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3 转生

第一卷 03 转生

转生

露出满面的笑容,尽管如此两眼满溢出泪水的卡露谢朵妮雅,再次抱住了辰巳。

不由得接住自称琪可的女性,辰巳再次倒在床上。

又再次飞入手臂中非常柔软的身体。不知如何处理才好只能慌张失措的辰巳。

并不是自夸,辰巳到现在为止没有抱过女性,更不用说被女性抱紧。

当然,在小宝宝的年龄时有被母亲等抱过吧,不过辰巳完全没有那样的记忆所以不算。

顺便一提这时,他是自己的手放在哪里才好呢──她的肩膀?还是腰?──这样迷惑着,手在空中犹豫不决地令人害怕的抽动着。

没有发现辰巳那样的纠结的样子,卡露谢朵妮雅高兴地用头蹭着辰巳的胸口。

在那时,她的身体中最柔软的两个那个也一起压在辰巳的身上,不过辰巳决定了不要去在意那个感觉。

在辰巳的胸口上蹭了好多次的卡露谢朵妮雅。从她头顶跑出的呆毛也配合着一起晃动。

无意间看到左右摇晃的呆毛的辰巳,想起了某件事。

以前琪可还很有精神的时候,经常像这样用头部蹭辰巳的手和脸颊来撒娇。

有时候侧着头几乎要说「摸我、摸我」似的催促辰巳。在那种时候,辰巳当然用指尖来回抚摩了那个小小的头顶。

想起了那样的记忆,辰巳不知不觉的用手掌抚摸抱住自己的女性的头。人,把那个称为条件反射。

是对突然在头顶感觉到的辰巳的手掌的触觉感到吃惊吧。卡露谢朵妮雅露出吃惊的表情抬起脸,一动不动地看着辰巳。

「主、主人……」

「啊……抱,抱歉!!因为是和以前养的鸡尾鹦鹉相似的动作,不知不觉就……」

一边慌张地缩回手,一边咕哝地谢罪的辰巳。谁都会对突然过分亲昵的摸头感到讨厌吧。考虑着那样的事,但其实由于手掌感觉到的她的柔软的秀发的触觉,内心还想再稍微触碰一下。

但是,卡露谢朵妮雅好象没有发怒。甚至更加高兴的笑了起来。

「是……!!是……!!就是那样!!主人,经常像那样抚摸我的头!!我记得!!主人的手……当时是指尖,不过非常温暖!!」

那张漂亮的脸满是欢喜的泪水,卡露谢朵妮雅紧紧拥抱了辰巳。

「主人……我的……我的主人!!」

像说梦话般,一直重复说这句话的卡露谢朵妮雅。

辰巳一动不动地凝视那样的她的样子。

当然,抱住他的女性和鸡尾鹦鹉的琪可,那个身姿完全不同。

尽管如此,辰巳完全无法否定她的话。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她的气氛和动作,与他的琪可非常地相似。

偶尔确实存在直觉凌驾于理智的时候。而现在,他的直觉说她并没有说谎。

「真的……真的是……琪可………吗?」

「是!!我是琪可。虽然在这边的世界转生为人了,不过我留有是琪可时候的……留有着是鸡尾鹦鹉时候的记忆。我被主人饲养……并且,在主人的注视下断气……是你的琪可!!」

「这、这边的世界……?转生……?」

「异世界」啦「召唤」啦「转生」啦,在小说等里常见的单词闪过了辰巳的脑中。

期间,卡露谢朵妮雅也仍旧将那柔软的身体压在辰巳身上。而且周围是类似昏暗的地下室的场所还是在床上。辰巳的身体即使不由自主有了作为男人的反应,那也是没办法的吧。

到底这之后该怎样做才好?

理性与本能不断激烈的碰撞,辰巳衷心感到苦恼时,第三者的声音出现在了应该只有二人的地下室。

「喂喂,卡露谢呀。请适可而止吧。女婿不是感到为难了吗?」

那是和善的,尽管如此在那之中能感到坚强的年老男性的声音。

辰巳反射性地看向声音的方向。

在那里,有一位老人。

身高大概和辰巳一样吧。因为辰巳的身高是一百六十八厘米,作为老人说不定是比较高的那类。

是留着和白头发一样颜色的丰盈的长胡须的,给人温和印象的老人。看上去的年龄七十岁左右。虽然不知道辰巳被召唤来的──他已经不怀疑被召唤了──这个世界的平均寿命有多少,但恐怕可以分类到相当的老龄吧。

不过腰板也是挺直的,没有给人过分高龄的感觉。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充满精神的爷爷」这种印象。

仔细看的话,可以看见在那个老人背后有扇打开的门。看来刚才,好像太注意琪可转生的女性而没注意到有门。

老人一边露出温和的笑容,一边慢慢地走到辰巳和卡露谢朵妮雅的身旁。

那时候,老人身上穿着的白色宽松的衣服发出了沙啦沙啦的清静的声音。

纯白的,旁人也能明白使用了上等的布料的高价的衣服。从衣服的各处大量使用金线和银线,精心地缝制着细致的刺绣来看,这个老人不是位居高位的人物,就是相当有钱的人吧。亦或许两边都是。

辰巳看了老人所穿的服装,觉得像电视机上看到的基督教的司祭一样。

「稍稍有点担心所以来看看卡露谢的情况……嗬嗬嗬,看来好像成功将女婿平安的召唤来了」

「是的,祖父大人。成功将主人平安地召唤到这边的世界了」

「嗬嗬嗬,是吗是吗。总之真是好极了呢。那么,女婿啊」

「哎……女婿……难道是,在说我……吗……?」

「当然了。在这个场合除了老夫和孙女的卡露谢以外,只有你在了吧?」

一边露出仍旧温和的笑容,老人一边继续说。

「详细的说明不先换个地方吗?这里不是适合长谈的地方。而且……」

老人的眼光,转向了至今还是压在辰巳上面的状态的卡露谢朵妮雅。

「卡露谢请快点换衣服。现在你的那个打扮,对年轻的女婿来说稍微看了有害吧」

被老人那样说,卡露谢朵妮雅反射性的离开了辰巳,是想起了自己现在的打扮吗,慌忙抱起双手遮住丰满的胸口。

「我,我竟然……在主人面前以这么不像样子的打扮……」

啊啊啊啊地一瞬间满脸通红的卡露谢朵妮雅,惊慌的从辰巳的床上下来,就这样一溜烟地从开着门跑出了外面。

那时,透过摇晃的薄布能看见她形状美好的屁股,辰巳的眼睛禁不住直盯着看。

然后,老人看到那样的辰巳心情愉快地微笑了。

辰巳发现老人的视线后,脸不输刚才的卡露谢朵妮雅的变得通红。

「嗬嗬嗬,女婿也是健全的男人啊。不不,是男人的话现在的反应也是当然的。反过来老夫感到安心了哦?女婿对老夫的孙女作出了男人的反应」

在地下室中响遍了老人的平静的笑声。

「首先自我介绍吧。老夫的名字是朱塞佩•克力索普莱兹。在这个国家……拉鲁考菲力王国的沙法以夫教团,是担任最高司祭的人」

「最,最高司祭……?」

辰巳不由得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鞠躬的名为朱塞佩的老人。

现在,他和朱塞佩从刚才的地下室,移动到了像是接待室一样的房间。

柔软的坐着很舒服的沙发,雕有细微的图案看起来高价的桌子。房间中星星点点陈设有品质很好的家具,看起来高价的花瓶里插着给人平静的感觉的漂亮的花,这个房间是为了招待哪种身份的人一看就知道。

从地下室──正如所想的果然是地下室──移动到这个接待室,安静的跟在朱塞佩之后的辰巳。说实在几乎不记得是怎样走到了哪里,不过到达这里走了相当长一段距离,可以推测现在他们在的建筑物相当大。

而且,途中的走廊全部铺着毛很长的绒毯,垃圾之类的东西完全没看到。好象有相当周到地扫除。

因为途中没有像窗户的东西不明白外面的情况,不过由于从现在在的接待室的窗户有明亮的光射入,判断出至少不是夜晚。虽说是这个像是异世界的地方有夜晚的话。毕竟是陌生的异世界。那样的话,就算是没有夜晚整年都是白天的世界也不是不可思议吧。

在不由得考虑着那样的事情的辰巳前的桌子上,扣都一声被放了用像是陶器的杯子装着的茶。

「请。因为很烫请当心」

「哈……那,那个……谢谢……」

放下茶的是二十五岁左右的高个子,自称叫巴尔迪奥的男性。他一边微笑着一边从桌子旁离开,稍施一礼后退出了房间。

他穿的衣服与朱塞佩的设计很相似。只是,因为比起朱塞佩的刺绣等的装饰要少,推测虽然有一定的地位但不及朱塞佩吧。

恐怕,是像朱塞佩的秘书一样的人吧。因为并非要听朱塞佩和辰巳的会话,事做完就快速离开了。

辰巳想着机会难得就喝了一口被劝喝的茶。在口中散开的那个味道和香味,总觉得与茉莉花茶相似。

恐怕,这就是在这个世界或这个国家的一般的茶吧。而且是最高司祭这种身份高贵的人提供给客人的茶。肯定使用了高级茶叶。

随意那样判断的辰巳,想着机会难得就慢慢地品味着端出的茶。然后,朱塞佩愉快地眺望着那样的他的样子。

「那么,虽然想对女婿详细的说明……卡露谢那家伙还没好吗?」

朱塞佩一边摸着长胡须,一边看了从这房间通向外边的门。

确实如他所说,到达这个接待室之后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辰巳反射性的看了手表。

这个手表,由于一直的习惯刚起床就戴在手上了。因此,这个手表也被卷进了此次的召唤。

与他一起被召唤的有床和召唤时拿着的父亲的遗物的木吉他,还有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旧式的日产手机。这些以外就只有现在穿的家居服的运动衫和牛仔裤。

看见辰巳左腕的表,朱塞佩抬高了一边的眉毛,绕有兴趣地将身体向前倾。

「呐,女婿呀。那到底是什么?」

简直像看到新玩具在眼前的孩子一样,以莫名闪亮的眼神看着手表的朱塞佩。

看见那样的朱塞佩辰巳也笑了,从手腕上取下表交给了他。

「这叫手表,是测量时间的道具。在我在的世界,是用在一般的日常生活中的道具」

「嗬,这是表?这个又小又奇怪的形状」

朱塞佩,看起来很有兴趣地凝视从辰巳那拿来的表。

这边的世界虽然也有与表类似的东西,但最多只是沙漏或是日晷等。

辰巳的手表是太阳能电池式的秒表,是庆祝高中合格时妹妹给的祝贺礼。

在那个事故时也带在左腕上,虽然有几个细小的伤不过奇迹似的没坏掉现在也还在转动着。

「恩……有几个像针一样的东西……看来好象是由这个来测量时间,但在动的只有最细的针吗……」

「在我在的世界,首先将一天二十四等分,再把分出来的六十等分,这之后再……」

辰巳说明了关于他的世界的时间。朱塞佩吃惊的听着那个。

「嗬……在女婿的世界,为何要这么详细区分时间呢?有什么必要要那样区分吗?」

「为何吗……」

被寻问的辰巳,不禁说不出话。

平时没有感到疑问地接受的,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小时六十分钟这种时间的常识。即使这样再次被寻问,也回答不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辰巳不知道地球的时间的概念是何时在何地被规定的。但是,迄今为止那种事是没有关系的,仅仅作为常识接受了。但是,在这边的世界那种常识当然是不通用的。

这里肯定就是异世界。

辰巳重新感到自己来到了迄今为止的常识完全不通用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