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他会将此称为绝望深渊吗

第一卷 第四章 他会将此称为绝望深渊吗

今天早上多亏有闹钟,所以我准时起床了,但是跟蜜雅小姐来叫我起床的昨天相比,今甲不免显得有点寂寞。我换上制服,下楼一看,桌上放着一张纸条,以及应该是蜜雅小姐昨晚就替我准备好的早餐。

我在心中向她道谢,很快地吃完了早餐后,便跑向学校。

现在,我站在狮子班教室的门口。

昨晚放学之后,我几乎是丢下赛希莉同学不理,就直接跑出教室了。

我想在晨间报告时间之前向她道个歉,所以今天特别提早到学校。

「一大早的,你在赶、赶什么啊。」

一回头,只见裘莉叶同学站在我身后,正在微妙地调整呼吸。

咦?裘莉叶同学该不会也是用跑的上学吧?

「啊,裘莉叶同学,早安。」

「嗯,喔……早、早安。」

光是能和她像这样自然地打招呼,对我来说就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裘莉叶同学你也是因为有事才提早到学校吗?」

听我这么一问,她露出像是有点伤脑筋的反应。

「我、我只是想要早点来学校而已。而且我要几点上学是我的自由,应该不用向你报告吧?」

「说、说的也是。对不起。」

「……话说回来,你跑得那么快,怎么一点都不喘啊?」

这么说来,我从家里一路跑到学校,却没有流什么汗,也不太喘;刚刚跑步的时候,也觉得身体很轻盈。我记得明明前阵子还在抱怨自已运动量不足啊……而且,想到昨天的疲惫,我原本还以为疲劳感会留到今天,但是今天却完全没有累的感觉。

大概是蜜雅小姐做的餐点很营养,再加上睡眠品质很好的关系吧。

嗯?不过,裘莉叶同学为什么知道我是用跑的上学的?

「欸,要进去就赶快进去吧。」

……嗯,算了。

我在裘莉叶同学的催促下进了教室后,首先寻找赛希莉同学的身影。接着,我在教室正中央那一排的倒数第二个座位,看见了她的身影。吉克贝尔特同学和希尔吉丝同学则一如往常地坐在她的左右两侧。

围在赛希莉同学四周的同学一看见我,便露出「来了!」的表情。

「哼,真是个有礼貌的家伙。」

裘莉叶同学似乎查觉了我提早到校的原因,于是直接走向自己的座位去了。

我走到赛希莉同学的座位旁边,对她鞠躬。

「昨天我那样从教室跑出去,真是抱歉。」

吉克贝尔特同学起身让出路来,于是赛希莉同学便来到走道上。她缓缓地将双手环在胸前,稍微压低下巴,露出微笑。

「你完全没有必要道歉唷,黑彦。应该说,我很喜欢你这种特地来道歉的正直态度。不过——」

赛希莉同学轻轻将双手合在胸前。

「如果你真的有一点点抱歉的心情,那么你今天可以跟我一起吃午餐吗?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只有我们两个人单独用餐。」

「咦?我们两个人单独吃午餐?」

「我是认为,既然你不愿意加入我的攻略队,那至少也能一起吃个午餐吧……不行吗?」

赛希莉同学抬起视线,带着诚恳的表情说。

面对她如此恳切的表情,让我觉得倘若拒绝了她会有罪恶感。

……嗯,就当作是为昨天的事情赔罪吧,我好像不应该拒绝。

「我、我可以啊。如果赛希莉同学……这么希望的话。」

「谢谢你,黑彦。」

赛希莉同学露出灿烂的笑容,很自然地牵起了我的手。

她的肌肤滑嫩得不像正常人的手,让我不禁心跳了一下。

「你要小心色诱啊,黑彦。」

语气平淡,但是却清楚明了地这么说的,是裘莉叶同学。

……是说,裘莉叶同学刚刚很自然地叫了我的名字耶?

「你刚刚说的色诱,是指我吗?」

赛希莉同学放开我的手,定向坐在座位上的裘莉叶同学。

「千金小姐你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你心里有鬼?」

「——!」

「哼,什么嘛,被我猜中了。」

赛希莉同学一脸屈辱,肩头微微颤抖着。

「你、你这个——」

「我并没有否定女人的武器之意,只是我觉得这和千金小姐似乎不太相称。」

赛希莉同学把手放在胸口,深呼吸之后,便带着冷静的表情转移话题。

「昨天黑彦说他想邀请来组成攻略队而追出去的人,就是你对吧?」

「好像吧。」

「所以你已经和他组队了?」

「是啊。」

教室内一片哗然。

「那又怎样?」

「我并没有打算放弃黑彦。」

教室里的骚动更加明显。沉默了半晌之后,裘莉叶同学开口说:

「你对我说这些,也没有意义啊。」

「我只是想先做出宣告罢了。」

赛希莉同学扬起微笑。

「哼,这样啊。反正只要那家伙说他不想和我组队,我就会立刻解除和他之间的关系。所以,最后要怎么样,都由那家伙决定。」

「原来如此,一切都看黑彦的意思是吗?」

「……是啊。」

「那么,假如我继续邀请他,而他也答应了,那他加入我的攻略组也没关系罗?」

裘莉叶同学一时之间语塞,接着咂了声嘴。

「是啊,就是这样。只要那家伙答应。」

「我就是想从你口中听到这句话,裘莉叶,贝尔斯汀。那么,我先告辞了。」

赛希莉同学优雅地转过身,走了回来,看起来心情非常好。

她轻轻搭上我的肩膀,并顺着我的手臂往下摸到手肘附近。

「我很期待今天的午餐唷?」

赛希莉同学心满意足地回到座位上,而同学们也纷纷开始交头接耳。我带着疑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那个,裘莉叶同学?」

「……怎么样?」

她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我想跟你说一下有关今天的事。」

「很好啊,能跟美丽的赛希莉千金小姐共进午餐。」

「不,我不是要说这件事。」

我是想跟她说今天放学之后的事。

「说不定你很快就会取消和我共组的攻略队呢。」

「不、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和裘莉叶同学以外的人组队的!」

裘莉叶同学发出「哼」的一声,转过头去。

「……笨蛋。」

呜呜,我是不是让她的心情变得更差了……

「啊——我还是来了!我今天也来到全班都令人失望透顶的狮子班了!」

走进教室的是菲布鲁克。教室里顿时弥漫着一股令人失望透顶的气氛。

……一大早就这么有精神啊。

过了不久,约瑟夫教官也走进教室,开始晨间报告。

教官在晨间报告上说王都某处发生了凶杀案,凶手还没被抓到;他有可能来到学园附近,所以大家夜晚出门时必须格外小心。另外,据说爱拉同学今天下午才会回来上课。

教养课程结束后,接下来是战斗课程。

我和裘莉叶同学各自换上运动服,在第一训练场集合。

原则上,只有等级高的组别,才可以使用新增设的训练场。训练场的数字愈小,就代表设备愈旧,并且被分配给等级较低的组别使用。

因此,我们特例组所使用的第一训练场,就是最老旧的训练场。

据说这是训练场还设置在户外时留下的场地。

「这个训练场好宽敞,还能看见蓝天,真不错呢!」

「遇到下雨就辛苦了。」

身穿着运动服的裘莉叶同学冷冷地说出这个场地的缺点。

这个训练场呈现正方形,四周有石墙围住。

地面虽是土地,但土壤很坚硬,即使遇到下雨天,应该也不用担心脚会陷入泥泞中。

「因为你们是特例组,所以只能使用这里。抱歉罗。」

带着歉疚的表情苦笑地这么说的,是充满成熟女性魅力的伊莎贝拉教官。她也是模拟比赛时与我对打的教官。根据刚才的说明,据说她是主动表示愿意担任特例组的教官的。她的理由是:

『你叫做相乐·黑彦对吧?我想弄清楚你身上散发的那种异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当然,负责指导这一组比较轻松,也是原因之一啦?』

但我总觉得最后那句才是真心话就是了……

「好啦,接下来该怎么办呢?特例组的课程内容,基本上可以全权由负责的教官——也就是我来决定,那你们要从剑术的基础开始吗?可是,你看起来似乎不太需要呢。」

教官对裘莉叶同学露出一抹奸笑。裘莉叶同学沉默了一下子后说道:

「如果相乐·黑彦希望向教官从头开始学习,我也没意见。不过,以我来说,我比较希望用个人——也就是用我的方式来训练他。当然,我也认为应该要先练习到具备某种程度的基础就是了。」

「嗯,如果学生们可以自己练习的话,我就可以轻松许多,我觉得这样很好啊?」

「那么我们就这样决定吧。黑彦应该也没意见吧?」

我点头表示赞同。裘莉叶同学具有相当程度的实力,更重要的是,她是我攻略圣遗迹的伙伴。考虑到接下来的合作,这样的做法应该比较好。

首先,我和裘莉叶同学轻轻地用剑互击。

她说她想先确切掌握我现在的力量。

伊莎贝拉教官为我们准备了好几种训练用的剑;这些剑都和模拟比赛时的剑一样,刀刃经过磨钝处理。我们两个人都挑了单手、双手皆可使用的长剑。

「那我们开始吧。」

裘莉叶同学放松身体,摆出备战姿势。我双手握剑,站稳脚步。

「你试试看用自己的步调攻击我,不用紧张。」

我集中精神,让自己的感觉变得敏锐。接着我紧盯着对方,挥剑往前冲去。

刀刃互相碰撞,发出「锵」的尖锐声响。

「来,不用顾虑,尽量攻击。」

「是!」

我先往后退一步,接着再次挥剑。

——噗通。

又来了。

刹那间,我挥剑的动作突然变快,速度快到连我自己部感到惊讶。裘莉叶同学露出些微诧异的神色,迅速地举起剑。当刀刃与刀刃接触的瞬间——她轻松地躲过了我的攻击。我一时重心不稳,踩空了一步,差点就这样倒下,但最后仍勉强站稳了脚步。

「抱歉,黑彦,我本来想挡住攻击的,但却不由自主地闪过了。」

裘莉叶同学惊讶地瞪着重新站好的我。

「你真的没有学过剑术?」

「没有。」

「感觉上也的确像是没学过……嗯,这样啊。那你再攻击看看,这次我会好好接住的。另外,我也会斟酌力道,稍微对你进行攻击。」

「我知道了……那么,请多多指教。」

我再次举起剑。裘莉叶同学也重新拿稳了剑。

「我话先说在前头,我和那个亚克莱特家的女儿不同,没受过正规的剑术训练,全都是自学的,所以可能有些不好的习惯。假如你想学习正统的剑术,那还是向那个教官学比较好。毕竟我的剑术是在为了生存下去而乱挥的过程中自然学会的。」

「我想跟你学。」

「……这样吗?我知道了。」

我的鞋底摩擦着地上的沙子。

我再次用剑展开攻击,同时一口气拉近与她的距离。我挥出的刀刃从下方画出一个大大的圆弧,刺向裘莉叶同学的腹部——她在千钧一发之际,用剑身挡住了这一击。「锵」的一声,两把剑交叉成一个十字。

我没有减缓攻势,继续展开猛攻。

这个人一定全都能挡下,所以我可以尽全力攻击。

——噗通。

我的速度渐渐加快,一股愉悦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全身上下充满了喜悦,在彼此的剑互相碰撞、弹开之后,便换裘莉叶同学对我展开攻击了。

我立刻收起刀,接下那犀利的一击。

——好重。

这就是我挡下她的攻击时的感想。我握着剑柄的手,甚至传来轻微的麻痹感。

好,现在换我——

——吃我、一记——

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改变了。我的剑彷佛与裘莉叶同学的攻击合而为一,感觉就像在说——吃我、一记——吃我一记、吃我一记——

我的攻击变得更加犀利,开始带有旋风般的气势。

「——!?你……!?」

裘莉叶同学的声音中藏着疑惑。

——好畅快。剑和剑碰撞发出的声音和触感,都令人非常、非常地——畅快。

接着,裘莉叶,贝尔斯汀的攻击方式出现了变化。

喔?你要让我更进一步地攻击吗?既然如此——

「——、……呿!」

一声高昂的金属碰撞声,响彻四周。

我本来应该挥出的剑,如今在训练场一角的地上宛如螺旋桨似地旋转。眼前的裘莉叶同学维持着和我一样的挥剑姿势,凝视着我。

我记得自己上一秒应该是水平地挥出了一记斩击啊……

「你真的完全没有用过剑?」

「我在模拟比赛的时候已经说过了,模拟比赛是我第一次拿剑。」

裘莉叶同学收起战斗姿势,放下了剑。

「你看起来不像在谎谎……算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就在这时,伊莎贝拉教官拍了拍手。

「太精彩了。你们根本应该被分配到高等组吧?呵呵,还是你们想要单独两个人一组,所以才用这个当藉口?什么?你们两个是那种关系吗?」

「并不是。请不要做过度的联想。」

裘莉叶同学不理会伊莎贝拉教官那充满不当推测的问题,接着询问我的感想。

「刚才和我交手之后,你觉得怎样?」

「该怎么说呢,我觉得自己好像充满了力量,或者该说愈来愈快乐……我很难用言语描述,但就是这种感觉。我想应该是因为裘莉叶同学很懂得配合吧?」

裘莉叶同学将手放在嘴角,望着我,看似在思考着什么。

「我可以摸一下吗?」

裘莉叶同学把剑放下,走到我身边,忽然开始用双手揉捏我的右臂。

「裘、裘莉叶同学!?你这是在——」

裘莉叶同学无视惊慌失措的我,继续用她修长的十指像是在检查什么似地摸着我的手臂。

裘莉叶同学睁大了眼。

「你已经慢慢长出肌肉了……?」

咦?我这辈子都没做过重量训练耶……

「可是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在一两天之内长出这么多肌肉啊?」

「哎呀,真的耶。这肌肉很结实呢。」

伊莎贝拉教官伸手摸我的左臂。两人兴致盎然地揉捏我的手臂。

这、这是怎样?这个状态不是左拥右抱,而是被左右夹攻吧……

「这,伊、伊莎贝拉教官!?」

没想到紧接着伊莎贝拉教官竟然蹲了下来,开始摸我的大腿。

「咦?这里也很结实呢。这么说来,模拟比赛时的那一击好像也可以说得通了。原来你的基础体能本来就比较优异啊。」

「不,我记得昨天他的肌肉还没这么结实啊……」

裘莉叶同学也加入了触摸我下半身的行列。

两个女人蹲在我面前摸我的脚……这个状况愈想愈令人觉得怪怪的。

裘莉叶同学保持着蹲姿,抬头看着我。这个角度令我怦然心动。

「抱歉,接下来的时间,你可以自己做些基础练习吗?我有点事想要思考。」

「我、我知道了。」

总算得到解放(?)的我,开始练习空挥,以熟悉挥剑的感觉。另外我也穿插着做了一些伏地挺身、仰卧起坐等我所想得到的基础训练。这些都是为了避免拖累裘莉叶同学而必须做的,一点都不能偷懒。至于裘莉叶同学,则是默默地在思忖着什么。

我向伊莎贝拉教官请教了一下练习挥剑的技巧,接着一直练习空挥,直到下课。

「有关圣遗迹——」

战斗课程结束后,裘莉叶同学缓缓地开口说道。

「我想要先锻链你一段时间,等你有所进步之后,再去攻略。看到你和哥布林的战斗,我觉得光靠禁咒实在太危险了。」

伊莎贝拉教官在整理完场地之后,便离开了训练场,因此现在训练场中只剩下我们两人。

「不过,可以进行攻略的那一天,也许会来得比我想像中还要快。」

「我的状况还可以吗?」

「我打算再观察几天,但我推测应该没问题。不过我不会勉强你。话说回来,也有一些东西是必须透过实战才能学到的。另外……在进入圣遗迹之前,你要多学习一点有关圣遗迹的知识。遇到紧急状况的时候,知识会有帮助的。」

「我知道了,我会去读书的……对了,那个,有关今天接下来的事……」

在我改变话题的瞬间,裘莉叶同学的脸色突然很明显地变得难看。

「喔,你要和亚克莱特家的女儿吃饭对吧。原来如此,你已经满脑子都是这件事了啊。哼,你就好好享受吧。好了,赶快去吧。」

「不是……我是说今天放学后的事。」

「晦。」

「裘莉叶、同学?」

裘莉叶同学彷佛很自责似地用手按住额头。

「刚刚……那个,是、是我不好。抱歉,我想太多了。好,你要说什么?」

「其实在今天放学后,我有事要去找学园长。我想问她一些有关禁咒的事。」

「这样啊。那本来预定要在圣遗迹会馆做的行前准备,就延到明天吧。」

「对不起。」

「不用在意。毕竟对方是学园长,又是和禁咒有关的事,没办法。」

我们彼此陷入了沉默。

「对了,那个。」

裘莉叶同学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运动服,接着捏起腹部附近的布料。

「……这会不会很奇怪?」

「当、当然不会啊。很适合你呢。」

裘莉叶同学微微地扬起嘴角。

「这样、啊。」

「原来裘莉叶同学也会在意这种事啊。」

「很、很意外吗?」

「是啊,有一点意外。而且……我觉得满高兴的。」

「哼,我又不是为了让你高兴才穿的。不过,如果你会觉得高兴,也没什么不好啦。」

我刚才的意思并不是因为她的运动服装扮让我很有眼福,而是能看见她展现出很像女孩子的一面让我很高兴……算了,没关系啦。

「那我们走吧。」

我和裘莉叶同学离开训练场,各自走向更衣室。

我脱下运动服,换上制服,打开更衣室的门。这时——

「那么,我们就依约共进午餐吧?」

满脸笑容的赛希莉同学,已经在男更衣室前等着我了。

我没看到平常在她身边的那两个人。

「你是特地到男更衣室来接我的吗?」

「今天是我约你,所以来接你也是理所当然的呀。」

赛希莉同学抬头挺胸地说。进出更衣室的男生们个个露出「咦?赛希莉·亚克莱特为什么会在这里!?」的表情,经过的时候无不注视着她。

「学生餐厅人太多了,不能静下来好好说话,所以我们今天去外面吃好不好?正好今天天气也不错。午餐我已经准备好了。」

赛希莉同学把手里提着的篮子举高到脸颊旁边。

「我不介意。」

「呵呵,太好了。那我们走吧?」

赛希莉同学很自然地握住我的手,就这样牵着我往前走去。她那像尾巴似的发稍滑过我的鼻头,一阵具有清凉感的香味扑鼻而来。

「嗯?咦?」

我好像看到某个熟悉的发色穿过我的视野……

刚才好像有人躲在走廊角落偷看着我们。

「怎么了?」

「……没事。」

那个人在躲起来的时候,一头银发随风飘扬。到目前为止,我认识的人当中,只有一个人拥有那么漂亮的银发……是说,裘莉叶同学在做什么啊?

另外,赛希莉同学到底要牵我的手牵到什么时候啊?

我很担心我因为紧张过度而流手汗耶。

赛希莉同学完全不理会满心担忧的我,一直拉着我的手往前走。

每走进一条走廊,学生们的视线便自然而然地集中在赛希莉同学身上。她只要站着不勤,就能吸引众人的目光。她不但拥有良好的家世背景,才华洋溢,更有着宛如受到掌管美丽之神眷顾的美貌,就算说她是这所学园的偶像也不为过……因此,我始终觉得她是活在一个遥远世界的人。

在擦身而过的同学们的注视之下,我和赛希莉同学走出了主校舍。接着赛希莉同学带我去的地方,是位在主校舍后面的小庭院。这里的树木很茂密,没有经过修剪。

我们坐在报废的喷水池缘。树木弯曲的枝叶宛如屋顶一般覆盖着喷水池,因此几乎看不出来那是喷水池。

这或许是一个藏身的好地方。

「来,请用。」

赛希莉同学把打开的篮子递向我。篮子里装着用烤过的面包夹着起司、番茄以及肉片的东西……也就是三明治吧?

「这是露诺史蕾德的招牌餐点,叫做起司三明治面包。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呢。」

我拿起一个吃吃看。

「啊,好好吃喔,这个。」

「呵呵,太好了。没有枉费我一大早就起来做。」

「咦?所以这是赛希莉同学亲手做的罗?」

「真不好意思。我每次做这个的时候,我的祖父和哥哥都会很高兴,所以我想男生可能都很喜欢这道料理吧。」

我想更重要的应该是《赛希莉同学亲手做的》这一点吧。

「我的食量很小,如果黑彦不嫌弃的话,请把剩下的都吃光吧。是说,我本来就是做给你吃的。啊,还有这个。请喝喝看,这是花草茶。」

篮子里还有两个银色的小水瓶。赛希莉同学将花草茶倒进可作为杯子的瓶盖后,把杯子递给我。这茶的味道和三明治非常合。于是我便在她的盛情之下,一个接一个地把三明治吃掉。

没过多久,篮子里的面包就被吃光了。

吃完午餐后,赛希莉同学优雅地把杯子里的花草茶喝完,接着凝视着地面。

「我可以问你想和裘莉叶·贝尔斯汀组队的理由吗?」

「我想是因为我深深地被她吸引了吧。」

「也就是说,她对你来说很有魅力吗?」

「应该可以这么说。啊,但是这当然不表示赛希莉同学没有魅力喔……」

赛希莉同学放下杯子,用双手撑着喷水池边缘,将上半身朝我靠过来。

「那只要让你觉得我比她更育魅力,我就有胜算了……我可以这么解释你刚刚的话吗?」

我有种被逼到墙角的感觉,觉得自己的脸颊正在发烫。

「那么,我、我也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赛希莉同学张大她那双天空蓝的眼睛,疑惑地歪着头。

「好,请说?」

「对赛希莉同学来说,禁咒真的是那么有价值的东西吗?」

赛希莉同学缩回身子,用食指抵着她粉红色的嘴唇,将视线飘向半空中。

「嗯——这个嘛……我确实认为身为禁咒使的你是有价值的。」

是啊,毕竟她还向学园长借资料回去研读嘛。不过我倒是觉得,以她对我的执着,如果只单纯用「有兴趣」或是「抱有好奇心」来解释,理由似乎不够充分。所以我猜想,她会不会是对禁咒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呢……

忽然,赛希莉同学的眼神变得犀利。她虽然就像花精灵一般可爱,但有时却又会像这样,露出狐狸般敏锐的眼神。

这种妖艳的眼神彷佛能蛊惑人心,而且似乎藏着某种危险。

「不过……现在我是对相乐·黑彦这个人有兴趣。」

「对我这个人?」

赛希莉同学像是重新振作般地吐了一口气后,恢复原本的坐姿。

「我们换个话题吧。黑彦对我有什么感觉?请完全不用顾虑,说出你的直觉就好。」

我想了一下,答道:

「这个嘛……你给我的印象,是个拥有超乎常人的美貌、实力又强、又聪明、又才华洋溢,可说是完美的人……只是我觉得你——」

正当我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我看见赛希莉同学露出一种非常忧郁的表情,因此我顿时说不出话来。她带着感伤的神情将视线垂下。

「完美、天才……大家经常说我是《被神宠爱的少女》。可是……被神宠爱,其实也并不轻松呢。」

「赛希莉、同学?」

赛希莉同学用手指梳着垂在脸颊旁的柠檬色发丝。

「小时候,包括我的父母和哥哥们在内,每个人都不断夸奖我的外表。但我想其中应该也不乏客套话吧……但是外表受人夸奖,应该没有人会不高兴。」

赛希莉同学像是在自嘲似地,发出「哼」的笑声。

「但是有一个问题唷?只要我失败,或是没做到什么,大家都会说《因为赛希莉很可爱,所以做不到也没关系》。」

赛希莉同学低着头,呵呵地笑了起来。

「很好笑吧?只要长得可爱,就算失败也能得到原谅?……这未免也太愚蠢了。」

她的语调中带着刺。

「所以当时还小的我,便决定以成为一个《既可爱,而且什么都会的少女》为目标。我一心一意地努力,希望我能在外表以外的地方,得到大家的称赞。我想要大家看见我的努力——尤其是我的父亲和兄长。」

赛希莉同学以双手撑着边缘,仰望着天空。

「于是在不知不觉中,人们开始说我很完美、是个天才、是个被神宠爱的少女。老实说,我觉得很疑惑。因为我的努力不但没有被认可,每个人反而都认为赛希莉·亚克莱特什么都有、什么都会。」

赛希莉同学眯起双眼。

「因此我便下定了决心,心想既然如此,我就真的做到『什么都会』给你们看吧。我想,只要我做到一件从来没有人能做到的事——我的努力就一定能被看见了。」

赛希莉同学周遭的气息恢复了原本的柔和。

「呵呵,别看我这样,我小时候个性可是很暴躁的唷?只是当时不认识我的人都不相信就是了。」

「是这样吗?」

若是这样,有时从她身上隐约感觉到的那种激烈情绪,说不定就是来自她真正的个性吧。

「只是因为身边的人都要求我必须表现得像个淑女,所以随着年纪的增长,我暴躁的个性也就慢慢地被矫正了。而我之所以将《被神宠爱的少女》当作下一个目标,就是为了要超越伟大的祖父、父亲还有哥哥。」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她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揶揄自己。

「少女决定先超越她的哥哥。顺带一提,我的攻略队之所以只由三个人组成,也是因为我哥哥在就读这所学园的时候,就是以三个人组成攻略队的关系。你知道在这所学园中,学生抵达圣遗迹的最高楼层纪录是第几层吗?」

我记得教官曾在教养课程中说过。

「好像是第二十九层吧?咦?所以说——」

「没错。比原本纪录中的第二十四层还要高出五层,刷新了学园纪录的,就是我哥哥。」

「……原来如此。这目标还真高呢。」

「这时——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你。」

「喔,我总算明白了。只要借重禁咒的力量,说不定就能打破哥哥所创下的纪录——你是因为这样才邀请我加入攻略队的吧?」

「不,我想如果只是因为这样……我并不会邀请你加入攻略队。」

咦?不是这样的吗?

赛希莉同学直视着我的双眼,眨也不眨地凝视着我。

「因为我想要弄清楚你这个人。」

弄清楚我适个人?这是什么意思?

赛希莉同学只说到这里,便露出结束这个话题的表情,接着伸出宛如牛奶一样白嫩的手。

「如果你不嫌弃,未来也请当我的朋友好吗?黑彦。」

我稍微踌躇了一下后,握住了她的手。

「也、也请你多多指教。」

「呵呵,戒心不用那么重啦,我又不会把你吃了。」

赛希莉同学带着开玩笑的语气笑着说,但我的犹豫并不是因为这个。

如果硬要说的话,那可能就像要触摸一个昂贵的艺术品时的踌躇吧。

「不过,赛希莉同学,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呢?」

总觉得这些话并不应该对一个只认识几天的人说。

「因为我听说男生最没辙的,就是听到女生说心事呀。」

「咦?」

「这是我母亲告诉我的。所以,请你把我刚才说的那些,当作我用来说服你的说辞。」

赛希莉同学暧昧地笑了笑,接着松开和我互握的手。

「好吧,既然知道了我还有胜算,那我们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赛希莉同学发出「嗯——」的声音,伸了个懒腰。

在她伸懒腰的时候,由于身体往后仰,因此那胸型漂亮的胸部便显得格外突出,相信只要是男人都会忍不住想盯着看……不过我却完全没有那种心情,决定抛出我一直犹豫着是否该说出来的话。

「那个,有关我对赛希莉同学的印象……我刚才说的,确实是我对你的印象没错。虽然那些也都没错——」

「啊,你该不会担心自己说错了什么吧?呵呵,不用担心,没事的。」

「不,其实我对你还有一个印象。」

我紧握住放在膝盖上十指交错的双手。

「我其实有点担心你。」

「担心我?」

「赛希莉同学同时也给人一种感觉——像是被放在一个重心不稳的台子上,很美,但是又很脆弱的玻璃工艺品。我觉得这样的你看起来……也像是想把那个台子换成别的台子,但是却没办法对任何人说出口,只是为了满足想要欣赏你的人,拚命忍耐着,努力扮演那个美丽的玻璃工艺品。当然,这只是我个人单方面的印象就是了。」

「…………」

「所以,我想,如果我能帮你支撑住那个台子就好了……就算我没有能力帮你换个台子,但至少也可以撑住它。」

「黑彦,你——」

「我虽然很难答应和你一起组成攻略队,但其他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都请你不用客气,尽量开口。当然,就算你只把我当禁咒使也没关系。」

……是说,我在讲什么啊。

我说完后,不自觉地冒出了冷汗。我赶紧装出开朗的模样。

「对不起,我、我好像说了很奇怪的话。哎呀,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啊,真是的!」

赛希莉同学拿起篮子,离开喷水池。看着她纤瘦的肩膀以及曲线优美的背影,我深深觉得她真的很美。

但是我看不见她的表情。

我不安了起来,担心自己刚才说的话,是不是让她不高兴了。

结果——赛希莉同学在离开前留下了这样的话:

「真伤脑筋耶,黑彦。你对我说这些……岂不是让我更想要你了吗?」

午休结束后,进入术式课程。

由于我无法操控圣素,因此当大家进行实作练习时,我就一个人听讲。同学们正在日前和独眼巨人战斗的试术场,对着靶发射出像闪电一般的雷击,而我则努力地念书。读书可以充实我对这个世界的知识,因此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段时间其实很宝贵。顺带一提,据说目前园方正在商量,在第一学期的术式课程中,要怎么对我这个无法操控圣素的学生打分数。

「黑彦,可以打扰一下吗?」

我感觉到有人在我面前,于是抬起头。站在我面前的是爱拉同学。早上听说她下午才会出席,所以她大概是刚到学校吧。

「你已经没事了吗?」

「嗯,好像没有受伤,只是吓了一跳……哈哈哈,好糟糕喔,我果然很弱。」

爱拉同学无力地笑道,而我也用没自信的笑容回应。

「我也很弱啊。就连打倒独眼巨人的禁咒,也还没很熟练;之前在圣遗迹的第一层遇到哥布林的时候,也一下子就陷入危机了。」

「是这样吗?」

「对啊。所以我想要变得更强。当然心理方面也是。所以,爱拉同学,我们一起努力变强吧。好不好?」

「哈哈,说的也是……嗯,我也不能再畏畏缩缩的了,要加油才行!」

爱拉同学充满气势地握紧拳头,但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摇摇头。

「呃,不是啦!我不是来说这个的……那个,昨天谢谢你救了我,黑彦。多亏了你的禁咒,我才捡回一命。」

「就算我没有出手,也应该会有别人救你啦。」

我苦笑以对。事实上,当时裘莉叶同学和赛希莉同学都已经准备采取行动了。我想裘莉叶同学一定能轻松打倒独眼巨人吧。

「不过,你救了我是事实啊。你果然是个好人。」

爱拉同学露出微笑。我有点害羞地垂下视线。

「爱拉同学,你在模拟比赛后不是来替我打气吗?我觉得……我是因为觉得你是《好人》,所以才去救你的。」

「这样啊。那我们两个都是好人罗。请多多指教啦,黑彦!」

爱拉同学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用双手握住我的手上下摆动。每次跟她说话,都会有种暖洋洋的感觉……而这个时候,我隐约觉得裘莉叶同学和赛希莉同学似乎正用白眼凝视着我们。我想大概是我多心吧。

就这样,术式课程结束了。午后报告之后,便是放学时间。

我向裘莉叶同学打了声招呼后,便按照预定计划前往学园长室。

我来到施有精致雕刻的对开大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我是黑彦。」

「啊,黑彦?请进。」

我走进学园长室,只见学园长正在书桌前写东西。

「抱歉,可以请你等一下吗?我先把这份文件处理好。」

我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

「今天在学园也很顺利吗?」

「是的,还不错。」

「那就好。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