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传说级武器

第一卷 传说级武器

「………总之,先回收掉落的道具吧。」

我怀着难以言喻的心情,走近掉落的道具。

『灰烬狼的大牙』……极灰狼的巨大牙齿。很尖锐,可轻易贯穿薄铁板程度的物品。

『灰烬狼的毛皮』……可说是极灰狼象徽的灰色毛皮。触感异常地好,具高度魔力抗性。若加工做成防具等物会变得很厉害。

『灰烬狼的的肉』……极灰狼的肉。在生的状态或以一般的烹调方法煮过之后也并非不能吃,但是很难吃。若是浸泡在盐水中,让盐分渗入肉里,就会变美味。

灰烬狼……听起来好帅气喔。还有,牙齿的威力很怪吧?可以贯穿铁板……

「如果很厉害的话就再好不过了。如果把牙齿装在我的贤猿棍上,应该就可以变得像长枪一样……」

因为没有绳子,就用树藤来绑绑看好了?

「那个下次再做吧。」

还有就是肉!一定要用盐喔……!

这一带没有能采到盐的地方。说不定有可以采到岩盐的场所,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或许不久之后就可以拿到盐了,带着也没有损失。

我把所有监定过的掉落道具都放进道具箱里。

多亏了监定变成『上级监定』,监定道具时,就像这次一样,连有效使用的方法都会显示出来。植物也不会显示出『?』了。

不过,若监定对象是魔物,现在还是只会显示出名称和等级而已。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状态值之类的。不过,对于只猎捕聪明猴的我来说没有关系就是了。

「好,接下来是……」

掉了好几张卡片。

「技能卡……」

虽然聪明猴的技能我全都有了,不过极灰狼的技能一个也没有……

顺便说一下,聪明猴的技能卡已经没有再出现了。大概只要我学会了,就不会再掉技能卡了吧?完全解体也太万能了:

『技能卡《双牙击》』……可以学会技能『双牙击』。

『技能卡《索敌》』……可以学会技能『索敌』。

『技能卡《刚爪》』……可以学会技能『刚爪』。

『魔法卡:水属性·极』……可以使用水属性的魔法。

「……什么?」

不熟悉的词让我不禁歪头。

魔、魔法卡?是那个在※某卡片游戏出现的绿色卡片吗?(译注:游戏王的魔法卡是绿色的。)

不,即使如此,效果……咦?那只要使用这张卡片,我也是…魔法师吗?不用等到三十岁也没关系吗?(译注:「过了三十岁仍然童贞就能使用魔法」的说法,据说最初出自大和田秀树的漫画《萌系魔法师》。)

接着,技能卡和魔法卡发光,进入我的体内。

然后,那个声音传入我的头脑里。

『学会了技能《双牙击》。学会了技能《索敌》。学会了技能《刚爪》。能够使用水属性魔法。』

「……哇……」

真不习惯……这样一口气学会技能之后,真的觉得心情怪怪的耶……在打倒聪明猴的时候也是一样,没办法坦然感到开心。为什么呢?……因为不是靠自己的力量学到的吗……?

不过,不变强的话就没办法活下来……别想太多吧。话说回来,只是一般人的我,要靠自己的力量学习技能是不可能的吧……抗性系统另当别论。

我摇摇头,甩开思绪,马上来确认技能的效果。

『双牙击』……原本是使用牙齿发动的技能。双手拿着武器,同时从左右将武器施放。此时还可加入旋转,回避对手的攻击,是回击技能。

『索敌』……这个技能持有者,可从气息、温度、魔力、生命力等所有观点,察觉半径约十公尺范围内生物的存在。

『刚爪』……可以从指甲施放斩击。也可以透过操控将斩击合而为一。

我目瞪口呆了。

全部的技能都太不寻常了……!双牙击强过头了吧!?可以一边回避对手的攻击一边给对手伤害!回击真不是盖的!

还有索敌……我觉得这是在这个森林中最重要的技能了。极灰狼真是个厉害的家伙……刚刚之所以会被我一击打倒,果然是侥幸吧。

刚爪总觉得像是斩脚的手部版本,好像很好用。这个也是赚到了。可是一定要从指甲放斩击才行吗?这一点不久之后也必须确认一下。

「然后……那个魔法卡的效果……」

『水属性魔法·极』……将水属性魔法穷至极限。可以使用所有水属性的魔法。

「这太外挂了吧!?」

太猛了吧!?这可不是「我也可以加入魔法师的行列吗?」这种程度的问题……

一下就可以将水属性用到极限喔!?这完全是极灰狼努力的结晶吧!?总觉得很对不起它耶!?

我觉得就算道歉,它也不会原谅我……!因为,没有努力、什么都没做的我,居然用这么简单的方式,得到它拚命努力才学会的水属性魔法喔?如果立场对调,我会怀恨一辈子。

接着,水属性魔法的资讯一股脑儿地流进我的头脑里。

「……总觉得,很对不起……」

我只能这么说。

「打、打起精神,看下个东西……」

我接着拿起来的,是和获得聪明猴知识时相同的手册。

手册的封面上写着『极灰狼的知识』。总之我翻开手册。

『极灰狼,是栖息在高等级地城中的狼。虽然也被称为灰烬狼,但它完全不会使用火属性的魔法,而是使用水属性的魔法。只有育儿时会集体行动,平常是单独行动,领域意识很强,同伴之间常起争执。由于经常发生地盘纠纷等等,因此擅长敏锐察知气息的方法。算是夜行性。』

「为什么名字要叫灰烬狼啊!?」

理由大概是因为毛皮是灰色的吧……总觉得应该会有更不一样的通称吧……

不过它是夜行性的吗?目前为止没有常在晚上被攻击耶。不过,或许是多亏了我每天晚上都睡在树上的缘故吧……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翻下一页。

『极灰狼的一生』

「就说太宏大了吧!」

标题不能再稍微改一下吗!?……算了。

手册里写了好几种似乎很便利的新植物知识,以及住在这座森林里的其他魔物的名称。手册化为一道光,进入我的体内。

之后,极灰狼的地图加在我靠着聪明猴的知识获得的地图上,我脑中的地图范围以这种形式扩大了。

不过,聪明猴和极灰狼的地图,不知为何都有一个完全相同的部分被涂黑。

我看聪明猴的地图时,以为那单纯只是聪明猴的行动范围之外,没有在意,但考虑到极灰狼的地图也在完全相同的地方涂黑了,说不定那里有什么东西。

「唔……这似乎有调查的必要。」

说不定可以找到离开这座森林的方法。

毕竟,在聪明猴的知识,和刚刚得到的极灰狼的知识里,都没有离开这座森林的方法。

「算了。现在得想想要怎么活下去才行……」

我的等级还是1。

「那下一个是……」

我接着拿起来的,是变成球状的极灰狼的状态。

『魔力:10000』

『攻击力:9874』

『防御力:1230』

『灵敏力:8762』

『魔攻击:5553』

『魔防御:4887』

『运气:20』

『魅力:1000』

「运气好低!」

为什么我遇到的魔物运气都这么低啊!?是因为那个吗?遇到像我一样的家伙,这件事本身就很倒霉吗!?可恶!而且,魅力值好高!栏位空白的我觉得好空虚啊!

「……算了,没关系,这下我的魅力栏就会加100了。」

真好!不久应该就连魅力也能恢复了!……糟糕。说不定这是我目前为止最没自信的事。

我的心情变得阴郁之后,所有状态值的球体都进入我的体内。我听着熟悉的声音,打开了最后剩下来的宝箱。

「好……里面有什么呢?」

阴郁的心情一口气变得雀跃。宝箱能振奋情绪!

「会出现什么呢?」

里面放的是一把短剑。

「喔喔……」

虽然上面没有施加华美的装饰,不过镶嵌各处的蓝色宝石发出妖艳的光芒,甚至有种莫名的威压感。

我马上对着手上的短剑使用监定。

『水灵玉的短剑』……封入过去引发大洪水、将许多人逼死的水精灵的短剑。是传说级武器。将刀刃沾湿就可以提升锐利度,因此刀刃不会损伤。使用水属性魔法时,可减少相当多魔力消耗量。可大幅提升水属性魔法的效果。

「啊!?」

好像突然拿到惊人的东西了喔!?而且还是传说级!

所谓的传说级,是被归在相当稀有的类别。根据神给的异世界知识,稀有度好像只有以下这几种。

《一般级》……在商店等地很平常地贩卖的武器或防具。可以用一般的方式制作。

《稀少级》……魔物身上掉出的装备品中,最低的层级。有很多具有便利效果的装备品。

《特殊级》……可从还算强的魔物等处获得。多数具有对战斗有利的效果。

《秘宝级》……可从强大的魔物或存在于地城的宝箱等处获得。具有强力的效果。

《传说级》……即使在强大的魔物之中,掉宝机率也很低,或可在难度高的地城宝箱中获得。拥有多项强力效果。

《神话级》……以超低机率从强大魔物身上掉落,或可在超高难度的地城宝箱中获得。由于持有者很少,效果不太清楚。

《梦幻级》……获得的方法不明。效果也不明。

……居然还有《梦幻级》,让人有种「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的稀有度?」的感觉。连获得的方法和效果都不知道,做了也没有意义啊?

可是就因为效果不明确,也不知道要怎么得到,说不定有人持有也不一定。

总之,《传说级》是相当稀有的。极灰狼果然很强。相反地,聪明猴果然就很弱,只有稀少级。

是侥幸打倒的啊……极灰狼啊,总觉得好抱歉喔。

「既然都得到了,就先装备起来吧!」

我马上把短剑插进皮带穿过的部分。因为刚好合适,所以似乎也不用担心会掉。

「……喔?还有一个东西。」

宝箱里有一个像是镶了小小黄色宝石的黑色手环的东西。

「这也是掉落的道具吗?」

就算思考也没有结论,所以我立刻监定。

『夜之手环』……特殊级装备品。在夜晚也能保有像白天一样的视野。

「从刚才开始,装备品的效果就超赞的!」

极灰狼太厉害了……!不愧是夜行性!

而且在夜晚也和在白天一样……虽然用在移动上是很厉害,不过好像有种奇怪的感觉。

「……也装备起来吧。」

因为很厉害啊。

「好……最后是钱吗?」

老实说,钱就算再增加也……

我一边这么想,一边从宝箱里拿出袋子,里面有三枚白金币和七十枚金币。

「就说我不需要更多钱了啦!?」

没有地方可以用啊!?……不,离开森林之后就必须要用了。

「也罢……反正只要收进道具箱里,就会自己换算在状态栏里。」

就在我一边叹气,一边这么说的刹那——

『确认获得大量经验值。开始进行进化。』

「糟——」

我完全忘了。打倒了比聪明猴还厉害的强敌,也就表示——

「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再度剧痛。

「头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破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明明以为最近能忍受了!一不小心就变成这样!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忍受头部剧痛的我,防备接着来到脸部的剧痛。

「——————!」

脸部异常地痛!

我拚命咬紧牙关,忍耐不出声。

在这种状态下,脸部也结束了,我接着忍耐着身体的剧痛。

「呼——!呼——!」

我好想用尽全力大声哭号。可是要是一哭,又会变得像聪明猴那时候一样了。

我继续拚命忍着不出声。

可是——

「——下半身就是没办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脚还好。痛是痛,还可以忍。可是只有那里没办法忍耐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男性功能啊啊啊啊啊啊啊!」

咦?没有必要?……别说那么悲惨的话!

可是,我仍然无法忍耐下半身的剧痛。那里又发出吧叽波叽的声音了。

我虽然忍过了之前的剧痛,不过好歹那里的功能没有丧失,让我放心了。

「可是这个好痛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完全不能放心嘛!?

现在也发出咕咖!吧叽!咩咖!的声音啊!

……大概是心理作用吧,我觉得那里好像比在地球的时候选要大很多。不过因为只有在小便的时候总是会看到,所以说不定是眼睛的错觉。

如此这般,我设法忍耐可说是拷问一般的剧痛。

「呼……呼……呼……」

要、要确认状态吗……?

一边断断绩续地呼吸的我,唯独没有忘记确认状态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