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浦野佑子的信

第一卷 浦野佑子的信

致××××

××先生,你好。

在此请让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

我的名字是浦野佑子。我收到你内容提及黑羽比那子诅咒之来信,特此回信。

关于能化解黑羽比那子诅咒的护身符一事,还请你先看完这封信。

因为把护身符给你的条件,就是你得先将这封信读过一递。

内容虽然有点多,不过我是以小说方式呈现,读起来应该会比较方便。

这点还请多多包涵。

我是住在××县、就读该县公立高中的十七岁女高中生。双亲皆外出工作,下面还有一个十四岁的妹妹。我家就在离学校步行二十分钟的宁静住宅区里。虽称不上富裕,至少也不愁没钱花用,是个极为普通的家庭。父母亲相当恩爱,我跟妹妹双叶虽偶有争执,基本上我们一家四口感情融洽,是个幸福的家庭。

而我们的幸福,却在阴雨绵绵的梅雨季节开始瓦解。

还记得那天一早开始就在下雨,我心头满是忧郁地起床。

换好制服后,我前往与厨房相连的客厅,母亲一如往常地正在准备早餐。

「佑子早安。不好意思,你去帮我叫双叶起床。」

「咦——我还要回二楼去喔?」

「那又不是什么很吃力的事。还是你比较想要来准备便当?」

我嘟着嘴发牢骚,离开客厅走向双叶在二楼的房间。最近双叶迷上部落格,只要有时间就一直玩电脑,勤于更新日记或是在留言板留言。她昨天晚上一定是熬夜,今早才会睡过头。

我大力敲了敲双叶的房门,转动门把。

「双叶,你要睡到什么时候?都早上罗,妈妈叫我……」

我话说到一半,将后面的话全吞进去,凝视着全开的窗户。

双叶房里的窗户向东,就算开着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但那仅止于天气好的时候。

那天从早上就开始下雨,一般来讲并不会想开窗户。

但双叶她好像一直开着窗户,窗边的木质地板整个都湿透了。

「双叶,你在干什么啊?」

双叶将被子盖过头部,躺在床上。我抓着她的肩膀后,被子滑落,双叶她脸色苍白,眼神茫然地看着我。半开的嘴还听得见些微的呼吸声。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她摇摇头回答我的问题。

「那你是怎么啦?雨下成这样窗户还开开的,地板都湿掉了不是?」

「呼吸……」

「呼吸?」

「我呼吸不太顺畅。」

双叶回答问题,声音听来微弱。

「呼吸不顺畅的话,你是感冒了吗?」

我把右手贴在双叶的额头上,手掌心传来冰凉的感触。

「看起来是没发烧,但你呼吸看来的确不怎么顺呢。你要请假吗?」

「……嗯。」

「我知道了,我会先跟妈妈讲一声。要是你又觉得不舒服的话,打手机给我。我会先早退带你去医院看病。」

我让双叶在床上躺好,想要伸手关起全开的窗户。

「窗户不要关起来!」

双叶躺在床上突然大叫一声。

「嗯?窗户不关的话,雨会溅进来喔。」

「没关系,窗户不用关。」

「……那我开一点点就好,这样空气也会流通比较好对吧?如果全开的话房间里面会变得湿答答的。」

双叶对我的提案感到放心,脸上的笑容看来虚弱无神。

我离开二楼,向母亲报告双叶的状况。母亲放不下心,看向通往二楼的阶梯一眼。

「双叶说她呼吸不顺吗?」

「嗯,可能是因为感冒而喉咙痛吧。」

「这下糟了,我今天不能请假,爸爸也早就出门了……」

「没事啦,我有跟她说要是怎样的话就打电话给我,放学后我也会马上回来。」

「好,那就拜托你罗。有发生什么状况的话,记得打电话给妈妈。」

「我知道了。双叶她都是国中生了,不需要那么担心啦。」

我如此说道,咬了一口涂满奶油的吐司。

那时我并不太担心双叶的病情。她的确看起来跟平常不太一样,但那看起来也不像是会让人感觉有生命危险的病状。

吃完早餐后,我手拿雨伞走出玄关。

雨依然在下,虽然没被雨淋湿,然而湿气却重到我觉得皮肤都黏黏的。

我抬头看看双叶的房间,淡绿色的窗帘稍微动了一下。我本来以为双叶就在窗边,之后窗帘却一动也不动。

一定是风吹了窗帘才会动……

那天我在学校传了许多封邮件给双叶,可是她一封也没回。午休打电话给她也没接。这样一来,害得我不免开始担心。

当放学钟声响起,我立刻冲出教室。要是双叶没什么大碍,我一定要训她一顿。我也不管制服会被雨淋湿,一路上都用跑的回家。

我用钥匙打开家门,里头安静无声。我脱下早已全湿的袜子丢进洗衣机,随后爬上楼梯到二楼去。一打开双叶的房门后,我看到她蜷曲在床铺上一角。

「双叶!你为什么都不接电话?害我很担心耶。」

我边避开被雨水沾湿的地板走到双叶身旁。

她则是默默地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

「你到底怎么了?从早上就一直怪怪的,你看起来也不像生病,是在担心些什么吗?」

经过我看来生气的责备后,双叶她终于开口,看起来都快哭了。

「……我看了……」

「嗯?看了什么?」

「诅咒小说……」

「诅咒小说?」

双叶她身体不停颤抖,缓缓点头。

「嗯……昨天有个不认识的人来我部落格的留言板留言……我很好奇的点了留言里的连结后……发现那是诅咒小说……」

「你就因为这样跟学校请假啊?」

我叹气看着双叶的脸。

「因为……我真的受到诅咒了……」

「咦?你说受到诅咒是怎么一回事?」

「看了诅咒小说后……我的呼吸就开始不顺了。」

「这么说来,你今天早上的确呼吸不顺畅呢。」

双叶的呼吸听来的确不稳定,在跟我说话的时候,她还会很不自然地把话打住停下来吸气。难道小说里有写到被诅咒的人会变得无法呼吸吗?

看来她打从心底相信那小说是真的。

从双叶还是小学生时,她就很害怕恐怖的东西。每当家人一起收看电视上播映的灵异照片特别节目时,她总是会把耳朵塞住、遮住眼睛一直挤到我身上。那天晚上,还会哭着求我跟她睡在同一间房间。

双叶的部落格是有日记跟留言板两大功能的普通样式,只要看她的个人简介,就能知道该部落格的主人是个一般女国中生。竟然有人会去女国中生部落格贴写有诅咒小说的惊悚网站连结,这让我非常生气。

就算贴连结的人有一半是抱持着好玩的心态,但是看到的人则会感到厌恶。特别是会相信诅咒的人,更会受到不小的打击,未成年人的话就更不用说了。

可是贴在双叶部落格上的,并非照片或是图画,而是小说。看到灵异照片或意外现场照片会感到害怕,这我也不是不懂。但是读了小说却怕成那样,总让我觉得事情不太单纯。

「你说的那个连结啊,现在还可以从你的留言板连过去吧?」

「不行!你不能看!」

双叶突然大喊一声。

「你看了那个会死掉的!姐姐你绝对不能看!」

双叶突然抱住我,面容令人毛骨悚然。她的指甲隔着制服刺到我背上。我表情虽因为痛楚显得有点扭曲,我还是把手放在双叶的头上说。

「没事啦。不可能会有那种读了就会死的小说啦。」

「是真的!那个小说是真的啦。我朋友惠理子她啊,读了那个小说之后整个人身体也变得很不舒服。」

「你是说附近羽野先生家的女孩子吗?」

「嗯,她说她点了我留言板上的网址,还说她吐了呢。」

「那只是她身体状况不太好而已啦。总而言之,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没事的。」

当我要走向放在书桌上的电脑时,双叶用力拉住我的手。

「不行啦,姐姐你也会中诅咒啦。」

「放心,这种惊悚小说我也读了不少啦。」

我尽量以温柔和气的语调回答双叶,一边按下主机的电源开关。哔一声,荧幕上出现了可爱的小猫桌布。我移动滑鼠连上网路,画面上立即出现双叶部落格的页面。

我看了留言板,发现里面最新一则留言只贴着一段连结。留言人的名字为阳菜,但我不知道那是否为本名。

我将滑鼠游标移向连结,双叶则是一脸苍白地注视我的指尖。

顿时间突然有股寒气使我背脊发凉,让我犹豫是否要点击这个连结。只不过是由一串英文跟数字排列而成的网址,在我眼里却看来诡异。可是就这么停下来的话,双叶她会一直以为那诅咒小说是真的有效力的。

当我下定决心要动下食指时,一楼传出声响,随后是母亲的说话声。看来母亲也相当担心双叶的身体状况,而提早从公司回来了。我赶快将手自滑鼠移开。

「啊,妈妈回来了,那我等一下在自己的房间看。你可不能跟妈说有关诅咒的事喔。」

为了不让双叶察觉我其实松了一口气,我话说得很快。话说完后,我要双叶回床上睡觉。

「你今天就先假装得了感冒在床上休息,我等一下帮你把晚餐拿上来。」

我离开房间,对母亲说双叶她得了感冒,但是她人看起来没什么大碍。

母亲放了心露出微笑,走向厨房。她好像要熬粥。

希望双叶不要乱讲话,害母亲操心……我边这么想,边看着母亲熬粥的背影。

当天晚上,我打开自己房里的电脑,连上网路前往双叶的留言板。我将滑鼠游标移到刚刚那个网址上,吞口水的声响自己都听得一清二楚。

虽然心里认为这世上不可能有诅咒小说这回事,但是进到惊悚恐怖的网站里还是需要些勇气。

要是不让双叶看看我读了诅咒小说后依然平安无事的样子,她就不会安心。为了证明诅咒小说那种东西都是虚构的,我不看不行……

我做好心理准备,用指尖按下滑鼠上的按键。荧幕画面突然转白,一大串文字映入我的眼帘。

我最先辨认出来的文字是「死」。由于只有「死」一字周围留白,相当抢眼。我虽对死这个字感到非常不愉快,但还是浏览了一下整篇文章。但是前几行文字在我看来并没任何意涵,只是「血」、「怨」等这些不吉祥文字的排列组合而已。

后面文章提到心脏、血液、呼吸等词,在一段莫名其妙的数字堆后,又写着看来不大吉祥的文字。

这文章……是在写些什么啊……

吸气……吐气……吸气……吐气……吐气、吐气、吐气……

我突然感到呼吸不正常,看来我在无意识间随着文章一直吐气。

这的确是篇很奇怪的文章。我知道心脏是将血液输送到全身各角落的帮浦。人只要血液停止流动就会死,这谁都知道。为什么要特地写出来?

我把右手置于左胸上,从手掌心传来微弱的心跳,总觉得这时心脏跳得比之前还快。

心跳快,就表示血液流速变快了吗?我一这么想,就觉得呼吸又开始不顺畅起来。

很怪,这篇文章有问题……我边这么想,边卷往下一页。我还以为这一页也会是篇令人摸不着头绪的文章,结果不是。这次画面上出现的是普通的文章,并没有第一页带给人的那种不适感。作者看起来好像换了,这让我感到不大对劲,但我还是读起了小说。

这部小说是由名为日高由香的女高中生所撰写,看来就像她把自己所发生过的事件以说故事的方式呈现。日高由香是文艺社的,就一个女高中生写的文章来说,还挺容易阅读的。我也在不知不觉间专心读起她所写的小说。

约过了一个小时,日高由香的故事也准备进入尾声,我也有种不好的预感。然而我的预感成真,日高由香的同班同学——黑羽比那子所下的诅咒,就是第一页那段不知所云的文章。

当下我感到自己全身血色全失。

那种讨厌的感觉在我读了黑羽比那子所写文章后发生,然后写了那篇文章的黑羽比那子被班上同学给杀了。

我相当惊讶自己的呼吸节奏竟然变得激烈,难道那文章真的被下咒了吗?难道黑羽比那子会在中了诅咒的我面前现身吗?如此念头一瞬间闪过我的脑海。

我开始格外注意床底的缝隙跟壁橱,在这约四坪半大的房里,我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重复深呼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在读黑羽比那子的文章时,我的确觉得有点诡异,呼吸变得急促也是事实。

但是就这么认为那是篇带有诅咒的文章,未免也太过仓促。我想,那文章的手法是让人意识到呼吸,进而使读者误以为自己被下咒而已。

最重要的是,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诅咒。

明明是为了让双叶安心才来读这小说,我一这样的话双叶反而会更加不安。我用双手拍拍自己脸颊,试着露出笑容。我必须表现得活泼有精神点才行。

我再次深呼吸,走向双叶的房间。

隔天,我和双叶一同出门。双叶看了我读过诅咒小说后依然没事,多少比较放心了。虽然她一样会特别在意呼吸,但是她只要跟我忘情聊天就会忘了那么一回事。

继续这样保持下去的话,相信只要再过几天她就不会对什么诅咒小说那么在意了。

我跟双叶分道扬镖后,我登上长长的坡道前往高中。进到教室,跟同学打完招呼我走到窗边。

和昨日不同,今日气候晴空万里。我把窗户全打开,张开双臂开始深呼吸。

吸气……吐气……吸气……

在我持续深呼吸之际,突然想起那篇诅咒文章。为什么我会变得如此在意呼吸呢?

我一边想着那个问题一边走回座位,看到同班同学的神代英梨在我视线范围内。

神代同学站在教室门口,猛盯着我瞧,而且从眼神来看她好像还有点生气,我赶快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

我跟神代同学感情并没说很好。当然这并非我跟她有吵过架之类的,是因为她经常独自一个人行动。

长度及肩的黑色长发以及剔透无瑕的雪白肌肤,看起来就像个高价的宝贵日本人偶,她的周围也因此弥漫着一种让人难以接近的压力。

我不知道为何神代同学今天特别在意我的行动。

不久后老师进到教室,神代同学也移动到自己的位置上。

为什么我会被神代同学瞪呢?

我边纳闷边拿出第一节课要用的教科书,坐在隔壁的远水翔太拜托我借英文课的翻译作业给他抄。我跟翔太自中学时代就常在同一个班级里就读,他也是最常来找我讲话聊天的男孩子。虽然成绩不怎么好又容易得意忘形,在班上是挺受欢迎的。看着翔太合掌不断低头恳求的样子,让我心里好上许多,要他午休请我喝瓶果汁当成交换报酬后,我才把英文科的笔记交给翔太。

我读了那部诅咒小说已过了两天。

我虽偶尔会在意呼吸,也会怕黑而开灯睡觉,却感觉不到身体有何异状。当然,我也没看过黑羽比那子在我眼前出现。

仔细想想,这是很正常的。已经死掉的黑羽比那子,怎么可能会用诅咒小说来杀死读者啊。

双叶她也越来越有精神,现在能一派轻松地笑着说那部诅咒小说是骗人的。

诅咒小说那种东西就忘了它吧。我原本是这么想的……

那天是星期日,我们一家四口正在一起吃晚餐,客厅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从母亲接过电话后的样子来看,应该是在讲些严肃的话题。

父亲也停下筷子,直望着母亲。待通话结束,母亲眉头深锁地说道。

「羽野先生家的女儿好像过世了。」

羽野先生家的女儿?那不就是双叶曾提过也读过诅咒小说的惠理子吗……

此时突然想起玻璃碎裂声,我才回过神来。我看到双盘站了起来,面色铁青。

她的身体微微发抖,玻璃杯的碎片在她脚边四散。

「双叶……你还好吗?」

双叶缓慢左右摇晃她的脖子,嘴巴半开,双颊不停抽动,脸上渐渐露出惊恐的神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双叶发出我从没听过的可怕叫声后登上楼梯,我跟双亲急着追过去,但是双叶却将房门上锁,不打算从房间出来。

父母亲认为双叶是因为惠理子突然死去,双叶内心才大受打击、变得不安。

双叶的确是因为惠理子的死而感到害怕不安。但那并非只是一个好朋友过世,而是因为她自己说不定会死才这样。

我隔着门呼喊双叶,同时也有意识地重复呼吸。

这是偶然才对。我一直对自己说,惠理子过世纯属偶然……

结果那天我没跟双叶讲到任何一句话,跟双亲商量过后,决定到明天之前我们先静观其变。母亲虽对双叶的事放不下心,依然出门前往羽野先生家。

好像是有人召集附近邻居去帮忙什么事的样子。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按下电脑的电源。我想要知道更多关于诅咒小说的一切。

我必须找出双叶的朋友惠理子之死,并非惨遭诅咒之毒手所致的证据。我连上网路后,开始调查有关诅咒小说的资料。

现阶段得知的是诅咒小说的作者用了日高由香这个名字。这应该是假名吧?小说里面好像也有提过这件事。精通电脑的人只要查一查网页的网址,或许就能查出作者,但这对身为一个普通高中生的我是办不到的。

总之得先找到些资讯。我在搜寻引擎打上日高由香或其他诅咒小说登场人物的名字搜寻过一遍,却没能发现什么令人在意的资讯。

至少能知道日高由香现在年龄的话,可以省下一点工夫。但是日高由香的网站上并没有她的个人资料,上头有的就那么一部诅咒小说。

我在电脑前发出叹息,小说最后虽写着「本故事纯属虚构」,但是文章里面日高由香也提过「只要补充说这是虚构的,任谁都会安心」这种话,所以那根本没意义。

这样的话,我根本找不着这诅咒小说是唬人的证据。

读了诅咒小说的人,是不是也会跟我一样想要一探这作品的真伪呢……

说不定在那群人的朋友里,有人发现了小说是虚构的证据。

我查看了那些读过诅咒文章者的个人资料,虽然我看到有的部落格主张小说是虚构的,却举不出半个证据。

再这样下去,陷入恐慌状态的双叶也无法相信事情纯属偶然吧。

我边看着一个名为「风香的个人网页☆」的部落格,抱头苦思。

这孩子两个月前好像也读过日高由香写的诅咒小说,但她只曾在日记上写着「我才不相信什么诅咒呢」这种话而已。

那时我察觉到有事不大对劲,那孩子在这个月三日后就没再写过任何一篇日记了。

部落格首页右侧会有个月历,光看月历就能知道主人什么时候写过日记。如今这个月已到了下旬,她却好多天没写日记了。看之前纪录她可是全勤在写日记的啊……

我切换页面,跳转至写有最后一篇日记的本月三日。

页面上到底写了些什么?

在我读那篇日记时,我的血液逐渐失去温度,全身发寒。

那篇日记并非部落格主人所写。

写日记的人是主人的哥哥,他在日记里平淡地报告说——

他的妹妹风香,在这个月二日突然死了。

我为了整顿紊乱的呼吸节奏,持续深呼吸。

除了双叶的朋友惠理子以外,还有人因为读了诅咒小说而死……

我翻了翻之前的日记,发现主人风香是个高一学生。

上头还提到她喜欢运动,想必生前身体一定相当健康。

我驾驭着颤抖的手,继续搜寻其他读过诅咒小说者开设的部落格。

我花了两僩小时以上找出八个部落格,虽然上头并没有可以判断该部落格主人已过世的资讯,但其中有两个部落格已经好几个月没更新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读了日高由香诅咒小说的部落格主一个死了,两人已经很久没更新。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也有可能是三个人全都死了。

就算皆属偶然,这样死亡的机率未免也太高了。话说当主人过世后,家人会将该部落格关闭也很正常。部落格的经营公司可能也会删除该帐号。

难道,读过小说而致死的机率其实还要更高?

我突然好想吐,我赶紧用手捂住嘴巴。全身相当紧绷难受,简直就像黑羽比那子从身后紧紧抱住我一样……

隔天,只有我一个人出门去。双叶她一直没离开房间过,母亲也打电话向学校报备她今天不去上课。

说真的,我也想向学校请假。从没看过的黑羽比那子身影,从昨晚就一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害我无法入睡。我凭空想像的黑羽比那子就跟怪物没两样,看着她垂着长发飘啊飘得接近我的样子,吓得我曾数度差点大声尖叫。

假如这状态持续下去,我会跟双叶一样,整个人变得不正常。

连我在上学途中都会特别在意呼吸。

吸气……吐气……吸气……吐气……

我只不过像跟平常一样走路,却喘得像在跑马拉松一样,难以呼吸。在班会跟上课中也是,这样难以呼吸的状态一直持续。

我会突然想起诅咒文章。每节下课我都会跑到窗边一直深呼吸,座位在隔壁的翔太总是以感到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

放学后,当每个人都满怀笑餍地冲出教室,只有我挺着沉重的腰杆站起来。

回家后得好好想个办法跟双叶说明说明才行……正当我这么想时,突然感觉背后好像有人在,我回头一看——

站在那的是神代英梨同学。

神代同学一句话也不说地注视我。我就像中了她那深邃吸引人的双瞳所施的魔法,停下全身动作。随后神代同学稍稍皱眉,张开形状整齐漂亮的嘴唇对我说。

「浦野同学对不起,因为我有些事很在意才会来找你。」

「喔、嗯,有什么事吗?」

「从上礼拜开始我就觉得啊……浦野同学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怪事?」

「怪事……你指的是哪一类的?」

「像是有没有去过什么灵异场所,或是有人出车祸死掉的地方之类的……」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呢?」

「啊,如果浦野同学你没有怎样的话,那就没关系。对不起喔,我突然问了些怪问题。」

神代同学低头转向背对我,我赶快叫住她。

「神、神代同学……」

「嗯,怎么了?」

神代同学看我保持沉默,便轻轻叹了一口气说。

「果然是发生了什么事对吧……」

「为什么你会知道?」

「因为我好像从小就有灵异体质。而且浦野同学打从上礼拜开始,看起来就怪怪的。」

「怪怪的是怎样?」

「啊,不是说你怎么人变了还怎样,我的意思是从我眼里看出去,浦野同学的样子看起来会歪歪的。」

「我样子看起来会歪歪的?」

「嗯,这种事偶尔会发生。像是班上的男孩子跑去有幽灵出没的废弃屋试胆后,那个同学看起来也是扭曲歪斜的,但是等过了一个礼拜他就复原了。」

「那我现在也复原了吗?」

「如果复原了我就不会来找你了。毕竟只要讲这种话就会被人家觉得你有问题。」

「那你是因为看到我样子看来扭曲,担心我才跑来跟我说话的啊……」

「浦野同学,并不是那样。」

神代同学就这么干脆地否定我的话。

「是因为你模样扭曲得越来越严重,我才跑来跟你说话的。」

在染成一片红色的教室里,我对神代同学坦承自己曾读过诅咒小说这件事。

我暗自期待,如果是具有灵异体质的神代同学,说不定知道什么好方法来解决这件事。

但是神代同学摇摇头,说她只能分辨出谁曾跟灵异之事有所关连的人,并不知道什么解决方法。

我失望沮丧地坐在椅子上,我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神代同学看我这样,便拿出手机说。

「你告诉我那个诅咒小说的网址,我实际去看过一遍后,说不定能想到什么好方法喔。」

对于神代同学的提议,我回答她还是别那么做比较好。

拥有灵异体质的神代同学说,我正面临着有关灵能方面的麻烦。

虽然那有可能不是诅咒小说所引起的,但是说老实话,除了小说以外我想不到其他可能。

要是那小说真具有效力,这样神代同学也会遭受到诅咒。

神代同学自己也说她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诅咒,如果她中了诅咒,就会像我跟双叶一样受苦。她注意到我有异状,还特地来跟我说这件事,我并不希望她受到诅咒。

我默不作声,神代同学便开始搜寻起日高由香这个名字,找出贴有诅咒小说的网址。然后她完全不听我的劝,毫不犹豫地点开诅咒小说的页面。

神代同学的双眼完全聚焦于手机的画面上,在只有我俩的教室里,唯一能听见的就是神代同学的呼吸声。

她好像一直看着第一页那段黑羽比那子写的文章,放在手机按键上的大拇指一动也不动。

果然诅咒就在首页黑羽比那子所写的文章里吗……

我想时间大概过了约五分钟后,神代同学如日本人偶整齐端正的漂亮脸孔稍微扭曲,还大大地呼了一口气。

「这可是真的喔。」

「你说真的……意思是这真的有诅咒吗?」

「对,会让你样子看来扭曲的原因就是这个。这可是个威力强大无比的诅咒喔。」

「那……神代同学你也中了诅咒吗?」

「这个嘛,虽然我是不知道自己样貌有没有扭曲啦,但就我呼吸变得不顺这点来看是没错的……」

我当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静静地看着神代同学。

「你那什么表情呀?我可是自愿去看那部诅咒小说的喔,浦野同学你不需要放在心上。不过说真的,我还真没想到会中了那么强力的诅咒。」

「……对不起。」

「你不用道歉啦,而且中了诅咒的话,解开它就好啦。」

「咦!你刚刚不是说不知道怎么对付诅咒吗……」

「刚刚是刚刚。事到如今不去找方法也不行对吧,这也是为了彼此呀。」

神代同学虽然脸色苍白,眼神却没流露出丝毫胆怯恐惧的情感。她抿嘴表情严肃,猛盯着手机画面上显示的诅咒文章看。神代同学内心之坚强让我吓了一跳,而我则对自己如此软弱感到羞愧。

打从我开始认为那部诅咒小说可能是真的,我便一直害怕诅咒,活在其阴影下。

这样一来,在我被黑羽比那子杀了之前,我会先精神错乱发疯吧。

我得变得更坚强才行!

我跟神代同学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跟邮件地址。我们紧紧且大力握着对方的手,约好要一起找出解开诅咒的方法。

回家后,我看到母亲一脸担忧地坐在椅子上。

双叶今天都没踏出房门一步。不过把餐点放在她房门前,双叶会自己在其他人不注意时用餐,这样或许还让人比较放心。不过现在一知道诅咒是真有其效力后,该如何对付诅咒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根据日高由香的小说里面所写,黑羽比那子会花上几天时间,一个一个杀死读过诅咒小说的人。也因此死亡的机率其实很低,但是读者依然可能会死这点相当可怕。

这简直就像买了一张奖品是死亡的彩券。总之,不尽快找出化解诅咒的方法不行啊……

我吃过晚餐后,马上回到房里打开电脑。我昨天虽然在找诅咒小说纯属虚构的证据,但今天的工作并不一样。

我开始搜索网路上是否有人化解了黑羽比那子的诅咒。

要是有人成功解开诅咒,如果我寄封电子邮件过去的话,真希望那个人会教我解开诅咒的方法。

但是我一直找不到。

我是搜寻到了几篇说自己有读过诅咒小说之人的日记,但日记上面也只写有「好恐怖」、「这应该是虚构的」等诸如此类如感想般的话。结果别说怎么化解诅咒了,那天我连个线索都毫无斩获。

隔天我一开门进到教室里,神代同学马上过来跟我说。

「我知道日高由香住在哪了,我还找到了其他资料喔。」

「咦!你、你怎么找到的?我昨天在网路上一直找啊,你说的那些我一个都没看到耶。」

「因为我是用爸爸平常在用的付费搜寻引擎,找了一下以前的新闻报导。因为是未成年犯罪,所以名字没有被报导出来,但是我找到了园田诗织杀了黑羽比那子的新闻。」

「那果然是真的……」

「对啊,不过那件事好像没行造成话题。可能就像日高由香说的,是园田诗织的家人向媒体施压呢。」

「话说小说里面有提到,园田诗织她家境富裕呢。」

「光靠家境富裕要隐瞒那件事的话太难了,说不定他们家人脉也很广。也可能是被害者黑羽比那子的家人并不希望出现在报章杂志上。」

神代同学貌似回想起那件惨不忍睹的命案,皱紧眉头。

「那么命案是在哪发生的?」

「是××县的××市喔。」

「那不就是隔壁县吗!」

「对,这样一来就好调查多了。虽然这已经是三年前的案子了,我想只要问问日高由香母校的毕业生,就能了解整起事件的背景因素。」

「不过,光是调查那个就能化解诅咒吗……」

「知道诅咒为何被做出来这点很重要喔,光靠日高由香写的小说资讯实在不够。而且里面写的又不一定全都是真的。」

「你是说日高由香在说谎骗人?」

「我猜大致上都是真的,但她好像很怕自己真实身分曝光。她也有可能把小说里的登场人物姓名或时间都改掉呢。」

「嗯,虽然让别人看诅咒文章是不会承担罪名的,但是像她那样在网路上散播的话,一定会触犯众怒……」

我对日高由香为了保住自己一命,而在网路上散播黑羽比那子所写诅咒文章之行为感到憎恨。

我拿出手机,进到日高由香的网站,连进诅咒小说的页面里,发现计数器的数字比昨天还多了五十以上。光是想到一天就有五十人以上看过诅咒小说,不免寒毛直竖。

那些人该怎么办呢?

是心生恐惧怕得发抖吗?或是觉得那是骗人的而一笑置之?还是他们会跟日高由香一样,试着让更多人读到那部诅咒小说呢……

手机荧幕上显示着诅咒文,我只是看着文章而已,呼吸又开始变得紊乱。这时后面突然伸出一只右手抢走我的手机。

「你干么脸色凝重地看着手机啊?」

抢走我手机的,就是那个容易得意忘形的翔太。翔太嘿嘿地笑着,玩着我装在手机上的猫型吊饰。

「你、你干么啦,手机还我啦!」

我的叫声全班都听得见。因为手机上显示的,正是那篇诅咒文。要是翔太看了的话……

「什么啊,你怎么那么生气啊。难道这是你男朋友传的邮件吗?」

「才不是咧!」

「那我看也没关系罗?」

「不行!绝对不行!」

我扑向翔太,打算抢回手机,但是在这之前翔太的视线已经先转移到手机上了。

「这什么啊?真是有够诡异的文章!」

「你为什么看了!」

「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篇惊悚小说,又不是你男朋友传的邮件。」

「笨蛋!大笨蛋!」

翔太看我真的发怒,就自讨没趣地将手机归还给我。

「你这个人真开不起玩笑耶,平常明明就会一起玩得很起劲。」

「那是因为你太幼稚了啦!」

「啊——算了。」

翔太嘟起嘴,走向他的男生朋友群。神代同学担心地看着翔太的背影。

「不小心被他看到了呢。」

「嗯,不过只有那么一瞬间,说不定没事。」

「谁知道呢。日高由香的小说里面有提到,就算只是稍微瞄了一下也会中诅咒的。」

「神代同学你看不出来吗?比如像翔太样貌扭曲那样。」

「现在看起来很正常。不过我也遇过几天后样貌才看起来变得扭曲的例子。说老实话,我不知道现在翔太同学是否中了诅咒。」

「……真的是个大笨蛋。」

「总之还是先别跟他提有关诅咒之类的事。因为他是男生,可能会觉得没什么。假设他知道自己被诅咒了,光是那样他在精神意志层面可就相当难受了。」

「说得也是……」

我想到自己的妹妹双叶也是那样,便频频点头。虽然我不知道翔太是否真的中了诅咒,现在去查那个也没意义了。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化解诅咒。如果我能办到,翔太就不会死于非命了。

可是,我的愿望却惨遭破灭,无法实现。

隔天班会,班导井上老师走进教室时表情看来悲痛。

「我刚刚接到远水翔太的父亲打电话过来,说翔太同学在昨天晚间过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