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羊先生

第一卷 羊先生

「羊……」

「先生?」

我和莎莉亚,都对突然出现的羊感到困惑。顺便说一下,莎莉亚已经恢复成美少女的状态了。

是说,他是从哪里出现的?

「嗯,我是羊先生。这次因为两位征服了这座地城,所以我来拜访。」

糟糕,我不懂他的意思。

「呃……那羊先生有何贵干?」

眼前这只羊所说的话也太难懂了。

羊先生张开双手。为什么要张开双手啊?这个举动有什么意义吗?

「这个嘛……在我说明之前,先让你们了解我是什么样的存在吧。」

「羊先生的存在吗?」

「是的。这个世界上存在许多称为迷宫的场所,我就是迷宫的管理者。」

「那一点一开始就说过了……也就是说,羊先生制造了地城吗?」

「不对。」

「不对吗!」

希望羊先生能原谅反射性吐槽的我。

「地城是因许多条件而出现的,例如存在于该土地上的残留思念或魔力,或者拥有惊人力量的强者,在长久的岁月中持续统治着某个地区。我则依据世界赋予我的使命,管理着那些地城。」

话题跳太快了吧!我完全没办法接话啊!?

「哎,我突然说这种话,你们会很困扰吧?」

「……嗯,非常困扰。莎莉亚也听不懂吧?」

「咦?我懂喔。」

「为什么!?」

为什么莎莉亚听得懂这种莫名其妙的说明啊!?只有我不懂吗!?是我很奇怪吗!?

羊先生不理会惊愕的我,继续说:

「简单地说,抑制魔物以防魔物跑出地城也是我的职务。现在像这样和两位说话的时候,其他的我也正在管理地城吧。」

「有很多羊先生吗!?」

「嗯,当然。除了管理地城之外,我也常常窥探世界。」

「为、为什么要那么做?」

「因为我很闲。」

「那就工作啊!」

「讨厌啦,我有啊。看,我现在不就像这样过来了吗?」

这只羊到底是怎样!?……不过,他的确是很有责任感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了,所以姑且也算是有在工作吧……

「……咦?可是,为什么你这么晚才出现在我们面前啊?你是因为我们征服地城才出现的吧?若是如此,应该也可以更早一点出现吧?」

「因为我看到您的进化,笑得在地上打滚。」

「你这个混帐!」

「我会害羞啦。」

羊一边这么说,一边抓抓后脑勺。真想扁他……!

「我反对暴力喔?虽然我有用来管理地城的特殊能力,不过一般的战斗力比废渣还不如。」

「别读我的心!」

这只羊很擅长扰乱别人的步调嘛哆……虽然只是我太单纯了。

「不过,我们真的很难打发空闲时间,因为根本没有人能征服地城嘛。我们除了制止好像要跑出地城的魔物之外,就没有别的工作了。」

「咦?没有人能征服地城?那是什么意思?」

一般来说,地城这种地方,不是每天都会有冒险者为了攻略而努力吗?

「的确,很多冒险者正在攻略地城。」

「别那么自然地读我的心啊!」

「啊,顺便说一下,我的兴趣是窥探人的生活。观察一个人赤裸裸的模样然后开心发笑,这就是我的每日行事。」

「那不但无关紧要,而且还很下流!」

「不不不,我可是绅士喔。」

这只羊,在各方面都很糟吧!?哪有这种绅士啊!

「羊先生好有趣喔!」

「不不不,您过奖了。」

「还给我装谦逊!」

莎莉亚微笑着。既然莎莉亚都笑了,表示我只能容许这种态度了。不过,莎莉亚的笑容真棒,我的心都暖起来了。莎莉亚的笑容治愈了我的心灵啊。

「那么,因为您的缘故,我们把岔开的话题拉回来……」

「岔开话题的是你吧!?不是我的错吧!?」

应该是这只突然开始说自己兴趣的羊不好吧!?才、才不是我的错!

「刚才,我说过冒险者们正在攻略地城吧?」

「呃、嗯嗯。」

「那是没错的,其中应该也会有很多人征服地城吧?」

「咦?那……」

「请把话听完。您连那种事都不明白吗?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被写成怪物……」

「你是披着羊皮的鬼吗!?不要若无其事地自言自语说出别人在意的事啦!」

「哎呀,失敬。一不小心就说出真话……」

「我好讨厌这家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家伙,知道我很在意我的职业栏被写上怪物,还故意做文章!到时候哭给你看喔!?

「我对男人的眼泪没有兴趣。」

「你这个魔鬼!怪物!不是人!我超讨厌你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我本来就是羊。说我不是人也不见得是错的。」

竟然挑我语病……!还有,虽然我没在意,不过他从刚才就读心读得太过火了吧!?而且,为什么连我的职业栏写了怪物这件事都知道……

「又因为您的缘故扯题了……」

「………」

我已经不想再吐槽了。

「………啧。」

「别不动声色地咂舌啦!应该说,你是在啧什么啦!?」

我不禁吐槽了!?刚才我明明决定不吐槽的说!

唉唉……眼前这只羊得意洋洋的表情真让人火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开玩笑了……虽然我说过,征服地城的人很多,可是那自始至终都是『到达那座地城的最后区域,打倒地城头目』的征服而已。」

「不是通常都是那样吗?」

「不是喔?那仅是一般的征服。」

……这只羊到底想说什么………

「我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就是有人真正征服地城的时候。」

「真正……征服?」

我和莎莉亚不明白地歪着头,羊停顿了一下,开始说明。

「刚才,我已经稍微说明过地城出现的条件了,那个时候,我也说过是和残留思念有关吧?」

「嗯嗯。」

「所谓的残留思念,主要指是在该处过世的人们的各种强烈思绪。然后,因为残留思念而出现的地城,就分成一般的征服,以及现在像你们所达成的征服。这次你们达成的征服,才是在真正的意义上攻克了地城。」

「嗯?嗯嗯?」

搞不太懂他的意思。不,与其说不懂,该怎么说呢……应该说有种模糊不清的感觉吧?

「不过,您也不需要想得太深。因为所谓的真正征服,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还有,可以做到真正征服的地城,只有藉由残留思念形成的地城而已;透过魔力出现的地城,以及强者经年累月支配下所形成的地城,就只能靠打倒最后区域的头目来征服而已。不过,如果以后两位想在真正的意义上征服由残留思念出现的地城,我就给两位一个建议吧。」

「建议?」

「嗯。因人类的残留思念所出现的地城,很多最后区域的头目,都是变成魔物的残留思念拥有者。」

「原来如此……就像这座地城的塞亚诺斯这样吗?」

「正是如此。所以,只要能完成地城头目的心愿,就会达成真正的征服吧。我再说一次,那可不是想做就能做到的喔?请不要忘记这一点。」

嗯……神给我的异世界知识中,没有写那种事呢………不过,那份知识所写的事情本身就很马虎,充其量只是最低限度的必要知识而已。

「那么,就把话题拉回到我为什么要出现吧?」

对了,我忘记一开始的问题了啦。我问过这只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这次出现,是为了把征服报酬,交给以真正的意义攻占?【永无止境的悲爱之森】的两位。」

「征服报酬?」

「是的。若只是一股的征服,我是不会出现的,把地城头目掉落的道具或宝箱里的物品回收之后就结束了。可是,对于真正征服地城的人,我都会给予征服报酬。」

「喔……在同一座地城里,可以重复得到那个征服报酬吗?」

「不行喔。因为被真正征服过的地城会被消灭。」

「消灭!?」

我忍不住拉高声音回应。

「正是消灭。我刚才也说过了,完成地城头目的心愿,就会达成真正的征服。当然,我不便告诉您这样的规则是否套用在每一个头目身上。因此,在真正地打倒地城头目时,那个地城头目就失去留在这片土地上的理由,地城也会就此消灭。」

「原、原来如此……」

「所以,地城的征服报酬是只给一次的。因为两位将会得到那个报酬,所以,我可以容许两位自豪一下喔?」

「为什么要你的许可啊!?」

「那是当然的吧?因为我是羊。」

「什么啊!牛头不对马嘴……!」

羊没有理会自顾自地抱怨的我,思索着。

「唔……本来是要给你们设定好的东西,不过……毕竟我本来以为这座地城是不可能被征服的,所以我还没有明确地决定报酬。」

罩一样啊?」

「嗯。哎,是决定了几个啦,但到底要给你们什么呢……」

「那我问你,你决定的东西是什么?」

「是【进化果实栽培组】和【十天份的旅行套组】。」

「啊!?」

进化果实是可以栽培的吗!?

「嗯,当然可以。」

「不要读我的心!」

「里面附了很多东西喔,像是明确地写了栽培方法的手册,以及进化果实的种子等等。至于十天份的食物,是因为再待下去地城就会消灭,为了让两位旅途顺利才会奉送的。」

「这、这样啊……」

我问了一个很在意的问题:

「奇怪?这样说来,虽然你说地城会消灭,可是那样一来,这座森林和聪明猴它们要怎么办?要是羊先生你不制止它们的话,它们不会去攻击村庄吗?」

「那应该不成问题吧?所谓消灭地城,指的不是消灭地城所在的土地,而是消灭地城的机能。因此,这片广阔的森林会以原本的状态留下,而且,这座地城附近本来就没有街道与村庄之类的设施。」

「咦?等等……那我们之后要怎么办!?」

附近没有城镇吗!?真的假的!?

我确认着从塞亚诺斯那里得来的知识。

……嗯,什么都没有。就算用一般的速度步行移动,至少也要花上一个星期才能走到城镇喔……

话说回来,塞亚诺斯的知识都是一五〇〇年前的东西了,所以也不知道可信度有多少。

「我说过了吧?我考量过移动问题,所以准备了食物,当然也有水、也有帐篷,这样旅行多少会变得舒适一些吧。」

「……谢谢。」

「哪里哪里。从我这里收取征服报酬之后,两位就会直接强制转移到森林外面,为了对两位有所助益,所以我才会这么准备的。」

「这一定是骗人的!」

我会那么想也无可厚非吧。因为这家伙的个性可是很恶劣的喔!?

「要给你们的就是刚才说的那两种套组,还有一个……总共决定要给你们三个东西。因为栽培套组那些是可以两人共用的,所以算两份……伤脑筋耶……最后一样东西,干脆就给两位一人一个好了。」

羊说完,用眼神打量着我和莎莉亚。

「这样吧。我就送莎莉亚小姐包含内衣在内的衣服吧。」

说着,羊拍了拍手。

接着,空无一物的空间里,突然出现许多内衣与服装。

「因为这些大都是属于莎莉亚小姐的衣服,所以我赋予了衣服可以自由变换大小的能力。被赋予这个能力的服装,是我判断最为必要的服装。」

「羊先生,干得好!」

抱歉喔,羊先生。刚才是我误会你了。

没错,莎莉亚没有衣服,这让我好苦恼喔……

这样一来,即使走进城镇,也不会被士兵先生关照了吧!

而且,连衣服大小都考虑到了……真是厉害的羊!

「那么就请莎莉亚小姐穿上吧。我也为您准备了隔板。」

羊再度拍手,我和莎莉亚之间出现了一个像窗帘一样的东西。

「那么,等您换装完毕再告诉我。」

「谢谢你,羊先生!」

在窗帘后方,可以听到莎莉亚好像很开心的声音。

「我已经拿一套衣服和内衣给莎莉亚小姐了,所以剩下的衣服就请您管理。」

羊先生把莎莉亚的衣服交给我。

……虽然我的确是有道具箱啦,可是,我要是带着女性衣物,一定会被当成变态吧?

不过,只要不被发现就不是犯罪吧?只要有强韧的心灵就撑得过去吧?

「就算不被发现也还是犯罪喔,诚一先生。」

「……只是开玩笑啦。」

好孩子不要学喔!别学我的生活方式!

「更重要的是……给您的报酬要怎么办呢?」

「有那么难吗?」

「嗯,非常难。如果是刚来到这座地城时的您,我打算给您春药或受欢迎的药之类的东西。」

「你到现在都还在开黄腔啊!?不过我好想要喔!」

「现在的您不需要。给您也是浪费吧。」

「……」

他为什么说得那么笃定?是我的脸变得好看到不需要用受欢迎的药,还是完全相反,变得惨到连用那个都无法解决的地步……?

不过有什么关系嘛,我想要那个受欢迎的药啦。我想体验一次看看所谓的桃花期啊!

身体是瘦了,身高也变得相当高了。可是,脸到现在还没办法确认啊……我超在意的。

「关于装备也是,您的武器尽是一堆外挂性能……」

我对这番话也无言以对。但他知道外挂这个词也让我很惊讶。

「那给您防具如何?」

「防具?」

「对,防具。像是能证明魔法师身分的漆黑长袍,或是让人联想到骑士的全罩头盔和全身铠甲等等。」

「的确,我的武器和首饰的性能很不错,不过没有防具耶……」

「是吧?这样的话,我刚刚想到了一个很适合您的防具喔。」

「喔?是什么?」

「头套。」

「真让人失望啊!」

头套……就是电影或漫画里,银行抢匪常戴的面罩吧!?

「不行吗?」

「一股来说都是不行的吧!?你去戴那种东西上街看看!士兵会冲过来喔!?」

「听起来好像很有趣呢。」

「你去死吧!」

彻回前言!这家伙根本糟透了!

「既然如此,全罩式安全帽怎么样?」

「我是…无头骑士吗!还是说这是在致敬※假面教师!?」(译注:无头骑士,出自『无头骑士异闻录』的女主角塞尔提;假面教师,漫画家藤泽亨的作品,主角是谨遵不对学生进行粗暴管教的好老师,也有为使学生更生而可有限度使用暴力矫正的双重身分。)

……好像不像是在致敬假面教师的样子。

「二者都不是喔。我只是单纯认为,您戴着全罩式安全帽的模样会很有趣呢。哎呀,那是内心话,请别把刚才那句话说出去。」

「你根本没有隐藏真心话!话说回来,你居然知道无头骑士!?」

「嗯嗯,当然。」

真是的,这只羊好可怕。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都只推荐保护头部的东西啊!完全和我没有关系吧!?」

「不,这是我认真地考量到诚一先生的未来发展,才如此建议的。」

「未来发展?」

「是的。诚一先生现在的容貌,由于这次获得了『伪装』的技能,魅力值变成了10。不限于魅力值,10这个状态值,基本上就是垃圾般的等级。」

啊,那个荒谬的状态值旁边的括弧中的数值,是发动伪装效果时,会让对手看到的状态值吗?不过他也说得太难听了吧。

「……不过,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有伪装,还知道我的状态里魅力是10啊?」

「因为我是羊。」

我绝对不会吐槽的。

「总之呢,发动伪装的时候,除了我和诚一先生能够打从心底信赖的人以外,看到的外表都是伪装过的数值。也就是说,您魅力10的模样会被大家看到。」

那以最初状态全部都是1而自豪的我,不就是烂透了吗!我要哭了喔!

「为了让诚一先生避免麻烦,我才会建议可以让整张脸都看不见的装备。」

「就算不做那种麻烦事也没关系吧,只要解除伪装技能就好了……」

啊,说不定解除伪装之后,我的魅力会降得更惨……毕竟我到现在都还没办法确认我的长相。

「您太天真了。」

「啊?」

我不禁发出愣愣的声音。

「若是解除伪装,就代表可能会在意想不到的状况下,被世人知道您的实力喔?您知道这会带来何种后果吗?」

「不,我不太……」

「简单地说,您很可能会被国家之间的无聊纷争牵连,或是被所有人当成怪物对待,最后则是落得离群索居、终老一生的下场。」

「那可真糟……」

虽然莎莉亚并不在意,但是来到这个世界的翔太他们会有何反应呢?

见到我改变过后的模样,他们会抱持着怎么样的想法呢?

看到状态值和怪物没两样的我,他们说不定会害怕。

……真不愿想像那幅光景。

「不过,我觉得那很有趣才是最大的理由。」

「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是怎样!?人家都稍微产生了一些感伤的情绪耶!

「只是,我也真的认为麻烦事会变多喔?」

「但我就是讨厌头套,我也讨厌全罩式安全帽。因为戴上了就会变成变态。」

「您在说什么呀。您本来就是变态不是吗?」

「闭嘴!」

这只羊也太难捉摸了吧……!

「真拿您没办法呢。那么,我就给您全罩式安全帽罗?」

「喂,是哪边没办法!?可以说得详细一点吗!?」

「当然,那可不是单纯的全罩式安全帽喔?我可是有多用点心,额外赋予了更多能力呢。」

「例如说?」

「就算被龙踩或咬也都完全不会受伤的强大硬度。」

「那不是安全帽的防御力吧!虽然好像非常安全!」

「就算在灼热之地或极寒之地,安全帽里都很舒适。」

「只有脸吗!?如果要去那种像地狱一样的地方,身体也该想点办法才行吧2;」

「最后是吃饭的时候可以只开嘴巴部分。」

「最后那个很没用耶!?这功能有必要吗!?」

「好的。那就给您全罩式安全帽。」

「听我说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决定了!?没有人说那个可以吧!?

可是,羊没理会抓狂的我,迳自从空无一物的空间中取出一顶全罩式安全帽。

「来,请用。」

「我说过我不需要吧!?」

「不用客气。我也不需要。」

「那就更不需要了!」

我拚命拒绝,但羊突然把安全帽抛向空中,拍了拍手。

我因这突如其来的行动目瞪口呆,接着有东西盖住了我的脸。

「喂!这是怎么回事!?」

盖住我脸部的正是全罩式安全帽。

「这也是羊的兴趣。」

「羊到底是什么生物啊!?」

我拚命要脱掉安全帽,但不知为何脱不掉。

「咦?脱不掉耶?」

「是的,因为我是这么设定的。」

「给我脱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有机会的话会帮您脱掉的。」

那不就是超级懒鬼会说的话吗!?和『明天开始会认真』差不多,不能相信吧!?

「请放心。虽然我在的时候拿不下来,但是和我分开之后,除了碰到那顶安全帽判断为无法信任的人之外,都可以拿下来。反过来说,如果附近都是不认识的人,就绝对拿不下来。」

「为什么要在这方面设计得这么厉害!?」

这顶安全帽会自己判断对方到底是不是能信任的家伙吗!?真惊人!

「啊,不过那样的话,莎莉亚就没问题吧?」

「嗯,是的。」

「既然如此,和你分开之后,不就可以马上脱掉了吗?」

我真聪明!

「啊,那顶安全帽,只要接近别人或无法信任的人,就会强制戴到头上,而且绝对躲不掉喔。」

「烂死了!根本一点也不厉害,简直是诅咒!你这个混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人类来说,能看开一些才是最重要的啊,怪物先生。」

「不要那么爽快地戳中我的矛盾!」

「只要假以时日,应该就能拿掉了吧。您也可以试着硬拿下来看看呀?」

我不想理这家伙了。硬拿下来是要怎么做啦?就算是龙也没办法吧?我没有自信啊……

我的生命值被羊削得精光之后,莎莉亚好像总算换好衣服了,她从窗帘后面探出头。

「喔,莎莉亚小姐。已经换好衣服了吗?」

「嗯,换好了喔!」

「这样啊。那么……」

羊再度拍手,刚才还在莎莉亚与我之间的那道窗帘一转眼就消失了。

窗帘撤走了。出现在那里的,是身穿纯白连身洋装的莎莉亚。

「诚一……怎么样?好看吗?」

「咦?呃、嗯嗯……」

对于莎莉亚的问题,我一时之间无法回答。

因为莎莉亚美到让我说不出话来。

深红色的头发,在白色连身洋装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美丽。

「嘻嘻,我好高兴!」

「…………」

不妙,莎莉亚好可爱喔……不好意思,我一直在晒恩爱。

「真的耶。这还真恶心……」

「喂,你讲话就不能好听一点吗!?」

这只羊真的没在和我客气的……至于他读我的心这件事,我已经放弃吐槽了。我累了。

「那么,要给的东西也给了,差不多可以将两位传送出去了吧?」

「嗯,虽然我的东西是你硬塞的。」

「那就开始传送罗。」

「你到最后都不打算听我说话对吧!?」

羊简直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没理我就开始进行传送的准备。

「如果有机会再度见面的话,到时我再听您的抱怨吧。」

「你不是说过要真正征服地城是很难的吗!?而且我不想再看到你!」

「不要紧的啦,因为我明白您的心情。您喜欢我对吧?」

「你还是让我揍一拳吧!」

「哎呀,传送要开始了。」

「啊!?等——」

我连揍都没揍到,只能乖乖接受传送。

因为我的身体已经变成光的粒子消失了。

我在身体即将消失之际大吼道:

「混蛋……下次见面时给我走着瞧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羊先生,再见罗~!」

「好的,再见。」

就这样,我和莎莉亚极为简单地从【永无止境的悲爱之森】传送出去。

你说最后的台词很像小混混?……我可是再清楚不过了啊!

◆  ◇  ◆

「走了吗……」

我目送刚才传送出去的两人,如此喃喃自语。

「不过……居然说了『混蛋……下次见面时给我走着瞧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

我再度说出诚一先生最后叫出的话,脸颊不禁绽开笑容。

「下次见面……这代表诚一先生打算再和我见面呢。」

虽然我说那是很难的事……

可是这对于长久以来没有和人说话的我来说,是非常令人开心的话。

「呵呵。可是,『混蛋』……我不会生蛋,我是羊啊。」

你说应该不是这个意思?有什么关系嘛。我本来就喜欢随便想一些天马行空的事情啊。

「好了,要马上消灭这座地城……还是要等到新的地城做好呢?」

然后,在那之后——

「我会等您喔?诚一先生。」

我在最后喃喃念了刚才愉快地目送他离开的人的名字,接着也离开迷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