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1 《自由骑士》

第一卷 11 《自由骑士》

《自由骑士》

突然从背后传来的年轻男性的声音。

据听声音所知,年龄比辰巳稍微年长……尽管如此,一般认为没有大大地超过二十岁吧。

然后对那个声音作出反应,首先是被叫到名字的卡露谢朵妮雅回头看去。

辰巳比她慢了一点点也同样回过头去。这时,走在卡露谢朵妮雅后面的辰巳,发现她回头时露出了笑容。

像受到她影响一样辰巳也回头向背后看去后,在那里有一位男性。

年龄果然是二十岁前后吧。看上去超过了一八○公分的高个子和虽然纤细但看得出充分地锻练了的体型。

那健壮的身体上穿着板金制的铠甲──就是所谓的板甲吧辰巳这样推测──腰上佩带着剑。

头发是鲜艳的红发。剪短那红发的发型非常适合清爽端正的容貌。

红茶色的双眸捕捉到在辰巳背后的卡露谢朵妮雅后温柔的眯起了。

呜哇,简直像是哪里的王子大人或勇者大人啊,这是辰巳对他的第一印象。

「啊啦,穆尔加。今天的神官战士训练结束了吗?」

「啊啊。今天也好好地锻炼了哦」

「啊啦。是你锻炼了其他的神官战士们,没错吧?」

不顾辰巳怀有的感想,两人非常亲密的交谈着。

像是不想打扰两人的谈话一样,辰巳往走廊旁边靠。那样做时,辰巳发现对刚才卡露谢朵妮雅说的「穆尔加」这名字有印象。

──对了。今天见到的叫卡辛的贵族说过来着。记得是,传言中说是像卡露谢朵妮雅的恋人一样啦……其他也被称为《自由骑士》来着……。

辰巳想起了今天与卡辛的对话时,那个叫穆尔加的男性突然将视线转向了他的方向。

「对了,卡露谢。这边这位是谁?相当陌生的打扮……难道是,从他国来拜访我们神殿的客人吗?」

「啊!我竟然……十分抱歉」

想起了不由得无视了辰巳在对话,卡露谢朵妮雅向辰巳转过身深深地低下头。

「我来介绍一下。这边的男性是穆尔加奈克・戴高勒斯。是从属于这个沙法以夫神殿的神官战士,和我一样也是驱魔师」

「哎?和琪可一样……?」

「是。我和穆尔加,在有驱魔的委托的场合,经常组合在一起工作」

卡露谢朵妮雅一边看着穆尔加奈克一边扑哧一笑。相对的穆尔加奈克,也在那个清爽端正的容貌上露出柔和的笑容看着卡露谢朵妮雅。

简直像是有名艺人的情侣一样的画面呐,辰巳一边抱着这种稍稍不合时宜的感想一边凝视两人时,穆尔加奈克靠近了辰巳一步。

「刚才介绍到的,我是穆尔加奈克。今后请多关照,异国人」

那样说着,并迅速地伸出右手的穆尔加奈克。

在这边的世界也是用握手表现友好呐,一边这样想着,辰巳一边也紧握住穆尔加奈克伸出的右手。

「这边才是,请多关照。我……啊,不,本人是山形辰巳……在这里叫做辰巳・山形比较好吗?」

刚才卡露谢朵妮雅向卡辛介绍辰巳时,她是用「辰巳・山形」介绍辰巳的。看起来在这个国家,好像与西洋一样自我介绍是先说名。

「所以,辰巳先生是有什么事来到这个国家的?与卡露谢一起在这里,是为了见克力索普莱兹猊下吗?」

卡露谢朵妮雅是朱塞佩的养女这件事,只要是这个神殿的人谁都知道。实际上来拜访朱塞佩的客人很多都是这样由卡露谢朵妮雅带领到他身边。

「哎?诶都……克力索普莱兹猊下是指朱塞佩先生吗?」

「是,就是那样」

辰巳询问卡露谢朵妮雅后,她以笑容对那个问题点了头。

那是非常微不足道的对话,但那给穆尔加奈克的冲击很大。

竟然对在拉鲁考菲力王国,立于沙法以夫神的信徒的顶点的朱塞佩•克力索普莱兹,简直象附近的熟人一样亲密地用名称呼。

作为以沙法以夫神为首的各教团的最高司祭,其权威与一国的国王不相上下。

这样亲密地称呼那个朱塞佩的这个黑发少年,到底什么人。

另外,穆尔加奈克还有一件在意的事。那就是卡露谢朵妮雅对这个少年显示着非常亲密──不,简直象是在服侍这个少年一样的态度。

虽说是养女但也是朱塞佩•克力索普莱兹的女儿,在拉鲁考菲力王国也被称为有名的《圣女》的卡露谢朵妮雅,简直像是这样做是理所当然的一样以后退一步的态度来接触。而且,她的表情好像非常高兴。

服侍这个少年,高兴的不得了。

不由得这样想的卡露谢朵妮雅的态度,穆尔加奈克无论如何都很在意。

平常的卡露谢朵妮雅,确实无论是对谁都会以笑容接触。但是那终究是出于作为神官的职责,本来的她同性姑且不论,和异性是不会太过亲密接触的。

要说她亲近的异性,有作为祖父的朱塞佩与他的亲信,还有从年幼的时候开始就疼爱她的几位大司祭们,但他们很多是高龄的人,从卡露谢朵妮雅来看异性的意识很少吧。

对那样的她来说,年龄相近最亲近地接触的男性是自己,穆尔加奈克隐约地自满着。

到现在为止,穆尔加奈克好多次与卡露谢朵妮雅一组,做过作为驱魔师的工作。

现在把穆尔加奈克与卡露谢朵妮雅作为两人一组的驱魔师认识的人也不少。

市井的魔兽猎人和从属于教团的驱魔师,以数人进行一个工作的情况很多。

敌人是强大的魔兽和魔物。比起一人以复数对峙会较有利是无需考虑的吧。

其中也有顽固地一个人工作的人,不过那是确实有相当实力的人,或者是不擅长与他人接触的人,又或者是相当奇怪的人。

穆尔加奈克和卡露谢朵妮雅成为驱魔师后过了数年,期间两人经常一起组队工作。

有时前往被委托的地方会花上数日两个人旅行,更有到打倒目标的魔兽或魔物之前,两个人在森林和荒野中彷徨。

虽然最初的时候只有最低限度的对话,可是在许多次一起接受委托后,两人慢慢变得亲近了。

一起拼上性命与魔兽战斗后,自然融洽了。最初拘谨的两人也好多次共同渡过了修罗场,互相构筑起了信赖和信用。

这一事实在穆尔加奈克心中有确实的自信。

虽说是养女,但作为沙法以夫教团的最高司祭的女儿的卡露谢朵妮雅,每日都会接到像山一样多的求婚。

好在朱塞佩没有政治上的野心,没有打算把她变成政治婚姻的道具。然后,那样的卡露谢朵妮雅到现在为止最亲近的男性就是穆尔加奈克。

在世间,有两人是相恋的一对这样的传言传播着。由于两人经常一起工作,不知什么时候传出了那样的传闻。

然后,那个穆尔加奈克也不知什么时候对卡露谢朵妮雅,抱有了工作的同事以上的感情。

虽然被称为《圣女》之类夸张的二名,但实际上与普通的少女没有任何区别的那个性格。

只要是受伤的人,对谁都会伸出治疗之手的那个温柔。

有时候因高兴过度而失败了,呸的吐出舌头打算掩盖那个失败的天真烂漫。

而在看着被隐藏在比什么都虚伪的笑容里的,让自己窥见的她真正的笑容的过程中。

穆尔加奈克作为一个男人,将卡露谢朵妮雅作为一个女人来看了。

「昨天遇到时,因为有猊下的事情所以不能慢慢地谈话……不过说起来,这几天都没看见卡露谢的身影呐」

穆尔加奈克压抑住涌上心头的疑问,再次转向卡露谢朵妮雅。

「欸欸。因为祖父大人的吩咐,去迎接这边的山形大人了」

知道卡露谢朵妮雅成功使用了召唤魔法,把辰巳召唤到这边的世界的,在现在只有卡露谢朵妮雅和朱塞佩。

召唤魔法是即使知道那个存在,也谁都无法使用的魔法。岂止如此,现在可说是传说的大魔法。

如果卡露谢朵妮雅成功使用了召唤魔法的事被知道的话,很可能会引起预料之外的骚动朱塞佩这样判断。

当然,即使卡露谢朵妮雅进行下次召唤魔法,也没有那会成功的保证。而且,卡露谢朵妮雅没有能召唤辰巳以外的谁的自信。

因为召唤者是卡露谢朵妮雅。而且,因为被召唤的人是辰巳。

也许正因为这个条件齐备了,所以召唤魔法才成功了。

所以,为了召唤魔法要待在地下数天的卡露谢朵妮雅,表面上是听从朱塞佩的命令去迎接客人了。

虽说如此,那个表面的理由也不完全是说谎。正因为卡露谢朵妮雅迎接了,所以辰巳才能来到这边的世界。

「那样吗。啊啊,抱歉。现在是引导客人到猊下那的途中呐。让您留步了真是十分抱歉,山形先生」

「不,请别介意。然后,叫我辰巳就可以了」

「了解了辰巳先生。那么,也请称呼我为穆尔加」

一边笑嘻嘻一边说的穆尔加奈克。但是,在正面的辰巳确实看到了那个红茶色的瞳孔一瞬间发出了有迫力的目光。

稍施了一礼的穆尔加奈克,背对二人离开了。

辰巳一边稍感疑惑一边凝视着那个背影。刚才穆尔加奈克露出的那个微妙地有迫力的视线。辰巳不能理解那的意义。

「怎么了吗,主人?」

「啊,啊啊,不,没什么。比起那个啊,那个叫穆尔加的人,是被称为《自由骑士》吧?那个《自由骑士》是怎样的意思?」

「主人竟然知道他的二名……啊啊,这么说来今天,桑契莱大人稍微提到过他呢」

一边以介意着什么的样子不时瞟看辰巳,卡露谢朵妮雅一边说明了《自由骑士》是什么。

本来,骑士是侍奉王和国家、贵族等的人。

对主人奉献忠诚和武力,就像字面上那样为了主人成为盾和剑的人被称为骑士。

被要求有高洁的精神和钢铁的肉体,为此必须经常自律不断锻炼。并且由于那个华丽勇敢的印象,在女性和孩子们之间有极大的人气。

当然,并不是全部的骑士都符合这个条件,但如果问世人一般对骑士的印象的话,会得到以上那样的回答吧。

但是,自由骑士没有侍奉的主人。

没有主人,取而代之为了世间的弱者和陷入困境的人们挥剑的人,在拉鲁考菲力王国称其为自由骑士。

虽然那么说,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自称自由骑士。

就像前面所述,骑士侍奉主人。然后从主人那得到薪俸作为生活的粮食。

因此,没有主人的自由骑士没有固定收入。

为了生活无论如何都需要一些收入,连小孩子都知道。

因此成为自由骑士的人,必定有很多在金钱上出现困境。

与华丽而有名誉的骑士不同,自由骑士虽然名誉和名声与骑士相比不差,但是怎么也会给人简陋的印象。

因为以上的理由,自称自由骑士的人很少。而且,现实是不太会有想成为自由骑士的人。

听了关于自由骑士的说明的辰巳,受到了或许与其说是骑士不如说是接近勇者的存在这样的印象。

「穆尔加,到现在为止为了有困难的人们,打倒了许多的魔兽和魔物。决不要求金钱,只是因为在那里有人有困难这样的理由。当然如果是正式的委托的话,神殿会下发报酬。但是,他就算不是来自神殿的委托,也会以自己的意志为有困难的人挥剑。那样的他被称为了《自由骑士》,我想是自然的」

「……所以,他为了有困难的人战斗的时候……琪可也在一起吧?」

「……是啊……我也作为神官……然后,作为他的朋友……想要帮助他……但、但是!!」

卡露谢朵妮雅很有气势地看向辰巳。

「我、我是那,那个,终究只是作为朋友哦……绝、绝对,不是像在世间传言的一样,把他,把他当做……这样的事绝对没有!!我、我所思念的是……」

满脸通红。尽管如此是一副拼命的表情。辰巳理解了卡露谢朵妮雅想说什么。

她很在意刚才卡辛也说过的《自由骑士》与《圣女》的传言吧。因此辰巳笑嘻嘻地回答。

「我明白了。传言就只是传言对吧?」

「是、是的……!!能,能相信吗……?」

「当然相信哦」

辰巳用手掌咕噜咕噜地来回摸着,稍微低下头眼神朝上盯着辰巳的卡露谢朵妮雅的头。

「好了,比起那个赶快到朱塞佩先生那里报告家决定了吧」

「是!!」

像走在街上的时候那样,卡露谢朵妮雅抱紧辰巳的手臂高兴地轻轻依偎在他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