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圣露诺史蕾德学园

第一卷 第二章 圣露诺史蕾德学园

多亏了约瑟夫教官在晨间报告(类似早上的班会)上的概略说明,我大致掌握了在这所学园生活的流程。他昨天虽然已经说过一次了,但今天又为了我再说明一次。

就读这所学园的学生们,一整天的流程大概是这样的:

早上两节课,下午一节课,总共三节课。每节课一个半小时。

第一节课是教养科目,第二节课是战斗课程,第三节课是术式课程。

此外,据说早上和下午的课程中间有午休时间。昨天的上课时间主要都在介绍学园内的设施,所以今天才开始正式上课。

就这样,我听了第一节课的教养课程。

今天的授课内容主要是有关圣树士的历史,有些学生看起来似乎觉得很无趣。或许对于生长在这个国家的他们来说,那些都是他们早就知道的内容了吧。

课程的进行方式,是由教官讲解,学生抄笔记,和我原本的世界没什么两样。不过对现在的我来说,有关这个世界的知识全非常宝贵,让我充满了新鲜感。顺带一提,由于我能理解这个世界的文字和语言,因此虽然我不太懂源自这个世界的专有名词,但这并不会影响我听课。

「圣树士的原意是保护圣树的人,不过现在则是指隶属于圣树骑士团,肩负着保卫圣露诺史蕾德王园、圣王与圣树的使命,定期前往圣遗迹探索,危急时拔剑奋战——这样的骑土。」

圣树士之间,存在着所谓的《圣位》,也就是骑士团内部的排名。

而这所学园中,也有被称为《小圣位》的圣位候选生版本。

教授狮子班教养科目的眼镜教官,继续针对小圣位进行说明。

「小圣位会依照教养笔试、战斗实战测验、术式实战测验,以及圣遗迹探索的成果等项目来决定。」

「教官。」——坐在第一排的女生举手发问。

「请问在决定小圣位的时候,最受重视的项目是什么呢?」

「什么嘛,你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喔?」

从与教官反方向发出的声音,让教室里的空气瞬间冻结。

声音的主人,是看似有气无力地坐在教室正中央的短发男生。

发问的女生露出不甘心的表情。

但戴着眼镜的教官对这个插嘴的男生不以为意,淡淡地回答女生的问题:

「每个考试都是相当重要的评判基准,但最能左右评价的,还是圣遗迹探索的成果吧。」

「……谢谢您。」

女生向教官致谢,语气里透露出对那个插嘴的同学的不满。

坐在我附近的两个男生开始窃窃私语。

「喂,刚才插嘴的那个,好像是玛洛侯爵的——」

「是啊,怎么跟讨厌的家伙被分到同班了啊。」

「不过,能跟赛希莉大人同班,还是很值得高兴呢。」

「这样就抵消了吧。不过,要怎么接近赛希莉大人呢……」

真不愧是赛希莉同学,看来她一下子就抓住了班上同学们的心呢。

接着,课程内容回到了圣树士的历史。

我「嗯~」地伸了伸懒腰。

第一节课刚结束。我在原世界的一节课只有四十五分钟,因此总觉得这堂课好漫长,但我想接下来就会慢慢适应吧。

好啦。

我偷看了隔壁的银发女生一眼。刚才上课的时候,其实我也一直在想着她的事。于是我决定这节课下课后要去跟她说话。

「那个,请问你还记得我吗?」

我朝银发少女搭话,而她只转动眼珠望向我。

少女默默地对我投以锐利的视线。

我坐在她旁边的时候,她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看来她果然是不记得我了吧。

「……记得是记得。」

「啊——」

她还记得我啊。光是这样,就让我觉得好开心。

「是你把当时失去意识的我抬到学园里面的对吧?」

「……嗯。」

「多亏有你救了我。谢谢你。」

「我没有做什么需要你道谢的事。」

少女一脸没兴趣地把视线移回原处,望着远方,淡淡地说:

「给你一个忠告:不要太接近我。」

「咦?」

「还有,我当时会救你,只是一时兴起。平常的我是不会做那种事的。」

我抓抓脸颊说道:

「就算是一时兴起,我也非常感谢你。最重要的是,有人对我好,我很高兴。所以我一直很想再见你一面,当面向你道谢。」

「哼,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已经没事了吧。」

语毕,少女便托起腮帮子,散发出「不要烦我」的态度。

……呃,对人家死缠烂打也不好。

或许她比较喜欢独来独往吧。不过,还有最后一件事——

「那个。」

少女这次连看都没看我,但我毫不在意地继续说道:

「虽然我早上已经自我介绍过了,但请容我再自我介绍一次,我叫做相乐黑彦。」

没反应。

算了,反正我只是想正式地向她自我介绍而已。

在这里要求她回应,似乎不太合情理。

我看了看教室里的时钟,下课时间快结束了。

下一节应该是战斗课程吧。就在我起身的时候——

「……裘莉叶。」

少女先站了起来,突然开口说。

「裘莉叶·贝尔斯汀。」

我惊讶地看着她……这是她的名字没错吧?

「裘莉叶、同学?」

「……哼。」

少女——裘莉叶同学这次似乎连嘴巴都不想张开了。

她的态度彷佛在说:「这样你满意了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很开心。

下课时间结束后,约瑟夫教官走进教室。

狮子班的学生被要求移动至第十四训练场,那里就像道场一样,地上铺着木板。穿着运动服的狮子班学生们在训练场整队之后,便在教官的指示下席地而坐。

在来到这里之前,我们先在更衣室把制服换成运动服。

更衣室里有个木制的置物柜,上面钉着刻有我名字的金属牌,置物柜里放着我的运动服。这应该也是学园长帮我安排的吧。

男生的运动服是长袖和长裤,造型朴素,但是很方便活动。

女生的运动服,则像是时髦的网球装。她们的裙子里面穿着安全裤,因此就算动作很大,也不用担心内裤会曝光。

每个人的视线都停留在赛希莉·亚克莱特的身上。

赛希莉同学身上的运动服合身无比,让人几乎以为这套运动服根本就是为了她量身订作的,真是可爱到犯规。每个男生只要一看见她,就会暂时忘记现实,飞往梦与幻想的世界神游去了。

而另一匹黑马则是裘莉叶同学。裘莉叶同学比赛希莉同学晚到一些,而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男生,都忍不住将视线停在她身上。

不,其实从笫一节课的时候,我就隐约感受到一些视线了。一开始我以为大家可能是觉得我这个晚了两天才入学、又来自东国边境的人很稀奇吧。

但事实上,大家是在看裘莉叶同学。她的确是一名风格不同于赛希莉同学的美少女。从女生也对她投以热切的视线这一点看来,也可以看出她的风格和赛希莉同学不同。

因此,大部分的男生和一部分的女生,在换好衣服会合之后,便始终注视着两名美少女。

「虽然我能体谅你们为什么无法集中注意力啦……好了,专心上课。」

一脸受不了的约瑟夫教官像早上一样拍拍手,唤回学生的注意力。

不知道明年会不会因为这个缘故而重新设计运动服啊……?

「第二节课是战斗课程,不过首先我们必须先做一件事。」

训练场中除了约瑟夫教官之外,还有五位教官背对着墙,站在一旁待命。

接下来要开始做什么呢?

约瑟夫教官走进训练场旁边的房里,推出一台手推车,推车上放着一个装满了剑的木箱。他把手推车停在我们面前,接着从箱子里拿出一把剑,用剑身拍了拍手掌心。

「那么说到圣树士,你们会想到什么?你说说看。」

站在前排的男生被教官点到后,惊讶地指了指自己,确定是自己被点到。

「呃,第一个印象就是会使用剑和术式。在很多典礼、仪式上,圣树士也都有佩剑。」

「嗯,这样的印象是正确的。据说国家的高官们,也会因为看起来体面,而希望圣树士带着剑呢。不过,圣树士选择剑为武器,其实还有别的理由。大家知道吗?那,菲布鲁克。」

教官点了另一个男生——是说,就是那个讨人厌的侯爵儿子啊。

他的名字好像是菲布鲁克。

「……因为圣树士有可能接受国王或骑士团赐予《圣剑》或《魔剑》。又或者是可能会在圣遗迹发现圣剑或魔剑。没错吧?」

「没错。我现在暂不详细说明圣剑和魔剑,不过考虑到未来可能会得到圣剑或魔剑,因此比起其他武器,圣树士还是练剑比较好。」

菲布鲁克百无聊赖似地「呵啊—」地打了一个大哈欠。

「圣树士中,也有擅长使用多种武器的人,不过在这所学园里,基本上我们会将学习剑术视为第一要务。接下来——」

教官停顿了一下子,环视在场的学生们。

「狮子班里一定也有擅长剑术和不擅长剑术的人,所以现在我要将你们分成三组。也就是说,第一学期的战斗课程将配合各组的程度来编排。在今天这一节课,我们要决定组别。」

教官和站在训练场一隅待命的五位教官交换了一下眼神,点点头。

「接下来,你们要与教官们进行为时三分钟的一对一模拟比赛。我会依照比赛的内容,来判断你们应该被分到哪一组。」

学生们开始骚动。

……目前为止,我握过的剑顶多只有玩具剑而已耶。

「另外,只有今天的战斗课程,必须在所有的人都完成模拟比赛后才能结束。啊啊,我会给你们充分的午休时间啦,这点可以放心。」

约瑟夫教官把手放在装有许多剑的箱子边缘。

「模拟比赛时,要请各位使用这个箱子里的剑。别担心,这是比赛用的剑,所以没有杀伤力。另外,比赛中,如果剑从手中掉落,或是其中一方投降,或是我宣布停止,比赛就结束。懂了吗?」

教官「啪!」地用力地拍了一下手。

「那么,大家来拿剑吧!」

在约瑟夫教官的号令下,学生们一拥而上,各自从箱里取出剑。

我等聚集在箱子旁边的学生人数慢慢减少后,才走去拿剑。

箱子里放着各式各样大小、粗细、形状的剑。

呃,我应该拿普通的就好了吧,毕竟我又没有特别擅长使用哪一种剑。

我握住剑柄,拔出一把看起来最普通的剑。

虽然刀刃经过加工,不会割伤人,但剑本身却是沉甸甸的。

原来如此,虽然是比赛用……但这就是真的剑啊。的确,和玩具不一样。

没问题吗——就在我不安地这么想的时候,忽然有人捏了捏我的双肩。

「呵呵,你的肩膀很僵硬喔?不要紧吧?」

「呜哇!?赛、赛希莉同学!?」

我慌忙回过头,只见赛希莉同学正站在我的身后。

「肩膀放松一点了吗?」

「咦,啊……是。」

我好不容易假装出冷静的样子,但心脏却噗通噗通地狂跳。

而且我忽然觉得周遭的空气变得好香。是说……在这么近的距离下欣赏赛希莉同学穿着运动服的身影,真的可以吗?

「我们一起加油吧?」

赛希莉同学对我投以一抹微笑。就在我因为她那惹人怜爱的微笑而心跳不已的时候,她从箱子里静静地抽出两把细长的剑。

「呵呵,那等一下见罗。」

赛希莉同学留下一个微笑,便走进人群中。那个像是保镳的金发男生,还是一如往常地忙着赶走围绕在赛希莉同学身边的人群。

他是赛希莉同学的朋友吗?无论如何,受人欢迎还真辛苦。

狮子班的学生们手里拿着剑,背对着训练场的墙壁围绕成一圈。我在待命的五名教官和几个同学之间坐了下来。

裘莉叶同学正好就站在我正对面的墙壁前方。她手中握着和我一样的长剑,独自站在那儿。只是她的身边围绕着许多看起来很想向她攀谈的学生,但她散发出的那股「不要接近我」的气息,让周围的学生不敢靠近。

裘莉叶同学果然喜欢独来独往吗?

约瑟夫教官确定每个人都拿到剑之后,便大声喊道:

「那么,现在开始模拟比赛!想要进行比赛的人,就报上名字,站出来!」

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的学生们,开始议论纷纷。

「啊,我忘了说一件事。菲布鲁克·玛洛、爱拉·霍伦、赛希莉·亚克莱特——以上三名学生的模拟比赛,要在其他学生全部结束后再进行。而他们的对手,将由我来担任。」

喔喔——学生们发出惊呼。

我转头一看,菲布鲁克正挂着奸笑把玩着手里的剑。而那个带着耳环的红发女生,就是爱拉啊。至于赛希莉同学,则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她那毫不骄傲自满的个性也很令人欣赏。

看来他们三个,就是在这个班上最受期待、实力最强的人吧。

「那……就由我来当第一个好了。反正机会难得。」

第一个报上名字的,是刚才回答约瑟夫教官问题的男生。

分组的模拟比赛开始后,已经有十名学生完成比赛了。

这时,负责应战的教官也换了人。狮子班总共有五十名学生,所以一位教官将负责九—十名学生。接着,第十一个人的模拟比赛开始了。

……话说回来,大家都好厉害啊。

看来一般人在入学之前,大概多多少少都有学过剑术吧。

就在我抱着紧张和不安的情绪看着手中的剑时,在一旁待命的教官们的对话,忽然传入了我的耳里。

「你怎么看狮子班的学生?」

「爱拉·霍伦虽然也满值得期待,但最强的应该还是赛希莉·亚克莱特吧。」

「是啊。当大家知道赛希莉·亚克莱特将进入这所学园就读时,还引起了一阵话题哪。」

「那是当然的啊。她的祖父是当今圣王陛下的剑术教练,哥哥又是圣树骑士团的副团长……而且据说赛希莉小姐拥有比他们都优异的才华,大受赞赏,无论是实力或话题性都非常高啊。」

赛希莉同学果然不简单,感觉就像是具备了一切能力的天才。

「更重要的是她的美貌啊。要是我再年轻一点的话……」

「不,不可能的。」

……教官们果然也是男人啊。

就在我听着他们的对话的同时,模拟比赛也一直继续进行。

不知不觉中,还没有进行模拟比赛的,就只剩下我和裘莉叶同学了。

「有谁还没比赛?」

戴着眼镜的女教官对学生们问道。

……换我了吗?

我站起来,往前踏出一步。

「我是相乐黑彦,请、请多多指教。」

我现学现卖地举起剑,总之先将剑锋往前伸出。

约瑟夫教官将视线落在手里的怀表上,举起手。

「预备——开始!」

对方是位戴着眼镜的女教官。就算动作难看,我也要尽全力战斗。我虽没有学过剑术,但气势可不能输人。好,首先要集中精神——

——噗通。

咦?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视野突然变成一片红色——

——噗通。

这个感觉,我好像在哪里……啊,对了。我记得之前使用禁咒的时候,也有出现——

——————噗通。

我的身体好烫。体内好像有什么不知名的东西,使我的脉搏激烈地跳动。

「唔、呜……唔、唔……」

我用双手紧紧地握住剑柄。接着我把剑往后拉,重新拿稳,放低重心。我的姿势,宛如即将出手猎捕猎物的野兽一般;从我口中发出的,则彷佛是凶暴猛兽所发出的低吼声。

接着,我一股脑儿地向前冲。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高高举起剑,往女教官挥下。

一阵尖锐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又传来「喀啦」的一声。

我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手,才发现本来拿在手中的剑,已经消失无踪。

……、——咦?

眼前的女教官手里拿着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发生什么事了?

我回头一看,本来在我手里的剑,现在掉落在地板上。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显得目瞪口呆。而第一个打破沉默的——

「噗……那是什么啊,难看死了。」

是菲布鲁克。

「气势那么高昂,结果一击就结束了?抱歉,这超好笑的……噗哈哈,刚刚那是什么啦?真的只有气势而已耶。」

菲布鲁克带着嘲讽的态度开始笑了起来。其他的同学或许是看见他这样大笑,觉得现在似乎是该笑的时机,所以也跟着他发出笑声。

嗯——看来我的气势扑空了。

不过,也有些人没笑。包括赛希莉同学、分别站在她左右两侧的金发男生和亚人种少女爱拉同学、教官们——以及裘莉叶同学。

裘莉叶同学甚至露出惊讶的表情。

该不会……因为我实在太逊,所以让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约瑟夫教官走向一脸茫然的女教官。

「伊莎贝拉教官,这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是模拟比赛,怎么可以只用一击就让它结束呢?至少要和学生交手十次以上,我才比较好打分数啊。」

「是、是的,对不起。但是,那个……」

伊莎贝拉教官带着复杂的表情看着我。

「我忍不住认真地防守了……咦?我在说什么啊。在和学生的模拟比赛中,我怎么会想要认真防守呢?」

「请振作一点好吗?你可是五名教官中实力最强的呢。」

约瑟夫教官望向我。

「我问你……先别说剑术了,你以前曾经握过剑吗?」

「其、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拿剑。」

「这样啊,果然是第一次啊。抱歉,我应该一开始就确认的。」

约瑟夫教官把手放在后脑勺,露出像是在思索的表情,沉默了半晌。

「我知道了。就把相乐·黑彦编入特例组吧。看来你需要和其他同学内容不同的课程。」

也就是超初阶入门课程的意思吧?

不过,我也比较喜欢这样。嗯,我就从头开始加油吧。

「噗,什么特例组,也太扯了吧。这大概是前所未有的吧?」

在一旁听见一切的菲布鲁克,再次嘲讽地说。

「你说你叫做黑彦?我说啊,为什么像你这种人还可以进入这所学园啊?真的是一团谜耶?什么?你是特地来让我们笑的吗!?哎,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已经顺利达成目标了耶!哇哈哈哈哈哈!」

其他的学生也受他影响跟着笑了起来。约瑟夫教官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们啊,这种态度很不可取——」

「约瑟夫教官。」

在一阵笑声之中——以严肃的语调打断他的话的,是带着冰冷表情的赛希莉同学。大家的视线瞬时集中在她身上。

「今天的模拟比赛,如果只剩下三名学生还没进行的话,请问可以立刻开始进行我的比赛吗?老实说——看见大家把自己的同班同学当作笑柄,让我很不舒服。」

她说出这番话的瞬间,全场的笑声便戛然而止。

原本放声大笑的学生们,脸上的表情就彷佛因为恶作剧而被责怪的孩子一般。

「进入这所学园时最关键的素养,是能不能使用圣素。因此,就算有不擅长剑术的人,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赛希莉同学走近我,轻声地说:

「他们不知道你是禁咒使,所以你完全不必在意。因为你拥有不输给任何人的才能。」

赛希莉同学后退一步,「呵呵」地微笑,接着用指尖戳了戳我的胸口。

「而且,刚才的那一击,气势非常强喔。没问题的,凡事都要靠接下来的努力。我们一起加油吧,好吗?」

这个人真的好体贴啊。光是她的个性,就足以令人为之倾心了。

我看见菲布鲁克扫兴地发出「呋」的一声,噘起嘴来。

赛希莉同学转向约瑟夫教官。

「那么,约瑟夫教官,请赶快开始我的模拟比赛——」

「不,等一卜。在最后的三个人之前,还有一个人。裘莉叶·贝尔斯汀,你还没比赛对吧?」

被约瑟夫教官这么一问,裘莉叶同学轻轻点头。

「……是的。」

裘莉叶同学手拿着长剑,走向训练场的中央。赛希莉同学别了裘莉叶同学一眼,便像是和她交换似地,退回了墙边。

我也回到原来的位置,背靠着墙坐下。接着,我望向自己还留着点麻痹感的手掌。

那个感觉到底是什么?

就在我脑中浮现这样的疑惑时——

「好,开始!」

约瑟夫教官宣布后,裘莉叶同学的模拟比赛便开始了。

她的对手是和我一样的女教官,不过——

「你、你这是在做什么,裘莉叶·贝尔斯汀!?」

没想到裘莉叶同学竟然把自己手中的剑扔在地上。

「我投降。」

「什么……」

「我也对自己的剑术没有信心。所以,请把我也编入特例组。」

「把、把剑拿起来,裘莉叶·贝尔斯汀!」

女教官要求裘莉叶同学捡起剑,但是裘莉叶同学却丝毫没有打算捡起剑的意思,只是扬起了嘴角。

「是我弄错了吗?我记得刚才听见的规则是,只要剑从手中掉落,或是其中一方投降,比赛就结束了?」

伊莎贝拉教官一脸无奈地默默转向约瑟夫教官,寻求协助。

约瑟夫教官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正当他准备开口的时候……

「开什么玩笑啊,你这家伙。啊?」

从一旁插嘴的,是露出不悦表情的菲布鲁克。

「就算很弱又怎样,只要像那个搞笑的家伙一样,乖乖接受惨败的结果不就得了?你这样很烦耶。既然是弱者,就应该有弱者的样子,听话点吧。」

……那个叫做菲布鲁克的家伙,到底为什么要做出如此令人讨厌的事?

听见他这番话,我真的恼火了。

这时,菲布鲁克的表情却变了。

「你这家伙在笑什么啊?」

裘莉叶同学正在轻轻嗤笑。

「既然是弱者,就应该有弱者的样子啊……你真的拥有被留到最后才比赛的实力吗?」

「你说什么?」

「我之所以把剑给扔掉,是因为我懒得配合模拟比赛这种闹剧。」

「啥?不要说大话啦!你只是害怕出糗吧!?」

「在场所有的人——」

训练场内的时间彷佛静止了下来。

我「咕噜」地吞下唾液。

大家似乎都感受到裘莉叶同学散发出的某种不吉利的气息吧,现场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裘莉叶同学冷冷地断言:

「只要我拿起地上那把剑——就能把在场所有的人全都杀死。」

「什——」

听见她的话,就连菲布鲁克也不由得震惊。

训练场内的紧张感开始变得更诡异。

在一般的状况下,刚刚的那番话,就算被大家一笑置之也不足为奇。

但是裘莉叶同学散发出的那股冰冷带刺的气息,却让她的发言具有一种莫名的说服力。我一想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感受吧。

——说不定那并不是虚张声势。

「啊——听好了?」

这时,一边搔着头一边说话的,是约瑟夫教官。

「裘莉叶·贝尔斯汀,你也进入特例组吧。看你那种尖锐的态度,不管进入哪个程度的组别,你一定也很难和其他学生相处吧。这样可以吗?」

听完约瑟夫教官的话,裘莉叶同学点点头。

这时,现场异样的紧张感才终于解除。

「真是的,狮子班的学生都这么有气势,真是太让人高兴了。」

约瑟夫教官捡起裘莉叶同学扔在地上的那把剑。

「好啦,你们也差不多肚子饿了吧。现在就开始进行最后三个人的比赛吧。」

于是,由约瑟夫教官对最后三名学生——菲布鲁克·玛洛、爱拉·霍伦、赛希莉·亚克莱特的模拟比赛,便就此展开。由于担任对手的教官换成了约瑟夫教官,因此刚才和我对打的女教官,便负责主持比赛。

剩下的三场模拟比赛,依序由菲布鲁克、爱拉同学、赛希莉同学应战。

菲布鲁克之所以排在第一个,是因为他自己要求的。由于他看起来很想引人注目,所以我本以为他会想留到压轴再上场,没想到他似乎选择了率先展现出技压群雄的力量。

「……你了!」

他刚才说的大概是《麻烦你了!》吧。菲布鲁克面对教官时还算有礼貌,看来他还是知道要看对象的。

菲布鲁克的比赛就此开始。旁边的两名教官一脸严肃地看着比赛。

「菲布鲁克·玛洛啊。跟刚才经过比赛而被分到高等组的吉克贝尔特·基尔耶斯和希尔吉丝·叶梅拉尔达等人相比,我比较不看好他呢。」

「这不能说得太大声——站在学园的立场,当然也不能不把玛洛侯爵的儿子归进实力较强的一群里嘛。」

……这应该可以解读为靠关系的意思吧。

三分钟后,菲布鲁克的比赛结束了。

菲布鲁克心满意足地挥着剑,自豪地说:

「唉,我只用了大概一成的实力吧。」

你认真起来到底有多强呢,菲布鲁克呀……

接着轮到的是爱拉同学。

「我是爱拉·霍伦,请多多指教。」

爱拉·霍伦同学的模拟比赛一开始,我隔壁的教官们又再次开始交谈。

「爱拉·霍伦则是名符其实。就连约瑟夫教官也必须花点工夫才能应付她。」

「她的下盘很稳,平衡感非常棒。剑的动作也很犀利。」

「把她归进实力派,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吧。」

「希望霍伦家长久以来『打倒亚克莱特家』的愿望,今年可以达成。」

「……爱拉小姐也真不错哪。胸部又大。」

「你喔……」

三分钟后,爱拉同学的比赛也结束了。她满头大汗。

「呼、呼……谢谢、您……!」

爱拉同学敬礼后,便转身离开。她看起来像是使尽了全力奋战,就连在一旁观战的我也觉得神清气爽。虽然她脸上那有点不开心的表情也让人觉得好奇就是。

一旁的教官们带着哀怨的眼神目送爱拉同学下场。

「爱拉小姐要是能调整一下她那种自负的态度就好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毕竟来自霍伦家的压力,可不是开玩笑的呢。」

「她也挺可怜的就是了。」

教官们将视线移向接着出场的学生,脸色一变。顺着他们的视线一看,只见赛希莉·亚克莱竹特征静静地往前走去。

「一场真正的战斗终于要登场了啊。」

在一片寂静的训练场内,赛希莉同学对教官行礼。

「我是赛希莉·亚克莱特。请多多指教。」

约瑟夫教官的态度,也很明显地改变了。

「来吧。」

在静谧当中,赛希莉同学缓缓地举起右手的细剑。

「那么,我要攻击了。」

最后一场比赛开始。

「……漂亮。」

以结论来说,胜负大约花了两分钟便底定。

掉在地上的剑因为力道太大而喀啦作响,最后终于静止了下来。

「谢谢您。」

赛希莉同学恭敬地行礼。她那宛如石膏一般白皙的脸上,没有流下一滴汗,而她的双手则握着两把细剑。也就是说,掉在地上的是约瑟夫教官的剑。

没错,赛希莉同学打赢了约瑟夫教官。

我还没从刚才那场精彩的战斗中回神。

在一旁观战的教官发出感叹。

「我虽然早就听说了,但她的才能真是可怕啊。」

「你发现了吗?赛希莉小姐攻击约瑟夫教官手里的剑时……她瞄准的是当手拿着剑的时候,手臂上负担最大的位置呢。」

「约瑟夫教官的动作在中途变慢,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吧。我想他的手臂可能麻了,或是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吧。」

「是啊。不过,不知道这到底是她看准了这点,还是天生就有这种能力呢——」

教官们带着畏惧的眼神,注视着被学生们的欢呼声包围的赛希莉同学。

「无论如何,那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而且她的可爱,也超越了一般人呢。啊,要是那女孩是我的妻子就好了。」

「你不是已经有个青梅竹马的太太了吗……」

总而言之,分组模拟比赛就这样结束了。

接下来,便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午休时间。

学园的餐厅位在主校舍一楼的东侧。

挑空二楼的设计,让这个空间充满了开阔的感觉。

以印象来说,就像放大版的时尚咖啡厅吧。

餐点是自助餐形式,供餐时间是一个小时。每个人将盘子和杯子放在木制的托盘上,自己拿取喜欢的食材。

从餐厅角落的楼梯爬上二楼,则有水圣位前一〇〇名的人才能使用的座位,以及为了他们所设置的餐厅。位在二楼座位区的包厢,则有前一〇名的人才能使用的餐厅——这些都是我透过早上约瑟夫教官的说明得知的。

我独自坐在一楼的座位区,默默地将面包和汤送入口中。

我本想等模拟比赛结束,大家都解散后,就去找裘莉叶同学聊天——说不定运气好,还可以约她一起吃午餐。没想到一转眼她就不见踪影了。

我环视餐厅一圈都没看见她的身影。她是不是在别的地方用餐呢?

忽然间,我注意到某个角落聚集了一群人。

坐在那儿的是赛希莉同学。还有些学生特地从二楼的座位区跑下来看热闹。看来不管在哪里,她都是备受瞩目的焦点。而那个金发男生——在模拟比赛时,他自称吉克贝尔特·幕尔耶一斯——则依然在那儿叨叨絮絮地念着,把人群赶开。

「我可以坐这里吗?」

「喔,请——咦,爱拉同学?」

坐在我对面座位的,是和我同班的爱拉同学。

「黑彦,我可以这样叫你吧?我是爱拉·霍伦。哈哈哈,是说,刚才在模拟比赛的时候,我们都报过名字了嘛。」

「你在比赛里的表现很棒耶。爱拉同学好强喔。」

「谢谢你。我觉得你也不差唷?虽然大家都在笑,可是我完全被你的气势震慑了呢……真是丢脸。」

爱拉同学皱起八字眉,难为情地笑着说。

「不过,你被选为最具有实力的三个人之一,还是很厉害啊。」

「哈哈哈,我不知道耶?透过今天的模拟比赛,我深切地体认到我和赛希莉·亚克莱特之间还有一段非常大的距离,让我有点消沉。」

这么说来,教官们好像有说过「今年是否会打倒亚克莱特家」之类的话。我想,她一定肩负着许多压力,和我截然不同吧。

「哎呀,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只顾着讲我自己的事了,其实我是有些话想跟你说。那个……菲布鲁克还有特例组的事,你别太在意唷?」

「咦?」

「你看嘛,每个人在刚开始的时候都会遇到挫折,但只要确实掌握自己不足的部分,持续努力,最后一定会有好的绪果。所以你也不要太气馁,要继续加油喔。」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她是为了鼓励我,才特地来找我攀谈的。

爱拉同学拉开椅子,站了起来。

「我只是想说这些而已。因为我看到你的表情,想说你是不是因为模拟比赛的事心情不好。我也常常心情低落,所以总觉得不能置之不理。」

我之所以心情低落,其实是因为找不到裘莉叶同学啊……

不过,爱拉同学真是个亲切的人呢。

「啊,抱歉喔?我打扰你用餐了。」

「不,哪儿的话。我反而要谢谢你关心我。」

「哈哈哈,不用道谢啦。那……我先回去罗。」

爱拉同学离开的时候,有些难为情地留下一句:

「你真是个好人呢。」

我反而觉得,特地对我表示关心的爱拉同学自己才是《好人》呢。

我带着暖洋洋的心情,吃完了我的午餐。

「一、一个字也没亮……」

午休结束后,狮子班的学生便从教室移动至魔术教室。

魔术教室就像国中理化教室的奇幻版。

幸好教官在第一个小时的课程中先针对魔术式进行了说明,因此我觉得自己已经具备了魔术式的基础知识。

然而,问题是接下来的圣素测定。

桌上放着一张纸,它可以测定学生所拥有的圣素。

而此刻我正发出「嗯、嗯」的低吟,阅读着这张约A4大小的纸张。纸上所写的,就是魔术式——也就是术式(一般会将魔术式简称为《术式》)。

只要将圣素聚集在指尖,再用手指在空中画出术式,便能施展魔术。

术式是由一种名为艾迪亚文字的古代文字撰写而成的,只要将圣素传进文字里,就能施展魔术。最后需要「施展式」的这一点,与禁咒满类似的。

不过,和看到禁咒时不同的是,我看不懂这些艾迪亚文字。

因此我可以确定,禁咒的咒语和术式的文字是两种不同的东西,而之前提到的《翻译功能》也并非万能。看来能够自动被翻译的,似乎只有最低限度的基本语言。

此刻我面前的纸张上,写着二十行术式文字。测定的方法,是看受测者注入圣素后,能让这二十行文字中的几行发亮。

如此一来,便能测出受测者目前所能控制的圣素等级的样子。

听说新生在入学考的时候,便已经通过了是否能操控圣素的测验;而这次则是更详细的测定。

蓝白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