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第一卷 第五章

从背后抓着策马驰骋的朱利奥的露娜说。

“罗丝薇瑟·此花么……发音很奇怪,但是名字很不错呢。”

“长得也很漂亮哦。有种高冷的感觉。”

银发还有雪白的肌肤,迷人的真红眼瞳——比喻起来,她宛如冥府的公主。

“诶,酷酷的美女吗……不错呢。我也想那样呢。”

“绝对,没可能的。”

不那,那样断言也……对嘀咕着的露娜,朱利奥,

“你只要再涨五岁,基本就会在生活中面无表情了。”

“意外的简单?”

露娜那样的美少女的话,这样成长后就会看的像个酷酷的美女吧。

魔剑的幼女害羞的红着脸,敲着朱利奥的后背。

朱利奥为了招募罗丝薇瑟,从提塔尼亚再次出远门,他带着露娜,一起进入了旧特伦托领的斯皮纳多露西山脉。

天上下了点雨,稍微把积雪融化了一些。两人停在山道旁,在大树下避雨。

露娜打了个大寒颤。虽说穿着防寒服,在冬天山里还是太冷了。虽然可以一直以魔剑的状态在朱利奥外套下取暖,但那也很累人。

朱利奥脱下外套给露娜披上,她有些担心的说,

“我是山里长大的没事啦。一起吃午饭吧。”

黑麦面包里夹着山羊奶酪,露娜张大嘴咬了一口,她幸福地眯着眼睛。

朱利奥看了这幅吃食的场面,

“话说,以前我用食物钓过罗丝薇瑟,被发了好大火。‘愚蠢之人——我靠吃蘑菇,蜂斗花这些来自山的恩惠就足够了’。”

“她是对想要狼吞虎咽的自己羞耻不已吧。这样的话,她成为不了很酷的美女……”

幻想完全破灭了啊,朱利奥吐槽着。

“反正你吧,肯定能变成那种看着的话就会让人的心灵受到温暖的美女啊。”

“我能朝和她不同的方向成长啊!?”

露娜用双手掩住满溢的笑容,摇着头,

“……那,那个罗丝薇瑟小姐住在哪里啊?”

朱利奥指着在树木的对面,能看到的海拔三百梅路特纳的山。

“她在那座卢卡山的小屋里一个人生活着。”

“诶……我的话肯定会寂寞的。不愧是孤高的求道者。就像父亲大人一样。”

(啊,确实那家伙在另一个意义上走着自己的道路啊……)

朱利奥要带走露娜遭到特里斯坦的强烈反对。但是当他可以得到“可以让兰做自己喜欢的作品的权利” ,经过深思熟虑还是答应了。

(特里斯坦说不定还是在很多地方信任我的……)

露娜站了起来,拍掉屁股上的土

“那朱利奥哥哥,我们往罗丝薇瑟小姐那边赶路吧。”

“还在下雨,这么冷的天淋湿会感冒的。”

“恩,但我没事的。我会加油的。”

真是个好孩子。对着这么想的朱利奥,露娜露出了向日葵般的笑容。

“把我以魔剑的状态放在外套里面,淋湿的就只有朱利奥哥哥一个了。”

“你好坏啊!”

轻轻转动着毛线帽上的两个绒球的露娜笑着逃往树木的侧边躲藏。

(有个妹妹的话就是这种感觉吧……)

朱利奥的心中感到一阵温暖,

“……唔!?”

朱利奥感觉到了杀气,赶紧做好准备观察周围。

木丛中,微微地传来人的脚步声……不久,脚步声听不见了。

“是谁在啊。”

朱利奥对对警告要小心警戒,露娜绷着脸点头。

但是,雨停之后她又重展笑颜,精神的拉起朱利奥的手臂,

“好了,走吧!加油把罗丝薇瑟从山里带出去。”



“想从山里出去啊……”

罗丝薇瑟·此花一脸死相额头靠着木头。因为到刚才为止都在下雨,木头很凉。

被朱利奥评价为“冥府的公主”的美貌染上阴云……罗丝薇瑟打从心底厌烦地凝视着从刚才开始收集在笼中的蘑菇。

“山的恩惠,我吃够了啦……山,给我更有味道的恩惠啊……给我啊,山。”

她按着肚子叹息着。

“啊,想吃加了香辛料的海鱼啊……”

如果露娜听到的话,会怀疑自己的耳朵的。

冬天,山里动物和植物果实很少。保存着的干肉,罗丝薇瑟已经吃腻了。

(……去朱利奥阁下那边做官的话,能吃到比这里好的东西吗?)

他已经,三次前来招募自己了。

第一次招募时就屁颠屁颠跟在他后面的话,觉得会被他当做个好搞定的女人……不,会被当做个好搞定的弓兵,所以罗丝薇瑟拒绝了。

(果然,对我这种有实力的人——他会来行“三顾之礼”呢。)

继母在生前给罗丝薇瑟膝枕的时候,曾讲过古老的故事。

那之中……有个来自遥远的东方国度的故事。

曾有个不在任何人麾下为官住在乡野间的贤者。

为了招募他,有名武将前来拜访,贤者第一次第二次都拒绝了他。

但是当武将第三次再去时,贤者对武将为无权无势的自己做到这种地步十分感动,成为了他的部下。

这就是“三顾茅庐”的故事。

罗丝薇瑟在朱利奥第一次来时想到了这个故事。

(但是按“三顾茅庐”的话,要是被知道故事的人发现被觉得模仿可不好。)

然后她灵机一动。

(我就在他“五顾茅庐”后成为他的部下。然后在他麾下大为活跃的话,绝对会成为传说的。)

遵从这个方针,至今已经拒绝了三次……罗丝薇瑟的性格出奇的别扭。

“不过……或许他不会再来了啊……”

哈啊啊啊啊……在她吐出白色的吐息时,从山道的方向传来了马蹄声。

罗丝薇瑟取出从义母那里继承的和弓,如狼一般敏捷的奔跑,消除自己的气息隐于山林之中,沿着细长的山路看过去……朱利奥正骑在马上,后面坐了个女孩子。

(唔,唔噢噢噢噢!!朱利奥阁下!?他来四顾茅庐了!)

罗丝薇瑟跑到山顶附近的开阔处——进入了在那一角处的小屋。旁边是马棚,爱马正在里面悠闲地睡觉。

她梳好银发在后面打结,整理好仪容。

然后,她把铁制胸甲拿在手里。那里面像是收着甜瓜般大的胸部……稍作犹豫,她走到外面。

在离小屋一百梅路特纳左右的地方——山道的入口附近,已经有三十支箭扎入靶心。这是为了守住“弓之求道者”这个角色设定而用的小道具。

罗丝薇瑟搭上箭拉开弓……在朱利奥从山道里出现的瞬间射了出去。正中红心。

“呼……看来今天状态不行。靶心的三十一支箭里二十八只……」

罗丝薇瑟故意用朱利奥正好能听见的声音嘀咕道。他从马上下来,牵着马走了过来。

“你好,罗丝薇瑟阁下!”

“恩,你是……朱……利奥阁下,对吧?”

不是不记得。因为每天反复念着他的名字,不只是全名,连他来的日子也记得。

“呵呵……你又来了?你也真是缠人啊。”

罗丝薇瑟放下和弓,在两人相对的时候……风的活动有种不协调感。

“强风要来了,请你们到小屋背后暂避。”

三人移动后,冰冷的暴风吹过,树枝上的树叶残存的雪全被吹飞了。

金发少女用憧憬的眼神抬头望着她,

“好,好厉害,能读出风?怎么做到这种事情的?”

不知为什么罗丝薇瑟不想回答……不过那样也太过无聊,所以她看向远方,

“因为——我对山的爱。”

刚才说出不要呆在山里的嘴巴里冒出的话,让少女那双碧眼闪起光辉。

“好,好帅……就像风之妖精一样!果然是孤高的弓箭使!”

(谢谢!!)

罗丝薇瑟一脸高傲,后背有些激动地颤抖着。

“在这种风下还能不停命中红心,真让人佩服!”

(啊……更加夸我了……!!)

罗丝薇瑟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她慌忙咽了回去。紧接着,少女看了看这边的胸,

“作风超群……胸部也大……”

(这个啊,那个……)

朱利奥看了眼,表情没有特殊变化。

上次他来的时候,忘了带这个胸甲。还担心是不是因此暴露了呢……看来,是杞人忧天了。

“来几次都没用的,我不会离开深爱的大山的。我要达到已故的义母没能达到的弓之奥义。”

“那个奥义,是为了什么?新伦巴第王国——提塔尼亚的人们站起反抗伦巴第的暴政。为了这样的大义使用(这份力量),才能使这份奥义真正有价值对吧?”

(好,说的好——本来是要要五顾茅庐的,我就送你一顾,四顾茅庐我就可以做你的部下了!!)

哼,我,把重要的事给忘了……当她这么说的瞬间,金发少女,”

“朱利奥哥哥,我的想法改变了。果然这样的求道者,说不定不想和俗世扯上关系。”

(这个臭小鬼!!)

罗丝薇瑟在心中叫道。

朱利奥叉着胳膊考虑了一下之后,转身朝山道的方向走去。”

“或许如露娜所说,那罗丝薇瑟阁下,再见了。”

(等等,别走!我要去!)

和她此时的心情相反,她的脸毫无表情,似乎对为官完全不感兴趣,她拉起弓,朝山道入口附近射出。

全部命中红心。

(看,我很厉害吧,是个超优秀的弓箭手吧。奥义什么的怎样都行啦。你再来一次我就会做你的部下的啦!!)

任她如何在心中呼喊也是枉然,朱利奥走进了山道。

“……好,接下去要去森林里……探索道路其实有趣得很……”

罗丝薇瑟跑到森林里之后……她蹲了下来,不停拍着自己的头。

“啊啊,我这个笨蛋!只会用弓的笨蛋!就会远距离攻击。”

她紧紧抱着和弓哭着。

“为什么不坦率啊……明明没法保证他会来‘五顾茅庐’的……”

从以前开始罗丝薇瑟就这么考虑了。那是从远处望着在山脚下捡柴火的同龄的孩子们的时候。

在特伦托完全看不见的白发红瞳……她害怕被歧视。

“一句话,说不定会改变人生啊……”

装作“孤高的弓箭使”说不定会轻松点。

“并非孤立,而是孤高”,能这么告诉自己。

罗丝薇瑟偶然仰望天空,是因为刚才的雨的缘故吗,天上有个大彩虹。

因为带领旧虹之帝国,彩虹成了虹之女神拉恩提亚的化身,成为了被信仰的对象。也有一说这是架起现世和阴间的联系的桥梁。

罗丝薇瑟双手合十祷告。也许义母会从阴间乘过彩虹回来看自己。

“义母大人……花子是个废物……没法一个人在这山中终老……”



“唔,是个很帅气的人呢。”

露娜在山道中走着。她在牵着缰绳的朱利奥面前转过身来,一双大碧眼闪着光芒。

“身材也……说不定胸比兰姐姐还要大呢。”

朱利奥叉着手想了想,看向露娜。

“不……那家伙本身没什么胸的。所以那膨胀的胸甲之下,应该是空洞。”

“诶?”

第一第二次去招募罗丝薇瑟出仕的时候,她带着突出胸部胸甲。

但是,第三次去的时候她是忘带了吧,那保守的胸部露了出来。

弓兵假装胸大,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处。

胸大会影响拉弓。在故事里出现的某只有女性的亚马逊战斗部落里,她们会把右边的乳房切掉。

“她是靠胸大来撑脸面吧?”

“孤高的弓使,会做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啦~……”

露娜似乎不能接受。

朱利奥说“稍微回去一下”再次回到山道上,往上一望,罗丝薇瑟不见了。是在屋子里么,或者是出去了?

因为站的地方很空旷,朱利奥和露娜看见了刚才被树林遮住的彩虹。

露娜一脸认真的向虹之女神拉恩提亚祈祷。

朱利奥没有信仰,祈祷的话不太合适

黑发的军师等待着露娜祈祷结束,

“你看,这里,被箭射中了对吧?”

“是啊……一,二,三……总共三十六支箭。”

“罗丝薇瑟在我们在的时候放了六支箭。”

朱利奥一支一支触摸着箭。

“大部分的箭,都被一小时前的雨打湿了。没被打湿的只有六枝……这些是刚才射的吧”

对手指抵着下巴,歪着头的露娜,朱利奥说,

“说起来——之前,那家伙是说‘我一直练习射箭’,其实莫非是我来了才慌忙开始射的?”

“……就像是因为父母进了房间慌慌张张开始学习的孩子那样?”

没错,朱利奥抚摸着露娜的头。

露娜像小猫一样眯起眼睛,脸红了。

“那家伙只是带着弓之求道者的面具……她其实非常爱慕虚荣吧?”

“但是,只靠胸甲和被淋湿的箭两点就这么说……”

露娜想问还有没有其他证据。

朱利奥稍微考虑了一下,蹲下来抓住她纤细的肩膀。

“露娜,我有个任务要拜托身为魔剑的你……我是为了这个才带你来的。”

“哦哦,终于到了非我不可的时候了。”

露娜戴着手套的手握紧拳头,碧眼里闪耀着使命感的光辉。

“请随便说。我能做到的话,什么都可以做!”

“好,那你就变成魔剑去偷听那家伙的独白。”

“虽然人家是说了什么都可以!?”

恩,朱利奥点着头,

“正是这种恶魔一样的用途。对魔剑正合适呢”

“魔的部分太小了啦……”

露娜嘟着嘴蹲了下来,用小树枝捅冻住的水坑,

“为了知道罗丝薇瑟的真心话,你是必要的。”

对朱利奥的话,露娜起了反应。

“必要的……?”露娜抬眼望着朱利奥。

“拜托了,干好了就给你买漂亮衣服。”

“呜呜……我真的要生气了啦。用那种条件钓我,是觉得我是个好搞定的女人嘛!”

对躲到树阴里,吐着舌头的露娜,

“那,去弄个高级砂轮,细心的磨你吧。”

“好吧。”

(身为剑的部分是很好搞定啊……)

朱利奥把露娜召唤到右手中,在确定罗丝薇瑟后把剑放在了小屋的门前。



露娜·加里波第以魔剑的的姿态横在地上。

(加油,要找到让罗丝薇瑟成为同伴的突破口……!)

露娜燃起了使命感。不知为何那边一脸没落的罗丝薇瑟走了回来,发现了自己。

“……恩?剑?是朱利奥阁下忘了吗?……这么说来,他还会来……!”

罗丝薇瑟哈哈哈大笑,把箭搭上和弓向天上射去。

“好棒!!哦哇!!”

(诶,刚才的帅气哪儿去了……?)

“这次一定要当他的部下……而且已经成了五顾茅庐,如果能活跃的话我一定会成为传说的!”

(突破口早就开了!?)

“加油花子,你做得到的!这次一定要成功!”

(花,花子,谁啊?)

露娜陷入一片混乱,在离了一百梅路特纳远的山道上朱利奥正踱步走来。

“朱利奥阁下,回来了吗?来取这把剑了啊?”

“罗丝薇瑟缓缓拉起和弓,又一次命中红心。”

(朱利奥哥哥,这是演技……突破口已经发现了,而且这个人不只是有突破口!)

如黑发军师的推理,弓圣的女儿爱慕虚荣。

“成为传说”这句话,其实是想突出自己的自我展示欲。

正因为变成了魔剑,自己才知道这些。要把这个女人的本质告诉朱利奥才行。

(啊,要是能只把思考传达给契约者朱利奥哥哥就好了……)

置露娜急切的心情于不顾,朱利奥站到了射出箭的罗丝薇瑟一旁。

“罗丝薇瑟,你的自我展示欲很强。”

罗丝薇瑟正射出的箭,偏了很远。弓圣的女儿苦笑道,

“说什么啊,无聊。”

“呵呵呵,老实点吧……”

朱利奥继续道,

“你的自言自语,我刚才潜伏在这附近时,都亲耳听到了。”

“我的存在意义呢!?”

露娜不由得发出声音。弓圣的女儿之前的帅气完全消失了,她吓得一退,屁股摔在地上。

“唔啊啊啊啊剑说话了,为什么”

“罗丝薇瑟·此花……不对……”

朱利奥在她面前如仁王一样站立着,指着她,

“花子·此花啊!!”

“为,为什么知道我本名是花子……啊!!”

看着捂住嘴巴的罗丝薇瑟,朱利奥笑了,

“我上次来的时候,从你那里借了和弓看,不知为何你很快夺回。”

和弓上有“静乃遗于花子”的小刻印,那一定是从弓圣静乃·此花那里继承的时候刻上的。

“看了那个刻印章以后,我就向特伦托王询问过了。”

多纳泰罗王还好好记得以前与弓圣的母女见面的事。

“陛下,说起来,以前我说弓圣的女儿叫罗丝薇瑟的时候,您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没错,总感觉不太对。”

“难道真是叫花子?”

“对,对了!朕想起来了,是叫花子啊!这孩子的名字不是花子·此花吗!”

假如弓圣的女儿是在装腔作势,那么也可以想象她使用假名的原因。

弓圣之女坐在地上,双手捂脸,不停摇头。马尾辫不停打在手背上。

“因,因为,花子·此花(HanakoKonohana)听起来很微妙啊……比起来罗丝薇瑟绝对比较帅气……”(译:其实我翻译出来之后也很微妙。)

果然是这个理由,朱利奥点着头,抓住罗丝薇瑟的双手,把她的脸拉了过来。

如雪一般白净的皮肤染得一片通红,她的眼睛里含着眼泪。

“你真是……喜欢装啊。别人不觉得你帅不也没办法的吗?”

“这,这样不相配啦……我身为弓圣的女儿,不能这样吧?”

“没错,是不配。”

弓圣之女羞耻不已,啪啪的打着脚。

“朱利奥哥哥你逼得太紧了啦!”

露娜担心着时,朱利奥露出温柔的微笑。

“但是,不相配有什么不好的?把这不相配转化成你的动力就好了。”

“诶?”

“‘五顾茅庐’然后成为传说?……你眼光太渺小了,太渺小了啊罗丝薇瑟!!”

朱利奥张开手,叫道。

“呵呵呵,取回旧特伦托领的话……根据你活跃的状况,会从另一个途径成为传说的。”

“不同的途径?”

“我的朋友里,有个叫兰的艺术天才。史书,雕刻,绘画,版画,无所不能。可以让她给你做一个流传后世的作品,放在哪个大城市里面。”

朱利奥跪了下来,脸贴近罗丝薇瑟。

“战争结束之后,必须要修复废弃了的公共设施。随着你的活跃,把它们改名成罗丝薇瑟街,罗丝薇瑟桥,罗丝薇瑟图书馆之类的也……”

“这和‘五顾茅庐’的眼界不同……”

罗丝薇瑟望着虚空露出微笑。

军师朱利奥从多纳泰罗王那里,得到了在进行人才招募可以给予其恩赏的权限。输了的话反正也就是空口白话,可以随便说。

“当然还不知是这样。货币上也是。”

“货币?”

“呵呵呵……把你的脸刻在金子上。由兰设计造型,铸造,发行。”

“我,我完全没这么想过……我加油的话,就能在货币上……?”

朱利奥托起罗丝薇瑟的下巴,和她额头对额头。她的脸像是得了风热的病人那样红了。

“不只是特伦托。随着贸易货币会流向其他国家——也会流到后世——后世的人们会这么想吧“这个金子上的美女,是解放特伦托的英雄,罗丝薇瑟·此花啊。”

“哈,哈……厉害……我能流传到国外和后世……?”

罗丝薇瑟的眼睛都晕了,口水流了下来。

然后,朱利奥开始了第五次的招募,“五顾茅庐”——已经不用什么礼品啊说辞啊这点有点微妙就是了。

“我再说一次。和我们一起干吧。好好释放你的自我展示欲吧。”

“啊……释放……”

罗丝薇瑟擦掉口水,绷紧脸,她站了起来,又单膝跪地,对朱利奥低下头。

“你的想法,我知道了……不过,你有这份心就行了,不用在金币上刻下我的脸也行的。”

还挺谦虚啊,朱利奥嘟囔着时,

“刻在银币上就好了。”

“一点都不谦虚……”

比起金币银币的流通量更大,满足自我显示欲的话这样有效率。

罗丝薇瑟猛拍了一下胸口,

“我罗丝薇瑟!绝对不会辱没了我母亲的弓圣之名!”

在你出仕的时候就已经辱没了啊,露娜嘟囔着。

“我罗丝薇瑟·此花,于此向你宣誓(忠诚)……”

终于在五顾茅庐后让她成为同伴了。朱利奥脱下手套,露出手背。

就在罗丝薇瑟接过手准备亲上去前……

露娜发出了悲鸣。

“呀!你,你是谁啊!?”

“会说话的剑珍贵的紧。一定呢能卖个好价钱!!”

贼……!?是躲雨的时候朱利奥感觉到杀气警戒的家伙?

敌人朝山路跑去。但这里有个用弓达人,马上就能搞定。

“罗,罗丝薇瑟小姐!”

“恩,恩?这真是,大事不妙啊!”

毫无感情的,弓圣之女发笑,

“毛贼,你敢不敢混着横移跑?”

不是吧,居然教别人怎么跑。

是想提高难度展示弓术吧。

毛贼如罗丝薇瑟所说的那么做了,

“就是这样。谢啦!”

这次该射了,露娜这么期待着,但是——不知为何罗丝薇瑟朝反方向跑走,是想展示从这么远也能射中么。

“好,好帅……就像风之妖精一样!果然是孤高的弓箭使!”

露娜想揍曾这么说了的自己。

“这样的话,人家自己跑!”

魔剑变回了人。

朱利奥立刻召唤她,露娜重新变成魔剑到了他的手上。

变回人,是因为不是人形的话他没法召唤。

“诶?为什么魔剑没了到了你手上!?你,你这家伙,做了什么——”

在贼人疑惑的时候,朱利奥一剑把他砍翻。

接着,朱利奥跑到罗丝薇瑟那里,伸出手。是重新开始行五顾之礼。

“好了,重新来一次吧,向我宣誓忠诚……”

“不要。”

她体育坐着躲开脸,清掉指尖的土。

“朱利奥殿,你把人家好不容易有的展示弓术的机会夺走了……”

“这家伙究极麻烦啊!”

结果,变成了六顾茅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