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第一卷 第二章

“我不该来的。要冻死了……屁股好痛……不该一时冲动的……”

兰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后悔之中。

操着缰绳的朱利奥回过头苦笑道,

“什么嘛。明明来的时候摆着一副绝不后悔的架势。”

“人,人类就是这种变幻莫测的生物嘛。”

兰似乎是要藏起自己羞红的脸,用手紧紧环住朱利奥的腰间。

卡拉拉半岛的西海岸是斯皮纳多鲁西山脉——是座海拔一千五百梅路特纳(米)级的连环山脉(译注:梅路特纳是原文中的单位,相当于米。)

朱利奥从属都出发,沿大路北上了一阵后,进入了这座山脉中。

通往提塔尼亚的大路上设有防止物资和人员通过的关卡。这样做就是为了绕开它们。

在被薄雪覆盖的山路上,朱利奥毫无犹豫,驾马前行。

他故乡的村庄在七年前的战争里被毁灭了,这之后便在这座山脉中和同伴们一起生活。正因此他才熟知山路吧。

“兰,不高兴吗?对我来说这可是一段愉快的旅途呢。”

“……反正你是想着胸贴着后背的感觉棒棒哒之类的吧?”

“……”

发现朱利奥沉默不语,兰慌慌张张地,

“……对,对不起。胸部贴着后背会让你很高兴什么的,是我自我意识过剩了。”

“不,是你想的太少了。”

“还不只是很高兴!?”

“并不是很高兴这种程度而已。我是高兴到要升天了……!”

朱利奥放开缰绳,在山路上张开双手。

兰愣住了,不过自己喜欢的人会如此高兴也并不讨厌。

“哼,哼哼……你真是像条精力旺盛的狗呢。”

“……兰,考虑到我的精神卫生状况,这句话能不能收回去?”(译注:中文是有精神卫生这个词的,故保留)

确实,有可能说过了。被比喻成发情的狗,朱利奥也会生气的吧。

“对不起。我撤回你像条精力旺盛的狗这句话。”

“那请你改成——你是个精力旺盛的人。”

“考虑到我的精神卫生状况,能不能把精力旺盛四个字给收回去啊!?”

和精力旺盛的人的双人旅行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两人继续沿着山路前行。

出发后的第五天——两人离开斯皮纳多鲁西山脉,沿着平原赶了好一阵子路终于看见了目的地。

“那是……”

“新特伦托王国”唯一的城市·提塔尼亚。

这是座正方形的城郭都市,边长大约五百梅路特纳。

两人靠近之后,负责警戒的骑兵朝这边靠来。

“站住,是什么人……啊!”

骑兵调转马头,一边大声叫着一边领着两人走向提塔尼亚。

“喂——!各位!军师阁下回来了!”

在东墙附近正在进行壕沟的挖掘作业,男人们正手持洋镐和铁锹工作,他们因为挖掘作业而汗流浃背。

“辛苦了,我回来了。”

兰跟着朱利奥点头致意。男人们放下工具,笑着向他们打着招呼。

两人走过壕沟上的木板桥,进入城门,穿过昏暗的城墙。

在兰拉着朱利奥伸出的手从马上下来时……

“朱利奥大人!”

一个有着一双大大的闪耀着光辉翡翠色眼瞳, 摇曳着一头有些鲜明的散发的人走了过来。

此人穿着男装,个子不高,长相很可爱,透着一股中性感。

抬头看朱利奥的样子,就像摇着尾巴的小狗一样可爱。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兰,这是莉莉亚诺·萨列里(Salieri),我的副官。”

初次见面的两人相互低头致意。

朱利奥抓住莉莉亚诺纤细的肩膀。

“剑术,谍报,巡逻,补给,侦查……不管哪样都做的很漂亮,是个非常厉害的家伙。”

“这,这么说,很羞人的啦……”

莉莉亚诺那张软软的脸羞得通红。

朱利奥很自豪的,

“他样样都通,无人能出其右。”

“不是啦,剑术方面就有人比我强了!!”

“那是和我比啊!”

朱利奥挺起胸膛,正在工作和训练的年轻人们陆续跑了过来。

“朱利奥大哥!担心死人了啦!”“很冷吧?快点去烤火啦!”

“我很精神。谢啦贝娜蒂塔(Benedetta) ……”

兰见识了朱利奥新的一面,有些不知所措的,

“莉莉亚诺,不好意思。朱利奥说了奇怪的事。”

“……您这简直像是太太说的话呢。”

这稍稍带刺的话语,让兰整张脸都红了。

从莉莉亚诺的态度看,他对朱利奥应该有着强烈的思慕。

“啊,我有点坏心眼了,对不起。”

莉莉亚诺有些慌慌张张的,随之又摆弄起戴在脖子上锁环,

“嘛,我是样样都通。全都是半吊子……连外表都是半吊子……”(译注:这里莉莉亚诺的自称为男孩子用的仆,不过她应该是个女生吧。)

“半吊子?”

“恩……我的性别经常被人搞错。朱利奥大人也一直搞错。”

兰也是,搞不清她是男是女。这是个看着既像美少男又像美少女的人。

但向本人求证性别,说不定会惹人家不高兴。

(对了,问朱利奥就知道了。把他认为的性别反过来就是了。)

和莉莉亚诺他们分开之后两人前往城郭都市市内,就在两人走在石板路上时。

“那个……朱利奥,莉莉亚诺到底是男是女啊?”

朱利奥愣了一下,

“诶,那家伙,是太监吧?”

“这反过来是什么啊!?”

太监就是去势了的——没了蛋蛋的男人。

结果,兰到最后也没搞清楚莉莉亚诺的性别。

兰在城郭都市里来回看了看,这里有一条大道穿过正中央,路两边有很多石造的房子和公共住宅。

虽然似乎不在营业,但城里也有商店,食堂,旅馆之类的建筑,也有座远远超过了城墙的高度的——高二十梅路特纳的教堂。

因为对伦巴第举起了反旗,这里和普通人生活的地方不太一样。到处都是和弓、弩、枪有关的训练,女人和老人围在篝火边制作箭之类的武器。

这条大道大约三百梅路特纳长,旁边有座广场,往里面走还有座圆柱形的石造主塔(keep)。

主塔,指的是耸立于城墙内侧的坚塔。在敌人突破城墙时,这是最后的防线。

主塔的入口处站着两名卫兵。

恐怕那是“新特伦托王国”的王,多纳泰罗·特伦托的居所。

接下来就要和被人揶揄为“失地王”的历史性人物会面了。

朱利奥把一面小盾给了紧张兮兮的兰,盾的表面有无数突起。

“把这个塞到屁股后面。”

兰虽然疑惑不解,但也如他所说把盾放到了修道服里。

朱利奥和卫兵说完,两人便进入了主塔中。

“兰,小心脚下。”

爬了一会儿细长昏暗的台阶,面前出现了一扇门。

“臣朱利奥·罗西前来觐见。臣归来了。”

“进来!”

门的那边传来了沙哑的声音。

朱利奥打开门。

在粗陋的房间里,有个一头短白发的持剑老人。他的表情严肃,布着皱纹的脸上浮着汗水。

年纪在七十左右。但是他的身体结实,眼睛如鹰般锐利。和兰在属都看到的人偶剧中的形象截然不同,兰不禁挺直后背。

“陛下,臣刚刚回来。”

朱利奥在多纳泰罗王的手背上一吻。

王有些无趣的瞥了一眼,

“就是说,你把创书阿鲁斯玛古纳的使用者带回来了?”

王盯着兰,

“并非如此,而是带回了个修女……是拐着弯要朕快点去天堂的意思?是吗啊?”

“啰嗦死了老头子,快点去天堂吧。”

“都不拐弯啊!!”

嘎哈哈哈哈,多纳泰罗王后仰着哈哈大笑。然后他突然流下泪,摇摇晃晃的走了起来,坐到了房间深处的王座上。

“咳……好过分……要朕去天堂……”

“您没,没事吗……朱利奥你太过分了啦。上了年纪的老人可是宝贝啊。”

忘了对方身份的兰跑到王身边。

王哭哭啼啼的,但是……那双眼睛闪闪发光,然后他把手伸到了兰丰满的屁股上。

“呀!?”

并不是兰,而是摸过去的多纳泰罗王发出了悲鸣。

刚才朱利奥让兰把带突起的盾塞到屁股后面,就是预料到了这点。

王以膝撑座,像个孩子一样嘟着嘴。

“是朱利奥捣的鬼嘛……把命不久矣的老头的乐趣都给夺走了。”

“非常抱歉。”

“国家都时日无多了高兴一下也行吧。”

“国家时日无多会让我很困扰的!”

两人的对话让兰愣住了。没想到国王居然会嘲讽自己的国家。

朱利奥对兰伸手示意,

“陛下,我认为,这个修女……兰·拉格朗日可以成为创书的使用者。”

吼,王的眼神变得锐利无比。

兰被王的气势压的退了一步。

“七神器之一,在我们特伦托传承的创书……我的曾祖父是它最后一个继承者,已经有一百年没有出现新的继承者了。”

多纳泰罗王遗憾的咬着牙,

“七年前,与伦巴第的战争大败,全是因为这个。真是让人烦恼——”

“恩?您说什么?”

“对不起,朕的暴政,无能和懒惰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

听到朱利奥的冰冷声音,多纳泰罗王慌忙改口。

(很坦率地承认自己的过错呢。)

直到七年前的战争为止,王都不听儿子和家臣的谏言,过着酒池肉林的生活。

“那,要试一下么——兰,朱利奥,来一下。”

王领着两人进到王座后的房间。看来这是卧室兼办公室。

一张床横其中,王站在漂亮的办公桌前。

(创书……在那个,锁上的抽屉里吗。)

终于要和神器面对面了,兰吞了口唾沫。

站在桌子前的王——突然四肢扒地,把手伸到床下。

他取出好几本沾满灰尘的书,然后拿出了其中一本。

“这就是,特伦托王国的国宝,‘创书阿鲁斯玛古纳’——”

“藏在床下面!?”

“木隐于林,俗话是这么说来着吧。不正是这种床下面搞的森林吗。”

兰看了看其他被拿出来的书的名字,什么《淫靡的王宫》,《邪淫的魔刻》……好讨厌的森林。贵重的抄本也在里面吧。

老王咬了咬牙。

“……七十岁的朕,至今都没见过创书的使用者。我要向始祖,林道歉。”

(把它藏在小黄书堆里才该对不起吧……)

多纳泰罗王把创书递给呆然无语的兰。

“那么,试一下吧,兰·拉格朗日。”

“是!!”

兰严肃的回答,用拇指和食指拿住创书。

“……喂,怎么了。看上去就像把神器当做了脏东西一样。”

“不,这是诚惶诚恐。”

兰自己都不信这句话。

“从开头的颂词开始读吧。如果你被创书选中了的话,应该会有什么反应。”

听了王的话,兰七上八下的翻开封面,用清澈的声音开始诵读。

“此乃原初之书。创造万物之书。神经大地创造人类,树木与世界。”

独特的节奏让兰心情激动,她继续翻页。

“大地正乃创造之源……吾等二人将创造世界,吾将褪去衣衫而袭汝。无视你那‘至少把灯关上’的呼喊,如猛兽一般……这不也是小黄书嘛!!”(译:翻译已尽力,实在没办法连颂词最后一句都装正经。)

兰把创书扔到墙上。

“这,这个是。这不是为了要藏小黄书把它伪装成了创书嘛!”

“反了!!这是把小黄书伪装成国宝!”

兰的口气也显得毫无顾忌了。

看见王的丑态,黑发军师把两手撑在墙上。

原来如此,这就是失地王……兰叹着气,发现办公桌上有本名叫《君王的心得》的书。这本书被翻得破破烂烂了。

(这其实也是小黄书?)

就在这时,又一次探身床下的王站了起来,把手上的书的灰尘掸掉,

“啊,这个,绝对是真的创书阿鲁斯玛古纳了。兰你试一下。”

“哈……那个……‘吾乃创造之源……’”

兰像刚才一样开始咏唱。

有了刚才的经历,兰变的有些敷衍……文字读到最后的时候,创书的封面发光了。

“诶,啊……!?”

兰看了眼旁边的朱利奥,他的脸上闪耀着期待与兴奋的光辉。

“兰,你被传说中的创书选中了。我觉得就是这样没错。”

多纳泰罗王的脸上也满是红潮。

“兰·拉格朗日啊……创书阿鲁斯玛古纳的继承者啊。”

“是,是的。”

“向朕宣誓忠诚吧……额,怎么一副嫌弃脸。”

从到现在为止的对话来看,这也没办法吧。

“拜托了。可以把你的力量借给我们吗?”

王伸出满是皱纹的手来。

话说……朱利奥刚才也亲了这里。

(这,这是,间接接吻……)

兰的脑袋瞬间“烤糊”。因为在禁欲的修道院中生活,她的妄想症相当严重。

前些日子朱利奥的话重现眼前。

“兰,今天,我是来带走你的。”

这句话在脑内反复,兰呆呆的用双手捂住脸颊。

“怎么了,兰,不愿意发誓吗……?”

“不,我愿意做誓约之吻……亲爱的。”

“亲爱的!?”

兰像是患了风热的病人一样,在王面前跪下,结果他的手。

“我,兰·拉格朗日发誓,无论健康或是疾病,都将与你共同度过。”

兰说着结婚仪式般的发言,亲了上去。

“恩,好好努力。”

(谢谢,神父爷爷……)

兰在已经一团浆糊的脑子里说。

她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平静下来之后,

“那,那个,前几日我是听朱利奥说如果你被创书选择的话‘想让你担任领导者’,具体是要做些什么呢?”

“恩,根据特伦托法——”

听着多纳泰罗王的话,兰的脸色逐渐发白。王说的就是有这般冲击性的内容。

她呼呼地摇着头,亚麻色的头发弹动着。

“不,不行的。绝对,不行的!!”

但是,那名“领导者”对特伦托而言确实是必要的。

兰抱着头蹲了下来,王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肩,

“请你好好考虑。”

兰弱弱的点着头,和朱利奥一起从王的房间离开。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创书。

“为,为什么我要背负如此重责……”

朱利奥转过身,抓住她的双肩,用认真的眼神看着她。

“我绝对会守护你的。我会一直在你身旁,支持你的。”

兰绯红的脸颊传递出感谢之情,于是朱利奥用力点了点头。

然后他挠着黑发,

“哈哈,总觉得我们俩,就像在结婚一样呢。”

“什,什,你说什么啊……笨蛋!”

兰内心一阵激动,左手拿的创书发出光芒。

空中出现了立方体土块。变化成了与兰的想象丝毫不差的锤子。

抬眼看去的朱利奥发出感叹,

“创书阿鲁斯玛古纳……根据传说,是件可以召唤三立方梅路特纳的土,如使用者的想象自由变换形态,强度也可以进行调整的神器。”

土锤从上敲了朱利奥的脑门一下,朱利奥仰天倒地。

兰立刻祈祷,土锤马上就消失了。

“好,好厉害。这就是创书的力量……对不起!你没事吧!?”

“痛……话说兰,得到传说中的神器的感想?”

“五五开吧。不安,还有希望……”

兰摸了摸朱利奥的黑发,然后紧紧地抱住了他。

(但是,和你在一起的话,希望的比例会增加下去。)

这么想着时——朱利奥的眼睛看向硬贴上来的“洗面奶”,

“啊,啊啊。我也是五五开啊。肉欲,还有兽欲……”

“那些,不全都是性欲嘛!!”

兰内心的不安,显著增长。

时隔约百年,“创书”的继承者再次出现,除了多纳泰罗王,朱利奥和他的副官莉莉亚诺以外这还是个秘密。

秘密泄露出去的话,可能对朱利奥考虑好的应敌策略产生影响。

身为军师的他,要缜密考虑公开兰是创书使用者的时机,还有创书的使用方法。

兰以多纳泰罗王的伴修女的名目住在提塔尼亚,被分给了一间在对着广场的原旅馆的房间。

她也拥有在修道院里学到的医药和护理知识。在两个半月后……春天降临,第二王子带领的伦巴第军队攻来时,估计会变成一场守城战。她对伤者的治疗会很有帮助吧。

兰则是积极地与提塔尼亚人交流。

在冬天暖和的日子里,女人们聚集在东门附近,帮忙制作弩、弓、箭。

负责指导的武器制作者因为漂亮的修女到来而十分高兴。洋洋得意的就弩就行说明。

“弩,是即使没什么力气的新手,只要用脚蹬住前端的四方孔,用双手拉弦装箭的话,就能射出强力箭矢的优秀武器。”

一般的弓是用单手拉弦,弩是用双手,因此也可以用上背部的肌肉。

“原来如此。比起弓来更适合女人和老人嘛。”

“恩。不过就算是女子也有傻傻的跑去用弓的‘弓圣’(Dhyana)啊”

弓圣——在伦巴第活跃的传说中的女弓兵。她在十年前逃亡到了特伦托,这之后便音讯全无。

“那么,这样吧。弩是用这些零件,看,这么组装起来的。嘛,对侍奉神的修女来说可能有点难。”

“这样?”

兰动起手,行云流水般组装完成。

“诶诶诶!?超厉害!!…………那个兰小姐,你不想不和我结婚嘛?”

“因为我是把身体奉献给神的修女,所以不行。”

女性们咔咔地笑了出来。

“啊哈哈。你啊,被人家一口拒绝了啦。”

“就是就是。况且,这个修女是军师阁下的女人哦。”

“他的,女人……!!”

兰的脸变得通红,低头隐藏。

兰望向东门外,与到刚才为止都在挖壕沟的朱利奥的视线相合。

因为长时间工作他都出汗了呢,他在篝火变身赤着上半身擦拭着。

“喂——,兰。”

朱利奥向她挥手,于是女性们更加欢乐了。

兰害羞地无视朱利奥,飞快地继续组装着弩。

“兰小姐,这种气氛下头也不回的,军事阁下他……”

会伤心吗,兰有点后悔,

“他用一只手藏着乳头一边挥手哦。”

“人家才不是因为看见了朱利奥的乳头才无视他的!”

“军事殿下是个怪人呢。”

兰苦笑着对在一旁微笑的女性们点头,

“是啊,真是个彻彻底底的笨蛋。我其实想当作作画的参考看他的乳头呢。”

“你也是个怪人啊!!”

在做武器的时候她们聊了很多。

这座城市在七年前的战争中被佣兵团袭击,掠夺,施暴,有很多人受害。

在休息时间,兰坐在圆木上给人们画画。

她还在那旁边添上了短文。因为是历史学世家出身,书读了很多。在修道院干抄本的活的时候铭文也写了不知道多少次,不知不觉兰的文章也写得很好。

石头和木头的雕刻等也通过自学掌握了。

兰的创作欲是无限的。技术又经过长期磨练,所有的艺术她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平。

(这回,想试试把这里的人们用木版画的形势表现出来啊……)

兰这么计划着,朱利奥突然坐到旁边,把木碗递了过来。

这是午饭的麦粥。配菜的腌猪肉的浓香四下飘散闻上去很是美味。这是由饭店老板负责指挥做好的。

“朱利奥,说起来……你和多纳泰罗王很亲近呢。莉莉亚诺他们也是,好羡慕啊。”

“创立了‘里’(Patria)的,是我和陛下。”

“里”——那是培养了多纳泰罗王率领的“二百人”的地方。

朱利奥看起来很是怀念,仰望天空,

“我住的村子在七年前的战争中被佣兵团毁了后,便一个人在山里徘徊,然后便和穿的很不错的胖胖的,但没有食物的老爷子遭遇了。·”

“那是,多纳泰罗王?”

“恩。那之后就变成我们两个人一起生活了。我是农村出身,在故乡就参与狩猎所以是有谋生能力的。那之后莉莉亚诺这些人一个接一个加进来,狩猎和采集果实又到了极限,所以我们在山间找了一座废弃的村庄。”

他们在那里互相帮助生活着。

朱利奥负责耕作,多纳泰罗王来教字,商人的孩子莉莉亚诺负责物资管理……其他还有铁匠和裁缝的徒弟之类的人也加入进来。他们充分发挥各自的长处,分享着有限的食物生活着。

他们为了自卫又弄来了武器和防具,于是也开始了训练。朱利奥在故乡拜过师,传授大家剑术,弓术,枪术和马术。

农闲期间,为了探查旧特伦托领和伦巴第的情报,朱利奥在各地来回穿梭。他也时而装着东西到城市里贩卖,听一听人们的传言。为了给复兴特伦托准备好王牌,他也在寻找创书使用者的候选人。

朱利奥十六岁时,率领“里”的战士,袭击残酷对待特伦托人的奴隶商人,“里”的名望由此大大提高。

然后,约一个月前……这座城市,提塔尼亚发生了叛乱。

当时这里由伦巴第派遣的官员治理。

那个人曾经借钱给交不起税的居民。

税负虽然很重,但因为税率是伦巴第规定好的,还可算“良心”,但是贷款的利息就无法可依了。

官员开出的利息异常的高,交不出就全家充当奴隶,再卖掉什么的也不少见。

提塔尼亚居民的愤怒爆发而发起了叛乱。但受到在这座城市里驻扎的伦巴第军队的镇压,他们向“里”发出了救援请求,最终击退了敌人。

“里”的人们习惯了与奴隶商人的私人雇佣兵战斗。

他们战斗英勇,经验丰富,所以得到了这座城市的军事指挥权。

“来。”

兰被朱利奥带着登上城墙的阶梯。

从那往下看……这座城市中,人人舞枪,练弓,加固城墙工事,

“那边,教提塔尼亚居民用弓的人,带领骑兵的人,都是‘里’出身的——和我一起成长的伙伴们。”

“里”的人都很年轻。

“拒绝提塔尼亚的救援请求,放弃这里的人们,‘里’说不定也就不用与伦巴第军战斗了。”

伦巴第王国决不会允许叛乱,“里”不给予帮助的话,这里便会被驻军完全镇压,统统杀光吧。

“但是,果然在山里窜来窜去可不行。总有一天,要有人和伦巴第战斗。”

“为了把特伦托人从暴政中解放出来……?”

“恩,提塔尼亚正是为了达成这个目标的第一步。在这里和伦巴第军抗争,取胜的话,其他地方的特伦托人也会风起云涌发动起义的吧。”

“……顺利吗?”

“作为新特伦托王国的军师,我要定下能取得胜利的计划,付诸实施。现状是很不利,情况是很困难……但是我们要尽全力去干。”

朱利奥似乎是要压制住那张恐怖的脸,摆出一副笑颜,

“怎么样,我们很厉害吧!”

兰抓起朱利奥的手,用双手包住了它。

这是一副厚重、结实的手掌……应该是一直使用武器和农具炼成的吧。

在小时候故乡被破坏后,他就和人们一起互相帮助生活下去,选择走上与强大的敌人战斗的道路。

“恩,很帅气。”

朱利奥的眼神摇摆不定,他低下了头。

兰一阵害羞,慌忙松手,然后看着城墙外的平原打岔。

“那,那个,关于创书阿鲁斯玛古纳有什么问题吗?”

兰用创书在城墙上方召唤土块,土壤的表面浮现出文字,朱利奥看了看。

“军师阁下,关于使用方法你有什么想法?”

朱利奥稍微在自己的房间里进行实验,调查使用规则。

由创书召唤出来的三梅路特纳的土块可以根据兰的想象变化。人的土雕也可以做出来。练了几次之后兰就能做出相当精致的东西了。

但是,土块并不能分裂开。比如土雕不能分离开做出两个。土的硬度和大小,也可以在在某种程度上调节,就算变得相当薄,也有相当于厚纸程度的强度。

(根据这种特点,创书的土块在战争中的使用是用于“制作墙壁阻敌前进”吗……)

有用是有用,但和“传说中的神器”的名号略显不符。

“我当然在考虑着。”

朱利奥得意的微笑着,凑到兰耳边,

“兰,之前说过的那个不太擅长的东西啊。我想到……”

黑发的军师热情洋溢的说道,然后从怀中取出油纸。那是在属都从桥上跳下时用来把兰的画包好的油纸。

“这要使用的油啊。提塔尼亚这里有很多,从亚麻里……”

随着话题深入,兰的心中变得异常激动。朱利奥想出的创书的活用方法,和自己的想法从根本上就不同。

“说,说不定可以。用这个城市里有的东西,加上修道院学到的方法进行加工的话……!”

问题是,那么大的东西,怎么均等施加压力?

“说不定会变成我们的秘密武器吧?一起去莉莉亚诺那里吧。那家伙的脑袋里,装着提塔尼亚全部的物资情报。”

兰在朱利奥的带领下,去莉莉亚诺那边与之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