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2 召唤

第一卷 02 召唤

召唤

下一天的夜晚,又做了那个梦。

辰巳虽然睡醒了,但还是躺卧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想着刚才看到的梦。

连细微的部分都能特别鲜明的想起,奇怪地有现实感的梦。

而且是心理作用吗,感觉现实感日益增加了。

在昏暗的地下室一般的场所,像平时一样一心一意地献出祈祷的圣女。

今天看到的梦,清楚地明白了她有多么拼命祈祷的那个样子。

像新雪一样地白皙肌肤上浮出了几颗汗珠。

不久汗珠从纹丝不动的她的肌肤上滑落,啪嗒啪嗒滴在石造的地板上。

连那样细微的情况,辰巳也能清楚地看见。

「…………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呢……」

仰视着天花板,辰巳嘟哝道。

像这样频繁地做着一样的梦,肯定是有什么理由。

作为常有的模式来说,是有谁在呼叫辰巳的情况──也就是所谓的召唤模式。

但是,在小说和漫画中的话暂且不谈,突然被哪里召唤的非现实的事是没有的吧。

说到底,没有被召唤的理由。辰巳并没有特别的优点,只是非常普通的十六岁少年。

确实在小说等里,异世界的公主随机叫出为了拯救世界的勇者之类的设定是常有的,但无论如何也不认为那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比起那些事。

像现在这样是不行的,辰巳自己也很明白。

不朝前看的话。不能永远在意琪可的事。

今天也一边再次那样劝说自己,辰巳一边从床上起身慢吞吞地开始换衣服。

从高中退学的现在,至少也要寻找打工。一边那样考虑着,一边换好衣服洗脸。

去附近的便利店,买招聘信息杂志。虽然那样想,但是在视野一隅看到过去琪可住的鸟笼后,失去琪可时的悲伤又涌上来了。

过去与琪可的快乐生活,在辰巳脑海里反复出现了好多次。

然后,再次体会到。琪可已经不在了的事实。

那样的话已经不行了。失去琪可的悲伤复发了,没有做任何事的心情。

琪可不在了之后,也不太有食欲只吃了最低限度的食物。而且,也只是吃以前预先买进的方便食品。

结果,当天辰巳也还是哪里都没有去,什么都没有做就这样在自己的房间闭居度过了。

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看着手机屏幕上家人和琪可的照片。那个途中辰巳突然向床旁立着的吉他伸手,不由得开始摆弄它。

这个木吉他是过世的父亲的遗物,辰巳年幼的时候父亲也时常弹这个木吉他给辰巳听。

他的父亲年轻的时候有组乐队,好象是真正地以职业的吉他演奏家为目标。结果,虽然据说放弃了成为职业的道路,但也到达了相当不错的程度,这也是父亲的口头禅。

因为辰巳也从父亲那学过了吉他的使用,某种程度能演奏。当然,并没有以职业为目标的实力。

嘣,嘣地没有特别在意的弹奏吉他。。

「…………说起来,这样弹着吉他的话,琪可会像合唱一样地唱歌呐……」

想起了那样的事,心情再次变糟的辰巳。

以前,他的琪可还有精神的时候。辰巳像现在一样弹吉他的话,琪可会宛如合着它歌唱一样地啼叫。

一边想起往昔她的身姿,辰巳一边安静地用指甲弹着吉他。

在那时。

突然,在他座着的床周围发出了光。

床上面,只有床单和被子等的寝具,放出光的光源并不存在。

尽管如此,突然来自床上的迷的发光现象。理由不明,但确实只表现出沸腾的光的乱舞,让辰巳只能眯眼窥探。

在辰巳眯眼的期间,光的乱舞也还在持续着。

光是银色的完全感觉不到热。别说是热,那光芒总觉得是让人感到神圣的耀眼且温柔的光芒。

然后在周围完全染上银色时,辰巳发现了在自己脚下有什么存在。

像几何图案一样的东西和围着那个的文字和记号一样的东西。

在耀眼的光芒中更加闪耀着银色的那个简直像是魔法阵一样,辰巳有限的知识这样判断时。

他的意识坠落到了与周围溢出的光正相反的黑暗中。

迷糊地试着睁开闭上的眼睛。

周围相当昏暗。或许,还是凌晨吗。

那样想的辰巳转了头。打算看床头上方的窗户外边。

但是,那边应该有的窗户没有了,取而代之能看见的是石造的看起来很重厚的墙。而且,在那个墙上设置著有着细致装饰看起来很高价的烛台,在那烛台上面的蜡烛点着火。

啊嘞?在那样的地方有石墙和烛台?

辰巳用睡迷煳的头考虑着。

辰巳与家人死别后,与琪可移住到的公寓,是2K的小房间。尽管如此对一个人──虽然直到最近琪可也在一起──生活来说是有着充分的宽度的,辰巳也相当中意的房间。

那个房间,当然应该没有石墙之类的。不,不仅是辰巳的房间,在现在的日本几乎没有石墙的家吧。

假如,这里不是辰巳的房间。那么,自己是睡在哪里的呢,这样想着撑起上半身试着确认周围的情况。

周围全方位都被石墙覆盖。不仅仅是四方的墙,天花板和地板全部都是石造的。

奇怪,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的景象呢?而且,就在最近看了好多次。

一边咯吱咯吱地抓着后脑勺,一边重新环视周围的辰巳。

于是,他的眼睛捕捉到了某个东西。

那是以跪着的姿势睁开眼,一动也不动地凝视着自己的一位女性。

有着长的白金色的头发,像红宝石一样的颜色的瞳孔的非常漂亮的女性。不知为何从头顶部分,有一束头发翘着。也就是所谓的「呆毛」吧。

因为那女性以吃惊的样子身体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辰巳也忍不住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位女性。

然后,辰巳注意到了。

那个女性有见过的印象。

「…………在梦中出现的……圣女……?」

没错。那位与他在每晚做的梦中,总是一心祈祷着的圣女一模一样。

想到这辰巳重新试着观察周围的情况,现在他在的地方确实跟在梦中看见的地下室一般的场所很相似。不,并不是很相似。就是那个地下室。

那么,圣女也和梦中看到的女性是同一人吗?

辰巳打算再次将视线移回圣女时。

强裂的冲击袭击了他的身体。

以坐在床上的姿势的辰巳,承受不住袭击而来的冲击就那样倒在床上。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在这样陷入轻微恐慌的辰巳的视野中,白金色的漂亮的头发轻飘飘的舞动着。

然后感觉到,被紧紧拥抱的感觉和逗弄鼻腔的甜美香气。

到现在,辰巳总算发现了自己被刚才的好像圣女一样的女性拥抱着。

突然扑过来抱紧辰巳的女性。

她用那纤细的手臂用力紧抱住辰巳的身体,稍稍分开了身体看着辰巳的脸。

女性的红瞳与辰巳的黑瞳,近距离互相凝视。

现在,女性像红宝石一样的深红的瞳孔,浮现着闪闪发光的眼泪。而且,她向着辰巳高兴地微笑。

「总算……总算能见到了……我……已经好多年不断的等待……能再次遇见你的日子。」

「哎?诶都……以前有见过……?」

「是的……啊啊……这个身姿,这个声音……然后,这个气味儿……没错……我一刻也不曾忘记过你…………」

是太过高兴了吗,充满了她的眼睛的眼泪终于溃堤了,啪嗒啪嗒的滴在辰巳的脸上。

落在脸上的眼泪的触感,让辰巳重新想起了现在的自己的姿势,脸变红了。

现在,辰巳和女性在床上相拥着。

而且因为女性是压在辰巳上面的姿势,所以全身都感觉到了她身体的柔软。

但是,并不觉得沉重。身高与辰巳一样或是稍微矮一点,不过体重恐怕比他要轻得多吧。

特别在意的果然是压着他的胸的两个柔软的东西。当然,是象征女性的那个。

每次她活动身体,轻飘飘软绵绵的感觉就刺激着辰巳的胸口。

在梦中时没注意到,不过她身上穿着的仅是以非常薄的一块布像缠绕在身上一样的衣服。

房间中很暗,不过与她在如此近的距离,透过那个薄布可以看见她肌肤的颜色。

辰巳的视线不由得被鲜明的刻下的她的乳沟所吸引。

胸前的粉红色果实由于隐藏在被顶住的他的胸上而看不见,不过这位女性的胸部战斗力相当高是无可非议的。推定战力大概八十五到九十吗。

在这种状况下都会去考虑那种事情,男人是多么悲哀的生物啊,辰巳像是在想别人的事一样。肯定是某种现实逃避。

是不是没发现那样的辰巳的视线呢,女性再次轻轻一笑后说出了实在出乎意料的话。

「再次……能再次这样见面,我非常高兴…………主人」

「哎?哈?刚,刚才,什……哎?主,主人?难,难道是……我?」

「是。你不是我的主人吗」

嫣然一笑。女性发自内心深处高兴地笑着。

刚才也说过了,看起来自己以前好像和这位女性见过。

辰巳慌慌张张的开始回忆,不过他不记得与眼前的美女见过。

说到底,辰巳没有认识的外国人。岂止如此,在迄今为止的人生中几乎没有对话过的外国人。充其量也就是在被问路时有一两次吧。

而且,是有着这么漂亮的白金发和像红宝石一样的红瞳,这样有特征的女性。脸也极为端正,只要见过一次就不可能忘记。

是猜到了辰巳内心考虑的事吗,女性继续说道。

「主人想不起来也没有办法。因为主人认识的我,不是这个身姿」

「哎?那是什么意思?」

看着不禁发呆的辰巳,女性哧哧地笑了。然后从他身上离开身体,在床上坐好。

「不好意思说晚了。我的名字是卡露谢朵妮雅•克立索普莱兹。是在拉鲁考菲力王国的沙法以夫教团,有司祭地位的人。」

用正座一样的姿势,安静地低下了头。

「哈……?啊,诶都……我叫山形辰巳」

「是。我知道」

嫣然一笑的名叫卡露谢朵妮雅的女性。如果看见她的这个笑容,世间男人的大部分肯定会成为俘虏。就是会让人那样想的极好的笑容。

但是,虽然露出那样的笑容,但辰巳的困惑只是更加加深了。

不用说她知道的辰巳的名字,刚才的她的话中也有几个完全没有听过的单词。

这时,辰巳的心中想到了某个推测。但是,比他将那个说出口更快,卡露谢朵妮雅继续说道。

「主人对我的事完全不知道吧。但是,我比任何人都清楚的知道主人的事。不……是记得。」

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辰巳的脸的卡露谢朵妮雅。对那个真挚的视线,辰巳感到了既视感。

以前自己也被这样的视线注视过。那也是从特别近的距离。

譬如,从手上面。譬如,从肩膀上面。有时候应该也有从坐着的膝上。

没错。不知为何,她的那个视线与他最爱的小家人的非常相似。

「……琪可……」

不禁从辰巳的口中漏出的那个名字。然后听到那个的瞬间,卡露谢朵妮雅露出了到现在为止最棒的笑容。

那是不论看到的人是谁,都不会怀疑她感到了非常幸福的,非常幸福的笑容。

从浮现出那样的笑容的她的口中,说出了给辰巳带来意想不到的冲击的话。

「是……!!是,就是那样!!我……我是琪可!!主人……是你的琪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