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第一卷 第九章

兰•拉格朗日来到中央广场的边上作为医疗点的建筑里。地板上躺着很多受伤的人。“把这个药草涂在化脓的地方。”“露娜,让那个人把这个喝了,卡罗把那个拿过来。”

女人和帮忙的孩子们按照指示,利索地进行着治疗。兰在修道院学的药学和护理学帮了大忙。负责观察水瓮的少年卡罗拖着受了箭伤而变得沉重的脚步,来帮兰的忙。

兰坐到一个年轻士兵的旁边,一边安慰他一边开始为他替换绷带。

“啊,女王陛下真是一点架子也没有,今天也是美丽而温柔呢。”

但士兵又吞吞吐吐地说,

“你和军师殿……唉,可恶。”

“才,才不是呢。我才没有把那家伙放在心上。”兰苦笑着说。

“硬要说那家伙的优点的话,他为人温柔坚毅,就算背负着艰苦的过去仍然乐观开朗,还有就是……”

“完全听不出‘硬要说’的感觉啊……”

滔滔不绝地说了那么多呢。

兰的脸红了,另一个胳膊受伤的士兵说道。

“可是很久之前,只要一开军师殿的玩笑他就会脸红着说‘混账,兰那种人我才没放心上!’”

“诶……”

兰背后冒出一股寒意,士兵接着说道。

“军师殿还会扭扭捏捏地说‘那、那个,兰她,就算不注意她,还是很可爱的。’”

“这不是放心上了吗!?”

“哈哈哈,刚才那一瞬间您都吓呆了吧”

兰朝开玩笑的士兵的伤上口狠狠地涂了药。

“痛痛痛!痛死了啦!就算死也请让我死在战场上啊。”

“后方也是战场,大家说对不对?”在场的所有人笑得更大声了。

兰问在场的女人和孩子们,他们精神的回答着。

“就是就是!”“如兰大人所说!”

医疗点里的人都笑着回答。

乍一看,人们似乎都很乐观……但是发自内心的笑的却几乎没有。这都是为了掩盖守城战的不安而做样子罢了。

但是,至少比就这样消沉下去要好吧。兰成为女王之后,为了制造一点积极的气氛一直在努力着。

“今天就到这里了,我还会再来的。露娜,你也会再来帮忙的吧?”

兰站了起来,和露娜一起在大家的欢笑声中出了门。

她向无人的地方走去,确定没人能看到自己之后,筋疲力竭地瘫靠在了墙上。

“兰姐姐……!”

“对,对不起啊露娜,我有点累了……”

兰抱住坐在旁边的露娜,抚摸着她艳丽的金发。

她仰望着天空,回忆起自己成为女王的一周前的事来。

入侵提塔尼亚的双蛇队被歼灭后,得知敌将登上城墙的朱利奥前去救援。

兰在被破坏的城墙外侧用创书制作土墙。接着在众人一起堆石块修补城墙的时候,敌军撤退的钟声传来。

正当兰松了一口气准备继续作业时,传令员来到她的面前。

“兰大人,军师殿请您去中央广场。还有,除了警卫的士兵兵和修补城墙的士兵之外,其他人都到那里集合。”

这个命令绝不平常。

兰急忙赶到广场,朱利奥和民众们在一起,怀里抱着浑身是血的多纳泰罗王。

“陛下……!”

兰慌张地赶到他们面前。

朱利奥轻轻地把王放在地上,用庄严的语气说道。

“多纳泰罗陛下在和敌将单挑中殉国了。”

兰跪在多纳泰罗的遗体前,一边双手在胸前划十字一边祷告着。

她不禁想起了王来找自己相谈时说的那些话。

“朕很害怕啊!一打仗朕的脚就会不住地颤抖,动弹不得啊!”

(……为了守护特伦托的人民,他克服恐惧去战斗。)

看着腹部有个大缺口的老王,兰咬紧了嘴唇。

(而且,这也是对过去的赎罪……)

人们也把手交叉放在胸前,祷告着。

提塔尼亚被悲郁的气氛包围。

朱利奥为了打破这份沉重,大声宣告。

“多纳泰罗•特伦托陛下留下遗诏,命能使用创书的,兰•拉格朗日大人为下一任女王。”

来到提塔尼亚继承创书的那天,王就做过说明。

本来在特伦托就有继承创书者继承王位的法律。

但因为继承者实在太少,王位实际变成了世袭制。遵循这条法律继承王位的,就只有多纳泰罗的曾祖父。

听说这些的兰,在到春天为止的那段时间里渐渐坚定了决心。

而且在和伦巴第王国的初战时——朱利奥让兰用创书设下陷阱,立了很大的战功。

从那以后,提塔尼亚人看兰的眼光似乎都带着敬畏。

这些,都是为继承做的准备。

前来与自己相谈时多纳泰罗王是这么说的……

“拜托了,请你担任领袖,成为特伦托人的希望吧。”

(这一刻,已经到来了吗……)

朱利奥跪在兰面前,

“兰•拉格朗日大人……不,女王陛下!请带领我们特伦托人民吧,朱利奥虽不才,但必定会誓死效忠!”

莉莉亚诺、特里斯坦、露娜、罗丝薇瑟以及“里”的成员们都单膝跪地。

提塔尼亚的人们稍稍迟疑了片刻,也跟着这么做了。

整个城市被寂静包围了,兰站了起来,环视着四周。

异样的场景。

以自己为中心,一千多人围成的圆,每个人都看着她。

负伤的男人,与自己一同持弩作战的女人、老人和孩子——他们都有个共同点,都在寻求着依靠,眸子里满是走投无路,不知所措。

身为总帅的国王牺牲了。也难怪大家如此不安。

如果现在不重整旗鼓的话,提塔尼亚恐怕会就此沦陷。

(但是……这些话,现在不说的话。)

兰亚麻色的长发随风飘动。

她用手抵着丰满的胸口,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地宣告道。

“虽然我的母亲是特伦托人,但父亲却是伦巴第人。就算这样,诸位还是要尊我为女王吗?”

短暂的沉默后,人们面面相觑,开始窃窃私语。

对特伦托人来说,伦巴第意味着侵略者,是压榨他们的人。

因为身体里流淌着的异国血脉而受到冷落的记忆在兰的脑海中复苏了。

等同于与身为伦巴第人的父亲断绝关系一样,她被送到了属都的修道院。

或许,这次特伦托的人也会像当时那样……在兰低下头时,提塔尼亚的民众喊出了声。

“兰大人,您来到这座危机四伏的城市,和我们一起用弩箭战斗!”“事到如今,难道还会有人猜疑您吗!”

兰咬紧嘴唇,深深低下头。

“谢谢……大家……”

抬起头的瞬间,她正好对上了朱利奥的视线。

他一定为多纳泰罗的死哭了吧。那发红的眼睛里却映着坚定的意志。

敌人极有可能趁着多纳泰罗王去世,立刻发起进攻。

要做自己能做之事。因为我有朱利奥……还有众多伙伴们。

兰举起双手,竭力大声说道:“各位,请助我一臂之力!让我们一起去战斗吧!”

人们都站了起来,向上举着手里的武器,大声应和着。

从那开始,兰就忙于鼓舞士气,治疗伤员,作为女王出席会议等一系列活动,几乎没时间睡觉。即使在战场上,为了振奋士气兰也会站在最前线,以弩和创书迎击敌人。

比自己更痛苦的人太多了,因伤痛而呻吟的人,失去重要亲人的人……

提塔尼亚的菜鸟兵团已经和超过自己三倍以上的伦巴第正规军相持两个月了。

虽然失地王多纳泰罗•特伦托在英勇奋战之后战亡,但百年未现的创书继承人被立为了心女王。

在这种状况下,饱受伦巴第欺凌的特伦托人的决心没有动摇。

特伦托人的反抗的气势高涨,所有人都全心投入在这场战斗中。

但是,旧特伦托的其他城市还没有发动起义。还要推他们一把。

现在正是用出兰手里的“王牌”,点燃特伦托人心中火焰的时候——朱利奥和莉莉亚诺如此判断。

“走吧,露娜!”

兰站了起来,迈着强有力的步伐。

他们回到广场,进入巨大的石构建筑。

朱利奥、莉莉亚诺、特里斯坦、罗丝薇瑟都在此地。

众人交换视线,相互点头示意。

兰发动创书,在那个“器物”上召唤出土。

她挥动手臂,集中精神——描绘着脑海中的画面。

她想到了朱利奥和莉莉亚诺他们……迫于战火背井离乡,在“里”治愈着彼此的孤单,相互帮助挣扎着生存下去。

想到了以朱利奥为首聚集起来的英雄,特里斯坦和罗丝薇瑟的活跃。

想到了为了反抗暴政,克服恐惧拿起武器反抗的提塔尼亚人民。

想到了被卡拉拉半岛的人讥讽为失地王,却组建起“里”,和敌将英勇搏杀的老王多纳泰罗。

创书的表面上的土高速运动起来,描绘着复杂到令人咂舌的图案——不久,数张极其精美画被制作了出来。

众人看得屏息凝神,不知不觉发出了声音。

但是兰的注意力并没有就此中断。

她给这些画作又添加上了经过几度润色的文章。只是这些文字都如镜中映像一般,是反转过来的。

最后她调整好土的硬度之后,向朱利奥递了个眼色。

“……好,做好了!”

朱利奥在兰制作好的“土版”上涂抹着用亚麻仁油和灰混合出来的黑色的墨料。

然后在上面铺上一平方梅路特纳的纸。轻拍濡湿了的抹布用水把纸打湿,再用细网帘把它提取出来,晾干。

露娜的脸上染上了红潮,

“我们到这来的时候,在广场的工作就是为了做这个呢。”

兰在稍稍改装的榨油机上做的“土版”。

榨油机是这样组装的。

在上下分别置了两块板,下板上放着油籽的麻袋,然后转动绞盘,带动巨大的螺丝使上板下降,挤压麻袋,榨出油。

兰让工匠把上下板加大,现在的土版就放在下板的上面。

朱利奥转动绞盘,上板缓缓下降,对土版施加均匀的压力。

接着,又反向转动绞盘,上板恢复到了原来的位置。

朱利奥把纸小心翼翼地从“土版”上取了下来,上面清晰地印出了反转过来的版画和文章。

哦噢!!众人欢呼道。

莉莉亚诺的脸红了。

“何等精巧美丽,简直鬼斧神工……”

这个版画和文章上充满了只有拥有超一流的艺术之魂的人才能表现出的摄人心魄的震撼力。

特里斯坦少见的对露娜以外的事情露出兴奋之情,他盯着兰。

“不管是伦巴第王公贵族的宅邸,还是属都的宫殿,完美到这种程度的作品都是见所未见的,身为一个艺术家,你已经完胜他们了……”。

不,兰摇摇头。

正好相反。

别的艺术家都是用刻刀来创作版画,而自己,是使用创书根据自己的意识变化而创作的。

“而且一笔未动就写出了如此精致的文章……”

罗丝薇瑟感叹道。

兰看着朱利奥,

“我跟你说过的吧,以前在修道院的时候嫌抄本作业太过无趣……”

“创书是根据兰的意识而自由自在运行的,要印刷反转的文字的话,抄本作业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于是,用创书来制作“土版”,把文字和绘画印刷于上的想法出现了。而改造榨油机也是兰的主意。

兰用尽全力,再一次集中精神。

清理“土版”的表面,画上三乘三的等分线。把比刚才小的文章和绘画做在里面。

这样一来,用一张大纸印刷一次,再沿着分割线裁剪,就能一次得到九张画。而且小一点也更加便于分发。

朱利奥环顾众人

“把我们抗争的事迹传出去,让提塔尼亚之外的特伦托人的内心直接受到震撼吧。”

众人点头示意后,朱利奥一边把土版拿在手中展示给众人,一边满腔热情地说。

“女王陛下,用特伦托的神器创书,做出了这个——让我们印刷描绘着这里发生的战斗的作品,把它们分发给各地的特伦托人吧!”

虽然至今为止,“里”的成员曾经在各城市散发过记载着提塔尼亚战争的匿名文书,但由于数量有限,很快就被当差的清除掉了。

但是,这次的文书是以望尘莫及的速度,大量地印刷,分发的。

使用“大量制作记载着一模一样绘画和文章的纸”这种前无古人的方法——而且作者还是艺术天才兰•拉格朗日。

特里斯坦抱着胳膊说,

“呵,离这里近的几个城市,已经有‘里’的人作为煽动人员潜入进去了吧。要把这些给他们过去,在给特伦托人吗?。”

“没错,就这样点燃他们心中的火焰,让他们揭竿而起。”

这才是军师朱利奥下定决心进行守城战时心里真正盘算的秘策。

莉莉亚诺的手叉在胸前,“我今晚就带几个人从联络通道出城,去别的城市。”

她仍对多纳泰罗王死在自己眼前的事难以释怀。

朱利奥握紧拳头,目光坚毅,

“一定要成功,让民众们都起义……!要让大家,看到老爷子战斗的样子。”

“好!让提塔尼亚的人们一起来印刷吧。这正是我们的‘杀手锏’。”

众人大声应和朱利奥。



伦巴第军暂时无法发起强势进攻。

前几日的总攻中克里斯蒂娜负伤,战死者也不断出现。

(胜负手也已经没了呢。)

夜里,在营地的帐篷里,克里斯蒂娜独自一人盘算着。

(城墙被破坏的地方已经用石材堵起来了,多纳泰罗的死,应该给提塔尼亚城内的叛军造成了致命的打击吧。)

在克里斯蒂娜动弹不得的时候,加雷欧斯还试图发起几次进攻,但叛军反抗的气势远在想象之上。貌似新王兰•拉格朗日重振了人心。

当初派出的一万讨逆军中,战死的已经达到二千五百人,受伤的就更多了,厌战情绪在整个军营里蔓延着。

最让人担忧的,是由于听闻了提塔尼亚的奋斗,让特伦托人认为“伦巴第军队不足为惧”,而在旧特伦托领内发生大规模的叛乱。

士兵中也有不少人对此不安。

这里是旧特伦托领的最北面,如果各地都发生了叛乱,我军宛如被留在了特伦托的人海中。

现在由于各地还有驻军,并未收到反叛的报告。

但要想尽早让一切尘埃落定的话,要怎么办才好呢?

(还有一个办法……虽然不太喜欢这么做,但要让提塔尼亚人心涣散的话……)

在克里斯蒂娜继续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加雷欧斯进来了。

“克里斯蒂娜大人,能稍微打扰一下吗?这些东西似乎在附近的城市里泛滥成灾了。”

加雷欧斯递过来了三十桑奇(厘米)左右大小的纸片。

看到的瞬间,她就深受冲击。

“这,这是什么啊,这个……!?”

克里斯蒂娜心跳加速。她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凑到面前凝视着这些纸片。

这是些描绘着“里”以及提塔尼亚人们的生活和那里的战斗情景的版画。以从未见过的精美生动的笔触描绘着的满是悲怆的场面。

边上的文章不仅通俗易懂,而且文采斐然,是如诗般的绝好文章。

“好像是新女王兰•拉格朗日用创书制作的版画和文章。不仅仅是在这里,各地都有几百份在传播的样子。”

克里斯蒂娜握紧拳头,指甲深陷肉里。这样一来反叛之势就会更加高涨,一旦爆发出来……!

就连身为讨逆军大帅的自己的心也受到了震撼。如果让那些受压迫的特伦托人看到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特伦托的新女王兰•拉格朗日……这个人相当危险。她是能创作出震撼人心的艺术作品的,创书的继承人。”

加雷欧斯低下头,

“我们搜集到了一些关于兰的情报。我对拉格朗日这个少见的姓氏有印象,然后进行了调查……”

听了他的话后,

“原来如此,她是伦巴第和特伦托人的混血儿。身为贵族的父亲为了表示自己没有违抗国策,赶走了妻子,把兰送去了属都的修道院,视如断绝了父女关系。”

兰的母亲因为过于伤心,抑郁而终。真是些让人生厌的故事。

但是她对自己接下来要提出的也感到恶心。

“可以这么利用。新女王的父亲是伦巴第人。把这个消息散布到各城,削弱反叛的势头。也要把这个传进提塔尼亚,离间他们。”

“但提塔尼亚人那么团结,这真的有用吗?如果人们知道了这个,还把兰拥戴为女王的话。”

确实是这样,他们都接受了伦巴第人的特里斯坦。

但是还是有一试的价值。

“兰的爸爸是伦巴第的贵族。对特伦托人来说,这是奢侈的代名词。就说身为贵族千金小姐的兰在属都的修道院里过着奢靡的生活,所谓的能使用创书,也只是为了扩大声势,为反叛煽风点火的宣传,极力的去贬低她……”

加雷欧斯在语塞的克里斯蒂娜眼里看见了一丝痛苦。

(那样,还算得上骑士的战斗吗?)

为了让对手那边分裂,这是当然的。没什么好内疚的。

克里斯蒂娜为了摆脱自己的犹豫,甩了甩头。只要能达到目的取得胜利,就算不择手段也要做。

在她正要向加雷欧斯发出指示时——

南方传来了震耳欲聋、惊天动地的巨响

“!?”

克里斯蒂娜慌慌张张地走出帐篷,传令兵跑了过来。

“克里斯蒂娜大人,南侧有敌袭!人数众多!”

“是提塔尼亚出的兵吗?”

“不,那边并没有动静。”

克里斯蒂娜心里一惊,

“是来自旧特伦托领方向的士兵。”

克里斯蒂娜登上瞭望台,这里能清楚看见营地南面受到袭击的情况。

现阶段,那边的壕沟和木墙尚未被攻破。但是士兵们已然拼死奋战,能听见混杂着悲鸣的声音。

“这些家伙是哪儿冒出来的!?”“这人数是怎么回事!?”

营地外,无数篝火在黑暗中闪亮着。

那里还有,几面手绘的特伦托国旗……

(这有几千人吧……还是上万人!?)

克里斯蒂娜毛骨悚然。

然后,她看见了特伦托女王兰•拉格朗日制作的版画和文章。

(莫非是被这作品打动的,在旧特伦托领的人们人发起了叛乱吗……!?)



“成,成功了……!”

城墙上,朱利奥和兰激动地抱在一起。

在黑暗的夜幕中,在离伦巴第军营南侧约千梅路特纳的地方,出现了无数篝火。

旧特伦托的人们终于出动了,他们以莉莉亚诺和“里”的成员为先导,攻击着敌方营地。

朱利奥拍了拍兰的肩膀,

“终于点燃特伦托人心中的火焰了……多纳泰罗爷爷,‘里’的成员,这里的提塔尼亚人们的奋战,终于点燃了他们心中的火焰!是你的作品把这些表现出来的啊!”

“恩!莉莉亚诺成功把这些传递出去了啊……!”

莉莉亚诺在昨天射进来时的箭书上写道,这场夜袭会有约三千兵力。在旧特伦托领内,有三个城市发起了反叛,成功合流。

但是通过特伦托揭竿而起的传言、无数的篝火、还有从暗处传来的巨大声音,营地内的士兵会觉得人数更甚。不愧是莉莉亚诺,伪装做得天衣无缝。

朱利奥抓着兰的手,跑下城墙。

特里斯坦也策马赶来,

“金狮子队一百五人,步兵六百人,已经做好了出击准备。”

“好……”

决战之前,果然掩饰营地发动夜袭。”

有人怀着期盼,但也有人强忍不安闭上了眼睛。

要向城墙外发动进攻,袭击敌营。很正常。

留守提塔尼亚的女人,老人和小孩,以及负伤的士兵,都来送将士们出征。

守城战开始时有约三千人……实际上,有三成已经牺牲。

被火把照亮的他们的身上满是血和污泥,他们露出为朱利奥他们祈福的眼神。

创作版画的是兰,传送出去的是莉莉亚诺她们。

但是真正震撼特伦托人的心的是提塔尼亚人拼死抗争的样子,还有已经死去的多纳泰罗王。

被蔑称为失地王的他承认自己过去的过失,改正自己……组建起“里”,从头再来。

那位老王和战死的近千人一样,已经长眠了。

年轻的女王握起十字架祈祷着,朱利奥他们一齐向战死者的长眠之地敬礼。

然后,朱利奥开始鼓舞起士兵们。

必须要驱除攻入敌营的恐惧才行。

“过去,统治这里的‘虹之帝国’,是一个平等对待七个民族,受到虹之女神拉恩提亚加护的国家。”

朱利奥张开双手喊道。

“虐杀我们特伦托人民的伦巴第,不会受到女神的加护!看我的魔剑!”

朱利奥拔出魔剑,露娜全力射出光芒。

露娜射出的是,被认为是女神拉恩提亚的化身,是连接现世与彼世的彩虹那般……七彩光芒。

光芒在夜空中向前延伸。

有人呆呆地看着这道光芒。也有人对它做起祈祷。

“啊!是彩虹……。”。“为什么会在晚上出现……?这种事从来没发生过……!”

这并不是什么女神的化身,只是有颜色的光罢了。

但是,使用这招就能给人勇气。

(为了胜利,多大的谎言我也敢撒。)

现在——必须要燃起大家心中的火焰。

“看啊!女神拉恩提亚的化身,连接现世与彼世的彩虹,在这决战的夜晚出现了!在战斗中死去的大家也与我们同在。女神拉恩提亚也在看着这场战斗!胜利会是我们特伦托的!”

女神也在关注着这场战争 胜利是属于我们特伦托的!

人们踏着步子,满面红光,举起拳头和武器。

东门打开了。

朱利奥以撕裂敌军营地的气势挥下魔剑。

“新特伦特王国军,出击!!”

骑兵从提塔尼亚东门飞奔而出。没有一个火把,让马咬着木板,马蹄也被布包着尽全力消除马蹄声。因为莉莉亚诺所率领的其他城市的士兵正在大声吼叫,营地里的士兵基本听不见这里的动静。

朱利奥和特里斯坦打头并列前进。

紧随其后的是罗丝薇瑟还有坐在她后面的兰。一百五十骑的金狮子队在策马前进。他们用那经过锻炼的马术,即使是在这样的黑夜也能快速行动。

朱利奥下令其后从城门里出来的提塔尼亚士兵打着火把向敌方营地的西边前进。

莉莉亚诺率领的其他城市的士兵攻打的是,营地南边。

从西边和南边两个方向吸引对方的注意,朱利奥他们则悄悄向北边前进——就像在黑暗中前行的野兽那样。

渐渐能看见营地的北侧了。

周围的壕沟可以用创书造土桥来通过不是多大问题,但是对面的的高约二梅路特纳的如同墙壁一般的并排摆着的拒陆马非常麻烦。

即使是有圆木制的攻城锤也没办法破坏。

而且这么笨重会明显降低机动性的武器也并没有带着。

朱利奥和特里斯坦互相点个头,随即全速向营地北边突进。两人拿着十分奇特的道具。

那是金属制,头被削尖如同圆木一样的东西——中心是空的,所以一点也不重。

它的侧面被用两根绳子绑起来,这样两个骑兵就能拿着了。这是朱利奥拜托“里”出身的工匠特别打造的。

“创书!”

兰向道具的内部召唤土使其变重。

顿时传到朱利奥手上的份量增加了,他用力的握紧绳子。

然后和特里斯坦一起,以不会从马上摔下的,最大的力气投出了这个道具——它飞过壕沟,伴随巨大的轰鸣声撞倒了几排拒陆马,伦巴第的士兵发出了悲鸣。

这就是朱利奥想出来的——便携式攻城锤。

罗丝薇瑟和兰毫不留情地射杀了吓呆了的伦巴第士兵。

金狮子队开始用打火石点燃火把。

“第二根上!”

朱利奥和特里斯坦后退,接着莱奥和麦克罗伊拿着便携式攻城锤向营地北侧突进。

兰迅速从第一根里把土往第二根召唤——攻城锤被投了出去。

伴随着轰鸣声,拒陆马再次倒下。

这样一来,足以让骑兵队通过的缝隙出现了。

朱利奥从部下那里接过火把,与兰对视了一下,

“接下来就和商量好的一样,我们要和提塔尼亚的步兵们一起共同战斗!”

“是!祝你们武运昌盛!”

“好!金狮子队!全军突击!”

女王使用创书在壕沟上造出了一座土桥。

通过这座桥的朱利奥他们向营地北边突进。

朱利奥和特里斯坦各率一半金狮子队,一边烧毁帐篷和军粮一边前进。

果然北侧的防守很薄弱。他们应该是向其他城市的特伦托人攻击的南侧和提塔尼亚步兵攻击的西侧集中了吧。

守军本来就少了还被夜袭闹得十分慌乱。

在这时骑兵队越过壕沟,破坏拒陆马向着营地进攻,守军陷入了恐慌。

即使这样也有人迎击朱利奥,朱利奥前方出现了几个士兵。

他让魔剑露娜发出耀眼的光芒,闪瞎了敌人的眼睛再突击。

他瞬间斩杀了四名敌人,用剑挡开飞来的箭矢,再挥出剑——宛如同剑刃风暴一般将伦巴第士兵撕碎。

金狮子队烧毁着帐篷和物资的英姿宛若梦境。

“啊——”

我们现在一定身处在传说的瞬间吧。

和失地王多纳泰罗•特伦托创建了“里”,然后筹备起了与伦巴第作战的兵团的手持魔剑的少年

他和特里斯坦、罗丝薇瑟这些英雄一起建立了新特伦托王国——还有作为创书继承者的新女王,兰。

他对伦巴第军的来袭做好充分的准备,率领着弱小的民兵,常在一线奋战,在各地的特伦托人听闻他的英勇后都被震撼了。

描绘了这场战争的女王兰的版画被大量印刷最终推了他们一把,各地的特伦托人纷纷起义,现在,就是反击之时。

魔剑军师——朱利奥•罗西。

金狮子队里的一人举起剑怒吼道。

“跟着魔剑军师上啊!”

诺!其他士兵如此回应道。

“呼呼,魔剑军师,朱利奥哥哥也有了个异名呢。”

露娜一副事不关己的向朱利奥继续搭话。

“嘛,金狮子更帅就是了!”

“是呢,魔剑那部分总觉得差一点感觉。”

“啊,话说回来,我也在异名里占了一半。果然还是很帅呢,魔剑军师。”

“对吧!”

在这传说的瞬间进行了这般无关紧要的对话。朱利奥和魔剑继续蹂躏着伦巴第的士兵。

差不多营地西侧的提塔尼亚步兵也该到了。兰和罗丝薇瑟也开始攻击伦巴第士兵。

友军士气大振。

在敌军营地里,骑兵队不停横冲直撞发起攻击。

而且,这些人还是早已让伦巴第士兵畏惧的深入骨髓的金狮子队。



(骑兵队……来得太快了……!)

瞭望台上的克里斯蒂娜•罗兰在心中对敌人的闪电战发出悲鸣。

在本方注意力被南边出现的谜一般的特伦托军,还有从西边过来的提塔尼亚军吸引时……突然骑兵队从暗处出现,突入营地北侧。

就算用创书制造的土桥通过了壕沟,他们又是怎样这么快突破拒陆马的?

(他们还放火把军粮和军需品烧毁了!)

更致命的是,比起营地被侵入,伦巴第军的士气更是低落,加剧了混乱。

在内部横冲直撞的还是早已让士兵们畏惧不已的——

“金狮子队入侵营地了!”“外面还有人夹击,已经完了……!”

至此,营地周围进行守卫的士兵已经不能集中精神防守了。现在十分危险。

提塔尼亚士兵在长时间的攻城战中已经很疲倦了,又陷入各地的特伦托人们起义的恐惧中,营地还已经被侵入。

相对的,新特伦托军在不停忍耐下终于撑到同胞们纷纷起义,顺着这气势发动进攻。

哪边士气更高,连小孩都知道。

就算要撤退,现在这么混乱也做不到。

克里斯蒂娜的脚不停抖动,膝盖无力……她不断地拍打自己的脸,用力睁开眼。

(……振作起来!克里斯蒂娜!)

她从瞭望台上下来,思考对策。

恐怕,南边出现的谜一般的特伦托军数量不多。

真要是大军的话营地应该已经被拿下了。只是用大量军旗和大声伪装罢了。

但是被恐怖蒙蔽了双眼而失去冷静了的伦巴第军,觉得看到了大军。

这里都是正规军,只要能重振士气,结果还不一定呢。

是要去抑制住士兵们的混乱吗?或是,先对付侵入营地的金狮子队……?

但是,已经没有时间给她选了。

“是金狮子队!金狮子特里斯坦来了!”

这个代号对伦巴第士兵已经宛如恶鬼——有着蜂蜜色头发的骑士,用枪蹂躏四散奔逃的伦巴第士兵,率领着特伦托军向克里斯蒂娜奔来。

“特里斯坦……!”

他是金狮子队的象征。干掉他的话,敌人的士气一定会大大受挫。

(就算要跑还是会被追上,只能打了。)

克里斯蒂娜骑上爱马的瞬间,特里斯坦就已经迫近到了眼前。

她拿着罗兰家传的宝枪,在头上回转一圈,大喝一声。

“叛臣特里斯坦•加里波第!就让我克里斯蒂娜•罗兰告诉你,高贵的骑士是如何战斗的!”

“……好啊,上吧!”

两人之间闪着银光,讨逆军大帅与金狮子进行着激烈的枪战。

几个回合的攻防之后,特里斯坦出现了破绽,克里斯蒂娜条件反射地朝那里攻击。

但那是诱导。特里斯坦把枪向左一回接下攻击,然后向她胸口猛力反击。

(库……一个人绝对不可能赢你的。)

“大小姐,我来帮忙!”

骑着马的副官加雷欧斯冲了进来,用枪弹开特里斯坦的攻击,改变了它的轨道。

“多谢。不愧是我的枪术老师!”

她和副官配合严密,互相给死角补位防御,用尽秘技进行攻击。

但就算是这样,金狮子——还是占着压倒性优势。

根本伤不到他。

“多,多么强大的男人……!!”

就算是大将,如何苦战,也得不到胜利。

克里斯蒂娜用腰的力量,将祖传的宝枪投了出去。

就在特里斯坦把它弹开的瞬间——

她跳了起来,抱住了他。

“什,什么!?”

受到意想不到的攻击的特里斯坦开始用力挣扎。

克里斯蒂娜用尽全身力气抱紧他。只有一瞬间,她抬眼看见特里斯坦变色的脸……她咬紧牙关,回头叫副官。

“快上,杀了他!加雷奥斯!”

加雷奥斯点了点头,向特里斯坦的头挥出了枪。

杀了特里斯坦就能大大降低特伦托军的士气了——就在她这么想的瞬间。

加雷欧斯的头被一记猛箭射中,落下马去。

(诶?)

她对一动不动,躺倒的副官愣住了。

射中他的是一支长剑。

这确实是弓圣之女罗丝薇瑟的和弓用的箭……。

克里斯蒂娜向箭飞来的方向望去。

营地西侧……在拒陆马的外面,有个高约三梅路特纳的箭楼。明明之前还没有的。

(那,那也是,女王兰用创书……!)

就在这时,克里斯蒂娜被金狮子甩飞,摔到了地上。



朱利奥赶往营地北侧,边歼灭敌人边想到。

(现在罗丝薇瑟应该跟事先说好的一样开始狙击了。)

前面开始攻击朱利奥的伦巴第士兵有好几个被和弓射中了。

罗丝薇瑟的和弓的最大射程是三百梅路特纳,跟这个营地的直径基本相同。

用创书造出箭头是为了让罗丝薇瑟能俯瞰整个营地方便她进行狙击。从那里狙击的话营地基本都在射程内。当然中央的大帅帐附近也是能狙击的。

因为箭楼有遮挡物,也能够抵挡敌人的箭。

伦巴第军中也有了解这精准过头的狙击而躲起来的人。

打到现在,和金狮子队同样,对弓圣之女的恐惧也已深深刻在心上。

(不过,如果可以干掉敌军军官的话,就能制造更大的混乱了。)

在这么想的朱利奥面前聚集起了三名金狮子队的士兵。

“军师殿。已经对这里放完火了,接下去……”

就在他们报告的时候。

他们瞬间全部被打倒在了地上。

“诶……!?”

无论哪个都是干将,却如同稻草人一样倒下了……。

在失去骑手的慌乱的马上,出现了个身材魁梧的骑兵。

“晚上好。我是双蛇队队长克莱门特•扎卡尔多。军师朱利奥先生。”

“……!!”

七年前毁灭了自己故乡的男人出现在了眼前。

在朱利奥的眼中,营地的火焰与烧毁故乡的火焰重叠在了一起。

克莱门特露着和那天一样的笑容,驾着马往这边进了一步。

“别,别过来……!”

看着那宛如‘这是我的’的笑容,朱利奥发出了丢人的声音。

克莱门特用大剑将罗丝薇瑟射来的箭劈落。

“真是遗憾,双蛇队只剩下我一个人。不过我有件在意的事。我要和你干一架。”

朱利奥都不能正常呼吸了。

“不要!不要!……不要过来!!”

在无数次从噩梦中见到的克莱门特眼前,仿若时间退回了那天一样,朱利奥的身体动弹不得。

在冬天,在属都附近的街道上,见到七年不见的这家伙时,颤抖着的身体不是因为激动,而是深深铭刻在骨髓上的恐惧。

朱利奥用魔剑露娜的剑柄敲了好几次自己的头。

(振作起来……你给我振作起来啊……!)

与伦巴第军初次战斗的那晚,朱利奥就对兰说过。

“就算不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