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被召唤为勇者的人们

第一卷 被召唤为勇者的人们

我——高宫翔太,因为一个自称是神的声音,而被转移到异世界。

说是转移,其实应该说召唤比较正确吧。

现在,像是围绕着我们全校师生似地,许多身穿长袍的人正看着我们。

「这里就是异世界吗!?」

「一开始太突然了,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仔细想想,因为我们都有外挂,所以只要抱持轻松的想法就行了吧?」

「魔王什么的绰绰有余啦!」

「可是我还……」

围绕着我们的人又兴奋又有点不安,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同。

通常如果突然受到召唤,别说开心了,应该会很气愤吧?我就会气愤。不,我现在就很气愤。

因为,我的父母还在地球上。而且,我还有很多朋友不在这所学校里。

我们被召唤来异世界,父亲他们大概已经不记得我们了吧?究竟有多少人明白,这有多么寂寞?

而且,虽然我不懂什么人口增加之类的……真是给人添麻烦。从其他国家带人来啊。我们这里不是少子高龄化吗?要做好现场调查啊。

我一边在心中咒骂,一边不懈怠地观察周遭。因为我不知道,情况会不会突然出现什么发展。

总之,我们被召唤来的地方,是一间石造的幽暗房间。

因为全校师生都受到召唤,所以我以为一定会是在屋外,结果却是在房间里,让我吃了一惊。而且这个房间异常地大。

忽然有人从背后叫我。

「喔,找到了找到了!翔太!」

「哥哥!」

「!」

我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男学生和女学生朝这里过来。

「贤治!还有美羽!真亏你们找得到我。」

「哎,从小一起长大可不是说好玩的。」

「我只是跟着贤治哥而已。」

他们是跟我从小一起长大,也可说是孽缘的荒木贤治,以及我的妹妹高宫美羽。

贤治的特征是一头天生的棕色短发,以及易于亲近的笑容。虽然在我们学园里不稀奇,不过他也是偶像级的帅哥。

美羽用小花发夹夹着及肩长发,清秀又充满朝气,即使看在我这个哥哥眼中也是相当可爱。我可没有恋妹情结。

他们两人都不属于偶像团体。我也一样,但我们并不是没有受到星采发掘,而是因为我们都没有兴趣,所以拒绝了。

话说回来,从小一起长大和找到我,这二件事没有关连吧……

「对了,美羽。你应该要叫贤治学长吧?也别叫我哥哥,叫我高宫学长。」

「啊?又不是在学校,有什么关系?而且,要叫哥哥学长,总觉得怪怪的,我才不要!」

的确,要是美羽叫我学长,我也觉得充满了不对劲的感觉,可是……

在如此对话之后,有学生过来叫贤治他们。

「啊,在这里。」

「找到了喔~!」

我和贤治他们也都转头朝向声音来源。两名女孩走近。

「喔喔,是绘里和梨香啊。」

新加入我们的,是我的女友新岛绘里,以及贤治的女友村田梨香。

绘里的特征是简单绑起来的头发与娃娃脸,她的身高比我妹妹美羽矮。说不定是全学年里最矮的。顺便说一下,我没有恋童癖,这是不一样的。

梨香不知是否因为有点波浪的黑发与眼角稍微下垂的缘故,总觉得她有一股沉静的气质。虽然实际上很我行我素……

顺便提一下,这两人都是还算有名的偶像。应该说,她们现在正属于某个偶像团体,这种说法比较正确。

「好。这样平时的成员大致上都到齐了。」

贤治一脸放心地说。

「咦?可是神无月同学和日野同学,还有诚一呢?」

绘里有点口齿不清地问。我们四下张望。

「日野的话,刚才我看到她和像是朋友的人在一起喔。」

贤治对着绘里回答。

「……神无月学姊应该没问题吧,但是诚一……」

「果然,那个声音说只有一个人没有一起转移,指的就是诚一哥吧!?」

美羽着急地问。

「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

「要去向诚一班上的同学确认看看吗?」

贤治如此说了之后,抓住一名刚好在附近的学生,他是诚一的同班同学。

「喂,青山。」

「嗯?怎么了?荒木。」

贤治抓住的,是足球社主将兼王牌·青山。

「你知道诚一在哪里吗?」

「诚一?」

听了贤治的话,青山歪着头问:

「我班上有人叫那个名字吗?」

青山的话让我们皱起眉头。

接着,在青山附近,姓大木的男生忽然笑了。

「青山,诚一就是那只猪啦,猪。」

「猪?……啊啊!那个死肥猪吗!因为名字还挺帅的,我还以为是哪个帅哥咧。」

青山忍住笑回答。

「如果是问那个废物的话,他不在这里喔?因为他应该会变成我们的累赘,所以没有让他加入组队。」

「对啊对啊。那种连生存价值都没有的家伙,还是快点去死一死——呜哇!」

大木无法继续说下去。

因为贤治的双手分别抓住青山与大木的衣襟往上提。

「喂,你们这些家伙……也就是说,你们抛弃了诚一吗?」

贤治用低沉的声音询问两人。

平常因为和蔼可亲的笑容和天生的开朗个性,大家都认为贤治是个爽朗的家伙,不过他一旦生起气来就很可怕。

身高185公分,加上他也有在打拳击,所以腕力也不容小觑。

「干、干嘛啦!有什么关系!」

「就、就是啊!我们只是说出事实而已啊!」

表情因痛苦而扭曲的两人反驳说。

「你们……」

就在贤治要发飙的时候……

「不要那么激动嘛。」

匆然,白皙美丽的手,放在贤治提起两人的手上。

「神、神无月学姊……」

「放下他们吧。」

这有着长至腰部的亮泽黑发,并散发出凛然气质的美女,是我们学园的学生会长,也是我和贤治的青梅竹马·神无月华莲。

原本贤治在神无月学姊面前就抬不起头,他粗鲁地放下两人。那两人狠狠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为什么要阻止我!诚一因为这些家伙……!」

「我知道,我也很生气。」

贤治的脸色变得铁青,然后沉默了。

我和美羽她们,也因神无月学姊的话而脸色苍白。

这个人,曾经一度对诚一发飙。包含我在内的所有人,大概都回想起了当时的事情吧?那个时候……我觉得真亏诚一活了下来。

实际上,眼前的神无月学姊,看也知道她正在发怒。虽然理由只有一个……

再下去就超可怕的。糟糕,我想回家。

不知她是否察觉到我怀抱着这种心情,神无月学姊一瞬间对着我们苦笑,然后立刻再度面向青山等人并蹲下。

「你们班上好像只有一个学生不在这里嘛?」

「是、是的……」

青山诚惶诚恐地回答之后,神无月学姊用结冰的视线笼罩他们。

「为什么他不在呢?」

「……因为我们认为,他就算在这里也只是累赘……」

青山小声回答,神无月学姊的视线变得更加锐利。

「愚蠢。你们真是愚蠢。明明是紧急状况,就算是那种时候,你们仍然继续无聊的霸凌吧?」

「那是……」

「反正,你们班上的人也就只有那种程度而已吧。我对你们已经无话可说了。」

最后神无月学姊仍以结冰的视线看着他们,然后站起来。

毫、毫不留情啊……

神无月学姊是神无月集团的大小姐,她原本不应该来我们所念的这种学园,应该要去更聪明的学生就读的学校才对。可是她没有那么做,好像单纯只是因为现在的学校离她家最近,以及不喜欢离开我们的样子。不,比起我们,她应该更不喜欢离开那个家伙吧……?

神无月学姊在学园里受到男女生的欢迎。虽然这里是以培育偶像为目的的学园,但神无月学姊的美更是凌驾其上。她是会让人在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品行端正、才貌兼备、文武双全……这些词汇的人,所以理所当然深受欢迎。而且她也很会照顾别人。

看到这个人之后会让人实际感受到,何谓不好惹的日本女性。虽然还有另一人可以具体表现出温柔刚强的日本女性特质,不过那和我们无关……

被受欢迎的神无月学姊说了毫不客气的话,青山和大木的脸上浮现出彷佛绝望似的表情。啊,那两人都是神无月学姊的爱慕者。

刚才杀气腾腾的气氛像是假的一样,神无月学姊恢复平常的模样。

「不过,这次诚一也有错吧。」

「那是……」

虽然贤治想否定,但神无月学姊说的是对的。

正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所以才知道,栘诚一这个男生,不论是好是坏,他都是个老好人。

绘里和梨香以及日野,都是在进入高中之后才认识诚一的,所以在她们的认知中,诚一就是朋友之一吧?

可是,我、美羽、贤治和神无月学姊并非如此。

诚一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是无可取代的人。

尽管诚一从在国小的时候就受到欺负,他却仍帮助我们。

其中也曾救我们脱离生命危险,除此之外,因为个性乐观的诚一就在身旁,所以也自然带给了我们朝气。

那样的诚一,不知是否因为顾虑我们,进入高中之后他就完全不和我们接触。国中时虽然他也曾经那样,但上高中之后更是变本加厉。

明明我们没有一个人在意,但那家伙却擅自避开我们……为了不让我们的立场变糟。

诚一在意着我们的事,故意疏远我们。对此发怒的神无月学姊,真是超恐怖的。啊,一想起来就发抖。

总之,避着我们的诚一,现在也仍然遭受霸凌。

虽然我和贤治他们没有打算以自己的长相为傲,但大概因为我们的外貌就是如此,所以在学园中,我们拥有相应的地位。正因为如此,这次我们想支持并帮助诚一。

我们总是不巧没出现在诚一直接遭受霸凌的现场。而且,不管我们再怎么缠着问是谁欺负他,他也都顽固地不肯回答。

就连父母去世时,诚一也没有拜托过我们。

我也曾经认为,采取那种态度的他并不信任我们,为此感到懊恼。我希望他能更加依赖身为朋友的我们。

然而,他却擅自独自承担……

回想起诚一以往的事情,神无月学姊忽然放松脸颊。

「不过……如果是诚一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那句话听在毫不知情的人耳里,或许会认为太过乐观。

现在绘里和梨香正不明白地歪着头。可是我、美羽和贤治不一样。

对于神无月学姊的话,我们不由得苦笑。

「的确,如果是那家伙的话……」

「如果是诚一哥的话……」

美羽和贤治也笑着这么说。是的,如果是诚一的话就没问题吧。

虽然没有任何根据,但没办法,自然而然就会那么想。

那家伙的正向思考是世界第一的。只要和那家伙在一起就会很有趣。不管在多么危险的场所,都会以既有趣又好笑,且超出我们想像的方式突破难关吧。

「对吧?诚一。」

我如此小声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