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各自的决心(Storm Of Darkness)

第一卷 第五章 各自的决心(Storm Of Darkness)

「早——安。」「早安。」

「——啊,早安,和希、莉亚……咦?伊丝卡呢?」

我和莉亚进入教室,打招呼的同时,先到学校的红音这么问道。

「啊……他说身体不舒服,今天想请假。」

「嗯,早上看到他的时候——确实脸色不太好……不过就算这样,他还是帮我做了便当,让我非常佩服。」

「嗯,昨天看他还好好的呀……啊,说不定是『那个来了』?」

红音这句话,让许多人像是被敲到头一般发出『咚』的一声。瞬间产生妄想并硬起来的男同学们纷纷发出『五十!』 『五十!!』 『……五十!』这样的声音。

「他没有!!虽然我也觉得『他就算有也不奇怪』——但他就是没有!!」

「啊。伊丝卡,还没吃过红豆饭吗?」

「五十!」 「五十!!」 「我就一口气来个一百下吧!!」

「那家伙不是『还没来』,他根本就是个『男生』!男、生、啦!!——你们这群变态,跟他不可能会有结果的!听到这种话也硬得起来,你们的点也太高了吧,喂!?」

一大早就让我拼命全力吐槽,身为罪魁祸首的红音,还用开朗的声音对我说:

「那为什么你们两个人也这么没精神?只是因为担心他吗?」

——我们的表情那么明显吗……?

……难不成这些没希望的家伙,也是因为注意到这件事,所以才故意做出这么变态的举止……?想到这点,我回想起他们平常的表现——嗯,一半一半吧?因为他们平常就很变态。

「…………好啦,我们也有自己要想的事情——很抱歉让各位担心了。」

「不会不会。我们反而要感谢你,提供一个『去给美少女探病』的机会。」

「我就跟你们说,他是男生……」

这间学园还是一如往常的热闹……但我和莉亚心里却担心另一件事。

——当然是和伊丝卡有关的事情。

如同莉亚刚才所说,伊丝卡确实脸色不好,而且没有精神也是事实。

不过,原因是……该怎么说呢?他看起来好像是因为有什么烦恼,精神上似乎感到非常疲累。

一直到昨天为止,他的表现都很正常。这么说来……可能是半夜里,在我和莉亚不知情的情况下,有人和伊丝卡取得联络——这是我和莉亚讨论得出的结论。

如果我们猜得没错,这就是让伊丝卡这么烦恼的原因……而且伊丝卡也不跟我们说发生什么事,让我强烈地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要是真的没事就好』,我和莉亚心里都这么希望——回家之后,室内空无一人,客厅里留下一封信,完全粉碎了我和莉亚的希望——

『晚上九点,我在学园前方的公园等你们。请事先做好战斗准备。』

——这天夜里,依照信中的指示,我和莉亚来到一片漆黑的公园。

我带着之前找到的『圣剑露娜·梅里帝斯』。

莉亚……穿着平常的衣服,但当她确认公园里没有其他人之后,就用之前的魔法拿出一根细长的棒子——不对,应该说是一把魔杖。

黑色魔杖上面镶了一颗白色宝石,长度跟莉亚的身高相近。虽然没有奢华的装饰,但每个重点部位都有精致的雕刻,散发出沉静的威严感。

「——这个是?」

「魔王家祖传的『圣魔杖亚鲁布姆·诺库斯』——话虽如此,但上面的宝石被换成劣质品,所以无法发挥原本的能力……说来也奇怪,跟你那把圣剑的状态很相似。」

莉亚这么说道,同时望向我的胸口。

垂挂在胸口的是一组看似银制的坠饰——其实这就是『圣剑』。

这把剑虽然失去特殊攻击能力,但还是有一些能力残存着。

其中一项,就是可以变小带着走——就算不是『圣剑』,这样的能力也是很普通啊……

「这个用来护身很方便啊,可以依照我的意思消除杀伤力。」

「……和希啊,你竟然把传说中的圣剑当作『方便』的工具,脑袋是不是有问题……?不过,这把剑确实适合在这种情况使用。」

原本这把剑似乎可以聚集魔力,强化斩击力量。但现在这个能力已经失去,我反而可以利用这一点,将这把剑当成一把『非杀之剑』。

与其拥有一把真正的圣剑,这把剑现在的状况,或许更适合给我用,

「——话说,这把魔杖有什么能力?」

「跟我平常在用的白色魔宝珠性质相同,魔力会聚集在宝珠上——但是,和普通的魔宝珠比较起来,魔力聚集量相差悬殊。再加上一点贯穿防御的效果,大概就是这样。」

为了在这个世界使用魔法,必须想办法聚集不足的魔力。而这些名为『魔宝珠』的小颗宝石就是辅助道具,共有白色、水蓝色、红色三种。

水蓝色的功能是吸收、增幅魔力,可以发动设定好的魔法;红色可以与体内的魔力产生共鸣,只要消耗少量魔力就能发动特定的魔法;而白色宝珠可以发动魔力,通称为『魔力珠』。在小规模战斗中施展的小型魔法,用这些珠子就足以应付了。

不过——就算莉亚拿出的『圣魔杖』各项能力都被削弱、是不安定的武器,但这也明确地代表着……她正处于『战斗状态』。

「——好啦,你觉得伊丝卡为什么要叫我们过来?是不是要练习团体战,或是模拟实战?」

「这个嘛…………要是这样就好了。」

我努力地往好的方面去想,莉亚也表示赞同……但是我们都确信,事态一定不像我们所想的这么轻松。

之后,我与莉亚不再说话。在夜里毫无人迹的公园中,我们朝中央处前进。接着——

我们看到伊丝卡就站在广场正中央。

冬天晴朗的夜空中,挂着一颗明亮的苍白月亮。

伊丝卡独自一人在月光的照射下站在原地,呈现出一股充满幻想色彩的美丽以及虚无感,同时……还散发出一阵宛如死神般的恐怖气息。

「——你怎么了?伊丝卡。干嘛在这种时间把我们叫到这里来?要是被巡逻警察看到,会被抓去辅导哦。」

我刻意忽视空气中不安定的气氛,拼命装作开朗的模样,用平时的语气开口说话。然而……

「…………对、不起。」

伊丝卡口中说出一句谢罪的话语。

「……我现在必须,把莉亚——我必须打倒魔王公主莉亚娜。打倒她……把她带回我的国家,这就是我接受的任务。」

他说话的口吻,就和第一次见面当时一样。但是……和喜欢上这个世界的伊丝卡比较起来,他现在的表现简直判若两人。

「为、为什么!?你到现在还把莉亚当作敌人吗!?」

「……这是两回事,虽然我对全体魔族还抱着敌对意识,但是我并不讨厌莉亚……不对,我已经把她当作朋友了。」

「既然如此——」

「和希,不要再说了。」

莉亚本人出声打断我的话。

「……和希应该也知道吧?要是伊丝卡没有下定决心的话,应该不会这么做。而且……他的目标只是针对我,却把和希也叫出来,这背后的意思你应该知道吧?」

「——!」

……我知道,倘若只是要打倒莉亚,还有很多其他更确实的手段。但伊丝卡却把我也叫出来,而且像是要一决死战似地向我们下战帖……他这些行为,正是心里有所觉悟的表现。

……我心里不禁想到,难道说他故意挑起一场对自己不利的战斗,其实是希望我们能够阻止他——但这个想法,只是我自己希望的发展。

「怎么没看到费鲁?」

「我把费鲁交给红音照顾了……这场战斗是我个人的事,跟那孩子没关系。所以要是我输了,可以请你们照顾那孩子吗?」

「——我答应你。虽然最后还是要看费鲁自己的意愿,但我不会亏待它的。」

「……感谢您,这么一来我就能够心无旁骛地战斗——两位准备好了吗?」

伊丝卡放下心中一块大石……此时他眼中散放出带着悲伤的坚强决心。

「——有两件事情,我想先问你。第一件……要是我们赢了的话,你就会放弃了吗?」

「……是的。我会任您们处置,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接受。这一点我可以向两位保证。」

伊丝卡这么说道,同时拿出武器——一把银白色长剑。

那是……之前训练时我曾看过一次,这把名剑是伊丝卡家的传家之宝。

——魔剑『涅丘』,取出这把剑,证明伊丝卡是认真面对这场战斗的。

这把剑虽长,但剑身纤细,很适合擅长高速连击的伊丝卡使用——不对,应该说他打从开始,就针对这把剑学习合适的战斗技巧。

伊丝卡再度展现出他的决心,我重新提高警觉,继续说道:

「然后是——第二件事……在这个世界的这段日子,你快乐吗?」

「……是的,很快乐。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再持续这样的生活一阵子。」

——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继续住下来。

我也下定了决心,取出武器——将圣剑恢复成原本的形态。

圣剑原本的形态,就是——一把仿佛吸取了月光似地,散发苍白光芒的长剑。

此时莉亚也举起魔杖摆出架势,那把魔杖——开始聚集起白色的光芒。

莉亚做好战斗准备后,小声地对我说:

「和希,你现在跟伊丝卡的实力差距有多大?」

「以『能力』的性能来说,我占上风。因此,身体能力方面也是我比较有利……不过,如果要比战斗技巧或是战术,对方还是遥遥领先——如果是一对一的话,我不可能有胜算。最多也只能打出一场『看起来很精彩的战斗』。」

因为我可以应付单次的攻击,所以不会轻易败阵。不过……要是战斗时间拖长,我最后还是会被逼入绝境……在战斗经验有压倒性差距的现况,我的体能优势根本毫无意义。

「要是我的话——如果不管伊丝卡会不会受伤,可能还有胜算。若是想要压制他,我需要几秒钟来做发动术法的准备……这样一来,伊丝卡一定躲得过。」

不顾一切发动攻击魔法的话可以打赢,但是若想避免让伊丝卡受伤的话就赢不了,这是莉亚的判断……这样的话——

「……好像行得通。」

「好啦,上吧,和希。」

面对的是个不能掉以轻心的对手、单打独斗难以取胜的对手……但是我心里有明确的胜算,于是我下定决心握起『圣剑』。

「看来,应该准备好了——上吧。」

战斗开始。

随着伊丝卡的一声叫喊,三人一同展开行动——紧接着,是剎那问的攻防。

「哈!」「呜!」「啊!?——呜!」

三人连续喊叫着,接着我听见一声金属碰撞的声响,还有玻璃碎裂的尖锐声响。

瞬间就缩短距离的伊丝卡,随着一阵锐利的呼气,朝莉亚挥下一剑。

我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下那一剑,然后瞬间跳向后方的莉亚,即使脸上露出对于伊丝卡的速度感到惊讶的表情,也很快地就恢复冷静施放魔法。

伊丝卡以向后弹跳的姿势,躲开企图封住行动的冰魔法。后退的同时,他横向挥出一剑。原本打算追击上去的我,急忙回避。

这一瞬间的攻防,要是一个不小心,任何人落败都不足为奇,

「……果然,这种程度的攻击你还挡得住啊,和希。」

「我好歹也是个勇者吧?保护公主是勇者深感荣幸的工作,我怎么可能轻易投降呢。」

我藏住心中的冷汗,逞强地说道,伊丝卡则是苦笑地回应:

「莉亚娜公主……没想到你能够用那种速度放出高难度的束缚魔法。」

「难得有『勇者在守护我』,这种让公主求之不得的情况……但是很不巧的是,乖乖让别人保护,也不是我的个性。」

听到莉亚这么说,伊丝卡又露出悲伤的苦笑说道:

「……您们两位真的很有趣。不过……最后还是我会赢——上吧。」

话一说完,伊丝卡再次瞬间拉近距离。这次的攻击对象是——我……!

一阵银风——魔剑带着必杀的威力发动突刺。

我勉强躲过攻击,同时挥动圣剑放出闪光,瞄准改变方向朝莉亚跑去的伊丝卡,但还是被他闪过。

莉亚对准跳向后方的伊丝卡放出冰箭,但是被他用剑轻松击落。

「……果然,还是得先解决和希。」

伊丝卡改变了战术。

原本他采取对付复数敌人的自然体架势,现在则改成了一对一的中段攻击。

「呼……!」「呃!?」

瞬间,伊丝卡的身影闪动一下——下一刻我眼前就出现一把刀刃。

我转动身体来回避,看见数根被斩断的浏海飞散在空中——接着,伊丝卡又连续追击。

挥下的剑刀往上反弹——我后退闪躲。

伊丝卡马上又转动剑刃,这次是横向攻击——我出剑阻挡,并刺出剑来反击。

他出剑防御,同时对着我的方向旋转剑刃,弹开我的剑——我收剑闪避。

伊丝卡保持原本的姿势,回身由下而上一记横砍——我向后退拉开距离。

伊丝卡停止追击并且向后退——以他方才瞬间停留的位置为中心,都因莉亚施放的魔法而结冰。

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的连击。我刚才那一下反击已尽了最大的努力,而且那个时候我的处境非常危险……话虽如此。

——果然,行得通……!

正如我的预测,只要莉亚准备好发动魔法,就能够截断伊丝卡的连击。

只要莉亚的魔法打中就会赢。那我该做的事情,就是守护莉亚还有牵制伊丝卡的动作。

「——两位果然不会轻易让我取胜。不过……我也不想花太多时间——我要上了。」

话一说完,伊丝卡再度展开行动。

本以为躲过的剑刃,再度改变轨道袭来。

挡开的剑,又利用弹开的力道,从反方向追击。

防御的时候没有感受到实际的手感,对方又从另一个方向斩击而来。

如同戏剧动作的连击,我发动『能力』提升动态视力和反射神经——即使如此,也只能勉强躲过,在战场上硬撑。

伊丝卡的身手快到我若是稍微看漏了他的准备动作,马上就会跟不上他的速度。他的攻击全都正确地瞄准我的破绽,只要一大意就会导致败北——但是,他刚才说的那番话,听起来似乎有点焦急了。于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对伊丝卡而书应该是场灾难。

「——什么!?」

突然间,伊丝卡脚滑了一下。他的脚底下——踏着发出冷冽光芒的冰面。

「得手了!」

我没有放过这个空档,一回气拉进距离,和他短兵相接。

「呜!这是——刚才的魔法!!」

莉亚刚才发出好几次冰魔法,其实并不是为了直接打中他,而是设下陷阱,埋下让伊丝卡中计的伏笔。

下一刻,伊丝卡的膝盖以下都被冰气覆盖住。

「糟——!!」

「——我们赢了。和希,你离开一点……!」

莉亚使用冰之枷锁捉住伊丝卡后,对我这么说道,便开始准备最后一击。

装置在魔杖上的宝珠涌出魔力,化成光粒子满溢而出。

莉亚优雅地舞动魔杖,引导光线,在空中描绘出一个复杂精致的魔法阵。

于是,当魔法阵完成时——

「——我不会让你受伤,但是你的战斗力会被夺去不少——」

随着莉亚画出的魔法阵发出光芒的同时,魔法开始启动,伊丝卡的脚边也发出白光,接着冰块将他全身包覆住-—

「……不好意思——我就是在等你这一招。」

「「什么……!?」

包围在光芒中的伊丝卡这么说道,同时光芒开始减弱——不对,光芒集中在一点,被面向我们的伊丝卡手中的『东西』吸收过去。

同时,莉亚脚边出现一个跟刚才一样的魔法阵——

「反射!?糟——」

魔法阵发出的光芒,让莉亚的话都说不完整。

「莉亚!?喂,莉亚!!」

笼罩着莉亚的光芒,变成一个直径大约两公尺的球状牢笼,并且发出更强烈的光。

「……别担心,和希。她看起来没有受伤。」

我随着说话声音望去,只见伊丝卡手上拿着一个东西,对着我们这边……那是一面手掌大小的镜子。

「一开始,我就知道要活捉你们两人是一件困难的任务……两位刚才配合起来的攻势,也完全超出我的想象。」

「你早就计划好了吗……?打从最初,你就在等莉亚放出决定胜负的魔法——!?」

「——因为这是最确实的方法。两位要是全力攻击我,我想我大概赢不了……但是,由性格来看,我知道你们不会那么做。在最初的攻防中我已经确认过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大致确定会演变成这个结果。」

伊丝卡说明了他的计划,完全没有一丝自豪的感觉,甚至看起来有些悲伤。

此时,包围莉亚的光线牢笼发出强烈的闪光,接着便突然消失。

「!莉亚!!」

随着魔法结束,莉亚被放出牢笼。她看起来好像失去了意识,在她倒下之前我跑到她身边,好不容易撑住了她。但是,她的情况……

「啊……!!」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的魔法啊。真是有趣呢。」

从魔法中解放的莉亚,身上毫发未伤。虽然没有意识,但呼吸正常,可以说是睡着了。

问题是——原本就不高的她,身形竟然缩小,本来的童颜变得更加稚嫩……

……看来起就像是未满十岁的小孩子。

「……那么,和希,可以请您把莉亚娜公主交给我吗?」

伊丝卡确认了莉亚的情况后,冷酷地这样对我说。

……确实在这样的状态下,莉亚已经无法再战斗,而我也不认为自己可以一对一打赢伊丝卡。他的目的只是活捉莉亚,但我必须为了保护莉亚而战……战胜的机率几乎是零。就算想逃,但抱着这孩子,肯定无法逃走。

——我已经完全走投无路了……不过……!!

我看着怀里变小了的莉亚。

……要是这时候放弃的话,这孩子一定会被带到遥远的地方去。

要是莉亚被带到敌对的国家中,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心里只想得到不好的下场。

……岂能就这样放弃!!

就算知道自己必败无疑,我还是不愿在此投降……我在心里做好觉悟,打算跟伊丝卡战个玉石俱焚——

「我是警察!你们在那里做什么!?」

公园入口处的道路,传来一名男性的叫唤声,以及一道手电筒的光束。

「!?呜——」

瞬间,伊丝卡持剑面对声音的方向。然而,远方又传来警车的鸣笛声,渐渐地朝这里接近。

伊丝卡似乎听到这个声音,望了望还处于备战状态的我,接着说道——

「……今天我就先离开。不过……接下来,请您做好心理准备。」

伊丝卡留下这句话之后立刻离去,他脸上的表情……除了『懊悔』之外,看起来好像多了几分安心的神色——

之后,我抱着莉亚藏在树丛中躲避警察,同时警戒着周遭离开了公园。

……现在的我,完全无计可施。在这样的状态下,即使与伊丝卡再战一场,不要说打赢他,恐怕连逃走也办不到。

——如今可以求救的人……只有老爸他们了。

虽然我很想尽快和老爸取得联系,但是……一般人要是听到我和老爸的对话,肯定会引起麻烦,而且带着变成这副模样的莉亚,也相当麻烦。

仔细想想,伊丝卡应该不太可能一声不响地偷袭我们。

其实只要他愿意,大可轻而易举地制服这些警察。但是,他却因此离开……我想一定是因为他也不想引起骚动,而且他确信日后再战一场,自己必定还是处于优势。

——还有……为了避免给生活在这世界的我添麻烦,所以他心里还留有一丝犹豫吧。

在这节骨眼上,伊丝卡竟然还为我着想,我不禁为此露出苦笑。『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我心里这么想着,踏上回家的路途。

到家之后,我打了通电话给老爸,祈祷他会接电话——

『是你哦?明知道我现在人在异世界,你却从来没怀疑过为什么手机打得通吗?你好歹也用常识来思考一下吧。』

「你现在才说我没常识吗!?算了,现在不是跟你斗嘴的时候——不过你这家伙跟人家说什么常识啊!?」

『唉呀呀,你就算陷入危机,还是不忘要吐槽啊。真不愧是我的笨儿子。』

……老爸嘻皮笑脸地这么说道,让我很想大喊『把紧张感还给我』——不过,我才说了一句话,他就猜到我的处境。既然有这么敏锐的观察力,我真希望他可以不要用『唉呀呀』这种喜剧式的口气来说话。

『好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被伊丝卡袭击……他好像收到一道命令,是要把莉亚带回去——刚刚我们才进行了一场决斗。」

『……你再说详细一点。不过你们——莉亚娜公主没事吧?』

老爸似乎也觉得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说话声音也变得认真起来……实际上,现在能够讨论这件事情的人也只有老爸他们了。

『——又是这么麻烦的状况呀……』

老爸苦恼地这么说道,但是我从他的口气中感受到一丝安心。

「现在不只是麻烦而已……老实说,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我一个人绝对打不过伊丝卡,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看伊丝卡已经做好觉悟的模样,我不认为他会就这么放过莉亚……所以,下一次我必须一个人战斗。不想办法的话,照我现在的实力一定赢不了——

『…………嗯哼?就这个状况来看——有件事我想先确认。你们应该不会突然遭到袭击吧?』

老爸的反应一开始让我摸不着头绪,但很快地他便认真地这么问道。

「我想应该是不会。不过,接下来要是我只顾着逃避的话,他一定会采取行动。」

——我想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

当伊丝卡选择,决斗。这个手段时,我就已经察觉,他并不想牵连无辜。要不是这样的话,当时有人来妨碍的时候,他早就可以不顾后果收拾掉他们了。

突然间,我转过头看着变成幼小模样的莉亚,她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没有一点紧张感。

『好的。那么,关于你现在的状况,首先我没听说过有什么魔法会把人变成幼儿,恐怕那是公主自己开发的魔法。』

「……呜哇。也就是说,解除的方法……!」

『不知道,因为是公主独立开发的法术,应该是她擅长的精神系魔法吧——我推断这招术法,应该是把人的精神状态退化成幼儿,肉体也受到精神影响而产生变化……大多数的精神系魔法,如果施术者不解除的话,效果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大概就是类似催眠术和洗脑吧,我印象中催眠术好像都会有一个暗号,用来切换催眠的ON跟OFF。

「也就是说,经过一段时间也有可能解除……?」

『最好不要期待那种事情发生——还有一点,伊丝卡使用的那面镜子,我不知道已经完成了。之前只是听说有人在开发那样的东西。』

「!关于那个东西,请你多讲一点……不过,为什么老爸你会知道这么多事情呢?」

『好啦,等这次的事件结束后,我会告诉你一些我知道的事……刚才我提到正在开发中的那件东西,如果就是那面镜子的真面目的话——那其实不是一面「镜子」而是「人偶」。』

「……『人偶!?』」

『是的,其实那东西的功用,并不是我们在视觉上看到的那样可以反射魔法,做成镜子的模样只是为了好看而已。那个东西集合了代替施术者的「替身人偶」,以及向对手下诅咒的「诅咒人偶」这两种功能——换言之,就是能够代替使用者承受术法,然后像「镜子」一样把变化效果反弹到施术者身上——接下来有一个问题,你觉得这个状况最麻烦的关键是什么?』

——不是利用反射,而是将镜子承受的异常魔力转移到莉亚身上。这么说来——

「……承受了魔法的东西是『镜子』,所以就算知道解除方法,要让莉亚恢复原状,我们还需要那面『镜子』……?」

『正解—相对来说,只要破坏镜子,魔法的效果就会大幅消失。』

也就是说,不破坏『镜子』的话,莉亚就无法回复原貌……

「——所以,结果又绕回到原本的话题,我一定要赢过伊丝卡才行吗……?」

『…………嗯哼——好啦,再来说说战门方面的事……你去书房的书架找找,从上面数来第二层,外层的书本后方藏着一本魔导书。』

「……你准备得还真周到。」

『没这回事,一开始我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总而言之,那本书里记载了一些适合初学者的魔法,现在的你应该也能使用吧……不过,都是一些没有攻击力的魔法就是了。』

「我知道,我也不想因为魔法爆炸而自取灭亡……而且我想就算学会了,胜算也不高,不过总比什么都没有好。谢啦,老爸。」

『…………欸?你真的以为我没发现吗?』

老爸突然用揶揄的口气这么说道。

『也好啦,对我们来说你的决定是件好事——你明知胜算极低,却打从一开始就不考虑「逃走」这个选项吗?』

「……啥?这个嘛………………咦?」

——说得也是……我现在根本毫无胜算,确实是遇上难关,而且也知道逃到哪里都没用。我只要老老实实把莉亚交出去,自己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但我并不是『不想考虑这个选项』,而是连想都没想过,就是这样……

「啊……嗯,我心里已经有所觉悟,大概吧——所以我不能输,就算输了也不想把莉亚交出去……我打算不择手段地保护她,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啊?老爸。」

『哇哈哈哈!你怎么一口气说出这么有『男子气概』的话啊-—不过,很抱歉,我怎么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让你取胜。所以我会先帮你买好『保险』——你就安心去当个男子汉吧,我的儿子呀……!!』

老爸愉快地这么说道,感觉上好像是别人的事情一样,一点危机感也没有……

——『保险』啊……?确实这样也好。

虽然我刚才说不择手段……不过从我手上握有的筹码来看,也有可能会选择正面迎战。卑鄙的手段放在最后,总之就先尽人事听天命吧。

「……我知道了,我会试试——你那边也拜托了。」

『好唷,那么我要去做准备了,挂啰。』

「嗯,再见。」

通话结束之后,我决定先去找他刚才提到的魔导书。

——书架第二层,在书本的后面……这根本是藏色情书刊的好地方嘛。

我一边这么想着,同时把前排的书移开,发现后方确实有一本书。

『过了三十岁也能轻松摆脱DT的二十种方法』

「还真的是色情书刊啊!?」

——这种专为三十岁DT (魔法师)写的书,竟然就是『魔导书』吗!?

「……啊啊,原来换过封面啦……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书的内容和封面完全无关,而且整本书并非印刷品,好像是手抄本。我猜这本书应该是老爸在那个世界,一边翻译成日文一边写下来的吧。

书里的内容分为攻击、防御、辅助及妨害,每个类别又以难易度为顺序排列。每一道魔法都有图画说明集中意识的重点,以及魔法阵的画法等。

——不过,这些魔法真的可以用吗……?

之前莉亚只教我一些自我强化系的魔法,所以我从来没有尝试过能够对外部事物造成影响的术法——我想就先从简单的魔法试试看吧。

我先选择尝试『照亮』,这是书里最简单的魔法,好像也可以用于欺瞒敌人的眼睛。

「呃?集中意识引出魔力……描绘图形……?」

我从莉亚给我的『魔力珠』当中引出魔力,集中在指尖上,然后画出书上的魔法阵——话虽这么说,其实只是在空中画几条线,接着再把魔力灌注到图形里——

「呜哇!?」

……成功了。刚才描绘的图形中央处,发出强烈的白光,照亮了整个室内。

但是,力道控制这方面则完全失败。本来我只打算放出手电筒大小的光,结果却一瞬间发出如灯塔般的亮度……要是当时直视光源,搞不好会因此失明。

「不过……还是成功了、成功了、成功了……!!」

第一次学会『像魔法一样的术法』,做为一名元,中二病患者,我实在是无比感动。

同时——到目前为止,我的战术就只是『动脑筋的肉搏战』,但这一刻我仿佛看到一丝曙光。虽然不能说拥有十足的胜算,但学会这个出其不意的法术,对我可说是一大助力。

「……办得到,虽然还不能太大意,不过——可以的,我一定办得到……!!」

为了暂时摆脱不安的心情,我不断地重复说道,目的也在给自己下暗示。

……所以,我没发现到。

不知何时,有人站在走廊上。然后,这个侵入者看到我所做的一切。

「…………『办得到』、『可以的』……这是什么意思?」

「……啥?」

我回过神来,发现眼前出现……一道冷冽的视线向我射了过来,让我不禁怀疑『咦?这也是魔眼的一种吗?』。站在走廊上的人,正是我的青梅竹马,红音。

「……我一打开你家的门,就看见里面发出妤亮的光,所以赶紧跑进来。没想到就看到你正在看『那种书』,而且还念念有词说什么『办得到』、『可以的』……这位大爷,您到底想做什么呢?」

红音露出比绝对零度还寒冷的视线,眼神中带着轻蔑,而且还刻意使用双重敬语来表达她心里的厌恶。

我感到背上冒出冷汗,接着再度看了看手上这本『魔导书』的封面。

『过了三十岁也能轻松摆脱DT的二十种方法』

——呜——哇……

一边看这种书,一边连续说着『办得到』、『可以的』。旁人会怎么想,自然不言而喻。

「不、不是的!?这不是那种书啦——」

就在此时,客厅的门……慢慢地被打开。

敞开的门缝中,有一名白发少女——现在是幼女的模样——战战兢兢地采出头来。

「……大哥哥,你是谁……?人家想要回家……」

「「………………」」

此时,我好像听到『啪叽』一声,瞬间我和红音的身体完全僵硬。

然后是一阵『叽叽叽叽叽……』的声音,我和红音转动僵硬的脖子四目相视……OK,来整理一下情况。

有一个男生,在家里看着『抛弃DT的方法』这种书,嘴里一面喃喃说着『办得到』、『可以的』,同时有一名陌生的小女孩,露出惊恐的表情说『人家想回家』。

「等一下——!?不、不是的,这个——」

看到我慌张辩解的模样,红音似乎反倒是恢复了冷静。

只见她脸上的表情慢慢消失……全身开始散发出压倒性的杀意。

「——我真是错看你了……长年以来饱受DT所苦,最后竟然变成恋童癖。我这个青梅竹马就给你留点最后的情面,在你被舆论抨击致死前,先在这里解决你……」

红音双眼中透露着认真的神情。

「等等,拥有段位的人,拳头可是被视为凶器的哦!?听、听……听我说……!!」

危及性命的危机,让我的能力自动发动,但——我完全不觉得自己能够赢,甚至可能活不下来。

——而且还不只这样,现在我感到的压力……比火力全开的伊丝卡还强!?

『这家伙身上有什么特殊能力吗!?』我这么想着,并且开败『元·邪气眼』来看看……但完全看不到『阶级』和『能力』-—也就是说,她身上没有能力!?

「——这孩子我会负起责任,带她回去找父母,所以……你就安心地去吧。再见了,和希……全力破坏——」

随着她的架势,一股杀气聚集在她身上。接着,我好像在她身后看到一位身着白衣的冥王大人就在我认真做好死亡的觉悟之际——幼女模样的莉亚说了一句话,阻止了红音的行动。

「……咦?『heˊxi』?——大哥哥,你是『heˊxi』吗……?」

「「…………啊?」」

她的声音,听起来仿佛是找到长久以来一直在寻找的宝物……看起来像是『虽然高兴,但又难以置信』的模样。

「呃……?小妹妹,你认识和希吗?」

「嗯……!」

莉亚(幼)开心地回答,接着小碎步跑到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