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进化果实

第一卷 进化果实

我被转移之后,一直不断在这座森林里徘徊。大约走了一个小时。在路上的树丛里解决了生理需求后,继续徘徊这点仍没有改变。

而且,我的脚已经快到极限了。我可是没有穿外出鞋的喔?鞋子还躺在鞋柜里……!我是穿室内鞋走路的。

要全校最胖的胖子在这座森林里走一个小时,我觉得太残酷了。没有其他办法可想吗?该怎么办呢?

「……不过,肚子饿了……」

肚子真的饿了。我已经多久没走过这么多路了?总之肚子很不妙。

「有、有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吃的东西……」

我一边这么说,一边张望四周,不过别说动物了,连一只虫都没看见。而且,就连像是树木的果实或香菇之类的东西也没有。

「啊,我会饿死吗?……我才不要!?」

要一个人维持高亢情绪也是相当辛苦的。

「混帐……我——要——吃——!」

不知为何很想大叫,我叫了出来。不过还是无法冷静。没办法把肚子饿的事实敷衍过去。

「我要吃东西!给我东西吃——————————!」

我一味地大叫。总觉得我似乎变得愈来愈开心了,但说不定也造成许多事为时已晚。

做了那种笨事之后,附近的树丛突然沙沙地动了。

「是食物吗!?」

我把视线朝向树丛的方向。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OH………」

一匹巨大的狼出现在我的眼前。

「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对不起!请原谅我!」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还是向狼跪地磕头。

毕竟,在我眼前有一匹两公尺长的灰狼耶。它的眼睛闪闪发亮的,好恐怖。从嘴巴露出来的牙齿也很尖锐。总之就是很恐怖。所以我跪地磕头。因为我想这样应该能让它放过我吧!

「吼喔喔喔喔喔喔!」

「说得也是嘛!?」

结果,跪地磕头之类的都没有意义,狼向我袭来。

维持着跪地磕头姿势的我彻底倒在地上,勉强躲过狼的攻击。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糟了,幸好转移到这个世界之后,先上过厕所了……!不然现在一定会漏尿!

「吼喔喔喔喔喔喔………」

被我躲过了之后,狼好像十分意外,它一边拉开距离,一边似乎变得谨慎。

不过,总觉得与其说是把我看成是『猎物』,它的眼神更像是写着『这是什么啊~?』有种婴儿好奇地想把东西放入口中似的感觉。

可是,狼的好奇心看起来不像是满足了!

倒是我陷入渴望食物结果却似乎反过来变成猎物的这个状况……谁来救我。

也许是是我的愿望实现了,这次我从另一边的树丛听到沙沙声。

「是救星吗!?」

我一边用高涨到MAX的情绪这么说,一边回头看。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OH………」

这是本日的第二个『OH』。

不会太过分了吗!?居然出现第二只!?无处可逃了!真的死定了!

「哼!要吃就吃吧!……不要弄痛我喔?」

我一边如此叫嚷着,一边呈大字形躺在地上。

可是——

「吼呜!」

「唔噜噜噜……汪!」

不知为何,二匹狼开始起争执。

「吼呜吼呜!」

「呜啊啊啊啊!」

如果用我的方式来翻译……

『你快交出那个猎物————!』

『谁要啊————!』

……大概是这样的感觉吧?

……

「快逃吧。」

我趁着二匹狼争吵的空隙,悄悄从那个地方离开。

◆  ◇  ◆

「不、不妙……」

咕噜噜噜噜~

我的肚子从刚才就拚命在叫。

设法避开了被狼吃掉而死的死亡结局之后,已经过了五天了。

睡觉的时候,我勉强爬到树上,躲避像那种狼之类的生物。

不过我现在处于连水都没办法喝的状况。

别说爬树的力气了,我连只动身体的力气都没有。

虽然我并没有抱持着能吃到动物的肉的期待,不过我今天仍继续到处寻找树木的果实或香菇之类的东西。

「……我真的会死吗?」

尽管公认个性乐观如我,在这时候也只能忧郁。

要我这个胖子忍耐五天没吃东西实在太严苛了。

最糟的情况,就是我打算把长在那边的杂草或树上茂密的叶子拿来吃。应该说,土也可以。总之我想找些东西放进嘴里。

「……啊,或许真的糟糕了……」

我如此喃喃说了之后,就这样放松身上的力气,脸朝下倒在地上。

「………」

虽然脸部颇为刺痛,可是我连在意这一点的余裕都没了。

「要是真的再不把什么东西放进嘴里的话……」

我拚命地只动头部,啃食地面。

「呃!?」

好、好硬……

地面并没有软到可以用牙齿挖起来。

「万事……休矣、了吗……」

就在我如此自语,并轻轻闭上眼睛时……

「……嗯?」

我听到像是动物骚动起来的声音。那个声音逐渐朝我而来。

『————噫噫!』

『——叽叽噫噫噫噫噫噫!』

『吼喔喔喔喔喔喔!』

我抬起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大量抱着某种果实、像是猴子的生物,正被与五天前袭击我的狼同种类的狼追赶着,拚命地逃。

「叽叽!叽噫噫噫!」

「叽呀、叽呀、叽呀!」

「吼汪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那些猴子完全不在意倒在路上的我,直接从我头上经过。

咚。

那时,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

「呼、呼、呼、呼!」

狼在它们后面追着。没有注意到我。

「怎、怎么了?」

不过,我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

「至少……有谁来把我吃了的话,应该可以死得更轻松一点吧?」

我不由得想着这种事。

然而,没有人回答我的这番自语。因为我只有一个人。

「哈哈……」

不知为何,我自然地笑了起来。

现在想想,我过的人生很令人不满意。

从幼稚园的时候开始就遭到霸凌,还持续到国小、国中,直到高中。

除了挨打外,我也时常遇到东西被藏起来或被乱画、被泼水……这种暗着来的欺负方式。

就算遭遇那些事,我仍然能像这样积极乐观,是因为有能平常地对待我的人。

或许我的人生的确不顺。可是,像平常一样对待我、和我说话、和我玩、接触我的人……只有『朋友』,是我令人不满的人生中最重要的宝物。

隔壁班的日野也是如此,还有翔太和贤治,以及除了班级之外,连学年也不一样的神无月学姊和美羽……和我在同一个学年里,还有好几个像这样的人。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和我存在于不同次元的人。说不定在他们眼中,我只是个陪衬的角色。可是……就算是那样,我还是很高兴他们能平常地对待我。

而且,我家人的感情很好。可是父母双亡之后,因为遗产的事,亲戚之间起了争执……

我选择独自生活,也保住了遗产,而我的监护人是爷爷。

结果我随意使用父母的遗产,身材发福让外表变得更丑……这完全是自作自受。

这样看来,令人不满的不是人生,而是我这个人的存在。

「哈哈哈……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这就是临死的感觉吗……?实在没办法喜欢啊。绝对没办法。

因为我的死亡而哭泣或难过……会有这样的人吗?

就算我单方面认为是朋友,若对方不这么认为的话,实在很讨厌。

「可是……哎……要是死了的话……就没……关系、了……」

在我的意识逐渐远离时,我的视线落到地面。

「……哈哈……树木的果实,掉下来了……」

在逐渐狭窄的视野中,我看到掉落在路上的果实。

……………………

…………………

………………

………咦?树木的果实?

「!?」

我的意识一口气清醒了。

「树、树木的果实……」

没错,掉在我眼前的,是货真价实的果实。

我不知道那是哪种树的果实。

不过,那个棕色的、外观简直像一颗橄榄球的物体,肯定就是树木的果实。

是果实。是树木的果实。

是我所期待的东西。

是·食·物!

「食———————————物——————————————!」

我以像是地狱亡者一般的气势,拚命在地面上爬。

我不知道这股力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尽管如此,我还是把指甲插进地面,爬行前进!

目标就是眼前的果实!

是生存本能使然吗?我一心一意地以眼前的食物为目标,毫无羞耻心地往前冲!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然后——我的手碰到果实了。

「!」

我牢牢握住果实,抓住它。

这是我的食物。我不会让给任何人……虽然这本来是奇怪的猴子抱着的东西。

我以非比寻常的力气紧紧抓住果实。然后,把它拿到眼前。

因为刚才使劲把指甲插入坚硬的地面,指尖流血了。老实说,很痛。

回神之后,我试着对这颗果实使用『监定』技能。

『进化果实』。

就算监定了,也只知道名称而已。

上面似乎写着效果之类的部分,但不知为何,就像我监定青山的时候一样,那些文字都是乱码。可是它看起来好像没有毒。既然如此,现在要做的行动只有一个了吧。

「……我要吃了!」

我狠狠地咬下那颗叫进化果实之类的东西。

除了外观是棕色的以外,它长得也像是橄榄球,所以好像很硬。不过,味道说不定会像杏仁?我这么想。

然而————

「好……好难吃……」

难吃得吓人。

难吃到非比寻常。

咦?那个猴子以这种东西为主食吗?它们的味觉有问题吗?

话虽如此,这可是珍贵的食物。我不抱怨了。把它吃光光。

若是平常,我大概一定不会吃吧,但我专心地把这颗果实吃完了。

一边吃着,我一边注意到一件事。

「……指甲好了?」

没错,不知不觉间,剥落的指甲痊愈了。

而且,我明明还吃不到半颗果实,肚子就已经胀起来了。

最后,我把进化果实整个吃完。

「呼~……真难吃!」

就在我摸着肚子说着的时候——

『发动进化果实的效果。』

这样的声音,在我的头脑中响起。

啊?效果?那是什么……

我在想会发生什么事,于是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地一会儿。

………………

…………

……

「什么也没有啊!?」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开什么玩笑!我也姑且试着确认状态,可是还是一样,漂亮地排列着1啊!有意见吗!?

不过,就算期待每一个吃下的东西会出现效果也没有用。肚子填饱了、而且我还活着——现在应该是要细细品味这两件事的时候。

「好……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只是再这样什么都不做地继续到处走,又会重蹈覆辙。

「幸好有生物栖息在这里。既然如此,先接近那些生物或许不错。」

那个狼虽然可怕,可是接近古怪的猴子好像没问题。

而且,因为可怕这个理由不行动就死去,这点我绝对不干。

我不想后悔。就算是逞强,我也想生存下来。

所以,首先接近那个猴子,找到它们的食物来源,以确保食物为目标吧!

「这样决定之后……就快点开始行动!」

重新下定决心,我首先为了要在这个严酷的环境中生存下来,开始确保食物。

……在那之前,不能忘记解决生理需求。因为会漏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