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版第一卷

第1话

台版第一卷 第1话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牙刷

扫图:Naztar(LKID:wdr550)

录入:Naztar(LKID:wdr550)

修图:深冬

=====================

  在不远的未来,科学证实了吸人血怪物的存在。为了保护人类不受「吸血种」侵扰而设立的「搜查第九课」当中,唯一的课员就是美丽的少女「真祖」樱夜伦子──也就是狩猎吸血种的吸血种。

而作为她的新搭档被分配到第九课的笨蛋热血新人──桐崎红朗的工作,就只是让伦子吸血而已?

即使如此,两人也渐渐培养出搭档之间的默契,一同对扩大吸血种感染的组织「王国」步步追逼,探査到底──

发生在染血夜晚底下的纯真吸血鬼动作片就此掀开序幕!

作者:杉井光

1978年生于东京。由于咖啡打翻在多年来随身携带的笔记型电脑上,因此买了一台新的。在转移资料的时候,由于想要多少降低一些容量而在整理资料夹,结果发现了以前记录下来的哏。但不管是哪个哏,我怎么看都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好笑啊!

插画:崎由けぇき

吸血鬼和歌舞伎町!能够接触到满是我喜欢&熟悉的要素的作品,真是太幸福了。

「不准动,我是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九课的人。」

真祖警部 樱夜伦子(Tomoko Sakuya)

不愧为纯正吸血种之名的美丽「真祖」少女。隶属于专门应对吸血种事件的警视厅搜查九课。处理事件时总是冷酷又华丽。虽然满会吐槽的,但基本上不擅长与人相处又容易害羞。

「妳的名字是唸林子没错吧?」

「那个唸伦子(Tomoko)!」

「不对,我是要你用姓氏称呼我!」

「那个汉字太难了我不会唸!」

「上面不是也标了罗马拼音吗?」

「英文也太难了我不会唸!」

菜鸟刑警 桐崎红朗(Kurou Kirisaki)

被分配到警视厅搜查九课的菜鸟刑警,成为伦子的搭档。虽然有着天然呆的性格,而且又笨又粗神经,但天生很有毅力,而且面对工作一向全力以赴。

「我们是认识很久的朋友喔,从小就认识了。对吧,伦子姊。」

刑事部部长的女儿 筑摩川梨纱(Risa Chikumagawa)

「……真祖的血的滋味真是教人受不了呀。」

吸血种线人 白丽(Baili)

「以后你们搜查九课的行动,就由我来一一检查。」

东大法律系毕业的监察官 矢神修二(Shuji Yagami)

率领谜样的吸血种组织「王国」的──国王。

吸血种的黑暗势力朝着伦子与红朗步步逼近──

==================

  新宿歌舞伎町的夜晚总飘散着花瓣与血液的气息。

布满尘垢的玻璃窗外,传来汽车喇叭与人潮穿梭的脚步声,以及无数店舖音乐混在一起的声音。这些声音刺激著缩在墙边的男子敏感的神经。他徒手捏碎空酒瓶,拨掉刺进手心里沾满血黑色的玻璃碎片,再用手摸索潮湿又布满灰尘的地板,然后一把抓起遥控器。

打开吧台上的小电视,几个尖锐黑影映在昏暗店里的墙上。

播报员在电视的小画面里唸著:

『……吸血种对策法修正案正式在众议院通过,本月也将呈参议院……』

男子啧了一声转台。两个评论家隔着台子面对面辩论,其中一人激动到口沫横飞说著:

『我就说了,称吸血种为水蛭本身就是歧视!他们也有人权!』

另一个人几欲起身地打断他的话:

『他们才没有人权,他们根本就不是人类啊!「吸对法」不就是认同这种观点而立的法律吗?』

不管哪一台都异口同声地讨论著「吸对法修正案」。不管怎么转,都没看到任何关于有个男子杀了三个人之后,就逃进了歌舞伎町的报导。有的只是无论学者、评论家还是主播,开口闭口都说著吸血种、吸血种、吸血种……男子突然有种他们都在指著自己辱骂的感觉,愤而起身抓起电视砸到地板上。电视碎裂四散的火花,仅仅一瞬打破黑暗,周遭很快地又被黑暗吞噬殆尽。

「妈的!」

男子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

「妈的、妈的、妈的!」

男子焦虑起来,用指甲搔起穿着牛仔裤的大腿还有敞开衣领底下的脖子。

喉咙好干,有如用报纸铺满口腔的不快触感。真想马上洗掉这种感觉。

男子伸出手抓住倒在地上的那个东西。

那是有如萎缩般细长的──人类的手臂。

「噫!」

被拖起来的年轻女性发出微弱的尖叫。被撕破的衣服敞开垂落着,骨感泛青的脖子上黏着头发。看到自己留在女子全身的咬痕,男子颤栗兴奋起来。这个女人是谁,又是在哪里、怎么抓回来的,他都不记得了。但这一点也不重要。就跟记不得丢在冰箱里的剩菜到底是什么时候,又是在哪里买的一样,只要能吃就好了。

「不、不要了……快住手……」

女子挣扎叫唤的呻吟点燃了男子凶暴的吸血冲动。他使劲把女子拉过来,咬住她的喉咙。女子激烈地扭身抵抗。流进嘴里的温热血液塞满喉咙,每吞咽一口就会产生麻痺般的快感,从他的脑门一路沿着背脊窜到指尖。

男子早知道自己已不是人类,过去几天,他也诅咒过自己遭到感染的身躯无数次,但只有像这样沉溺于血味的瞬间,才是让他忘却一切的幸福时光。他心想──没错!我就是肮脏龌龊的水蛭!那又怎么样?就像人类吃鱼、鸡、猪、牛一样,我们吃人。只不过是如此。以后我也要继续抓一堆人来,吸他们的血到吃干抹尽为止!

女子发出有如穿缝风声般的悲惨声音继续挣扎,男子下意识地加强手劲。女子骨头轧轧作响,那震动触感甚至传到了他的手心上。光是喝血对他来说已经不够了──真想把她的手脚扯断,全身沐浴在她倾盆的血柱下啊!给我更多、更多、更多血──

这时,男子像是被吓到般迅速抬头。

因为他察觉到了门外的气息。

男子把女子的身体丢了出去,而几乎是与此同时,一声枪响贯穿了黑暗。子弹打飞整个门把,寒冷夜风从门扉缝隙流进来。看到娇小的影子滑进店里,男子张牙发出威吓声,往后跳到墙边。讨厌的味道窜进鼻腔里。是火药与金属的气息。这家伙是何方神圣?

「不准动,我是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九课的人。」

影子报上来头,那是一道出乎意料地清澈的少女的声音。仔细一看,才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年轻女子。黑色短版皮革外套底下的手臂,以及短裤下包覆著裤袜的双腿,都像呼个气就能吹断似的飘渺纤细。男子心想──这种家伙是警察?而且还是一个人来?我还真是被瞧扁了呢。来得正好,就看我把妳撂倒,把妳撕裂,喝到一滴不剩!我还很渴,刚才那些根本就不够。让我连妳的骨头都压碎,连骨髓都吸光!

但看到少女举起手上的东西后,男子倒抽一口气。

「依据吸血种对策法第四条,我要──」

她手上举著一把几乎让人的远近感失调,跟她娇小身躯不成比例的超大手枪。

枪口就像瞄准猎物的猛禽双眼一般,紧紧对准男子的额头。他的意识瞬间被鲜血染红。他混著血咆哮的同时,蹬了一下地板。那猛力惊人的一跳,让他看起来像在天花板上奔跑。下一刻,随着落地劲头挥下的双手,让水泥地爬满了裂痕。

可是──那里早已不见少女的纵影。

男子咬牙切齿地扭过头,从他身后腾空翻过的娇小身影映入眼帘。少女抱住双脚膝盖,缩成小小的一团,而后在跳跃的顶点伸展身躯,弯过背脊,再次准确地把枪口对准男子的眉心。

「──『处理掉』你。」

可惜少女的话语没能传进男子耳里。

并不是因为被枪声掩盖──而是他用来聆听的耳朵,以及处理语意的脑子,都早被爆发的六十口径硝酸银弹炸得烟消云散。



住办大楼的入口拉起好几条写着「禁止进入」及「警视厅」的黄色封锁线。像是要挡住围观群众的视线一般,封锁线旁站了数名制服警察。大村带着两名部属走下警车,抬头瞇眼望向歌舞伎町那充斥五颜六色装饰的狭窄夜空,然后快步越过路人,走向大楼。

「课长,这些家伙都不知道这是跟『吸人』有关的事件吗?」

其中一个部属眉头深锁地环顾人墙一圈之后,对大村悄悄耳语。

「吸人」是一种传染病,也是警界用语,指的就是吸血种。要是知道现在躲在大楼里的是凶暴化的吸血种,肯定不会有这么多人来围观吧。

「因为禁止媒体报导了啊。」大村不带感情地答道。

「封锁这一带比较好吧……」另一个下属喃喃说著。

「封锁星期五晚上的歌舞伎町吗?新宿分局那些家伙肯定会发疯吧。而且,看来也不用担心了啊。」

大村抬头望着大楼。透过二楼的窗户,可以看到一名少女快速来回移动的身影。

「已经结束了。」

制服警察们一看到大村就礼貌地向他点头。这位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一课的课长,他一头倍具威严的黑白交杂的头发,在所属辖区的警察之间威名远播,让他无需报上名就可以轻松通过大楼玄关。

「人质呢?」大村这么一问,一位制服警察瞄著深处的楼梯说:

「刚才已经救出来了,正送往中野的医院。」

「『吸人』呢?」

「好像已经处理完了。现在……『那个』正在采集蒐证。」

大村用力揪住这名警官的衣领往上提,周围的人也慌张起来。

「喂,注意你的用词。叫人家『那个』是什么意思?她可是本厅的警部喔。」

「非、非常抱歉。」

大村嗤之以鼻地推开这位警察,往大楼里面走去。那家伙的外表看起来确实还只像个小女孩,而且的确也不是一般人,所以他能明白那些员警不愿尊称她为警部的心理。但再怎么说,区区一个巡警叫她「那个」也太逾矩了。那家伙在现场也是很辛苦的。大村沉重地思索著,便把两名部属留在一楼,独自爬上阶梯。

案发现场小酒吧入口的对开门整个被扯下,有如刺进走廊墙壁似的掉落在一旁。大村小心避开玻璃碎片,步步为营地走进店里,只见身着黑色皮革外套的少女手拿滴管与试纸,正在一滴滴采集散落在地板上的血滴。高脚椅断了三脚,吧台一分为二,酒瓶几近全都碎落一地,酒水在地板上汇聚成一滩,仿佛流冰漂浮的海洋。直冲鼻腔的酒臭味与血腥味让大村板起脸孔。

蹲在血泊中的少女手拿携带型扫瞄器,一边在连结的平板上输入数据,一边头也不抬冷淡地说:

「辛苦了,课长。」

这个外表只能用可爱又梦幻纯洁来形容的少女,却站在染血的案发现场验尸。每当大村看到这个景象时,都会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郁闷感受。她被派到警视厅刑事部已经过了半年,但大村还是无法习惯。

樱夜伦子。

警视厅刑事部搜查「第九课」──也就是吸血种专门课,里头唯一的课员就是她。

「善后还需要一点时间吗?」

「那是当然。这些全都是要靠我一个人来做耶。」

伦子不满地说完后,瞥了一下凌乱不堪的店里。

「法律就是这样规定的,妳死心吧。」大村耸了耸肩。伦子轻叹了一口气,就把视线移回手上,继续作业。根据吸对法的规定,亲手处理掉吸血种的人,就连事后的蒐证等作业,全部都必须负责处理。这是为了确保资讯的精确度。要是有部下可以分担繁琐的杂事,当然可以更轻松地解决,但目前第九课里就只有伦子一个人。

「不过我有个好消息。」

听到大村的话,伦子停下手边的动作,抬起头来露出狐疑的表情。

「明天就会有一个新人到九课报到。」

闻言,伦子垂下了眼。

「……又来了吗?反正一定又是马上就会辞职了。」

伦子咬著嘴唇看向墙边,目光落在埋没在玻璃窗碎片里,全身浸血的──无头尸体上。

「知道九课的工作内容之后还愿意继续做下去的……」

伦子沙哑地接下去说道:

「──只有天大的傻子而已。」



蕴含淡淡海潮气息的晨风吹动成排的悬铃木树梢,绿叶开始渐渐转黄,另一头的蓝天底下,地标塔的黑影端正地耸立著。桐崎红朗穿过剪票口走到站前广场,在十月一瞬让人感到刺眼的太阳直射下瞇起眼睛,用力深呼吸后,中气十足地喊著「很好!」为自己打气。今天是他被派到新部门后第一天上班,更不用说还成了当警察以来一直憧憬的刑警,绝对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不够专业。

可是桐崎现在却不知道怎么走去上班的地方。之前听别人说,大楼就位在出车站马上就能看到的地方,但眼前却没有看起来像是警视厅的大楼。

一找到派出所,桐崎马上冲过去并探出了头。年纪似乎比他还大一倍的中老年警察,便停下书面作业抬头看他。

「辛苦你了。不好意思,请问警视厅在哪里呢?我从今天开始就要到本厅任职了!」

听完红朗的话,警察愣了一愣之后傻眼地说:

「……警视厅在东京。」

「咦?」

「这里可是横滨。你……是个天大的傻子吧。

迟到了一个小时才抵达警视厅,红朗赶紧向搜查一课课长大村鞠躬谢罪。

「对不起,我迟到了!我搞错樱田门和樱木町了!」

「是要怎样才会搞错啊……」

大村忍不住小声这么说道。

「我是今天起被派到搜查九课的桐崎红朗!」

「你不用说那么大声我也知道。」

大村再次仔细端详起这个以满面闪亮笑容打招呼的新人。以一位刑警来说,过于弱不禁风的纤瘦身材配上细软的卷发,还有那张善良无害的娃娃脸。资料上说是二十六岁,但一点也看不出来。他那副模样跟西装一点也不搭,简直就像个正在找工作的大学生。不过大村心想,或许跟樱夜满合得来的吧。

「我是大村,一课的课长,但也兼任九课的课长。」

「请多多指教!」

「有很多复杂的事情应该是要由我来说明啦,但现在没有那个闲工夫。」

大村指了一下办公室的深处。

「你的上司刚好去了警察厅,不过晚点就会回来,你就先待在房里等他吧。」

「是!」

红朗行了一礼之后,从一堆桌子的旁边走向深处。

这是他作梦也会梦到的警视厅刑警部,而且还是最耀眼的搜查一课。杂乱无章地堆满资料的办公桌、深锁眉头讲著电话的刑警们、弥漫的菸味,这些都酝酿出畅快的紧张感,让红朗也自然而然地挺直胸膛。红朗再一次对着自己说:「我是刑警。对,我是刑警!」

当他正要弯过转角时,撞到从另一头走过来的三位刑警。他们的体格看起来都很健壮,眼神也相当锐利,并正以狐疑的视线直瞪着红朗。红朗微笑着让出走道,对他们深深鞠躬。

「敝姓桐崎!从今天起……」

那三个人像是在说「原来就是这家伙」似的面面相觑后,正中央的人打断了红朗的话。

「招呼就免了。」

红朗抬起头来。

「咦……?」

「你是九课的新人吧?」右边皮肤黝黑的刑警说著。「反正一个星期就会辞职了啦。」

红朗不断眨眼,无法理解对方的意思。

「请问是什么意思……」红朗一说完,站在左边五官立体的刑警讽刺地耸了耸肩。

「完全没听说啊?你也真衰呢。哎,反正马上就会懂了啦。」

他一边苦笑一边留下这句话,三个人就向成排的桌子走去了。红朗歪头目送他们离开,一边为他们的一番话感到纳闷。反正会辞职?意思是工作量非常大吗?若是如此,那早就有心理准备了。红朗下定决心,为了要让那几个前辈刮目相看,从今天起就要让他们见识到自己的毅力!

办公室最里面有一个被薄墙隔开的角落,那里有一扇敞开的门,上头挂著一块写了「搜查第九课」的名牌。红朗偷偷瞄了里头一眼却不见人影,只有一些未开封的纸箱堆积在昏暗的房内。一悄悄走进去便飞尘呛鼻,墙边除了箱子之外,还随便摆着一些扫除用具跟塑胶水桶,连想打开置物柜似乎都得费上一番功夫才行。红朗心想,这根本就是置物间吧?我搞错地方了吗?但退一步抬头确认,不管怎么看,门牌「搜查第九课」所指的就是这个房间。

红朗重新踏进去环顾四周。

右手边有个小办公桌,配有金属抽屉收纳盒,在那旁边有个资料盒。桌上还有个插著原子笔跟剪刀的美丽陶制笔筒。

「这是……!」

红朗的目光迅速捕捉到藏在笔筒阴影下的一个圆形小巧的东西,他激动地趋前靠近,并用手指捻了起来。

那是一个刻着金色字样的红色胸章,上头写着「S9S mpd」。

红朗整个人兴奋激昂起来。他曾听说有种仅限搜查一课的人配戴的红色胸章,难不成眼前这是九课才有的特别版本吗?他涌上一股自己被分发到了一个只有被选上的人才能进入的特别部门的实感。

他赶紧把徽章别到自己的西装衣领上,全身抖擞起来,并想像眼前正有个犯人──

「我是搜查九课的人!」

他用手指对向置物柜的门,作势射击。

「嗯……好像哪里不太对。」

红朗思考一下之后,这回改成一边挥舞手臂一圈,一边大喊「我是搜查九课的人!」再比出射击的姿势。

「……不,这感觉也有点怪耶……」

经历不断的尝试与失败,最后他决定好一个全新姿势──自有如飞鹤展翅般高举双手,再挥动两手臂画出8字型,然后立起单脚脚尖高喊「我是搜查九课的人!」并以射箭一般的姿势双手手指直挺挺指向假想敌人。就在红朗完成动作的瞬间,他伸出去的指尖对上一名身着黑皮革外套,一脸傻眼的少女。而他也维持踮著单脚的姿势,僵在原地。

「……你在干嘛啊……」

少女一边叹息一边走入房里,红朗急忙摘下徽章,清清喉咙整理好衣服。被人撞见羞耻的一面了。

红朗虽然感到害臊,但又再次看了一下少女。

这个女生是谁啊?虽然她的穿着很成熟,但不管怎么看都只有十四五岁而已。是被少年课带来辅导的孩子吗?还是学校带来参观的学生呢?

「那个~~国中生不能随便进来喔。」

红朗一说完,少女立刻发火。

「谁、谁是国中生了!」

少女从皮革外套口袋里取出某样东西,用力砸到红朗脸上,打得他眼冒金星。

红朗赶紧用手接住从他脸上掉下来的那个东西,定神一瞧竟然是警察手册。红朗大吃一惊,嘴巴一张一合地,就是说不出话来。那本手册上镶著金色的警徽与少女的大头照。照片底下写着──

警部

樱夜 伦子

红朗重复比对眼前少女的长相和手册上的照片,确实是同一个人。

「我可是你的上司!」

伦子气愤地说完之后坐到办公椅上,然后取下刚才红朗擅自别上的红色徽章,别到自己的外套衣领上。

「对不起!」

红朗深深低头道歉,额头都快撞到桌角了。虽然他想不透这么年轻的女生怎么会是警官,但无论如何,才第一次见面就做了这么失礼的事。

「呃……我是今天起……」

伦子挥手示意他住口,不带感情地说:

「我知道。你可以不用自我介绍。」

她接着把拿在手中的资料板夹上的文件放到桌上开始整理起来。红朗不知所措,只好东张西望。几个摆明喜欢看热闹的刑警们不断假装经过九课的门口,每走过一次就会偷偷往里头瞧,但红朗却完全没有察觉。

红朗再次比对手上的警察手册和她的侧脸,战战兢兢地问道:

「那个……警部……」

伦子抬起头狠狠瞪了红朗一眼。

「话说在前头,不要叫我警部。我可不是想当警察才干这行的,被人这样叫我就火大。还有,快点把那个还我。」

「这样啊……那我该怎么称呼妳才好呢?」

红朗一问完,伦子别开脸,有些含糊地嘟哝道:

「……叫我的名字就好。」

红朗再看了一眼手册。

「林子(RINKO)小姐。」(注:日文中「伦」也有音同「林」的唸法。)

伦子手中的资料滑落一地。

「那、那是在叫谁啊!」

伦子脸颊通红,嘴唇颤抖起来。红朗吓了一跳,赶紧指着手册上写的「伦子」二字。

「妳的名字是唸林子没错吧?」

「那个唸伦子(TOMOKO)!」

伦子用力从红朗手上抢过手册。

「不对,我是要你用姓氏称呼我!」

伦子起身用手指著「樱夜」两个字,并凑到红朗的脸旁。

「那个汉字太难了我不会唸!」

「上面不是也标了罗马拼音吗!」

「英文也太难了我不会唸!」

伦子哑口无言。红朗指著「伦」这个字得意地说:

「这个字我知道,是精力绝伦的伦对吧!」

「不要那么大声地讲这么羞耻的词!」

大吼大叫后,伦子叹了口气放松双肩的力道,并滑坐到椅子上。

「算了,随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伦子放弃似的摇摇头,把警察手册塞进口袋里。

「那么,林子小姐……」

「……干嘛?」

果然还是无法按捺住怒气,伦子的手一边颤抖,一边尝试用冷静的语气这么回道。

「我的工作是……?」

伦子对红朗递出一个小型平板。

「去找科搜研的宫濑拿昨天被处理者的DNA鉴定资料,然后再进行比对。」

但是接下平板的红朗从四面八方端详着手上的东西,接着用拇指在边框上施力。见状,伦子皱起眉头。

「你在干嘛?快去啊。」

「请问这本书要怎么翻呀?」

伦子半张口地僵在原地。

亲切又细心教导红朗世上有平板电脑的存在以及其使用方法的,就是科学搜查研究所一名姓宫濑的研究员。那是个顶着蓬头乱发、脸型细瘦、胡须杂乱还戴着超厚镜片眼镜,披着一身白袍,让人猜不出年龄的男子。从打开电源开始,从头步步教导红朗使用方式,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小学老师。

「不好意思,宫濑先生,我对这种东西一点也不了解。原来那是个人电脑的一种啊。」

「个人电脑这种讲法也太老气了。」

宫濑苦笑了一下,然后对着萤幕显示的资料库,用手指滑出取样结果给红朗看。

「你最好快点记住,特别是九课的工作,老是需要比对资料喔。」

「这样啊……」红朗疑惑地看着平板说:「我听说九课是专门猎捕吸血鬼的部门,所以充满了干劲,但看来也不完全是这样呢。」

闻言,宫濑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他眼镜镜片里瞇著的眼睛,还有重新拉回的笑容,看起来就像刻意做出来的。

「……桐崎,你今年几岁?」

「我吗?我今年二十六岁。」

「二十六岁啊……也就是你懂事的时候,全世界都已经知道吸人的存在了吧?」

宫濑垂眼看向手上平板电脑的萤幕。

显示出来的资料左上方标著一个用圆圈框起来的「吸」字,这也是「吸人」这个隐语的由来。红朗搔了搔头。

「是……这样吗?」

「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喔。毕竟以前被视为超自然存在的吸血鬼,却被WHO(世界卫生组织)公认为传染病。这不在全球造成恐慌才怪呢。」

红朗也有听过这些──历史故事。

躲在黑暗里,混在人群中,吸取鲜血渐渐增加同胞的魔物──吸血鬼。出现在世界各地传说中的妖怪被证实实际存在,是红朗出生前的事。就连这个事实在当时引发了多少混乱,红朗也只能透过文献查知。各地的宗教团体热血沸腾,疑神疑鬼的情绪不断高涨,在各地引发虐杀事件,甚至导致数场大小战争。这些事件过后,国际社会到底是怎么取回和平的,对红朗来说实在太过复杂难以理解。

「当时真的很严重吧。只是我有点无法想像,因为我脑袋不太灵光。」

「但既然你被派到九课,肯定有学过吸对法吧?」

「呃……是有学一点。」

「所以你也知道那基本上是怎么样的法律吧?」

「就是把『吸人』视为非人类,所以可以连逮捕令和法院审判都没有,就直接行刑制裁他们的法律吧。」

「是啊。你这不是挺了解的嘛。」

宫濑肩膀前后晃动地笑了起来。如果是其他人这样说,顶多只会当作在揶揄或开玩笑罢了,但宫濑的第六感告诉他──红朗既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讽刺,他是认真地这么理解。而红朗的理解就本质来说,也是正确的。

「剥夺罹患疾病的人的人权,这就是吸对法的真相,所以必须非常慎重地处理,必须拚命写一堆报告才行。而小伦子所做的就是这样的工作。」

「喔……」红朗傻愣愣地回应。

「不久之后你也会明白啦……不过在你了解之前就会先辞职了也说不定呢。」

「我才不会辞职呢。为什么要这么说啊?」

红朗想起刚才那些搜查一课的刑警们也说了类似的话。宫濑含意深远地看向红朗。

「……搜查九课是特别为小伦子设立,至今才半年,而你已经是她的第六任搭档了。」

「喔……为什么啊?是不喜欢被年纪比自己小的人命令吗?我一点也不在意这种事喔。就算她小我很多岁,既然是上司,我就会好好听从命令。」

看着红朗一脸严肃的模样,宫濑忍着大笑的冲动说:

「小伦子跟你同年喔。」

「咦?同年?」

「完全没有人跟你事先说明过啊?反正你不久就会──」

宫濑正说到一半,他手中的平板电脑就发出尖锐的声音。

「发、发生什么事了?」红朗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

「比对结果出来了喔……去叫小伦子过来。」

科搜研也位于警视厅大楼,所以打完电话才不到五分钟,伦子就来了。宫濑一把平板电脑接到电脑上,萤幕就显示出详细的解析结果。伦子看了之后一脸严肃地说:

「昨天处理的那个原来是第六世代啊……」

「没错,而且没有找到相符的亲世代,也就是说他的感染源还没被处理掉呢。」

宫濑也露出凝重的表情说著。反射到他眼镜镜片上的那些指数透露著不祥的征兆。

「血中群胞体浓度超过一六〇了喔,果然还是第五世代吧?」「这是死后两小时才检测出来的,而且小伦子不是还打爆了人家的头吗?所以才会暂时急速上升啊。」「啊,对喔。如果是第六世代,那要一网打尽得花多少时间──」

两人的对话太过专业,完全跟不上的红朗在来回看了宫濑与伦子五次之后,一点也不客气地问道:

「那个,请问世代是什么意思?」

伦子一脸不悦地中断对话,表情看起来就像在说──连这个都不知道啊?她把抱怨含在嘴里嘟哝了一阵之后,最后终于无奈地开口:

「……吸血种这个族群呀,被传染者传染之后,虽然也会具备传染力,但是对下一个人的传染力会逐渐减弱。用比喻来说,就是感染的血会越来越稀薄。对不同传染层级的被感染者,我们都用『世代』来称呼。」

「这样啊……」

也就是说,第六世代就是被第五世代传染的人,而第五世代则是被第四世代传染的人。红朗眼球快速转动并一边扳着手指思考。宫濑则把眼神挪回电脑萤幕上继续说下去:

「而且感染时间大概是四十至五十小时前,所以感染源在东京都内的可能性很大呢。」

伦子懊悔地咬了一下下唇。

「要是活捉就可以审讯了……」

「当时还有人质在,人命最为优先,妳的判断并没有错。」

「那个……」红朗又毫不顾虑地出声。

「你从刚才就想干嘛啊!」伦子吊起眉毛。

「那最初的世代是怎样变成『吸人』的啊?」

伦子一脸僵硬,宫濑瞪大眼睛,红朗则是心惊了一下。这是这么让人震惊的问题吗?

伦子别开视线,含糊答道:

「天生的。」

「咦?天生就是吸血鬼吗?这也太厉害了吧。会不会变身或飞天啊?」

伦子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基本上跟一般人没两样,只是变老的速率比普通人慢了一倍。」

「哦,慢一倍也就表示……跟我同年看起来却像是国中生这样吧?我真想看看呢。林子小姐妳有看过吗?」

红朗再次目睹了外貌稚幼的长官哑口无言的模样。

大村在课属办公桌上一脸不耐地盖著印章时,一道恼人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来者正是伦子。她双手用力拍了他的办公桌,一副像是要吃了大村似的大喊:

「课长!」

「干嘛?跟新人处得还好吗?」

「那、那家伙可是彻底的大白痴耶!」

「好像是呢。这样不是很棒吗?你之前不也说,如果是笨蛋或许就能继续撑下去吗?」

「不是这个问题──」

大村瞪了一下伦子并打断她的话。

「比起这个,昨天『吸人』的DNA鉴定应该出来了吧?结果呢?」

伦子尴尬地低下头,清嗓后说:

「没有相符的结果。是四十到五十小时前遭到感染的第六世代。」

「所以感染源还逍遥法外啊?」大村垂下嘴角搔了搔头。

只要有跟事件扯上关系的吸血种,DNA都会登录进警察的资料库里,如果是有直接的「亲子关系」的吸血种,就能相当准确地比对出源头。伦子昨天在歌舞伎町杀害处理掉的吸血种,就算搜遍资料库也没找到任何匹配的结果,这就表示传染给他的第五世代吸血种还没被处理掉。

「考虑到昨天的凶嫌马上就凶暴化了,感染源现在应该也处于很危险的状态才是。」

「我知道。那个『吸人』四天前躲到了风尘女子那边。我们现在正在监视那个女的,也获得了一些情报,有人证实那女的有些异常的举止,等一下我就要派人过去。」

听到大村的话,伦子瞪大眼睛。

「为什么不跟我说?居然瞒着我偷偷监视!」

「我也觉得对妳过意不去,但是──」

「因为搜查是我们的工作,而不是贵课的工作呀,警部。」

伦子背后传来一道声音,转头只见三个搜查一课的刑警交叠着手臂站在她身后。他们都穿着大衣,看起来正要出门。正中央的警部补宇佐见一脸憎恶地继续讲下去:

「再说了,我们也没有义务要跟九课报告啊。」

「我也是这里的搜查官,而且关于吸血种的事,请不要轻举妄动!我不是已经讲过很多次了吗!」

伦子激动地喊完之后,上了年纪的巡察部长桦泽就用难缠的口吻说:

「听好了,我们靠人力对付『吸人』这么多年了,妳不过是个保险罢了啊,警部。」

三个人里最年轻的间岛巡察也狠狠放话道:

「要是妳连搜查都要插手,我们可是受不了呀。」

就在伦子愤怒地还想反驳些什么时,大村赶紧介入。

「喂!你们几个还不快去。」大村抬起下巴朝办公室出口的方向示意,宇佐见用鼻子不屑地哼了一声,接着鞠个躬,就从桌子间穿出离去,而桦泽和间岛也跟在他后头扬长而去。

伦子一回到被当作九课办公室的仓库里,就看到红朗盘腿坐在地上,一脸苦闷地阅读一本薄册子。他一发现伦子,就急忙站了起来,保持立正姿势。这动作让书籍掉落到地板上,只见封面标题写着《连猴子也懂的电脑入门书,读了这本你也会自己打开电源!》。

「桐崎,我们要去新宿。找到有凶暴化危险的嫌疑者了。」

「咦?啊!是!」

红朗一脸开心地拎起大衣挂在手臂上。

「我也可以参加吗?」

伦子一脸不爽,并不情愿地说:

「废话。听好了,我外出的时候,你一定要同行。」

「这我当然知道!毕竟我们是搭档嘛!」

伦子的表情变得更难看。

「才不是。」

「咦?那是伙伴喽?」

「这两个意思有差吗?」

「不然是……伴侣?」

「你真的是明白这个词的意思才说的吗?」伦子连耳朵都红了起来,激动地说著。

出勤第一天就能参加逮捕凶暴化吸血种的行动,真是幸运!红朗喜不自胜地跑到备品保管仓库去借对付吸血种的装备,接着又跑去总务柜台提出车辆使用申请单。只是,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