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5 被召唤的理由

第一卷 05 被召唤的理由

被召唤的理由

「太晚到了真是对不起!」

进入辰巳和朱塞佩等候的第三接待室的卡露谢朵妮雅,开口第一句这样谢罪后深深地低下了头。

「在做什么?女婿不是要等得不耐烦了吗」

一边吼吼吼地平静地笑着,朱塞佩一边责备着孙女。

「啊,不,与朱塞佩先生的谈话很开心,所以并没有等得不耐烦……」

「真,真的吗?太,太好了……」

把手放到丰满的胸上,卡露谢朵妮雅放心的叹了口气。

一边欣慰地凝视着两人的对话,朱塞佩一边命令卡露谢朵妮雅在自己旁边坐下。

「那么,卡露谢也来了,开始详细的谈话吧」

听到朱塞佩的话,辰巳重新坐好。

没有怀疑自己被召唤到了异世界。问题是为什么被召唤来。

不会是要成为勇者去退治魔王,这么老套的理由吧,边在心里这样想边倾听着朱塞佩的话。

「首先,欢迎来到拉鲁考菲力王国,女婿。老夫和孙女卡露谢,由衷欢迎女婿的到来」

「啊,哪,哪里,那个……非常感谢……?」

辰巳对如何回答感到为难,不知不觉的道谢了。是他那样的反应很有趣吗,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一起笑了。

「然后,同时要对女婿致以最大的谢罪。因为老夫们是单方面的将女婿召唤到这边。真的非常对不起」

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这次是二人一起深深的低下了头。

「不,哪里,那,那样的……请,请两位都把头抬起来……!!」

「但是……我们……不,我,完全不顾主人的情况,单方面地召唤来这边。我强行让主人舍弃了到现在为止的生活」

被低着头的卡露谢朵妮雅那样说,辰巳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从她现在的说法来看,恐怕是召唤了就没有回来到原来世界的方法吧。

因此卡露谢朵妮雅「强行舍弃了到现在为止的生活」这样说。

「但,但是,现在还是请抬起头。然后……能告诉我吗?为什么……为什么将我召唤到异世界呢……那个理由」

尽管不知道送回去的方法,还因单方面地召唤的事感到罪恶感,却还是召唤他的理由。辰巳想知道那个。 

被辰巳那样说,总算抬起头的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

在那个二人的对面,一动不动地凝视她们的辰巳。

在接待室中无言的时间短暂地流逝。突然从窗外传来了巨大的声响。

当啷,当啷响了几次的钟声。是设置在沙法以夫神殿的哪里报时用的钟。如果仔细地侧耳倾听,可以听见从远方也传来了一样的声音。恐怕其他的神殿也同样响起了钟声吧。

听见的钟声是三声。钟声停止的同时,卡露谢朵妮雅以此为契机张开了口。

「…………我召唤主人到这边的世界的理由……那个,最大的理由是……我,我无论如何也想再一次与主人相见」

卡露谢朵妮雅用双手遮住染成樱花色的两颊,看起来害羞地这样告知。

「哎……?就,就这样……?」

忍不住表现出呆滞表情的辰巳。

但是,如果听到特意被召唤到异世界的理由是「想再一次相见」的话,谁都会露出与他象一样的表情吧。

与此同时,不是「成为勇者打倒魔王」之类常有的理由,也感到放心了。

「是……然后……」

卡露谢朵妮雅看起来幸福地眼睛稍稍朝上看了辰巳。然后她的那个表情突然变得认真,继续说道。

「…………我…………很担心。非常非常非常的担心。那天……在主人的手中,看着天寿全尽的我的主人的……那个,对世间的全部感到绝望一样的非常痛苦的表情……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那个时候的主人。就那样……主人会不会自己了断自己的生命呢…………只有这个很担心……很牵挂……」

听到卡露谢朵妮雅的话,辰巳的身体抖了一下。

琪可在他的手中断气的那个瞬间。辰巳的心情就像世界末日了一样。

就像卡露谢朵妮雅现在指出的一样,自己也好多次打算跟在家人和琪可之后结束自己的生命。

实际上他没有了断自己的生命,只不过是因为没那个胆量。

「……担心被单独留下的主人……我从懂事的时候开始,就百般研究了关于横渡世界的魔法。幸运的是,现在的祖父大人将年幼的我收养并带来了沙法以夫神殿。这里有关魔法的资料相当齐全,所以得到了很多帮助」

「哎?被收养了……?」

「恩。因为某些理由。我在这孩子年幼的时候作为养女收养了她」

作为养女被朱塞佩领养的卡露谢朵妮雅。他们本来的关系是「养父」和「养女」,不过由于年龄差距而作为「祖父」和「孙女」互相接触。

对补充的祖父露出感谢的微笑之后,卡露谢朵妮雅面对辰巳继续说道。

「最初,我打算穿越到主人的世界。但是,不管怎么寻找都没有让我穿越世界的术式和仪式,文献或记录等的资料……最后找到的是……」

「……不是让自己去我的世界,而是反过来召唤我的仪式的方法……?」

对像在确认一样寻问的辰巳,卡露谢朵妮雅微微地点了头。

她寻找的不仅仅是沙法以夫神殿的书库。

在沙法以夫神殿的最高司祭的祖父的援助下,在王城的书库等各种各样的地方寻找资料。但是,尽管如此找到的只有将辰巳召唤到这边的仪式的资料。

「……但是,那时候我想就算这样也可以。对主人来说,我是出于自己把您单方面的叫来这边的世界,让您把全部都抛弃的罪魁祸首。即使因为这个理由被主人憎恨厌恶也不要紧。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再一次与主人相见……」

而且,因为我很担心主人,卡露谢朵妮雅轻声这样继续说。 

「呐,女婿呀」

卡露谢朵妮雅的说明结束之后,寂静暂时支配了他们之间。

打破了那个寂静,这次是朱塞佩注视辰巳的脸。

「这次换老夫稍微问些问题可以吗?」

「啊,好的,如果我是能回答的……」

「那么……你,不可思议的很镇定……那是为什么呢?」

「什,什么?」

露出困惑的表情,辰巳回看朱塞佩。

现在的他不是像刚才的好好爷爷,而是用让人感觉到威严的锐利视线看着辰巳。

「一般,突然被未知的世界召唤的话,不是会更加慌乱吗?但你却没有那样。确实有感到困惑,但完全没有惊慌失措,岂止如此还奇怪地很镇定……这是为何?」

「诶,诶都……」

辰巳稍稍红着脸,视线转来转去的彷徨着。

不久看了卡露谢朵妮雅一眼后,那个视线马上转向了朱塞佩。

「……那,那个……因为来到这边的世界后,突然被像她那样漂亮的女性,那,那个,抱,抱住了……该,该说根本不是做那种事的时候吗……比,比起那个……」

辰巳再次看了卡露谢朵妮雅一眼。

「……她……卡露谢朵妮雅小姐是琪可我是明白了……嘛,嘛,关于那个,老实说完全无法相信是事实……不过要是她真的是琪可的转生的话,我别说恨卡露谢朵妮雅小姐了反过来还想要感谢她。能再一次跟琪可……虽然说身姿改变了,能再一次与她相遇……」

「主,主人……」

辰巳几乎相信了卡露谢朵妮雅是琪可的转生。实际上她也知道几个只有他与琪可以知道的事实,而且比什么都重要的是从她的氛围中感觉到了很多与琪可相似的东西。

辰巳正面注视着那样的卡露谢朵妮雅。然后,被辰巳直直注视着而浮出感动的表情,卡露谢朵妮雅那真红的双眸又浮现出了透明的泪水。

朱塞佩看起来满足地凝视着那样的二人,发出了吼吼吼的开朗的笑声。

「女婿的心境老夫很明白了。但是,你对原来的世界没有依恋吗?」

「是。对那边的世界没有依恋」

爱的家人也,亲近的朋友也,然后比什么都重要的琪可也都不在原来的世界。在如今的那里,辰巳牵肠挂肚的存在一个都没有。

对朱塞佩的话,辰巳以坚定的表情清楚地点头了。

外面有人敲了接待室的门。

对此作出反应的朱塞佩询问是谁后,从门的对面传来了年轻女性的声音。

「在与客人的会谈中打扰非常抱歉,猊下。请问卡露谢朵妮雅大人在这边吗?」

「是。我在这里,有什么事吗?」

「不久后是说法的时间。信徒的大家已经在礼拜堂集合好了」

「那么说来,刚才三之刻的钟响了呢。我明白了,马上就去」

对门对面的女性那样回答的卡露谢朵妮雅,站起来对辰巳和朱塞佩稍施一礼。

「那么,祖父大人,主人。我因为有工作,就先告辞了」

「恩。作为侍奉神的人代理神之声是重要的任务。切勿轻视哦?」

「那么琪可……但叫琪可好像不太好……诶都……」

「不,琪可就可以了。因为我也希望主人能那样称呼我」

那样说完,卡露谢朵妮雅再次轻轻地点头之后离开了。作为祖父的朱塞佩在那个时候发现了她的脸颊上有一点红,不过只是像平时一样地微笑没有说任何话。

离开接待室的卡露谢朵妮雅,在背后领着来叫她的女性神官,以信徒们等候的礼拜所为目标而走着。在那个途中。

「那,那个……卡露谢朵妮雅大人……?」

「哎?怎么了?」

卡露谢朵妮雅露出笑嘻嘻的明亮表情回头看背后的女性神官。

「今天那个……该怎么说好呢……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吗?」

摆出不可思议表情的女性神官。

平时的她说起来是沉默寡言的一方,那张美丽的脸上露出的表情中不太看得到明显的变化。

总是面带微笑,对谁都是用一样的态度接触。并且,像今天之后要对信徒说法的时候,会以严厉凛然的态度代理神言。

那个使人想到刀剑的凛然的身姿,也是她的信奉者们会投以憧憬的视线的理由之一,不过今天的她不是那样。

比平时还要笑嘻嘻,走的脚步简直象在跳一样。

虽然那位女性神官和卡露谢朵妮雅并不是特别亲近,但还是有偶尔闲谈的那种程度的交往。从那个她来看,今天的卡露谢朵妮雅明显很开心。不,是开心过头了。

因此,女性神官才会问她刚才那个问题。

然后,无法跟平时凛然的卡露谢朵妮雅联想在一起的──简直像是露出恋爱中的少女般的害羞,卡露谢朵妮雅回答了她的问题。

一边润湿了寄宿着热情的红宝石般的双眼,一边用双手包着稍微发红的脸颊。尽管如此,那个视线不是看这里而是看向远方。

「因为……那一位接受了我。而,而且……不仅如此……那,那个……还说我很漂亮……」

全身散发着粉红色的气氛,咕噜咕噜地扭动身体的卡露谢朵妮雅。

亲眼目睹这样的她,女性神官一边表情稍微僵硬一边这样想到。

──不好了。如果现在的她就这样出现在信徒面前,一定会很糟糕。主要是……信徒们的幻想会崩溃那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