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7 今后的事

第一卷 07 今后的事

今后的事

从沙法以夫神殿的出入口,大量的信徒陆续地涌进。

他们是今天为了即使从远方也要看一眼《圣女》的身姿,听她用那怜爱的声音说法而在神殿聚集的人们。

那位圣女的说法结束后,通常应该是带着满足的表情的他们,今天却浮出了与平常不同的表情。

确实与平常一样,有满足地浮现出笑容的人。也有因《圣女》所传达的神言受到了感动而流泪的人。其中也有被《圣女》美丽的容姿所夺魂而露出神志不清般的表情的人。但是最多的还是不可思议地感到了困惑的人们。

「呐?今天的《圣女》大人……是不是有一点奇怪?」

「啊啊。明明一直以来是庄严凛然的样子,只有今天该怎么说呢……」

「……微妙的有点性感?这,这个……有时会吐出感觉带有色彩的叹息……」

「对,对!就是那个!虽然平时凛然的《圣女》大人也不错,但今天这样子的也……」

「哦,噢。今天这样的《圣女》大人也可以有啊。但是,让《圣女》大人露出这样的表情……果然是因为男人吗?」

「那个啊,就算是《圣女》大人,也是正值芳龄的女性,有着在意的男性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知道是哪里的谁,真是羡慕呐」

「这么说来,要说《圣女》大人的对象的话,谣传……」

「啊啊,《自由骑士》大人吧?确实如果是那一位的话与《圣女》大人很般配呐」

「帅哥美女呐。就像一幅画吗,该怎么形容呢……」

像这般的,交换着随意的猜测,他们离开了沙法以夫神殿。

结束了说法的卡露谢朵妮雅,回到了祖父与辰巳所在的接待室。

辰巳红着脸凝视着敲门后进入房间的卡露谢朵妮雅的脸。

一看到她的脸,就回想起了刚才朱塞佩说的「如果可以的话,其实希望你就这样成为那孩子的丈夫」

「怎么了吗,主人?」

「啊,啊啊,不,什,什么事都没有喔,恩,恩」

辰巳抽搐地点头说着。然后看到他那个样子,朱塞佩浮现出了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小孩一样的表情。

「好了,卡露谢也回来了,来说明关于女婿今后的事情吧」

被说到了自己的今后,辰巳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确实,对原本的世界没有什么留恋。即使被告知无法再回去,多少有思乡的感情也不会有太大的失落感。

就算有,辰巳今后也不得不在这个世界生活。

因此,必须要有为了生活而得到食物的手段,换言之必须要找工作吧。

实际上,在这边的世界里高中退学的自己做得到的工作会有吗。这么想着的辰巳表情暗淡起来。

察觉到了他的不安吗,朱塞佩从那方面先开始了说明。

「女婿在担心什么大概想像的到,但你今后的生活由老夫们来保证」

「主人,今后的生活费等等的一切,不需要去在意也没关系喔」

「诶……?」

「有什么要惊讶的吗?这种程度的事是当然的吧?因为是擅自将你召唤到这里了嘛。最开始这种程度的事早有准备了」

朱塞佩一边吼吼吼地开朗地笑着一边继续说明。

「而且,对于这个世界几乎没有知识的女婿,可以做到的工作很有限吧。嘛,因为像这样子对话还是办得到,也不会完全找不到工作吧」

说到这里,辰巳现在才发现与卡露谢朵妮雅及朱塞佩的谈话是用着日本语以外的语言。

感到不可思议而询问的话,看来是在召唤仪式中也组合了可以理解语言的魔法。但是,可以理解的只有会话方面,文字的读写仍不得不再学习。

顺带一提,辰巳等人现在使用的语言是整个佐斯莱特大陆都在使用的名为「大陆交易语」的共通语。然后,有意识的话日本语也可以好好用日本语说出来。感觉上像是普通的学会了两种语言,可以有意识的分别使用一样。

「……反正都要做的话,明明文字的读写也可以办到就好了……」

「对,对不起。我也只是以过去的资料及文献为基础,然后忠实的进行仪式而已……做不到进行细微的调整之类的……」

卡露谢朵妮雅沮丧的说着。

「啊,不,不是,并不是在责备琪可……」

虽然这样安慰着卡露谢朵妮雅,但内心也有「也许会有像其他的异世界转移那样子说好的能力补正也说不定」等等的期待。

「嘛,如同老夫先前所说的,你接受成为卡露谢的丈夫的话会很高兴的」

「祖、祖父大人!?」

坐在朱塞佩旁边的卡露谢朵妮雅,发出了像是很困扰的,尽管如此又感觉到很欢喜的复杂的声音。然后,整个脸比朱塞佩与辰巳多少次看到的更加红了。

「说实话,这家伙已经是一只脚踏进晚婚的状态了。该怎么说呢,会变成这样有一半是女婿的错?」

根据朱塞佩的说明,这边的世界,特别是辰巳等人所在的拉鲁考菲力王国里十六岁就被认定为成人,在二十岁以前组成家庭是很平常的。

现在,卡露谢朵妮雅是十九岁。虽然在世间一般来看是还未到晚婚,但差不多是开始感到焦急的年龄了。

「到目前为止,这家伙已经收到了数不清的求婚,但那些全部都给拒绝掉了。那里面从上位的贵族到有王位继承权的王族都有」

虽然口中诉说着像是不满的话,但朱塞佩看着孙女的表情很柔和。从中可以看出比起政治婚姻更加尊重孙女的恋爱感情的祖父的关心。

「嘿,嘿诶,从王族那都有求婚,琪可好厉害啊。嘛,因为是这样的美人,也是理所当然的」

有着出众的外貌,高强的魔法实力,然后虽是养女但也是沙法以夫神殿的最高司祭的亲属。有这样齐全的条件,没有求婚的人才奇怪吧。

来到这个世界后,虽然辰巳不知道魔法使受到着怎样的认识,尽管如此比起实力低还是高的比较好吧,如此漠然地想着。

这样想着的辰巳再次看向卡露谢朵妮雅,不知为何她双手捂着变得通红的脸颊,圆睁着眼一动不动地看着辰巳。

「吼吼吼,看起来女婿你相当习惯对待女性呐?现在可说是毫不犹豫的称赞女性啊。难不成,女婿在原本的世界是皮条客吗?」

「皮,皮条客!?怎,怎么可能……我,我,到目前为止和女孩子交往的经验还……」

「吼吼?这样的话,那你就是个天生的花花公子啊」

对带着意味颇深的笑容的朱塞佩,辰巳以猛烈的势头摇着头否定。

「吼吼吼,开玩笑的。别看老夫这样,由于工作的性质看人的眼光老夫还是有的」

虽然是单方面的召唤到这边的世界,但在召唤出的人心术不正或是坏人的场合下,朱塞佩他们别说是照顾,就这么身无分文的放逐的情况也会有吧。

「总之,女婿的身份就是这个神殿的下级神官了。虽说下级但是神官的话,这个神殿也会提供住宿与餐点。但是,神官该做的事还是要做。当然,有什么其他想做的工作的话,去做那里的工作也没有问题哦。在神官之中也存在着兼职家业与神官的人」

就算被那样说,也想不出在这边的世界有什么想要做的工作。

首先就像朱塞佩所说的,在神殿的底下工作的同时环顾这座城镇,找找自己也能做的工作吧。

无法想象身为一个信仰薄弱的日本人的自己,一生做着神官什么的。因为反正都要从事其他的工作吧,首先看看有什么工作,必须从里面找出适合自己的工作。

直到找到为止先在神殿里寄宿吧,辰巳如此考虑着,而这之前一直脸色通红沉默着的卡露谢朵妮雅总算再起动完毕。

「不,不是的!!如同前面所说的,即使主人不工作,我也会养主人的!!别看我这个样子,那样的收入我还是有的」

挺起夸耀着丰满的质量的胸部,卡露谢朵妮雅满是自信的宣言。但是,作为辰巳来说对就这样接受她的提案有着很大的抗拒。

「不、不是,这个再怎么说也……我,不想成为小白脸……」

无视了辰巳这样的抗议,卡露谢朵妮雅转向祖父直接投下了爆弹发言。

「祖父大人。我想要从神殿离开,从今以后与主人在一起生活」

卡露谢朵妮雅突然的同居宣言。

辰巳对此目瞪口呆,朱塞佩则对孙女的提案拍膝叫好。

「呜姆,这个提案不错啊。一起生活的话,相互之间好的地方坏的地方就可以了解了。先暂时一起生活看看,之后再决定要不要真正的结婚吧。然后,两人一起生活的房子有吗?从你所说的来看,像是已经准备好了?」

「是的。因为信徒中有从事房屋买卖的人,与那一位商谈……」

「请、请等一下!!」

对把自己放在一旁不断推进的话题,辰巳慌忙要求暂停。

「那、那个朱塞佩先生!!自己的孙女突然说出要与初次见面的男性一起生活,就这么草率的答应了真的好吗!?」

通常情况下,女儿──虽然现在的情况是孙女──突然说出要与男人一起生活,然后对此反对的不才是长辈吗。

但是,与慌张的辰巳截然不同,那两人只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表情。

「你在说什么啊女婿?老夫从初次见面开始,就一直以『女婿』称呼你了吧。这就是说,已经把你认定为卡露谢的丈夫了哦?而且从刚刚开始,老夫这边也是以你与卡露谢结婚为前提在讲话」

「诶……确、确实是这样但……就,就算这样只是初次见面的我,为什么就这样子承认了?」

「因为你的事情,早就一直从卡露谢那里听到了。老实说,没觉得是初次见面。而且说到底……」

朱塞佩一边看着慌张的辰巳,一边看起来高兴地轻轻地巧妙地扬起一边的眉毛。

从将卡露谢朵妮雅做为养女的那刻起,每天都可以听到关于辰巳的话。

试着与那个辰巳实际会面,然后试着交谈,辰巳这个人是正如卡露谢朵妮雅所说的人,朱塞佩如此判断。

说到底,如果辰巳考虑着不好的事,打算单纯利用卡露谢朵妮雅使她不幸的话,也不会自己要求暂停他与卡露谢结婚的话题吧。

就算只看那点,也可以窥知辰巳这个人是诚实的人。

「……你跟卡露谢,在那边的世界不是也生活在一起吗?」

「不、不,那是……!?那、那时候的琪可是只鸡尾鹦鹉,绝对不是这样子既漂亮身材比例又好,完全正中我好球带的稍为年长的大姐姐!!」

辰巳太过慌张连可以不说的事都漏了出来。

又被辰巳毫不迟疑的称赞,卡露谢朵妮雅虽然惊了一下但是高兴地脸红了。

看到那样子的两人,至今作为同时也是婚姻的守护神的沙法以夫神的最高司祭,担任了很多次结婚仪式的见证人的朱塞佩,这时确信两人将来会是对和睦的夫妻,在心中祈祷着沙法以夫神给予这年轻的二人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