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五章 十五岁的离别

第一卷 五章 十五岁的离别

(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却还是见不到那女孩……)

陆送完早报,回到派报社,拿到这个月的薪水明细。

陆的脑中,满满都是别墅的女孩。

今天,是最后一次送报到那栋别墅。

但是信箱旁,却见不到那位带著腼腆眼神的长发女孩。

就算陆见到她,陆也只能将报纸交给她,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即使如此,陆一想到再也见不到那女孩,就浑身无力,周遭的景色彷佛渐渐模糊,失去了颜色。

陆怀抱著心头的空虚,前往学校。

他独自一人待在美术教室里,打开素描本。画中的女孩,羞涩地对陆微笑。

他每翻一页,就会出现各式各样的她。她戴著眼镜,红著脸抬头望著陆;或是垂著辫子,瞪大了双眼;或是深深地弯下腰,对陆行礼。

陆心痛地望著这些画。就在此时──

「……有村。」

虚弱得几近消失的声音掠过了陆的耳中,眼前出现了凉加泫然欲泣的样貌。

她望著眼神冷淡的陆:

「对、对不起。」

她低下头,低垂的眼中满是泪水。

「我知道、有村很生我的气……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就算被有村无视,也无话可说……你、你可以一生无视我,没有关系……不过、我只是……想好好道歉。我会说出要在这个暑假里追到有村……是因为、要是别的女孩子向有村告白的话……我、我会很困扰……其他也有很多女孩子……偷偷喜欢著有村……这是中学最后的暑假……搞不好有人、会鼓起勇气向有村告白……」

凉加的表情比平常还要懦弱许多,她不敢看著陆的眼睛,声音也断断续续的。

「所、所以……我是为了不要有这种事、才向大家……这么宣布的……我会发简讯告诉她们,说我们在约会,也是因为想警告其他人,有村已经是属于我的了,不能对你出手。因为、因为我一直、一直很喜欢、有村……我不想让你被其他人抢走……」

凉加的声音越来越小声,听起来很嘶哑。从陆看过去,她的头也越来越低。

凉加第一次将自己毫无虚假的内心,传达给陆。她忍著羞耻垂著头,把自己的胆小与卑鄙,暴露在陆的眼前。

陆感觉到她的真心,也对她起了怜悯,心结慢慢解开了。

这并不是凉加一个人的错。

凉加很像陆的母亲,所以陆一开始就对凉加抱持偏见,觉得她一定和母亲一样,既轻浮又随便,陆才会一直抗拒她。而这样的陆,同样是个内心狭隘又无知的人。

「……我已经不生你的气了。」

凉加抬起头,眼眶泛著泪水,凝视著陆。

陆也回看凉加,平静地告诉她:

「可是对我来说,与他人接触是非常痛苦的事。别人找我聊天,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话。这样不论是我自己或是对方,心里都会有疙瘩……我只有独自一个人画著画的时候,内心是最平静的。所以我画画的时候,不想被其他人打扰。我就是这么讨人厌的家伙。」

「那……只要我不说话,我就可以待在有村身边吗?」

凉加畏畏缩缩地问道。

「你要是默默站在我旁边,我会一直在意你,无法专心。」

「我、我不会让你在意的……偷偷的站在旁边,这样可以吗?」

「你都这么说了,还叫偷偷的吗?」

陆的声音很冷淡──但是他尽可能地诚实回答。于是凉加用充满坚决的眼神与语气,这么对陆说道:

「我会努力保持安静,忍住气息,不让有村觉得烦……我会努力、让你完全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变、变得像空气一样透明……这样一来,有村就不会因为我而烦躁,也会忘了我吧……不过,我一定会待在有村身边。所、所以──」

凉加仍旧垂著头,声音小得有如蚊鸣。她这么呢喃道:

「所以,有村如果有一天,觉得一个人待著很寂寞,想找人说说话,就出声呼唤我吧。」

◇◇◇

公寓一楼的最角落,就是陆的房间。千星穿上亲手做的天蓝色洋装,放下长发,戴上绑著纯白缎带的草帽。站在房间门口,低垂著头。

(安藤太太告诉我小陆的家,我也鼓起勇气跑来了……可是家里却没人……)

她突然跑到别人家里,已经不是恬不知耻的程度,根本是没常识了。

陆也会觉得困扰吧。

但是等到爸爸卖掉别墅之后,她就没办法再来这个村子。今天真的是最后一次能见到陆了。

千星抱著报纸,浑身颤抖,希望安藤太太告诉她陆家里的地址。安藤太太虽然惊讶,却也了解千星的心思,她露出有点寂寞──却又温柔的眼神──

──千星小姐不是等报纸,而是在等著小陆啊……

她这么低语道。

千星和安藤太太约好,会在接送的车子来之前回去。于是她看著安藤太太写给她的地图,来到陆和母亲共同生活的公寓。

只要一句道谢就好。

只要这样就好──

但是千星按了门铃,也没人回应。

她缩著身体,站在楼梯后方的阴暗处,已经躲了一个小时。

要是有别人看到她,会被怀疑是可疑人士,也会给陆带来麻烦。

这栋老旧公寓耸立在墓地旁,公寓前的小路也没有行人。不过脚边会有猫儿呼啸而去,让千星吓得心脏快停了。

太阳已经走到千星头顶,差不多到了吃午餐的时间了。

(再等一个小时好了……说不定他会回来吃午餐……)

千星拿起手机确认时间,不安地这么想著。

但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她又再等了一个小时,陆还是没有回来。

千星明明想哭,却连这种时候都流不出眼泪。

(差不多……该回别墅了。)

◇◇◇

等到陆走出学校,已经是下午接近晚上的时候了。

他和凉加说了,他现在没打算与人亲近,之后可能也不会有这种念头。凉加便寂寞地走出教室。

在那之后,他就一个人看著素描本,一直望著别墅女孩的画。

他没有回公寓,直接前往派报社,换了衣服,准备出去送报。

陆骑著脚踏车,同时:

(那女孩……已经回东京了吗?)

他这么想著。

如果她还在别墅的话,陆想再去看她最后一眼。

这样的心情驱使著陆,骑向别墅。

空气渐渐泛白,黄昏即将来临。陆来到古老宅邸的红色信箱前,停下脚踏车。

庭院里空无一人,房子里也显得特别安静。陆抬头望著女孩房间的窗户,草绿色的窗帘在窗内关著。

果然,她的家人已经来接她回去了。

陆满是眷恋地望著窗户──接著咬紧唇瓣,踩动踏板。

等到他送完晚报,天空已经开始混杂著淡淡的粉桃色。

小溪缓缓地流著,溪边的小路旁,伫立著一排排绿叶茂密的树木。温和的橙色光彩包围著陆,他骑著脚踏车前进──

(我就是在这里见到她……当时也是黄昏──)

胸口隐隐刺痛。就在此时──

纯白的缎带彷佛游在空中,缓缓掠过陆的眼前。

绑著纯白缎带的草帽──

陆心中一惊,急忙煞车。一旁的树林里,一位长发女孩追著帽子跑了出来。

纯白的缎带后方,细致的黑发轻轻摇曳著,天蓝色洋装的裙襬缓缓飘起波浪。

陆伸手抓住即将飞过的草帽。

别墅的女孩惊讶地瞪大双眼,注视著陆。

陆回看著女孩的脸庞,伸出了手臂──递出草帽。

白皙的玉手,怯生生地伸向陆,接下了帽子。接著抱在胸前,直视著陆,彷佛是看到眼前发生了奇迹。

陆也怀著同样的心情,回看著她。

(见到了……又见到她了……)

夕阳照耀在她的脸庞、发丝、红唇,以及天蓝色的洋装。

忽然间,她缓缓──深深地──弯下腰,如同以往从陆手中接过报纸的时候,那样地行礼。

但却又弯得比平常还低。

「真的……非常谢谢你。」

她文静优雅地道了谢。但听在陆的耳中,这句「谢谢」比以往蕴含著更多──更深层的情感,令他胸中一阵颤抖。

「我今天,就要回东京了。所以,我不论如何都想向你道谢──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她抬起头,脸上浮现了微笑,彷佛她即将消逝无踪。

陆的胸口更是紧紧揪住。

「为什么……你会、走在这个地方?」

她向陆道了谢,而陆也想传达什么给她──有她在的这个夏天,对自己来说是多么难以言喻──她是如何拯救了他──他画了她的画──但是这些却无法转为话语。最后,他说出口的,只是这么单纯的疑问。

「最后……我想去看看萤火虫的沼泽。」

「萤火虫……?但是萤火虫的季节是七夕那时候,现在已经──」

女孩微笑地点点头。

「是,我知道现在已经没有蛋火虫了。但是,我在百货公司的摄影展上,看到一张照片。是沼泽上飞舞著很多的萤火虫,标题叫做『牧神与仙女』。我看了这张照片──就想去那个地方看看……不过却迷了路……结果还是没看到,我差不多该回去了。」

牧神与仙女──陆听见这句话,心中一惊。

森林的沼泽边,他曾经与那位宛如少女般的老太太有过短暂的对话。当时她是这么呢喃道:

──特别是夏季的夜晚,不论是谁来到这个地方,都能变得像牧神和仙女一样呢。

而那位仙女的亲戚,这位女孩现在虽然挂著微笑,却看起来非常寂寞。

「走吧!」

等陆回过神来,他已经喊出声了。

「咦?」

「那个地方就在前面,我带你去。上来,快上脚踏车,快点!」

「啊、好。」

女孩被陆这么一催促,便坐上脚踏车的后座。她略带犹豫地握住后座的边边──

「可能会很晃,你要好好抓紧我!」

陆这么坚决地说完。

「是!」

女孩也吓得尖起嗓音,纤细的手臂紧紧环抱住陆的腰间。

陆奋力踩动踏板,冲了出去。

(我在做什么?店长明明告诫过我,不能太亲近别墅的大小姐的!)

但是,他一想到最后能与女孩相处的时间,只有现在,心头便揪得紧紧的。

就算是一点点也好,他想再将这段时间延长一点。他想带她去她想看的那个地方。

没有铺上柏油的泥土路,路途颠簸,车身跳起来好几次。每当车身跳起来一次,女孩的脸庞就会贴上陆的背脊,女孩碰触到的地方便会缓缓发热。这股热度传达至陆的心脏。

心脏怦咚怦咚地鼓噪著。

太阳燃著火红的光彩,渐渐西下,缓缓转为夜色。

途中,女孩的手机响起了轻快的旋律。陆隔著背部,知道女孩倒抽了口气。不过女孩马上著急地大喊道:

「没关系!快走吧!拜托你了!」

陆第一次听见她如此坚强的语气。

他更加卖力地踏著踏板。

周遭的树木草丛渐渐多了起来,视野渐渐变黑。从这里开始,就没办法骑著脚踏车前进了。

「下来吧,快到了。」

陆牵著女孩的手,踏著草丛前进。

满是汗水的手掌,紧紧握住那双娇小柔软的手。而她的手掌也和陆一样,冰冷湿黏,却又紧紧地回握著他。

树木渐渐浓密起来,这附近见不到光亮,整个世界彷佛只有女孩与自己两个人。

自己和女孩──两人急促的气息,响彻在漆黑的黑暗中。

过不久后,突然的──视野开阔了起来。

月光淡淡地洒落在盛满水的宽阔沼泽上。树林间敞开的天空中,闪耀著满天星辰,彷佛有节奏似地闪灿著,悄悄倒映在水面上。

──这里,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那一天,仙女温婉的嗓音,再次回荡在陆的耳边。

女孩与陆手牵手,悄悄地叹息道。

「星星……在水面上摇晃……看起来好像萤火虫的光。」

女孩的眼眸也像星光一般闪闪发亮,双颊与唇边散发出喜悦的光彩。

接著,她的眼瞳中,落下透明的露滴。

月光照亮了她白皙朦胧的脸蛋,她浑身颤抖著,缓缓滑下──一滴泪珠。

这滴眼泪,在陆的眼中,看起来是多么美丽、多么神圣。而彷佛是呼应那滴泪珠,新的露滴一滴接著一滴的,从女孩的双颊滑落。

闪闪发光,然后一而再、再而三地落下。

陆瞪圆了双眼──注视著女孩。女孩则是颤抖著微小的嗓音:

「原来……高兴的时候,也会流眼泪啊。」

她这么呢喃著。彷佛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

接著幸福地扬起微笑。

她的眼泪一滴又一滴,心里却幸福无比。

「我能遇见小陆……能和小陆来到这个地方,真的、非常开心。」

小陆……女孩理所当然地,呼唤著陆的名字。

陆的胸口,缓缓升起一股热流。

女孩的喜悦传达给他,轻轻拨动他的心弦──某种温暖的事物,悄悄在体内深处萌了芽。

女孩的泪水、细小的嗓音、她的话语──唤醒了陆的感情。

哭泣的女孩看著陆的脸庞,眼睛微微睁大,接著笑得更是灿烂。

「第一次、看见小陆笑了。」

她开心地悄声说道。

(啊,原来这么简单。)

乾涸的内心渐渐丰润,灰暗的视野转为清澄、明亮。

「是啊……这是第一次。」

陆品尝著缓缓涌上心头的喜悦,凝视著女孩,淡淡地说道。

「我是第一次笑了。」

星辰彷佛萤火虫的光芒,缓缓摇曳在水面上。沼泽边,月光照耀著两人,他们手牵著手,微笑以对。

如同牧神与仙女,纯洁且幸福──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是我家的帮佣告诉我的。」

女孩马上红了脸,转开了视线。

接著她小声地道了歉。陆保持著微笑,这么说道:

「你也……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紧握的手轻轻一震,女孩怯生生地抬起头,神情腼腆:

「我叫做千星。」

她这么答道。

汉字写成千颗的星辰。

她在陆的心中,丢下了星辰。

她送给他的千颗星星,温柔且朦胧地化开。

两人待在这个地方,只有短短的时间──千星的手机再次响起,她得赶快回去。

再回别墅的路上,陆踩著脚踏车,千星坐在后座,紧紧抓著陆。两人都不发一语。

插图012

脚踏车骑在满是石块的道路上,颠簸地震动著。一开口彷佛就会咬到舌头似的。他们不太会聊天,也不知道该聊些什么。

两人一起见到的,那映满星辰与月光的夏日沼泽,实在是美极了。比起即将离别的寂寞,他们心中更是留下那美丽的余韵,沉醉在其中。

那个特别的地方,充满著夏日的魔法。它让女孩落了泪,让我笑了。我们只是单纯地感到开心,幸福不已。

陆的背后感觉到女孩安稳的气息,他骑著脚踏车,行进在夜晚的道路上,甚至会误以为,这样的时间会永远持续下去。

但是别墅已经近在眼前。

他见到红色信箱,围篱前停著一辆漆黑又气派的轿车。原本炙热的身躯顿时冷却下来。

离别是无法避免的──

这个事实清晰地摆在陆的眼前。

我不想和她分开!

我还想和她待在一起!

我还想再和她说更多的话!

我们的感情,才刚刚开始不是吗?我刚刚才知道她的名字,真的就只能到此为止吗?

至今从未感受过的激烈疼痛、哀伤、焦躁,一阵又一阵地袭向陆。

陆在信箱前按下煞车,尖锐的声响震动著空气。他的背脊已经冰冷,因为千星离开了陆的身边;原本环抱住腰间的那双纤细手臂,已经放开了。

陆跨在脚踏车上,绷紧脸庞。千星摇曳著长发,以及天蓝色洋装的裙襬,寂寞地微笑著。

她双手将绑著白色缎带的草帽拿在胸前。

「谢谢你送我回来。」

她的声音,听起来既梦幻又温和。

「我绝对不会忘记这个村子,还有小陆的事。请你多保重。」

平稳的双眸注视著陆:

「再见了。」

哀伤地,眯起了眼。

以往,陆把报纸送到千星手中后,总是淡淡地回礼后,急忙离去。因为他和千星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他觉得不能太过亲近她。

但是今天,陆握紧握把,一动也不动。

取而代之的是,千星转过了身。

陆咬紧牙根,目送著她。

等到千星即将走向玄关──

陆大喊道:

「千星!我──画了你的画!等我完成之后,请你一定要看一看!」

宅邸中泄漏出淡淡的光晕,照在千星身上,而千星惊讶地回过头来。

陆真挚又坚决地看著她。

陆的请求非常突然。千星甚至不知道,陆会画画。

而且他知道别墅会被卖掉,千星不会再来到这个村庄。他非常清楚,更是因此难过。

千星看起来泫然欲泣──她的脑中一定觉得,这不可能──他们还只是中学生,不论怎么祈祷,愿望也有无法实现的时候──但即使如此——

「好。」

千星与陆定下了,不可能实现的约定。

直到最后,她依旧带著那腼腆──又温柔的笑容。

千星在陆的目送下,轻轻摇曳著细致的黑发,走向玄关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