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三章 渐渐扩散开来的,青空的颜色

第一卷 三章 渐渐扩散开来的,青空的颜色

自从母亲打电话来,已经过了三天。

从那之后,父母双方都没有任何联系,千星也没办法确定两人离婚协议的状况。

就在某一天的中午。

千星低头看著蒲公英色的盘子,两眼瞪成斗鸡眼,眉间皱成一团。

盘子的边缘是锯齿状的,看起来就像真的蒲公英。光看这个盘子,真的可爱到令人会心一笑。

只要盘子上没放著那些切细的绿色物体。

更甚者,只要那些表面鲜艳光滑的绿色物体,不是名叫青椒的蔬菜就好。

不,就算它叫做青椒,只要吃起来不像青椒也好。

「千星小姐,您可以不用勉强自己吃下去啊。」

虽然安藤太太这么说:

「不,我会吃完的。」

千星依旧表情坚决地回答。

「至少让我煮一下如何呢?只要撒上柴鱼就能减轻苦味,会变得很好吃喔。或是放进番茄和培根之后,用橄榄油炒一下也不错。又或者是切碎揉进绞肉里面作美式肉饼,就吃不出青椒的口感跟味道了……您也不需要特地生吃自己不喜欢吃的食物啊。」

三天前,千星忽然对安藤太太说,希望她之后每天都要在配菜中加入青椒。安藤太太至今还弄不清楚千星为什么这么做。

第一天千星顺利吃下炖煮过的青椒,第二天的青椒镶肉也过关了,第三天则是加了茄子、青椒以及占地菇的和风义大利面。直到第四天,也就是今天,千星要挑战生的青椒。

「如果上头没有青椒的味道,怎么能算得上是克服青椒呢?」

于是千星便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沾上一点点义式沙拉酱的青椒丝,送进口中。

吃起来果然还是很苦。

虽然千星顿时呻吟了一声,但还是好好地嚼了嚼,吞了下去。

再一口。

又是一口。

「千星小姐,您的脸色不太好喔。」

「抱、抱歉……那么我就保持笑容好了。」

千星扬起微笑,再次夹起青椒丝送入口中。并且保持笑容嚼著口中的青椒。

吞下去之后,再次笑了笑。

「……您也不需要一边笑著一边吃青椒啊……」

安藤太太低声咕哝。

看来这么做也行不通。

(真困难呢。)

不过只要能喜欢上青椒的味道,一定就能神情自若地吃下去吧。

千星接到母亲电话的隔天早上,她从陆的手中接过报纸,同时也因为他的鼓励再次振作起来。从那之后,千星下了一个决心。

她想变坚强。

即使未来父母离了婚,她也能坚强地笑著度过。

自己要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人。没错,就像小陆可以送报贴补家用,她也想变得和他一样。

千星也拜托安藤太太,以后她不只是要自己收拾餐具,还想帮忙做家事。

虽然安藤太太一开始说著:「不能让小姐做这种事!您帮我收拾餐具就很够了。」拒绝了她,不过──

「我在东京的时候,父母都不愿意让我做家事。我是真的想学会生活的基本技能。」

千星认真地拜托安藤太太。

「真是拿您没办法。您可要好好做学校的作业啊。」

于是安藤太太便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而千星的目标,也包括了克服讨厌的食物。

我要在这个夏天里吃得下青椒!

千星再次瞪向盘中满满的青椒。

蒲公英色的盘子配上翠绿的青椒,视觉上的确是一道美馔佳肴。千星只能一面用眼睛欣赏,一面一口接一口地嚼著青椒。

最后,千星终于将最后一口青椒吞下去。

「多谢招待。」

她最后的微笑,才真的是打从心底露出笑容。

安藤太太则是──

「哎呀,里头装了整整三个青椒的分量耶。您真的全部吃完了呢。」

她佩服地这么说道。

而其他的菜单则是鸡肉蒸饭、香橙水菜香菇汤等等,每一道都非常美味。千星也有帮忙切蒸饭里的红萝卜和莲藕。

千星也曾在学校的料理课上和同学们一起做菜,不过千星只有负责一些无聊的工作,像是削芋头的皮、筛粉、清洗用完的厨具和餐具等等。所以能有一位像安藤太太这样资深的帮佣一边教导她,一边自己切菜、调味,真的非常新鲜又有趣。

若是爸爸妈妈离婚的话,至今的生活一定全都为之一变,甚至之后可能不会再有任何快乐的事物。千星明明是这么想的,不过──

(小陆送报纸给我之后,我就变得很积极,安藤太太也教了我家事呢。)

她的心中依旧塞满对陆的感谢,以及甜蜜无比的心情。

隔天早上。

千星一如往常地待在围篱入口附近等著陆。山顶微微显露光芒之时,陆骑著脚踏车到来。

「早、早安。」

千星走到信箱旁,低下头打招呼,陆则是略带羞涩地低了低头回应。

「今天也是好天气呢。」

「……嗯。」

自从陆送报迟到的那一天之后,两人互相多了点问候。

陆的态度相当冷淡,即使开了口,也只有短短几个字;千星则是紧张过度,吞吞吐吐的,马上就沉默下来。

不过打从那一天起,确实能感受到两人之间起了某种变化。

而且感受到这点的不只是千星,陆应该也察觉到了。

即使陆的发言总是短暂又冷淡,他依旧回应了千星。而且偶尔陆看起来也想和千星说话。当他将报纸递给千星的时候,总是盯著千星的脸,接著又急忙移开视线。要骑脚踏车离去的时候,途中也会回头看向千星。

每当千星与陆对上眼,她的心脏彷佛就要从口中跳出来,陆也惊得勾起眉头,马上转开了脸。

(刚刚,小陆看向我了!)

千星脑中一片空白,双颊烫得彷佛快融化脱落了。

她脸红心跳地回到家中,快步登上阶梯。她将报纸摊开在地毯上,报纸的内容看起来似乎比平常还要来得甜蜜许多。

她还想跟陆说更多的话。

她想多瞭解陆一点。

这样的心情日渐高涨。但是陆必须在固定的时间内送完报纸,千星也不能留住他太久。

而今天她一如往常地,从陆的手中接过报纸后,正打算向他道谢。而就在此时──

「……我看了、那篇小说。」

陆依旧错开视线,低声说道。

「咦?」

千星心中一惊,回看了陆。而陆依旧挂著沉闷的表情:

「……就是、报纸上连载的那篇……」

陆该不会是因为千星说很期待那篇小说的后续,才提起兴趣看了小说吧?

(哇啊──怎么办?)

千星的脸颊顿时热烫了起来。陆记得千星说过的话,对那篇小说有了兴趣,还愿意告诉千星。千星实在太开心了。

「故事很棒对不对?」

她微笑地悄声说道。

「……是啊。」

陆低声回答后,含糊地丢下一句:「再见。」接著便用力踏上踏板离开,离去的速度比平常还要快。

瘦弱的背影伴随著轮胎碾压泥土的声音,渐渐远去。

千星此时想起今天还没对陆道谢,于是将报纸抱在胸口,大声地吶喊:

「谢谢你送报纸来!」

陆没有回头。千星也不知道她的声音究竟有没有传达到。

(我明天也会等著你的。)

千星再次抱紧报纸,心中带著满满的幸福,甜甜一笑,回到了家里。

她踏著轻盈的脚步,一阶一阶地走上楼。

她打开房门,跪坐在薄薄的地毯上,滩开略带余温的报纸,以及色彩缤纷的广告。

然后她在报纸的旁边排放著剪贴簿、口红胶、剪刀以及签字笔。

地板上彷佛绽放多采多姿的花朵们,千星光是看著这样的景象,就忍不住心中的兴奋。

她阅读著报纸,世界也随之宽广了起来,令她起了各式各样的想像。

以双眼、双耳以及肌肤,去体验那些未知的场所、未知的声音、未知的气氛,拓展自己的世界,获得新知。

千星当然也见到令人哀伤、令人恐惧的事件。

更看到了令人欣喜的报告,温馨的小故事,又或者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情报。

人生谘询栏中,老师今天的回答依旧明快俐落;四格漫画也让人不禁一笑;连载小说的剧情,则是在描述总是吵架的两个人,终于将自己的心情传达给对方,温馨的发展令人心头一暖。

「三郎先生和若子小姐能够好好相处,真是太好了。」

千星松了一口气,忽然想起今早与陆的交流,双颊顿时一热。

(小陆、也在看、同样的故事啊……)

陆读了今天的章节,会有什么感想?千星如果也能主动把话题接下去就好了。不过千星可以好好对话吗?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奇怪的女孩子呢?

(虽然很想和小陆说更多话……应该……没办法吧……他和我不一样。毕竟小陆明明只是中学生而已,却已经在帮忙妈妈,每天早上送报纸,忙碌地工作……)

她觉得这样的陆很伟大。

同时也很羡慕陆。

(小陆的妈妈一定很需要小陆……)

千星有时候会想像陆的母亲与陆的生活。

他们虽然不是大家庭,但一定是既安稳又温馨……互相需要,互相支持……他们的家里,一定充满著温和的气氛。

「真好。」

千星羡慕不已,忍不住喃喃自语。

(如果小陆的家里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如果小陆过得很幸福的话,就好了……

◇◇◇

陆实在不想见到母亲,所以送完报纸后,就直接到学校,一个人待在美术教室里画图。

他在画布上涂上温和的夕阳色彩,同时脑中浮现了纯白缎带摇曳在空中,令人怜爱的模样,以及那头楚楚可怜的黑色长发。

那位腼腆的女孩子,白皙的肌肤,娇小玲珑的身躯……

母亲被男人拋弃之后,她归来的那个夜晚,哭泣不已的母亲攀附在陆的身上。

──笑一笑嘛。陆,为什么你都不笑呢?

母亲这么摇著陆,责备著陆。陆的世界中,彷佛每个角落都充斥著黑暗,以及空虚。

他一生都必须身处在这样的黑暗当中吗?

自己只能置身其中,以这颗乾涸空洞的心活下去吗?

这真的称得上「活著」吗?

自己有理由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直到深夜快逼近凌晨时,母亲的情绪才终于平稳下来。她双手攀在陆的脖子上,睡得像孩子一样。陆也懒得拉开母亲,就这样靠在墙上,直到天明。

当时再过不久就到了送报的时间,陆原本打算不睡觉的。没想到接近天亮的时候,陆还是不小心睡著了。

等到陆醒过来,距离出门时间已经超过三十分钟以上。

他完全迟到了!

陆赶紧让母亲睡在地板上,盖上毛毯,只洗了洗脸就冲出公寓。

他甚至忘记放钥匙在家里。

反正陆就算放了钥匙,母亲也不会用。母亲不论在家或外出,家里的大门都是大开著的。即使母亲外出了,也没有小偷会闯进那么破旧的公寓偷东西。万一真的有小偷闯空门,家里也没什么东西好偷的。

陆骑著脚踏车,气喘吁吁地赶到派报社。

──陆,你来得太晚了!

店长这么怒吼著。

──抱歉。

陆一边道歉,一边将广告一张一张塞进每份刚印好的报纸里,整理完后放进脚踏车的篮子以及后座上。

「小心别出车祸啊!你要是出事了,会给店里添麻烦的!」陆的身后传来店长的抱怨,接著他便使劲踏上踏板。

他从以前到现在,一次都没有迟到过。

陆还只是个中学生,这种穷乡僻野也没有别的地方愿意让他工作。所以他平常总是绷紧神经,小心翼翼地避免出差错,以防自己被辞退。

刚开始,陆还曾经在百元商店里买了两个闹钟放著,不过他从来没让闹钟响过。

他总是在钟响之前就自动醒过来,做好准备、则往派报社。然后收下报纸,送到每一间有订报的家里。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整整两年以上。

但是陆竟然还是迟到了。他很不甘心,同时又想起母亲直到下次谈了恋爱之前,都会待在家里。他一想起这件事,胸口就一阵烦躁。

要是母亲又质问他为什么不笑──

陆光是想像母亲抱著自己,哭著要自己笑的样子,心中的烦躁更是剧增,彷佛有人狠狠抓伤了胸口似的。

他忍不住恨起母亲的幼稚与迟钝。

而自己竟然对唯一的血亲产生这种情感。这样的自己肯定已经崩溃了吧?或许自己已经没办法再跟任何人有所交流了。

陆不曾想与谁有所连结。只有独自一人画著图的时候,才最能让他安心。

但是自己的世界,就好像是报纸的版面一样,粗糙乾燥,充满著死气沉沉的灰色。即使他再怎么前进,依旧看不到尽头,让他再也走不下去。

参杂愤怒的空虚充斥著陆的心头,他只能机械式地将报纸塞进一个个的信箱里。

──今天怎么比平常还慢?

早起的老人这么对陆抱怨著,他只能低下头,低沉又含糊地道著歉。直到送报量过了一半左右,陆终于来到那位女孩的家里。

四周围著围篱,古老又壮观的宅邸。

每天早上,那女孩都腼腆地站在围篱外。而那一天她也在信箱旁边,不安地低著头。

她或许是因为报纸没有送来,而感到失望。

她究竟站在那里,注视著空荡荡的信箱,等了多久?

正当陆的胸口一阵揪紧,女孩忽然抬起头。

她见到陆骑著脚踏车渐渐靠近,楚楚可怜的黑眸睁得大大的。

她看起来吓了一大跳,看来她是以为陆不会来了。

女孩柔弱的双唇微微张开,双瞳瞪得越来越大,屏息注视著陆。

陆一定让她等了很久。

陆再次懊恼自己不小心迟到的事,从篮子里抽出报纸,递向女孩。

而这时候的她,就像第一次从陆手上接过报纸那时一样,脸上满是惊讶,抬头望著陆。

她一个劲注视著陆,陆也不自觉屏息,凝视著她小巧白皙的脸蛋。

纤细的手臂缓缓伸出,洁白无瑕的小手从陆手上接过报纸的瞬间,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

此时陆才注意到,女孩的双眼有些泛红。

陆心中一惊。而就在此时,女孩的双颊与柔唇彷佛渐渐融化似的──乌黑的双瞳散发出清澈的光彩。

她轻柔地绽放出满是幸福的微笑。那抹笑容恰似悄悄开在山上的花儿,带著一种不为人知的纯洁美感,在陆的眼前缓缓绽放开来。陆的心中充满悸动与惊讶,目不转睛地注视著她。

陆不知道,为什么她能笑得如此开心?

是因为她一直等著陆送报纸来吗?是因为她终于等到自己了?

就只是区区如此小事!

──谢谢你。

女孩一如往常,羞怯地低声道谢。但陆却能感受到,她的语气、声音都蕴含著非比寻常的喜悦与感谢。

明明只是一份报纸而已!

竟然能让她双眼发亮,染红了双颊,并且将陆递给她的那份粗糙灰白的纸堆,相当珍惜地抱进怀里,彷佛抱著什么宝物一样──

这一刻,一股暖和的光芒照进陆原本空荡荡的内心,灰白无色的世界似乎顿时明亮了起来。

因为女孩的那抹笑容。

因为她非常珍惜地抱紧那份报纸。

陆的世界彷佛被施了魔法似地──所有的景色,所有事物的意义,全都为之一变。

一切都被她净化了,变得清澈无比。

陆想一直待在这里,看著那张满是幸福的笑容,却又想立刻逃离她。他的心情自相矛盾,动摇不已。于是陆僵硬地低下头,踩上踏板,前往下一个送报地点。

从那一天开始,别墅的女孩在陆的心中,变成一个特别的人。

他不知道究竟是哪里特别。

毕竟陆至今不曾像在意女孩这样去在意别人。但是那个女孩却又和学校的同班同学不同,陆觉得她很重要。

他开始在意女孩眼中的自己,非常不希望自己粗鲁的言行让她感到不悦。

每当陆送报到别墅的途中,心跳会稍微加速;当他看见那个红色的信箱,心跳就会漏了一拍;而他见到那女孩腼腆地站在信箱旁,呼吸更是几近停止,接著一股热流扩散在胸中。

他想和她说更多的话。他想再多听一听她的声音。

这些想法比以前更加强烈,彷佛马上就要脱口而出。陆对这样的自己感到不知所措,同时试著想和女孩聊天,试了很多次都宣告失败。而今天他们终于第一次有了像样的对话。

──……我看了、那篇小说。

女孩「咦」了一声,吓了一跳。应该是因为自己说得太突然了。

陆一时后悔又焦急,又再次低声说道:

──……就是、报纸上连载的那篇……

陆总算挤出话语。而女孩露出困惑的表情,迟疑了些许之后:

──故事很棒对不对?

她柔和地笑了。

女孩的善解人意让陆胸口一热,同时也让他心跳加速,不自觉害羞了起来。接著又忽然像是被泼了桶冷水,心中感到一阵寂寞,便淡淡地低语一句「……是啊。」后,飞也似地踏著踏板离去。

陆能和女孩说到话,明明觉得很开心,但是为什么自己却觉得寂寞呢?

这一定是因为,自己读了女孩喜欢的小说,却没办法和她抱持同样的感想。

那是在述说一个生长在战后日本老街里的大家庭,他们喧闹又温暖的日常生活。

每个登场人物都是既单纯又贴心,会哭、会笑,忙碌地过著生活──

这样普通又和平的故事,自己却只是用冷淡的眼神读著文字,彷佛在看一个遥远又虚幻的世界。

不过这篇故事既然能让女孩露出温和的微笑,说出「故事很棒」这样的评语,想必女孩一定与这篇故事有所共鸣。:

女孩一定也跟小说里一样,有著能够互相依偎的「家人」。

(那女孩……和我不一样。她是个大小姐,是在都市的富裕人家里,从小备受宠爱地长大。)

这件事实,令陆的内心逐渐冰冷下来。

但同时,女孩却又深深地拯救了陆。她就是在那样温馨的家庭里长大,才会成长为能够将这份温暖分给他人的女孩。一想到这里,陆的胸口便紧紧揪在一起。

◇◇◇

千星一惊,薄薄的隐形镜片便从千星的指尖落下,流进排水孔里。

夜里。

千星在洗手间里拿下隐形眼镜,以拇指和食指捏著镜片,再用自来水搓揉清洗。没想到在清洗的途中,却发生了惨剧。

「呜唔……」

千星失落地皱起脸,低头看著排水孔。

她第一次戴隐形眼镜,是在中学二年级的春天。

千星为了矫正散光,用的不是抛弃式的软性镜片,而是硬性镜片,早上戴上晚上就一定要拿下来。千星刚开始戴的时候,还会在排水孔上铺上专用的垫子,小心谨慎地洗著眼镜。在她习惯之后,就不会每次都铺上垫子。

但千星之前就曾经不小心把隐形眼镜冲走一次。

之后她虽然警惕自己了一阵子,看来现在又松懈了。

千星再怎么盯著排水孔,冲走的隐形眼镜也不会就这样跳出来。

于是她戴上眼镜,叹了口气。

「又搞砸了……」

竟然会再次犯同样的错,看来自己离独立自主的女性还差得远。又或者是该说服自己这是不可抗力,独立自主的女性也是会弄掉或是弄破隐形眼镜。

千星百般无趣地胡思乱想,忽然惊觉了一件事。

(明天早上该怎么办!)

现在已经是晚上,不可能现在去做新的隐形眼镜。

只要搭公车到市区,应该还找得到有在做隐形眼镜的眼镜店,但是最快也要明天开店之后才拿得到。

千星的裸眼视力,左右眼都不到零点零四,要是不戴隐形眼镜,她连三十公分外的文字都看不清楚。

不过要千星戴著眼镜去见陆,又觉得很丢脸。

之前她有一次戴著眼镜,从二楼房间的窗户察看外头的状况,当时她刚好和陆对上眼,便急忙将窗帘拉上。那时候只有短短一瞬间,陆应该也看不清楚千星的模样。

不过这次她戴眼镜的样子,陆一定会看得一清二楚。

要让陆见到自己不同以往的样貌,可是需要相当大的勇气。

(而且我……根本不适合戴眼镜……我的眼镜还是黑框眼镜,看起来一点都不可爱……)

千星现在突然后悔不已。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她应该去配一副镜框比较可爱的眼镜才对。

千星戴起黑框眼镜,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窥视自己的样子。

镜中回看自己的,是一个土里土气、没有半点魅力的女孩子。看起来就像出现在搞笑漫画里的那种,只会埋头念书的女风纪股长。

「讨厌!」

千星猛地皱起脸。

她双手遮在眼镜上,捣住自己的双眼,蹲在洗脸台下呻吟著。

「呜呜,这种丑女脸怎么能让小陆看见嘛!」

◇◇◇

隔天早上──

千星烦恼到最后一刻,决定只戴上右眼的隐形眼镜就出门。

只要一只眼看得见,总会有办法的。

千星就保持一只眼看得清楚,另一只眼视线模糊的状态准备出发。不过实际上,当她踏出一步,马上就一阵头晕,脚步不稳。

她才走没几秒就觉得不舒服,瘫坐在玄关前。

(再、再待在这里一下好了……)

只要闭上眼,就还撑得过去。

等陆快来的前一刻再走出门,走到信箱旁边,之后等著收下报纸就好了。

这段时间很短,千星应该还能忍受这么点不舒服。

不过千星瘫坐在玄关的时间,似乎比她预估的还要久。当千星打开玄关的大门时,陆已经骑著脚踏车来到信箱的旁边。

(糟了!)

千星心急地奔出去。

此时视线忽然一阵摇晃,她的身体也跟著向前倾。

千星明明是直直地向前跑,脚步却摇摇晃晃的,不听使唤。千星甚至心想闭著眼走可能还比较安全,不过她还是想就这样抵达信箱旁边。而就在此时──

削瘦的手臂支撑住摇晃不已的躯体。

陆接住了千星。

他见到千星的脚步实在不稳,似乎是看不下去了,便离开脚踏车跑上前来。

千星使劲地撞进坚硬的胸膛,甚至闻到了衬衫上沾满的汗水味。她顿时脑中一片混乱。

(小、小陆扶著我……!小陆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小陆的味道──胸膛──)

陆虽然外型瘦弱,但却很有力。

他稳稳支撑著千星。

「……既然你身体不舒服,就不用特地出来等了。」

低沉的嗓音淡淡地这么说道。

「不、不是,我不是身体不舒服,而是……」

千星要是说出自己只是有一边眼睛没戴隐形眼镜,她就得详细说明至今发生的事了。

而且她也说不出,自己是因为不想让陆见到戴著黑框眼镜的丑样,才这么走了出来。

没错,她绝对、绝对说不出口。

要是说了,陆搞不好会觉得自己是个虚荣的女孩子,因此轻视千星。

千星光是想像那个画面,脸蛋瞬间热烫了起来。

「你的脸很红,果然是感冒了吧?」

「不是的。」

千星紧张得喘不过气来。在陆的眼中,似乎看起来真的很不舒服,所以陆扶著千星,送她走到玄关前。

然后再回去脚踏车上,拿了报纸给千星。

「谢、谢谢你……」

千星拿著报纸,害羞地低下头。

「……没关系。」

陆悄声低语道。他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便跑回脚踏车旁,踏上踏板离去。

(给小陆添了大麻烦……)

千星垂头丧气地走到洗手间,拿下右眼的隐形眼镜,洗乾净之后放回容器里,然后戴上眼镜。

视野变得清晰,而镜中映著一名戴著黑框眼镜,神情沮丧的女孩子。

千星垂著肩膀走回二楼的房间,摊开报纸。夹在报纸里的传单中,有一张眼镜店的促销传单,这间眼镜店似乎也在贩卖隐形眼镜。于是千星吃完早餐后,搭著公车前往市区。

时间是早上,公车上塞满了人,不过千星还是有座位可坐。

公车摇摇晃晃地经过田野与田埂,穿过恬静的乡间小路。三十分钟后,窗外终于出现了高楼大厦。

公车停在一间百货公司前,门口还挂著「夏季大特卖!」的横幅。乘客几乎都在这站下了车。

传单上的眼镜店就坐落在市区中心的大路上,千星马上就找到了。

千星在店里做了视力检查,买了和冲走的隐形眼镜同厂牌的镜片。

不过店家说这个厂牌的镜片刚好卖完了,至少要后天才拿得到镜片。

「您要换成别的厂牌吗?」

「嗯……」

千星很想赶快拿到新的隐形眼镜。不过想到最后,还是现在用的牌子比较习惯。

「后天再拿也没关系。」

到了隔天。

千星戴著黑框眼镜,坐立不安地待在庭院等著陆。

昨天戴著单眼的隐形眼镜,走路摇摇晃晃的,还给陆添了麻烦。所以千星今天早上下定决心,戴上了眼镜。

身上的衣服是千星很喜欢的白色洋装,但她还是很担心眼镜和衣服究竟搭不搭,整体看起来够不够调和。

千星虽然担心,不过为了不错过陆的送报时间,她比以往还要早出门,待在围篱内侧闲晃。接著,陆骑著脚踏车渐渐接近家门。

插图009

千星的心脏忽然高声鼓噪。

她稍稍皱起羞红的脸蛋,满怀期待地站在信箱前。

陆一看向千星的脸,睁大了眼。

千星的脸顿时更加发烫,腋下渗出汗水。

陆比平常更是专注地凝视千星的脸庞,千星不禁感到手足无措。眼镜果然看起来很奇怪吗?

千星忽然有冲动想对陆解释,自己只有今天和明天会戴著眼镜,后天就会戴回隐形眼镜了。

陆直到看见千星满脸通红,这才发现自己看得太过头了,便有些尴尬地移开视线,递出报纸。

「谢谢你。」

千星双手接过报纸,低头道谢。而陆则是:

「不会。」

他这么低语,然后低头回礼。

然后再次看了看千星的眼镜,马上又移开视线,匆忙地离开了。

今天他们什么话也没说到。

千星失望地垂下了肩膀。

千星上午做完剩下的作业,而下午的点心时间,她捏起冰在冷冻库的麝香葡萄。

她把一颗颗冰得硬邦邦的绿色颗粒放在手掌上,顿时一阵凉意扩散开来。她轻轻滚了滚,剥下葡萄的外皮。

把晶莹剔透的果实放进口中嚼碎,有著雪酪一般的清爽滋味,再加上果肉柔软的口感,吃起来非常奇妙。冰冻的果实留下略带刺激的凉意,在口中缓缓融化,也令千星感到愉快。

「这样的吃法还真奇特呢。」

安藤太太主动向千星搭话。

「报纸上面有介绍过,说是把各种东西冰起来吃,意外的很好吃呢。」

「那么冷冻库里的年轮蛋糕、红豆面包、奶油面包、哈密瓜面包、水果瑞士卷、巧克力牛角面包,还有棉花糖,全都是千星小姐放进去的吗?」

「是啊。」

千星双颊泛红,悄声答道。

因为冰葡萄刚好正中千星的喜好,她就想试试看其他的食物,结果就把手边拿得到的东西全都用保鲜膜包起来,放进冷冻库里了。

全部吃完应该要花上好一阵子。

「简直像是小学生的暑假小实验呢。」

安藤太太面露微笑地这么说。千星再次羞红了脸,缩起头假装要扶正眼镜。

◇◇◇

到了隔天早上,千星戴著眼镜现身,陆依旧直盯著她瞧。

「……」

陆明明可以开口问千星戴眼镜的理由,但是他只是默默凝视著千星的眼镜附近,看得千星更加羞涩。

这搞不好比穿著泳衣让人看还要害羞。

「那、那个、今天……午后好像会下雨喔。」

千星尖起嗓音,刻意不提眼镜的事。

(我好像老是在说天气的事呢。)

不过她本来就不知道该跟陆聊些什么,更别说是在这紧要关头了。

而陆则是:

「是啊。」

淡淡地低语,将报纸递给千星之后便离开了。他在踏上踏板之前,再次仔细地瞧著千星的眼镜周围。

「谢、谢谢你。」

千星刻意深深地低下头,不想让陆继续看下去。不过千星一时低过头,眼镜滑了下来,她急忙单手压住眼镜。

到了当天下午──

(明天又可以戴回隐形眼镜了。)

千星抚著胸口,搭公车前往市区。

早上明明晴朗无比,不知何时开始,天空乌云密布。可能就像天气预报说的那样,会有落雷也说不定。

(如果能在那之前回到家里就好了……)

但是眼镜店里比想像中还要忙碌,让千星花了点时间。不过她还是顺利凑齐左右两眼的隐形眼镜,请店员帮忙戴上后,笑咪咪地搭上公车准备回家。

当公车一开动,雨滴便一滴滴敲打在车窗上。

(啊,开始下雨了……)

一开始还只是滴滴答答的小雨,到后来雨势慢慢转强,雨滴啪哒啪哒地用力敲打车窗。千星不禁担心车窗会不会就这么被敲破,此时窗外忽然轰地闪过强光。

「!」

千星缩起身躯。

打雷了!?

下个瞬间,彷佛足以撕裂天空般的尖锐巨响传进千星耳间。

(讨、讨厌。)

千星很怕打雷。

千星觉得天空闪著光的样子很漂亮,但是她受不了紧接而来的巨响。千星讨厌很多种声音,人们吵杂的声音、怒吼的声音、物品落下的声音、东西破碎的声音。其中千星又特别讨厌打雷时那种魄力十足的音量。

千星在椅垫上缩起身体,摀住耳朵。

即使如此,落雷时彷佛能贯穿大地的巨响,依旧传进她的耳中。

千星光是在家里听见打雷声,就怕得不得了。而她现在待在公车里,更是怕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她想像著落雷伴随著激烈的声响,眩目的强光,击破公车车顶的画面,全身颤抖不已。

听说雷电会落在金属上,而公车又全部都是金属制的。

(千万不要落在这里啊。)

千星在心中拚了命地祈祷。

她现在的心情就彷佛坐在游乐园的云霄飞车上。每当窗外闪过那妖异的光芒,千星的身体便反射性地一震,紧接而来的巨响更是让她心跳加速。雨势更是逐渐增强,毫无保留地打在车窗上。

已经过了几个公车站了?

大雨与落雷不曾减弱。

彷佛是被雷电追著跑一样。

再过四站,千星就要下车了。

虽然千星有带摺叠伞,但是她要是现在下了公车,根本没自信能在这种大雷雨中走回家。

要是这样,她恐怕下不了公车,这也很令她困扰。

(雨快点停嘛。)

千星摀著耳朵,怯生生地望著窗外。此时一名男孩骑著脚踏车,奔驰在公车旁的模样忽然映入千星眼底。

该不会是!

男孩身上穿著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装裤,看起来像是学校的制服。

(真的是小陆……!)

公车碰到了红灯,停了下来。

陆则是在公车旁使劲地骑著脚踏车,在灯号变换前的最后一刻冲过马路。

他的头发和衬衫都被雨打得湿淋淋的,黏在细瘦的身躯上,看起来比平常削瘦,也更显得勇猛有力。他绷紧了脸,双眼尖锐地眯起,像是从正面挑战著这阵大雨,奋力地前进。

红灯转为绿灯,公车再次驶动。

千星原本摀著耳朵的手贴在车窗上,身躯前倾,拚命地想找出陆的身影。

当她见到那副熟悉的背影时,心跳顿时漏了一拍。

与他擦身而过的瞬间,千星见到他沾满雨水的侧脸。他神情险峻,看起来非常有男子气概,千星不禁心中一阵鼓噪。陆在这样雷雨交加之中,伞也没撑就奋力向前进。千星为此感叹著,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要是千星打开车窗呼唤著陆,他听得见千星的声音吗?

在这个瞬间,千星已经忘记讨厌的雷声。

她心中满怀著冲动。就算雨滴淋湿了全身,雷电击中了身躯,她仍想不顾一切地奔向陆的身边。但是公车却立刻越过了陆。

(小陆──)

这一刻,她的心彷佛被千刀万剐似的。

(希望小陆能平安回到家里。希望雨能早点停。希望雷不要打在小陆身上。希望小陆的脚踏车不会因为天雨路滑,发生车祸。)

千星注视著湿透的车窗,拚了命地祈祷。

当千星抵达公车站时,雷电已经逐渐远去,大雨也停了大半。

(小陆已经回到家了吗……)

千星想起陆在雨中瞪著前方,骑著脚踏车,险峻又剽焊的身影,千星的心底依旧刺痛不已。

这份痛楚肯定是来自于自己的懦弱。陆很坚强,他能一个人穿梭在那样的大雨当中,相较之下自己却显得弱小许多,没办法与陆对等而立。

没有铺上柏油的泥土路吸收了雨水,变成软软烂烂的泥泞,凉鞋以及裙襬都沾满了泥巴,看起来更显得悲哀。

◇◇◇

(我想画那个女孩。)

陆在雷电交加的雨势中,咬紧牙根骑著脚踏车,同时懊恼地想著别墅的女孩。

今天,陆在学校的美术教室里,画了那女孩的画。

他将素描本立在画架上,用炭笔细细描绘著女孩的身影。细长的黑发,白皙的肌肤,以及娇小的身躯。

陆平常是不画人物画的。

同班的凉加虽然常常凑过来这么说道:「你就以我为模特儿画看看嘛!」不过陆总是冷冷地忽略掉她,凉加便会愤怒地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