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4 沙法以夫神殿的圣女

第一卷 04 沙法以夫神殿的圣女

沙法以夫神殿的圣女

拉鲁考菲力王国的王都,莱庞提斯。

在那个王都中央有国王和其家人生活的王城,街道像围绕王城一样扩展开来。在这个城市生活的居民数约四万人,在拉鲁考菲力王国中是面积与人口都毫无疑问的最大的城市。

在那样的莱庞提斯的街道中,建造着沙法以夫教团的神殿。

在这个世界最被信仰的四柱的神,四大神。

各自的名字是丰收神沙法以夫、太阳神谷莱巴、宵月神谷拉法帝,海洋神达拉卡贝,在拉鲁考菲力王国所在的佐斯莱特大陆,到哪里都必定能看见这四柱的神的神殿或礼拜所吧。

特别是丰收神沙法以夫,是被认为信徒最多的神。

掌管丰收的神的主要的信仰者是农民们。因为在世界上最多人口的职种是农民,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另外,除了掌管丰收也作为安产等出产的神而受到尊崇,同时也作为结婚的守护神深受喜爱。

在这个世界一般是在沙法以夫神前宣誓结婚,从王侯贵族到农民基本上没有例外,婚礼是在沙法以夫神殿或礼拜所举行,其的神官担任见证人。

因为如此吗,在存在于王都的四大神的神殿中,沙法以夫神殿是最大最庄严的建筑。

每天有许多的信徒来访,向沙法以夫神祈祷。因此,神殿是昼夜不问的开放着,在神殿正面入口的两侧,守护神殿的全副武装的神官战士不断严密监视着。

在那样的沙法以夫神殿的走廊,卡露谢朵妮雅正快走着。

沙法以夫神殿的地下。在王都周边是魔力浓度最高,被认为是「圣地」的场所,在神殿里也是只在特别的礼拜或仪式时才被使用的场所。

卡露谢朵妮雅作为召唤辰巳的场所选择了那个地下室,也是因为要借助充满周围的浓厚的魔力。

跑出地下室的卡露谢朵妮雅,首先前往了为住宿的神官所准备的宿舍中的自己的房间。

是为了将为了召唤仪式的圣别的特殊的仪式服换成平常穿的神官服。

跑入自己房间的卡露谢朵妮雅,麻利地换上了神官服。

然后对着房间配备有的稍大的镜子,检查发型和服装有无紊乱。

这面镜子是使用玻璃的高级品。玻璃和陶器的制造是只流传于一部分亲近火焰的亚人的技术,为此玻璃制品和陶制品非常高价。

确认完仪容没有任何问题的卡露谢朵妮雅,最后戴上沙法以夫神的圣印,马上跑出自己的房间……虽然可以这样做,但这时她突然想到。

「主人和祖父大人……在哪里呢」

卡露谢朵妮雅一边微微歪了头一边嘟哝着。

辰巳肯定是与祖父这个沙法以夫神殿的最高司祭在一起。

可是,很难想象朱塞佩会把客人的辰巳留在地下室,所以恐怕是换了地方吧。

「那样的话……接待室吗」

要招待客人的话,这个可能性很高。话虽如此,这个神殿可以说是这个国家的沙法以夫教团的总管辖处。接待室也不是一个两个。

问题就是,朱塞佩将辰巳领到了哪个接待室呢。

但是,这是问谁都会立马就知道的事吧。

这样思索后,卡露谢朵妮雅走了起来时。从背后听见了呼叫她名字的声音。

「卡露谢朵妮雅大人。有从最高司祭大人那给您的口信」

低着头这样说的是一位女性神官。

「现在最高司祭大人和客人一起在第三接待室。卡露谢朵妮雅大人准备妥善后,就让她来第三接待室,最高司祭大人这样说」

「第三接待室呢。我知道了,谢谢」

卡露谢朵妮雅向女性神官道谢后,马上以第三接待室为目标走了起来。

她以接待室为目标而走着的途中,和几个神官擦肩而过。

擦肩而过的人几乎都露出陶然的表情凝视着卡露谢朵妮雅。

不知道有《圣女》这个二名的卡露谢朵妮雅的人,在这个神殿里一个人也没有。岂止如此,莱庞提斯城的居民一半以上都认识她的脸吧。

罕见的魔法素养和远远超过常人的内魔力。又是出色的<圣>系统,特别是治愈系和净化系的魔法的使用者,外加超凡的美貌,卡露谢朵妮雅不知不觉间就被称为《圣女》了。

现在碰巧走在走廊的两位下级神官,尽管对迎面走来的她让道的同时轻轻点头,却向擦肩而过的她投去了憧憬的视线。

「啊啊……卡露谢朵妮雅大人总是很美丽……」

「我非常的认同……不过,今天的卡露谢朵妮雅大人看上去不是特别高兴吗?」

「啊,你也那样想?嗯,我也是这种感觉呐。奇妙的愉快的样子」

「是有什么好事吗?但是……」

「恩?怎么了?」

「让那个卡露谢朵妮雅大人毫不隐瞒愉快的样子……到底,是怎样的事呢?」

互相感到疑问的下级神官们。

像他们感觉到的那样,今天的卡露谢朵妮雅的脚步很轻快。

和那个脚步相同地,今天的卡露谢朵妮雅的内心非常的兴奋。

从她懂事的时候开始,一直在她心中的男性。那个男性的事一刻也没有忘记过。

终于能和那个男性再会了。卡露谢朵妮雅的高涨情绪也不无道理吧。

像她对辰巳所说的一样,她留有着前世的记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留有记忆,但有前世的记忆是没错的。

在这个世界,人相信轮回转生。

为此,转生不被认为不可思议。哪怕是小鸟转生为人。但是,有前世记忆的极为稀少。至少,卡露谢朵妮雅没有遇到过自己以外有前世记忆的人。

但那些事对她来说是无所谓的事。重要的是她记得他的事,以前与他的生活非常幸福的事实。

想起了他的事已经是好几年前了吧。从那以后,卡露谢朵妮雅把与他再次相见作为誓必实现的愿望。

为此,从好几年前开始了关于召唤仪式的研究。当然,一日也没有疏怠努力提高自己作为魔法使的实力。

接下来要与辰巳见面,必须说明为何将他召唤到这个世界。

也许,说明那个的自己说不定会被他讨厌。说不定会被怨恨。

单方面地将他叫来这边的世界。那也就是什么都不说的就让他舍弃之前的生活。

被他讨厌。只是这样想就不禁快脚软了,尽管如此,能这样与他再相见对她来说是至上的幸福。

当时──转生之前的她非常小,尽管如此她最喜欢他了。

只是在他身旁就很幸福了。只要在他身边,就觉得其他什么都不需要了。

一起成长,一起生活,无论什么时候都在一起。

想着他的事,感到幸福的走着的卡露谢朵妮雅。突然有人叫住了她。

「噢噢,这不是卡露谢朵妮雅大人吗。没想到今天能和你见到面。这果然是掌管婚姻的沙法以夫神的引导吗?」

说着这样的话恭敬的鞠躬的是一位穿的很好的青年。

确实是拥有伯爵位的贵族的嫡子,到现在为止好多次向卡露谢朵妮雅求婚的人。

他靠近卡露谢朵妮雅,在她脚下边跪下并轻轻地在她的手背吻了一下。

对于这个不礼貌的行为,卡露谢朵妮雅不禁皱起美丽的眉,不过这个伯爵的嫡子没注意到。

老实说,卡露谢朵妮雅虽然记得这个人的脸,但是不记得名字。因为到现在为止向她求婚的,不单单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作为她的祖父的沙法以夫神殿最高司祭的身边,连日会接到对她的求婚。其中也有拥有王位继承权的人。

但是,朱塞佩全部拒绝了那些求婚。当然是因为朱塞佩知道卡露谢朵妮雅心里的感情,也尊重着那个感情。

神殿是侍奉神的组织,不属于国家。因此,即使是王权也无法影响神殿。

因此,神官之类的侍奉神的人,来到王前也不需要低头。虽然那么说,但这只是一个场面话,实际上即使是神官在王的面前也要下跪是惯例。

此次,朱塞佩以那个原则作为后盾,把王族和贵族的求婚全部拒绝了。而卡露谢朵妮雅自己也是有司祭地位的神官,对方虽说是王侯贵族也不能强行逼婚。

卡露谢朵妮雅把频频赞扬她的男性的话随意地当作了耳旁风。

对她来说,只想快一点前往辰巳身边。尽管如此,这个男性却这个那个地拉长话题不断让她无法移动。

虽然最初赞扬着她的美丽和伟业,但不知什么时候话题替换成了吹捧自己。说实在话,听着一点都不有趣。

比起这样无聊的话,更想快点到主人的身边!!虽然在心中这样呼喊,外表上却露出微笑,随声附和着他的话。

那样浪费时间的闲聊愈加持续,在卡露谢朵妮雅的焦躁就要接近界限时。

有一个人走近了她们身旁。

「卡露谢」

用爱称亲昵的叫卡露谢朵妮雅的那个人。卡露谢朵妮雅看到那个人后表情放光了,伯爵的嫡子则反而表情痉挛了。

「穆尔加」

「这,这不是《自由骑士》……不,穆尔加奈克大人吗……」

高挑又紧绷的身材,虽然精悍但极为端正的容貌的年轻男性,红头发和红茶色的瞳孔给人印象深刻。他穿的不是神官服而是板金制的铠甲,腰上佩带着长剑。并且,在铠甲的胸口上刻着沙法以夫神的圣印。

刻上圣印的铠甲。那是神官战士的证明。

所谓神官战士,是守护神殿和从属于其的神官的战士。

就像前面所述,神殿与神关不属于国家。因此,在有事的时候不能指望国家的帮助。

因此,神殿为了保护自己而拥有独自的战力。那个便是神官战士。

不过,这也只是原则,譬如在强盗等闯入了神殿的场合,国家获得神殿的许可之后可以进行取缔和调查。

「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克力索普莱兹猊下在等着哦」

「我知道了,穆尔加」

亲近地回答完名为穆尔加的男性后,卡露谢朵妮雅重新面向了伯爵令郎。

「对不起。因为祖父……不,克力索普莱兹最高司祭大人找我,所以请容我失礼了」

看到优雅地鞠躬的她,伯爵的嫡子好像也明白了无法再继续挽留她。

「哪里哪里,如果是克力索普莱兹猊下的事情就没有方法了。那么,日后再见吧」

对留下了那样的话,对穆尔加奈克稍施一礼总算走开的男性,卡露谢朵妮雅一边在心中吐舌头一边对穆尔加奈克打招呼。

「谢谢,穆尔加。托你的福得救了。那个人真的纠缠不休……」

「别介意。不说那个猊下是真的在等。最好快点到猊下那去不是吗?」

「啊!不好了!我竟然让主人久等了──」

卡露谢朵妮雅以惊慌的样子走了起来。

穆尔加奈克就这样站着,用隐藏了某种感情的视线一直凝视着以相当的速度走去的她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