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暗黑贵族的过去

第一卷 暗黑贵族的过去

就结果而雷,我动用了钢铁般的精神力,好不容易才压制住了眼看就要消失的理性。

不……老实说,我的欲望可是真的大爆炸了。可是各位想想喔?我不只是有生以来从未交过女友,甚至没和女生好好说过话呢。要我扑倒变成美少女的莎莉亚,难度实在是太高了啦。

这就是处男的悲哀……也可以说是我生性胆小吧。

可是,我想要对莎莉亚更好。所以,我认为不该占她便宜……虽然她还是猩猩的时候,就对我说过好几次「想嫁给你」了,可是一变成美少女就做出那种要求,可真的是会让我天人交战啊。

嗯,不过她的确是很有魅力啦……

总之,我在脑内处理完这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像是莎莉亚变成美少女啦、突然抱住我啦——之后,因为全裸实在是有些不端庄,于是我从道具箱里拿出一件白衬衫,交给莎莉亚。

不过我还是有话想说,因为莎莉亚她——这下刚好成了裸衬衫的状态。

我、我才不是变态喔!?只、只是因为我刚好带着的衣服里面,能给莎莉亚穿的就只有衬衫而已啊!……好没说服力的说词喔……!

不过,仔细想想,要是我带着女性的衣服,那才是有问题吧?我应该会被逼问为什么会带着女生的衣服吧。

可是……我想设法为莎莉亚弄件衣服。毕竟她也没有内裤……没穿内裤就穿裤子也有点怪怪的……

我烦恼了一会儿之后,我眼前的莎莉亚把她身上穿着的衬衫拉高到那可爱的鼻子上。

「嗅嗅………啊!有诚一的味道!」

「咦?会臭吗?」

「不会!一点也不臭!是非常香的味道喔!让人很放松,好像被诚一包住一样,好高兴!」

「………」

……不妙,我觉得好害羞。笑容满面的莎莉亚也太可爱了……

可是……真的很香吗……?我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这么说呢。会是不知不觉间连体臭都改变了吗?

我试着轻轻闻了自己的身体,不过还是闻不太出来。应该说,我觉得没有变。

……『臭之奏者』的称号效果应该让体臭完全消失了才对,但我还是有一点不安。

我做完嗅着自己身体的愚蠢动作后,感慨地对着莎莉亚说:

「话说回来……莎莉亚你真的完美地进化了呢。」

「咦?是吗?」

「嗯,只看外表的话,你完全就是人类了啊。不会连种族都变了吧?」

我苦笑着如此说完,莎莉亚随即一脸茫然地说:

「咦?我没有变啊?」

「啊?不……你的外表完全改变了啊。虽然骨子里完全没变……」

「不。我的外表也没有改变喔?」

……咦?难道莎莉亚小姐顺便进化成天然呆的角色了吗?明明外表有了惊人的进化,她却没有注意到……

我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这让莎莉亚轻轻鼓起脸颊。

「唔——我是说真的嘛。」

「不是啊,因为……」

就在我说到一半的时候——

「那我给你看!」

——莎莉亚大喊一声,剧烈的光芒再度包住她的身体。

然后,看到那个的我——

「眼睛……我的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再次化身为穆O卡!

糟糕,眼睛……真的要瞎掉了!会失明喔!?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看那么强烈的光,再多看几次是真的会失明的啦!

我用双手按住眼睛,在地上满地打滚之后,眼睛的疼痛慢慢消退。

「呜呜……超刺眼的……」

我顶着晕眩的脑袋,在等待视力恢复之后,再度将视线拉回莎莉亚身上。

「………」

「喏?我说过了吧?」

我哑口无言。

眼前是猩猩模样的莎莉亚。

发生什么事了!?不知何时,莎莉亚再度变回猩猩的模样了!

「咦咦咦咦咦!?变回猩猩了!?」

「嗯。我也可以,改变一部分喔。」

嗯,这还真是有够没用的能力啊!

莎莉亚的话虽然让我吃惊,但眼前的状况更让我说不出话来。

那就是——

「谁会需要裸体穿衬衫的母猩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和美少女版本的莎莉亚不同,猩猩版本的莎莉亚,厚实的胸膛往前突出,一副就是要撑爆衬衫的样子。

不过她变成是美少女的时候,也是差点就撑爆衬衫了,虽然意境不太一样……

但这个……这个实在太糟了啦!

谁……谁来告诉我,为什么猩猩要裸体穿衬衫……

莎莉亚对着抱头大叫的我,红着脸说:

「你居然那么高兴……虽然很害羞,可是我很高兴。」

「为什么变成猩猩时的羞耻心这么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变成美少女时的莎莉亚,明明对于那种不成体统的模样完全不觉得羞耻,现在的猩猩莎莉亚反而像是为了不让女性的重要部位从衬衫下摆露出来一样,露出忸忸怩怩的姿态。

太奇怪了吧!?猩猩模样的她,平常都是裸体的吧!?为什么到现在才觉得害羞!?我不懂啊!?

我双手双膝撑着地面,无力地垂下了头。这时,身边再度被强光笼罩,地面染成一片白。不久后,我确定强光已经消散,便再度将视线放回莎莉亚身上。

「喏,和我说的一样吧?」

在我眼前的,是呈现美少女模样的莎莉亚,她正对我露出耀眼的笑容。

「………」

我感觉心中有另一个自己在感谢她为我变成美少女,我想这绝对不是我多心。不过,我希望她不要在裸体穿着衬衫之类的时候变身,那在各方面都太难受了……主要是在精神方面啦。

我重新理解了这件事之后,问莎莉亚:

「不过……可以变身是很好,可是那有什么意义吗?」

我歪着头,这让莎莉亚用有点困惑的表情看着我。

「我变成人类的状态之后,好像会变弱。然后,回到刚才的模样,又能产生出和之前一样的战斗力了。」

原来如此。现在的莎莉亚,看样子好像比猩猩版本的莎莉亚要弱。

也就是说,美少女莎莉亚是非战斗模式,猩猩莎莉亚是战斗模式……是这么回事吧。

嗯。看来我好像也会需要猩猩莎莉亚……虽然我不太清楚需不需要外表就是了。

理解了可说是莎莉亚的新特性或体质之后,我回收了塞亚诺斯掉落的宝物。

「喔喔……掉宝的数量好多喔。」

我眼前躺着多得数不清的宝物。

「这就是塞亚诺斯掉的宝物吗……」

不知道会突然出现怎么样的外挂道具呢?

数量多是好事,可是如果不能用的话就糟了……

总之,我把应该是掉落的技能卡的东西拿起来。

『技能卡《伪装》』……可以学会『伪装』技能。

『技能卡《同化》』……可以学会『同化』技能。

『技能卡《千里眼》』……可以学会『千里眼』技能。

『魔法卡:暗属性·极』 ……可以使用暗属性的魔法。

『流派卡:瑟弗德流守护剑术·开山祖』……可以使用瑟弗德流守护剑术。

『奥义卡《流言》』……可以学会奥义『一闪。』

『奥义卡《云雾》』……可以学会奥义『云雾』。

「喔、喔喔……」

我拿起技能卡,确认了内容,但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

流派卡是什么东西啊?因为我自己学会了奥义,所以勉强明白奥义卡是什么东西……而塞亚诺斯说过他是暗魔法的顶尖高手,所以魔法卡也反映了这样的描述呢。

这样说来,虽然他监定过我和莎莉亚,不过大概是因为我已经有了监定技能的缘故吧,监定卡并没有出现。

还有,攻击系统的技能出乎意料地少,这也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我如此想着的时候,后面的莎莉亚好奇地问:

「诚一,那是什么卡片?」

「唔……虽然姑且算是可以学习技能的技能卡……」

就在我歪着头这么说的那一瞬间,卡片变成光球,被吸入我的体内。

『学会了《伪装》技能。学会了《同化》技能。学会了《千里眼》技能。可以使用暗属性魔法。学会了《瑟弗德流守护剑术·开山祖》。学会了奥义《一闪》。学会了奥义《云雾》。』

传达已学会技能的声音轻轻消失的同时,我确认获得的技能。

『伪装』……可以假造自己的状态值或实力等,欺骗对手,使对手轻匆大意。平时就会发动,可以靠自己的意志解除。

『同化』……可以彷佛溶入周遭似地消失,对索敌等等探查自己存在的技能也有效果。不过攻击时若不解除,就无法给予伤害。

『千里眼』……可以知道对手是否要发动技能。平时就会发动。

『暗属性魔法·极』……将暗属性魔法锻链至极限。可以使用所有暗属性的魔法。

『瑟弗德流守护剑术·开山祖』……可以使用瑟弗德流守护剑术的所有招数。

『一闪』……必定会贯穿对手某处的奥义。

『云雾』……看穿对手的动作,闪避所有攻击,并直接转为反击的奥义。但是,若受到出其不意的攻击,就无法发动。

「怎么办,我没有自信能够运用自如耶……!」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很奇怪吧!?那三个技能或许不怎么样……

可是『瑟弗德流守护剑术·开山祖』也太扯了吧!?我原本还以为没有攻击系统的技能,结果是全部都在这个『瑟弗德流守护剑术·开山祖』里面了吗!?

就像之前打倒极灰狼,学会所有水属性的魔法一样,暗属性魔法的讯息也一口气都流入我的头脑之中……

『瑟弗德流守护剑术』也是一样,那个流派所使用的技能全都流进我的头脑里。

我刚才获得的暗属性魔法知识里面,有很多名称好像很危险的魔法。不过我不知道详细效果,这点还真是有点不安……

可是,我真的能自由运用这些技能吗?

总觉得好像又会受到怪技能折腾,有点可怕……

我和塞亚诺斯战斗时,明白了不能胡乱使用技能,而是要好好思考过后再用,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我刚才获得的技能也适用这个道理,就算花点时间熟悉也没关系,重要的是要能运用自如。

我如此思考之后,莎莉亚有点兴奋地说:

「欺,刚才那是什么!?有光进入诚一的身体里面喔!?」

「嗯,那道光让我学会了技能。」

「喔……好厉害喔!诚一又变得更帅更强了!」

「是、是吗?」

之前从来没有人说我帅,现在被莎莉亚这样的美少女笑容满面地这么称赞,我登时害羞……不对,我登时感到不知所措。

「算了,不管了。接下来是……」

我下一个拿起来的,是写着『暗黑贵族塞亚诺斯的故事』的手册。

「故事!?」

封面下方写了这么一行小字。

『非虚构故事』

「那就别说是故事啊!」

我不禁大声吐槽。

可是,这和我之前看过的物品不一样,这本弥漫着不祥气氛的手册,激起我的好奇心。

「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啊?」

莎莉亚从我身后窥探着。

「我看看………」

『暗黑贵族塞亚诺斯。原本是存在于大约一五〇〇年前,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大贵族瑟弗德公爵家的当家——塞亚诺斯·瑟弗德,他在之后变成了魔物。在化为魔物前,瑟弗德家在哈尔摩尔帝国拥有与皇族匹敌的权力,以在领地内外都施行善政的领主闻名。除此之外还创造了瑟弗德流守护剑术等等,剑术本领相当高强,他曾在哈尔摩尔帝国讨伐魔王之际,教导受召唤的勇者剑术。有比别人强上一倍的爱国心,和心爱的妻子伊莉莎白感情很好,这点也广为人知。』

「喔~」

虽然不知道莎莉亚能否理解,不过她发出了像是很佩服的声音。

可是……他还教勇者剑术耶,到底是有多强啊?还是公爵耶。我这下也能理解他为何会叫暗黑贵族了……

话虽如此,我好像真的在看一个故事一样……

『然而,哈尔摩尔帝国的帝王艾尔修塔特三世,在勇者讨伐魔王之后,怕自己的势力受到影响,遂为勇者安上莫须有的罪名,在国内散播毫无根据的谣言。在成功便舆论倒向自己之后,艾尔修塔特三世杀害了勇者,之后,他的下一个目标便锁定了训练勇者的塞亚诺斯。帝王本来就把拥有与自己匹敌的权力的塞亚诺斯视为眼中钉,于是那也成了除掉塞亚诺斯的绝佳机会。』

……总觉得故事的发展变得黑暗了耶?

『塞亚诺斯拚命主张自己不可能背叛帝国,但完全没有人理会。雪上加霜的是,塞亚诺斯不只被深爱的国家背叛,连心爱的妻子都背叛了他。』……这是真的吗!?

不是和妻子感情很好吗!?

我虽然很惊讶,但翻页的手却停不下来。

『塞亚诺斯的妻子伊莉莎白之所以会嫁给他,主要是为了衣食无虞。实际上,两人的婚姻并非是相爱的结果,而是贵族之间常有的政治联姻。因此,婚后的伊莉莎白表面上是支持塞亚诺斯的好妻子,但看到塞亚诺斯失势后,她就撇下塞亚诺斯逃走了。』

喂!伊莉莎白!

……虽然把自己列为优先考量这种事情并不奇怪,可是……不过,像这样看了别人的亲身经历之后,总觉得好难过喔。

『虽说是政治联姻,但塞亚诺斯是真的爱着伊莉莎白。被心爱的国家与妻子背叛的塞亚诺斯,变得不明白何谓真正的爱,并对世界感到绝望。』

「呜呜……」

我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只见莎莉亚已经眼眶含泪。我苦笑着摸莎莉亚的头,而莎莉亚我身后环抱住我的腰。

……胸、胸部贴上来了……

我拚命压制住好像要再度失控的理性,继续看下去。

『一直支持着塞亚诺斯的,是女佣玛莉。玛莉自幼成为战争孤儿,在即将饿死之时被塞亚诺斯所救,就这样成为他的女佣。玛莉对于不仅救了自己,甚至给她工作的塞亚诺斯抱持感激之心,同时在和塞亚诺斯相处时,也萌生了淡淡的恋爱之情。然而,塞亚诺斯是主人,玛莉是女佣。这个时代重视身分,而且塞亚诺斯还有伊莉莎白这个妻子,所以玛莉无法和塞亚诺斯结为连理。虽然并非没有一夫多妻制,但爱着妻子的塞亚诺斯,没有考虑纳妾或另外娶妻。因此,玛莉压抑自己的心意,只是默默地支持着塞亚诺斯。』

「……」

「……」

我和莎莉亚都静静地以视线追着文字。

『被心爱的国家与妻子背叛的塞亚诺斯,在绝望的同时也变得无法相信人类。城内派出追缉塞亚诺斯的士兵,眼看他即将遭到逮捕,玛莉便强行拉走毫无斗志的塞亚诺斯,两人一同逃了出去。』

是私奔桥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玛莉凭藉着一股傻劲展开行动,想要拯救遭缉的塞亚诺斯。然而,即使看到了玛莉的付出,对万事感到失望的塞亚诺斯仍然没有打开心房。但是玛莉专情又拚命为他工作的表现,慢慢让塞亚诺斯敞开内心,同时也爱上了玛莉。』

「……」

我一语不发地翻页。

『这时,塞亚诺斯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就是艾尔修塔特三世病殁,帝王换成了四世。艾尔修塔特四世在国内贴出了【想对因自己父亲的缘故而过上苦日子的塞亚诺斯表达歉意。希望对方能来到城里】这样的讯息。托玛莉的福,塞亚诺斯对人类的不信任已大幅改善。而他所爱的国家终于再次迎接了他……而且,帝王自己甚至也提出想赔罪的要求,于是塞亚诺斯开心地前往城里。』

「喔喔……」

「太、太好了……」

因为我和莎莉亚也在不知不觉间紧张起来,所以身体自然地放松力气。

『然而,等待着前往城里的塞亚诺斯的,是残酷的现实。』

「咦?」

可是,那一行字让我和莎莉亚发出呆滞的声音。

『国内张贴的讯息,都是为了诱出塞亚诺斯并杀害他的陷阱。哈尔摩尔帝国彻底利用了塞亚诺斯的爱国心。』

「哈尔摩尔帝国是大混蛋!」

「好过分……」

我不禁叫了起来,莎莉亚则流下眼泪。

『艾尔修塔特四世不打算逮捕塞亚诺斯,而是想当场杀死他。当然,在入城之际,因为要谒见帝王,所以塞亚诺斯的武器遭到没收,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如果塞亚诺斯还是那副死气沉沉的状态,应该三两下就被杀掉了,可是现在有支持着他内心的玛莉。为了活着回到玛莉的身边,他徒手与士兵展开了战斗。』

「不妙,塞亚诺斯超帅的……!」

「好厉害……」

『但是,空手战斗的塞亚诺斯终究到了极限,眼看就要遭到杀害。那时,挡下致命一击的,就是给了塞亚诺斯活下去的力量的佣人少女·玛莉。』

「「玛莉————————————————!!」」

我和莎莉亚都不由得叫起来。

『她挺身挡下了士兵的长枪、剑与弓矢等等攻击,保护了塞亚诺斯。看到玛莉的凄惨模样,塞亚诺斯崩溃了。他在内心彻底毁坏后,全身发生了异变。他以徒手杀死在场的士兵,让人无法想像那是理应毫无余力的塞亚诺斯。』

「呜呜……」

「(抽泣)……」

『之后,塞亚诺斯小心翼翼地抱着成为尸骸的玛莉,隐居在一座森林里。玛莉的身体被毁损得很严重,连使用森林中生长的返魂草所做成的灵药都无法复活。即使想用恢复药让伤口痊愈,但恢复药对死者没有效果。唯一对死者的伤有效果的是光属性的恢复魔法,但塞亚诺斯的资质不适合光属性的魔法。可是,暗魔法中,有一种被称为禁术的魔法,若使用那个魔法,说不定可以便人复活。对暗属性魔法有高度资质的塞亚诺斯,不断研究暗属性魔法,最后终于达到顶峰。』

原来如此……所以塞亚诺斯的闾属性魔法才会修练至极限吗?

『经年累月的研究,让塞亚诺斯的身心都衰弱得十分厉害,他的寿命将至,显然在学成禁术之前就会离世了。可是,他对玛莉那股疯狂的思念,让自己堕落成魔物,塞亚诺斯于是得以生存下去。』

「………」

『变成魔物的塞亚诺斯,虽然对玛莉的尸骸施展了相当于禁术的暗魔法,但却失败了。理由是因为,玛莉已经死亡一段时间,变成就算是施展禁术也不可能让她复活的状态了。』

我和莎莉亚已彻底沉浸在阅读之中。

『知道这件事的塞亚诺斯,用没有眼珠的眼睛哭泣,用没有声带的声音哭泣。然后,塞亚诺斯在一座以最高难度闻名的地城——【永无止境的悲爱之森】的深处,静静地和玛莉的尸首生活。』

『暗黑贵族塞亚诺斯的故事』就到此为止。接下来出现写着『暗黑贵族塞亚诺斯的人生』的页面。

……………………

「这世界还真是残酷……!」

「好难过喔……诚一……」

我们为塞亚诺斯的故事而嚎啕大哭。

塞亚诺斯……从与他第一次见面时的语气和态度来看,实在想像不到那家伙原来有这么复杂的过去。

莎莉亚已经从手册上拾起头,把脸贴在我的背上哭着。

我摸了莎莉亚的头之后,继续看『暗黑贵族塞亚诺斯的人生』。

就结果而言,这里刊载了量多到惊人的资讯。

包括了一五〇〇年前的国家情势,和在一五〇〇年前就已经濒临绝种的魔物等等。

其中我最感兴趣的,是塞亚诺斯在变成魔物以前曾经战斗过的许多魔物——以及勇者的资讯。

与魔物相关的资讯,有从讨伐的方法到讨伐必须注意的事情等等,相当多元。对于打倒的魔物种类包含塞亚诺斯在内只有三种的我来说,这份资讯非常珍贵。

我对于与勇者相关的资讯也很有兴趣。魔王复活的时候,好像有很多国家都会举行勇者召唤的仪式。也就是说,除了我学校的那些人之外,或许还有好几名连神都不知道的勇者受到了召唤。

而且,受到召唤的勇者,好像会被自动给予一把称为传说的圣剑的武器。

只有那把圣剑,才能给予魔王致命的一击。塞亚诺斯没有直接前往讨伐魔王,表面上的理由是因为塞亚诺斯是勇者的剑术师父。

然而真正的理由,似乎是帝王认为哈尔摩尔长年与邻国交恶,处在随时爆发战争也不奇怪的状态,在这样的状况下,让身为哈尔摩尔帝国一大战力的塞亚诺斯离国并非上策。

看完之后,手册照惯例消失在我的体内。

「呼……来转换心情吧!」

我像是要赶跑变得阴暗的气氛似地,假装没事地说。

「咦?下一个是……」

然后,我接下来拿在手上的,是塞亚诺斯变成球体的状态值。

我确认了内容。

『魔力:60000』

『攻击力:50000』

『防御力:2OOOO』

『灵敏力:70000』

『魔攻击:60000』

『魔防御:60000』

『运气:100』

『魅力:50000』

「这位数太可怕了吧!?」

太奇怪了吧!?状态除了运气之外都在两万以上耶!?不过运气好低喔!?

真不愧是等级一五〇〇的超强家伙……而且,在看过『暗黑贵族塞亚诺斯的故事』之后,也能明白这样的运气非常合理……!

而且,塞亚诺斯的魅力有五万,这更是让我大吃一惊!我的魅力比骷髅还低吗!?

哇……我认输了。可是我不气馁!

状态值的球体,就那样进入我的体内。我没去理会那流入头脑里的声音,看着剩下的掉落宝物。

是宝箱与掉落的漆黑细剑,以及插在地面上的纯白细剑。

我打算先开宝箱看看。

「这是………?」

首先出现的东西是……黑色的项圈?不,要说的话应该是颈环吧?

仔细看看,那不是白金制也不是金属制……总之,那是由我在地球时没有摸过的、触感非常奇妙的材料所做成的。正中央镶嵌了一个蓝色的宝石。

我马上使用监定,确认名称与效果。

『黑王石的颈环』……神话级装备品。在这个存在着各种矿物的世界上,以其中特别贵重的黑王石所做成的颈环。具有反弹外部魔力的力量,会自动反射魔法攻击。不过,反射后的魔法威力,视装备者的等级而定。镶嵌在正中央的宝石称为苍愈石,拥有强化恢复魔法等等的效果。会配合装备者改变大小。

「这外挂也一下子开得太过头了……!」

而且居然是神话级的吗!?比我拥有的传说级水灵玉的短剑还要厉害耶!?

好可怕……塞亚诺斯真可怕。

可是,因为是效果很棒的东西,所以我赶紧装备在脖子上。

不知为何和我的脖子刚好贴合,完全不觉得难受。

这大概就是所谓配合装备者改变大小的效果吧?

「咦?接下来是……」

下一个从宝箱里冒出来的,又是装备在脖子上的项链。银色的链子,正中央垂挂着心形的粉红色石头。

「心形啊……这个给莎莉亚比较好吧?」

我一边如此想着,一边姑且监定一下。

『无尽之爱的首饰』……梦幻级装备品。在特殊条件下打倒塞亚诺斯时才能获得,是世界上唯一的首饰。粉红色宝石呈心形,由于形状是天然形成的,因而又有『爱的宝石』的别名,是传说中的爱心宝石。链子部分的银,是用据说只存于传说之中的特殊银——想传银,以及称为复制银的银混合而成的材料所制成的。结合复制银与想传银的效果后,这个首饰会分裂出最初的持有者与其相爱的人的数量。拥有这个首饰的人,不管离多远,都能使用称为『念话』的能力,不论何时都能够联络。透过爱心宝石的效果,状态值会变成拥有相同项链的人数的倍数。不过如果在视线范围内,没有拥有相同项链的人在的话,就无法发挥这项效果。

「…………OH…………」

请原谅只能做出这种反应的我吧。

这是梦幻级耶!?果然是存在的吗!?

除此之外,我还是搞不太懂有什么效果啊!?咦?状态值会变成拥有相同项链的人数的倍数吗!?也就是说,两个人就是两倍,三个人就是三倍吗!?

这是开后宫的家伙专用的装备吧!?绝对是吧!

太、太好了……只要我有这个,就没有哪个开后宫的家伙能引起通货膨胀了。开后宫的家伙……活该!

我对着眼前的项链做出各种表情之后,莎莉亚越过我的肩膀,看着我手中的项链。

「哇……好可爱的首饰喔!」

「咦?啊、嗯嗯。是啊。」

唔……与其让我装备,这个还是给莎莉亚装备比较好吧?

就在我打算帮莎莉亚戴上首饰的时候——

「嗯?呃……啊!?」

「哇……」

我手中的首饰,忽然开始发出淡淡的粉红色光芒。

「等……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不久,淡淡的光芒消失,我的手上握着两个完全相同的首饰。

「…………什么?」

咦?为什么变成两个?被诅咒了吗?这个……到底是为什么变成两个的?有点可怕耶。

……嗯,好啦,我其实是知道理由的啦。

不……我真的没想到它会分裂成两个。

所谓分裂出最初的持有者与其相爱的人的数量……最初的持有者应该是我,和我相爱的人……就是莎莉亚,所以项链才分裂成两个吧?

话说回来……像这样能够用眼睛看得见的形式,实际感受到我真的和莎莉亚彼此喜欢,让我觉得很高兴。

……嗯,不过……结果很OK!不是因为我觉得深入思考很麻烦喔!我说不是就不是!

我暂且抛开那种无聊的思绪,重新面向莎莉亚。

「莎莉亚,这个首饰……你愿意收下吗?」

「咦?可以吗?」

「嗯。还有……」

我一边说,一边为自己戴上另一条首饰给莎莉亚看。

「你看。我戴上了,如果莎莉亚你也戴上的话,就是一对了喔?」

我笑着说道。莎莉亚一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红着脸说:

「呃……那……给我吧?」

「……」

目前是美少女状态的莎莉亚,忸忸怩怩地眼神朝上看着我,这样的组合带来了无与伦比的破坏力。我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也变红了,正要把项链交给莎莉亚,莎莉亚却用手制止我,摇头说:

「不行。我不要自己戴,我希望诚一帮我戴。」

「咦?」

「不行吗?」

这时候莎莉亚又放出了慑人心魂的往上看眼神组合技。我照她所说的,把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

「这、这样可以吗?」

「嗯,谢谢!」

她笑容满面地说,而我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啊,我已经完全迷恋上她了。对于长年没有女友的我来说,莎莉亚这种等级的美少女居然对我抱持好感,这在各方面来说门槛都太高了啦!……虽然她本来是猩猩。不,虽然现在也是猩猩。

我再度确认宝箱内部,不过已经只剩下钱了。我拿出钱袋,确认里面的东西,有白金币五枚、金币四十七枚、银币七十六枚。

……我的确是想离开这座森林,但也不需要更多钱了……

不过,再怎么说不需要,有还是比没有好,所以我全部放进道具箱里。

这样掉落的宝物大致上都回收了。是的,大致上是如此——

「……问题是这个啊……」

喃喃自语的我所看着的,是漆黑的细剑与纯白的细剑。

漆黑的细剑是塞亚诺斯用的,所以我知道,不过纯白的细剑是塞亚诺斯消灭之后才插在地上的……

然而,一味烦恼也没有用,所以我先拿起漆黑的细剑,发动监定技能。

『掀起憎恶的细剑』……梦幻级武器。塞亚诺斯的憎恶具体化所变成的西洋剑,会随机给予砍杀的对手异常状态。还有,砍杀的时候,会夺去对手的魔力与体力,用以恢复持有者的魔力与体力。不过,这能力无法恢复伤势。体力与魔力的恢复量依持有者的等级而定。

「我已经看太多外挂,都看腻了啦。」

真是的,就算有这种开外挂的武器,我也不会用。我没有那种实力。

说起来,生活在和平世界的我,若是突然得到这种难以置信的外挂,应该会冒出奇怪的念头,误以为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力量吧?

我已经痛切地领悟到,技能是不能尽信的。如果使用者是个废柴,那技能也没办法发挥出原本的力量。

唔……要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生存,就必须要有强大的武器和技能,可是我没有把握能够使用自如……

这方面还要继续努力,大概会是我永远的课题吧。

「不过,这把剑没有鞘吗……」

我不经意地喃喃说。接着,『掀起憎恶的细剑』……黑剑被暗色的光芒包围,光芒消失之后,手上出现的是被收进鞘里的黑剑。

「……哇,真不愧是异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不过,因为现在这个无奇不有的情形帮了我的忙,所以我没有抱怨地直接把黑剑插进腰间的皮带。

「最后……是这纯白的细剑吗?」

我拿起纯白的细剑,发动监定技能。

『满溢慈爱的细剑』……梦幻级武器。在特殊条件下讨伐塞亚诺斯所获得的武器。接触到持有者判断为伙伴的对象之后,可依持有者的意志将魔力与体力转让给对方。持有者变为超自然恢复状态,某种程度的损害或伤害,一个晚上就能完全治愈。行使授予系魔法时,可以发挥出加倍的效果。不过,这些效果都依持有者的等级而定。

「就说已经看太多外挂看腻了啦!」

是怎样!?所有厉害的外挂都聚在一起了吗!?

而且和黑剑的性能也太搭了吧?这下不就无敌了吗!

在充满外挂的装备之中,唯一能安慰我的,是我到现在仍然是等级1。

我若拿着这对武器,变成塞亚诺斯那种等级的话……我光是靠装备就能不当人类了吧?

不过,我居然会认为这种拥有许多外挂装备的状况是不幸,搞不好我也没资格这么说。我的价值观已经变得有点怪怪的了。

虽然这段日子里没有遇过人类,不过如果异世界的人也和我拥有相同等级的装备,我就能完全放心了,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擅自开外挂,会让我有安心感。

「不过……这把剑也没有鞘吗?」

我再度如此喃喃说了之后,『满溢慈爱的细剑』……白剑就被温柔的光芒包围,光芒消失之后,手中出现了被收进鞘里的白剑。

我已经不会惊讶了。

塞亚诺斯掉落的宝物,吐槽点不是一个多字能够形容,根本就是多过头了,我都说累了。要是能设法使用自如就好了,我边想边叹气。

不过,我忘记最重要的事情了。

现在不是松懈的时候。

『确认获得大量经验值。确认处于最终进化前状态。特殊进化条件达成。确认以等级一〇〇〇之差距达成进化条件。达成最终进化中,确认达成对象为地城头目。现在开始进行最终进化与特殊进化。产生额外奖励进化。根据以上,所有状态值50000+20000+20000+1O000。现在开始进行最终进化、特殊进化、额外奖励进化。』

听到那阵冷酷无情地流进头脑,不知为何比平常还长的说话声——

「啊。」

——我只能这么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