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第一卷 第四章

朱利奥和换上围巾,大衣,手套的特里斯坦一行骑马翻越国境正中的中央山脉。

这是一场在极寒的冬日里的山间旅行。

露娜坐在特里斯坦身前,手里拿着缰绳驾马前进。

“不好意思露娜,把你拉进这么辛苦的旅行。”

“没关系的朱利奥哥哥。有爸爸在后面抱着我。”

在另一种意义上超危险的发言。

在旧特伦托领的山中和平原疾走,过了几天一行人就回到了提塔尼亚。

三人通过城门进入中央广场,女性们正一边呼着白气,一边在兰的主导下进行工作。

“啊,朱利奥回来了!”

穿着围裙的兰跑了出来,对朱利奥的平安无事报以微笑。

然后她注意到了朱利奥身边的人,睁大眼睛。

“金狮子特里斯坦……真的成为同伴了啊!”

“诶!?那是金狮子?”“帅呆了啊……!”

一部分女性聚集在了特里斯坦周围。金狮子的威名早已在半岛里传开。

兰给木碗装好热水,递给朱利奥和露娜,来温暖在旅行里受寒的身体。

在露娜向兰自我介绍后,她不可思议地看着周围。

“姐姐,你们在做什么啊?”

“做秘密武器哦。”

沿着广场的建筑物里,正有人在碾碎亚麻种,用榨汁机榨汁,获取亚麻仁油。

榨汁机是带有两块板的东西。在下面的板放上装了粉碎好的亚麻种的麻袋,然后转动轮盘,让上面的板降下来压麻袋,以此获取亚麻仁油。

“原来如此。是要用热油浇敌人吗?看上去会很烫……”

“不对哦,看好。”

朱利奥手指的前方,有人用大锅熬制亚麻仁油再搁到手推车里,然后再加上从暖炉里弄到的粉灰。

之后再运到石台上,仔细搅拌……做出来的是焦油一样的,黑色粘稠液体。

“在做什么啊,完全搞不明白……”

似乎越来越不明白的露娜歪着脖子,朱利奥微笑道。

“组合起来就能做出最强的武器咯。那兰,还……诶?”

兰不知什么时候就不在身边了。

朱利奥环视四周寻找她,她正对着榨汁机目不转睛地观察。

什么情况,朱利奥讶异不已的离开了那里。

他带着特里斯坦和露娜前往代替王宫的主塔,谒见多纳泰罗王。

“没想到你真的说服他了啊……朕在此下令,命特里斯坦担任骑兵队长。在创书阿鲁斯瓦古纳的使用者兰之后又招募了一人,干得漂亮,朱利奥。”

朱利奥深深低下头。

紧接着王看向特里斯坦。

“朕有听过你的威名,据说你是一名高洁的骑士啊。”

“并没那种事。”

“哈哈哈,你不必谦虚。”

(他完全没有谦虚啊……)

朱利奥在心里嘀咕着。多纳泰罗王叫到了露娜的名字。

“是的,我是特里斯坦·加里波第的女儿,露娜。”

她用两手捻起连衣裙的裙裾,然后低下头,朝王的手吻了上去。

“我和父亲就请您多多关照了。”

多纳泰罗王高兴地抚摸着她的金发,

“哈哈,好可爱的小姑娘。朕很期待你的将来,你会变成个大美人的吧……真是期待啊。”

特里斯坦拉了拉朱利奥的袖子,偷偷说,

“那个,朱利奥,我可以谋反么。”

“刚见面就想要谋反!?……改改你的脾气啊……”

“那个臭老头子,不止让露娜亲了,还用淫荡的眼神看她…… 决不允许!”

但是特里斯坦的心情,因为和女儿在相同的地方宣誓忠诚而间接接吻而变好了。

在谒见完多纳泰罗王之后,特里斯坦父女在莉莉亚诺的带领下参观城内各处。

朱利奥一个人朝在广场边的原旅店里的兰的房间走去。

朱利奥被她迎入房间里,屋内相当杂乱。

“哇……东西增加了好多。”

屋子中间摆着张大工作台,画,木版画,小木雕放置其上。兰也有进行药草的调配,研钵里有油绿色的液体。

(每件作品都好棒……不愧是兰。这样的话,那件事说不定也进行的很顺利。)

在朱利奥感动的看着时,兰红着脸快速说。

“刚开始有点迷茫,不过,还是有规律的。你看,这是最近做的干点心。”

“不过,和有规律比,探索比较辛苦吧。”

“创造是脱生于混沌中的。”

“规律见鬼去了啊。”

朱利奥微笑着坐到椅子上,然后把成功劝诱到金狮子的理由告诉了兰。朱利奥从特里斯坦那里得到了告诉兰的许可。

“那个金狮子特里斯坦,居然是个爱上可爱女儿的萝莉控……”

听完之后美貌的修女张大嘴巴。

这时,敲门声伴着“打扰了”的声音,露娜出现了。她应该在和义父一起参观城市,太快了。

“他们去看武器库了。我去也没意思。”

“原来如此。来这边坐吧。”

兰把椅子让给露娜,自己坐到了床上。

“那个,露娜是……和我缔结了契约的魔剑。身为创书的使用者,能不能请你做一下她的相谈对象?”

“……?你在说什么啊?”

兰不明白朱利奥的话,歪着头,流泻到腰间的亚麻色长发摇曳着。

“你看到的话比较好理解。露娜,可以么?”

是的,露娜紧张的绷紧脸。

朱利奥张开右手,叫道“来吧,魔剑!”。

然后露娜化成无数粒子,聚集到朱利奥的右手中,形成了一把漆黑的魔剑。

“就是这样。”

“诶,诶诶诶……?”

兰盯着魔剑,她和朱利奥有着一样的感想。

“好,好厉害!……就像神话里出现的圣剑福尔图娜一样!”

露娜变回人形,把和朱利奥的相遇经历和“魔剑契约”向兰说明。

“不好意思,能对父亲大人和其他人保密吗?”

“可以是可以。唔,露娜不知道为什么选朱利奥为契约者吗?”

在三人思考魔剑的事情的时候,朱利奥的心被某物牵住了。

——契约者。

(说起来这个词,好像以前听过啊……)

“这孩子不行。适应性很差,作为契约者和她有天地(之差)……”

这到底是谁的声音?

在朱利奥思考时,兰问露娜。

“你是什么地方出身?”

露娜咬着嘴唇捏紧连衣裙的裙裾,

“我以前住在旧特伦托领的小村庄里。听养大我的婆婆说,她把在山崖下哭泣的一岁左右的我捡了回去然后收养了我。”

并不知道露娜的双亲是谁。

“我直到五岁时都在那里生活,但是因为战争,村子被佣兵部队烧了,婆婆也被杀了。我一度被当做奴隶,父亲大人把我收为了养女……”

兰的脸上陇上阴云,然后她手放在丰满的胸上,温柔的笑道,

“露娜,你可以把我当姐姐。”

“那我就是哥哥了……这样我们就成三兄妹了。来,叫我声哥哥听听。”

露娜俯下身子,红着脸,抬头望着朱利奥。

“哥,哥哥……”

“妹妹啊!!”

朱利奥抱住在床上坐着的兰,用脸蹭她。

“咿呀呀呀呀,干嘛!?你这种人才不是哥哥!!”

创书发出光芒,空中出现了三立方梅路特纳大小的土块,变成了把锤子。

锤子猛地敲了朱利奥的头,少年军师痛苦的扭着身子。

“露娜,小心点。叫这家伙哥哥的话,搞不好会被乘机在洗澡的时候被他洗身子哦。”

“那个,我已经被做了差不多的事情了。”

朱利奥点头,

“我确实是趁露娜身子不方便移动的时候,用布把她浑身上下擦了一遍……等等等等,我只是用布把魔剑上的血给擦了啦!!”

朱利奥慌忙对让锤子消失,马上又用召唤出的土做出“铁处女”的兰解释。(译注:“铁处女”是一种人形铁框,两面互相用铁链联接,将犯人绑在其间,再把两面合拢,框上许多突出的长钉,就会贯穿钉入受害者身内。)

“这,这就是神器·创书阿鲁斯瓦古纳的力量吗……”

露娜一边用手指拨着金发,一边面红耳赤的小声说道。

“姐,姐姐,好厉害。”

“妹妹啊!!”

看到那副楚楚动人的样子,兰飞扑了上去。

露娜又是疑惑又是欣喜,但她对从超近距离见到的兰的巨乳是惊愕不已……和自己的胸部一比,作为十二岁的女孩胸部已经很大了,但和兰仍是天壤之别。

“我,我是不会输的。脱掉的话我也很厉害的,我是隐藏巨乳。”

“啊,硬撑的样子也好可爱。没关系的,你很快会变大的。”

露娜揉着自己的胸,

“我也成长了的话,就不用装作隐藏巨乳,而是兰姐姐那样成为真正的巨乳了对吧?”

当然,朱利奥点头。

“但是,兰也不是个巨乳,而是个隐藏巨乳啦。”

“隐藏巨乳就这么大!”

你这家伙稍微成熟点啊,朱利奥被兰戳了戳。

露娜抱住兰,像小猫一样眯细眼睛,

“诶嘿嘿,我有了对开朗的哥哥姐姐呢。”

三人互相投以微笑,被温暖的气氛包围。

之后,敲门声再次响起,特里斯坦出现了。

“不好意思,听说我女儿在这里——什么吗,你们的关系变得那么好了。”

“义,义父大人。”

“谁是义父啊!?朱利奥果然你小子!”

在朱利奥躲在兰的背后回避时,露娜一拍手

“对了。作为相识的几年,大家来个茶会吧。我去准备了哦”

她精神的从门口跑了出去。兰眯着眼,叹了口气。

“唔,真是个好孩子。”

特里斯坦自傲的挺着胸,然而不经意间他的脸上蒙上阴云,

“修女兰,你从朱利奥那里听说了吧。我对……那孩子……”

“你爱着她?”

“恩,所以拜托修女你了……从今晚开始能不能请你和我女儿一起睡。”

金狮子特里斯坦说明了每天晚上都和女儿在一张床上睡,拼命动员自己的全部理性的事。

手舞足蹈又夹杂着雄辩,他如神话里登场的人物般美丽,本质确实最差劲的。

最后他“就是这样!”,深深低下了头。

“拜托了……让重要的女儿的身体,摆脱我的魔爪!!”

“我,我知道了。”

兰僵着脸答应后,把头发拨到后面,

“说这话可能有点奇怪来着。我可不可以替露娜做石像。做出来肯定很棒的。装饰这里的中央广场……”

见到了最顶级的模特兰的创作于喷涌而出了。

“你在说什么,让我的女儿……被一大堆人用肮脏的视线看。”

金狮子强猛拍着胸,叫道。

“能用肮脏的眼神看她的只有我!!”

居然有肮脏的自觉。

“那就为了装饰特里斯坦的房间做。”

“那行。”

“可以啊……”

在苦笑的兰面前,特里斯坦跪了下来,朝兰的手献上宣誓忠诚的吻。

“那么老师,做法我们什么时候……”

“老师?”

在特里斯坦的本性让兰无语,露娜拿着盘子进来。

“茶来了,久等了。茶叶似乎是贵重品,所以加的很少。”

在大家一边喝茶一边说笑时——

门突然“哐”的打开了。

面色异常跳入房间的,是莱奥这个“里”出身的年轻的骑兵队长。

“我听说了朱利奥大哥。要让这个伦巴第人代替我做骑兵队长?”

他拍着桌子,顶撞朱利奥。

“就算是陛下和军师的命令,我果然还是不能接受。要是这家伙背叛了要怎么办?”

“我是打算准备一匹狂暴的马,把马鞍换成三角木马让人坐上去,蒙上眼睛全裸,把手绑在身后,直到下面裂开死了为止让他游街……”

“那崭新的刑罚是什么鬼!?”

露娜不明觉厉的说着“san jiao mu ma”歪着头。

兰抚摸着那金发,

“那是拷问还有H的玩法用的道具,小露娜不知道也行哦。”

修女不也是不知道也行吗,朱利奥如此想时

“另外责任由我和陛下两人负。”

“那噩梦般的场景!?”

至少用这招冲进敌阵,让他们混乱一下吧。

朱利奥这么想象时……特里斯坦却优雅的喝着茶,

“这男人说的也对。那我就从最下层做起。”

“可是陛下已经约定让你做骑兵队长了。”

金狮子理所当然的宣告。

“我会爬上来的,用实力。那时我也能让整个骑兵队臣服。”



那天晚上,特里斯坦·加里波第在被分配的房间里和女儿独处。

房间在“王宫”附近的广场对面的原旅店里,和兰还有朱利奥的房间在一座建筑物里。

家具有一张床,桌子和椅子。

在村子里一起睡的露娜今天开始就要和兰一起睡了。

(虽然是的苦行……但是和露娜一起睡的话我说不定会丧失理性化为野兽。)

为了道晚安而来的少女,背着手抬头看着父亲,

“呵呵,父亲大人,今天开始晚上要一个人睡了,夜里可不要哭哦。”

“在说什么蠢话,我没事的。”

金狮子耸了耸肩。刚才在卫生间眼泪都哭完了,所以不用担心。

然后他跪了下来,和露娜的视线平行。

“话说回来露娜,我们离开了啊,常年生活着的伦巴第……”

露娜先是低着头,然后又抬起头,微笑着。

“……为什么在笑啊?你没有不安吗?”

“确实如此,可是……比起哭还是笑比较好。自己也好身边的人也好,都能变精神。”

确实如此。

在喜欢上露娜,因为发现自己是个萝莉控而失落时——一看见这个孩子的笑颜,就觉得喜欢上她哪儿不好了,整个人变的精神了。说不定还更迷上她了。

“对了……父亲大人也来试试看吧。”

特里斯坦笑了。虽然笨拙,但他笑了。

露娜的眼睛里蒙上悲伤的阴云。

“不过,父亲大人,今天哭也没关系哦。”

“到底要怎样啊”

“我的胸部可以借给你哦……”

女儿的双手从头后面伸上来,把脸引向胸部。

尽管还在成长,隔着衬衫的那里传来了十足的分量感……香气让人心旷神怡。

“今天哭也没关系哦”

“唔,唔啊,唔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我的祖国伦巴第哟……美丽富饶的大地,赐予我们恩泽的温柔大海哟……!!”

一点都不难过,但是特里斯坦假装放声大哭。

被拥抱的快乐时间,一秒也好必须延长下去。

“让心灵安逸下来的山丘,花一样的香味,迸发而出的青春,闪耀着金色光辉的头发……不,麦田哟……!!”

不知不觉,不是描述着祖国而是女儿的身体了,所以特里斯坦慌慌张张地掩饰。

不能袭击女儿,特里斯坦在脸颊的内侧咬出血忍耐着。

“父亲大人……?”

露娜和特里斯坦分看,窥探着他的脸。

(不好,暴露了。)

特里斯坦很是焦急,但女儿悲伤地用手掌扶起他的脸颊,

“父亲大人,这么号哭着……果然,是对亲爱的祖国还有眷恋。”

(笨,真是笨蛋……难道我也有爱国之心嘛……)

再次和露娜拥抱的时候,特里斯坦知道了。

(对了……这是高兴的眼泪……!!)

抱着露娜的欢喜,让哭干了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而且,被眼泪淋湿的露娜的衬衫透明了。新的喜悦之泪又涌了出来,让衬衫更加透明,结果进入了个良性循环。

“啊,我差不多该去兰姐姐的房间了。”

呜哇!眼泪更是哗哗流出,这次是悲伤的眼泪。

“父亲,还在因为乡思,哭泣……”

“祖国伦巴第哟……风吹雨打之国哟!!”

“是这样的吗!?”

渐渐变得和思乡无关了。

露娜一副为难的表情,让特里斯坦在床上躺下,给他膝枕。

“父亲都混乱了,我到您睡着为止都给您唱摇篮曲吧。”

(对,对了,只有一件祖国让我怀念的东西来着……)

是已经去世的父母交给自己的,赞美伦巴第风景的摇篮曲。

特里斯坦在露娜小时候唱给她听。

(呵呵,这次我要听露娜唱。)

露娜温柔的垂着被安宁的心情包围的特里斯坦的肩膀,

“呼……露娜的爸爸是金狮子特里斯坦。为了救特伦托来到这里~”

“原创的!?”

不可预测的女儿,让人越来越喜欢了。

特里斯坦为了能让露娜喜欢上自己,发誓要在这里活跃。

但是这之后三天,特里斯坦作为骑兵队的最下层士兵,被要求去扫马棚。

“真是的,让特里斯坦大人做这种事。”

在旁边的替换稻草的,名叫麦克罗伊(McIlroy)的比他小一岁的男子说。

他是在王都的特里斯坦家工作的其中一人,是在特里斯坦被流放到乡间时被给了金子的人,也是被准备好下一份工作的其中一人。

特里斯坦答应朱利奥的招募,从村子出发前往提塔尼亚时……麦克罗伊担心曾经的主人来看他。

“麦克罗伊啊,我要流亡到新特伦托王国去。”

麦克罗伊是个实诚不会背叛的人,于是特里斯坦就把真相告诉了他。

突然他在特里斯坦面前跪下,

“我也要一起流亡,在你麾下战斗!”

(诶,为什么?)

“你担心我们这些佣人的生活把先祖流传下来的宝物都给卖了。现在正是回报你这份恩情之时。而且,我也没有家人了。”

先祖传下来的宝物连露娜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我只是把会打扰我和露娜两人单独生活的麻烦给打发了而已……

不过露娜却“不愧是父亲大人!”闪着眼看着自己。

往好处想,这是提高好感度的机会

特里斯坦露出连男人都能吸引的笑容,抓住麦克罗伊的双肩。

“我就知道你会说这种话!!”

麦克罗伊感激的浑身颤抖,把手放在胸前,

“我……愿为特里斯坦大人赴死”

“拜托了。”

“拜托了!?”

糟了,嘴滑了……特里斯坦歪着头苦笑,

“哈哈哈,开玩笑的。不准说为我赴死的话。生命是最重要的。”

“遵命……”

(唔。最好是给我为了我和露娜赴死啊)

特里斯坦一边刷马一边观察它们。

(马的质量,超过想象啊……)

“那,那个,你好!”

声音传来,特里斯坦看向马棚外,那里有两名容貌朴素的年轻女性。

“您是被称为金狮子的,特里斯坦·加里波第大人对吧?”

“没错……”

特里斯坦本打算冷淡应对,但是他想起了朱利奥的话。

“好好接待女性。你的处境,说不定会改变。”

特里斯坦露出爽朗的微笑,深深低下头。

“我也要在这里战斗了。请多指教。”

虽然本质是那样,但他还是个绝世美男。

女人们刷的脸颊变得绯红……

“喂伦巴第混蛋!别给我偷懒!”

“给我滚去打扫!”

几个骑兵队员出现了,他们把马具扔到特里斯坦脚下。

女性们很不满。

“我们是来关心特里斯坦大人的,你们能靠边么。”“就是就是。您不要气馁哦。”

我没事,这么回答后,女子们羞红了脸。

“多,多么坚强的男人……”

但是,特里斯坦倒不如说是兴奋了起来。

“好!以此为借口能让露娜来安慰我了!”

期待在特里斯坦心中高涨,他努力做着打扫。

女子们看到后“不像现实屈服”的这么感动的说着。

而那天晚上……特里斯坦两手掩面,蜷缩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时,露娜来了。

“晚安,父亲大人……您怎么了!?”

在特里斯坦说明理由后,露娜微笑着温柔地抚摸他的后背。

“父亲大人,骑兵队的各位日后一定会明白的。没有不会停的雨。”

“是啊。”

总有一天,烦恼会消失的吧——就像女儿说的那样。没有不会停的雨。

“但是,也有既不下雨也不天晴的日子……”

“结果,还是要下雨!?”

诶嘿嘿,露娜笑了。

这之后又过了两天,特里斯坦的状况没有丝毫改变。

整天在马房里的工作,别说骑马,甚至连拿枪的机会都没有得到。

遭遇同样境遇的麦克罗伊,一边收拾马粪一边表达不愤。

“居然让金狮子来做这种事……”

“从下层做起是我说的。这种程度,和那个时候的忍耐相比的话,也没什么。”

“啊,是特里斯坦大人骑士身份被剥夺的时候?”

才不是,是在村子里和露娜两个人睡在一张床的时候。

(那时的香气,还有感触……啊露娜,亏了我能忍住啊……)

“特里斯坦大人,我无论如何是忍不了了!”

“你这混账!!”

特里斯坦的心中涌出杀意,毫不留情的殴了上去。

麦克罗伊被打飞到了稻草堆上。

(没法忍住露娜出手!?)

你是个诚实的家伙呢,特里斯坦含泪的同时,

(这个,这个萝莉控混蛋,就算露娜是世界第一可爱的也不可以想那样的事。灭了你!!)

“但,但是,如此对待特里斯坦大人……我怎么都……”

(这样啊,打了你真抱歉。)

对着后悔的特里斯坦。麦克罗伊擦干泪水,露出微笑。

“但是,我现在一下子就醒了。男人有时需要忍耐……那种心情,从拳头里传达过来了。”

是你的错觉。

但是,特里斯坦“你明白了吗”,认真地点着头。

“没错现在正是要忍的时候。仔细听好……”

特里斯坦看着麦克罗伊的眼睛,大叫道,

“没有不会停的雨。”

特里斯坦把女儿的话接了过来,漂亮的掩饰了。

看到这番交谈的女人们,进一步提高了对他的评价。

“为了特伦托,必须忍耐屈辱。”

“骑兵队长莱奥还抱怨把特里斯坦任命为队长。小心眼啊”

这句话传到了骑兵们的耳朵里。

第二天骑兵队长莱奥对特里斯坦说。

“伦巴第混蛋,今天不用打扫马棚了。拿枪上马。”

特里斯坦和麦克罗伊一起跟在骑兵队最后出了东门。

城墙上,朱利奥正聚集着女子部队进行训练。

“准备”,这么说着女人们拿着弩对准平原方向,“放”,听到这个指示她们朝壕沟外的土堆上放箭。

是设想的防卫战吧。从大锅里冒出的热气来看,是要浇上热水来击退敌军吗?

练得不错,特里斯坦佩服着,莱奥也在看着,

“呵,伦巴第混蛋。我要在朱利奥大哥和女人们面前羞辱你。”

(……反过来说,你们也没有退路了吧?)

朱利奥是看穿了莱奥的个性,在那里聚集了女子部队吧。他暂时终止训练,让女人们来这边参观。

见此,莱奥偷偷一笑,对特里斯坦,

“来练习吧。之后会有十夫长和你对阵。死了也不要抱怨啊。”

特里斯坦和一名十夫长保持了三十梅路特纳的距离——驾着马朝对方奔去。

两边的武器都是枪。十夫长率先用枪尖突击,不过特里斯坦却耷拉着左手。

“去死吧,伦巴第混蛋!”

包含着杀意的枪尖朝特里斯坦的头刺去,特里斯坦一个前倾躲过,然后在马与马交错的瞬间。

“什么!?”

特里斯坦用右腋夹住对方的马头,抓住缰绳——用惊人的膂力一提,让马直立起来。

这时他让自己的马往右,把那匹马撞翻。十夫长也被卷入其中,露着一副丑态爬了出来。

是夺缰术。城墙上的女人们一阵欢呼,骑兵队一阵骚动。

“连枪都没用就把十夫长给……!?”

精湛的骑术,超常的怪力,惊人的胆识……提塔尼亚人们亲眼见证到了,特里斯坦是个超群的骑士。

金狮子脸色都没变——他集中全身注意力,捕捉露娜的声音。在“特里斯坦大人好棒” 这些尖叫的噪音中。

养女那天使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耳朵。

“父亲大人!加油啊——!”

(好!露娜!看好了!!)

莱奥懊悔的,

“该死……还有别的十夫长。别得意忘形啊。”

“好了快上。把枪扔了空手干你们也行。有本事把我打下马啊?”

“比想象的还得意忘形!?”

要让露娜见识自己帅气的一面,特里斯坦才得意忘形。

然后过了十分钟……场上气氛一变。

特里斯坦甚至都没用枪,就把全部十夫长,还有队长莱奥打倒了。自信被连根拔起打碎的骑兵队员们,呆呆地坐在那里。

麦克罗伊举枪大喊,城墙上甚至有女人“帅呆了”,变得呆然失神。

现在聚焦了全提塔尼亚目光的金狮子,在马上喷了起来。

“你们这帮家伙……”

饱含的杀意投向了骑兵队员。

“好弱……弱爆了……这还以骑兵自称,可笑之极!!”

“什么……啊,你……!?”

想要回嘴的莱奥却停了下来。

特里斯坦哭了起来。

“这……这样的力量,要怎么守护未来啊!你们这帮家伙真的懂吗!?”

他用双手捂脸,伏在马脖子上猛地呜咽起来。

(我不能和女儿结婚要怎么办啊……!)

想到这些,眼泪不禁从手指的间隙流了出来。

看到特里斯坦这幅样子,莱奥呆住了。

“未来?特伦托的……?你居然为我们哭了……?”

特里斯坦的表情和在马棚打扫时几乎没变。

这个男人,现在正为了特伦托骑兵的弱小嚎啕大哭。

“特,特里斯坦·加里波第……你真的要为特伦托战斗……?”

有个骑兵对声音颤抖的莱奥说。

“话,话说回来,因为麦克罗伊对待遇不满,特里斯坦还‘男人有时需要忍耐’打了他呢。”

“什,什么……?和他相比我是多么小心眼的男人啊……!”

噢噢噢……莱奥敲着地哭了起来,他来到特里斯坦面前,跪了下来。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拜托了。请把骑兵的战斗方法教给我们!虽然在受到那样的对待后你可能不愿意……!”

对满是后悔的莱奥,特里斯坦轻易的,

“好吧。”

说了出来。莱奥感激的浑身颤抖着,“……大哥!!”,他叫了起来。

“快点,你们也来拜托特里斯坦大哥!”

“是,是的!”这么说着骑兵队全员都跪在了特里斯坦面前。

“拜托了!请让我们变强!”

金狮子点头道,

“交给我吧,我要让你们变成最强的骑兵!!”

“是!!”

二百人一起响应特里斯坦。

就这样,特里斯坦不用继续做打扫的工作,成为了骑兵队的队长。

呀啊——,女人们的欢呼声传来。

(恩,露娜绝对爱上我了吧!)

特里斯坦期待的侧眼看向城墙上方……但那里却没有女儿的身影。

(额?)

在那之后,特里斯坦率领骑兵队,直到黄昏为止一直进行着严格的训练,

等他回到家里叫女儿时,露娜道歉道,

“对不起,父亲大人和十夫长们的对决我只看了最开始的一场,然后就到了做饭的时间了……”

“…………诶,真是伟大,这才是我的女儿啊。”

特里斯坦像是死了一样,垂头丧气。

(不愧是露娜……要她别管做饭来看,会被讨厌啊,)

金狮子拼命说服自己。露娜揉起了他的肩膀,

“好厉害,如果我看到最后说不定会作为女孩子喜欢上父亲大人的。”

“!?”

特里斯坦迅速转过头,露娜对他“诶嘿嘿”的笑了,

“呵呵。因为是父女,所以不可能有这种事的。”

“……我要以骑兵队长的身份和军师朱利奥商量写事情。”

特里斯坦又一次在厕所里把眼泪哭干了。

金狮子再过了很长时间后总算去了朱利奥的房间。

房间的书架上堆了很多书。不过因为书必须一字一字书写,价格很高……

(他超喜欢读书啊。)

黑发的军师正和副官莉莉亚诺商量事情。特里斯坦也加入进去。

“有特里斯坦在的话,骑兵队会变成精锐的吧。对敌人的袭击和侦察等的警戒——还有巡逻也会比以往更好。”

莉莉亚诺在敌人的侦察兵会通过的地方设了很多的陷阱。这名副官和特里斯坦带领的骑兵队配合起来会形成一张强力的警戒网吧。

“还有,朱利奥,对改善防卫你有什么想法?”

“恩……这之后,果然要让罗丝薇瑟·此花成为同伴啊。”

特里斯坦不禁大叫“什么!”。

“此花……是和那个‘弓圣’(Dhyana)静乃(シズノ)·此花有关的人吗?”(译注:译名暂定静乃)

曾经在伦巴第王国里,有个从遥远的东方国家来的女弓兵为官。

她使用名为和弓的独特大弓,在战场上活跃着。她因自己的战斗态度,谦虚诚实的被人们成为“弓圣”。

“但是之后伦巴第奉行纯血主义,感到厌倦的弓圣,和义女一起逃亡到邻国特伦托上……我是这么听说的。”

“是啊,那之后,弓圣也受到陛下——特伦托王冷遇……最后跑到深山老林里去了。”

但是,朱利奥继续道。

“之后陛下想起了那座山的名字,我去探访了很多次……终于找到了一座小屋。”

弓圣已经亡故,但她的女儿还在。

“我看了好几次,那技术真不是盖的……作为战力,作为弓兵的训练官,作为范本,是无论如何都想要的人材。这次是守城战,弓和弩是主战力啊。”

“恩,而且弓圣的名号现在也响彻半岛,她的女儿在我们这边会让敌人恐惧,提升我军的士气吧。”

听了特里斯坦的话,朱利奥一副正合我意的样子点头。

但莉莉亚诺 翡翠色的眼瞳蒙上一层阴云,

“我们已经去了三次了,可还没收到她的回音啊?”

黑发的军师点了点头,喝了口汤,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望着虚空,

他似乎很抱歉的样子,看着特里斯坦,

“拜托你了,能不能暂时把露娜借我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