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第一卷 第六章

朱利奥对做好出发的准备,跨上爱马的罗丝薇瑟说道,

“回提塔尼亚之前,我想收集一些情报。”

要越过卢卡山,穿过平原,去趟旧特伦托的都城林——现属州都,向潜入王城的“里”的特伦托人收集情报。

伦巴第的讨逆军总帅是第二王子费德里。

不过,据说因为他体弱多病,且没有担任过军职的经验,实际统领全军的是副帅。

前几日被任命为副帅的是——克里斯蒂娜•罗兰。

听闻此事,露娜吃惊地用手遮住嘴,

“虽说她是流放了我父亲的宰相的独生女,但她是个很温柔的人哦。我有吃过克里斯蒂娜小姐做的便当。”

听说现在,克里斯蒂娜已经率着五千大军,越过了中央山脉。

大概过不了多久,她们就会抵达属州都了吧。也许是为了迎接她的到来,街上的人们都慌慌张张的。

在属州都训练越冬,待到来年春天来临之际,加上总帅费德里和属州都守军五千人——共一万人,北上进攻提塔尼亚。

朱利奥神色紧张地将此事告诉露娜和罗丝薇瑟。

“听说克里斯蒂娜所率领的讨逆军,会经过中央山脉来到属州都。我们先侦察一下再回去吧?”

朱利奥一行人策马南下,登上了城郊一个树木郁郁葱葱的小山丘。他们让马咬住木板,不让它们发出声音,然后再将它们拴起来。

朱利奥找了个能俯瞰全城的位子,刚一坐下,露娜便蹭到他的胸前背对着他坐了下来。

来自露娜的体温让人觉得异常舒服,而且她的头发上也有股香气沁人心脾。但是……

“露娜,身为一个女人,你也太没有防备了吧。”

“啊哈哈……和兰姐姐呆在一起的时候,看着她那魔性的身材,我总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子啊。”

露娜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

“我想要兰姐姐那样的欧派啊。又丰满形状又好,真棒。”

“是啊,兰的欧派的确很棒。可以说那是支撑我的心灵的两只轮环中的其中一个啊……”

“这样啊。”

露娜毫不惊讶地点头表示认同。大概是对朱利奥的这种发言习以为常了吧。

“如果说兰姐姐的欧派是朱利奥两只轮环的其中一个的话……那另一个是什么呢?”

露娜回过头,用带了点期待意味的眼神,撒娇似的看着朱利奥,

“比,比如,我……?”

朱利奥摇了摇头,

“两只轮环啊……就是兰的右乳晕和左乳晕。”

“那不就是兰姐姐一个人占了两只嘛!?”

乳晕——在看到兰的欧派之前绝对不能死。

“那你说的兰姐姐的欧派是两只轮环的其中一个,是什么意思啊?”

朱利奥温柔地抚了抚露娜的金发,

“对你会成长为怎样的美少女的期待,以及对莉莉亚诺什么时候会开始打扮的像个女孩子了的期待……是另一个环啊。”

看着朱利奥愉快得和幼女交谈的罗丝薇瑟,略显寂寞地撅起了嘴,拽了拽他的袖子说道,

“朱利奥殿,可以看见敌人了哦。”

朱利奥便抱起露娜,让她伏在雪地上,然后自己也和罗丝薇瑟采取了同样的姿势,看向南方。

街道上,军队陆陆续续前进着。他们呼着白气,甲胄相互碰撞发出嘎查嘎查的金属声。

军队前列有骑士举着描绘着神枪葱兰的旗帜——那是伦巴第的军旗。

在其身后,有一位骑着白马的年轻女性。她身披银色的盔甲,一头美丽的金发竖着卷在一起。

露娜和罗丝薇瑟对朱利奥低语道,

“那个人就是克里斯蒂娜•罗兰。是个有名的枪兵哦。”

“我们要狙击她吗?”

听了弓圣之女的提案,朱利奥摇了摇头。就算现在暗杀了副帅,她的替代品也是要多少有多少的吧?再说了,要是一旦被发现了狙击地点是这座山丘,自己也会招来杀身之祸。

虽说中央山脉内有街道,但毕竟是冬季越山。本应该是非常艰难的,但士兵们的步伐却没有丝毫紊乱。

(看起来克里斯蒂娜是个很厉害的统帅啊。)

朱利奥接着观察着这支军队……当他看到队尾时,大吃一惊。

他们并没有身着伦巴第配备的轻甲。这是个穿着各式各样显眼衣服的有着二百多人的集团。

没有一致感,是因为那那些衣服是他们掠夺过来的东西。穿的显眼,是为了在战场上显得醒目。

他们是佣兵团。

朱利奥不假思索地向前匍匐前进,专心得寻找他们的队旗。

——佣兵团的前列,有一个男人手持着一面描绘着两条蛇相互缠绕的花纹的旗帜。

(啊,那个是……双蛇队!)

是七年前,毁灭了他的故乡的佣兵队。

朱利奥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化为废墟的故乡的村庄。人们的悲鸣,燃烧的建筑。吊死在树上的家人,以及佣兵们的粗暴的声音。那时飘扬的旗帜正是和眼前所看到的这面一模一样的……!

朱利奥咬紧牙关,像一只猛兽一般死死盯着那面旗帜。现在就想立刻把那伙人赶尽杀绝。

但他把脸埋进雪里,让一时发热的脑子冷静下来。

(不要着急。要做好准备——要把他们一个不落地送到地狱去。)

当他再次抬起头,看这支队伍的时候……在队伍的中央,他发现了一个身高近两梅路特纳的男人。

好像被浸入了水中一样,朱利奥的呼吸突然变得困难起来。

“那家伙是……克莱门特(Clemente)……!!”

那是不知道在朱利奥的噩梦中出现了多少回的,佣兵队队长。七年前,佣兵队队员这么称呼他。

当时他指挥了那场对村庄大屠杀,并率先动手。是个犹如恶鬼一般的男人。

(这次,绝对要由我亲手将他解决掉……)

“朱利奥,你没事吗?脸都发青了……”

“诶?……没,没事,大概是因为天气太冷了吧?”

朱利奥伸出手,刚想抚一抚担心得看着自己的露娜……忽然他像吃了一惊似的。

急急忙忙把手塞进了外套里。

“怎,怎么了?”

(为,为什么我的手,会抖得那么厉害……?)

看到克莱门特的瞬间,朱利奥的心情就变得异常沉重,痛苦席卷而来。

他拼命地说服自己。

(一定是因为战前太兴奋了吧……是的,一定是这样……)

朱利奥一行人骑马下山,回到城郭都市提塔尼亚。

罗丝薇瑟的加入令多纳泰罗王欣喜异常,但是听说敌军的动向之后,他低下了头。

“也就是说,敌军大概有1万人吗……正规军和,佣兵……”

朱利奥、多纳泰罗王、莉莉亚诺、特里斯坦和兰,团团围坐在王座间铺开的地图边,开始了军事会议。

多纳泰罗王大概是太过害怕,口齿不清的,连话也说不好。

莉莉亚诺啜了口露娜备好的白开水,

“这里毕竟是提塔尼亚,军粮储备丰厚,也没有水源不足的困扰。只要节约一下,即便没有补给,也能撑过春夏这半年的吧。”

不过,这也要在守得住城池的前提下,她耸了耸肩,苦笑道。

接着,特里斯坦说话了。

“骑兵队也比原来进步了不少。到春天之前,我对他们的锻炼也会更加严格,如果由我来率领的话,足以达到对抗伦巴第正规军的程度了。只不过……”

特里斯坦看向朱利奥。

“我知道身为总帅的费德里王子体弱多病。至于副帅的克里斯蒂娜大人……不对,克里斯蒂娜•罗兰她非常不好对付。虽说她能有如今的地位多半是因为她父母的地位,但我们也不可大意。”

在取得伦巴第情报这方面,特里斯坦可是个难得的人才。

“然后关于克里斯蒂娜的性格——还有用兵方法之类的,请你说的详细点。”

金狮子点了点头,皱起了眉。

“不过,朱利奥哟。要进行守城战的话,是不会在事前知道没有援军支援的情况做的。就算击退了敌军一两次,那也只是对我军造成持续消耗……眼见着就会不及敌手啊。”

“你说的不错。没有援军……现在是这样。”

朱利奥盯着地图上的旧特伦托领。

“这场战役,我的目的不是在于击毁伦巴第军。我们要坚守这座城池……证明特伦托人也是能和伦巴第军作战,以此来激励各地的特伦托人。”

之所以没有城市像提塔尼亚一样发动叛乱,最大原因就是7年前的那场大败深深地印刻在了特伦托人的心中。

“伦巴第是不可战胜的。”

要通过这场战役来摧毁这个印象。

莉莉亚诺点了点头,指了指提塔尼亚附近的几座城市。

“已经有数名“里”的人,潜入旧特伦托领的各个城市了。正如朱利奥的作战计划,只要他们做好煽动叛乱的行动的话。”

即使他们没有成功,也还有一招……胜机,一定会到来的。

议题转向了防卫战。

莉莉亚诺展开了提塔尼亚的地图,用翡翠色的眼睛看向大家。

“敌方有约一万的兵力,而我方只有三千人。“里”的两百人虽说是精英——只是,原本就住在这里的两千八百人,即使经受过训练,毕竟也还是外行人。不仅如此,老人啊女人啊小孩也混在里面。”

“男人用弓和枪,女人和老人则用弩。小孩子也有任务需要交给他们。训练是由我负责……我不在的时候,则由莉莉亚诺负责。从明天开始进行集训。”

朱利奥这么说着,看向多纳泰罗王。

“那么,陛下。关于代替王宫的这座主塔……”

“恩?”

“我希望将其破坏来获取石头。”

“什……!”

老国王脸色铁青,双唇打颤。

守城战中最重要的就是石头。从城墙上把岩石扔下去来歼灭敌军,万一城墙发生崩损,也可及时利用石材进行修补。

不过,破坏主塔的最大目的并不在于获取石头。

“即使敌军攻破了城墙,陛下也能躲在这座主塔里,再坚持个三天吧。但是这么做,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朱利奥全力前倾,用手掌拍击冰冷的地板。

“一旦把这里破坏掉,陛下也就等同于和提塔尼亚的子民们并肩作战。明白陛下也是做了赴死的觉悟,我方的士气也会大大提高的吧。”

多纳泰罗王在七年前的战争中,丢下了部下一个人做了逃兵。

这样的男人,即使呆在安全的地方,担任指挥,也难以获得百姓们的信赖。

老国王怕得牙齿都在咔嚓咔嚓得打颤,好像是为了遮掩他的失态一样,他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老爷爷……”莉莉亚诺担心地看着他低语。

“我,我知道了。就把这里破坏掉来取石头吧……还有朕从明天开始,要和普通百姓一起工作。”

老国王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膝盖。

“陛下圣明!”

朱利奥深深低下了头。

接着,在他们又仔细商谈了从明天开始要实行的具体行动计划之后,军事会议便结束了。

结束了冗长的军事会议,朱利奥和露娜一起到了兰的房间。

露娜飞扑到床上,闭上了双眼。

“哈,到处去挖人,真是累死我了。”

兰轻笑着,慈爱地摸了摸露娜的金发。

“辛苦了,露娜……为了不管你什么时候回来都能睡个好觉,我一直都在晒被子,让它变得蓬蓬松松的哦。”

“真舒服啊。有太阳的味道……”

露娜像一只小猫咪一样蜷缩起来,眯起了眼睛。朱利奥坐到了床边说道,

“那么,如果用魔剑露娜的光晒一晒的话,上面是不是会有露娜的味道呢?”

“大概不会吧,我觉得……”

“这样啊。”朱利奥点了点头,把脸埋进兰的枕头里深深吸了口气。

“真的诶,确实有太阳的香气。”

“啊啊啊啊!?别闻我的枕头啊!!那是我的香气啦!!”

“对我来说,你就是太阳啊……”

兰不再搭理他,别开微红着的脸,用指尖拨弄起了自己的衣服。

“这里有对笨蛋情侣……”

无语的看着两人的露娜摇了摇朱利奥。

“如果兰小姐是太阳的话,那我是什么?月亮吗?”

朱利奥抓住她的两腋,抬起她,两人额头对着额头。

“对我来说你就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女孩子哦。”

“诶!?”

露娜红着脸,抓着朱利奥胸前的衣服。

兰看上去很不安的样子,过来扯朱利奥的衣服,

“等,等一下朱利奥……”

“太阳也会守护着我和露娜的。”

“比起太阳,她更好是吗!?”

兰嘤嘤地呜咽了几声,凑到朱利奥耳边。

“我要用创书把你和露娜现在的样子做成土像,给特里斯坦看哦?”

“我会被杀掉的!”

受到过度惊吓的朱利奥蹭一下跳了起来……就在这瞬间,他感到了来自第四人的视线。

他看向门的方向,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一双寂寞的红瞳正窥视着这个房间。

“啊,是罗丝薇瑟小姐。进来一起聊天吧?”

露娜把弓圣之女拉入了房间。

兰的眼睛里泛着光芒,她立刻拿起桌上的画具,开始素描。

“哈啊啊啊啊……真漂亮。你真是太漂亮了。就像妖精一样……”

“我,我才不是什么观赏品。快停下来,你这个愚蠢之徒。”

和说的完全相反,罗丝薇瑟拉开和弓的弓弦,保持静止的姿势。

看起来她挺中意这个造型的。

……过了一会儿,兰画完了速写。罗丝薇瑟看了之后,震惊了。

“这,这简直,太厉害了。如果我也努力一下的话,也可以借由此天才之手,制造出印着我的货币……”

“哼哼哼,真是大言不惭。等你建功立业的时候,我把这件事公开给全国也是可以的吧?”

“我说,军师殿下……”

怎么回事啊,这异样的关系。兰无言得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时特里斯坦推门走了进来。

(话说回来,特里斯坦称呼兰为老师的啊……)

特里斯坦好像一位管家一般,在兰的面前蹲了下来,

“下回,您能不能画一幅露娜戏花图呢,大师?”

“大师!?”

对着一脸震惊的朱利奥,特里斯坦激动异常得鼓噪起来。

“没错!!不管是木雕,绘画,还是诗歌创作,大师所描绘的露娜,全部都是那么的栩栩如生……啊不,大师还不足以表现出她的伟大!应该叫她全才才合适啊!”

特里斯坦获得了“让兰画一幅自己喜欢的画”的权利,条件是让朱利奥带露娜出去。

兰牵住朱利奥的胳膊,笑的像蜜一样甜,

“你看你看,他说我是全才。”

于是朱利奥也笑着回应她,那表情就好像在说“太好了呢”一样。

好像兰在满是繁文缛节的修道院的生活中没有发挥出来的创造力,在到了提塔尼亚之后就一次性迸发出来了一样。

“嗯哼哼,万般才能皆于我一身!看来我生来就不是能和你平起平坐的人啊!”

“那好啊,那你就呆在这里,我们去吃饭咯?”

朱利奥一站起来,兰就泪眼汪汪地凑了过来。

“朱,朱利奥,不要排挤我嘛……”

“兰小姐您太过于全能了,让人难以接近呢——,有一种我们生活的次元差太多了的感觉呢——。”

“你太阴暗了!”

朱利奥边说着我错了,边抚了抚兰亚麻色的头发。

露娜羡慕的看着关系很好的两人,说道,

“对了。现在就来聚餐吧?我来准备料理,朱利奥哥哥,兰姐姐……”

“那,那个!”

罗丝薇瑟怯生生地举起手,但注意到大家转向她的视线后,又僵在了原地。

“恩?怎么了,罗丝薇瑟小姐?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于是弓圣之女屈身俯到露娜耳边低语。

“你想要加入聚餐么?当然,我也正有这个打算……”

露娜双手叉腰,用一副严肃的表情抬头看着她,

“这话不要只对我说,和大家说吧?”

“……但是我从小就没有说出过“带我一起”这样的话啊。我嘴笨……”

“这次一定要说啦。你一定可以的。”

(她怎么像个妈妈啊……为什么魔剑的幼女倒是最正经的那个啊)

朱利奥如此想着时,罗丝薇瑟被露娜从背后一把推到了自己跟前。

她扭扭捏捏的搓着双手,红色的双眸不安得四处游走。

“聚餐,带,带上我一起……!”

听到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出来的话,朱利奥,兰和特里斯坦不禁相视一笑。

“““可以啊。”””

罗丝薇瑟一瞬间笑开了花。

“小花,你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呢……”

露娜开心地笑着。罗丝薇瑟站在她面前继续说道,

“那我们就顺便发誓,“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结为异姓兄弟吧?”

“这已经迈了不止一步了哦?!”

完全不理会深受打击的露娜,罗丝薇瑟说起了义兄弟的好处。

“在我喜欢的那个故事里,萍水相逢的三个英雄在桃园以酒起誓“我等虽不能同生,但求同死”,结拜为义兄弟。我一直非常憧憬他们……”

朱利奥也知道这个故事。这是在故乡时,从教他的剑术和学问的师傅,“福斯泰(Fausta)姐姐”那里听来的。

兰倒是困惑得用手支着脸颊,

“我还不太熟悉罗丝薇瑟小姐,就算你说要结义我也……”

“一下下就好了!只要简单地定个契约就可以了……就当帮我一下!”

罗丝薇瑟像是个黑心商人一样说道。

朱利奥耸了耸肩。

“嘛啊,就当是聚餐的余兴,轻轻松松不也挺好?”

兰叹了口气,很是不满他这种没轻没重的发言。看到了的朱利奥便对她说,

“兰,你就这么讨厌,和我交换誓言吗?”

“……!”

兰的脸一瞬间涨得通红,双眼变得迷离起来,她握着挂在胸前的十字架……然后,她突然抱住了朱利奥。

“好,好的……我发誓。虽不能与你同生,但求共死……”

“……诶?啊,啊啊啊,软绵绵的好有弹性……”

朱利奥的思考被突然压到自己身上的隐藏巨乳停下了。

这时,露娜拍了拍手,

“包在我身上吧。这就为大家准备一个合适的聚餐场。”

这么说完,她便出门了。

四个人也就等了一会儿……露娜上气不接下气地回来了。

“准备好了哟。请大家到父亲大人的房间去。”

当大家走进特里斯坦的房间里,发现房间中央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里面放有少许猪肉、大白菜和蘑菇的铁锅。还有放入了烧过的石头的容器。

露娜让四人就坐,然后把陶制的杯子发给大家。杯子里面盛着水。

终于到了结拜义兄弟的时候了——朱利奥,兰,特里斯坦,罗丝薇瑟互相交换了下眼神,然后点了点头,把杯子举了起来。

““““我们……!””””

“看,肉已经煮熟了哦!请快点吃吧!”

露娜把肉夹到了朱利奥的碗里。

““““虽不能同生……””””

“父亲大人,来吃一口蘑菇吧。是我摘来的哦。”

特里斯坦突然放下杯子,无视起誓,猛地吃了起来。

接着,露娜把烧过的石头倒入了铁锅里。

呲呲呲呲呲呲!!锅里响起了巨大的声音,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水蒸气。

朱利奥大叫道,

“““但求同死!!”””

“别说了,快吃吧。”

“宣誓呢?”

魔剑宛如锅奉行一样。(译注:奉行,平安时代至江户时代中授予武家的官职名称之一。该词本意为执行上级命令。在这里指露娜很强势按自己的意志决定要吃饭。参见《网球王子 全国篇》20集中的烤肉奉行大石秀一郎)

露娜哈得叹了口气,拍着手朝门口走去。

“真拿你们没办法呢……那我先去准备饭后甜点好了。在我回来之前请迅速把宣誓完成。”

“结义的誓言,居然要在饭桌上完成啊……”

朱利奥说着,举起了手中的杯子,

“那个,我们发誓。虽不能同生,但求共死……”

“啊呜啊呜,这个肉很好吃哦,朱利奥殿。”

“你给我发誓啊!!”

朱利奥一边对着罗丝薇瑟大吼着“这不是你提出来的吗!”,一边和兰碰杯。

“恩,小女子不才,但此生请你多多指教……”(译注:这里是各位很熟悉的妻子过门时对丈夫用的那句。)

深深陶醉其中的兰,把肉啊蔬菜啊往朱利奥的碗里夹,还替他擦嘴角,照顾得无微不至。

这时,门打开了,露娜拿着一块小蛋糕走了进来。

“来,把这个蛋糕切了分给大家吧。”

兰抓过朱利奥的手,两个人同握一把刀,兰笑得宛如一个新娘。

“朱利奥……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做事呢。一起,切吧?”(译注:这里的切用的词是“入刀”,即在婚宴上,新郎新娘把刀切入结婚蛋糕。)

“‘入刀’的话,我已经和露娜做过了……”

虽然切的是人体。

兰眼中的光芒消失了,她把脖子上的十字架拽了下来,用尖端部位抵住朱利奥的喉咙,

“你这个负心汉!!不和我‘入刀’,那就……我们就互相‘入刀’对方的身体,殉情吧!!”(译:兰你够了,为了你的脑洞我要多加多少译注。)

“我才不要这样的共同作业!!”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露娜安抚过兰之后,把蛋糕切了分给大家。

罗丝薇瑟一边摸着肚子一边说,

“呼唔,吃饱了……那么,快点结拜好赶紧睡觉吧。”

“明明你提出来的,你这什么态度啊……”

完全不觉得这种誓言能守到最后。

四人重新拾起杯子,互相交换视线——终于到了起誓的时刻。

“那么,我们四个,虽不能同生,但求共死……干杯。”

四个杯子砰得碰在了一起。接着露娜拍手的声音传遍了房间的每个角落。

伦巴第军一旦攻过来,就会陷入苦战了吧。

(不过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不管什么困难都能越过……)

朱利奥的心里燃起了熊熊火焰,

“呜哇!?”

就在这时,特里斯坦的尖叫声突然传来。

接着他就口吐白沫向后倒去。

“啊啊,父亲大人!您怎么了!?”

露娜抚着义父的脸颊,

“该,该不会刚才放的蘑菇,只有父亲大人的那个混了有毒的在里面吗……”

“怎,怎么会……好不容易才结义的……”

罗丝薇瑟在特里斯坦的身边坐下来,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了下来,还不停地喊着“快醒来啊!”。然后,她转过头认真地看向朱利奥,

“那个……特里斯坦殿下要是死了,我也一定要随他而去吗?刚才的誓言,就当它是个练习吧?”

“这誓言也太没分量了吧!?”

朱利奥对罗丝薇瑟的发言甚是没辙……不过,真要随他而去的话,那也是不行的,于是朱利奥点了点头说道,

“也好,我们就按罗丝薇瑟说的,我们还没有经过正式的发誓。刚才那是结义未遂。就当我们还没结拜。”

“朱利奥殿的态度也变的很快啊……”

但是,特里斯坦知晓伦巴第军的情报,作为骑士队队长也没有比他更能胜任的人了。要真的死了就麻烦了。

兰赶紧调配起了草药,制作起了解药,并灌入了特里斯坦的嘴里。特里斯坦呜咽着终于睁开了眼。

朱利奥和罗丝薇瑟打心底高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们骑兵队的未来,我刚才可是担心死了。”“真是的,我刚才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你们倒是担心下我啊!?话说回来我们是为了什么发的誓啊!?”

只能说,发誓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吧。

罗丝薇瑟不停地看向朱利奥,接着深呼吸了一口气,好像鼓足了勇气闭上眼睛说道,

“总之,特里斯坦殿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呢……。朱,朱利奥大哥。”(译注:欧尼酱)

“什……!?”

朱利奥看上去很困扰地抓了抓黑色的头发,

“喂,我说啊,义兄弟间的称呼,一般都是叫义兄吧……”

“不,不行吗?大哥?”

【朱利奥大哥。】

朱利奥想起了过世的妹妹,感到温暖的同时,内心又感觉被什么给紧紧拽住了。

(曾经,也被露娜叫过哥哥……果然被这样称呼还是挺不错的呢……)(译注:之前翻译的时候没发现后面还有这段剧情,所以不只露娜的朱利奥尼酱,朱利奥桑也翻译成朱利奥哥哥了。而且,实在找不出露娜用的朱利奥桑怎么翻译好。露娜叫尼酱只有和兰第一次见面那个场景一次。真是自己挖坑跳了。)

第二天,当朱利奥拿着剑在练兵场做着每日必修的挥剑练习的时候,罗丝薇瑟朝他跑了过来。

她一边呼着白气,一边把一个木碗递给她,

“早上好,大哥……给,水。”

“多谢啦妹妹。让你特地跑一趟真对不住。”

“因,因为你是我仅有的一个……大哥嘛。”

罗丝薇瑟背着手,脚尖点着地面。

“啊,说起来,特里斯坦殿,也是大哥呢。”

“哈哈哈,真是个迷糊的妹妹。”

“讨厌,别,别笑人家啦!”

朱利奥用食指轻轻戳了下她的额头。少女白皙的脸颊瞬间染上了红晕,仿佛身在梦境一般,她微微一笑,

“诶嘿嘿,兄妹的感觉真好啊……”

就在这时。

莉莉亚诺正巧经过了这里,朝两人挥了挥手。

“啊,早上好,朱利奥大哥。”

“诶……”

罗丝薇瑟的双眼瞬间变成了两颗豆豆。

紧接着走过来的“里”出身的女性们,也纷纷笑着,

“啊,朱哥。”

“哥哥大人,还精神吗?”(译注:欧尼撒麻)

“哥。”(译注:尼酱)

……。

罗丝薇瑟用尽全力叫道,

“这里,不到处都是妹妹了嘛!!”

“毕竟从小我就和她们如同兄妹一样一起长大的啊……平时她们都喊我朱利奥阁下,军师殿下,经过昨晚之后,我就拜托她们“都叫我哥哥吧”,她们也都愉快的答应了。”

“义,义兄弟的誓言到底……”

朱利奥抚了抚泪汪汪的罗丝薇瑟的银色的头发,

“你不也是我八十五个妹妹中的一个嘛?”(译:我疯了你爽了。)

“好多!?”

罗丝薇瑟震惊地双手扶着墙壁,一副要倒了的样子。

“呜,我终归也只是个临时妹妹啊……”

“说什么呢,那些新妹妹们……啊,对了,再不去练弓场的话就糟了。”

朱利奥拉起临时妹妹的手刚走了几步,就碰上了“里”出身的锻造师。

“啊,朱利奥阁下,能帮忙看看这个么?我已经做好五百个了。”

是撒菱。朱利奥仔细端详了一番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恩,不错。……再来五百个也交给你了。”

“是……还有,我和原本住在提塔尼亚的锻造师一起锻造的铰链以及武器的生产也顺利得朝着目标数前进中。”

“今后也拜托你了。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哦。”

接着,朱利奥和用锯子砍树的木匠聊了起来。

“之前拜托过你的厚木板做好了吗?”

“您所指定的数目,我做了还不到三成呢。”

“那,等下就把它们搬运出去吧。我到时候会专门编制一个部队的。”

两人互相拍了拍肩膀,就道别了。

这之后,朱利奥又去找了改造榨油机的工人,以及挖地下通道的人,然后才朝弓和弩的训练场出发。

兰也和提塔尼亚的女性一起练习射弩。她天资聪颖,现在已经有了相当高的水平。

“请听我说!”

随着朱利奥的声音,训练中的人们纷纷朝他看去。

“我身边的这位女性叫罗丝薇瑟•此花,是弓圣静乃•此花的女儿。从今以后,她会和我们并肩作战。”

大家一下子炸开了锅。

罗丝薇瑟虽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她嘴角抽搐。大概是被过多的视线盯着感到紧张吧。

朱利奥朝她耳语了几句。她僵硬地点了点头,取了一支箭架在和弓上,拉紧弓弦,嗖一下把箭射了出去。那支箭直直地冲向了高空,命中了离此地近一百五十梅路特纳的挂在教会屋顶上的钟。

“太,太厉害了……!”“弓圣的女儿,居然成了我们的同伴!”

看到大家的反应,朱利奥非常满足。他拍了拍正努力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骄傲的罗丝薇瑟的肩膀说道,

“只要有这位弓圣之女的教导,我们就足以和伦巴第军作战!”

“诶!?”罗丝薇瑟惊慌失措地叫了起来,在朱利奥耳边说道。

“不不不,不可能的啦。让我教她们这种事,做不到的啦……”

“是吗?要是由你来指导的话,她们的水平也会大有提高。我还期待着呢。”

“期,期待……?”

听了这句话,一直一个人生活在山上的罗丝薇瑟动摇了。

尽管她的赤瞳中还闪烁着不安,但她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正视着朱利奥。

“我,我试试看。但是我希望朱利奥殿下也能够帮助我,融入到这些居民之中……”

看到朱利奥点头答应,罗丝薇瑟便开心得笑着说道,

“我,我知道了。交给我吧。我会赌上罗丝薇瑟之名来锻炼她们的!”

“喂,那是假名吧……”

朱利奥看向城外,除了巡逻人员外,其他所有的骑兵都正接受着特里斯坦魔鬼一般的训练。

“不,不行了,特里斯坦队长。我已经到极限了,要死了……!”

看着纷纷倒地的士兵们,特里斯坦对他们吼道,

“人是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跨过一个界限,又会出现一个新的界限。你们好好看看前队长莱奥!”

“没错,我们会加油的!”

“你们这不是被洗脑了吗!?”

莱奥挠了挠脑袋,

“开玩笑啦……但是啊,正如特里斯坦大哥所说的,一旦超越极限,就会看到新的东西。我们还可以变得更强。再稍微,加把油吧!”

“好,好的!”

真是太厉害了,朱利奥在心里叹服道。

自从特里斯坦担任统帅之后,不仅仅是战斗能力,就连放哨能力都一下子提高了不少啊。在军师朱利奥的提案下,骑兵队又被称为“金狮子队”。

还有城郭都市周围的挖掘工作,以及城墙的改造工作也顺利得进行着。

朱利奥斗志高扬。

(能行的……我们能和他们对抗的!)

几天后,作为王宫而使用着的主塔也在大家一起扛着圆木无数次的敲击打下崩坏了。

对前来凑热闹的人们,朱利奥喊道。

“诸位!多纳泰罗王绝不会背叛我们,他将会和大家共同奋战!”

民众中响起了欢呼声。

多纳泰罗王绷着脸,握着拳头的手不住地发着抖。他看着变成了一座石山的主塔。

朱利奥看到他的样子,有些许担心。

“陛下,果然您很害怕?还是说,您现在很兴奋呢?”

“朱利奥哟……”

被称为失地王的男人,懊悔的看着支离破碎的旧“王宫”。

“朕忘了把小黄书拿出来了……”

“啊,您放在床下的那些吗……”

朱利奥挠了挠黑发,

“兰,你是修女吧?快安抚下伤心的陛下啊。”

“诶?恩——……好吧。”

“什,什么。小兰要来安慰朕吗?”

多纳泰罗王满怀期待得盯着修女妖艳的肢体……

“请,请振作起来吧,失黄书王。”

“听上去比失地王要好的多?!”

朱利奥开心地笑着,抓起兰的手往练箭场跑去。

不久,进行战前准备的冬天结束了……春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