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章

第一卷 终章

「请在这里等候。」

被召唤到异世界的那天,我——高宫翔太,走向全校学生一起待着的地方。

在学生们终于冷静下来的时候,这个世界的……召唤我们的人过来说话。

召唤我们的家伙,全部都穿着像电玩或漫画里才看的到的长袍,手上握着手杖。看起来就像是会用魔法的样子。

校方和异世界的代表先是彼此自我介绍,之后不知为何,老师被其他长袍人带到其他地方去了。

所以现在这里只有学生。

「可是……要我们在这里等,是打算做什么啊?」

「大概是要让我们和召唤我们的人类高层见面吧?」

回答贤治的喃喃自语的人,是一如往常般冷静沉着的神无月学姊。在我们等候的场所前面,有一扇作工精美的大木门。

好像会有伟大的人在里面的感觉,真不是盖的。

通往木门的通道,也用上了似乎很贵的壶或绘画装饰。在应该没有电的这个世界里会有枝形吊灯,应该是用所谓的魔法那种东西发光的吧?

在我东想西想之后,神无月学姊用冷静的声音说:

「待会儿会遇到的人怎么样都无所谓。不过,我很在意老师的状况……」

我听了之后,冒出了八竿子打不着边的感想:她不愧是神无月集团的大小姐,或许也习惯和伟大的人见面了吧?居然一点紧张的样子都没有。

过一会儿,带我们来的男人再度出现。

「久等了。现在开始要去觐见国王。请务必谨慎以对……」

男子说完,眼前的门打开了。我们登时被一股紧张感笼罩。

其实我也很紧张。在这里不紧张的人,大概只有神无月学姊吧?

「那么,这边请……」

我们在男子的催促之下,踏进房间里面。

那是一间彷佛只会出现在故事书里的美丽宫殿。

在宫殿的底侧,有一个人坐在一张豪华得浪费的椅子上。而那人左右各站着一个做着贵族打扮的人,这两人都毫不客气地看着我们。

坐在椅子上的是国王,而那两个像贵族的家伙是重要的大臣吗?

他们后面,有穿着坚固的银色铠甲的人在待命。

在地球上不可能看到的异样场景,让学生们全都脸色发白。

只有神无月学姊例外。

话说回来,神无月学姊的胆子也太大了吧?为什么能那么冷静地观察周遭呢?

不过,因为我也被吓得说不出话,所以没办法对神无月学姊说话。

我们受到催促,跟着长袍男子前进,站在国王面前。

「那么,各位,请跪下低头。这是王座之前。」

对于唐突地说出那番话的长袍男,我们做出各种不同的反应,有人歪头感到不解,有人显得有点生气。顺便说一下,我是属于后者。

歪着头的同学,应该还要花点时间才会搞懂那番话吧?

话说回来……擅自把我们召唤过来,还要我们低头鞠躬……这不是很奇怪吗?

我一边在心里骂人,一边看着眼前这被称为国王的人。

他是个中年男子,有着灰色的头发与蓝色的眼睛。光凭这样,就能一眼看出他和我们日本人不一样。

我在知道被召唤来异世界后,就没有很在意他们的外表了。然而,对方却一直用一种睥睨的目光打量我们,这让我有点不爽。

在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其中一位在国王身旁待命、像是贵族似的人厉声说:

「说过是王座之前了吧!给我低头!」

这家伙在说什么啊?我们明明是被他们擅自召唤过来的『勇者』吧?他这是故意的吗?

除了我之外,应该很多学生也在想一样的事吧?贵族的话让他们皱起眉头。

这时,之前一直沉默的神无月学姊宛如所有学生的代表似地,站到了国王的面前。

「——实在非常抱歉。因为我们不懂在这种场合的礼仪,还望您宽恕。」

看到神无月学姊对着那些惹人厌的家伙跪地低头,我们都张大了眼睛。神无月学姊转头对我们说:

「……现在只能听他们的话了。我们在这个世界,既没有财产又没有力量。我不想无意义地刺激对方,导致降低生存率。别说话,低头吧。」

神无月学姊压低了音量说。大家都不情愿地遵从神无月学姊的话。

……这到底是怎样?

我一边低下头,一边偷看眼前国王的样子。

国王似乎认为自己的行为相当正当,他冷哼了一声,站了起来。

「各位都是以拯救我国的勇者身分被召唤过来的。所以,我姑且会向各位道歉,你们可以喜极而泣地接受我的谢意。」

这很明显不是道谢的家伙该有的态度。而且,擅自召唤的应该是你们这些混帐吧。

话说回来,为什么接受道谢的我们,必须要感激涕零才行啊?

「我讨厌说废话。简单地说,要命令你们的事情只有一项,就是去讨伐威胁这个世界的魔王。就这么简单。

幸好,现在的魔王完全没有力量。在复活的魔王取回以前的力量之前,应该要花上至少四年。不过,尽管没有力量,但魔王还是复活了,魔物与魔族也开始有所动作,因此就轮到你们这些东西上场了。」

眼前的国王,以我们会接受那不合理的命令为前提,滔滔不绝地说着。

他说是命令?是要瞧不起人到什么程度啊?这位大叔……

而且,魔王在取回力量之前要花上四年……明明还有四年时间,为什么现在就要把我们召唤过来讨伐魔王啊?他们根本不打算靠自己的力量解决吧?

怒气不断往上涌。然后,在前面和我们一样跪着的神无月学姊,映入我的眼中。

她用连自幼一起长大的我都没看过的、冷漠又打从心底轻蔑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大叔……国王。

好、好可怕……因为我不是被虐待狂,所以只觉得恐怖。

忽然,我感觉到几个原本跪着的学生站了起来。

「别开玩笑了!为什么我得被一个才刚见面的大叔命令啊!」

「说真的,我不懂有什么意义!」

「就是啊!连娱乐都没有的世界给我吃屎吧!根本不能用手机嘛!」

「……问题在那里吗?」

「不不,爱梨说的事情是很重要的吧。毕竟我们本来就是现代的小孩。不过,虽然没有娱乐,但应该有办法化妆之类的吧?」

「……琉美没有化妆吧?」

「是啊。又没有必要。可是护肤产品是必要的吧?还得弄指甲啊。」

站起来的女孩们,是在校内小有名气的团体。不过,虽说有名,但并非是好的意思。

率先开口、讲话粗鲁的野岛优佳是日英混血儿,天生的金色直发长到腰际。她的服装是大大改造过的学校制服,外面还披了一件※特攻服。(译注:日本暴走族常穿的衣服。)

顺便说一下,可以从她制服的胸口部分看到像是绷带的东西。那大概是缠胸吧……她是哪部漫画的人物吗?

虽然我不记得她们的团体名到底是什么,不过应该是相当有名的太妹头头。虽然是长得非常漂亮,但因为是太妹的头头,所以周围的人都和她保持距离。

短黑发少女是清水乃亚,她只有发尾挑染成蓝色,是容貌和优佳一样出色的美女。虽然她的制服不像优佳那样华丽地改造过,但也穿得很随便,而且平常都有戴耳环之类的东西。

乃亚虽然看似随性,其实是超级有名的时尚模特儿。正因为如此,尽管她制服穿得很随便,但也和那修长纤细的体型相辅相成,变得非常有型。

乃亚常和优佳在一起。我一年级的时候曾和乃亚同班,我记得上课时她老是在玩手机,或是和优佳她们一起跷课。

离题一下,刚才被乃亚吐槽的人,是世渡爱梨。

爱梨是走辣妹路线,也没有化妆的女生,但说不上是像优佳那种等级的美女。

虽然她戴了华丽的首饰,但和她聊过之后,就会发现她是个挺有意思的家伙。尽管她常和优佳她们走在一起,不过和其他女生的交情也很好。

优佳和乃亚给人孤傲独行的感觉,但即使如此,爱梨也能毫不困难地融入她们之中,是个有点超乎常理的厉害家伙。

最后,完全以辣妹口吻说话的女孩是天川琉美。和爱梨的路线不同,她完全就是一个辣妹。

她棕色的头发烫了大波浪卷。如同乃亚所说的,她好像完全没有化妆。尽管如此,她还是长得很漂亮……以辣妹来说,这种水准会不会太高啦?

乃亚和爱梨不同,制服穿得很有时尚感。

虽然我看似是冷静地观察突然站起来的女生们,不过实际上我可是紧张到没那种心思。

如果优佳她们不能设法闭嘴的话,搞不好连我们都会被当场杀害。

这个什么勇者召唤,就不能设计成好几年只能举行一次吗……

这样说来,所谓的女子不良团体明明都做出了这样的行动,平常就很罗唆的男生却完全萎靡不振,根本派不上用场。虽然我也怕得要命。女生真强啊。

话说回来……原来和我一样,对于被召唤到异世界感到生气的人还不少,真是太好了。

就在我思及于此之际,该说是理所当然吗,看似重臣的秃头大叔气炸了。

「认清自己的身分!这可是在陛下面前喔!?」

「罗唆!秃子给我退下!」

「秃、秃子!?……我很在意的说……」

啊,秃头大叔一下子就消沉下去了。别太在意啦。我稍稍同情起屈居下风的秃头大叔了。

接着,背靠着王座的国王陛下大叔重重地哼了一声。

「算了。你们对我有意见吧?我给你们特别许可。可以说来听听。」

「那我就不客气地说了喔……让我们回到原本的世界!」

「就是啊。不只是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强制送来异世界而已,居然还要我们去打魔王?……别开玩笑了。」

「虽然总觉得事情变得很莫名其妙,不过我们对于麻烦事可是敬谢不敏。」

「说到打魔王,果然还是勇者○恶龙嘛!」

「……爱梨你闭嘴。」

……嗯,一点都不严肃了。

因优佳她们而宽心许多的我,稍微观察起四周。结果,包含贤治在内,几乎所有学生都目瞪口呆。不过神无月学姊还是维持一号表情。不管怎么说,她们舒缓了紧张的气氛,真的太好了。虽然爱梨笨得惊人这一点被对方知道了。

眼前的国王,还是一样用瞧不起人的眼神继续说:

「不管你们怎么说,你们都没有拒绝权。你们可以看看左手手背。」

我的视线落在自己的左手手背上。包含优佳她们在内,大家都一样看着自己的左手背。

……没有什么特别的改变。左手背上到底有什么啊?

「你们的左手背上,刻了有强制让你们以我国战士身分行动效果的『隶属的徽章』吧!怎么样?这样你们就能明白,你们不能违抗我了吧?真是遗憾啊!」

……

我的左手背上,什么也没有刻啊?

我总之先确认了周围同学们的左手背,但果然什么都没有。

然后,优佳她们似乎也一样——

「……徽章?什么都没画啊?」

「……就是啊。」

「我还以为会是刺青之类的符咒……可是什么都没有嘛。」

「咦咦!!听起来有点帅耶,我还很期待的说!是骗我们的吗!?」

先不管爱梨的发言,大家的左手背上果然似乎并没有被刻上东西。

我的视线回到国王身上。

「咦?真的假的?」

之前那瞧不起人的气势从国王身上消失了,好像刚才都是假的一样。

话说回来……国王好像露出本性了?而且还相当轻浮……

国王眨了好几下眼睛,凝视着我们的左手背。

明白了我们的左手背上真的没有刻上什么徽章之类的东西之后,他对着穿长袍、在他附近待命的老爷爷开口说:

「喂喂,徽章没有出现耶?怎么办?很糟糕耶?我刚刚好像太跩了喔?喂,这样没问题吗?没问题吧!?」

国王超着急的。刚才那瞧不超人的气氛跑哪儿去了?

被国王求助的长袍爷爷,用连我们都能感受到的爽朗笑容说:

「真是出乎意料!」

「不会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把问题全部丢回去了!国王的脸上浮现绝望的表情了喔。真的好可怜喔。

「想、想点办法啦……爷爷A梦!」

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个梗?不过这个国王也太烂了吧?实在是没救了。

大家对于这像短剧一样的突兀对话感到愕然。

至于神无月学姊,则投以嗤之以鼻的冷漠视线。

不要这样啊!国王的生命值已经是零了!

「真没办法啊,国王陛下。那就使出最后手段吧。」

老爷爷也陪起国王演出滑稽短剧了吗?

「答啦答答、答答~!人质~!」

居然爽快地说出这么糟糕的话旦诂说回来,用嘴巴做效果音也太空虚了吧!

而且,那简直是抄袭哆啦o梦啦!说真的,他为什么会知道憎

老爷爷对附近的士兵说了些话之后,士兵点一下头,就这么匆匆跑走了。

然后,一会儿士兵拿着一个像是水晶的东西回来。

「勇者大人们若是违背我们的命令……他们就会没命喔?」

穿长袍的老爷爷一边如此说道,一边把手放在水晶上,空中随即浮现出地球的科技也为之一惊的影像。

那里照出了老师们的身影,被囚禁在像是牢房的地方。

「什……」

「……」

神无月学姊的表情变得好可怕。

「他们是你们的伙伴吧?虽然我们不想这么做,但是如果你们不听从命令的话,就只能让他们死了。」

长袍爷爷不理会无法回嘴的我们,继续说:

「如果你们要抛弃他们的话,那也无妨……可是,我们拥有让你们回到原本世界的技术喔?如果你们在这里听从我们的命令,就不会做出无谓的杀生。顺便告诉你们,除了召唤你们的我们之外,别人是不可能让你们回去的。」

「!?」

也就是说,我们能不能回到原本的世界,一切都要看这些家伙的心情而定。

这下子局势渐渐对我们不利……

要回去就只能听从这些家伙的命令。不过,就算平安回去,应该也不会有我们的栖身之处吧?

我记得他们说过,与我们有关的记忆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

这是在飞到这个世界之前,那个从扩音器传出来的、自称是神的声音所说过的,如果他没骗我们的话,就是真的了。

可是,只要无法回到地球,再怎么思考未来的事情都没有意义。

可恶……被戳中痛处了。

大家脸上都露出不愉快的表情之后,这次换神无月学姊站起来。

「——也就是说,我们要回到原本的世界,就只能听从你们了,是吗?」

「就是如此。」

神无月学姊瞪着长袍爷爷。

「恶棍……」

「咦?为什么生气了呢?我不懂异界勇者大人的想法哪。」

这句再明显也不过的挑衅,几乎让我们所有人的怒气爆发。

就连优佳,现在也像是一副要揍人的样子,旁边的乃亚正安抚她。

「虽说勇者大人们的身体能力现在还很低,不过锻链之后就会变强吧?因为各位拥有那样的力量,所以没什么好怕的吧?」

长袍爷爷虽然那么说,但我们在和平的日本过着没有变化的日常生活,哪有可能突然就能打倒魔王啊。虫子的话也就罢了,这里可是连杀过狗或猫的家伙都没有吧。

然而,长袍爷爷的发言,却也打动了其他学生的心。

「的、的确……」

「我们应该是勇者吧?那想必很强吧?」

「那样的话就没问题了……」

「反正,不打倒就不能回去吧?」

学生们的发言逐渐倾向讨伐魔王。真的没问题吗?虽然不想借用爱梨说过的话,但果然要像勇者O恶龙一样,用电玩的感觉适应这个世界吗?

「喂、喂……不觉得大家都很起劲吗?」

在我附近的贤治对我这么说。

「不过……如果真的没有其他方法,只有这个国家的人能让我们回去,我认为也只能硬着头皮讨伐魔王了。而且,我们身上好像还有很强的力量。」

「事情有那么单纯吗?」

「哪有可能。」

对这个国家的人来说,我们只是好用的棋子而已。而且往坏的方面想,就算顺利讨伐了魔王,他们也可能不会让我们回去,而是杀了我们。

可是就现在来说,若不遵从这个国家的人,我们就没有未来。

神无月学姊露出复杂的表情,似乎正在烦恼着。神无月学姊说不定也和我想着一样的事……

刚才慌张的模样像是假的一样,国王再度用轻蔑的眼神说:

「哼。再继续单纯讨论下去也没有用吧。讨伐魔王势在必行,因为你们好歹是勇者嘛。我允许你们住在这座城的房间里,记得要感谢我啊。然后,从明天起马上开始讨伐魔王的训练。我就说到这里。退下。」

国王自顾自地说完想说的话之后,站了起来。

「请、请等一下!我还有话要说!」

神无月学姊大声一喊,但在后方待命的士兵们不约而同地将长枪与剑伸出架好。

「……唔!」

神无月学姊停下动作。

国王头也不回地当场离去。

「请死心吧,各位勇者大人。士兵们会带你们去房间,今天就请各位慢慢休息。我很期待明天开始的训练喔。」

长袍爷爷说完这些后就离开了。像是重要大臣的人也跟着离开。

留下来的,是我们这些学生,以及现在仍将长枪伸出的士兵们。然后,还有一名在那些士兵最后面闭着眼睛,双臂抱胸站立着,身穿镗甲的中年男子而已。

那名男子散发的气氛和其他士兵不太一样。

男子仍闭着眼睛对士兵们说:

「……带各位勇者大人去房间吧。别做出粗暴的举动。」

从他低沉的声音中,无法判别情绪。

我们站起来之后,就被士兵们带去房间。

神无月学姊一直露出沉重的表情,我和贤治也对前途感到不安。

好像几乎所有学生都在不知不觉间松懈了紧张的情绪,把兴趣转移到住在城堡这件事上。没有人深入思考讨伐魔王这件事。

总之,到魔王完全复活还要花上四年。这话若是不假,那总会在这段时间内找到打倒魔王的好方法吧?

而且,我们多少拥有力量,应该可以想点办法吧?

我硬是让自己认同了这段话。

——不过,之后我们才领悟到,此时的想法有多么天真。

(接续『进化果实~不知不觉踏上胜利的人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