出如此问题。

“不、不,我不知道在哪里……”

总感觉这么回答后自己的运气都用尽了,

“五日市,喜好烧烤,片假名是クスノキ(kusinoki),调查一下就知道怎么走了!对不起啊!详情明天再说吧!”

“哎、不、那个……”

“那个—,终于有帮手了。现在,你真的太重要了啊!那么明天见!多多指教哦!”

电话切断的忙音。这位的强硬态势真的不输给我姐姐啊。

“真是的,讨厌啊……”

我难道是在女生包围的星星下生长的么。

不过说是营业中很忙,但是竟然还能接电话啊。这样下去的话明天,直接到那里去拒绝了吧。姐姐给我找来的打工,说真的,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没办法,我用手机调查了谈话中所说的那个店铺的路途,并且确认了。所幸的是,从离学校最近的车站(说是最近也得徒步三十分钟才能到)开始,坐两站地就能到达。今天,从未来那里得来的小费当电车费应该足够了。

店里的手机号码也保存起来,想要洗澡的我伸手拿起毛巾并走出了卧室,正好未来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手里抱着浴巾和换洗衣服。

“你、你也要洗澡?”

未来点了点头,未来用手攥成拳头并在我眼前晃了几次。有些不解的我愣在一旁,未来则,

“猜拳吧。这样决定谁先谁后。”

这么说道。

“算了,你先去洗吧。”

我的回答遭到了未来不服般的撅嘴。

“什么啊,感觉真不好。”

自言自语般,她一边说着“那么、我先去了”一边向沐浴室走去。

食堂的那件事就像没发生过一样,她并没有继续发怒的样子,也更没有失落的样子。嘛,总是那样斤斤计较的话,身体会支持不住的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并没有要做的事情,在床上不断地来回翻滚之时,门被打开了,未来用“喂,我洗完了”来探头说道。

用手拿着毛巾走出卧室,未来是一副洗完后头发湿湿的并用毛巾胡乱擦拭的样子,

“刚刚,你为什么生气啊?”

这么说道。看来她听到了我向电话那头生气的声音。我对自己狂暴的声音感到反省,

“我对大姐给我擅自找的打工的事情,向她发牢骚呢。”

这种回答,得到了未来的睁大眼睛。

“去哪里?”

“好像是她朋友的店里。就这样,把我介绍过去了。我都不知道就替我决定了啊。你不觉得很生气么?”

“这样的话,拒绝不就好了么。”

“如果能那么简单的话我就不会那么累了啊!”

一边思考着一边无意识提高声调,我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

“因为我家的大姐可不普通啊……”

“总、总觉得,你很不幸啊……”

然后未来拍了下我的肩膀,用“嘛,加油吧”笑着说道。

是因为总换装的关系么,未来现在穿着的黑色衬衫,多多少少、看起来胸部都有点显出来的意向。应该是睡觉的时候,胸部压着领口造成的吧。

“你别看我的胸啊。”

刚刚还在笑的她,立刻变脸说道。

“没有,我没看见。”

“是嘛,抱歉。”

就这样,感觉谈论这些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未来说完也意识到什么而转过身去。

“那么,晚安。”

就这样回到自己房间的的未来不知道去往卧室的我,我说没有看到,其实是说谎的。看到了,这才是事实。不过,我并不是以下流的感情去看的……这么向她说明的话,我感觉未来会不会相信都是个问题,所以如果真的不相信的话,以后能不能说得上话也是问题。

我等待着浴池的水变成适当的温度,我本以为宿舍并不会配备普通的大浴场这种东西。不过未来理所当然用不了浴场,而只有我一个人泡在这如船一般的浴池之中,多少有些困扰。

尽管这样,未来进来后的沐浴室很奇妙的,美丽啊。头发一根也没有落下来。个别来说,她还极有可能进入了浴池来洗身体。

噗,竟然产生这种想象,我立马将脑中思考得来的画面给打散。

沐浴室的未来理所当然,是裸体的,我则开始想象着未来裸体时的女性身体。

曾经看到过半裸的姐姐发育时候的虚像,如果用那些做想象的话,总感觉自己越来越没有自信了。不过,我自己如果这么想象的话,未来一定会感觉到很不愉快的。

我感觉自己被完全卷入其中了啊。

刚刚进入宿舍的高校生活仅仅开始几个月而已,我就抱有某种预知的不安情绪,感觉会是种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