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2 一鳞半爪

第一卷 12 一鳞半爪

一鳞半爪

立起被切成手臂的一半左右长度的圆木,向它挥下斧头。

挥下的斧头将圆木利落地一斧纵向切开,刃稍微陷入了圆木下的地面。

将分为两个的圆木再次立好,再一次挥下斧头。

伴随着咔空的畅快的声音,半圆的圆木这次变成了四分之一扇形。

整理好劈成四份的圆木抛到旁边后,再次立起新的圆木挥下斧头。

确认伴随着啪亢的清脆声音圆木被漂亮的分开后,辰巳用手背擦去额头上的汗。

现在,他正在进行的就是所谓的劈柴。

辰巳像昨天下定决心的一样,在神殿底下努力工作着。

「……劈,劈这个吗……?全,全部……?」

面对在眼前堆成山的圆木,辰巳用嘶哑的声音这样询问。

「啊啊,是啊。因为神殿是大家庭呐。每天会也大量消耗燃料的木柴。因此劈柴是很重要的工作哦,新人」

将辰巳引导到神殿后院的大汉粗犷脸的中年男性,一边嘎哈哈哈哈的豪爽地笑着一边重重地拍了他的背。

突然被拍了背,辰巳忍不住一个踉跄。那个时候,他挂在脖子上的圣印,发出锵铃的声音摇晃了。

「记得是……叫辰巳吗?喏,用这个。用这个把圆木全部垂直劈成四分」

那样说着中年男性递出的是一把用惯了的斧头。

「到了四之刻就休息吧。在那之前加油吧」

留下那样的话,中年男性慢吞吞地大步离开了。

顺带一提,四之刻以日本时间来说大约是正午。

辰巳用自己的手表测量过,太阳大约六点左右升起,然后从那之后每两小时各神殿会敲响报时的钟。

上午六点一次,上午八点两次,这样每两小时鸣钟的次数增加一次,在下午六点响了七次后就会日落。

然后,与各自鸣钟的次数相配合取名为一之刻到七之刻。夜间没有鸣钟,好像没有特别规定叫法。

问了一下卡露谢朵妮雅,据说鸣钟的时机是用日晷来计量的。此外,为了雨天和阴天的时候好象有拥有象定时器一样的功能的魔法道具,但因为那个道具极为稀少且高价,所以是最高司祭的朱塞佩以外都不能触碰的珍藏的宝物,好象连卡露谢朵妮雅都没有实际看过。

一天的循环好象和地球一样是二十四小时,不过每天上午六点日出,下午六点日落。

没有像地球一样根据季节的昼夜长度变化吗,辰巳如此感到疑问。

因为来到这边的世界才第三天,所以并没有好好测量过昼夜长度的变化。但是,也许这边的世界是大地是不动的,天体有规则地运动着的天动说的世界也说不定。

辰巳还不知道,但在这边的世界大陆与海被认为是漂浮在被称为星界的地方之中。

在北边和东边的海的尽头有巨大的瀑布,不知从哪里来的大量海水流入大海,虽然南边和西边的海的尽头也同样有巨大的瀑布,但这边是海水不知落到哪里去,这是一般被相信的世界观。

据说其中也有主张,在南边和西边的瀑布落下的海水,通过虚无的世界再次从北边和东边流入,这种学说的贤者,但因为见过在海的尽头的巨大的瀑布的人一个也没有,所以不清楚那是不是真的。

而且,有人相信在更加超越星界的那侧有众神居住的神界。

那些暂且不提,辰巳发呆地仰视着堆积如山的圆木。

但是,就算一直看着工作也不会因而减少。辰巳做好精神准备后,卷起穿着的神官服的袖子鼓起干劲。

现在,他穿着的不是原来世界所穿的衣服,而是朱塞佩发给的神官服。

虽然昨天与卡露谢朵妮雅到街上的时候,也购买了几件普通穿的衣服和内衣的一类,但因为在做神殿的工作时有穿神官服的义务,所以辰巳也穿着神官服。

另外,辰巳作为神官被朱塞佩正式授予了位。虽然那么说但那是最下级的下级神官,不过因此他在这边的身份也大致确立了。

因为神殿这个组织与国家是独立的,所以只是所属于神殿就会变成具有一定程度的身份──圣职者被认为是与贤者等同等的知识阶级──的人。

当然,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属于神殿,本来的话不通过某种程度的审查就不被允许入门。辰巳没通过那些就得到了虽说是最下级但也是神官的身份,一定是因为哪里的最高司祭行使了其的权力吧。

一边想着接下来的重新与圆木山对峙,辰巳一边向下看着自己所穿的白色神官服。

讲真的,虽说是工作但可以弄脏这个白色神官服吗,感到了这样的疑问。

他身穿的神官服,虽然因为是下级神官穿的所以颜色是白的但在神殿内是作为「工作服」被认识。因此,无论怎么弄脏也不会受到责备。话虽如此,在弄脏了的情况下要自己清洗。

神官穿的神官服和身上戴的圣印,根据地位设计有所不同。

顺便一提,刚才引导辰巳到后院的人,是担任打杂的下级神官的监督者的上级神官,名字是波卡多。

一直烦恼着也不是办法的下了结论的辰巳,试着挥了几次从波卡多那接过的斧头。确认了那个感觉的辰巳将手边的一根圆木立在地面。

然后,轻轻地挥了一下拿的斧头。斧头的刃深入圆木的同时,圆木啪亢的漂亮地分成了两半。

「啊嘞……?并没有很用力啊……?」

辰巳一边感到疑问一边凝视远比预想要简单地劈开的圆木。

「嘛,算了。能简单地劈开是再好不过了」

就这样,辰巳连续不断的把圆木劈开。

本来在劈柴时,是把圆木扔在作为平台的石头或木头上来劈。即使扔在地面上,在柔软的土上也很难劈开。

当然到现在为止没做过劈柴的辰巳,全然不知地连续不断地扔在地面上劈开圆木。就这样以没注意到那是稍微异常的事的状态。

途中,神殿的钟响了两次和三次,不过集中在劈柴的辰巳没注意到那个。

不久告知正午的四之刻的钟响了四次后过了不久,波卡多慢慢的再次出现在后院。

「哟,新人。做了多少……喔!?」

波卡多看见眼前被堆积好的木柴山发出了吃惊的声音。

今天准备的大量的木柴用的圆木,全部变成了被漂亮地劈成四份的木柴。不感到吃惊是不可能的吧。

「啊,波卡多先生。像您说的那样,圆木全部劈好了」

坐在堆积着的木柴前的地面上的辰巳站了起来,对吃惊得声音都发不出的波卡多满不在乎地打招呼。

「不,不,全部劈好了……半天就全部劈好了……?那么多的量……?」

波卡多好多次比较了辰巳和木柴山。

今天早上,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一位青年。有着在拉鲁考菲力王国大概看不到的,罕见的黑发和黑眼的青年,说是从今天开始在神殿打杂的新来的下级神官。

看起来好像是从比波卡多更高地位的谁那,被说了听从他的指示工作吧而来到了他的地方。

波卡多交叉着健壮的手臂用可怕的目光毫不客气地观察了黑发的下级神官。

身高不是太高。如果跟大汉的波卡多比还差了一个头以上。

身体也很纤细,手臂的粗细只有波卡多一半的程度。简直像是女人一样的手臂啊,一边在内心如此想着一边观察了辰巳的波卡多,判断力气活看起来不行后决定让他劈柴。

即使劈柴也需要相当的力量,但比起从井里打水后运送,或运送每天都要运送的神官们的食物的重劳动要来的好吧。

从这看来,波卡多意外地是关心部下的男人。因为大汉和粗犷的脸的原因初次看见会觉得很可怕,不过是对好好地工作的人会好好的感谢的人。

将合适的工作交给合适的人。那也是波卡多的工作。

以波卡多的判断,觉得凭辰巳纤细的手臂──终究是以波卡多的基准──在四之刻之前能完成四分之一也足够了。可是,实际岂只是四分之一而是全部完成了。明明就算是波卡多那种量的圆木要在半天内全部劈成四分也是不可能的。

波卡多最初是呆呆看着辰巳和木柴山,但那粗犷的脸上露出了男子气十足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意外的还挺能干的嘛,新人……不,辰巳!刮目相看了!」

波卡多啪啪的拍打辰巳的肩膀,当场再次催促他坐下。

「做了这么多工作。也相当饿了吧?一起吃饭吧」

波卡多打开自备的布包,从中取出了中间夹了什么像面包一样的东西。

一边看起来很美味地大口吃着那个一边看着辰巳,不知为何他一直呆呆的站着。

「怎么了?快点坐下来吃饭。休息时间也不是那么长的哦」

「啊,不,那个……其实饭……」

一边那样说,一边感到为难似的抓着后脑的辰巳。他直到这个瞬间都完全忘记了午休要吃饭的事。

看来在拉鲁考菲力王国吃饭好像也是习惯一天三次。一之刻(上午六点的时候)和二之刻(上午八点的时候)之间一次,和四之刻(正午的时候)前后一次,然后七之刻(下午六点的时候)以后一次的共三次。

此外,五之刻(下午二点的时候)和六之刻(下午四点)之间,也会吃些简单的小吃。

昨天后来从卡露谢朵妮雅那听说过这些事了,不过完全把那个忘记了。当然,辰巳没有准备午饭。

感到为难的辰巳一直站着,波卡多不解地仰视了辰巳。

「怎么?没准备饭吗?……那样的话,得去食堂了」

神殿的一角有提供神官吃饭的食堂。虽然那么说,辰巳还没有使用过那个食堂。因为他来到这边的世界后,他的吃饭一直是由卡露谢朵妮雅准备的。

那个食堂作为修行的一环会轮流有下级神官担任料理值班,不过那个食堂离辰巳他们所在的后院稍稍有点距离。

「嘛,我想让你做的工作也全做完了,吃完饭稍微晚一点也没关系……不过要是你觉得好的话,稍微把我的分点给你?嘛,因为是我老婆作的所以不保证味道呐?」

嘎哈哈哈哈地笑着的波卡多,再次劝辰巳坐下。

「不,我不能拿为了波卡多先生夫人特意做的东西。我就这样到食堂去」

「那样吗?那不用着急,慢慢地吃」

告诉波卡多了解了后,辰巳朝食堂走去。

不,打算走去。

辰巳转身面对连接后院与神殿内的门时,那扇门擅自打开了。当然,门不可能擅自打开。那样的话,就是有谁从神殿中把门打开了。

开门的那个谁,从门里探出头东张西望的环视周围。与那配合着,头上翘着的呆毛也轻轻地摇曳。

然后,一发现辰巳的身姿,就浮现了像花开一般的笑容。

「主人!我给你拿饭来了!」

「琪可。是特意帮我拿饭来的吗?」

「是的。因为不知道主人在哪里工作,到处寻找所以来晚了。非常对不起」

吧嗒吧嗒地朝辰巳接近的卡露谢朵妮雅,很快地行了礼后将带来的包袱递给他。

「谢谢,琪可。对了,琪可已经吃了吗?」

「还没,那个……主,主人觉得可以的话,要一起吃吗,什么的……」

脸颊微红、露出害羞的卡露谢朵妮雅。当然,辰巳没有拒绝她的提案的理由。

「嗯,一起吃吧。啊,对了」

到这里辰巳总算想起了波卡多。想要向他询问卡露谢朵妮雅是否也可以同席呢,向他的方向回头看去。

「波卡多先生……啊嘞?」

那个波卡多,大大地张着嘴像石化了一样,一动也不动地凝视着辰巳他们。

从他的手上,刚吃的面包一下掉落了。就像以那个为信号一样,波卡多总算动了。

「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露谢朵妮雅大人!?圣、《圣女》大人怎么会拿辰巳的午餐……!?」

惊讶地睁着眼的波卡多,看了辰巳和卡露谢朵妮雅好多次。

另一方面,被看着的卡露谢朵妮雅,一边不可思议地稍微感到了疑问一边询问辰巳。

「主人?这边这位是……?」

即使是卡露谢朵妮雅也不会知道神殿有关人员全体的脸和名字。不,总的来说她的熟人基本上是在神殿也有很高地位的人,所以地位不高的波卡多是在她的交友范围之外的。

「啊啊,是今天在工作方面照顾我的波卡多先生」

「嘛,是那样啊。波卡多先生,请多多关照主人」

「主、主人……!?」

对波卡多稍敬一礼的卡露谢朵妮雅,和发出冒冒失失的声音的波卡多。卡露谢朵妮雅的「主人」一词,波卡多好象认为是「丈夫」的意思。

卡露谢朵妮雅以「主人」的含义──正确来说是饲主──说出口,在这个情况下谁都会和波卡多一样误解吧。

「那,那么,辰巳……不,辰巳大人……」

一边与卡露谢朵妮雅一起在因为误会而改变话语的波卡多旁坐下,辰巳一边吧嗒吧嗒地摇手。

「不要啦,波卡多先生。请别突然叫我大人什么的啦」

「不,不,可是……」

「没关系啦。我终究是新来的打杂。我和琪可……卡露谢朵妮雅是不同的人」

「你,你这样说的话……卡,卡露谢朵妮雅大人,也不介意吗?」

「是。如果主人那样说的话。我只是尊重主人的意思」

「哈……。可是,竟然让《圣女》大人那样说……」

波卡多一边用大拇指抚摩粗糙的下巴,一边重新看着辰巳和卡露谢朵妮雅的样子。

像平常凛然的气氛是说谎似的,体现着恋爱少女的卡露谢朵妮雅,和虽然被那个卡露谢朵妮雅方方面面的帮忙,但泰然接受了那个的辰巳。

现在两人的样子,简直象结婚多年的夫妇一样。至少,在波卡多的眼里看起来是那样。

之后,三人愉快地吃了饭。

最初由于《圣女》同席而退缩的波卡多,不过是因为他不拘小节的性格吗,马上就与卡露谢朵妮雅变得亲近了。

虽然那么说,但因为对方是最高司祭的孙女也是传言中有名的《圣女》,所以比起平常接触周围的人来要相当谨慎。

不久,快乐的吃饭也结束了,三人饭后整理结束后站了起来。

「那么,辰巳。老实说,今天打算让你做的工作全部都结束了。再来要怎么办?」

「其他有什么能帮忙的话,去那边帮忙?」

「是吗?那么,虽然不好意思但请你将劈完的木柴的四分之一左右拿到厨房。残余的因为有储藏木柴的地方所以送到那里。储藏的地方我现在带你去。然后,如果结束了今天的工作就结束了」

站起来的辰巳和波卡多,进行了有关下午工作的洽商。

然后,卡露谢朵妮雅微笑着注视着与波卡多亲密地说话的辰巳的身姿。

「好!那么,从下午开始也要努力」

「是,请加……?」

像鼓足干劲一样用双手啪地拍了自己的脸颊的辰巳。打算对那样的辰巳说激励的话,卡露谢朵妮雅不知为何在那途中中断了。

「怎么了,琪可?」

「啊,不,不,什么都没有……」

对含混不清的卡露谢朵妮雅的样子,辰巳虽然在内心感到疑问但并没有再询问,为了获知木柴储藏的地方跟在了波卡多的后面。

一边一动不动地目送辰巳的背影,卡露谢朵妮雅一边没有让谁听见地不经意地嘟哝。

「刚才,一瞬间……只有一瞬间,从主人那好像感觉到了魔力……是错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