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二章 让祭品少女幸福的超能力者们

第一卷 二章 让祭品少女幸福的超能力者们

裕的意识渐渐苏醒。但却觉得脑袋发晕,眼皮也很重。

裕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连在这之前自己在做什么都想不起来。

“……意识级别回复,可以进行检查。”

“OK,那就快点解决吧。”

不知道听见了谁的声音,感觉头发上有什么东西。

“从结论来看。不是。这个……应该是瞬间移动。”

“是吗。那看来不是他啊。”

“是的。”

在旁边说话的两个人是谁?

“嗯——……”

虽然想说话,但喉咙却动不了。看样子已经睡了很久了。

感觉头上帮着什么东西。

“呀”听见了一声小小的悲鸣,我睁开了眼睛。

“……”

裕躺着侧过脸看了看旁边那个短发的少女。她穿着的应该是制服的外套,个子不高。应该是个中学生吧。

“那……那个。”

她和裕对上视线之后,眨了三下眼睛,然后便躲开了裕的眼睛。也不知道她的眼神游离在哪里。感觉就像是个受到了惊吓的小兔子。

“早上好。”

裕挤出一副温柔的笑脸向那名充满了警戒心的少女打了声招呼。

虽然仍然在躲着裕的眼睛,但好像还是在观察着裕一样不停地偷瞄着裕。

“早、早上好。”她紧张地咬到了舌头。

应该是个很胆小的女生吧?

“早上好。醒过来感觉怎么样?”

从别的传来了声音。

说话的不是短发的少女。

在短发少女的身边还有一个长发的少女站在那里。是个有点偏中性的模特脸,略显成熟的少女。穿着和短发少女一样的制服。裙子也折进衣服里弄得很短。应该是十六七岁吧,作为女生来说各自还是很高的,所以裕觉得应该比自己打。长发的少女面带笑意,和那个短发的少女一比起来,两人的社交性相差的还挺远。

那两人的脸对于裕来说都需要仰视。这是裕才发现自己现在是睡在床上。

稍微看了看周围。这里应该是个六张榻榻米大小的房间。除了一张床还有一张沙发一张桌子,和一扇没有锁的门。房间里并没有窗户,全靠天花板上的荧光灯提供照明。

这是哪里……?

对这地方没什么影响,刚睡醒的脑袋想不起自己为什么会到这儿来。

只是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似的。

“突然被带到这儿来,你应该也吓一跳了吧,没什么好担心的。”

“被带来……?”

长发的少女和蔼地笑了起来。口气也很温和,感觉长发的少女应该是个很随和的人。

“我们把倒在地上的你保护起来了。”

“那个……”

裕歪了歪头,不太明白是怎么个情况。

裕正在脑袋里咀嚼着长发少女所说的话。

“是你们救了我吗?话说我倒在地上?倒在什么地方了?”

裕完全想不起自己做了什么,对她们说的话也没什么实感。

长发的少女看着裕眨了眨眼。

“你不记得了吗?你在那个到处都飘着泰迪的街上睡得可香了。”

“泰迪?”

“就是飞在天上的玩偶熊啊。你没看到吗?”

玩偶熊。

裕一听见这个词,脑袋里立刻出现了一道夜晚的街景。最先想到的是袭击自己的一群玩偶熊。然后自己还被划伤了,裕一下子都想起来了。

然后记忆又回想起了在那个地方遇见的少女,艾儿。

“对了。那时不知怎么就失去意识了……”

裕想到这,突然跳了起来。

“呀。”短发的少女被突然跳起来的裕吓了一跳。

“你有看到一个女生吗?”

“女生?这里就有两个啊?”

“不是!是我倒下的那个地方,出我以外应该还有一个女生啊!?”

裕像是要吃了长发少女一样向她问道。

但她们俩都只是歪了歪头。

脑袋还不怎么清醒的裕,拼命向两人解释了一下昨天遇到的那个少女的特征。

“那个女生的身高应该在你们俩之间,虽然没什么胸但很软……那个……对了,她叫艾儿!”

“艾儿?是神子吗?”

“有没有一个叫艾儿的女生?”

“所以不是在问你你说的那个女生是指神子吗?”

“她不叫神子啊!就是一个拿着手枪名叫艾儿的女生啊!她也在那里啊!”

“……你在说什么啊?”

长发的少女好像有些听不懂裕再问什么。

裕觉得她们应该不知道艾儿的事吧,感觉她们也没听懂裕在说些什么。

艾儿难道还在那个满是玩偶熊的地方吗?

“……可恶。”

这么想着,裕便觉得坐不住了。

不能把一个女孩子就这么放在那种地方不管。得快点过去。

裕受心中的一股冲动所驱使,想要从床上下来。

“等一下!”

叫出声的是短发的少女。

突如其来的一阵震慑耳膜的声音吓得让裕停了下来。

“那、那个……”

短发少女好像想说什么似的胆怯地看着裕。

注意到自己吓到短发少女的裕,也稍稍冷静了一些。

“……抱歉。”

道过谦之后,短发少女稍稍抬起头,但还是有点怕裕的样子又低了下去。

短发少女向长发的少女说道。

“他描述的那个人,从外貌特征来看应该就是神子了。”

“……那是怎么回事?”

“他现在很担心神子。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但他恐怕不知道神子的事情。”

长发的少女被短发少女的话吓到只说得出“那怎么可能……”这么一句话。

“喂,你们说什么呢。”

“啊,抱歉。”

长发的少女又看向了裕。

“首先,先回答你的问题吧。你所说的那个艾儿已经不在那条街上了。我们已经确认过她的离开。”

裕有些慌了似的瞪大了眼睛。

“现在那条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而且,就连你会在那里都是很不寻常的。我们在确认还有没有泰迪……玩偶熊的残党的时候偶然看到了你。我再说一遍,那个叫艾儿的女生已经不在那了。”

她的语气非常认真。

也可能是为了让裕冷静下来的安慰吧。

“是吗……”

听到这,裕安心地抚了一下胸口。

然后,长发的少女仍然绷着张脸继续说道。

“那你能回答一下我的问题吗?”

感觉就像是在说,接下来才是整体的样子,少女给人的感觉变了。

“你今年应该就要满十八岁了吧?”

不像是在猜测年龄,感觉已经确定下来了一样。

“啊,是的。”

长发少女点了点头继续说。

“那我就开门见山地问了。为什么十七岁的你会不知道神子的事?”

“神子?感觉你好像老在说这个词啊,神子是什么?”

“被‘神’选出来的孩‘子’,神子。就是你说的那个叫艾儿的女生……就像是外号一样的东西吧。”

少女带着些疑虑的眼神观察着歪了歪头的裕。

“那。你不知道神子的事吗?”

“如果你们说的那个神子就是我认识的那个艾儿的话,那我认识她。”

“……认识?”

长发的少女重复了一遍。

我说错什么了吗?但裕又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问题。

“嗯。我和她在那个到处都是玩偶熊的街上认识的。”

“那也就是说,你和她是在昨天认识的。在这之前你完全不知道她的事,是这样吧?”

“如果我确实是昨天睡在那儿的话,那就没错。”

裕肯定了之后,长发少女又看向了短发的少女。

“他没撒谎。”短发少女摇了摇头说道。

“也不像是记忆有什么损失啊。”

短发的少女又补充了一句,而长发少女则只是“嗯——”了一声。

“虽然让人难以置信,但这个人……可能真的不知道。”

“确认了吗?”

“不,那个……就涉及个人隐私了。”

短发少女好像因为自己确定不了而抱歉地低下了头。

“嗯,抱歉。我好想有点混乱了。”

裕感觉自己完全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

“……喂,你叫什么名字?”

“咦?啊啊。高松裕。”

“GaoSongyu……好奇怪的名字啊。怎么这么长。”

又和艾儿那时一样,把姓和名字一起说出去了。

“他们的家族之间会共有一部分的名字,他们称那一部分叫‘姓’。高松就是那个姓,而特指他自己的名字是裕。”

正当裕烦恼着该怎么解释的时候,短发少女便仿佛明白了裕在想什么一样,代裕说明了。

“是吗。裕君是吧。OK。”

长发的少女点了点头。

“我叫丽塔。这个娇小可爱的脚艾格斯。”

“请……请多关照。”

名叫丽塔的少女指了指旁边的短发少女说道。

那个叫艾格斯的少女向裕鞠了一躬,但一看到裕,还是会吓得全身紧张。

看样子,艾格斯虽然可以和丽塔很好的交流,但和裕的话还是会非常紧张。

“自我介绍就这样吧,那,裕君。”

丽塔又牵起了话题。

“你五年前在做什么?”

“五年前……?”

突然话题的方向变了。

“嗯,告诉我你记得的就行了。从五年前到今天,裕君你是过着怎样的生活?”

“就算你这么问我……”

就算裕想说,但这么突然,裕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五年前的话,应该是小学……不,中学吧。裕在一所普通的公立直升学校读书,社团活动也很普通,学习也不上不下。然后考了个不算难考的高中……

“我知道了。已经够了。谢谢。”

艾格斯对还在整理脑袋的裕这么说道。

然后抬起头看向丽塔。

在想好怎么开口之后,艾格斯带着一副认真的表情对丽塔说道。

“在他的记忆中,别说神子了,就连神的情报都没有。不止这些,他所生活的世界中,连一个超能力者都没有。”

“那怎么可能……”

丽塔哑然了。

“虽然有点难以置信,但他恐怕——”

艾格斯又看向了裕。

然后,用一副名侦探指认真犯人的口吻说道。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

裕的脑袋有些跟不上艾格斯的话。

而丽塔则一言不发地等着对话进展下去。

然后,艾格斯保持着一副“犯人就是你”的帅气姿势僵在了原地。

裕和艾格斯就这么对视了数秒。

随后,艾格斯便从脖根一路红到了头顶。

“不,那个……对不起。”

艾格斯用非常细小的声音向裕道歉。

眼睛里已经用处了大颗的泪珠。

“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怎么回事?”

丽塔想艾格斯问道,但因为裕毫无反应而丧失信心的艾格斯只能低着头回答她。

“不,对不起。我可能弄错什么了……”

“艾格斯的读心术是不会有错的吧?行了,快点解释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那个,在他的世界,确实是没有超能力者(扳机),所以我才觉得他是别的世界的人……所以,好像是弄错了。”

“知道了知道了。弄错了也不会生你气的啦,能说得详细些吗?”

“好的,那个……那个、呜。”

“喂,她不是都哭起来了吗?你就别问了吧。”

裕看着艾格斯眼里的泪水越来越多便出声制止。但,丽塔却直直地盯着裕。

“还不都是因为你吗?你快点说清楚吧。刚才艾格斯说你是别的世界来的,你有什么线索吗?”

“你这么一说……”

裕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看到的两个月亮的夜空。

虽然因为玩偶熊带来的冲击忘得一干二净了,但裕昨天在那条街上迷路的时候第一个得出的不就是这么个结论吗。

“……那个,这边的建筑都会缠着稻草绳吗……?”

“嗯。会啊。最近哪里都开始装上稻草绳和鸟居了。”

“天上的月亮有几个?”

“……月亮不就是两个吗?”

丽塔很坦然地回答道。

看样子也不是在骗裕,也不觉得在掩盖什么。

裕看向在一旁哭着的艾格斯。

她好像还得意洋洋的做出了“你是别的世界的人吧?”这样的假设,然后以为想错了,而羞得哭了出来。

裕的肚子里涌起一股弄哭了女孩子的罪恶感。

“我就是从别的世界过来的裕哟。请多关照。”

裕想让气氛稍微缓和一点,便来了个友好又爽朗的自我介绍。

“你自己知道的话倒是早说啊!”

“非常抱歉。”

“好了。艾格斯也别哭了。振作点。”

丽塔摸了摸满脸泪水的艾格斯的头。而艾格斯则是摇着头说“我才没哭呢”甩开了丽塔的手。

小小地咳了一声,艾格斯又对丽塔说道。

“请不要太责备他。他应该是那种不太会动脑筋的人,其实他也没什么恶意。”

“你那不算是在帮他说话吧。”

丽塔叹了口气。

然后向艾格斯道歉“抱歉啊。确实没搞明白是什么情况。”艾格斯则是带着紧张的笑脸说“不用在意”。

“对了,裕君,能不能放开艾格斯的手了呢?”

“嗯?手?”

“就是那里。”

丽塔伸出手指指了指裕的手掌。

裕低下头。

在被子上是裕的两只手。

然后这两只手正牢牢地抓着艾格斯的右手手腕。

“……为什么会这样啊?”

裕转头向艾格斯寻求答案。

一接触到裕的视线,艾格斯便被吓了一跳似的想从裕身边退开,但却因为手被裕抓着而做不到。

“不就是裕君你刚才太心奋的时候抓的吗。”

“是吗……说来,之前还觉得躺在这儿的时候脑袋好像被什么抓住了似的啊……”

“是、是我摸着裕君的头。”

艾格斯坦白了。

“是我让她摸的。抱歉。”

丽塔用一副不怎么像是在道歉的口吻补充道。

“不,这倒也没什么……”

但不知道为什么艾格斯要摸睡着了的裕的头。

“我这样摸着你身体的一部分,就能知道裕同学你心里在想什么了。因为有些事情想调查一下,所以就摸了你的头。”

艾格斯回答了裕脑中的疑问。

说来,刚才艾格斯就把裕想说的事先说出来了,还在裕想提问之前就把问题给回答了。

不过,倒是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一直抓着艾格斯的手。

所以胆小的艾格斯才会站得比丽塔更近啊。

“所以这个胆小的女生才会站得比你还更近啊。”

“裕君是那种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性格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说她胆子小,总感觉艾格斯的口气有些讽刺的意味。但这应该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吧。

感觉有点在欺负人了,所以裕便放开了艾格斯的手。

裕觉得艾格斯应该会立刻走开,但艾格斯确实把丽塔夹在裕和艾格斯之间,然后用自己的食指点了点裕的食指。

这是什么意思啊?

“对了,你那读心能力是什么啊?”

“那是艾格斯的超能力哦。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她在读心能力的超能力者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那个,裕君可能没什么关于超能力者的知识……”

裕的头上浮现出了一个问号,艾格斯便对骄傲的丽塔这么说道。

“啊啊……对了。”

丽塔像是明白了似的用拳头砸在了手掌上。

然后转头问裕。

“裕君。你的世界又超能力者吗?”

“超能力?那种让能让勺子玩去或者让东西浮起来的能力吗。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OK,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听完裕的回答,丽塔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

确实,从刚才她们的对话中也听到了几次超能力者这个词,但也还是不太明白。

“别摆出一副不满的表情来。会好好跟你说明的。”

“我才没摆出什么不满的表情来。”

丽塔摸了摸裕的头。

裕便学着艾格斯的样子摇了摇头甩开丽塔的手。

“……她就是会这样对谁都摆出一副姐姐的样子来。”不知道艾格斯是不是因为裕做了和自己一样的动作而产生了亲切感,艾格斯自己主动向裕搭话了。

“虽然喜欢照顾人是不错啦,但那自信满满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喂喂,你们两个。要说坏话就到我听不到的地方说去!我全都听见了哦?”

丽塔干笑了几声。

“那。超能力者是什么?”

“你那是问人的态度吗?”丽塔一脸笑意地抓起了裕胸前的衣服。

“对不起,请告诉我。”

“好,OK。”

因为艾格斯主动向自己搭话实在是太开心,一不小心就得意忘形了。

反省反省。

“那我来说明吧。”

丽塔故意咳了一声,然后摊开了手掌。

“所谓的超能力者,就是这样的!”

说完,丽塔的手上便出现了许多个透明肥皂泡一般的球体。那些泡泡像是喷泉一样在丽塔的手上聚集,反射出彩虹色的光辉。

“就像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有一部分人真的可以使用超能力。我们称这些人为超能力者。”

丽塔用急促的声音说道。

“还有,艾格斯是我们团队中最强的读心超能力者,可以知道她碰到的人在想着什么。刚才让她粘着裕君,就是为了能理解裕君想说什么。”

“是的。”

艾格斯同意了丽塔的发言。

虽然还是有些不明白。

但一直盯着丽塔手上的泡泡。裕想。

“好像……也没搞什么机关啊。”

“还是半信半疑的啊?也是,我们以前也是这样,没办法……OK。”

说完,丽塔将手上汇聚起来的泡泡往地上一扔,两手的食指和中指像是要夹住这个空间一样伸了出来。

然后,在丽塔夹住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层透明的薄膜。是一个野餐垫布一般大的长方形头透明薄膜,看上去和那些泡泡是同一种材质,和那些泡泡一样反射出彩虹色的光芒。

“这就是我的超能力,屏障。”

“屏障?”

“嗯嗯,要拿一拿吗?”

说完,丽塔说完便把手上的薄膜交给了裕。“小心别切到了手。”裕听着丽塔的警告接过了薄膜。

接过来的手感就像是一张薄冰一样。虽然感觉凉凉的,但却只有羽毛一样轻。

“这就是屏障?保护东西用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丽塔的屏障却感觉非常脆。感觉用手指一夹就会碎掉。感觉就像是显微镜的盖玻片一样。

“感觉,好像很脆啊……”

“嗯,看上去确实是……裕君。既然你到这个份上了,那你弄碎它啊。”

“咦?那不会很危险吗?”

要弄碎一个玻璃似的东西感觉还是会有些抵抗。

“你居然没真的去弄啊。好吧我明白了,如果裕君你把这个弄碎了的话。”

丽塔将长发缕到了耳后。

然后用缕头发的手指在顺着脖子画了一条线。

“我……就什么都听你的哦。”

“咦?不用了。我不要。”

“我作为女人的尊严被狠狠地践踏了——!”

丽塔抱着头向后仰去。

“女人的尊严?”

“你要是不知道那是什么还这么说的话那就更过分了。”

丽塔用一副怨恨的眼光瞪着裕。

然后,丽塔脸上又浮现出一副“我接受你的挑战”的笑容坐在了床上。

“裕君。你不觉得房间里有点热吗?”

“倒不如说有点冷吧。马上冬天就要来了差不多得准备暖气了。”

“艾格斯你闭嘴。”丽塔低声说道。

艾格斯好像是被丽塔的魄力所吓倒一般半张着嘴僵在了那里。

“有点、热啊……”

说着,丽塔便把外套的扣子全部解开,无名指拉松了胸口的缎带,又把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

“裕君不热吗?”

说着,丽塔便摆出猫一样的姿势探出身子。松开了扣子的胸口因为重力的关系将女性凹凸有致的身材凸显了出来,特别是胸口的部位。

裕已经不知道该把眼睛放哪儿了,说起来,昨天好像还摸了女生的胸啊。不,是被要求摸的。

裕正努力移动自己的视线。

像是要有意避开丽塔一样,裕看向了艾格斯。

“冷的话,要盖被子吗?”

“咦?”

裕瞪大眼睛看向艾格斯,然后将自己身上的被子拿起来改在了艾格斯的头上。

“抱歉啊。我老是占着被子。呜哇,手都冰冷了啊。”

“我体质偏寒……”

裕一把握住了两手的食指贴在一起的艾格斯的手,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而艾格斯则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只说了一句“谢、谢谢……”。

砰。响起了什么声音。

裕看见丽塔从床上下来了。

“……屏障……”

丽塔小声地说了一句,便握住虚空。一阵彩虹色的光芒闪耀,一个棒状的物体便从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出现了,而丽塔则将其握在了手中。

裕看见丽塔的屏障发出了如下感叹。

“你那屏障还能变成这样啊。”

“亏我还忍着羞耻那样诱惑你!裕君你个蠢货!”

丽塔腰一用力,将手上的棒子全力挥了出去。棒子的前端正中裕的面门,裕感觉眼前突然出现了许多的星星。

丽塔的屏障,确确实实很硬。

*

“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超能力是实际存在的,而那些和我一样今年十八岁的少男少女们已经不论地域文化宗教,全都能使用超能力了?”

“嗯。我们称那些会使用超能力的人为超能力者。我的超能力是屏障,绝对不会被破坏的屏障。只要是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我都可以让屏障出现在我想让它出现的位置。缺点就是……一旦做了屏障,就连我也只能让其在二十四小时之后小时。”

裕那还有些阵痛的脑袋总算是理解了超能力的事情。

“但是,你居然和我同岁啊……明明你那么色,我还以为你比我年纪大呢。”

“在发生刚才那些事之后你说这种话我只会觉得是场面话而已。”

丽塔像是故意地叹了口气。

“还有,能不说‘你’了吗?我不是告诉了你名字吗?”

“啊啊。我当然记得……但是啊。”

丽塔这个名字总觉得像是不带姓的名字一样很难叫出口啊。

就在裕这么想着的时候,全身裹着被子握着裕得手取暖的艾格斯开口了。

“名字叫不出口的话,就叫她代表吧?我们也是叫丽塔代表的……呜。”

丽塔塞住了艾格斯的嘴。

“你们叫她代表吗?为什么?”

“我姑且算是我们这个超能力团队中的代表。”

感觉丽塔回答的很不好意思。

“那我就叫你代表吧?”

“我不喜欢那个称呼。你要是能用可爱的丽塔酱叫我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请多关照啊,代表。”

“丽塔酱。”

丽塔用手指着自己的脸笑着说道。

虽然丽塔满面笑容,但她的眼睛却不在笑。

看样子是真的很讨厌代表这个称呼。

“那,直接叫你丽塔吧?要叫这个年纪的女生‘酱’还是很不好意思。”

“嗯……那……OK。”

“那叫艾格斯酱可以吗?”

“可以。请多关照。但是直接叫我艾格斯已可以哦。”

“那我就叫你艾格斯了。叫我什么随便你喜欢。”

“好的。”

艾格斯点了点头。

丽塔带着一副不满的表情看着裕,她还有什么问题吗?

“哈啊。”

丽塔像是放弃了一样故意叹了口气。

“总之,关于超能力的事,你大概都理解了吗?”

丽塔催问这裕还有没有什么问题,但裕的脑袋只是不能一下子接受现实而已。

“嗯,总之。算是知道了这个世界有超能力的事。”

毕竟她们还给自己演示了超能力,裕觉得自己现在能这么冷静,可能也是因为昨天遇到了那些玩偶熊吧。

这么点事已经不能动摇我了。

“话说,裕君的世界没有超能力吗?”

“嗯。虽说也可能会有,但没这么普遍,至少我就没亲眼见过超能力。”

“话是这么说,但裕君……”

丽塔用一副很平常的语气说道。

“——你也是超能力者哦。”

“……哈?”

裕一时没明白丽塔在说什么。

但是,当裕明白了之后不禁失笑。

“你说什么啊。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有超能力啊。”

“有哦。裕君你是瞬间移动系的超能力者。”

艾格斯很平常地回答道。

先不管那个好像很喜欢捉弄人的丽塔,裕觉得艾格斯应该不会开这种玩笑。

“你这么想的话代表就太可怜了。”

“对不起。”

自己想的事被艾格斯知道了。

“但,你们是根据什么说我是超能力者的啊。”

“在裕君你睡着的时候用艾格斯的能力调查的。”

“结果就是裕同学你是个超能力者。你能试着用一次超能力吗?这样的话应该能更细致地了解你的超能力。”

“你们开玩笑吧。”

裕笑了笑。

但是两名少女都带着一副认真的表情看着裕。

“……我真的是超能力者吗?”

“真的。”

“请试着用用超能力。”

艾格斯就像是在催促裕一样,两手紧紧地握住了作为暖炉的裕的手。

当然,这对裕来说不是你们让我用我就用的出来的。

“就算你们这么说……”

“如果你不用一次的话,我就不能好好地调查你的能力了。”

“不是,就算我真的是长能力者,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用超能力啊……”

听完裕的话,丽塔和艾格斯看了看彼此。

“我用超能力的时候,感觉就像是伸缩一下自己的中指一样,艾格斯你呢?”

“就像是眨眼一样?”

也就是说,使用超能力就像是活动自己的身体一样简单?

“总之,试着想象自己在跳一样试试。”

“是呢。请试试吧。”

她们一齐看向了裕。

被艾格斯牵起手,裕从床上站了起来。

“就算你们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真的使出来……”

“做得到的。裕君的话一定做得到。”

“请加油,裕同学。”

“‘裕君(同学)、裕君(同学)、裕君(同学)’。”

丽塔打着拍子,她们俩便喊起了裕号子。

“就算你们这么欢,做不到的事还是做不到啊……”

“——做到了!”

裕的身体突然消失了,然后在距离丽塔正面数米的距离出现了。

就连牵着裕的艾格斯也一起移动了。

“鉴定结果出来了。果然是瞬间移动。”

“呜哦哦哦哦!”

裕举起两只手大叫了一声来抒发心中的喜悦。

因为自己觉醒了位置的力量而心生雀跃。

心脏激动地静不下来。

“恭喜你啊裕君!”

“真的恭喜你!”

两个女生就像是在恭喜第一次做到翻转上杠的小朋友一样向裕送上祝福。

裕也是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不开心。

“而且,裕同学的瞬间移动最大距离是五十米!”

可能是因为收到了裕的心情影响,艾格斯也大声地喊了起来。

“五、五十米!?”

丽塔吃惊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确定没弄错吗?”

“嗯,绝对没错。”

艾格斯非常肯定。

裕看见丽塔非常震惊的样子。五十米是那么厉害的记录吗?

五十米,正常跑一下也就是六秒左右的距离,而裕则可以不花一点时间直接移动过去。

凭裕的想象力根本不足以想象出这件事有多棒。

这种震撼心灵的感觉,就和中学的时候救起一个溺水的小朋友然后在晨会上被表扬了一样。

裕带着期待裕兴奋地眼神看着两名少女。

但丽塔却带着震惊的神情说道。

“好短!”

……咦?

而丽塔则带着一副“啊、不小心说出来了”的表情看着裕。

你刚才是不是说了好短什么的。

裕知道带着一副求救的目光看向艾格斯,但艾格斯的脸上却浮现出一副天使般的笑容。

“现在,我们的团队中的瞬间移动能力者大约有一万人。瞬间移动是在一百个超能力者中就会有一个的最不罕见的能力。虽然很方便,但因为人数很多,供给已经大于需求了。再加上瞬间移动的平均距离是五百米,裕同学你却只有五十米。这距离短到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搞错什么了……呜。”

丽塔坐不住了,直接捂住了艾格斯的嘴。

“……那啥,也不是小孩子了,也不会因为超能力觉醒这种事兴奋吧。”

丽塔只能挤出这么一句话了。

而裕则是将视线投向天花板。

两名少女看着裕失落的背影。

“啊……但是,超能力也不过是先天才能一样的东西啊,就算能力有点搓,那也不是裕君的错啊。”

“没错,就算超能力再废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啊。超能力再废,裕同学也有很多有点啊。像是手很暖这点我就很喜欢啊。所以就算超能力再废也没什么好在意……呜呜。”

丽塔又把艾格斯的嘴堵上了。

“哈哈。对啊。就算超能力再废,你的手也还是很暖和啊。没什么好在意的……”

高中毕业之后,我是不是会变成一个取暖器啊……又或者说创造一款名叫废柴巧克力的零食。

“啊,如果裕同学如果变成取暖器的话我肯定会买哦。要是变成巧克力的话我肯定会吃的!”

“艾格斯你明明可以看透别人想什么为什么不能看看气氛啊?”

丽塔把两根手指差劲艾格斯嘴里向两边拉开。

“@#¥%&(好痛啊)”

“就这样跟裕君道歉,快点。”

“*&@#¥&*”

“别玩些奇怪的梗。”

裕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五十米的瞬间移动真就那么废吗。

不,决定自己能力好坏的不是别人,是自己。

还有就是,艾格斯居然也会和裕说话了,这让裕觉得很开心。

她是不是也习惯裕了呢?

用这种积极的想法让自己振作起来是裕的绝招。

振作起来之后,裕抬起了头。

“没事。不用在意我。丽塔也放开艾格斯吧。”

“你说什么?”

一下没注意,丽塔就把艾格斯那朴素的短发改造成了一个时尚的发型。

“放开我。裕同学看着呢。”

艾格斯挥着手脚反抗着,而丽塔则又给艾格斯编了一条麻花辫。

给人影响老实朴素的艾格斯,这下也变得非常吸引眼球了。等她长大了应该会出落得非常漂亮吧。

“我和裕同学是同岁的!”

艾格斯放开裕的手,把脑袋塞进了被子里,背对着裕坐在那。“别看我……”裕看见艾格斯在被子里想把那些辫子解开。

丽塔也不再逗弄艾格斯,转头看向裕。

“但是,你居然是从别的世界来的,对超能力者的事完全不知道啊……”

丽塔的视线像是要把裕的每个角落都看一遍一样游走在裕身上。

“怎么了……?”

“裕君。虽然这也不算是借艾格斯的话,但确实不能靠超能力来决定你的价值。倒不如说,你身上有比超能力更棒的才能。”

“才能?那是什么啊?”

裕充满期待的探出身子。

“裕君你……性格太怪了!”

丽塔自信满满地竖起一根手指说道。

那是好处吗?

“……这么逗我有意思吗?”

“咦?不是不是,我是真心在夸你啊。”

裕怨恨地盯着丽塔,而丽塔则摇着手否定。

但裕却像是闹别扭了一样撅起了嘴。

“啊啊,真是的。能别那样闹别扭吗!”

丽塔的声音有些焦躁。

然后,丽塔突然抓住了裕的右手。

“你认真听我说。”

说着,丽塔把鱼的右手手掌和自己的左手手掌合在了一起。

裕不这道丽塔这是想做什么,只看到丽塔吧自己的手指夹在裕的手指之间,用恋人之间那种十指相扣的方式握住了裕的手。

“……你做什么?”

这下裕也坐不住了。

裕心中混杂着惊讶紧张以及某种激动地心情摆出了一副奇怪的表情。然而丽塔就像是要再来一刀一样,用另一只手也这样握住了裕的右手。

“裕君。”

丽塔把脸凑了过来。

她的视线很强硬。丽塔那让人印象深刻的模特脸近距离的盯着裕的眼睛,她的气息吹动了裕的头发。裕的鼻孔中全是丽塔头发的香味。

“……”

就算是裕,和一个大美女如此接近还是会吞口口水的。

“如果你到这个世界来,是有什么目的的话,我们是不会妨碍你的。”

丽塔一句一句地说着。

“所以,这只是纯粹地在拜托你。我们现在有个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是一个我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对付的问题。”

丽塔更用力地握住裕的手。

“但是,裕君你的话,说不定能帮到我们。”

丽塔的头发晃了晃。

丽塔那双凝视着裕的瞳孔中不带丝毫的虚假。要说有的话,也只有那么一个非常纯粹的请求。

“裕君——你能帮我们吗?”

在异世界遇到的一个“非常随性(但非常中意)”的美女,像是恋人一样握着自己的手,正向自己寻求帮助。

要是漫画的话接下来的发展就显而易见了,但这种事一旦到自己头上就不是那么好决定的了。

王道的展开还真是厉害啊。

“能帮我们一把吗?”

丽塔动了动她的唇。

但是。

“无知、轻浮有很随便的裕同学,很可能回事拯救我们的王牌。”

裕都不知道这是不是在否定自己。

*

“对了你肚子饿吗?去外面边吃饭边说吧。”

消沉的裕反问了丽塔一句“你要我帮你们什么啊?”之后,丽塔提议先出去吃饭。

刚才还那么严肃的表情一瞬间就变得非常开朗。

“我肚子饿了。”

艾格斯的话把接下来的行动确定了下来。

“那我们走吧。”

然后,裕他们便一起来到了房间外面。

他们穿过像是医院一样的走廊,来到这栋建筑入口的稻草绳下。阳光便刺进了裕的眼睛。

这栋建筑看样子是建在一座翠绿的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