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得到烦人的能力(Awaking Of Ability)

第一卷 第二章 得到烦人的能力(Awaking Of Ability)

「——嗯……?呼啊啊……呀!」

清晨,当我醒来时,按照惯例先打了一个大呵欠。心里想着『……现在几点了?』正打算伸手去拿枕边的闹钟时——发现自己的右手动不了。

「——怎么了?………………啊,对喔,床上还有另一个人……」

经过一整个晚上的沉淀后,我才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我轻轻将棉被掀起,眼前的光景不知该说是理所当然或是意外……少女抱着我的右臂沉睡着。

「呼…………嘶………」

昨天她那一贯面无表情的模样,仿佛只是幻影一般,她的睡脸带着稚气与平静,十分惹人怜爱。

「——嗯——……喃呣。」

——好可爱的声音……好,让我再欣赏一会儿吧。

然而,虽然我只打算看一下子,但因为棉被已被掀起,一月份清晨的冷空气似乎钻入被窝让她冷醒了过来。

只见莉亚蠕动着身子,但她的思考回路似乎还停留在睡眠状态中。

「呜呣…………呼……」

她做出受寒的反应慢慢起身,打呵欠的模样也很可爱呢。此时我心想差不多也该打声招呼了。

「嗨,早安。」

「嗯啊……?——呼……早安……………………?——————!?」

——啊,她好像发现了。

瞬间,她的脸颊通红,慌慌张张地拉起棉被把头盖住。接着,她好像有些痛苦似地在被子里扭来扭去,直到冷静下来后才探出头来——

「——早安,和希。真是个清爽的早晨啊。」

「你就这样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吗!!」

重新向我道早安的莉亚,脸上已完全看不见一丝红晕,这一点真叫人佩服不已——

「……你说『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是指什么事?」

……不对,仔细看她的眼神,感觉上好像在拼命地掩饰着什么——难道她觉得挽住我的手臂是那么失态的一件事吗?我心里微微苦笑着,从床上下来时这么说道:

「好啦,没事了。那我去准备早餐啰。」

「…………早餐是昨天的咖哩吗?」

「对啊,只要重新加热再调味一下,马上就可以吃了。你盥洗完就下楼来吧。」

看着莉亚依旧面无表情,像是在闹别扭似地用力点头后,我便离开了房间。

到了走廊,关上房门后,房里传来『噗噗噗』连续拍打棉被的声音。

——嗯,竟然一大早就发现这么可爱的生物。

「好啦,接下来就继续昨天说的那件事——」

吃过早餐后,莉亚一如往常地开口说道——不对,我应该称呼她为『魔王公主莉亚娜大人』。

「是!请您务必教导贱民我学会魔法,莉亚娜公主!!」

我毫不犹豫地五体投地来请求她,『魔王公主殿下』略显吃惊地说:

「……一提到这件事,你的自尊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那种东西,只配拿到家庭菜园去当蕃茄的肥料。」

——别笑我,对方可是有魔法哦。过去曾经身为中二病患者的人,绝对不可能放过学习的机会吧?

「……我觉得你有必要学习魔法,所以不用这么低声下气我也会教你。因此——希望你不要再这样,我不喜欢和希你也用毕恭毕敬的态度对待我。」

……其实我的表现有一半是开玩笑,不过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

「——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开这种玩笑。不过……你刚才为什么说有必要?」

我恢复正常口吻对她说道,莉亚稍稍叹了一口气,语调平静地对我说:

「嗯——有件事我要先问你……你应该还没学会『Status』吧?」

「啥?『Status』?」

Status这个字直译起来是『社会地位』,不过我想这里应该不是这个意思。不然就是……

「请问……难道你说的是游戏里面的角色状态表……?」

「对对对,你要这样想也可以,真要说起来就是这么一回事——你连我们的世界都不知道,没有这种能力也是无可厚非。」

「……为什么异世界的人会知道『游戏』里的事情?——算了,反正我当然没有这种能力……」

「——详细情况等和希学会之后我再说明——现在你只要知道,可以把自己的素质转变为拟似可视化的状态表就够了。只要是和我们那个世界有关的人,不管是谁都学得会。」

「……感觉上就跟游戏一样,不过你说什么『素质』?我觉得自己没什么特殊能力啊。」

「是的,因为这个世界的大气中没有『魔力』。只要吸收一定量的『魔力』到体内,就能看得到状态。所以即便是这个世界的人,只要到我们那个世界,自然就会得到这种能力。」

——呃?总之,吸收了异世界的空气就能开发素质,同时还可以把自己的素质转化成看得见的状态表,是这个意思吗?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要去异世界吗?」

「不,因为和希是勇者的后代,也就是和我们那个世界有关系的子孙。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身上应该就带有一定量的魔力。」

「听你这么讲,我好像又要得中二病了……总之,我到底该怎么做?」

「首先需要一件从我们那个世界带过来的东西——你有这类东西的印象吗?」

从异世界带来的东西……?至少我印象中没有这种东西。之前老爸寄来的DVD,虽然是在异世界拍摄的影像,但应该是这个世界生产的东西。

——啊。我突然想起来,老爸昨天说衣柜里好像有什么……?

于是,我和莉亚一起移动到书房,站在衣柜前。

「这里有什么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昨天在电话里,老爸要我今天来翻翻柜子,说什么里面有好东西。照时间点来看,我想他应该预测到现在的情况了吧。」

老爸平常傻里傻气,但是意外地对任何事情都设想得很周到。所以,我认为这里一定有什么派得上用场的东西……不过能不能轻易找到又是另一回事。

我一边思考一边打开衣柜——根本就不用找,一打开门就看见一尊高度约到我腰部的大型不倒翁人偶。

「…………这个,难不成是……」

此时我心里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于是抱起人偶的上半部……果不其然,里面又有一个形状相同,但尺寸较小的人偶。

「……这是什么东西?」

「唉,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啦……这叫俄罗斯娃娃,是俄罗斯的传统民俗工艺品。」

「嗯,满有趣的——等等……这里面有几个娃娃?」

——嗯,她果然很聪明,很快就发现这件事。

「……一般来说,手掌大小的话是会有六个——但现在这个不管怎么看都有一公尺高…………但愿我家老爸手下留情不要放太多个就好。」

「…………加油!和希。」

……感觉上莉亚好像确信我刚才心里不祥的预感会成真。

「——终、终于打开到这个地步……!」

当我打开超过二十个娃娃之后,就放弃再数下去……连续打开这么多层人偶,今天晚上一定会梦见这件事。最后,好不容易打开到一个手掌大小的娃娃,由重量上判断,这应该是最后一个了。

打开最后一个人偶,里面放了一张纸,上面写着——

『发现DTWWW』

「烦死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我回过神来——无数个被我打开后随意扔在地上,像不倒翁的人偶一副看似发出『噗噗噗(笑)』笑声的样子——臭老爸,到底想耍人要到什么地步啊……!?

『(哔哔)声音辩识及密码确认完成。』

「…………啥?」

突如其来的一阵电子音效和机械声响起。接下来,随着一道微小的声音,衣柜深处的墙壁滑了开来。

「……嗯,和希刚才叫的那声『烦死啦』,好像就是打开隐藏密门的钥匙耶。你的双亲非常了解你嘛……你完全被他们看穿啰。」

「他们不需要了解到这种地步……」

莉亚看似四分佩服、六分吓傻的样子,我自己也感到一阵目眩,只好按住额头冷静一下。

感觉上我心里最后一丝理智即将应声断裂,接着我探头调查密门内部。

里面有一把西洋剑。

剑身收纳在剑鞘内,目测长度约比一公尺长一点。做工精细的剑翅中央,镶了一颗淡蓝色宝石。

「这个……我看过复制品——这把剑,应该是真正的圣剑。」

「……真的假的?」

「没错——圣剑『露娜·梅里帝斯』,意思就是『正午之月』,是过去勇者曾经使用过、寄宿着魔力的剑——和希,你试着把剑拿起来看看。」

听到莉亚这么说,我半信半疑地把手伸向『圣剑(暂称)』。左手握住剑鞘,右手——握着剑柄。

霎时,我感觉剑身传来『噗通』的脉动。

我赶紧察看整把剑……但外观上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嗯,果然『选中』了。和希,你把意识集中在握住剑柄的手上。然后,想象着将手上的温度传向剑,同时把意识灌入圣剑。」

……我集中意识,想象全身温度全部集中在右手上——接着,剑似乎产生反应,剑柄的触感开始有了变化,一股热度传回我掌中。

我为此大吃一惊,拼命地控制自己不要放开手。我依照莉亚所说,想象着将自己的体温传向剑柄——下一刻。

『噗通』一声,整把剑确实震动了一下。

「什么!?——这、是……!」

好像呼应着剑的脉动一般,感觉上我的心脏、动脉、血管全都跟着猛烈地跳动起来。

「呜、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心跳恢复平静后,我才转头看向莉亚这么问道。莉亚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接着用有点开心的语气说:

「嗯,看起来进行得很顺利——你自己看看。」

莉亚手所指着的前方有一面镜子。映照在镜中的我——双瞳变成了蓝色。

由于颜色不是很明显,其它人应该不会轻易发现……不过这种『眼瞳颜色变化』,或许也是中二病的人梦寐以求的逸品。

「你的变化应该是稀有能力,就连魔族也很少有『魔眼』系的能力。」

「……你讲话真的三句不离中二病——什么魔眼?什么能力?」

「嗯,那你就先看看自己的『状态』吧……闭上眼,观察自己的心——对了,我应该说把意识集中在自己的心脏,这样比较好懂。」

……我再次依照莉亚所说,把意识集中在自已的胸部,大约心脏的部位——倾听自己的心跳声,聚精会神去感受。接着——闭上的双眼感觉到一道光。

「——好了,接下来试着睁开眼睛,你应该就可以看到了。」

听到她这么说,我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一幅RPG里的窗口,中间还写了几行文字。看了那些文字后……我为之愕然。

「你眼前有浮现文字列吧?那就是拟似视觉,在一般的光学效果下看不到,所以你不用害怕别人未经许可偷看,这一点请你放心。」

「…………」

「窗口上面会显示两个项目,最上面是『阶级』,我希望你把这一栏当成你的第二个名字,那个项目会清楚呈现你的能力倾向。接下来我要说的『能力』也拥有相同的『效果』——我等一下会再跟你说明『效果』的意思。」

「………………」

「接着第一栏下面从第一行开始共有五行文字列,那就是『能力』,也就是你身上可以发现的潜在能力。大多数能力都是你一旦拥有,就会经常性发挥效果,但也有一些会在随机发动后产生强力的效果。你只要把意识集中在每个项目上,就能看出各种能力的效果。所以说,和希你拥有什么——……和希?」

「………………」

「……你看到什么了吗?应该问你在看哪里?你有在听我讲话吗?」

——嗯,我有在听啊。而且我还期待你可以告诉我『能力』可以变更。或『可以放弃』。

◆◆

阶级(Class)

Lightning Brave

吐槽角色(Lightning Brave):在随机发动的情况下,敏捷性上升。战斗时,所有能力大幅提升。

能 力(Ability)

元· 邪气眼(Ancient True Eyes):以特殊形式看穿对手的能力。

三寸不烂之舌(Thousand words):魔法效果提升。

吐槽的嗅觉(Judge Of The Moment):动态视力增强、紧急停止使用魔法。

◆◆

——没得换啊。

这些能力的名称如果只用英文写出来就是『相当中二病』,但是转成日文之后就完全糟蹋了原本的帅气感。

「嗯,好像陷入失神状态了……我想还是直接让我看看比较快——和希?你牵着我:心里试着想着『许可』。」

莉亚这么说的意思,应该是要我让她看『这个』吧。

虽然有一瞬间我想要拒绝……不过,又觉得无所谓了。

我握住她伸出来的左手,乖乖地想着『许可』。

「谢谢,我来看看吧。」

语毕,莉亚似乎开始阅读起我的窗口。看样子拟似视觉是可以共享,或是让渡给另一个人……不管原理为何,总之其它人确实可以看到我的窗口。

——来吧,嘲笑我吧……!

「……你真的是勇者耶。」

「……………啥?」

她不但没有取笑我,反而表现出佩服的反应,甚至可以说是『赞叹』。

「Lightning Brave——称号是『闪电勇者』啊。效果是随机发动时增加敏捷性,而且战斗时还附带全体能力大幅提升……真是不辱『勇者』之名的能力。」

「请问……这个能力真的有那么好吗……?」

……莉亚完全不管日文写着『吐槽角色』。

「对啊,随机发动的能力效果原本就很高,而且效果上还附带『大幅提升』,这是很难得一见的情况。光是阶级的附加能力就已经十分优秀,各个能力项目也都是些高性能的效果。」

「啊……呃、呃……?」

「除了让魔法效果提升的『成千语言』(Thousand words),还有提高动态视力,加以活用后能够紧急停止魔法发动的『剎那判断』(Judge Of The Moment)——最厉害的是『古代真实之眼』(Ancient True Eyes),在稀有的『魔眼』系列能力中,还没看过这项记录。不知道这是哪种特殊形式,具备什么样的——……和希?你从刚才就很奇怪耶。」

「——呃?没事……什么?」

……为什么她没有吐槽?

该不会是因为同情我,还是想无视新手的吐槽……不过她从头到尾都无视日文的态度,再怎么看都和她平常给人的印象太不吻合,就好像她根本看不到日文部分的文字——

——嗯?『看不见』?

「……问你一下,莉亚。你刚刚说的『魔眼』系列,大概都有些什么样的效果?」

「嗯?基本上分成两个系统,一个是以视线做为媒介的攻击系,另一个是强化拟似视觉。和希你看似属于后者,所以我想应该是可以看到追加信息之类的效果。」

——难道说……那些煞风景的日文,『只有我自己看得到』……?

「那,再问一件事。莉亚你一定也有『状态』吧?」

「嗯,当然……呣,反正你都有魔眼了,要不要用用看?不管是哪一种形式的魔眼都具备『看穿能力』,所以应该拥有看到他人状态的效果。」

莉亚毫不犹豫地这么说道,或许说她的样子看来还带有几分自豪。

——如果我可以从她的窗口看到『奇怪的文章叙述』的话就可以百分之百确信……?

我一边这么想着……同时运用开启自己『状态』时的相同技巧,锁定心脏——总之就是集中意识,想象着观看心里的景象——

「…………看、见了。」

「嗯哼,果然看得到——念出来给我听听。」

「…………阶级是『Nightmare Princess』,能力有『Negative Words』、『Penetration』、『Elder Wise Man』……是吧?」

「完全正确,正如你所看到,我的状态全部都偏向魔法。虽然和能力均衡的和希比较起来,不适合应对各种情况,但如果和同是魔法师的人比较起来,我有自信不会轻易输给任何人。」

莉亚得意洋洋地说着……但是,虽然觉得对她很失礼,她说的话我一句都没听进去。

我拼命地忍住不露出『僵硬的笑容』,同时再次确认她的状态表。

◆◆

阶级(Class)

爱做梦的公主(Nightmare Princess):可使用精神系魔法。精神威吓(中)。

能 力(Ability)

不直率的爱【冷】(Negative Words):强化冰·暗魔法,同时弱化敌方魔法效果。

纯情专一(Penetration):使用魔法时,可贯穿敌方对魔法的完全防御及弱化效果。

爱情八卦专家(Elder Wise Man):可辨识、分析敌方魔法,提升我方魔法效果。

◆◆

莉亚的各项能力具有平常的稳重印象,同时又充满少女情怀。而且,从她早上起床时的反应来看——这个该不会是我不该看的东西吧?

「……话、话说回来,决定每个人所拥有能力的依据又是什么?」

「嗯……我们那个世界的人也不知道。据说吸收到体内的魔力,会依照个人嗜好及行为模式,展现出能力的方向性。」

总之……意思就是,立即显现出当下的自己。

每个人的能力都是以隐藏的性格、嗜好为基础而形成,我的能力就是可以看穿每个人的根本性格。

日文加上英文组合起来的解释,确实就像是『中二病(大约=邪气眼)』。

再加上可以看穿每种能力的『*根源』,所以就叫做『元·邪气眼』。(编注:日文汉字「元」有「根源」的意思。)

——真是难以理解……!

……暂且不管命名的问题,我利用这个麻烦的能力看到莉亚拥有的各种能力。如果她刚才提到的假设成立,那么日文的部分很有可能就是她原本的性格。

——我所看到的日文,还是不要跟她说比较好吧……?

虽然我很想看见,告诉她『我看得到你的本性』后她会有什么反应……不过,万一弄不好,可能会让她的自尊心支离破碎,所以还是隐瞒下来吧……免得又惹上什么麻烦。

我一边思考着这些事情,一边将那些充满少女情怀的状态表,与眼前这名若有所思的少女摆在一起分析。

——竟然连一点不协调的感觉否没有!?

莉亚的表现总是很稳重,而且眼神中带着坚定的意志,从旁人的眼光来看,她绝对是一个『冷静的现实主义者』。然而……她的身材在女性之中也算娇小,除了眼尾微微上扬这一点之外,清秀的脸庞完全可以用童颜来形容。

『爱做梦又纯情专一的公主』,这句话用在她身上,竟出乎意料地吻合。

「嗯?怎么了?」

莉亚微微地侧着头问道。

……刚才意识到她拥有少女情怀之后,现在看她的每一个小动作都觉得好可爱。

「没、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先别管这些了……我已经学会察看状态表的能力,接下来快点教我魔法——」

就在我蒙混心里想法的同时,也将话题引导到本日最主要的目的。

「——也对,我已经答应过你了。」

然而,莉亚并没有马上回答,看起来好像确实在想些什么的样子。

接着,她似乎整理好头绪,双眼直视着我说道:

「不过,我拒绝。」

「你耍我吗?」

我不加思索地吐槽……不过,莉亚依旧保持着严肃的表情。

「先不管我之前怎么说,但我现在并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在想,应该稍微重新思考要怎么教你。」

「啊……你的意思是说,我比想象中还没有才能吗?」

「不是,事实刚好相反……你的素质十分优异,所以要是我教得不好,反而有危险。」

「这……什么意思?」

「——因为和希你拥有魔法效果提升的能力,虽然只有战斗时所有的能力值才会大幅提升……即使如此,一个喷出小火苗的初级魔法,也有可能造成严重的烧伤。」

「……原来……如此?」

虽然我表面上认同她的说法……不过老实说,我心里是想:『小心使用不就没事了吗?』

就在此时,家里的电话响起。

我离开房间,走到客厅接电话,莉亚也跟在我身后。

拿起话筒后,我还来不及说话,对面就传来熟悉的大叔讲话声——

『龙肉真的很美味吧?』

「我哪知道!!你是说你吃过了!?」

『顺利打倒它,取得必要的部位之后,剩下的部位也烤得恰到好处。』

「你这样不就是真人版的魔物猎人吗!?」

『也是啦,先不说这些了。我想你差不多也该学会察看状态了,怎么样啊?』

「……大致上是学会了。我问你,那把剑是什么?」

『哦哦,那是你爷爷用过的东西,好像和魔王家代代相传的国宝之杖是同一个人做的。』

听到老爸说的话,我望向莉亚,只见她不停点头表示同意。

『据说那把剑是使用龙骨之类的珍贵素材打造成的,相当贵重。』

「你那边的世界完全沿用魔物猎人的设定吗!?」

吐槽完之后,我又转头看着莉亚,这次她摇着头表示『不对不对』。

『我是想叫你看一下剑鞘的部位——』

老爸一如往常只顾着说话……我也放弃吐槽,正打算老老实实地准备去拿剑,没想到莉亚不知何时已经把剑拿出来,并且递给了我。

我用眼神向她致谢后,接过剑看了看剑鞘——发现剑翅附近有一排文字。

——质量保证期限 制造后30年——

『正如你所见,已经超过食用期限了』。

「你白痴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圣剑会有期限!!」

——而且我说老爸,你好歹也说『超过使用期限』而不是『食用期限』呀。

『也就是说,那把圣剑几乎没有残留多少力量……不过因为很坚固,而且附带神奇的功能,可以很方便地带着到处走。详细的情况,你身边那位公主应该都知道。』

听到老爸这么说,我望向莉亚,她又用力点点头。

「——她好像知道,感谢你告诉我这些……对了,老爸,你书房里的那个机关……」

『嗯?哦哦,那个很有趣吧?要瞒着你妈打造那道密门,我可是费尽千辛万苦。』

……有闲功夫做这种事,倒不如用在正经事上啊。

『顺带一提,用我的声音讲「今晚的宵夜」,会有另一扇门打开。里面放着……嘿嘿嘿♪』

「……那才是偷偷打造密门的理由吧?不过,你说这些没关系吗?要是妈在附近的话——」

「哈哈哈,不用担心。她正在远方炖龙肉——」

『唉呀唉呀唉呀……「今晚的宵夜」是什么东西呢?』

『啊!』「啊!」

母亲的声音一如往常,听起来悠闲又轻松……不过,不知为何透过话筒我还是感受到一股寒意?

『……啊,我的孩子呀。』

「……什么事,我的父亲呀。」

『你老爸我呢,好像犯了一个比踩到龙尾巴还要严重的错误,说不定回不去了。』

「…………是吗?有没有什么遗言?」

『……老爸我呀,对你妈永远忠心不二,我可以对天发誓…………然而——』

老爸话讲到一半便停止了。接着,我听见话筒里传来数次,似乎是老爸下定决心的深呼吸声——

『——「游戏周边」是我的小老婆……!永别了!!』

『亲~爱~的————你—好大的胆子呢~~~~~♪』

在这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说话声之后,话筒又传来数回连续爆炸的声响,接着电话就切断了。

是我多心了吗……刚才的爆炸声,听起来远比昨天龙喷火时的巨大声响还惊人。

「……总之,我已经完全理解,拥有太过强大的力量,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了。」

「你了解就好。」

我和莉亚达成共识……但是日后,我们两个再也没有提起令天发生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我决定喝杯茶来压压惊。而帮我泡茶的人,是莉亚。

「嘿……你看起来满会泡的嘛……」

「你的反应好像觉得很意外,听起来又很勉强。」

虽然莉亚这么说,但她的外表看起来确实就是一位『大小姐』,而实际上她也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冲泡红茶的优雅动作,相当符合她的身分。

——『阶级名称:爱做梦的公主』这个称谓,也的确非常适合她。

我心里暗忖,同时趁着双眼的能力『元·邪气眼』效果还没退去,我又偷偷观察起莉亚的状态。

『爱做梦的公主』(Nightmare Princess),日文部分似乎没有译为恶梦公主,而是『梦魔公主』,之后又引申为『爱做梦』的意思。

「我只是想说,你贵为公主身分,平常应该都是别人泡茶给你喝。」

「…………这个嘛,因为我觉得有趣,所以有请别人教我,算是我的兴趣之一吧。」

莉亚轻描淡写地说道。但是——即便莉亚的反应没什么异常,我刚才无意间打开的『状态』,却产生了变化。

『不直率的爱【冷】』(Negative Words)和,纯情专一(Penetration)。这两个项目,竟然开始闪烁起来。

「………咦?」

「嗯?怎么了吗?」

——她本人好像没发现……也就是说,这个现象也是『元·邪气眼』的能力所致吗……?

「不、不,没事没事……话说回来,红茶这东西真的会因为冲泡方法不同,而有不同的味道耶。」

为了掩饰心里的想法,我又改变话题(应该说拉回原本的话题),但我说的不是客套话。

虽然是用家里买的便宜茶叶,但是莉亚泡出来的红茶,味道和香气却完全不同。

听到我的称赞,莉亚脸上微微浮现出似乎很满足的笑容

「嗯哼,这样的话——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帮你泡。」

这时她脸上露出藏不住的开心表情,如果她这句话的意思『每天帮你做味噌汤~』一样的话,那我就——

「你要跟我签订个人专属契约吗?听起来不错耶。那我就把这辈子的一半资产分给你做契约金吧。」

「好像不错呢。那作为回礼,我也把这辈子的一半资产分给你。」

莉亚露出不服输却又愉快的微笑。

她这种搞不清楚状况就要和我对抗的言行,其实也让我非常乐在其中。

……不过,这一次的对话并没有就此结束。

除了那两个项目之外,这时候『爱做梦的公主』也开始闪烁。

「…………」

「……说真的,你到底怎么了?」

关于莉亚的提问,我暂且不做响应,只是一直想着心里的疑问。

同时,关于『为什么能力会闪烁』这件事,我已经推论出一个假设。

——大概是那个性格的能力发动时,就会开始闪烁吧。

这样的话……刚才我们在说『这辈子的资产』时,有一小部分是她的真心话,或者是掺杂了她的心愿。

——为什么……我会这么想呢……?

就好像对某个人表达心里的思慕一般,没有不懂人情世故或不合常理的感觉。

……心里毫无头绪,所以我不明白……不管是对这个能力以及对她的了解,我都认识不深,在这样的情况下,再继续思考下去也得不出答案。

「……这个嘛,我在想一些事情,像是今后该怎么做之类的。」

总之,我决定先把心里的想法保留起来,现在还是先蒙混过去。

「嗯,今后该怎么做?」

「对啊。莉亚,你说暂时要住在这里吧?那我至少要带你认识一下附近的环境,也要买齐必要的生活用品……而且,有些事情我们男生一定没办法照顾到——这样说你明白吗?」

「……嗯哼。不过,我打算如果有什么不知道的事情,就上网google一下。」

「……『为什么你到异世界才第二天,就知道这种网络用语呢?』这个疑问我就先搁下。不过,我想当你必须出门时,或者真的遇到紧急状况时,有一个可以帮忙的女生比较好。你不这么认为吗?」

「…………你这样说也对啦。」

「——所以啦,我想介绍几个熟人给你认识。之后带你到处走走,顺便买些必要的东西。」

来到玄关后,我侧眼看着莉亚用魔法取出鞋子,同时自己穿好鞋子走出玄关时——

「啊,和希,早安。」

正好遇到一名到家里找我的人物。

那是一名将黑色长发随手盘在头上,看起来个性强悍,有着大姐头气息的少女。

「是你啊,早安,『红音』——你来得正好。」

「嗯?你找我有什么事?」

她的名字叫『三峰红音』,是隔壁人家的独生女,我从小就受到他们家照顾,她也是我的青梅竹马。

红音不讲话的时候,确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少女』,不过由于她的性格、行为举止使然,因而相当受到女性欢迎,可以说是一名具有『男子气慨』的少女。

『青梅竹马的异性』很容易让人产生暧昧的误会,但还好因为她是这种个性,所以我们之间没有传出什么绋闻,一直保持着朋友关系。

就在我要跟她说:『对了,有件事情想拜托你——』之前——背后传来说话的声响。

「嗯?和希,有客人吗?」

「…………呃?」

看到从玄关走出来的莉亚,红音露出惊讶的模样。

随后她脸上变得面无表情,往后一转身——

「各位街坊邻居~~!仓桥家的和希呢!趁双亲不在时带女人回家啦啊啊啊啊啊!!」

「你白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竟然一出手就想破坏我的社会形象吗啊啊!?」

从这段对话当中,各位应该可以理解我和红音平常的相处模式吧。

这个女人,从来就不知道手下留情或是放别人一马……一个不小心还可能被她给杀了。

「……嗯哼,你们看起来感情很好耶……和希,你刚才说要介绍给我认识的朋友,就是她吗?」

莉亚似乎从刚才的对话中,察觉我与红音的关系,她望着红音提出质问。

「嗯?介绍?嗯……虽然我确实很喜欢可爱的女孩子,不过我的性向还算正常。希望你不要期待我们之间会有那方面的进展,不然我会很困扰的。」

「不用担心,我也属正常性向。我的名字叫『莉亚娜·伊尔姆·路亚利亚』,暂时要在和希家打扰,叫我『莉亚』就可以了。」

「啊,原来如此。我叫『三峰红音』,是和希的青梅竹马。请多指教,莉亚。」

「你好,我才要请你多关照呢。」

……感觉上,不用等我开口,这两个人就已经自我介绍了。

「——总而言之,她是我老爸工作上认识的人,这阵子会住在我家。顺带一提,我们的年纪相同。」

「哦,同龄吗?我还以为她是国中生呢。」

……这么说也没错,莉亚确实身材娇小又长得稚气未脱,看起来真的像个国中生。

「唉呀,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所以你刚才以为我带了一个国中生回家住吗?」

「没错没♪这种事情不只是伤风败俗,而且法律上也不允许哦。」

仔细想想,到了高中生这个年龄,只要两个人互相同意,就算是『那种关系』也不会造成多大的问题。

「哼,真是可惜呀,红音!莉亚和我们同年,所以就算我们之间有什么也不是问题!」

「……为什么和希你要在这件事情上炫耀自己的胜利呢?」

「啊……因为平常都被你欺负,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反击,让我高兴一下不行吗?」

「看起来年纪很小却是同年龄,简单来说就是『合法萝莉』嘛!这样哪有什么问题!!」

「「………………」」

——奇怪?为什么她们两个人突然尴尬得一言不发……?

正当我感到疑惑之时,听到附近许多邻居一起打开窗户的声音。于是——

「「「「「…………………」」」」」

我感到自己被阵阵责难的视线盯着看,接着他们又好像讨论过似地,『唰!』的一声,很有默契地一同关上窗户。

「……为什么这样?」

「和希啊……你大概是被网络或游戏给影响,所以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