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幕I 杀死祭品少女的方法

第一卷 序幕I 杀死祭品少女的方法

不管是谁,都做了同一个梦。

在梦中,艾儿被选为了祭品。

虽然母亲觉得这是个恶梦眼神有些变了,但艾儿自己却并没有像太多。

就算是被选为了祭品,她的生活也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变化。

在现实世界中,正不断围绕着梦的真伪展开讨论。

只是这样而已。

从梦中醒来之后,艾儿的世界也并没有迎来什么变化。

只是,出鼻血的次数增加了。

某一天。

和平时一样来到学校之后,同学之间有些骚动。

问了问发生了什么之后发现,班里有个女生“手上可以喷出火来”。然后有的人“可以心灵感应”之类的。

和艾儿同龄的孩子们,觉醒了各式各样的超能力。

“艾儿能做到什么?”

同学这么向艾儿问道。但是,艾儿却做不到什么特殊的事。

自那一天起,世界掀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全世界和艾儿同龄的少年少女都觉醒了各式各样的超能力,这时,针对全人类同时做的白日梦的真伪又引来了讨论。

“如果不杀死被选出来的少女,其他的孩子是不是也会死?”

不知道谁问了这么一句。

不知道谁对谁对谁说了这么一句。

很多人的目光集中在了艾儿身上。

有一天,母亲准备外出的时候。

有一个男人来找艾儿。

明明是夏天却穿着一件外套,带着很低的帽子,呼吸有些慌乱,用很可怕的眼神看着艾儿。

母亲很快发现不对劲,想拉起艾儿逃走。

但男人的手更快。

男人的手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一把菜刀。

“我要拯救这个世界……”

男人这么说道。

然后,把菜刀深深地插进了艾儿的胸口。

刀刃很快从艾儿的胸口抽了出来,随后男人还砍下了艾儿的头。

艾儿的视线从男人的身上转向了天空。

发现自己倒在了地上花了些时间。

伤口像是在燃烧一样烫,血正从伤口附近不断向外喷。

艾儿发现男人立刻从视线中逃走了,而母亲则惨叫着扑到了艾儿身上。母亲的双手被染的通红,想要堵住艾儿的伤口。

但,血就是止不住。视线渐渐模糊,啊啊……我要死了吗。

就在这时。

发着白色荧光的光点从溅着血的地板上,压着伤口的母亲的手上,从周围各种东西上飞了出来,聚集在了艾儿的伤口上。

光就这么被伤口吸收。

然后,伤口就像膨胀起来的蛋糕一样再生,一瞬间便愈合了。

失血过多有些呆滞的脑袋也变得清醒了起来。眼前的血池就像是在骗人一样。

那个男人很快就被逮捕了。

身上的伤口连一点痕迹都没有,消失得一干二净。

但这也证明了艾儿是不死之身。

电视中有人这么说道。

“如果不能让祭品少女幸福的话,那些觉醒了超能力的孩子都会死的。”

——自那之后,谁都想要让艾儿变得幸福。

*

大家都想让艾儿幸福。

每当觉得幸福的时候,艾儿就会流血。

如果只是很小的事,只会流一点鼻血。

再下去出血会越来越多,有时甚至让艾儿因失血过多而昏了过去。

谁都希望艾儿能幸福。

但是,只有母亲不希望艾儿幸福。

“我再也不会让别人伤害你了……”

自那之后,母亲便把自己和艾儿关在了家里。

母亲以外的事物渐渐远离艾儿。

不久,艾儿身边便没有其他人了。

但艾儿只要在喜欢的母亲身边,就会感到小小的幸福。

小时候,一直忙于工作的母亲现在居然能抛下工作抛下一切呆在自己身边,艾儿觉得很幸福。

艾儿就是因为这种小事都会觉得幸福(渐渐死去)。

又一次突然吐血倒地,陷入了深深的昏迷。

那是从没有过的,很长很长的昏迷。

醒来之后季节已经过半,有些寒冷的空气也变成了闷热的梅雨湿气。

——现在仍然记得那一天的事。

艾儿起来的时候,是一个雨夜,雨水正敲打在屋顶上。

“妈、妈妈?”

黑暗中并没有开灯,艾儿感到有谁在枕边看着自己。

温柔的手笨拙地抚摸着自己的额头。

然人安心的味道。

艾儿很快就明白那是母亲。

“醒了啊。”

母亲的声音。

“还有些困……”

虽然已经不困了,但现在艾儿很像让母亲担心自己,很像让母亲对自己温柔,所以撒了谎。

“啪”

肌肤和肌肤碰撞在一起的声音。

母亲的手打在了闭着眼睛的艾儿脸上。

“————咦。”

艾儿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打自己。

“啪”

另一边的脸也被打了。

枕边亮起了光点,开始吸进了艾儿的脸中。

母亲看到这些,又打了一次。

“……好痛啊,妈妈……”

平时如果被母亲大骂,艾儿都会立刻哭喊起来,但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哭不出来。

“……!”

看不见母亲的表情。

只听得见巴掌声。

听到声音,感到痛,艾儿发现自己还在挨打。

“都是因为你被选为了祭品……”

听到了母亲有些荒乱的气息。像是发了狂一般打着艾儿的脸。

“都是因为你被选为了祭品,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伴随着母亲悲痛的声音,巴掌再一次挥了下来。

“……到雨停位置,我都会一直打你。”

——那天晚上,雨一直没有停,艾儿就这么挨打到天亮。

在那之后的一个月,艾儿几户每天都在挨母亲的打。

一听到雨声,母亲就会开始打自己。

就像发了狂一样,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然后,每次打完之后,母亲都会想艾儿道歉。流着眼泪抱着艾儿,一次又一次地道歉。

不知不觉间,艾儿怕起了雨声。

梅雨季过后,开始迎来了夏天,下雨被母亲打的日子也变少了。

温柔的母亲在看着艾儿。艾儿笑了。而母亲的眼中却有着些许不安。

“妈妈。”

“……怎么了?”

母亲的声音很温柔。

“我知道哦。”

所以艾儿向告诉母亲。

“我知道妈妈其实很爱我。”

“……”

母亲惊讶地瞪大了双眼,像是要掩盖着什么似的开玩笑一般笑道

“那不是当然的吗。突然怎么了?”

“妈妈是装疯的吧。”

这句话让母亲惊慌失措。

“……你说什么呢?”

“……我知道母亲其实不想打我的。”

“……你为什么这么想……?”

母亲的声音有些颤抖。

“因为母亲打我的时候……比哭着向我道歉的时候还要痛苦……”

艾儿笑着说道,她注意到母亲的眼神有些动摇。

如果没再说下去就好了。

但,幼小的艾儿却想要和为了自己这么辛苦努力的母亲好好道谢。

“妈妈是为了让我不幸福……不然我死而打我的吧……”

谢谢你,妈妈。

还没说出口——就响起了皮肤被打的声音。

母亲的手打在了艾儿的脸上。

痛。虽然痛,但并不难受。

反倒是很难受地打了艾儿的母亲,让艾儿觉得难受。

所以,艾儿温柔的握住打了自己的手,有看向了母亲。

温柔的母亲就在那里。

“谢谢你。妈妈。”

母亲挥起了另一只手。

但是,手还没挥下来,母亲便咬着嘴“呜……”地呜咽了起来,母亲就这样抱着艾儿的头哭了出来。

“谢谢你,妈妈……我,不痛哦。”

母亲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艾儿就这么一直听着母亲哭泣的声音。

然后。

——啪嗒。

红色的血染红了白色的衬衫。

难道是因为嘴唇被打破了吗。

好痛。

艾儿捂住嘴,发现指间流出了很多血。

看到这,母亲的眼神又变了。

刚才还是一脸哭相的脸,现在却变得非常苍白,很担心地看着艾儿。

“不是,这不是鼻血。只是嘴巴破了一点。”

说着手便从嘴边移开,放到了鼻子下面。

——这时,手上感觉到鼻子里流出了什么液体。

“——咦?”

艾儿看了看身上被一点一点染红的白色衬衫。

身体渐渐有些撑不住了。

艾儿就这样倒了下去。

从昏睡中醒来之后,母亲已经在房间里上吊自杀了。

在还有些晃动的脚下,放着一张纸。

“活下去”

上面只有这么一句话,就只有这么三个母亲写的字。

*

——醒来之后。

是一件昏暗的房间。裕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

在半开着的门边,裕看到了在镇上那个带着帽子的女生。

啊,这样啊。她没事啊。

“……你没受伤吧?”

开口问这一句话以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现在不知被玩偶熊带到了什么地方,连自己是否安全都不知道,但裕的脑子里却全都是艾儿的死。

脑袋里不断上演着艾儿在空中消失的那一幕。

为了就裕,她死了。

“!……”

裕咬住了自己颤抖的嘴唇。

不能表现出来。这会让眼前这名少女不安的。自己的长处不就是随时都能乐观向上吗。

裕就这么劝说着自己。

那名带帽子的少女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裕说道。

“你好像误会了什么,我还是告诉你吧。”

她吐出的话语是那么的冰冷。

“初次见面,超能力者。我的名字叫卡莲——”

女生靠惯力慢慢推开了身边的门。

在门的那一边。有一只玩偶熊就贴在她的脚边站着。

“——我是能操纵玩偶熊的超能力者。”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