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前篇

第一卷 前篇

晃晃悠悠漂浮着的意识聚拢在了一起慢慢变得清醒起来。让人感觉很舒服的悬浮感四散开来,取而代之的是有什么像是在戳着眼睛一样的刺激的感觉。

啊啊,已经早上了啊。就这么闭着眼睛吧,我愁闷地皱着脸。从窗帘的缝隙中射入的朝日应该是照在了眼皮上的吧。该把窗帘换掉了吧,突然这么想到。虽然这个月的零花钱有点紧就是了。

久违地做了关于以前的梦。也许是因为在昨天桔梗过来住而一直聊天到了很晚的原因吧。

哈……打了个哈欠。虽然想就这样再睡个回笼觉,但是今天是星期一。不能在一周的刚开始就上学迟到。不,虽然我的话是觉得怎么样都好,但桔梗的心情却会变得非常不好。在这之前不知怎么的就下定决心而睡过了头然后在第二节课才赶到学校的时候,发现桔梗满脸泪水地摆弄着电话。就在惊讶着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发现从桔梗那里发来很多封的邮件还有来电记录。好像是在担心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故而担心到不行的样子。在说了只是睡过头了而已之后,桔梗倒是止住了哭泣,但那之后心情很差,连一句话也不肯对我说。最后总算是答应在下一个星期天一起出去买东西才盖过去,所以比起要再品尝一下那滋味的话还是稍微早起一点比较好吧。

起来吧。这么想着动了动身子。但是受到了什么抵抗,我没能爬起来。

一边想着又是这样吗,一边睁开了眼睛。

「……呼」

眼睛与鼻尖之间的距离马上就可以亲上去了。不出所料,在那里的是桔梗。虽然是经常会有的事情所以并不是很惊讶,但还是有些心动。

穿着睡衣的桔梗,好像感觉很舒服似的闭着眼睛,两只手紧紧抱着我发出轻微的呼吸声。

桔梗应该是在地板上铺着被子睡着才是。肯定是在夜里去了厕所,然后回来的时候搞错了要进的被子了吧。然后就这样,把我当作了抱枕吧。但到底是怎么把左手钻到我的身下来的啊。虽然没有注意到这的也是我自己。

就算是到了变成高中生的现在,桔梗也经常会到我的家里来住。我的父母对于她被托付过来照料很是称心,从十二年前搬到这里来到现在为止,实际上其实就是被当作我家的孩子一样疼爱着的。这份疼爱相当的厉害,虽然说是别家的孩子但却有专用的碗筷,牙刷和洗发水,而且还有被子和枕头,还有就是数也数不清的室内和出门用的衣服,就算是桔梗空着手到这里来住上几天也不会有任何的不方便,因为在这个家里完备地准备着很多桔梗的生活用品。因此我的衣柜就这样被桔梗的衣服占据了一大半。啊,并不是说这样不行。比起这个来说问题是,本来是父母给桔梗买的衣服但却让要我来穿还拍了照片,而且还让我就这么穿着出门过。因为桔梗的衣服基本上都是轻飘飘满是蕾丝要有多女生就有多女生的东西,所以我对于穿上相当的抵抗。在最近每当父母要去给桔梗买新衣服的时候我都不禁会头痛起来。

但不管怎样,在以前我对于穿上桔梗的衣服并没有去抱有任何的疑问,只是想着「桔梗开心就好」因为我这样快乐地就接受的原因。在几年之后才觉得后悔了起来。但虽说是如此,到现在才来制止也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在现在也会定期地穿着桔梗的衣服。如果拒绝的话桔梗又会是那样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用还自由的左手,轻轻地碰了碰桔梗的脸颊。在小的时候很病弱的桔梗在到了中学,高中之后体质也跟着变化了,到了现在身体已经变得和我一样非常健康。虽然说比起其他人来说会更加容易感冒,但是比起以前来说却已算不上什么了。

「真是的。还睡着这么舒服……」

脸颊戳上去软乎乎的。「唔」虽然这么哼了哼轻轻地扭了扭身子,但看来还是没有要起来的样子。

「喂,起来了哦。要迟到了」

啪啪地拍了下。但果然还是没起来。这也是当然的啊,因为她早上是很弱的。但虽然这么说早上到我家里来叫我的时候却非常的早。这是桔梗的七大不可思议之一。

用不会拍红的力度继续拍着脸但却完全没什么反应,于是试着给与更加强烈一点的刺激。

「诶嘿」

咚的试着用额头贴了上去。「唔」漏出这样些许的声音来。这次终于是要起来了。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过了一会儿呼吸声又变得规律了起来。轻轻地叹了口气,我用食指碰了碰那微微张开的樱色的嘴唇。

「……不起来的话,我就要亲了哦」

用只想自己听到的声音低语到。心跳有些激动了。

……没有反应。但在这个时候,她磨磨蹭蹭的地转了转身子,把脸埋在了我的胸口。真是个可爱的家伙,嗯嗯摸着她的头。如果是休息日的话,应该就会这样和桔梗睡个回笼觉的吧……。

「不要玩了,差不多该起来了啊」

早上这个片刻的舒缓。还是必须要结束了。再这样下去的话就真的要迟到了。

像是要把桔梗的手挣开一样猛地直起上半身来,把身上的被子掀开。向旁边看去,还在躺着的桔梗的手窸窸窣窣的在动着。应该是在找抱枕的吧。但是很遗憾的是抱枕已经没有了。

下了床,用手取过挂在衣柜上的上衣。然后手臂穿过,突然间和镜子里的我对上了目光。

没什么色素的茶色头发从容地越过肩膀,长的差不多可以把背给盖住。身体就全身来说是有些圆润的,腰虽然纤细但很紧实。虽然脸格外小巧,但眼睛大大地睁开有些水灵灵的。肌肤虽然没有桔梗那么白皙,但却很柔滑。虽然身高是平均的高度但手和脚比起别人来说要稍微长一些,体型应该也算不错吧。而且比起什么来说的是,胸口把睡衣顶起来的部分鼓鼓的。

——

这幅身姿,并不是刚才在梦中所见的啊十二年前的『像是』女孩子的我,而是已经『作为』女孩子的我。

——

这是六年前某一天所发生的事情了。我在某个医院里检查的时候被诊断为了假两性畸形。所谓假两性畸形,就是本来应是男孩子(女孩子)但生下来却是一副女孩子(男孩子)的样子。简单明了地说就是这样的症状。

也就是说我并不是男孩子,而是女孩子。

当时我还只是个小学生所以并不明白详细的情况,但是在医院里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检查之后,总算是弄明白了我自己本身比起男孩子来说应该认知为女孩子,结果,我于是就这样要作为女孩子生活下去了。因为父母并没有特意把我作为男孩子那样养育的,而是作为相当于桔梗的姐妹养育着的,所以得到这样的结果也并不奇怪,到现在我都是这样想的。实际上,从医生那里听说我要变成女孩子的时候我也只想到「哦」而已。

在手术结束以后,首先到了已经变成女孩子的我身边的就是桔梗。她看见在医院的床上我健康的身影,一下子就哇哇大哭了起来。看来是以为我是不是得了什么很重的病而就要死掉了的样子。变成了女孩子不再是男孩子什么的,都是次要的,总之能就这样平安无事地就生活下去了感到很高兴。

然后我就这样在小学转学了,在转学的地方和在那之后的中学的生活也没有什么起起伏伏,算是平安无事的度过了。虽然和桔梗不在一个学校,但星期六和暑假的时候经常会碰面在一起玩,所以并不觉得很寂寞。但还是觉得在一个学校的话更好,所以在要上高中的时候我们两人就商量好了,去考了同一所高中。在平安合格之后到了现在,每天都是一起去上学的,享受着高中生活。

对于变成了女孩子的我,父母和桔梗都自然而然地接受了。正是因为这样到现在都持续着和以前没什么变化的关系。

——

斜视了一下还在梦的世界里的桔梗,我从穿衣镜前走开了。用力把窗帘一下子拉开,早上的阳光侵入了房间。冷风吹过,身体哆嗦了一下。哈的一下吐出的气息变白了。

高远飘渺的天空今天也是万里无云,在这清澈的蓝天上漂浮着的太阳比起以往来更显得闪耀。

嗯,虽然看上去是如此,但实际上应该和昨天并没有什么两样吧。

从今天开始就是十二月了。从上个月开始就一直在下降的气温,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围巾后手套已经成了必需品。特别是今天感觉更加的寒冷了。这肯定也是错觉吧。这是大概因为日期变换所产生的安慰剂效果。但是看到这白色的吐息,也许今天就是变得更加寒冷了也说不定。之后再去确认一下天气预报吧。

「唔。野乃酱太冷了啦」

「噢,终于起来啦?早上好,桔梗」

关上窗户回过头去。被掀开了被子的桔梗抱着膝盖团成一个团,双手抱着膝盖。虽然比我要耐寒冷,但自己把窗户打开的我和睡着的桔梗的心里准备完全不同。为了不让她得感冒我又把被子盖了上去。

「谢谢」

「不客气」

虽然掀被子的是我来着。

「现在几点」

「差不多要转到七点了」

我看着两年前作为生日礼物从桔梗那里得到的彩虹色的挂钟说道。感觉和我这简陋的的房间不相称的可爱时钟。但却从朋友们那里得到「很适合野乃哦很不错的」这样意外的好评。

「已经这个时间了?啊嘞,闹钟响了吗?」

「大概是我无意识之中按了吧。像这样,挥下手去」

在什么也没有的空间里削球。桔梗看到这个哧哧笑了起来。

「无意识中按下的话闹钟不就没有一样吗」

「没关系的。就算没意义也一样」

——因为有桔梗来叫我。在心中低语到。

「为什么?」

桔梗歪了歪头。

「随便怎么样都行啦。喂,快点换衣服了」

我对还包在被子里的桔梗伸出手去。

「很在意啊」

「上学迟到也可以吗?」

「不行」

「那不就完了」

用力握住伸出来的桔梗的手,一下子把她拽起来。抱住摇摇晃晃的她,等确认能自己站好之后放开。

「啊,对了,野乃酱」

「嗯?」

一边从衣柜里取出自己和桔梗的制服我一边回过头来。

「早上好」

桔梗浮现着笑容问候到。

「到现在才?」

扑哧一下喷了出来。一边回答到「早上好」一边把桔梗的制服递了过去,然后互相都开始换起了衣服。白色的上衣和红色的格子裙,然后是驼色的夹克,穿上这些站在穿衣镜前。已经穿了两年的这莲池高中的制服也已经完全穿习惯了。没有什么出丑的地方。大概。

系上缎带之后去了一趟洗手间之后到了客厅。然后和爸爸妈妈打过招呼之后吃过些许的早饭,之后立刻套上外套就朝门走去。把拖鞋换为平底皮鞋,用力把大门打开。

「好冷」

把耳朵都冻疼了的冷风横切过脸颊。带上耳套的话就好了一边这么后悔着,用戴着手套的手把脖子上围着的围巾拉上了去把鼻子盖住然后走出了家门。

「野乃酱你还真的是很怕冷呢」

慢了一步的桔梗并在我身旁说道。她并没有戴围巾也没带手套。就算是我家,虽然给桔梗准备了制服但也没有买过季要用的围巾和手套。虽然我说过可以送给她,但被拒绝了。

「哎呀哎呀还真冷啊。连雪也没下的这条街还真是冷过头了。今天的平均气温好像是八度哦八度。真是要死人了啊」

瞥了一眼的天气预报里说好像是有寒潮什么的,好像是比昨天要降温十度的样子。异常的气象。厄尔尼诺啊。啊嘞,厄尔尼诺是哪里的足球选手来着?

「没关系的吧。而且这一个月都会变得更加寒冷的所以像这样程度的还是要忍耐才行啊」

「如果那样的话就不去学校了在被炉里装犰狳玩吧」

「真是的。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啦」

「就是小孩子嘛」

我和桔梗一样都是十七岁的高中二年级学生。是未成年。在法律上都还是孩子。

「就像是台风一样,就不能在只要有了白色的吐息的时节学校就休息吗」

「不可能的」

矮了一头的桔梗苦笑到。

桔梗穿着和我一个款式不同颜色的外套。那是在上个月,我在向桔梗炫耀了新的外之后第二天去买来的,还为了找同一种款式花了差不多一整天的样子。因为尺寸都是一样的,所以比我矮了十五厘米的桔梗穿上这外套要包到膝盖部分。

「果然这件外套还是太大了吧?我有以前穿过的外套哦,要不要穿?大概尺寸应该刚好吧」

「没事的。我的话像这样就行了」

我可不认为袖子都到指尖了还行。

「嘛,既然桔梗你都说可以的话那就没关系了」

「所以这样是可以的吧?」

「是是」

从我这边看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穿着大外套一个劲儿在在走着一样但惹人喜爱所以完全有没问题。

「『是』说一次就够了」

「是是」

对于这样敷衍的回答桔梗的脸颊一下子就鼓了起来。我一边在心中微笑着,为了让她心情好起来还是回答到「是」。然后桔梗马上就重返笑容了。……就在这时,

「阿嚏」

桔梗打了个小小的喷嚏,两只手包着。果然还是很冷吧。

「你看吧。马上回我家去拿围巾和手套怎么样?」

「没关系的。只是鼻子有点痒而已」

「明明没有花粉症的就不要撒谎了」

桔梗看上去明显就是在逞强。但虽然是这么说,因为走出家门的时候已经很迟了,所以如果现在回去的话好像就赶不上电车了。

……啊,对了。

突然想到一个办法。

「桔梗,把手伸出来」

这么说着,我把右手的手套脱了下来把桔梗的右手套住。然后把一层一层卷在脖子上的长长的围巾在她的脖子上卷了差不多一半,没带手套的右手则是握住桔梗的左手。

「野乃酱……」

「这样的话级不会那么冷了吧。啊,就算你说想要所有的围巾我也不会给你的哦。我也很冷啊」

「嗯」

拉着手并肩这么走着。虽然小小的桔梗比我走的稍微要慢一些,但我们也不是这两天的关系了。步幅什么的随随便便地就配合上了,并不会发生扯住围巾之类的事情。

「野乃酱还真是温柔呢」

「嗯。很普通的啊这」

明明确实来说并不算是什么的,但桔梗像是非常高兴的样子。虽然只要是高兴就好,但现在总而言之实在是太冷了,冷过头了。还是想要快点走到温暖的车站去。

「桔梗,跑起来吧?」

「嗯」

看着桔梗点了点头,轻轻地我拉着她开始跑了起来。

◇◆◇◆

「菜绪,早上好」

「早上好。今天你们两个也是关系这么好地一起来上学的啊。真是热烈啊」

靠窗倒数第二个座位的右侧。梶波菜绪花(かじなみなおか)抿着嘴开着我的玩笑。【嗯,男主标座】

「如果我也能变得这么热烈的话那该有多快乐啊……」

一直都会有的事所以我毫不动摇,坐到椅子上面对着菜绪。

教室里并没有装暖气所以很冷。和外面几乎没什么两样。不如说是把围巾和手套都取了下来而变得更冷了。虽然是在这个街区也是有名的私立升学的莲池高等学校。但就在旁边的一样是私立的千里学园高校差不多在一年里教室里的空调都在运作着的,我们学校因为说是要节省能源什么的并不经常开。在所有教室里都装着的空调真的算的上是抱着金饭碗在挨饿啊。

背朝着窗户用手抱着脚。菜绪立刻歪了歪头低下了视线。

「今天是蓝色的」

「不要看啊」

敲了敲菜绪的脑袋。顺便把她那标志性的短双马尾一把抓住拉了起来。无视了她「反对暴力」这样的抗议。为什么这家伙只有一有空隙就会想要往别人的裙子里面瞧呢。

「都说了没看的。我只是在野乃你把脚抬起来的一瞬间看到了大腿根那里而已的」

「这果然还不是看到了的」

「不对不对。这是因为野乃你也真是太没有防备了所以是为了提醒你才特意检查的。对我生气什么的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不如说是应该感谢我才对吧?」

「为什么必须要感谢你啊。而且本来一次二次的看我胖次——」

就在那个时候。从右侧突然感到了刺刺的视线。有着了不妙的预感向那边转过头去,就在我的后面,在靠窗在最后面的座位上坐着的是桔梗,那平时那大大的眼睛正眯着锐利地凝视着这边。不对,是在瞪着的。

不妙。在生气。有着这样直觉的我,立刻转向菜绪,脸上带着笑容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

「不用你来注意了。一般来说谁也不会特意的去看胖次的吧。……对的吧,菜绪?」

「哎呀你不是一直都没……嗯,也是呢」

在我全身用力下菜绪歪着脸同意了。虽然感到很抱歉,但本来就是因为这个家伙的原因才会变成这样的所以我对自己说道她这是自作自受。

手离开她的肩膀,读懂气氛的菜绪说着「还真是冷呢我去买果汁来」这么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走出教室。被留下的我面向后面,桔梗在桌子上支着自己的脸颊。

「在生什么气呢?」

姑且试着问了问。瞪着我的桔梗等了一会儿开口到。

「我平时都是说过了的吧?野乃酱你是个女孩子啊,要更加注意一点才行啊」

虽然还是在说教,但是比起刚才那样无情的样子现在的表情柔和了许多。

「女孩子啊……。但是桔梗老师。不是所谓的Barrier Free(无障碍),和所谓的Universal Design(通用设计)吗。而且现在的世上不是关于Gender-free有着很高的呼声的吗。所以因为我是女孩子就必须要表现地像是女孩子是没有必要的哦。」【Gender-free:和制英语,社会性别,指超越性别的不同,自行决定自己的自由】

「Gender-free?」

桔梗一脸讶异的表情,然后开始在手机上搜索起Gender-free的意思来。盯着液晶画面的她说着「原来如此」点了点头。

「虽然野乃酱说得也对,但现在我想说的不是指这个」

嗯,我知道的。因为是男生什么的,因为是女生什么的,像这样的话题温柔的桔梗是不会去关心的。

「内裤可不是要让别人看的东西。所以要一直注意不要让把裙子露出来哦」

「这样的事情也不能一口断定啊。就比如说不是也会穿着决胜内衣的吗?那样的东西不就是为了让人看才有的吗。啊你看,上次去街上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了赤红的那个什么的」

「赤红的?……啊,嗯,那个东西……」

桔梗的脸开始变红了。是想起了那在内衣店的模特上所展示的那艳丽而艳丽的内衣的吧。确实在那个时候桔梗的脸也是通红的低着的。

「到底是什么样子就任君想象咯」

「真、真是的,野乃酱!不是这样的!」

桔梗的声音慌乱了起来。差不多应该停止戏弄她了。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会注意的。哈。为什么一定要被桔梗说教这样的事情啊」

我凝视着桔梗那通红着脸。她那自己熨烫的制服连一丝褶皱也没有,紧紧系着的缎带左右对称。没有丝毫杂乱的头发和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看上去相当整洁。稍微有些内八字的脚紧紧地合拢在一起,就算是蹲下也看不到里面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从一生下来父母就教育她女孩子是怎样的而这么长大的。但她的父母大部分时间都在出差,应该没有教与这样的事情的时间吧。

总之,嗯。嘛,这样就没办法了。完败啊。没有一点能获胜的要素。连胸也是桔梗比较大。不对和现在的情况没什么关系。

「你这个优等生啊」

对于嘟囔着的我,桔梗的头上像是冒出了一个问号似的歪了歪头。

然后过了没多久菜绪双手拿着果汁回来了。好像是连我们的份也一起买来了的样子。桔梗的是柠檬茶,我是奶茶。菜绪是绿茶。最近好像是很注意小肚子部分的样子。

「这个奶茶真好喝啊」

「让我喝喝看。……啊,真的诶」

「啊间接接吻……」

离班会开始还有五分钟。然后立刻宣告一天开始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今天的我们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