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08 来学魔法吧

第一卷 08 来学魔法吧

来学魔法吧

拉鲁考菲力王国。

位于佐斯莱特大陆的最北,属于大国之一。

领土内有着有许多冰之精灵聚集的大冰山山脉,特别是冰之精灵强势时期的宵月时节──也就是冬天会很严寒。

这个世界的季节是因精灵之力的影响而变化。如果火之精灵的力量变强的话会变为太阳时节──夏季,大地之精灵的力量变强的话会变为丰收时节──秋季,风之精灵的力量变强的话会变为海洋时节──春季。

拉鲁考菲力王国因为大冰山山脉聚集的冰之精灵的影响宵月时节较长太阳时节较短。

然后,宵月时节与太阳时节之间的海洋时节,太阳时节与宵月时节之间的丰收时节,虽比太阳时节还短但仍存在着。

宵月时节,也就是冬天占了一年之内的一半。但因为国土以广大的面积为自豪,可以在其余季节种植大量的农作物,就算在边境的贫困村子冬天也不太会出现饿死者。

还有,因为冬天会降落大量的雪所以水也很丰富,用这些水来酿造酒非常的盛行,拉鲁考菲力产的各种酒,在佐斯莱特大陆作为名酒远近驰名。

以及,拥有着强大的骑士团与军队这点也为人所知,骑士与士兵们每天都勤勉的做着严格的训练。

──如此如此,辰巳正从朱塞佩与卡露谢朵妮雅那里,接受着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国家的事,与在这里生活着的庶民的生活方式的说明。但是,在这之中最吸引辰巳的果然还是关于魔法的事。

被召唤的时候就大概有吧这样想了,果然这边的世界存在着魔法,据说能使用魔法的人被总称为「魔法使」。

不只卡露谢朵妮雅,朱塞佩也是魔法使。

「魔法使的数量,绝对不算多。拥有作为魔法使的素质的人,据说是大概一百人里只有一到两人的比例」

然后,每个魔法使都有各自擅长使用的魔法系统。系统──有时也被称为属性──基本上有六种类。

〈光〉〈暗〉〈地〉〈水〉〈火〉〈风〉的六种类,更进一步有从那里衍生的上位系统与派生系统,实际的系统数量有多少据说是未知的。

那之中也有在过去仅有一个保持者的,也就是所谓的「稀有系统」。

那个稀有系统被称为〈天〉,现在登场于神话等中,差不多被认为是传说的系统。

「我持有着〈圣〉〈炎〉〈海〉〈树〉〈雷〉五个适性系统,祖父大人则持有〈圣〉与〈海〉的适性系统」

「哎?五个?……果然那样很厉害吗?」

「唔姆。虽然由身为祖父的老夫来说有点那个,卡露谢就是所谓的天才的那种人呐。普通的魔法使持有的适性系统是一个,最多也不过是像老夫一样两个。但是,卡露谢持有五个。持有那么多的适性系统的魔法使,在过去也只有一到两人哦」

顺带一提,〈圣〉是〈光〉的,〈炎〉是〈火〉的上位系统,〈海〉〈树〉〈雷〉则分别是〈水〉〈地〉〈风〉的上位派生属性。

「要发动魔法,一定需要咒文的咏唱。因此,在无法发出声音的状态,再怎么优秀的魔法使也无法使出魔法」

在魔法使犯罪的场合,拘束的时候一定会让他咬住口衔。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使用魔法了。

使用魔法的时候,要消耗寄宿在体内的魔力。因此适性系统的种类与数量,还有内含的魔力量对魔法使来说是很重要的要素。

虽然发动适性系统以外的系统的魔法也是可能的,但不持有该适性系统的场合,魔法的效果与范围会显著低下。

正确的咏唱咒文以及魔力。有这两点,就可以初步发动魔法。

「另外,魔法有着象征各自的系统的颜色」

朱塞佩的魔法讲义还在继续着。

就像朱塞佩说的那样,使用魔法的时候会根据系统放出各自特征性颜色的光。

比方说卡露谢朵妮雅适性最高的〈圣〉系统。使用那个系统的魔法时,魔法使会发出白银的光。

其他也是同样以卡露谢朵妮雅为例的话,〈炎〉是深红,〈树〉是嫩绿,然后〈雷〉是蓝紫。

「原来如此。那么,如果看那个光的话,某种程度可以把握在使用哪种魔法吗」

「就是那样。话虽如此,那个光是只有魔法使能看见。嘛,一口气放出庞大的量的魔力的时候,作为例外用不了魔法的人也能作为隐约的光芒认识到」

「那、那个啊?难不成我也……有那个叫适性系统的东西吗?」

辰巳听到朱塞佩的话后,豪不隐藏兴奋的心情试着问了卡露谢朵妮雅。

或许,就像小说等里面的那样,从异世界来的辰巳沉睡着作为强大的魔法使的才能也说不定。或是强力的异世界补正正作用着之类的。

而且不管别的,有着魔法这样的超自然技术的话,果然自己也想要使用看看。

辰巳抱着那样的期待询问了,但朱塞佩与卡露谢朵妮雅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那、那个……虽然非常难以启齿,主人的话,那、那个……」

「这时候还是直说了吧……女婿没办法使用魔法吧。你的话……从你的身体里,别说适性系统了完全感觉不到魔力」

这个世界的生物,除去极其一部分的例外虽说很少但都有着魔力。但是,尽管如此能成为魔法使的只有一小部分。没有一定量以上的魔力的话,发动魔法这件事是办不到的。

但是,身为异世界的来访者的辰巳,完全没有魔力这种东西。

试着想想的话,在辰巳的世界不存在魔力之类的──一般来说──所以,他没有魔力也不是不可思议的事吧。

然后,像卡露谢朵妮雅与朱塞佩这样的,有一定以上的实力的魔法使,可以相当正确的感知对方持有的魔力。他们从初次面对到现在,从辰巳那里完全感受不到魔力。

完全没有魔力──被断言完全无法使用魔法,辰巳眼睛看得到地一下失落了。

「别这么失望嘛,女婿。确实是这个世界的人的话,谁都有着魔力。虽然那么说那也是非常微少的。是初步的初步的简单魔法都发动不了的程度」

「就、就是这样呦,主人!主人有需要什么魔法的话,那个时候就由我来代为使用魔法!」

两人这样说着安慰辰巳。尽管如此,也许说不定可以使用魔法,正因为这样的期待很大,所以辰巳感受到的打击也很大。

「……就像之前也说过的,为了使用魔法咏唱咒文是不可或缺的。因此,我们使用的魔法也被称为『咏唱魔法』」

为了转移消沉的辰巳的注意,卡露谢朵妮雅接着稍微改变了关于魔法的说明的方向性。

「原本单纯讲到魔法的话都是指咏唱魔法,但是最近……大概十年前左右吧。出现了新种类魔法的使用者。因此,为了与他们使用的魔法区别才被称为咏唱魔法」

「新的魔法……?」

「唔姆。借用这个世界不论哪里都存在的拥有意志的魔力,也就是所谓的精灵之力的魔法,与咏唱魔法相对被称为精灵魔法。据说,似乎是从遥远异国而来的一位女性所推广的」

「嘿诶?难不成,那名女性也和我同样是从异世界──与我不同的异世界来的……或许是这样吗?」

「谁知道呢,老夫也没听说过那么多。也没有与那名女性见过面。但是,据说是出乎意料的美女喔?如果可以的话,想在蒙主宠召之前见一次面啊」

朱塞佩像平常一样吼吼吼的笑着。

「好了好了,闲聊的有点太久了」

随着结束对话朱塞佩将视线向窗外看去,那里可以看到天空已染上了茜色。

「话说回来,虽然说过猜到这之后与女婿两人一起生活的家,不过已经决定好了吗?」

「还没,因为业者方面找到了一些后补的空房子,之后想要与主人一起去看看再决定」

「是吗。那么,今天女婿就留宿在这座神殿吧。因为这座神殿是沙法以夫教团在佐斯莱特大陆的总部,从各地都有巡礼者与旅行神官过来。有一些面向这些人们的客房。还是说────」

朱塞佩稍稍吊起一边的眉毛。

「────要在卡露谢的房间留宿?如果女婿觉得那边比较好的话,老夫也没关系喔?」

「不、不不不不不!?客、客房就好!!就客房拜托了!!」

脸通红着,辰巳拼命的拜托了在客房留宿。然后,卡露谢朵妮雅以一副看起来很可惜的脸看着那样的辰巳。

「吼吼吼,开玩笑的。卡露谢的房间是在单身的女性神官们生活的宿舍。老夫再怎么说,也不会把身为男人的女婿放到那里的」

不分男女,在神官用的宿舍生活的人净是未婚者。

也是婚姻的守护神的沙法以夫神,也鼓励着圣职者的结婚。

在那之中为了神而奉献纯洁的人也不是没有,但大部分的神官都是有家庭的。然后有家庭的神官,会离开神殿在街道中构筑家庭。反过来说,神官离开神殿在城镇中生活,就是不言而喻的讲最近要结婚了。

结婚后仍在神殿生活到底是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特别是生孩子方面。沙法以夫神也是佑子之神,也鼓励着生孩子。

因此,卡露谢朵妮雅为了与辰巳一起生活而成家,并不是什么不自然的事。问题是,「《圣女》要成家」这样的事实,不过现在的辰巳对此还不得而知。

然后隔日。在辰巳感觉时间稍过中午的时候。

今天作为神官的工作全部结束的卡露谢朵妮雅,与辰巳一起在莱庞提斯的街道上走着。

两人所前往的,是昨天讲到的从事房地产买卖的人的地方。就是这边世界的不动产店吧,辰巳如此想着。

两人看起来很恩爱的,很近的依偎在一起在街上走着。

卡露谢朵妮雅幸福的笑着。偶而,指着这里那里向辰巳说明街上的事。

相对说到辰巳的话,一直是心不在焉的。脸颊通红着,视线到处彷徨。不这样做的话,不管怎样都会意识到。

他的右手──现在,感觉的到卡露谢朵妮雅抱着紧贴着的那里,有两个很厉害的柔软物体。

虽然这时的辰巳不知道,不过这边的世界也存在着女性用的上半身内衣。可是,与辰巳的世界的胸罩不同只是用柔软的布缠绕的简单的东西。

因此,没有胸罩程度的防御力的这边的内衣,被包裹在那内侧的双丘的柔软,彻底的向辰巳的手臂传去。传到了。

于是,辰巳拼死无视着那个触觉。

「请问怎么了吗,主人?」

对着尴尬态度的辰巳,卡露谢朵妮雅露出困惑的表情。

「不、不,那个……没有像这样子和女生紧贴着走路……稍、稍微有点难走还是怎么说呢……」

被同年代的女性挽着手走路,确实是辰巳的初次体验,但是他尴尬的理由当然不只这一个。虽然如此,但就这样把脸转向卡露谢朵妮雅,「胸部碰到手臂了」的说出来对辰巳来讲是不可能的。因为辰巳也是男人。

然后,毫不在意那样内心纠葛着的辰巳的卡露谢朵妮雅,那美丽的脸庞更加灿烂的笑着。

「阿拉,在说什么呢?以前不是经常像这样与主人一起外出的吗」

「不、不,那时候的琪可是小小的!!而且不是挽着手走路,只是乘在我的肩膀或头上!!」

一边这样子嬉闹,两人一边看起来高兴地──从旁看的话──走着。

那时候,被与卡露谢朵妮雅的交谈和碰到手臂的柔软的感觉给分神的辰巳没有注意到。向着依偎着走着的两人的,街民们的视线。

被用《圣女》这个二名称呼,只要是这个莱庞提斯的街道的住民,就没有没听过那个名字的人的卡露谢朵妮雅。

那个她,与同年代的男性幸福的挽着手走着的样子,不可能不吸引街民们的注意。

街道的人们,惊讶得睁着眼看着满是幸福表情的卡露谢朵妮雅,然后再看向与她一起走着的男性又再惊讶了一次。

穿着没有看过的衣服,有着稀奇的黑发黑瞳与淡琥珀色肌肤的那个男性。

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们的发色,以茶色到红色系居多,像卡露谢朵妮雅那样的白金发,怎么说也是很稀奇的。然后,肌肤的颜色也几乎是白色系。

在那之中辰巳的外观,即使是一个人走着也很引人注意吧。

那个辰巳与有名的〈圣女〉挽着手走路。街上不管是谁,虽然对这样稀奇的组合感到惊讶但都用饶有兴趣的目光,目送着走过的两人的后背。

在这之间,似乎到达了目的地的这世界的不动产店,卡露谢朵妮雅在某个建筑物前停下了脚步。

「就是这里吗?」

「是的,这里就是买卖房地产的人的宅邸」

在辰巳眼前的是,石造的大房子。

在来这里的途中,街道上的建筑物几乎都是石造的,而且用类似红褐色砖头的东西堆叠建造的居多。因此,街道上到处都洋溢着红色的色彩。

但是,眼前这栋房子不是用红褐色的砖头,而是使用了像是切割出的白色石头的建筑。虽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石头,但恐怕没有钱就住不起这样的房子吧。

这样想着环视附近的话,周围的房子也有很多同样的白色房子。这样的话,现在自己们所在的,也就是相当于所谓的高级住宅街的地区吧,辰巳在心中如此推测。

「但是普通的房子吧……」

再次抬头看眼前的房子,辰巳一个人小声自言自语着。

但是再次想想的话,房屋宅邸等与其他的商品不同不是能陈列在店面的东西。所以,没必要设置店面什么的吧。

在辰巳这样想的时候,卡露谢朵妮雅走到了房子玄关的门前,往屋内投去了那清澈如铃般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是沙法以夫神殿的卡露谢朵妮雅・克立索普莱兹。请问老板在家吗?」

这样等了一会,玄关的门猛然打开,从中冒出一名中年男性。

只有正中间漂亮地秃个精光的头和大腹便便地突出的肚子。但身高别说是辰巳比卡露谢朵妮雅都要矮。

身上穿着的衣服,看得出比来到这里为止街上看到的任何人都要高档上几等。如同由房子想像到的一样,是个相当富裕的人吧。

「让、让您久等了《圣女》大人!这次能向这样的我买房,真是感到非常高兴!」

像是屋主的那个男性,一边在油亮的脸上浮现满面的笑容,一边合起双掌摩擦着向卡露谢朵妮雅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