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0 驱魔师

第一卷 10 驱魔师

驱魔师

卡辛之后给辰巳和卡露谢朵妮雅介绍的,是在离市中心不太远的区划的一栋房子。

「这里怎么样呢?正如卡露谢朵妮雅大人的主人──辰巳大人的希望那样,要保守构造的房子……」

在街道中心常见的,用红色砖瓦堆砌而成的小屋子。

虽说是小,但也只是相比于迄今为止看到的贵族的房子来说,作为平民的家来说算是大的那类吧。

房子是石造的,但地板铺设得十分整齐。房间的数量总共是四个。一个是从玄关马上进入的大房间,大概是客厅的房间吧。从那里隔着门有两个房间,看起来好像是作为卧室使用的。然后在阁楼也有一个虽然狭小的房间。

其他的有似乎是厨房的地方和厕所。以这个世界的文化等级到底是不存在水冲式厕所的,似乎是贮蓄在洞中的类型。

这个房子也有庭院和后院,后院里有专用的水井。

因为平民一般是共用存在于街道各处的水井,所以有专用的水井的这个屋子,果然在平民中也是给富裕的人居住的吧。

这以外吸引了辰巳的目光的是,放在离后院不远的地方的挖空了大岩石的箱状物体。

「这个是什么?」

「这个啊,辰巳大人。据说这栋房子的前主人想要在家中洗澡,在拥有〈地〉的适性系统的魔法使那特别订制了这样岩制的浴缸」

「哎?那这个,是浴缸吗……不对,请问这是浴缸吗?」

「诶诶,就是这样。就我来看,辰巳大人似乎是他国出生的所以有可能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宵月时节因为冰之精灵的力量变强的关系,雪也很多冷得厉害呐。严寒的时候果然是要靠洗澡来慢慢暖和,这是这个国家自古以来的风俗。虽说如此,如果不是贵族的话大概没有在自家有浴缸的家庭。因此,在街道里有几个公共的浴场」

顺带一提,在向浴缸里加热水的场合,好像是用大锅之类的把水烧开后再把那个倒入浴缸里,或者是雇佣拥有〈火〉的适性系统的魔法使加热煮沸装入了浴缸的水。

因为哪一个都要花费人手和时间和費用,如果不是能雇佣佣人的贵族之类的富裕的家庭的话,据说是不会在自己家设置浴缸的。

「也就是说,这个房子的前主人,果然是相当的富裕啊」

「就是这样呐。记得据说是在某些生意上取得了成功的人物,是那个人把生意继承给儿子后,作为引退后生活的地方的房子。但是……那个人死后,儿子在生意上失败了开了个大窟窿,为了填补那个窟窿而把这个房子抵押了」

「怎么样,主人?」

卡露谢朵妮雅对在房子中环视的辰巳说道。

「嗯,不是挺好嘛?琪可同意的话就这里吧」

「我也没有异议,从这里离神殿也不远呢。那么,桑契莱大人。这个房子的价格是多少呢?」

「非常感谢!那么,这个房子的价格————」

不明白物价标准的辰巳,把价格交涉全部交给卡露谢朵妮雅,再次看了看房子里面。

如果在日本的话,是相当于3LDK到4LDK规模的独栋式房子。对两个人生活来说充分过头了吧。

当然现在家具之类的什么也没有,不过之后要把怎样的家具放在哪里呢,和卡露谢朵妮雅一起考虑肯定也很快乐。

对了,房子的货款怎么办呢?不知道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有着哪种程度的资产,在这个世界也有住房贷款吗?

「之后问问琪可吧。全额支付到底是挺心痛的,不早一天也好早点找到工作在财政上帮助琪可的话……在那之前,在神殿底下打下手不什么都做的话」

知道这个房子的价格相当于普通市民好几年分的生活费,然后对一个人支付那种金额的卡露谢朵妮雅的财力,辰巳感到大为吃惊已经是一段时间后的事了。

在回神殿的路上。

房子虽然购入了,但并不是马上就能在那个房子里生活。

也要准备家具,因为放置了很久也需要多少的修改。家具暂且不论,修改的事因为卡辛说由他来安排所以就那样交给他,辰巳和卡露谢朵妮雅暂且决定返回神殿。

「怎么了吗?主人?」

卡露谢朵妮雅担心地看着突然无力地垂下肩膀没精打采地走着的辰巳。

「不,没问题……只是现实这东西稍微被摆在了眼前而已……」

看来卡露谢朵妮雅好像相当富有。那是辰巳被迫体会到的现实。

确实昨天她说了收入很高,尽管如此也没想到是能一口气支付相当于普通市民几年生活费的金额的程度。

果然在这个世界宗教关系也是很赚钱的吗,辰巳想着这类事。在原来的世界也是,不问种类宗教是很赚钱的,这是辰巳对宗教的笼统印象。

虽然那么说,今后要和卡露谢朵妮雅两个人生活下去了。

虽说原本是宠物的鸡尾鹦鹉,但是现在的卡露谢朵妮雅却是不折不扣的人类,而且还是相当的美人。和那样的女性一同生活,难道不是又是梦吗辰巳这样想,不过这并不是梦。

确实在辰巳的心中,已经把卡露谢朵妮雅认识为家人了。尽管如此,事事什么都依靠卡露谢朵妮雅,自己到底也是太不像话了。

尽管这一点达不到她,自己也要相应地赚钱。

这样重新下定决心,即使是不了解这个世界的辰巳也能轻易地想象到为此必须相当努力。

「我也能做的,相应地赚钱的工作……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工作啊……」

即使有那样的工作,也早就有谁在做了吧。

「这种时候,要说异世界转移的定番的话,果然还是冒险者……」

冒险者这样的职业到底实际存在吗。即使存在又能赚多少钱呢。

「呐,琪可。这个世界有冒险者吗?」

「冒险者……吗?我没有听过,那是什么样的人呢?」

所谓冒险者,是以金钱为报酬承办危险的工作什么都干的人。或是退治对人有害的魔物等,或是担任行商人的护卫。有时也会潜入古代遗迹之类的迷宫,为了获取沉眠在那里的财宝,与潜伏在迷宫中的魔物战斗,等等。

辰巳把在游戏和小说中登场的典型的冒险者向卡露谢朵妮雅说明了。

「主人说的冒险者什么的并不存在,硬要说的话魔兽猎人与之接近吧」

「魔兽猎人?」

看起来正如王道展开那样,这个世界好像也存在魔兽之类的怪物。

在普通的野生动物中也存在危险的种类,不过被称为魔兽的存在是与那些划清界线的东西,卡露谢朵妮雅这么说道。

「在魔兽中有会引起与魔法很相似的现象的东西,出现在村庄附近的场合会成为非常危险的存在。弱肉强食是世界的铁则,作为强者的魔兽袭击作为弱者的人类把人类作为食粮,确实是自然的天理之一。但是,尽管如此人们并不是必须默不作声成为魔兽的食物。因此,为了退治危险的魔兽,存在被称为魔兽猎人的人们」

当然,要雇佣那些被称为魔兽猎人的人,需要相应的回报。因为是挑战危险的魔兽,他们要求与危险相称的报酬也是自然吧。

另外,在魔兽中也有肉适合食用的种类,也有毛皮和鳞,爪,牙,骨等作为各种各样的素材被使用的种类。

因此,魔兽猎人中不是被委托,而是自己找出魔兽并积极地将其狩猎的场合也很多。如果是能作为肉食或素材利用的魔兽的话,只要狩猎一头就能得到相当份额的金钱。

「国家和领主之类的军队和士兵,不能去退治魔兽吗?」

「国王陛下和各地的领主大人当然有派遣部下的士兵们。但是,军队的骑士和士兵始终专长是对人战斗。对方如果是人外的魔兽的话,听说会各方面不顺手而无法充分发挥实力。还有,因为魔兽退治的委托很多情况下是急待解决的,所以委托初动快速的魔兽猎人们的场合很多」

听完卡露谢朵妮雅的话,辰巳想着原来如此啊地理解了。好像无论在哪个世界政府的工作好像都很沉重。

「此外,我们所属的神殿也会收到魔物退治的委托」

「诶?神殿也有」

「是的。交给我们神殿的委托,很多不是一般的魔兽退治而是驱魔的委托呢」

这个世界的怪物中,存在着没有肉体的也就是所谓的精神体那样的东西。

那样的怪物被总称为〈魔〉,虽然以那个状态不是十分危险的存在,不过在这个〈魔〉附身在其他的野生动物或魔兽上的场合,会变成比通常的魔兽更强力的怪物。为了将〈魔〉附身的野生动物和魔兽与其他区别,好像被称为「魔物」。

〈魔〉会让附身的动物和魔兽的食欲和破坏冲动,地盘意识这种本能增长,变成无差别地袭击他人被疯狂侵蚀的魔物。

即使打倒了魔物,那也只不过是打倒了附身的动物和魔兽而已。因为本体的精神体的〈魔〉不会受到物理性的打击,抛弃被打倒的暂时的肉体后,〈魔〉会再次附身到其他的肉体。

因此为了消灭〈魔〉,只能使用〈光〉和〈圣〉的系统中存在的《驱魔》的魔法。

世上也有被赋予了和《驱魔》的魔法相同效果的武器,不过那个数量极其少数,那样的武器被称为圣剑或者圣枪等等。

「难,难道说,琪可也……」

「是的。因为我也有〈圣〉的适性系统,所以会收到委托去驱除〈魔〉。像我一样从属于神殿退治〈魔〉的人,和市井的魔兽猎人区别被称为『驱魔师』」

看来,她拥有超出辰巳预想的资产,理由就是作为这个驱魔师的报酬了。

其他作为她收入的也有被委托治疗系的魔法时候的报酬。当然,治疗的报酬不会全部变成她的所有,半数要被缴纳到她所属的沙法以夫神殿,不过由于她很高的〈圣〉的适性系统和出色的魔力治疗魔法的评价很高,好像来自到处的治疗的委托络绎不绝。

确实卡露谢朵妮雅也有着〈圣〉以外的适性系统,不过其中适性最高的还是〈圣〉。

操用高水平的治疗魔法的那个实力和作为驱魔师的实绩。那是她被以《圣女》这个二名称呼的原因之一。

「〈魔〉……呢。在这边的世界有可怕的怪物呐。但是,普通的魔兽和〈魔〉附身的魔物……要怎么识别呢?」

单纯的魔兽和〈魔〉附身的魔物。如果不加以区别的话,发出退治委托的人和接受的人都会感到为难吧。

以为是普通的魔兽而委托给了魔兽猎人,但实际上是〈魔〉附身的魔物的话,别说是靠魔兽猎人无法应付最坏那个魔兽猎人难说不会丧命。

要是这样的话,难道没有什么区别方法吗。那样考虑着试着询问了卡露谢朵妮雅,果然是有识别方法的。

「〈魔〉附身的魔物,双眼会闪耀着不详的红色,那光辉即使是白天也能清楚地看见,所以基本不会看错的」

「哎?眼睛很红……?」

情不自禁地,辰巳凝视了卡露谢朵妮雅那红宝石一样的瞳孔。

然后,以卡露谢朵妮雅来说很少见的,突然眯起眼睛像避开辰巳的视线一样别过脸去。

「……因为我的眼睛是这样的颜色……小时候经常被欺负……」

「啊……!!抱,抱歉!!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虽说是不知情,不过刺到了卡露谢朵妮雅的心理阴影的辰巳。他慌忙当场深深地低下头谢罪。

「请不要放在心上。现在眼睛颜色这样的事情不太会被说了」

这样说完,卡露谢朵妮雅嫣然一笑,实际上她是知道的。背地里看不惯她的人们,因嫉妒她作为魔法使的高超实力而「魔力高到那种程度,其实不是因为〈魔〉附身着吗」这样造谣中伤。

当然,这完全是信口开河,卡露谢朵妮雅没有被〈魔〉附身。有着她那样高的〈圣〉的适性系统的人类,对〈魔〉来说某种意义上就是天敌。因此,即使〈魔〉想要附身卡露谢朵妮雅也做不到。

「不过,在魔物之中最可怕的是〈魔〉附身在人类上的情况」

「哎!?〈魔〉也会附身人类?」

「是的。人类和动物或魔兽不同,有着各种各样的欲望。这些欲望太多的话,据说会招来〈魔〉。但是现在不存在能证明这一点的贤者」

另外,据说在死于非命的场合,被那股怨念吸引〈魔〉会附身到尸体上。实际上,据说有〈魔〉附身到战场上被弃之不顾的尸体后,尸体开始活动的情况。

听完卡露谢朵妮雅的话,辰巳想着那就是所谓的不死的怪物呐地理解了。

「此外一般据说被附身的人类的能力越高,抱有的欲望越大,变成魔物的场合下能力也会越高」

「那样想的话,确实是麻烦的怪物呐,那个叫〈魔〉的东西」

两人一边朝神殿走着,一边进一步聊着魔兽和魔物的话题。

到目前为止卡露谢朵妮雅实际退治的魔物,都是在童话或传说中登场的神话级的不可想象的怪物。

听着那些话,对还没有见过的魔兽和魔物,在辰巳的心中兴趣不断变大了。

不管经过如何,这样子来到了异世界。那样的话,想实际看一次在原来的世界无法见到的魔兽和魔物。

在和卡露谢朵妮雅两个人对话期间,辰巳的心中也产生了从容吗,那样的想法涌现了。

辰巳还想着没见过的怪物们时,慢慢接近神殿了。

听到神殿,辰巳不知为何是抱着常有的基督教的教会的大东西的想象,但实际看到的那个外观与其说是教会或神殿,更像是西方的城堡一样的外观。

在从那个城堡一样的建筑物屋顶突出的细长的塔上,悬挂着一个大钟,只有那里和辰巳对神殿与教会的印象重合了。

「那么接下来。在房子准备好之前就让我在神殿暂住,一边打下手一边生活吧」

「请加油?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的话,我会提供帮助的所以请不管什么都说出来」

一边被卡露谢朵妮雅用笑容鼓励着,一边从被手持斧和长枪的门卫盯着的正门玄关进入了神殿里。

当然因为和卡露谢朵妮雅一起,所以没有被门卫盘问。话虽如此,但神殿的出入口就是对谁都开放的东西。

「首先不向朱塞佩先生报告决定了家的话」

「说的是呢。如果是现在这个时间的话,我想祖父大人是在自己的办公室」

被卡露谢朵妮雅引导着,两人开始向朱塞佩的办公室走去时。

「卡露谢?今天没看见你的身影,是到哪里去了吗?」

从他们背后,传来了给人低沉冷静印象的年轻男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