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版第一卷

第3话

台版第一卷 第3话

  时序进入十一月立刻转寒的周一夜晚,红朗独自留在搜查九课办公室里狂喝咖啡加班时,突然有稀客来访。

「不好意思~~打扰了~~」

一道轻柔的声音从搜查一课的方向传过来,红朗探头出去看,一片漆黑中,靠着从走廊透进的微弱光线,可以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影就站在那里。对方发现红朗的存在后开始走近,看清来者时红朗吃惊地嘴巴半开。她身穿西装外套加背心,胸口有个大蝴蝶结,再加上偏短的百褶裙,不管怎么看都像是穿着学校制服的年轻女孩。

「啊!打扰了。」她跟红朗点头打个招呼。来者是个五官立体,楚楚可怜的美少女。她手上提着书包和一个大纸袋。

这女生是谁啊?这里可是警视厅而且还是刑事部,怎么可能会有女高中生能轻轻松松闯进这里啊?不过之前也是光看外表就以为林子小姐是国中生而被狠狠凶了一顿,所以不可以轻易以貌取人,或许对方其实是个女警。

「辛苦了!」不管怎样,红朗决定先鞭躬。

「咦?啊!是的,辛苦了。」少女显得有点不知所措,「那个……你是新来的吧?」

「是的!我叫桐崎红朗,上个月起开始进入搜查九课学习!」

「九课?喔,所以伦子小姐的新搭档就是──」

「正是我。」

「果然是这样!伦子小姐承蒙你照顾了。」

这次换对方深深地向红朗鞠了个躬。承蒙我照顾?红朗纳闷起这女生到底是林子小姐的什么人。

「所以说……那个……你知道我爸……呃……你知道筑摩川人在哪里吗?」她这么问。

「筑摩川?啊……妳是指部长吗?」

「是的。啊!对不起,我太晚自我介绍了。我是筑摩川的女儿,梨纱。」

红朗瞪大眼睛。筑摩川部长的女儿?是要怎样改造那个熊老爹的基因才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女儿啊?虽然这是无解的谜,但如果属实,那么一介女高中生能够这样跑进警视厅,也就说得通了。

「辛苦妳了,大姊!」

红朗比刚才更夸张地低头鞠躬。

「……大、大姊?」梨纱惊吓地狂眨眼。

「我和部长已经结为义父义子了,所以妳就是我的姊姊!有任何要事找熊大爷都尽管交给我办吧!」

「要事……呃……我只是来把晚餐和换洗衣物拿给他而已……」

「了解!就交给小的转交给他吧。部长他……呃,目黑分局的辖区似乎发生了什么事件,所以他现在人好像在那边处理。」

「原来如此,难怪电话不接,讯息也不回。那也就是说他又要好几天不会回家啦……」

「毕竟熊大爷基本上就跟住在警视厅里没两样呢。」

「我爸一旦忙起来就会忘记吃饭洗澡也不换衣服,真的很臭啊。」梨纱一脸困扰地说:「那个……你叫桐崎先生……是吧?你把这些东西交给他时,请记得帮我提醒他记得吃饭。就再麻烦你了。」

「知道了!」

红朗偷瞄一眼纸袋里面,只见在熨好折好的衬衫底下有个大大的便当盒,从里面飘来阵阵美味的气息。

咕噜咕噜──肚子叫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搜查一课,这让梨纱瞪大眼睛。

「刚才的声音不是我发出来的!」红朗非常严肃认真地宣示:「是在我的胃里不听使唤的家伙发出来的!我可没有肚子饿,我绝对不会偷吃!」

但红朗话还没完全说完,肚子又发出叫声,让梨纱忍不住笑了出来。

晚上十点才回到九课办公室的伦子嘴巴半开地愣在门口。

「啊!林子小姐,欢宁肥来。」

「伦子姊!抱歉,在这种时间打扰妳。」

红朗的嘴里正塞满了炸鸡块,梨纱则正在泡茶。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啊……」

伦子用无奈的语气说著。

「因为我肚子饿了,所以梨纱姊把要给熊大爷的宵夜分了一点给我吃。」

「哪里只是一点了?便当盒整个空了吧。」

「呼喔?」红朗发出怪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真、真的耶。」

「看他吃得那么津津有味,害我也不好意思打断他……」梨纱腼腆地笑着这么说。

「该、该怎么办?我把熊大爷的宵夜全吃光了。这下糟了,我一定会被骂,惨了啦,该怎么办啊?」红朗一边这么说,却把便当盒里仅存的炖煮小菜接着塞进嘴里。

「不想被部长打到半死不活,就赶紧去便利商店买海苔寿司卷回来!」

「是──!」

红朗慌张冲出仓库,不到五分钟就捧著塞满超商便当的塑胶袋回来。梨纱也帮他把超商便当里的饭团与豆皮寿司塞进她带来的便当盒里。

「这样应该不会被他发现东西被我吃掉了吧?」

「我爸是味觉白痴,应该不会发现吧。」梨纱笑着说。

「不管怎样还是会发现不是梨纱亲手做的吧?毕竟他每天都吃妳做的菜啊,桐崎,你最好先想想要找什么理由吧。」

伦子这么说著,红朗交替看了伦子和梨纱说:

「对喔,两位认识吧?」

「……嗯,算是吧……」

伦子语焉不详,像是很难说明似的,但梨纱一派轻快地回答:

「我们是认识很久的朋友喔,从小就认识了。对吧,伦子姊。」

「算是吧,嗯。」

朋友。这个词对伦子来讲特别难说出口。毕竟自己不是人类,是以人类为粮食的生物。

「要是也能帮伦子姊做便当就好了,但我又做不出合她胃口的东西。」

由于梨纱说得好像很抱歉似的,让伦子不禁别开视线。

「吸血种都吃些什么啊?可以吃一般的食物吗?我没见过林子小姐吃东西的样子耶。」

这家伙到底是怎样?为什么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想问什么就问什么?伦子无言以对,一边感到火大却又同时感到轻松。对方不顾虑这些,就代表自己也可以不用顾虑太多。

「什么都能吃,但我们没有吃东西的需要,我也从来不知道『好吃』是什么感觉。」

伦子冷冷地回答。

「咦?但是我的血应该很好喝吧?」

「谁、谁这么说过了!这不是你自己乱讲的吗!」

「林子小姐不饿吗?要不要吃宵夜?」

「不要卷起袖子,把手收回去!梨纱不是也在吗!」

「啊!抱歉,我太不机伶了。也就是说吸血时两人独处比较好啊。」

「笨蛋!我才没这么说!」

梨纱呆呆地看着伦子和红朗的互动一阵子后终于有感而发:

「真是太好了呢,伦子姊。跟之前被派来这里的人不同,看妳跟红朗哥满要好的嘛。」

「谁跟他要好了啊!我又不是来警视厅交朋友的!还有,现在已经这么晚了,梨纱妳给我快点回家!」

「是~~那帮我跟我爸打声招呼吧。掰掰,红朗哥。」

「辛苦大姊了,再见!」

梨纱轻快地离开九课。

「真是的……」

伦子坐到刚才梨纱坐着的椅子上。

「梨纱姊做的便当真的超好吃,我现在的血肯定也非常好喝。」

「闭上你的嘴,不然我把你下巴打到脱臼,让你再也无法说话。」

红朗全身抖了一下,转身面向办公桌上的资料,马上又接着说:

「没想到林子小姐也有同年的朋友,真是太让我意外了。」

「才不是同年,梨纱比我小了十岁。」

「啊!对喔。我老是忘记这件事,跟妳同年的是我呢。」

「而且我跟她也不是朋友。」

伦子一边翻阅从行政内阁那边拿到的资料,一边低声嘟哝。

「只不过是在她还是小婴儿时就认识而已。你别在那边说废话了,快把便当拿过去!部长应该就已经回来了,现在人应该在搜查二课。」

「啊,是!」

听到脚步声在搜查一课的黑暗中远去,伦子终于能回到习惯的独自寂静空间。四周安静到连自己的呼吸声都显得吵杂。

我才没有资格当梨纱的朋友。毕竟她就算恨我,也一点都不奇怪啊。

红朗把换洗衣物和便当带到筑摩川那里的瞬间就被打飞。

「谁准你这小子吃我可爱的梨纱亲手做的菜啊啊啊啊啊!」

「你、你怎么会知道?」

「黏在你脸上的米粒上有我可爱的梨纱的味道!」

「居然能闻出味道,也太恶心了吧。」

「你说什么──!」

再次受到攻击,红朗整个人几乎都要被打飞到天花板上了。

「才不恶心!这可是做爸爸的爱啊!你这小子居然敢吃掉梨纱帮我做的爱心便当……」

「请、请等一下!老爹!」

深切感受到生命危险的红朗从纸袋里拿出便当盒塞到还要追击的筑摩川身上。

「这、这是梨纱姊用超商便当装过来的。是梨纱姊本人!是她亲手装的喔!」

筑摩川停止挥下的手,抢过便当盒打开盖子,用鼻子嗅了嗅里头的饭团。

「哼,梨纱确实碰过这个寿司和海苔卷,我一闻便知。」

「能闻出来真的好恶喔。」

「你说什么──!」

第三次的铁拳制裁把红朗打飞到窗边。

「听好了,桐崎!梨纱是老子的宝贝,是我人生的一切,所有接近她的男人都会被我干掉!」

「是!」

「而且梨纱长得那么可爱!还善解人意又会做菜!只要是男人都会对她一见钟情!桐崎,你也是吧!」

「是的!真的是很棒的女生!」

「不准用有色眼光看我可爱的梨纱!」

红朗吃下第四记拳头,这回终于真的撞上了天花板。



「你是跟犯人互殴了吗?怎么全身都是瘀青啊?」

宫濑问隔天到科搜研做感染检查的红朗。

「不,这是……那个……」

红朗把昨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出来之后,惹得宫濑一阵大笑。

「筑摩川先生只要一提到跟小梨纱有关的事就会怪怪的耶……不,也不是这么说,应该说他本来就一直怪怪的。」

「梨纱姊和林子小姐看起来很要好呢……筑摩川老爹是因为这样才讨厌林子小姐吗?」

宫濑一时语塞,抓了抓头。

「……你没有从小伦子那边听说她跟筑摩川先生之间的关系吗?」

「嗯……是指什么关系啊?」

「喔……嗯……看来她没跟你说呢。既然如此,这也不是该由我来说的事情。总之他们之间发生过很多,说不定不久之后小伦子就会跟你讲了──」

检查器响起的声音打断宫濑的话,萤幕上显示检查结果,跟筑摩川有关的话题也就告一段落。宫濑大略看过资料后点点头说:

「嗯,是阴性,检查到今天就算告一段落了。」

「谢谢。」红朗低下头去。「不过感染检查还真是马上就会跑出结果了呢。我本来以为DNA检查应该更花时间的,因为我记得之前念书时学过──吸人与人类的DNA几乎没有差别,所以非常难判别。」

「喔,关于这个啊,其实不是精密调查DNA本身喔。」

宫濑一边收拾检查器一边说明:

「吸血种细胞一旦进入体内就会跟本来的细胞结合产生出新的吸血种细胞,不断如此增殖下去扩散到整个身体,但不代表身体里的细胞都被取代,还是会留有人类细胞,所以被感染的人的血液里会有两种DNA。」

「这样啊。」

「所以要是验出有两种DNA就代表被感染了,不知道哪一种是吸血种的,哪一种又是人类的也没差。」

红朗不断眨眼,宫濑在心底苦笑,心想这家伙应该完全没听懂吧。

「但如果要锁定感染源的吸血种或是验出是第几世代的受感染者,就必须精密调查DNA本身,也因此必须花时间才能测出来。」

「原来是这样。虽然其实我根本完全听不懂宫濑先生在讲什么。」

果然如此──宫濑搔头思量着要怎样才能让他听得懂。

「桐崎,先问你一个根本的问题。你知道DNA是什么吗?」

「『多难过都不哀哀叫』的简称吧?」(注:日文中三个单词的头文字分别是DNA)

这下子换宫濑难过了。

应该要不气馁地说明到他听懂为止,还是该认定他就是这种蠢才放弃说明呢?正当宫濑在思索着要选哪一个时,研究室的门被打开了。

「宫濑,我听说宫地荣市的血液分析结果出炉了──」

走进来的是伦子,她跟转身的红朗对上眼,表露出一脸不悦。

「啊,林子小姐!」

红朗对伦子的表情毫无感想一般开朗地说:

「我的检查好像到今天就都结束了,结论是没有被感染。」

这明明就不是什么好得意宣示的事。宫濑说著就差点笑出来。

「废话,你以为我会蠢到让你被感染吗?」

伦子不爽地说完之后大步走向宫濑的桌边。

「宫地荣市啊,事情可能会闹大喔。我想明天司法解剖的结果就会送到警视厅了吧。」

「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

宫濑点了点头。

「上臂有注射的痕迹,在那周围的血管有因为急性突变而引发的发炎症状。」

伦子倒抽了一口气。完全没能掌握状况的红朗一直眨眼交互看着两人,接着有点胆怯地插嘴发问:

「不好意思……所以这代表什么意思啊?」

伦子一直瞪着自己的手背,冷冷地答道:

「──宫地荣市有可能是自己用药变成吸血种的。」



两天后的傍晚,当红朗窝在九课办公室学习以往的吸血种事件时,接到一通出乎意料的人打来的电话。

『啊,是红朗哥?我打过伦子姊的电话但没有接通,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是梨纱打来的。

「原来是大姊啊。林子小姐现在……好像外出去不知道哪个地方了,现在人不在。」分局的名称对红朗来说每个听起来都差不多。

『这样啊……那真是麻烦了,我有事想找她商量的说……』

话筒另一头的梨纱支吾其词。

『呃……红朗哥也算是吸血鬼的专家吧?』

「没错!」

果敢讲完之后红朗才思索起──我是专家吗?我根本就一点都不懂吸人的事耶。

『那就只好拜托红朗哥了!虽然我想你应该很忙啦……』

一点也不忙的红朗跟她约好下班后碰面就挂上电话。

在两人约好的有乐町某间速食店里,穿过充满年轻客人的吧台座位爬上二楼,只见梨纱就坐在靠里面的座位,一看到红朗就对他挥手。

「红朗哥,这里!」

「不好意思,我晚到了,大姊。」

「不会啦,我才是让你下班还得过来这里一趟,不好意思。」

梨纱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一个身穿同样西装外套制服的短发且娇小的孩子,正抬头看着红朗,怕生地点头打招呼。

「这位是我的朋友,小七。」梨纱把手放在对方的西装外套的肩膀上介绍给红朗认识。

「我是桐崎红朗!」红朗对对方一鞠躬。

「你、你好,我叫久濑七月。」

听说写成七月,但唸法却跟夏季二字一样,红朗觉得这名字真是太稀奇了。这个孩子肌肤白皙、身材纤细,长得也很漂亮,给人一种飘渺的感觉。但并没有跟梨纱一样穿短裙而是长裤,这让红朗感到很不可思议地问:

「七月同学为什么要穿男生制服呀?」

「咦?那、那个……」七月满脸通红地说:「我是……男生……」

嘴巴张得大开的红朗马上回过神来,以简直就要用额头敲破桌面的气势深深低下头。

「对不起!我误会了!」

「没、没关系啦。」七月赶紧左右挥舞双手说:「反正总是被人搞错,我不在意。」

「小七这个名字也很吃亏呢。」

「都怪筑摩川同学叫我『小七』啦……」

「哎呀,不都说好了不要这么生硬地叫我了吗!叫我梨纱就好了。」

「咦……可是互叫彼此的名字,不是很像姊妹淘才有的习惯吗……」

「我本来就是女的也是你的朋友,有什么差吗?」

「唔……是这样没错啦……」

看到两个高中生在那边暧昧地讲话,红朗犹豫到底该不该打断他们言归正传,毕竟他们看起来挺开心的样子……

「啊!抱歉。」

梨纱察觉到红朗的困惑。

「呃……小七是我的同班同学,他现在正好遇到麻烦。」

七月在桌上忸忸怩怩地不断交叉又松开手指几次之后终于开口:

「我被学长姊威胁,他们时不时就跟我要钱……要我带钱去学校。」

「勒索吗?真是不可原谅的行为!」红朗用力槌桌。

「不,那个……」七月赶紧撑住差点翻倒的咖啡牛奶说:「不是这样。钱被他们拿走当然也是很困扰啦,但我想商量的不是这个。学长姊好像有在接触什么危险的东西。」

「危险的东西?」

「……药物。」

红朗吞了一口口水。他把手肘撑在桌上,整个身体往七月的方向靠过去。

危险的药物……?

「之前我就有听过传闻,说是能变成吸血精灵的药。」

「吸血精灵是什么啊?」

「就是吸血鬼。」梨纱从旁补充:「我们是这样叫的。因为是吸血鬼所以就叫作吸血精灵,一般人就叫作人类精灵。」

真是不懂高中生用的词汇啊──等等,重点不是这个。

「可以变成吸人的──药?」

「我本来还以为只是谣言,可是……」七月压低音量说:「最近发生很多吸血精灵的事件,我们学校里也有好几个人突然消失又被退学,大家都说他们是不是变成吸血精灵……」

红朗握紧拳头努力试图想起一些事情。

这不就是前天在科搜研的时候,林子小姐和宫濑先生对话中提到的东西吗?虽然他们讲得很难,红朗也不是很懂,但记得就是在说跟用药成为吸人有关的事情吧?这可不妙啊,这可不是找我商量就能解决的小事。

「那个……这么严重的事,为什么不直接跟妳父亲说呢?」

红朗问梨纱之后,她皱起眉间,轻轻摇头。

「说不出口啊。因为他肯定会叫我不准跟像这种和危险的家伙有牵扯的人当朋友。」

「抱歉,给妳添麻烦了。」七月缩起了脖子。

「这不是小七的错吧?有错的是那些学长姊!下次又被他们纠缠时,一定要跟我说,我来帮你对付他们。」

「不、不行啦,太危险了。」

「呃……不好意思,这不是我自己就能解决的事情,所以我要请林子小姐想办法抓住他们。请你们先等我一下喔。」

红朗先走出店面,傍晚的风吹拂在银座的街道上,让他掀起大衣的衣领挡风,接着拿出手机打给伦子。狂打了五分钟之后,电话终于有人接了。

「啊,不好意思,林子小姐。是我,桐崎。」

『我正在开会,有什么事吗?』

话筒的另一端传来不耐烦的声音。但当红朗转达了从七月那里听来的事情之后,伦子的语气也变得认真起来。

『你现在在哪里?有乐町吗?可以请那个孩子等一下吗?我二十分钟之内就到。』

红朗回到店里向七月确认。

「小七同学!林子小姐说她马上就会过来,可以请你等一下吗?」

七月瞪大眼睛点了点头。

「他说可以!」红朗精神饱满地对伦子说完就后挂上电话。

「那我去买个饮料,只点一杯咖啡就待这么久,对店家也不太好意思。」

梨纱说完就起身走向楼梯,等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楼梯间之后,七月缩在椅子上偷瞄红朗,等快对上视线时又赶紧别开,瞥向嘈杂的店里四周。不过红朗可不是那种会察觉到气氛尴尬的人,他笔直面向对方,一点也不客气地搭话道:

「梨纱姊真的给人一种大姊姊的感觉呢!她在学校也是这样吗?梨纱姊的爸爸超级强悍,不知道她自己是不是也有在学格斗技啊?」

「不,那个……」七月抬头看着红朗说:「她是羽球社的。」

「羽球啊。也有人说那算格斗技呢!那你也是羽球社的吗?」

「羽球社只有女生,我是男生……所以……」

「啊,抱歉!」

「没关系,不用介意。」七月僵硬地做出笑容。「虽然我是很希望能跟筑摩川同学参加同样的社团啦……毕竟我在学校里也没有其他朋友。」

「小七你这么可爱,朋友应该很多才是吧?」

由于红朗的讲法太直截了当,让七月满脸通红低下头说:

「我……下学期才刚转学过来,还有……我长这样,似乎反而容易……被人盯上。」

七月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好继续说下去:

「筑摩川同学从一开始就对我很亲切,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今天也像这样介绍警察给我认识……不然我真的怕得不敢跟任何人说。」

「我是个笨蛋,对这些没有半点常识,一点都不可靠。但如果是林子小姐就值得信赖托付,你放心吧!」

七月诚惶诚恐地左右摇头。

「红朗先生,也真的很谢谢你,帮了我很大的忙。」

「我早就习惯被揍了,所以下次如果又被叫去勒索时记得找我。放心,我们是警察所以不可能打起来,我只会代替你挨打,让他们见识一下我们的毅力,反吓他们一番!」

「好的……」七月尴尬地笑了。

还没过二十分钟,伦子就现身在店里。她喘着气跑上二楼,梨纱看到马上就对她挥手。

「伦子姊!这里,在这里!」

伦子注意到梨纱的呼唤,便穿过一群群学生的背后,走到红朗他们的座位。

「抱歉,我来得有点晚。」

伦子低头致歉后一看到七月便瞪大眼睛,肯定是因为对方怎么看都像穿着男生制服的女生,所以感到错乱吧。另一方面,七月果然也把眼睛瞪得更大。这也是当然,因为来者一点也不像警视厅的刑警,而是一位看起来与自己同年纪的少女。

「我是九课的樱夜。」伦子对七月殷勤鞠躬。

「啊,我是久濑。」七月也起身跟伦子问好。

「那我们赶紧进入正题吧,不过这个地方……」

伦子皱眉环顾店内。店里几乎坐满了客人,非常嘈杂。

「……没关系,这里或许正好呢。」

她脱下大衣坐到红朗旁边,也就是七月的左前方的椅子上。

梨纱催著七月,他才再次开口,前面的内容就跟刚才他和红朗说的一样,但话题渐渐深入到连勒索他的学长姊姓名与被盯上时的细节都提及了。

「那几个人打算用勒索你得来的钱去买可以变成吸血种的药品──这就是他们当时谈话的内容吗?」

伦子终于踏入核心,七月吞咽口水点头。

「只要变成吸血精灵,运动神经就会变好,也可以不睡觉,还能透视东西,不怕冷也不怕热,而且……大家最常说的就是不会变老又能变美。所以其实有满多人觉得这样很酷,很向往变成吸血精灵……」

伦子刻意大叹一口气。七月放在腿上握紧的拳头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然后他才小声问:

「那个……要是我说错了请不要怪我……但伦子小姐该不会其实就是……吸血精灵吧?就是有获得公认的那种?」

就连高中生也能察觉到这件事吗?红朗感到有些意外。难不成吸人比人类老化得还慢本来就是常识吗?本来不知道这点的自己才该感到可耻啊。

「没错。」伦子不带感情地回答:「不过可以透视或是不怕冷热那些谣言都是假的,为什么外头会有这些荒唐的传言啊……」

「但林子小姐很美丽也很帅气,这点不就是真的吗?」

「你、你在说什么鬼话啊!」伦子脸红瞪着红朗:「我们正在谈重要的事,不要插嘴说些屁话!」

「对不起。」

红朗缩起身子心想,但运动神经很好这点也是真的吧。毕竟自己已经亲眼看过好几次伦子那非比寻常,凡人绝对无法企及的灵活动作。

「一旦被感染人生就毁了,为什么还要花钱买这种药啊?」

伦子的语气明显充满了愤怒。不知道是不是有种自己被骂的感觉,七月整个人在椅子上缩了起来。

「……听说……如果是比较上面的世代,就可以与人类无异地生活。」

「如果是第三世代或以上的世代,确实不会凶暴化,但也不能因此就这么做吧。」

「只要好好付钱……就可以成为『高级吸血精灵』……啊,这是学长姊他们的叫法啦……说是付钱就能拿到可以成为高阶世代的药品。」

「为什么会轻信这种事情,还为此付钱啊……真是莫名其妙,根本无法搞清楚人家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不是吗?」

伦子嘟哝说著,然后突然恍然大悟似的把脸凑近七月说:

「那些学长姊该不会有说过类似……实际遇过高阶吸血种的事吧?」

七月有点措手不及,但还是轻轻点头。

「……听说卖药的集团里头,像首领的那个人就是高级吸血精灵。」

「你有见过吗?」

「我、我才没有呢!我只是被他们威胁要带钱出来。」

「名字、外观等等,你有没有听他们提过?只是性别也好。」

「不……」七月摇头之后,又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啊,对了!」

「怎么了?」

「学长姊他们好像称呼那个首领为国王之类的,然后又说王国怎么样了……」

「王国……?」伦子闻言,锁紧了眉头。

「什么意思,王国的国王?」红朗一插嘴就被伦子冷冷地瞪。

「我想应该是那个集团的名称吧。」七月瞥了红朗一眼后接着说。

「王国……」

伦子自言自语后重新看着七月说:

「你知道任何能够联络贩药集团的方法吗?例如那些学长姊是怎样付钱给他们的?或是他们都是在哪里交易的?你有没有听过任何类似的事情?」

伦子的语气变得越来越严肃,这让七月露出胆怯的样子。

「啊,抱歉,我知道不是你的错。」

伦子察觉到之后赶紧道歉,却没有忘记继续追问。

但七月知道的事情似乎就是这么多了,之后不管怎么追问依然问不出任何新的线索。

「对不起,我没帮上什么忙。」七月垂下头说。

「不,光是跟我们讲这件事,就已经帮了很多。」

伦子用坚定的语气回答。

「只要惩处那些恐吓勒索的家伙就好了吧?」

红朗一讲完马上被伦子狠狠瞪视。

「不准擅自做这些事。」

「要惩处当然也是找林子小姐一起来啊!」

伦子叹气呼到已经完全凉掉的薯条上。

「我也很想赶快把那些家伙抓起来审问一遍啊。但没有事先向上头报告,就无法行动,不然大村课长会很困扰,而且对象是未成年人就很麻烦。」

「在这么拖拖拉拉的时候,要是小七又被勒索怎么办啊!」

「关于这点──」伦子欲言又止才说:「要是那些家伙真的买了药,事态就无法挽回了,所以我希望你绝对不要把钱给他们。」

「咦……」

七月的眼里充满了不安,这也当然,因为不给钱肯定会被揍啊。红朗边想就愤慨起来。

「果然明天我也一起潜进他们高中好了!」

「我不是说过不能马上──」

「我会代替小七去跟那些学长姊交涉。」梨纱从旁插话:「我也会问出更多关于那些卖药的人的事情!」

「不行!要是发生意外怎么办?绝对不准你们涉入过深。」

伦子立刻否决,对着七月郑重地说:

「总之请你尽量避开他们,我们会尽早对应此事。

七月脸上带着不安轻轻点头,梨纱则觉得无趣似的噘起了嘴。

回到警视厅,伦子马上走到刑事部部长办公室,只见筑摩川正在和搜查一课课长大村讨论事情。

「干嘛,樱夜?」

「请问你知道『王国』吗?」

筑摩川几乎要踹倒椅子似的跳了起来,推开大村,逼近伦子。

「妳这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

果不其然──伦子把满腔的苦闷吞回肚子里。

「你早就知道有这种吸血种的组织了吧?」

「妳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才要请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大村看着互瞪的两人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又噤声,叹口气退到墙边,大概是知道自己插嘴也没用吧。

但筑摩川却马上先退让,让伦子也大感意外。

「我之前就知道有一群家伙在招募志愿者,企图增加吸人数量了。他们确实有用王国这种白痴的组织名称呢。」

「为什么这些资讯都没有到我这里?」

伦子用拳头槌了桌子,笔筒和资料都因此滑了下来。

「妳又不是我们部门的。」

「请问你打算继续维持这种无谓的地盘意识到什么时候!我也在追查宫地荣市被感染的来源啊!」

这时大村终于开口:

「关于王国这个组织的资讯,是我们逼输血用药剂的流通业者吐出真相时偶然追查到的线索,也就是说,这个组织是该业者的上游客户。」

大村无视伦子那咄咄逼人的视线继续说:

「根据那个业者所述,王国的成员不会胡乱吸收成员,好像有透过面试还是什么方法严格控管人员的样子,所以我们这段时间不管怎么查,都无法继续追查下去。」

宫地荣市是被某个地方取得的药物所感染的,也就是说──

「言下之意是王国和宫地荣市并没有关系吗?」

「无法这么断定,只能说那些家伙似乎不太可能随便用药增加伙伴。」

伦子咬著下唇陷入一阵思索。

「那换我发问了。樱夜,妳是从哪里知道王国这个组织的?」

筑摩川用尖锐的声音这么质问道。

「是梨纱跟我说的。」樱夜不假思索地回答后,筑摩川瞪大眼睛。「梨纱就读的高中里,似乎有群学生企图跟自称王国的组织购买药品。梨纱今天才跟我商量这件事。」

「什、什么!妳说什么!梨纱……梨纱找妳?」

筑摩川一边咳嗽一边说。

伦子也知道梨纱就是不想跟她爸讲这些才特意找自己商量的,所以说这样有点对不起她,但这并非可以隐瞒的小事,所以就全盘说出了,连梨纱的朋友久濑七月这个男学生被勒索,还有勒索他的学生打算从王国购买「能成为吸血精灵的药」这些事都让筑摩川知道。

「没想到居然已经渗透到高中生了啊……」

大村歪著脸呢喃,筑摩川则用力搔头大吼:

「为什么梨纱不跟我这个爸爸商量却找妳这家伙啊!樱夜!只要跟老子说一声,我马上就阆进学校里揍扁那群勒索小鬼,打断他们的四肢让他们无法再接近梨纱了啊!」

「不就是因为你老是马上说这种话,她才不想跟你说吗?」伦子叹气说著:「而且被恐吓勒索的又不是梨纱……唉……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不用妳说我也知道!喂!大村。」

「我会想办法找出任何线索啦。樱夜,快跟我说那些小鬼的名字。」

伦子讲完七月跟她说的人名之后,大村立刻走出部长办公室,所以伦子也赶紧追上去,在走廊上叫住他。

「你要去问话的话,我也要去。」

「这不是妳分内的事,退下吧。」

「连课长也说这种话吗?」

「我才不是故意不让妳知道资讯才这么说的,不过妳有多少做刑警调查的经验?妳知道要从未成年者那边问出话来有多麻烦吗?妳觉得这种任务,是可以交给半年前才刚被调派过来的家伙处理吗?」

伦子哑口无言,因为大村说的一点也没错。向人类调查事情的搜查员──从这个角度来看,伦子几乎没有经验。大村转身走出去的同时对伦子留下一句:

「等挖到线索,有血的气息时,就轮到妳出场了。」



但伦子也不是那种被这么说就会乖乖等待的类型,隔天她马上约梨纱和七月出来,在速食店碰面后自行调查。

「被感染者在潜伏期时新陈代谢会高得异常,也就是说会常常感到口渴和常跑厕所。有没有同学有类似的情形?」

被伦子这么一说,梨纱和七月互换视线。

「一般人不会注意别人上厕所的次数吧……」

「那以后请你们多多注意。还有味觉会最先有变化,变得无法接受太浓的味道,再也不觉得食物好吃,食欲当然就会下降。关于这点,有没有任何想法?」

「对不起,我没有朋友,午餐都是一个人吃的。」

「唔……这样啊……」

气氛尴尬,伦子只好一口气喝光纸杯里难喝的咖啡。

她在调查这所学校里是否已经有学生买药服用,如果只是感染的初期阶段,赶紧打疫苗还来得及,也能成为搜查非法贩药分子的线索。只是既然已经被大村制止,不许她直接跟那些学生接触,她也只能寄望梨纱和七月可以提供线索了。

「光看外表分辨不出谁是吸血鬼吗?像是皮肤很白或眼睛会发光之类的……」

七月战战兢兢地问道。

「潜伏期的话外观几乎不会有任何变化。」伦子摇头:「如果到了活性化的阶段,眼球确实会发出红光,但到了那种程度,就算看得出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这样啊……」

「不用我们到处去打探,只要对全校学生做抽血检查就好了吧?」

梨纱小口小口地吸著吸管边喝柳橙汁边说。

「要是能这么做我也想啊。但检查整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