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前往异世界

第一卷 前往异世界

我的名字是柊诚一,就读特殊高中的二年级学生。

虽然说是特殊,不过不是像漫画里出现的超能力者或外星人所在的学校。

是所谓的偶像培育学园……之类的地方。

在我所就读的学园里,看到知名的女高中生偶像或杰尼斯偶像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理所当然。

既然如此,那我也长得像那些偶像一样吗?如果有人这样问我,答案是否定的。我会尽全力否定。

虽然幸好我没有秃头,可是我长得丑,又有严重的体臭。

我的体臭甚至重到没有人要坐我周围的座位。而且这不只是学生的要求,连老师都如此要求,这就没办法了。

或许是因为身边尽是俊男美女的关系吧,这样的我在学园里变成众所皆知的名人……不过是在不好的意义上。

加上我最近开始变胖,体重从入学当初七十公斤,增加到了一百公斤。连我自己也认为,我是个无可救药的丑八怪。

我之所以开始变胖,是因为我在双亲意外往生后,过着放纵的生活。由于这是对父母大不孝的下场,无计可施之下我只能想开了。都是我自作自受。妈妈、爸爸,对不起喔。

谈到外表,我可说是已经放弃了。唯一最无法忍受的是我的名字。

哎,诚一这个名字,虽然念法和写法都很帅,不过因为和我的外表差距太大,名不符实的感觉也十分强烈。我甚至想对全世界下跪磕头。对不起。

大概是因为我是这样的人吧,我去学校就会受到霸凌,像是理所当然一样。这或许说是这个世界的天理也不为过。

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会在这间学园呢?应该有人会抱着这样的疑问吧?

理由是我住的地方离这间学校很近,而且这间偶像培育学园的入学门槛不高。像我一样的普通人也能念。

我是个一无是处的人吧?想笑的话就笑啊!因为我正在反省,也很后悔!

可是说真的,因为方便和讨厌麻烦而入学,最后遭到霸凌也无话可说。不过,就算进入其他高中,八成也会被霸凌吧。

那一天,应该也是那么平凡无奇的一天才对——

◆  ◇  ◆

「喂,肥猪~!去买面包~!」

「当然是用你的钱啊~」

哈哈哈哈哈哈!

一如往常,我在午休时被几名男学生叫去体育馆后方,被逼着为他们跑腿。

外表长得好看的人,连个性也会很好——这种方程式不一定正确。不过,这个学园里真的很厉害的那些人……才真的是国民偶像,他们的长相和个性都很好。甚至能平常地对待这样的我。

不过,也无法否认他们有种把我当成陪衬角色的感觉就是了。

结果,我照着命令自掏腰包去帮他们买面包。之后他们也假称要纡解日常压力,把我当成沙包。

「嘿咻!」

「呜!」

对方的拳头扎进我的腹部。

「呃!咳咳!」

「哈哈!心情真爽快~!好舒畅啊~!」

「啊,下一堂课差不多快开始了喔?」

「已经这么晚了吗?那走吧。再见啦—肥猪!」

男学生们笑着离开。

「呜……」

我忍着剧痛设法站起来,但膝盖使不上力,马上就倒地不起。

「啊……啊……」

就在我皱起脸,等待疼痛消退时……

「柊、柊同学!?」

一名女学生走近我。

「你、你还好吗!?」

她有一头长度及背的天生棕发,头上戴着发箍;圆圆的可爱双眼皮眼睛里,黑眼珠的部分比眼白多;水嫩的嘴唇偏粉红色。

这名正担心似地窥视着我的少女,是即使在这个学园里也是屈指可数的美少女——隔壁班的日野阳子。

她是极少数不在意我的体臭,可以平常地对待我的人。

「站得起来吗?」

「呃、嗯嗯……」

因为她毫不犹豫地向这样的我伸出手,所以我认为这个女孩是好人。

顺便说一下,我不是那种对我稍微好一点,就会抱持奇怪的误解与期待的笨蛋。因为我最清楚自己的长相了。由自己来说这种话实在很悲哀!

「柊同学,发生什么事了?」

「……不是什么值得让日野你操心的事啦。不快点进教室的话,下一堂课会迟到喔?」

「啊……嗯。是那样没错……」

「那就快走吧。可是,你走的时候还是离我远一点比较好。」

「为什么?」

「这样才不会被旁人误会啊。还有,我不想连累你。」

「咦?」

我这么说了之后,鞭策着疼痛的身体,比日野先往前走。

虽然日野好像真的很替我担心,不过要是她太担心我,我会很为难的。哎,所以日野才会那么受欢迎,不过因为我讨厌连累那么好的女孩,所以随便想了个说辞摆脱了她。

就这样,就在所有课程都结束,大家准备收拾回家的时候……

叮咚当咚。

突然间,教室的扩音器发出声音。

『各位全校师生,请停下所有动作,回到座位上。』

扩音器中传出了那种莫名其妙的广播。

大家都在那一瞬间停下手边的动作歪着头;接着不知怎么地,所有人都以惊人的速度回到位子上坐好。

「什么!?」

「身、身体怎么!?」

如此说来,我也突然因为某种看不见的力量,强制回到座位上。

「真是莫名其妙……」

我这么喃喃自语,打算再度站起来,然而——

「动、动不了了!?」

「怎么回事!?」

简直像被绑在椅子上似地,身体一动也不能动。

不管如何用力晃动身体,就是动弹不得。

当大家都在为这种状况着急时,再度传来广播。

『各位好。我是你们的世界上称为《神》的存在。』

一种不属于男女老幼任何声音的不可思议嗓音,从扩音器里传出来。

『现在你们好像因为突然发生的状况感到困惑的样子?一旦发生无法理解的事情,人类就会无法冷静。因此人类才是悲哀又可笑的生物啊。』

完全搞不懂对方在说什么。虽然这个声音的主人自称是神……

如果是在普通的状况下,大概只会认为对方是个十分疯狂的家伙吧。

但是,明明没有东西缠在身上,我们现在却受到莫名其妙的力量驱使强制就座,还动弹不得。

因此,这个广播之神所说的话,萌生出奇妙的可信度。

『要对你们这种人一件一件详细说明太麻烦了,所以我就简单说明一下。』

总觉得扩音器传出来的声音之中,带有一种愉快的气氛。

『接下来,我要你们到一个和这个地球不同的世界——【异世界】去。』

「「「……」」」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话,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虽然有人回过神,张开嘴巴想说什么,可是却说不出话来。

周围的人惊讶地看他着那个样子。这时扩音器里再度传出声音。

『啊,顺便告诉你们,因为你们若对我的每一句话都做出反应,只是徒增吵闹而已,所以我暂时夺走了你们的发声能力。』

这番发言,让我完全明白这个广播的人就是《神》,或是代替神的人。

难以置信。这实在太难以置信了。

『言归正传,我要你们去异世界的理由……是因为地球上的人口太多了。你们人类也活得太随心所欲啦~地球都发出哀号了。要是人类再继续增加下去,事情就会变得很严重。所以像我这样的神,这次想要透过把你们送到异世界的方式,来拯救地球。』

嗯嗯,透过扩音器,在我的眼前浮现对方自顾自理解的模样。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有良心的喔?因为我其实可以不用对你们做任何说明,直接在你们没有任何感觉的状况之下把你们消灭掉就好了。不过我还勉强给你们移到其他世界生存的权利喔。真希望你们能感谢我啊~』

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开心什么……

『所以,我要你们去的世界,就是所谓奇幻的世界……如果说是像RPG一样的世界,应该会更好懂吧?总之就是要你们去那里喔。因为是奇幻的世界,所以有魔物,当然也可以用魔法。不过,因为不存在科学技术之类的东西,所以对你们这种现代小孩来说,应该是个不方便又危险重重的世界吧~』

真的吗?如果危险的话,什么都不想直接被消灭还比较好……

『因为那个世界里充满危险,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人口会增加,我也完全不会插手。那个世界上不会有神明做出不必要的恶作剧,也没有奇迹那种东西存在。可是,也因为有等级、技能、状态之类的,应该可以随意享受一下吧?你们所居住的地球,地位比我待会儿要送你们过去的那个世界还要高,所以我想你们的状态也会比那个世界的人还要出众喔?还有,为了让你们不会后悔,我会把关于你们的记忆,从你们地球上的家人身上消除喔。』

喔喔,那样我就放心了。不会马上就死掉吧?

可是,把我们的事情从父母的记忆中消除,这真的是让我们不会后悔的选择吗?虽然我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了,我是无所谓啦……

『当做是我给你们的饯别礼,我会送你们可以在选单中确认自己状态的能力、只要默念,不管多少道具都放得下的道具箱,以及为了让你们在异世界不要太辛苦的语言理解能力,还有一点点的监定技能。顺便告诉你们,看状态值的能力在待会儿要去的世界里,每个人都会。

什么都不想地乐观向前是很重要的喔?这次把你们送去异世界,完全是运气的问题。虽然我还打算把其他几个团体送去和你们不同的世界就是了。你们整个学园都会直接被转移过去。当然建筑物是不会转移的。啊,对了对了。也有技能啦、称号啦那些东西,可以从选单画面中进行确认。』

居然有这种事……我们竟然要因为运气而被转移到异世界那种地方去吗?而且还是学园里的全体人员都要去。我们的学园,全校师生约有800人。这人数不会挺多的吗?而且似乎也有其他人被转移,虽然和我们去的世界不同。

可是……祂说是礼物的那些能力,在异世界是必要的吧?像是语言理解能力之类的,要是没有的话,可能连话都说不通就挂了。

虽然我不太懂技能与称号,不过有监定这项技能实在值得庆幸。好像可以在要吃不熟悉的东西时使用这项技能。

『那么,我话就说到这里。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忙。最后,我就给你们一个小时去准备吧。如果你们组队的话,就把你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如果是独自一人的话……我就不知道会转移到哪里去了喔。』

说完那些话之后,广播突然中断了。

我试着活动身体,已经可以在椅子上动作了。

不过,大家都没有马上行动。

人类的确会因为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或是无法理解的事情而陷入慌乱。可是,真正困扰的时候,反而会变得冷静。

大概是因为那个缘故,所有人都异常地安静。

明明可以动了,却没有人动。

彷佛要打破如此寂静似地,青山广树站了起来。

「各、各位!总之,我们来确认现状吧?」

青山虽然不是偶像,不过他是足球社的队长,也是主将。颇受女生欢迎。

「首先,除了我们以外的人……如果那个广播说的是真的,在这所学园里的人似乎都会被转移。教室的门能开吗?窗户也确认看看。」

坐在窗边的家伙和离门最近的家伙,都跑去确认门窗能否打开。

「不行,打不开。虽然并没有锁上……」

确认过后的家伙如此说了之后,青山点头。

「那样的话,那个广播所说的话就更具有真实性了……」

他这么说着,用手抵着下巴,做出思考的动作。

「……对了。如果那个广播是真的,我们应该可以确认自己的状态值才对……」

「咦?那不是去到异世界之后才能做的吗?」

「这只是假设。毕竟老师在敦职员办公室,先完成现在能够确认的事情比较好吧?总之……状态!」

虽然广播说只要默念就好,不过青山不知为何喊了出来。

于是,青山面前突然出现一张半透明的卡片。

「出、出现了!」

青山马上拿起那张卡片确认。

「原来如此……真的像游戏里的状态。大家也确认看看!」

被青山那么一说,所有人都显示出自己的状态。

情况就是如此。就算只有一个人,能有人出来主持局面实在太好了。

大家都确认能否打开状态画面,我也试着默念状态。

《柊诚一》种族:勉强算是人类  性别:恶心男  职业:社会垃圾(无业)  年龄:17等级:1  魔力:17  攻击力:1  防御力:1  灵敏力:1  魔攻击:1  魔防御:1  运气:0  魅力:无法检测(过低)

《装备》脏制服。脏制服裤。脏内衣。脏内裤。

《技能》监定

……

这是欺负我吗!?

什么叫做勉强算是人类!?这意思是说我太恶心了,连是不是人类都不知道吗!?

而且性别是恶心男……写男的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加上『恶心』!?

话说回来,状态值好低!连魅力都无法检测!?是不好的意思吧!还有运气居然是零!?

为什么所有装备都要加上『脏』啊!?我的身体有那么脏吗!?我要哭了喔!?应该说,这个状态值只是坏话的集合体吧!

说我是社会的垃圾,连职业都没有!首先,我不是无业是学生啊!?瞧不起我吗!?

根本没救了!是要我怎么办啊!?去死吗?想叫我去死吗!?

……哈啊……哈啊……

……可以吐槽的地方太多了……!

我因为状态太糟而心情不好地大闹了一番之后,便听到周遭传来各种声音。

「我的职业是剑士!」

「我变成贤者了耶?」

「状态值全部100很厉害吗~?」

「啊,我也是100。」

……呃,真的假的!?

所有人的初期状态值都是100吗!?我的100倍!?无计可施了……

我对周围与自己的能力差距感到绝望。

阶级差异社会为什么这么残酷啊……

「好。大家好像都能够确认了。那这次我们来组队吧。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青山看了黑板上面的时钟。幸好时钟还会动。从那个广播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十分钟。

「组队的时候应该没有特别的人数限制。因为那个广播也没有说过那样的话。既然如此,所有人组成一个队伍比较不危险吧?虽然我不太清楚组队的方法……」

就在青山如此喃喃自语的时候,突然间,青山眼前出现一张半透明的卡片。

「喔喔……在这上面登录想组队的成员吗……好,那就每个人都把名字告诉我!」

同学们接二连三地聚集在青山附近,去登录自己的名字。

要是不登录,到了异世界后,我势必会成为第一个牺牲者。

我趁着其他同学都登录之后,对青山说:

「我也要登录!」

然而,得到的回应的是冷漠的视线。

「啊?你少得寸进尺了。」

「咦?」

「为什么非得让你加入啊?」

「不、不是啊……因为这样下去,我就一个人……」

「一个人很好啊。你就自己去死吧,肥猪。还有,别靠过来。臭死了。」

我哑口无言。

怎么会……就算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继续欺负我吗!?

而且,其他同学也以像看着脏东西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其中甚至有人嘲笑我。

四面楚歌。在这个班上,没有一个人能正常对待我。

说真的,今天的我太不顺了……运气值零不是摆好看的!

当我正在这么想的时候,其中一位简直就是在上下打量我的同学突然爆笑出声。

「等等……!哈哈哈哈哈!糟了,肚子好痛……!」

「喂喂,你怎么了?」

其他同学也用困惑的表情,看着那突然爆笑出来的家伙。

「因、因为啊……!这家伙的状态值太烂了……!」

「!?」

为、为什么曝光了!?应该没有被人看到才对吧!?

不知道是否看穿了我的想法,爆笑的男学生……大木笑着说:

「告诉你一件好事吧。因为就像刚才广播说的,可以确认自己的状态值,所以我就试着使用了广播说是礼物的『监定』技能了喔。然后……啊哈哈哈哈!」

监定!?真的假的!?

听到大木的话,所有人都对我投以奇妙的视线。

然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笑出来。

「糟糕……这糟过头了吧!?」

「几、几乎都是1……!」

「死定了……这家伙确实死定了……!」

所有人都用虽然怜悯,却又像是发现有趣玩具的孩子一样的视线看着我。

「这样你根本就是个累赘!谁要让你这种家伙入队啊!呵呵呵!」

「唔哇……真的是废物耶,这家伙……」

「社会的垃圾……好适合你的职业喔!」

所有人都看不起我、侮蔑我。

我也试着偷偷对青山使用『监定』技能,可是出现在我视野中的文字让我更加绝望。

『由于与对方有能力差距,无法进行完整监定。』

最后透过监定得知的,只有青山的名字,状态栏全都是乱码。

也就是说,当我在等级为1的那个时间点上,我在能力上就被全班所有人抛弃了。

我在这个地球上没有任何长处,和其他人类相比是劣等人种,而且在异世界的能力值也完全是最低的层级。

我的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班上同学对我的模样毫不在意,把我逼上绝境。

「消失吧,废物。」

「真搞不懂为什么会和你在同一间教室?」

「霸凌在地球上明显是犯罪,不过在异世界就和犯罪无关了喔?」

「说真的,你可以去死吗?」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

去死去死的烦死了!?我的心里已经对『去死』产生※语义饱和了喔!?(译注:语义饱和指的是人在重复盯着一个字或者一个单词长时间后,会发生突然不认识该字或者单词的情况。)

这些家伙是怎样!到底是有多想要我去死啦—才不要,我是不会去死的喔旦凶为死很可怕啊!

我的心情完全舒畅多了。总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就算不能加入队伍也无所谓。反正就算加入了,也只是助长霸凌而已。

积极一点吧。嗯嗯。

「呜哇……居然在笑……」

「感觉真差……」

所以我说你们到底想欺负我到什么地步啊!?太闲了吗!?

结果在我没有办法加入队伍的状况下,一个小时就那样过去了。

然后,再度传出广播。

叮咚当咚。

『看样子队伍似乎都组好了……不过好像只有一个人没有伙伴。』

咦?只有我是一个人吗!?真的只有我!?

『哎,就是在这种状况下还要进行无聊的争执,人类才会老是没有成长……扯远了。然后呢,有一件事我必须向你们道歉。』

道、道歉?为什么?

『如果组队的话,我本来打算让你们飞去在某种程度上算是安全的地方,不过看样子你们现在要去的世界里,有个国家好像正在举行从异世界召唤勇者的仪式。』

召、召唤勇者?

『由于这个缘故,组好队的学生全都会被召唤到那个国家去。因为召唤术会故意从旁边干扰我的转移术……不过,只有一个人不会受到那个召唤。』

啊!!?大家都会以勇者的身分受到召唤,而我则孤零零地不知道会飞去哪里吗!?

『总之,你们要去的世界上出现了魔王这种存在,所以变得更加危险了。因此,我猜你们会马上就被投入战场。于是呢,我想你们没有时间好好学习异世界的知识,就在道具箱里先放了一本简单的异世界知识说明书。我无法再干涉更多了。这是我最大的努力了。』

真的吗!?我以为神是万能的……

而且,被召唤过去当勇者的结果,是要马上进入战斗,那也太讨厌了。说不定一个人还比较好……不,那是骗人的。一个人好寂寞。

『喔……看样子召唤仪式好像开始了……』

扩音器的声音那么说了之后,除了我之外的所有同学,脚边都浮出像是光之魔法阵之类的东西。

『抱歉突然让你们飞去异世界喔,祝你们奋斗到底。在新的世界里要努力喔。』

班上同学接二连三地成为光的粒子消失了。

在那之中,所有人都一一看着我,对我投以像是嘲笑的眼神。那些家伙真的太闲了。

最后,所有人都因为那个勇者召唤什么的而消失了。

「………」

……咦?那我呢!?

就算没有被那个什么勇者召唤的叫过去,应该也要飞去某个地方吧!?

不知是否注意到很着急的我,扩音器再度传出声音。

『哈哈哈。放心吧,也会送你过去的。可是,只有一个人的话,没办法好好决定要送去哪里。这是随机的。』

「啊?」

『也就是说,或许你会被送到安全的地方,也或许会被送到非常危险的地方。』

「真的吗!?」

不妙……我的运气可是零喔?总觉得我好像已经可以看见结果了……

大概觉得我很可怜吧?扩音器的声音接着如此说道:

『嗯……只有一个人从学园中被留下来,在某种意义上也很厉害呢。明明连老师在内,所有人都受到勇者召唤了说。因此,我就给孤零零的你一个技能吧。』

「咦!?」

『给你什么好呢~……对了,这个不错。【完全解体】……把这个送你吧。』

「完、完全解体?」

那、那是什么?这技能的名称听起来好夸张……

『这是打倒魔物之后,可以把魔物的一切都纳为已有的技能喔。就像你们使用的【监定】技能一样,现在送你的技能在使用上也没有任何风险。不过,技能这种东西,在本质上就和要消耗魔力的魔法不一样,不用消耗任何能量就可以使用,是很方便的东西。等你到了新的世界之后,再去确认效果吧。』

「呃、好……」

『喔。看样子你的传送好像也开始了。』

「啊……」

如同那个声音所说的,我的身体在不知不觉间被光的粒子包围。

『呵呵。那么,你也要在新的世界努力喔。』

「啊,是的。」

『祝你奋斗到底。』

不久后,我就从地球上完全消失了。

然后,我的冒险就从这里开始……

……对不起,没这回事。

◆  ◇  ◆

在所有人都消失了的学园中,从扩音器里传出声音。

『人类还真是丑陋……完全就如圣经里七原罪说的那样。贪婪、傲慢、愤怒、暴食、色欲、嫉妒、濑隋……简直没有进步。所以,才会横行猖獗到地球即将发出哀号。』

那个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

『地球是谁的?是人类的?不对喔。是人类擅自存在于地球上。丑陋的斗争什么的,都围绕着地球的领土与资源。宗教战争也是一样。为地球带来一堆麻烦。』

扩音器传出的声音,似乎开始含有愉悦之情。

『被周遭否定成那样,他却还没有染黑呢。真让人佩服。他好像也没有被复仇心所支配……说得好听一点是想得开,说难听一点就是死心放弃了,大概是这种感觉吧?』

然后,那个声音稍微笑了一下。

『如果人类真的无药可救,我们从一开始就不会创造人类了。因为偶尔会出现那样的人,所以即使人类很丑恶,也仍然很可爱吧?』

那个声音,充满了宛如慈母一般的温柔。

『往后我们也会注视并引导人类。愿他们的未来会过得幸福——』

最后,那所学园的扩音器再也没有传出声音。

◆  ◇  ◆

「唔,这里是哪里?」

我……榣诚一飞到的地方,是一座莫名其妙的森林。

要是至少能离城镇近一点的话就好了……

总之先来确认现状吧!

……

「完全没办法冷静!」

我为了让自己稳定下来而自言自语,可是什么也没有改变!可恶啊!

「……总之,先走吧?」

因为就算呆站在这里也于事无补。

我重新环视周遭,蒽郁的茂密森林中,老实说让人毛骨悚然。

「应、应该不会出现什么东西……对吧?」

我心惊胆战地往前走。

我没注意到,我所说的话就像是竖起某种旗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