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五个月后

第一卷 五个月后

「呜吼喔喔!!」

「咳!」

我,柊诚一,正在与在这个世界第一次遇见的狼——极灰狼(等级311)战斗。

「吼喔喔喔!」

「呜呃!」

……更正。是我单方面被打。

「吼呜喔喔喔喔喔喔!」

「等等!暂停!等一下啊!?」

用前脚打倒我之后,极灰狼直接追击上来。

「啧!『刹那』!」

我使用『刹那』,用极灰狼无法辨识的速度躲开追击。

「『斩脚』!」

躲开之后,我没有停下来,接着直接发动『斩脚』技能。

嘶沙——!

「啊呜!」

我施放的斩击劈开了极灰狼的皮肤。

因为我本来就没有想对这匹极灰狼怎么样,所以我施放『斩脚』时极力手下留情。被切开的只有皮肤,连肉都没有切开。

如果它会因这个攻击而惧怕,我就要趁机全力逃走!

「已经够了!我只是来采『加热岩石』而已,为什么会过上这种事啊!」

「吼呜呜呜呜呜………汪汪!」

「别再过来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结果极灰狼向我追上来。

我一边拚命地跑,一边回想第一次进化之后,这五个月里的事情——

◆  ◇  ◆

我仰赖从聪明猴那里获得的知识,去了河边,确保了水分……

我去了能采拾贵重矿物的场所,也得到许多除了铁矿石之类的主要矿石以外的东西……

自己的体臭,不知不觉间变成《称号》……

总之,这五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我吃的东西,是以聪明猴的肉为主食——虽然不好吃又有很多筋,很不容易食用。另外,靠着聪明猴的知识,我找到了可食用的植物。

拜此所赐,我已经完全习惯和聪明猴战斗,伴随那阵剧痛的进化,我也已经经历了八次。

我现在的状态是……

《柊诚一》种族:新人类  性别:男  职业:森林之人  年龄:17  等级:1  魔力:8024  攻击力:11088  防御力:10200  灵敏力:11376  魔攻击:8008  魔防御:9176  运气:8000  魅力:

《装备》最终兵器制服。最终兵器制服裤。必杀的内衣。必杀的内裤。贤猿锁链。贤猿棍。

《技能》上级监定。完全解体。麻痹抗性。睡眠抗性。混乱抗性。魅惑抗性。石化抗性。阻碍抗性。毒抗性。疲劳抗性。斩脚。刹那。超调合。道具制作:超一流。

《状态》进化8/10(MAX)

《称号》臭之奏者

《持有金钱》84240000G

首先,到现在等级1还是没变。魅力也一直空白,所以我也懒得去在意了。种族和性别也从第一次进化之后就没有改变,所以我也没管那个。

不过,职业是怎么回事?

……森林之人是什么?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森林之人了?

我已经懒得一项一项吐槽了……

然后,写在《状态》中的疲劳消失了,《技能》栏里新加上了疲劳抗性。

拜此所赐,最近我都不觉得疲劳,十分勇健。

因为我拚命打倒聪明猴,所以《贤猿锁链》除了我现在装备在身上的以外,道具箱里还有七条。

新加入的《称号》『臭之奏者』,效果很过分耶。

『臭之奏者』……能够自由操纵自己的臭味。臭味范围是称号持有者的半径十公分。

……得到这个称号的那一天,我静静地哭泣。

也是啦,毕竟衣服从一开始就一直很脏……就算要做新衣服,也没有技术和针线……我很快就放弃了。我认为不论什么事情,妥协都是很重要的。

因为打倒了聪明猴,我也学会了技能的使用方法,武器用的是以聪明猴的骨头做成的东西,也就是状态的《装备》栏中写的《贤猿棍》。

因为在攻击对手的部分涂上了特麻痹草,因此特麻痹草的精华会从伤口渗进去,让对手麻痹。

……发现了这种用法之后,我就视特麻痹草为珍宝。

状态值上升之后,我的身体变得非常轻盈,能够做出许多动作。毕竟也瘦下来了。

还有『中级监定』变成『上级监定』,这让我非常高兴。

透过聪明猴的知识,我大致上都把食用植物等等记起来了。但是,因为也有很多植物是聪明猴所不知道的,因此我一心一意地监定,于是就变成这样了。

由于运气也提升了,所以没有碰上会变成异常状态的植物,让我很开心。

钱也存了不少。虽然在这座森林里用不到。

硬币按照价值由低到高的顺序,好像是铜币、银币、金币、白金币的样子,铜币100枚是银币1枚,全部都以100为单位,更高级的硬币也是一样。

若是一般家庭,好像只要有10枚银币就能生活一年。也就是说,是100000G。

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为自己的持有金钱稍微吓了一跳。不,老实说是傻眼。

不不不!我太不妙了吧!?84240000G!似乎可以生活超过800年!?

好可怕喔……异世界真不是盖的……

——这就是我这五个月里的记录。就像这样,发生了许多事。

我所进行的新挑战,是调合称为【灵药】的药。虽然是透过聪明猴的知识所得到的东西,但是看来似乎可以用能够在这个地区采到的某种植物来做。

为此,我才来开采必要的矿石【加热岩石】……结果不知为何被极灰狼发现,于是回到刚刚那样的情况。

顺便说一下,灵药好像是可以让死者复生、有惊人效果的药。但是对魔物无效。另外还有疗伤效果,那才是我使用的目的。

但是,明明恢复力和最高级恢复药一样,却要用十分难以采取的植物与矿物才能调合,所以现在完全没有被人使用了。

顺便说一下,【加热岩石】也被叫做火炎石,好像是可以发出特殊火焰的矿石。

◆  ◇  ◆

「吼喔喔喔喔喔!」

「就说别过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个劲儿地在森林里逃窜。

太固执了吧!?这匹狼!差不多该放弃了吧!

如果我的状态跟以前一样,肯定会被杀!……不过,这里的魔物说不定很弱。只是以前的我异常地弱。

「我没有要找你啦!快点回去!」

「汪!」

「要听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行!它完全不听我的话!

……那是当然的,对方是魔物啊。怎么可能懂得像我这样的人类话语。

「啊啊啊啊啊!真烦!」

我大大地跳起来,和极灰狼对峙。

「你要是再靠近的话……我、我也要战斗了喔!?」

……请你千万不要靠过来。我很怕。

老实说,我觉得除了聪明猴之外的魔物,我都打不倒。毕竟它们看起来就非常可怕。

可是,就算我被极灰狼的前脚扫到,也不会受到什么大不了的伤害。让我实际感受到,我的防御力也上升了呢……真讨厌。

我把上身往前弯,拿好贤猿棍——尖端涂上特麻痹草精华的武器。

极灰狼不知是否领悟了我的想法,没有攻击过来。

「……喔?这、这是………」

行得通嘛?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呜呜呜呜呜呜………」

「咦?」

极灰狼低下头,发出低沉的吼声。然后它突然抬起头,从口中喷出水。

「嘎喔喔喔喔喔喔!」

「真的假的!?」

那个水,不是水枪那种温和的东西,是大炮。

「刹、『刹那』!」

我立刻发动『刹那』来回避。

「那、那是什么!?」

狼从嘴巴里喷出水!?搞不懂……!

水的大炮就那样通过我刚才所在的场所,冲向后面的树。

吱嘎——!

极灰狼施放的水炮打倒、折断了好几棵树。

「那也是技能吗!?」

不、不管怎么样……与其说是技能,魔法这个词似乎还比较适合……

「管、管它是什么……总之现在要想办法打这场仗……!」

不知道这家伙的同伴什么时候会出现。

必须要赶快解决……

「……我不会手下留情了。」

我最初施放『斩脚』,是为了让它害怕。但是,既然决定要战斗,我也要全力以赴!尤其我并没有强到手下留情还能赢。

既然如此,我从一开始就该做好坚决活下去的决心,尽全力和它打……!

「要上了喔!『斩脚』!」

我尽全力把脚举到后面,猛然放出『斩脚』技能!

咻!滋啪!……咚。

「………」

极灰狼的头掉了。

…………………………

……………………

………………

…………

……咦?

现在的状况让我的头脑一下子转不过来。

没有头的极灰狼,像聪明猴倒下时一样——变成光的粒子消失了,然后那里掉落了许多东西。

…………

「不会吧!?」

我的声音在这一带回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