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爱的奇迹

第一卷 爱的奇迹

「莎莉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蹲在莎莉亚旁边,抱起无力地躺下的莎莉亚。

「莎莉亚……莎莉亚……」

不管我呼唤几遍,莎莉亚都没有睁开眼睛。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

我拚命忍着油然而生的感情,喃喃说道。

然后,莎莉亚终于张开眼,微微笑了。

「终于……叫了,我的名字……」

「莎莉亚!现、现在就把恢复药……!」

我打算从道具箱里拿出最高级恢复药,但莎莉亚静静地把她的手放在我的手上。

「我,现在是靠技能维持活着的状态。恢复药,是活着的人用的。所以,没有用。」

「咦……」

「刚才的攻击,我,死了。所以才说,靠技能维持活着的状态。」

震惊与绝望混合的状态涌起,我不禁愕然。莎莉亚继续说:

「我的种族,『皇帝金刚』的固有技能……【帝王的威严】。我现在能说话,都是因为这个。」

「【帝王的威严】……」

「对。效果,就算处于死亡状态,也能暂时行动。可是,不久。」

「!?」

那么……莎莉亚她……

我马上想起让死者复生的『灵药』。

「对、对了!如果是『灵药』的话,就能救你了吧!?等我!我现在马上就做——」

「那也,不行。『灵药』,对魔物,没效。」

「————」

灵药对魔物没有用……

没有办法让死者复生,只有和最高级恢复药一样的效果,却要很多难以获得的材料,所以聪明猴没有在用。

难以表达的情感向我袭来,我不由得扯开喉咙大叫:

「既然这样……你干嘛救我!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生命救我!?我是说了我喜欢你!可是,别说是当成异性了,连同族都算不上啊!?我对说了很多过分的话吧!?而且,还像这样从你身边逃走耶!!结果……牵连了你,害你变成这样……!」

我如此说着,眼泪逐渐从眼眶溢出。

不管我如何回顾与莎莉亚共度的日子,我从来都没有温柔地对待她一次。

我……我……

我抓住莎莉亚肩膀的右手,加重了力道。

然后,莎莉亚轻轻用双手包住我的左手。

「我,喜欢诚一。还要别的,理由……吗?」

「——」

莎莉亚说……喜欢我。为什么?

「诚一,嘴巴很坏。可是,最后还是吃了饭,常常对我很好。」

「那是……那是,因为不吃的话很浪费……!」

「其他还有,就算,觉得我很烦,还是会关心我。若无其事地,对我好。没有不理我。很普通地对我。还有……一起住,很开心。我很安心。」

「………」

「你总是一个人吵闹,老是抱怨,说我不好,可是你和聪明猴不一样,把我当成一个对象对待,这样的诚一——我最喜欢了。」

我听莎莉亚说话时,愈来愈觉得自己可耻。

莎莉亚是混蛋猩猩?不对吧。混蛋的是我。

我……之前可是对这家伙很坏喔?

彷佛水坝溃堤似地,溢出的泪水无法抑止。

莎莉亚对着因泪水而整张脸哭花了的我,再度微笑着说:

「我,最喜欢诚一的笑脸。现在的诚一,不像诚一。而且,我已经……所以,我想在最后看到喜欢的人的笑容。嗯?笑一个?」

莎莉亚直到最后都……

我感觉到,莎莉亚坚强又专情的话,为我阴暗郁闷的情感点燃火苗……不,是熊熊大火。

我要堕落成更糟糕的混蛋家伙吗?……不会吧。

我险些失去连父母都说我仅有的一个优点。

就是『无论何时都积极向前,不会消沉』。

我用衬衫袖子拭去泪水。

虽然眼泪仍然从眼里流出来,但我设法露出笑容。

「说得也是……吵吵闹闹的,才是我啊!」

「嗯!」

我笑起来之后,莎莉亚满足地点头。

这时,之前一直沉默不语的暗黑贵族塞亚诺斯嘀咕了一句话。

『……猩猩和人类的《爱》……吗?』

「!」

我完全忘了塞亚诺斯的存在。

『实在无聊……明明是比人类彼此的爱还要丑陋扭曲的东西……你不是和人类,而是和猩猩培育爱情吗?』

「猩猩有什么不好!」

我把莎莉亚用所谓的公主抱抱起来,直接带到房间角落,让她轻轻躺下。

「你叫塞亚诺斯吧……?为什么刚才不攻击我?」

我与塞亚诺斯对峙,瞪着他。

『没什么,很单纯啊。因为我对你和猩猩之间存在的《爱》涌出兴趣,所以没有攻击你……不过,像是看了一出庸俗的喜剧。你对猩猩好像没有爱,是猩猩单方面的好感……这若不是喜剧,那该说是什么?可是……我没兴趣了。来拉下终幕吧。』

「是吗?」

我用贤猿棍与从极灰狼那里拿到的短剑——『水灵玉的短剑』摆好架式。

然后——

「可是……很遗憾,还不能拉下终幕……」

『!』

我用『刹那』技能高速移动之后,从背后扑向塞亚诺斯。

但是,塞亚诺斯轻轻扭转身体,毫不费力地避开攻击。

『趁别人没有防备时攻击是很卑鄙的……』

「卑鄙?很好啊,白痴!」

……咦?可是塞亚诺斯也是趁我没有防备时攻击……

在、在意的话就输了!

我再度使用『刹那』技能,接近塞亚诺斯。

『烦死人了!』

塞亚诺斯如此叫了之后,狠狠将细剑刺向我。

我立刻用手上的贤猿棍挡住,但贤猿棍碎裂四散了。我的贤猿棍……我很喜欢的说!话说回来,为什么使用刹那的我,会受到确实的攻击啊!?

『你为何要反抗我?你明白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吧?。

「哈哈哈哈哈!你一定不懂吧!」

『……』

咦、咦?奇怪……我虽然是打算模仿塞亚诺斯……总觉得塞亚诺斯的视线……总之让我尴尬到痛。

我受到一点精神损伤,不过塞亚诺斯不知为何自顾自地认同了的样子。

『原来如此……好像是我误会了。你也真的爱那只猩猩嘛?看起来还以为是让人无法忍受的庸俗喜剧……你也爱着猩猩。这就像是真正的喜剧!』

塞亚诺斯如此说完,放声大笑。

我好想补偿莎莉亚。

然后,好想把现在萌生的感情传达给莎莉亚。

所以,我只能在莎莉亚的技能效果还在的时候,打倒眼前的塞亚诺斯。

「没错!我……爱莎莉亚!你有什么意见吗!」

『!?』

我再度用刹那突然接近塞亚诺斯,挥舞水灵玉的短剑。

不知是否是这次没有预测到我的行动,塞亚诺斯没有避开,而是用细剑接下。

『唔……』

塞亚诺斯挡下了我的攻击之后,直接挥动细剑,拉开与我之间的距离。

塞亚诺斯摆出即使从外行人的角度来看也无懈可击的架势,我对它说:

「我是混帐家伙、是混蛋、是超级大白痴!对方是猩猩?只因为我僵硬的思考方式,才没有接纳莎莉亚……就因为这样,莎莉亚她才……要哭是以后的事!难过也是以后的事!我要打倒你,让第一次说喜欢我的对象——莎莉亚看到我帅气的一面!现在要做的只有这件事!我要全力以赴,完成我现在认为重要的事……!」

总觉得我……自暴自弃了!我舍弃很多事情了!

可是,只有现在……只有现在,要为了说喜欢吵闹的我的莎莉亚……舍弃负面的想法!

我下定决心大叫之后,躺着的莎莉亚小声地喃喃说:

「诚一……」

我感觉到那道微弱可闻的声音中,带有喜悦的感情。

从正面接受我那番叫嚷的塞亚诺斯,似乎呆了一下,但不久再度开始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你对猩猩的爱……看样子好像是真的!』

「我已经说过了啊!因为很难为情,别让我再说一次!」

我害羞地说了之后,塞亚诺斯不知为何往后退缩。我要哭了喔。

『也罢……总之,你既然真的爱着猩猩,我就告诉你一件好消息吧。』

「?」

好消息?和我的魅力有关吗?……在这种状况下应该不是吧。如果是的话,我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啊?

『如果打倒我……那只猩猩就可能可以继续活下去喔?』

「!?」

塞亚诺斯的话让我张大眼睛。

「真、真的吗!?」

我不禁叫起来,塞亚诺斯目中无人地笑了起来。

『哼哼哼……我不说无聊的谎言。就像你如果打倒我之后就会变强一样,猩猩也会再度进化。因为看样子,你和猩猩都吃了进化果实嘛……不过,要打倒我,就等同于不可能吧。』

「你……监定了我们吗?」

『哼……没错。好了,你要怎么做?』

没想到,进化果实在这里似乎仍成了我的救命丹。

莎莉亚好像还剩下一次可以实现进化果实效果的样子。

……我才不会感谢你咧。

「不用你说……我也会用尽全力打倒你!」

我如此大叫之后,塞亚诺斯那没有眼珠的眼睛部位发出怪异的光芒,就像趁我不备攻击我时那样,宛如溶入四周一般地消失了。

『这样的话……』

「!」

『拿出答案给我看……!』

它再度出现在我的正面,将细剑刺向我的心脏部分。

然而,我已经不会笨笨地中招了。

我硬是对身体下达命令,用右手拿着的水灵玉的短剑抵挡。

『喔?』

「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直接挥着水灵玉的短剑,予以反击。

『挡下了我的攻击吗……发生很多无法预测的事,让人不会无聊呢。』

「不过我一点都不高兴!」

我接着连续发动技能,开始攻击。

『斩脚』、『刚爪』、『刹那』、『斩脚』、『刚爪』、『刹那』——

可是,塞亚诺斯轻松地闪过了所有攻击。

技能不行的话……魔法怎么样!

我在水属性的魔法里,发动了魔力消耗量和之前对莎莉亚施放的那个魔法差不多一样的魔法。

「『海洋冲击』!」

我将右手伸向塞亚诺斯大叫之后,以高速击出被压缩到极限的小型水团块。

『喔?最高级的水属性魔法……有意思!我生前除了剑之外,也是暗魔法的顶尖高手!』

塞亚诺斯开心似地笑了之后,朝向『海洋冲击』摆出右手。

『【魔法黑洞】!』

啾噜噜噜!

一边发出可怕又刺耳的旋转声,塞亚诺斯的右手掌中,突然出现一个漆黑的小空间。那个空间不知为何卷着漩涡。有种骇人的威压感。

然后,逼近塞亚诺斯的『海洋冲击』被轻易地吸进那漆黑的漩涡里,不久连那个空间都消灭了。

『我没想到你会使用最高级的水属性魔法,不过魔法对我本来就是无效的!。

那是怎样!?外挂不会开太大吗!?难度不能再调低一点吗!?这是一个小BUG吧?现在不是开外挂的时候啊!?

「可恶!」

它强得太不合理,我不禁骂了一句。

『你对猩猩的爱就只有这样吗?』

然后,塞亚诺斯像是要说轮到它似地袭击过来。

「呜喔!」

我几乎反射性地当场飞快后退。塞亚诺斯的细剑擦过我的身体。

「呜!」

『喔……就算从我变成魔物之前开始数,可以好几次躲过我的攻击的人,在我的记忆中也只有几个人而已。』

「什么叫做变成魔物之前!?你以前是人类吗!?」

它突如其来的坦白,让我不由得吐槽。呃,毕竟在我眼前的,的确是骷髅啊!……啊,人类的尸体也会变成骷髅嘛。

不过那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比起塞亚诺斯的真实身分什么的,我的攻击一次都打不中它,这才是问题。

莎莉亚的技能持续时间不长。如果不在那个技能还有效果的时候打倒它的话……说起来,我没办法充分运用从聪明猴和极灰狼那里获得的技能。

根据神给我的那本写了异世界知识的手册,技能那种东西本来就是靠自己获得的,没有一个生物是像我这样从别人那里抢夺来的。

所以我才没办法充分运用吧。

……终归是别人的力量吗……

那样的想法不禁闪过我的脑海,但我很快就毅然舍弃了。

若我获得的技能是别人的力量,只要现在当场变成我的力量就好了。

而且,如果可以因此成为自己的力量的话——

「我要继续进化……!」

我再度全力奔驰,接近塞亚诺斯。

不过,只是普通地发动『刹那』技能接近的话是没用的。

之前我用得太鲁莽,全部都被它闪过了。

所以,这次我想试图稍微改变使用方法。

我一边在头脑里琢磨对策,一边慢慢接近塞亚诺斯。

……虽然到现在这个地步才说似乎太晚了,不过我真的进化了耶。像现在这样全力奔跑也不会累,而且就算没有像技能『刹那』那么快,我的移动速度还是很惊人。

还有,仔细想想,等级1挑战等级1500是很不寻常的吧?……是吧?说不定出乎意料地,大家通常都会这么做……

总之,我毫无疑问地进化了。因为,一开始我所有的状态值都在1以下。我感慨颇深地想着这些事之后,塞亚诺斯很无聊似地说:

『人类啊,你疯了吗?你以为不用技能,能够超越我的反射速度吗?』

不知塞亚诺斯是否判断连闪都不用闪,它不慌不忙地站在原地,对我摆出反击的架势——那就是我的目标。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还差一点……

然后,我期待的瞬间出现了。

『真遗憾,人类。你的《爱》也就只有这样而已。』

塞亚诺斯挥动手臂,其速度刚好是反覆进化过后的我能勉强看出的,它以细剑刺向我的心脏。呈一直线全力朝向塞亚诺斯奔跑而去的我,没有闪避的方法。

所以,我朝后面发动『刹那』技能。

『什么!?』

我用比塞亚诺斯的反射速度更快的速度后退,塞亚诺斯的细剑挥空了。我对着呈现无防备状态的塞亚诺斯,再度发动『刹那』技能。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这个『刹那』的用法,也和之前不同。

就是把之前只用在移动上、为攻击做准备的『刹那』,转换为攻击本身——

我使用刹那,彷佛要将水灵玉的短剑直接刺入塞亚诺斯似地,直接猛冲上去。

那一瞬间,我听到进化与学会技能时,传人我头脑里的声音。

『学会奥义《疾风》。』

奥义!?那是什么!?

没听过的词让我吃惊,不过我马上切换思考。

现在——重点是眼前的塞亚诺斯!

我注入全部精力,使出现在的我所能发挥出的最强一击。

那一击,格开了塞亚诺斯的细剑,并以塞亚诺斯无法跟上的速度,逼近它的心脏。

然后——

「————」

『————』

水灵玉的短剑刺入了塞亚诺斯的心脏。

「……」

『……』

寂静全面支配了四周。

水灵玉的短剑,深深刺进塞亚诺斯的心脏部分。

它的颈部以上明明是骷髅,但不可思议地,传到手上的触感却和切断肉的感觉无异。

然而,现在还不能松懈。在确实打死对方之前——

无法言喻的奇妙时光,在我和塞亚诺斯之间流转了一会儿。

喀啦啦。

那种没有生气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漆黑的细剑从塞亚诺斯的手中滑落,掉在地面。

『……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短剑贯穿心脏的状态下,塞亚诺斯大声笑起来。

『我……我输了!』

「!」

塞亚诺斯的身体,被光的粒子包围——

那和打倒魔物时的效果一样。

我——赢了。

我拚命压抑住涌上心头的情感,塞亚诺斯带点自嘲地喃喃自语:

『我失败的原因……是太过陶醉于自己的力量吗……』

塞亚诺斯摇了摇它的骷髅头,用从一开始就无法想像的温柔声音对我说:

『不对——我是输给阁下和猩猩小姐的《爱》。』

「……」

呃……我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

突然说什么阁下和猩猩小姐……呃、你是谁啊?

我如此想着的时候,塞亚诺斯用温柔的声音继续说:

『我还是人类的时候,到临终时还恨着人类。那才是,丑陋扭曲的爱……』

「………」

『但是,我在最后,看到了阁下和猩猩小姐之间真实的《爱》。』

塞亚诺斯一边看着目瞪口呆的我,在最后如此作结:

『让我看到了最美的《爱》——谢谢你。』

我似乎从说出这句话的塞亚诺斯那张骷髅脸上感受到愉快的气氛。

『玛莉……我现在也要去你那里了——』

塞亚诺斯说完之后,化为光的粒子当场消失了。

在那个地方,掉了几个我认为是宝物的道具。然后有一把纯白细剑插在地面上——样子与最初落在地面的漆黑细剑完全相反。

老实说,我不知道塞亚诺斯刚才在说什么,不过总觉得它好像很幸福的样子,结果应该还不坏吧?不明白的地方,之后再从应该在掉落宝物里的【塞亚诺斯的人生】来确认就好了。

我确认塞亚诺斯的粒子消失了之后,立刻冲到莎莉亚身边。

「莎莉亚!」

我看到莎莉亚的模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莎、莎莉亚。你、你的身体……」

是的,莎莉亚的身体,就像刚才消失的塞亚诺斯一样,正变成光的粒子。

莎莉亚对着愕然的我,虚弱地说:

「诚一……谢、谢……」

「莎、莎莉亚……?」

「诚一,你……好帅。」

「不会吧?喂……」

我明明……明明终于打倒塞亚诺斯了……

莎莉亚的身体,别说恢复了,根本正在变成光的粒子消失。

「不要………我不要……!」

我摇头呐喊,莎莉亚虚弱地对着我笑。

「不可以……露出那种表情。糟蹋了、帅气的脸……喔?」

「………」

我的眼中再度流出泪水。

没赶上……这个事实,让我只能绝望。

莎莉亚轻轻把手放上我的脸颊。

「我,遇见诚一……太好了。」

「……」

「和诚一生活,太好了。」

「……」

「我能够,喜欢诚一——真的太好了。」

莎莉亚笑着对我说,我没有办法回应她。

我不想承认这种事……我不要……绝对不要……

可是,命运是残酷的。太过残酷了。

因为,现在莎莉亚的身体仍然逐渐变成光的粒子……

莎莉亚用温柔的眼神,凝视着已经什么都无法思考的我。

「对了,诚一……」

「……」

「我……好希望,能当诚一的新娘……」

「!!!!」

说出这句话的莎莉亚……第一次流下了眼泪。

——现实和命运对我们做出的事,真的都毫无道理。

不管我们如何挣扎,都难以应付……

而且,神说过祂不会干涉这个世界。既然如此,那么奇迹那种东西当然也不存在。明明没有奇迹,却仍有残酷的现实与命运等着我们。

可是啊……人类被逼到绝境之后,就不能不祈求了吧?

——祈求奇迹。

「………」

现在的我所能办到的事,就只有祈祷而已……只能祈求奇迹出现。

可是,我认为光是祈求是不够的。

我不知道奇迹到底会不会发生。说起来,不发生奇迹才是理所当然的,就是因为不常发生,才叫做奇迹。所以,我想实现莎莉亚的愿望。因为如果奇迹没有发生的话,那会让我悔恨终生……

现在,我能对莎莉亚做的事情很有限。我要在不增加莎莉亚的负担下,实现莎莉亚的愿望。我思考到最后,对着莎莉亚————

「!」

「————」

————亲了下去。

这是从未和女生交往过的男生的吻。毫无价值的初吻。

我只是,温柔地把自己的嘴唇,重叠在莎莉亚的嘴唇上而已。

怜爱地、珍爱地……叠上她的嘴唇。

体会了刻骨铭心的几秒间的亲吻后,我悄悄将嘴唇移开。

然后,静静地把莎莉亚放在地上。

接着,莎莉亚十分激动似地,流着泪并露出笑容。

「谢谢你……!」

就在莎莉亚如此开口的那一瞬间。她的身体突然发出惊人的光芒。

那和魔物被打倒,变成光的粒子消失时的效果截然不同,完全是第一次出现的现象。

呃、等等……发生什么事了!?不过,先不说那个——

「眼睛……我的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没有完全防备,光线直射着我的眼睛啊!?现在我可以明白※穆o卡上校的心情了……!(译注:「天空之城」中的反派角色,因飞行石发出的强光导致暂时失明。)

我按住眼睛在地上打滚。不久后,我的视力慢慢恢复。

我张开眼睛,那阵强光已经平息了。

「到、到底怎么了……」

我的视线回到莎莉亚所躺的地方。

「……」

我张口结舌。

「……」

不知为何,刚才莎莉亚躺着的地方,躺了一名赤裸的少女。

……什么?

咦?这是谁?而且,为什么是裸体?话说回来,莎莉亚呢?咦?啊?

头脑陷入恐慌。我混乱到了极点,头脑彷佛就要短路一般。咦、咦?好奇怪喔……我的技能里应该有『混乱抗性』才对啊……

「——不对啊!?」

说真的,这是谁!?沙莉亚消失到哪里去了!?

先不管那个问题,为什么她全裸啊……!而且,重点部分好像因为某种力量的驱使,要不就被头发遮住,要不就有阴影,从我的角度完全看不见……!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大脑内的处理速度追不上现在自己正在体验的事情,我的眼睛仿佛绕起像蚊香一样的圈圈来了。然后,眼前的少女睁开眼睛,慢慢坐起来。

「………」

「呃、呃——」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什么人,不过要是突然被当成色狼的话,我可没办法忍受啊……!

我用警戒心MAX的状态,望向眼前的少女。

长到腰际、让人联想到闪耀火焰的红发:细长的睫毛与红宝石一般深红的眼眸;直挺的鼻粱,配上樱色的水润嘴唇;那小巧的脸上,美丽端正得惊人的五官,轻易凌驾于我在地球时所看过的二次元美少女。

若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超级美少女。明确地说,很不妙。就算在我就读的那所学校里,也能轻松挤进首位。

身材也……嗯。我只能说,很多地方都很惊人。话虽如此,重点部位被头发遮住实在很可惜……我绝对没有这么想……嗯。

别、别说我是变态啦!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我在做什么啊?因为突如其来的事态而混乱过头了吗……

可是,她看起来好像跟我年纪差不多的样子……

少女的眼睛,匆然抓住了一下兴奋又一下消沉的我。

「!」

「呃……」

就在我想先说点什么话的时候——

「————一。」

「咦?」

她好像说了什么话,但是声音太小,我听不清楚。我不禁回问了之后——

「——一。诚一……诚一——————!」

「噗哇!?」

少女忽然紧紧抱住我……她抱住我!?为、为什么!?

惊讶与困惑……总之我的头脑因许多事情而变得乱七八糟,少女用水汪汪的美丽眼睛看着我。

「成功了……成功了,诚一!我……变得可以说很多话了!可以一直和诚一在一起了!而且……而且又能继续告诉你,我喜欢你了!」

「等……啊!?」

什么!?什么成功了!?这女孩到底是谁!?

我用混乱的头脑,勉强整理了状况。大概是注意到我的心情,眼前少女的表情变得有点伤心。

「诚一……不认识……我吗?」

「呃,你问我认不认识,我……」

……有什么……有什么卡住了。似乎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彷佛一个齿轮错位了。简直就像是那样的感觉。

就在我拚命思考,到底是什么事情卡住了的时候——

紧抱着我的少女,用水汪汪的眼睛往上看我。她用虽然有点不安,但仍下定了某种决心似的表情对我说:

「我……喜欢诚一!最喜欢了!所以……请让我当你的新娘!」

「——」

就这一句话,让我心中的齿轮咬合,卡住的事情也豁然开朗。

我已经完全明白了。

那就是——

「你是……莎莉亚吗?」

像是硬挤出来一般,我说出那个名字。

然后,眼前的少女——莎莉亚以水汪汪的眼睛,露出满面笑容。

「嗯!」

我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这个没有神的世界,发生了奇迹。

那就是,自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好几次在生死交关救了我,名为『进化果实』的奇迹果实……是它的恩惠。

我老是被这个果实所救。在这严苛的森林里,我被给予了这个奇迹。

不能忘记这个感谢的想法。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绝对不能忘记……

再度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我重新看着眼前的莎莉亚。

然后我叫了起来。我只能大叫了。

「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莎莉亚是美少女!?咦?这也是进化吗!?太奇怪了吧旦种族明显不一样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啊,不过仔细一看,尾椎那附近有尾巴……这在各方面来说对我的眼睛诱惑都太大了……!别看不起在长久岁月中过着禁欲生活的高中男生的性欲啊!……没事。

等一下。我冷静地思考现在自己所处的状况。

现在,莎莉亚应该正抱着我吧?柔软的触感传到我的身上。

……已经,那个了。就算不说出来也能明白。是豆浆浓吧。

……………………

……我或许必须进入空之境界才行。毕竟从刚才就传来一种甜美的气味……

这在各方面都太难受了。真的,实在是。比和塞亚诺斯战斗时还要厉害。不,是真的。

总之,用一句话来说明我现在的心境吧。

………………

我的理性要大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