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三章 和祭品少女的幸福日子

第一卷 三章 和祭品少女的幸福日子

裕的意识感觉就像飘在空中沉睡着一样。

这就是死了的感觉吗?

感觉紧闭的双眼外,有一阵温暖的橙色光芒。

身体就想要被冻僵了一样。

但却不觉得冷。

感觉那阵橙色的光中,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包裹着裕的身体。

那份温暖渐渐扩散到全身,裕的身体渐渐有了知觉。

“肚子、饿了……”

“醒了吗?”

耳边响起了什么声音。

裕吓得睁开了眼,而眼前确实一个离自己非常近的女生的脸。

一时没分辨出那是谁来。仔细一看,发现那是艾儿的脸。还真是被吓到了。还有自己居然睁开了眼睛这事也吓到了自己。

“咦……?我、没死吗……?”

“你只是睡着了而已。”

眼前的艾儿淡淡地说道。

“啊……只是睡着了啊。”

是睡着了在做梦吗?居然做了一个自己死了的恶梦。

艾儿和裕睡在同一张单人床上,裹着同一条被子。

朝着艾儿那边睡着的裕,居然枕在艾儿的手臂上。艾儿就像抱着裕一样紧紧地贴着裕。

艾儿的胸部就在自己鼻子前,还闻到了一丝薄荷的香味。

“……怎么了?”

艾儿看着躺在旁边盯着自己一动不动的裕问道。

这时艾儿的脚动了一下,裕这才注意到艾儿的大腿正缠在自己的大腿上。

“等一下。我理一下脑袋。”

在一个没什么印象的四张半大榻榻米的和风房间中醒过来,发现一个认识的女性睡在自己身边。

这可不妙啊。

“对不起起起起!”

裕飞速奔下床,用非常流畅的动作弯下膝盖一脑袋嗑在了地板上。

也就是跪了下来。

“……怎、怎么了?”

“对不起。虽然不记得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总之,对不起。”

“等一下,你突然这么乱动的话……”

就在这时。

“呜……”

头晕和呕吐的感觉一齐涌了上来。

视野立刻翻了个个,还没来得及起来,身体便像是被地板吸进去一样倒了下来。

“怎么了……”

“不记得了吗?你被超能力者攻击。那个超能力大概是降温的能力。那之后你的体温急速下降,因为体温过低而晕了过去。”

艾儿一边说着一边把裕弄到了床上。然后坐在旁边,给裕改好了被子,把手放在了裕的脖子上。感觉好温暖。

“超能力者的攻击……那果然不是做梦啊。但是,为什么是体温下降啊?我记得当时脑袋都快要裂开来了似的。”

“啊,额头吗?稍微裂了一点。”

说着艾儿指了指裕的头上。在眉心上面一点的地方贴着一个创口贴。

“居然因为这点小伤就觉得‘要死了……’啊……这可真是惭愧……”

裕羞得用被子盖住了脸。

“嗯,真是,像个笨蛋一样……”

“没错,请原谅我吧。”

“不,你就是个笨蛋。”

艾儿像是在责备裕一样。

裕从被子里探出脑袋,看见艾儿眯着眼睛低头看着裕。

“你就算救了我,那又能怎样……?”

“能怎样?干嘛说得好像我不能救你一样啊。”

“……我就是这个意思。”

裕说得像是在开玩笑一样,但艾儿的视线却变得非常锐利。

“你知道吗?这次只是刚好是个杀伤力比较低的超能力,要不是的话你可就死了啊。”

“那、倒也是……”

“你知道那为什么还要就我?”

“……”

“还是说你是那种觉得自己死了也无所谓地家伙吗?”

在裕脖子上的手,稍稍用了点力。

裕紧张了起来,但艾儿却又松了下手。

“你如果珍惜自己的性命,那就不该来就我。你如果死了也会有人难过的吧?”

听到艾儿的责骂,裕的脑中浮现出了在原来的世界中自己的父母。

“确实……父母应该会很伤心吧,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去死啊……”

“是吗。那就好。”

听到裕的回答,艾儿的眼中又变得温和了一些。

用那支温暖的手摸了摸裕冰冷的额头。

就像是在哄小孩一样。

“但,如果再遇到那种情况,我可能还会这么做。”

“……为什么?”

艾儿的手停了下来。

“因为我们不是约好了吗?”

“约好了?”

“要让你幸福。”

艾儿瞪圆了眼睛看着裕。

“……你说什么?”

“你忘了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晚上,不是你提出来的吗。”

“那个我倒是记得……”

艾儿的声音有些惊讶。

“让我幸福和你因为保护我而受伤有什么关系吗?”

“你这么一问我也不知道啊……”

裕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手指又碰到了那个创口贴。

“嗯……那什么?就像是你担心我的小命一样,要是你死了的话我是会很困扰的啊,所以才去救你的。”

“我……死了的话?”

“嗯,明明要让你幸福,你要是死了那怎么行?”

听到裕的话,艾儿的脸上写满了自己复杂的心情。

艾儿用手指抵在嘴唇上,盯着裕看。

稍稍沉默了一会。

“高松裕。”

裕因为突然被叫到名字而吓了一跳。

艾儿盯着裕的眼睛,就像是从碎掉的窗户中射进来的月光一般明亮。

拿开了抵在嘴上的手指,艾儿低头看着裕说道。

“你——真的不知道我的事吗?”

裕被艾儿那认真的表情看着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你真的不知道我的事啊。”

艾儿像是根据裕的反应得出了肯定的答案。

“等一下。你说什么啊?”

“……那个。”

听到裕的话,艾儿的脸上混杂着惊讶和兴奋地表情皱起了眉。

是不怎么想说的事吗?

“怎么了?啊,对,你刚才叫我什么?”

裕看了看艾儿,错开了话题。

“高松裕啊?抱歉,记错了吗?”

“不是,虽说是叫对了但你不觉得全名有点长吗?你叫我裕就好了。这边世界的人都是这么叫的。”

“裕啊。知道了。”

这么回答道的艾儿的脸上稍微温和了一点。

再次遇见到她之后,艾儿的表情还是第一次变得温和了一些。

“你记得我的名字吗?”

“艾儿艾儿?”

“……我还真希望你能忘了那个叫法。那个时候因为难得有些兴奋,所以脑子出了点问题。”

脸通红的艾儿细声说道。

“那就叫你艾儿吧?”

“嗯。”

“话说,你刚才说‘这边的世界’是怎么回事?”

“嗯?我说过那种话吗?”

“嗯。你说了哦。”

好像是有说过啊。

也不是什么该藏着掖着的事,裕便开了口。

“我是从别的世界过来的人。”

“别的世界?”

艾儿听后脸上有些茫然。

“嗯。我还没和艾儿你说过啊。不过虽说是别的世界,倒也和这儿没什么不一样。硬要说的话,也就是没有超能力者了吧。”

“没有超能力者的世界……?但是,裕你不是能用超能力吗。”

“嗯。我那个瞬间移动是到了这个世界才发现的……应该。”

“……裕的世界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艾儿好像渐渐对裕的话产生了一些兴趣。

“那个,建筑和人……倒是和这边没什么区别。只是没有超能力者,也没有那些稻草绳和鸟居,还有就是……月亮只有一个。”

裕把想到的都说了出来。

艾儿则嗯嗯地点着头。

“裕的世界没有神吗?”

关于裕的世界,艾儿首先问到的是这个问题。

“有啊。”

“什么时候开始?”

“什么时候……很久以前?”

裕挠了挠脸。

“我的世界里有很多的宗教,也有很多的神。不过,我倒是没那种信仰心,对这些事也不怎么了解。”

“裕的世界里,神不会现身啊……”

裕有些没听懂艾儿的话,歪了歪头。

“我能去裕的世界吗?”

“呃……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这样啊……”

艾儿的声音有些遗憾似的沉了下去。

随后闭上了眼。再睁开来之后,像是在确认裕的体温似的摸了摸裕的脖子和脸。

“体温也回复的差不多了呢。能动吗?”

“嗯……”

裕点了点头坐起身。

从床上下来之后,也没了刚才那头晕的感觉。

“谢谢你照看我。”

“要说谢谢的是我啊。如果不是你救我,我可能就被超能力者捉住了……谢谢你,裕。”

艾儿就这么坐在床上超裕低下了头。

“话说回来,裕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你还不知道该怎么回去是吧?那今晚有地方住吗?”

“嗯……这个嘛。”

听到这,裕的脑袋中浮现出了丽塔她们的脸。在超能力者的镇上受了那么多照顾,结果却像是吵架似地跑了出来,老实说裕觉得没什么脸回去。

“你不介意的话,就住在我这儿吧。”

“艾儿这儿?”

“嗯。这里是我的据点中的空房子,你不讨厌的话就在这和我一起生活吧?”

裕听到艾儿的提议后吓得呆住了。

“你、说什么?”

“说一说,裕,你就在这和我一起生活吧。”

看来自己没说错。

艾儿居然提议要和自己同居。

“那啥,虽然很感谢你能这么说,但和我一起住,艾儿不觉得麻烦吗?”

裕说话紧张了起来。

心跳正在加速。

“我不觉得有什么啊。倒不如说我希望裕你能在我身边。”

艾儿因为个子没有裕高,所以从比较低的位置抬起头看着裕。

“那我在拜托你一次吧。裕你能在我身边……”

艾儿继续说道。

“让我幸福吗?”

那就像是爱的告白一样。

被女生这样说道,裕也只好下定决心了。

能和这么可爱的女生同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裕像是要掩饰自己那一脸没出息似的表情说道。

“但、但是,果然年轻男女同居还是有些不好吧?”

“那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这个据点里有很多空房子的。”

“啊。就算住在一起也不是住同一个地方啊。”

是不是因为自己想了些淫荡的东西所以遭报应了呢。

裕这么觉得。

*

七天后的晚上。

裕现在在某一条街道上。周围是很高的建筑还有鳞次栉比的商店。虽然看不懂招牌上写的是什么,但从这气氛上看,应该和裕所知道的商业街差不多。头顶上没有挡雨用的拱廊,抬头看了看天空,露天的空中两轮明亮的月亮在大楼的另一边探了出来。

然后,在大楼的顶端,有一个人影跳向了裕这边。那个人影受到重力的作用,正加速向裕这边落下来。

“……哈?”

“——裕!”

受重力影响渐渐靠近过来的人影叫起了裕的名字。

是艾儿。

在裕的上方落下来的艾儿的身后,追过来了无数的玩偶熊,就像雪崩似地压了下来。

“啊……”

艾儿跳过来的身影让裕屏住了呼吸。但是也没那时间让裕去迷茫了。虽然没想到她会从天而降。但她确实按照预定计划地带玩偶熊来到了裕这里。

在空中的艾儿拉下了怀中炸弹的引线。

裕根本没那时间去阻止她。

他需要在瞬间判断出应该瞬移到什么地方去。

艾儿向裕伸出了手。

裕抓住那只手,用尽力气瞬移了出去。

——炸弹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爆破音。

以裕刚才站着的那个地方为中心,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火柱,追着艾儿过来的那些玩偶熊,瞬间炸得毛都不剩了。

在那一瞬间消失了的裕,移动到了南方十几米外的一个小池子里。

一阵落水的声音,两人都身体都泡进了水里。

“噗哈。”

浮上水面的艾儿深吸了一口气。

“蠢货!为什么移动到这种地方来了!弹药和炸弹不是都湿掉了吗!”

“还不是因为艾儿你掉下来了,我才特意选了这个不会让你受伤的池子嘛。要不然现在就变成肉饼了。”

“那种事没必要去在意啦。从楼上掉下来而已,我马上就会恢复好的。”

他们俩一边争执着一边游向了岸边。

裕提议要两个人一起和玩偶熊作战,艾儿便提出了这么个作战方案。

首先,艾儿先到处引来玩偶熊→和裕汇合之后,在拔出炸弹的引线然后由裕用瞬间移动躲开→炸掉那些玩偶熊这样一个作战方案。

没想到这个效果居然出奇的好,艾儿也为能迅速达到那些玩偶熊而高兴。

“啊啊。湿透了。”

献上按的艾儿抱怨着。

湿透了的袖子贴在手上,上面沾着一些血迹。

应该是被玩偶熊追赶的时候伤到的吧。虽然伤口应该已经愈合了,但看到那个血,总觉得还是有些痛。

“这个作战还是算了吧?收集玩偶熊也让我一个人来干也比较有效率……”

“不行。那个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吗?我比你更熟悉玩偶熊的动作,如果不小心因为些事故受了伤也能愈合。裕你做不到吧。”

“但是……”

虽然有理有据。但裕却觉得有些不能接受。然后不小心看到正在拧一副的艾儿的肚脐。

“嗯嗯。”裕咳了几声把眼睛瞟向了别的地方。没关系,没看到。

“啊……都变透明了啊。”

艾儿像是并不怎么介意似的说道。

“没事。我没看见。”

“什么颜色的啊?”

“粉红色。”

“那是吊带衫的颜色。胸罩是白色的,你看过来也没关系哦。”

“……”

但裕只是无心地望着天空。

“好冷啊……”

艾儿抱了抱自己湿透的肩膀。

“还好刚才那些已经是所有的玩偶熊了,如果还有玩偶熊的话,那我就得湿哒哒地到处跑啊,你明白吗?”

艾儿用她那湿漉漉的眼睛盯着裕。

“我的错。但我没听说你是从汇合位置上方跳下来的啊。”

“因为数量超过预计了啊。也没别的办法可以到汇合的地方去啊,这种事你理解一下啊。”

“却都是我不好……”

裕爬上了岸。

“好了。玩偶熊也收拾掉了,我们回去吧。”

艾儿的脸上还粘着湿掉了的头发,就这么朝裕伸出了手。

裕抓住那只手,用瞬间移动移动到了停着艾儿摩托车的地方。

*

在朝阳开始升起的时候。

艾儿和裕骑着摩托,在柏油路上扬着尘土飞驰而去。湿掉了的衣服也在路上被风吹干。离开玩偶熊的街道后,他们翻过了两座山,终于来到了两人现在住着的据点。

那里是被几座千米高山所包围着的村落。

从山上看下去,可以看见几户人家,还有几亩田地,到处都洋溢着绿色。可却看不见村里的人。这个村子原本已经毁灭了,只是艾儿擅自借用了这里的几间空房子而已。从山道进入了村里之后,可以看见一个很大的池塘,池塘的那一边是一间塌掉了的牛舍,然后附近是一群奶牛,正悠然自得地吃着草。那些应该就是原本在牛舍里养着的牛吧,应该已经野生化了。

摩托车驶入平地之后便放慢了速度。

远看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房子,近看也还是有挺多的。

没想到这些竟然全都是空房子。

“好了,到了。”

艾儿抓下摩托车的刹车。慢慢减档,停下来之后便用双脚踩在地上。

摩托停在了一间小小的房子前。

屋顶使用瓦堆的,土墙显得有些茶色。虽然因为屋顶的重量,有一部分墙已经塌掉了,但还是可以住的。

现在裕和艾儿就住在这间房子里。

“啊……好困。”

裕从车上下来之后,把头盔拿给艾儿,便推开了房门。

门上并没有钥匙。门正对的是厨房,里面是两间四张半榻榻米大小的房间。奢侈的两室一厅。

“就这么擅自住在这没事吗?”

“反正都是空房子有什么关系?”

艾儿呆呆地回答道。

“不过,现在因为超能力者的关系,很多事还是很方便的,以前废弃掉的建筑也不止这里有。”

艾儿摘下头盔,把摩托车推进了建筑的阴影里。

可能是因为通宵骑摩托的关系吧,艾儿的眼神有些犯困。

“没事吧?”

“我现在困到想把太阳给打下来。”

虽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应该就是在说很困吧。

“我去洗下车子就去睡。”

“前天不是才洗过吗?”

“这不是骑出去了吗。得好好洗干净才行……”

住在一起之后,裕才发现艾儿很喜欢摩托车。在这多嘴一下,加上刚才骑回来的这辆,艾儿一共有三台摩托车。

就算是通宵和玩偶熊战斗了一番,艾儿还是会这样认认真真地洗一遍摩托车之后在睡觉。

“下次还是用我的瞬间移动吧?应该可以更快回来。”

“骑摩托可是我的享受啊。你不明白吹着早上飒爽的风是多么舒服的吗,你那样还算是个男生吗?”

虽然眼皮已经开始打架了,但艾儿还是努力笑了笑。

摩托车是那么好的东西吗?

“艾儿,下次让我开一次吧?”

“梦话给我留到做梦的时候去说!”

艾儿脸上褪去了笑意,向裕瞥来的视线仿佛要将裕冻僵了一般。

“……我出生在这个世界上非常抱歉。”

被这样拒绝了还是会有点受打击啊。

“啊,抱歉。裕……那个……”

看着有些沮丧的裕,艾儿有些慌了。

“不、不是那样的。裕也是我的好朋友哦,让你坐在后座上其实已经非常特殊了。但是,对不起。要让你开那些孩子们的话……这种像是把自己的恋人借出去一样的是我做不到啊。”

“我也是一时兴起,别在意——”

“那作为交换,如果你是在忍不住了的话,你就把我当马骑吧。就这样忍一忍行吗?”

“你这交换条件还真是艰巨啊。”

被裕这么说了之后,艾儿红着脸说了句“我去洗车”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裕。

艾儿可能是还不习惯和人交谈,有时候会像这样看着裕的脸色做出些暴走一般的事情来。但是,要“骑自己”,艾儿这回还真是说了个不得了的话啊。

不,等一下。

裕这时想到了。

艾儿这么喜欢摩托车。难道是因为喜欢骑着速度很快的东西吗?

“艾儿,等一下。”

裕叫住了正拿出洗车用管子的艾儿。

“怎么了?”

在艾儿转过头来之前,裕便两手撑在地上,四肢着地。

“……说真的,怎么了?”

“艾儿,骑上来。”

“…………我还是姑且先确认一下,你是要我骑到你身上去吗?”

艾儿的脸上浮现出一些奇怪地表情。

“没错。就像艾儿你刚才说的,把我当马来骑吧。”

裕带着一副自信满满的笑容说道。

“怎、怎么可能骑上去啊。”

“你刚才不是说让我骑你吗。反过来就不行吗?”

“不反过来也不行!”

“什么啊,刚才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艾儿想起了自己说的话,红着脸看向别处。

“……不能背着吗?”

“没关系。上来吧。”

裕站了起来,艾儿带着些许疑惑的样子走到裕身边。然后把手搭在裕的肩上,裕喊道“好,来吧”然后把艾儿背了起来。

背上传来一股温暖的触感。

“好,接下来做什么?”

“咦?接下来做什么是要我来决定的吗?”

艾儿紧张的声音在裕的耳边响起。

“硬要说的话……我想下来。”

“没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没有啦。不重吗?”

“那就没办法了。就先绕村子跑一圈吧——抓稳了哦。”

说着,裕便开始了连续瞬间移动。

“呀!”艾儿被裕的突然行动吓到,用力抓住了裕的脖子。

“怎么样”“艾儿”“很快吧?”

“你在说什么啊啊啊啊!”

裕就这么背着惨叫着的艾儿,绕着村子跑了一圈。然后回到了他们之前所在的那件房子前。

“好,到了!”

裕放下了背上的艾儿。

而艾儿则带着一副呆滞的表情着陆。

“你做了什么啊……?”

“用瞬间移动瞬间加速到了时速一百八十公里啊。喜欢骑快东西的艾儿肯定超喜欢的吧?”

“难道说,你是在和摩托车较劲吗?”

信心爆棚的裕面对艾儿的提问大大地点了点头。

“裕。摩托车可不是越快越好的啊。下雨的时候骑会淋湿,打雷的时候还骑不了。遇到个急转弯还很难转,还很容易受伤。直说了吧,摩托车作为一种交通工具,比起汽车来缺点多太多了。”

艾儿用很温柔的声音和裕解释着。

“但是呢,摩托车——是很浪漫的。”

那就是说裕的瞬间移动不浪漫吗。

“……这样啊。你不喜欢这样啊。”

“嗯。为什么突然闹这么一出啊?”

“我还以为艾儿你会高兴……”

裕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想要我高兴啊。”

“我不就是——为了让艾儿幸福才会在这的吗?”

艾儿听到裕的话睁大了双眼,然后用像是安心了似的笑容看着裕。

“……是这样呢。”

这么说道。

*

裕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睡下,在差不多日落的时候醒了过来。

在四张半榻榻米大小的房间里,裕总是睡不到枕头上,再加上身上盖着好几床被子,每次醒来的时候都觉得身上很痛。

“早上好,裕。”

裕一边活动着肩背一边来到厨房,就看见先起来了的艾儿。

艾儿正坐在坐垫上,面前摆着一张小小的矮脚桌,上面放着几个罐头。

“吃饭吗?”

“还是洗澡?还是说——?”

“我……我我、我怎么说得出来啊!”

上钩了的艾儿哼的一声把脸撇到一边。

裕也隔着矮脚桌坐在了艾儿前面,稍稍瞥了裕一眼的艾儿开始打开了桌上的罐头。

像是催促裕也快吃一样,艾儿在一个打开了的罐头上放上一双筷子推到了裕面前。

“我开动了。”

裕合起手,艾儿也说着“我开动了”合起了手。

一口一口地将艾儿推过来耳朵鱼罐头送进嘴里。便感觉到舌头上散开一股鱼肉的咸甜感。

“罐头好好吃啊!”

肚子饿了的裕便开始一心一意地动起了筷子。

看到这样的裕,面朝别的方向的艾儿也叹了口气动起了筷子。

“明明吃的全都是罐头,还真亏你吃不腻啊。”

“罐头不是很好吃吗。”

“就算是这样,但总吃这个你不会腻吗?”

艾儿这么说道。

裕到这来的这七天。食物全都是罐头。因为是很好保存的食物,所以艾儿存了很多罐头。种类很丰富味道也不差,虽然裕吃得很开心,但艾儿却不怎么动筷子。

“不喜欢吃吗?”

“眼前有个吃得这么开心的人在,罐头也会变得好吃的。”

“美味啊啊啊!”裕摇着上半身,尽力演出一副好吃的样子来。

“别弄得那么做作啊,笨蛋。”

“除了罐头没别的吃的了吗?”

“去山上的话应该有些能吃的草吧……但我不会做饭。”

“……说来,村口不是有肉吗。”

“那些牛吗?我劝你还是别接近它们哦。那些牛已经完全野性话了,可能比熊还要凶暴吧。”

“比那些玩偶熊还凶暴吗?”

“不是玩偶熊,是熊。和玩偶熊的话……估计能干上一架吧。”

“那些奶牛居然能和玩偶熊干架啊。”

这时艾儿已经吃完了。

“我吃饱了。”

吃完罐头的艾儿合起了手,站了起来。

虽然艾儿的食量可能不大,但总觉得这只是在陪裕吃饭而已。

明明是裕要让艾儿幸福,结果却反倒让艾儿这么用心。

“……食物啊。”

裕放下筷子嘀咕着。

*

第二天早上。

“什么嘛,找一找不就有了吗。”

裕在山上转了转之后,身上带的篮子便被五颜六色的野菜装满了。在山里面,不止有野菜果子之类的东西,可能是因为种子被风从田里吹过来,山上一些茄子和稻子就像野草似的疯长。

在这食材丰富的山上采野菜还真是挺开心的。

得意洋洋的裕回到村子里之后,目光落在了池子对岸的那些奶牛身上。

“……接下来,就是肉了。”

裕因为弄到了很多食材,开心地忘了艾儿的忠告,走向了奶牛们的那片领地——牛舍。

“——差点以为死定了啊啊啊!”

踏进奶牛们的领地中,仅仅过了三分钟。

看到裕踏进了自己的领地中,奶牛们的目光瞬间变成了流氓恶棍一般,用完全不输给玩偶熊的突进力追得裕到处跑。

裕一边发出惨叫,一边不断地使出瞬间移动。最后跳进池子里,朝对对岸过去,才算逃过一劫。

“那些家伙还真不是盖的啊……这也太猛了……”

裕抱着采来的野菜,一溜烟地逃回了他们住的房子。

回来后裕便立刻开始准备做饭。

先是把米脱壳,开始还觉得今天要搞完应该是不太可能了,但裕却发现,可能是因为初秋的日照关系。刚收下来的这些稻子居然已经干了,用完试着给稻子脱壳,居然很简单地就弄出了糙米。

调味料只有盐,所以裕只好先把芜菁和薯之类的根菜捣碎,弄了个可以用盐简单调调味的西式浓汤。然后再在汤里加一些五颜六色的野菜。

“嗯,好吃。”

裕试着尝了尝。还以为不会有什么味道,结果发现这些新鲜的野菜居然也弄出了非常棒的味道。

那接下来就是米了,虽然直接用糙米也可以,但艾儿也是女孩子,要吃纯糙米煮的饭应该很难下咽吧。

没办法,裕便找了个大料斗,把糙米装进去用擀面杖敲,想做些精米出来。

“……”

考虑到做饭的时间,必须得在傍晚前做好精米才行。裕开始了一场平凡的战斗。

裕敲了敲艾儿睡觉的房门。

听到“请进”的声音之后裕打开门,发现在那张和这间和风房间不太相称的床上,艾儿正带着一双没睡醒的眼睛看着自己。

“艾儿,肚子饿吗?”

“……”

艾儿半闭着的眼睛看了看裕。

“啊……”

看样子刚才也还在睡觉。艾儿就带着那双犯困的眼睛,把衬衫上面的两颗纽扣解开,把手伸进衣服里摸了摸然后拿出了两个罐头。

“嗯,拿去吃吧……”

“我不是饿了来找你要罐头的……话说你从哪儿掏出那罐头来的啊?”

裕接过罐头。看了看上面的图,发现是豆子和鱼的罐头。还有些温温的。

“我是来问你饿不饿的?”

“我……?”

艾儿歪了歪头。

裕直接带艾儿来到厨房,艾儿的困意便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怎么了这是……?”

艾儿的声音像是有些惊讶,然后她用有些颤抖的手抓住了面前的锅。

锅里是刚才煮好的野菜汤。

“还有米哦。很厉害吧?”

裕把柜子里那些弄好了的白米拿出来让艾儿看,然后摆出一副这种事很简单的得意表情。

“裕你会做饭吗?”

“光吃罐头的话不是会吃腻的吗?从今天起我就来做饭了,敬请期待。”

“为我做的吗?”

艾儿用有些湿润的眼睛看着裕。

“……也不是啦。那什么,我也想吃啊……”

被这么看着裕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对啊。裕是连罐头都觉得好吃的人啊。也没必要为自己准备呢。”

“喂,这么说就过分了啊。”

罐头本来就很好吃嘛。

“裕,谢谢。”

笑了。

那笑容就像绽放的花朵一般。艾儿向裕道谢。

“哦。”

裕感觉脸上有些痒,便挠了挠脸错开了艾儿视线。

然后,啪嗒一声。

艾儿的鼻子里滴下了鼻血。

“啊。”

“……怎么了,流鼻血吗?”

裕手忙脚乱地开始找起纸巾来。

而艾儿则捏住鼻子满足地笑了笑。

“这个鼻血就是裕让我幸福的证明哦。”

艾儿带着很重的鼻音说道。

那种证明我才不要。

*

因为艾儿非常喜欢裕做的饭,所以裕每天也就很开心地跑到山上去采野菜。

在这只有盐作调味料的情况下。裕还以为过一阵子艾儿就会吃腻然后又喜欢上罐头。但艾儿却每天都很美味地吃着裕做的饭菜。

虽然每天都要做精米很累,但只要玩偶熊不出现的话,时间就是大把大把的。裕很天真地想着。

但是那一天却突然响起了玩偶熊的出现预告。

“——重复一遍。……”

脑中直接响起了预告。被艾格斯成为心灵感应的东西,现在艾儿也在听着玩偶熊的出现情报吧。

“裕,走吧。”

裕坐上艾儿的摩托后座,前往玩偶熊出现预告中所说的地区。

但是,就在前进的途中,突然下起了雨。

“……啊。下雨了。”

艾儿拉下了刹车。

然后让慢慢减速的摩托车掉了个头。

“怎么了,要回去吗?”

“嗯。下雨了的话玩偶熊是不会出现的。”

“不会出现吗?”

“嗯。下雨就不会出现的。”

“为什么?”

“不知道……”

艾儿耸了耸肩,扭下了摩托车的油门。

“可能……在天气不好的时候,不想弄出些以外的事故吧。”

“什么?以外的事故?”

因为摩托的引擎一直在想着,裕好不容易才听见了几个词。

“那些玩偶熊会一直很小心不要弄出些不必要的伤者来的。”

裕并没有听清楚艾儿小声喃呢的话。

那之后,一整天都在下雨。

入夜之后雨便打了起来,两人都回到各自的寝室睡觉去了。

“——!”

“……打雷了啊。”

在昏暗的房间里,裕裹着满是灰尘的被子。

说来,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坏天气啊。

就在裕发出这样的感慨时,房间里突然发出了什么声音。

“什么?”

裕听到声音后抬起了头。

房间的门就那么开着。

“我忘了关……吗?”

裕歪了歪头。

站起身,靠着记忆在昏暗的房间中走向门的位置,然后把们关上了。

“好了,睡觉吧。”

裕挠了挠头又钻回了被子里。

虽然被子下面好像有些鼓,但裕也没多在意钻了进去。然后发现有什么暖暖的东西碰到裕,而且还在动着。

“裕。”

艾儿叫出了裕的名字。

在被子里,可以感觉得呼吸的距离下,艾儿的脸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为何此处的女子都对肉体接触情有独钟啊?”

被吓了一跳的裕说话都变得有些奇怪了。

“就今晚,能和你一起睡吗……?”

“无视吗?你就这么无视了我的问题吗?”

吐完槽之后,裕不禁皱起了眉头。

“艾儿,你……在发抖吗?”

被子中艾儿的肩膀有些颤抖。

裕从艾儿那紧闭着的双眼中感觉到艾儿像是在怕着什么。

“难道说,你怕打雷吗?”

“雨……”

“我怕下雨……”

艾儿用细小的声音说道。

“……对不起。我真的很怕雨打在屋顶上的声音。而且这个房子雨声还很大……”

艾儿缩紧了身子。

“……知道了。停雨前你就一直呆在这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艾儿看上去真的很害怕。

但是,雨声的话,睡在旁边的裕也没什么资格说艾儿吧。

艾儿就那么在裕身边发着抖。

“要握着手吗?”

裕试着说了说,艾儿却只是摇了摇头。

“能睡的话,就快睡吧……”

说完裕也闭上了双眼。

感觉旁边的艾儿一直在发着抖。

烦恼了一阵之后,裕想着至少让艾儿听到的声音能小一些,便用手堵住了旁边侧躺着的艾儿的右耳。

过了一会之后,艾儿的呼吸便渐渐平稳了。

“哈……”

裕像是安心了似的叹了口气。

“……妈妈,讨厌……”

艾儿小声地说着什么梦话。

*

第二天早上。

天气晴朗到昨天的雨就像是骗人的一样。

裕有些睡眠不足,所以早饭便只好用罐头和昨天吃剩的饭团将就了。

“还好今天放晴了啊。”

“嗯。”

艾儿吃了一口罐头点了点头。声音不像平时那么精神。

“怎么了?后悔让我捏住把柄了吗?”

“裕捏的饭团很好吃哦。”

“又没在说捏饭团的事。”

感觉艾儿的心并不在这里。

变成这样,裕也还是有些担心。

“没什么精神啊,怎么了?”

“做恶梦了……梦到以前的事……”

说完,艾儿便站了起来。

“不吃了吗?”

“对不起。没什么食欲。我吃饱了。”

说完,艾儿便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艾儿吃饭的时候明明那么开心,但现在看着那背影,却觉得有些难受。

“不过,是因为梦的话,我也做不了什么啊……”

裕只好把艾儿剩下来的东西也全都吃掉了。

吃完之后,裕便出门去了。

早上被雨洗礼过的山上的空气非常的清爽。

伸了个懒腰,艾儿有些不开心的事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艾儿既然在烦恼着什么的话,我可不能跟着一起烦啊。”

那至少得想些什么办法来让艾儿打起精神来……

“‘裕式瞬间移动自动二轮车(背起来瞬间移动)’艾儿好像不怎么喜欢……”

能然艾儿开心的事,也就只有吃饭了吧。但今天就连吃饭也没让艾儿打起精神来。

虽然想做些能让艾儿开心起来的食物,但想不到有什么。倒不如说根本没材料。

“女孩子的话,甜食吗?”

虽然山上有很多野菜,但却没什么水果。就算有也只有些很酸的木莓。虽说有桑树,但现在离桑子成熟的季节还有一段时间,现在完全不是什么好季节。

“嗯……”

烦恼着的裕渐渐向山走去,就在这时。

“哞——”

突然,池边的奶牛叫了起来。

“对了,这不是有奶牛吗?”

裕的脑中浮现出了一张菜单。

*

——是因为下雨吗,难得做了一次梦。

梦到小时候,和妈妈住在一起的时候。

我在单亲家庭长大,小时候妈妈因为工作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