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4 隐藏的思念

第一卷 14 隐藏的思念

隐藏的思念

「那么,女婿的情况怎么样?」

朱塞佩询问了递给自己茶的自己的辅佐官巴尔迪奥。

「他的话今天似乎是在做杂务。到五之刻的时候做完工作后,好像与卡露谢一起到街上去了……失礼了,猊下。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姆?很在意女婿的事吗?」

「那当然在意啊。我也是和卡露谢,从她成为猊下的养女的时候开始就长期交往着,要说的话她就像妹妹一样。那个妹妹和这个不知道是谁的男性很亲近,作为兄长的代替会在意是当然的啊」

对好像很认真地在担心卡露谢朵妮雅的辅佐官,朱塞佩微微地露出了笑容。

「你如此担心作为老夫是很高兴,但是女婿这个存在出现在眼前的现在,已经谁都不能阻止卡露谢了哦。那家伙一旦看准了目标,不管是有怎样的障碍阻挡都会跨过去……不,即使要打碎它也会奋勇前进吧。到现在为止也是那样。你不是也很清楚吗」

「确实……但她有相当过激的地方呢」

想起了到现在为止的她的事吧。巴尔迪奥浮起了苦笑。

「听到了那样的事的话,不是就更想知道他是什么人了吗」

「吼吼吼。很抱歉现在女婿的事和你也不能详细说。只是,先说了是从很远的异国来的吧。然后,卡露谢为了与女婿再会,到现在为止非常的努力了」

「是……这样吗……。但是,那样的话,他要怎么办?」

「……穆尔加,吗……」

想起了一个隐密地向卡露谢朵妮雅寄托思念的男人,朱塞佩皱起了眉。

结束了在街上与卡露谢朵妮雅的购物,辰巳回到了分配给他的客房,摇摇晃晃的倒在床上。

原本,下级神官是要住在宿舍的,但是预定几天后搬到独立房屋的辰巳,在朱塞佩的厚意之下就这样使用着最初被引导到的客房。

在弹簧床垫等无法期望的这个世界,作为床垫的代替是将好好地干燥并搓揉过的干草塞入袋状的床单中作为被褥的代替使用着。

更加奢侈的物品则不是用干草而是将羽毛等塞入床单中,不过那是只有贵族等等的富裕者们使用的高级品。

每次像这样横躺在床上,就有干草独特的香味包着全身。而且,这个客房的床里所使用的干草中,好像有混入对消除疲劳有效的香草,每晚都可以很香甜的睡着。

在这个干草床上呈大字的同时,辰巳深思着与他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床与吉他。

那两个东西好像正由朱塞佩保管着,几天后辰巳与卡露谢朵妮雅要移居的家的准备妥善后,好像会搬到那里。

对到现在爱用的床当然有留恋,但对这边的世界的这个干草床也开始中意的辰巳,烦恼着到底今后要使用哪个呢这样奢侈的二选一。

虽然这么说,今天是在神殿打杂的第一天。也由于不习惯与原因不明的疲劳,躺在床上后辰巳不知不觉开始迷煳起来。

「……不好不好。至少没洗澡之前不能睡……」

强行拉回半落入睡眠中的意识,辰巳东倒西歪的离开了客房

在沙法以夫神殿的一角,有着住宿的神官用的广大浴场。

这个浴场是高司祭以下的人全员共同使用的大浴场,当然男女是分开的。

如果是最高司祭或大司祭的话因为在各自的个室里有虽说很小的浴室,在神殿外建家的场合也很多,所以基本不会使用这个共同浴场。

顺带一提,在神殿内的身份,从上开始的顺序为最高司祭、大司祭、高司祭、司祭、侍祭、上级神官、下级神官。

在这里面,最高司祭在各教派里只存在一人,大司祭成为各地的神殿长的场合居多。如果是地方的小礼拜所,高司祭或是司祭成为负责人的场合也很常见。

这个浴场的热水,好像是由神官中持有〈火〉系统的魔法使来轮流烧沸的,当然卡露谢朵妮雅有时也会轮到的样子。

在脱衣所脱下穿着的衣服,拿着毛巾──不如说是只是像毛巾的东西辰巳进入了浴场。

神官在侍奉神的任务上,保持身体清洁也被定为是义务。因此,日落之后的时候,为了洗去一天的疲劳和污垢而利用浴场的人很多,浴场非常的混乱。

混在那些人之中,辰巳踏实地泡在浴池中。就算世界变了,在澡堂里很舒服也是一样的呐,想着这样的事时,他的名字突然被叫到了。

「啊勒?辰巳吗?你也来洗澡了啊?」

对声音做出反应回头看去的话,那里是白天在厨房遇到的叫帕斯的下级神官。

他毫不顾忌的曝出裸体,浮现着和蔼可亲的笑容在辰巳旁边沉下身体。

「帕斯也来了吗?」

「啊啊。要治愈一天工作的疲劳澡堂是最棒的呐」

被帕斯这样说而环视周围的话,确实大家好像都很舒服的泡在浴池里。

「呼。在这个国家澡堂也很亲切啊」

「喔?这样讲,在你的故乡也,果然有澡堂吗?」

「啊啊。每天都会洗澡哟。其中还有白天也洗的人呐」

「那真是奢侈啊。因为澡堂烧热水很辛苦,一天之中只能在限定的时间洗是这个国家的常识哦?」

和用手指操作面板就能简单的使水沸腾的日本不同,因为在这里让大量的水沸腾的方法很有限,一天之内只能在限定的时间里洗澡吧。

因此,在那个限定的时间人们蜂拥而来,所以大浴场才会混乱成这样。

「但是嘛,能像这样每天洗澡。虽然形形色色的严厉修行与工作很多,但成为神官很正确呐」

「这样说来,在成为神官之前不能每天洗澡吗?」

「啊啊。因为我是地方的小村子出生的呐。没有像这个王都一样的大众浴场,所以只能在河川里洗身体。因此,像这样每天洗澡是我的梦想之一哦」

在水中伸展身体的同时,是因为梦想实现了吗帕斯浮现了看起来很幸福的笑容。

「说起来,辰巳是什么时候来到神殿的?到最近为止都完全没见过你呐?」

「我来到这里是两天前啊」

「嘿ー,果然呐。但是从今以后各方面会一起吧?再次请多指教呐」

「啊ー,虽然是那样……」

辰巳告诉了帕斯最近预定会离开神殿搬到独立房子。

「喂喂。竟然来到这里一下子就在独立房子生活?说起来,辰巳好像也有姓,难道在故乡是贵族家庭出身?」

从帕斯的口气来看,在这个国家平民是没有姓的吧。

「在我的国家,平民也是有姓的哦。所以我并不是贵族或是有钱人」

一边吧唧吧唧地用热水洗脸,辰巳一边与帕斯一样在热水中伸展身体。

果然,对日本人来说澡堂是必须的东西,辰巳切确的体会到了。

「但是啊,辰巳?在独立房子生活就是说……并不是一个人生活吧?」

在水中舒缓着的辰巳的身体,一瞬间僵直了。

然后,看到辰巳的那个样子,帕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吼吼。从那个样子来看,果然不是一个人呐?所以?对方是谁啊?果然是,这个神殿的人吗?」

「不、不,那个……」

说真的,在这里讲出卡露谢朵妮雅的名字好吗,辰巳如此烦恼。

从白天波卡多的样子来看,要是知道一起生活的对方是卡露谢朵妮雅的话,恐怕帕斯也会很惊讶没错。而且,这个浴场除了他以外还有很多人。

在那之中自己与卡露谢朵妮雅一起生活的事被知道的话,说不定不是引起一点骚动就会简单了事的。关于卡露谢朵妮雅是特别的存在这件事,辰巳也已经了解到了。

帕斯一边用眼神说着「我已经知道了所以跟大家讲吧」一边啪地拍了,要怎么说才能瞒过这个场合呢在水中一边流汗一边拼命这样思考的辰巳的肩膀。

「嘛,搬家结束的话,招待我到那个家里一次吧?然后,那时候再把妻子介绍给我。啊,有需要的话,搬家的时候我来帮忙吧?」

「啊,啊啊。了解。那时候就让我拜托你吧」

总算等这个情况过去了,辰巳再次在热水中松了身体的劲。

这之后与帕斯一直不停的聊着,洗好身体和头后和他一起离开了浴场。

顺带一提,虽然在世间肥皂也被分类为高级品,但在神殿里下级神官也被许可了使用肥皂。

擦完身体穿好衣服。然后与帕斯一起出去到走廊上时,辰巳他们突然遇到了某个人。

「啊啦,主人?主人也洗过澡了吗?」

一边用毛巾擦着濡湿的头发,一边那样打着招呼的当然是卡露谢朵妮雅。

因泡在热水里而染上浅桃色的脸颊和濡湿着的头发,将现在的她变得比平常更多了一层艳丽。

看到卡露谢朵妮雅那样的身姿,辰巳的心脏格外强烈的鼓动了。

「啊、啊啊。琪可也洗过了呐」

噗通噗通激烈鼓动着的心脏声不会被听到吧,一边担心着奇怪的事辰巳一边回答了后,卡露谢朵妮雅像有点害羞一样稍微低下脸继续说。

「那、那个……主人觉得可以的话……待会可以访问居室吗?这之后的……在一起生活上的事之类的,有许许多多想要商量的……啊,那个时候我会一起带着我烤的烤点心和茶。还是说,比起茶来酒更好吗?」

「啊,不、不、茶就好了哟」

「我知道了。那么,之后见」

因为辰巳同意了而相当高兴吗,卡露谢朵妮雅露出闪闪发光的笑容行了一礼后,脚步也轻盈地离开了。

一边微笑着想着她那个样子,辰巳一边为了返回自己的房间而回头。

在那里,有着惊讶的睁着眼凝固着的帕斯。

「呐、呐啊,喂,辰巳…………刚刚的是……《圣女》大人……卡露谢朵妮雅大人……对……吧?」

「啊、啊啊,恩……是、是这样没错……」

「从、从刚刚你与《圣女》大人的对话来看……跟你一起住的……难道说……」

好了,这次要怎么瞒过去呢。不,要瞒过去到底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吧。

一边想着这样的事,辰巳一边深深的吐出了放弃的叹息

用怎么样看也很严厉的视线看着从浴场出去的那个男人的背。

他拼命的压抑心中疯狂的火焰。如果可以的话,现在就想把那男人打倒在地,掐住脖子让呼吸停止,但是周围有这些人在怎么说也不能去行动的。

并没有刻意去听,但是不经意的听到了那个男人的话。

在那个男人与差不多年纪的,像是下级神官的另一个男人的会话中听到了,怎么都不能忽视的话题。

没错。

那个男人最近会搬到独立的房子的那个话题。

他也熟知神官搬到独立房子的意义。然后,那个男人搬到独立房子的时候,是与谁一起也是。

沙法以夫教团的最高司祭的朱塞佩・克立索普莱兹,亲自从异国招来的那个男人。

而且,那个朱塞佩毫不犹豫的称那个男人为「女婿」。

也就是说那个男人,是作为卡露谢朵妮雅・克立索普莱兹的结婚对象,由既是祖父,也是养父的朱塞佩特意从异国招来的。

他把朱塞佩作为沙法以夫教团的最高司祭,打从心底尊敬与敬爱。然后,那个做为养女被称为《圣女》的卡露谢朵妮雅,对他来说也是尊敬的对象。

但在那之上,他把卡露谢朵妮雅做为一名异性,到现在为止长时间隐密的爱着。那个卡露谢朵妮雅,不应该被不知道是哪里的谁的男人夺走。

他咬牙切齿着。是听到了那个声音吗,附近泡汤的同僚中的一人,以困惑的样子回头看他,但知道他是谁后慌忙移开了那个视线。

就这么沉默着忍受卡露谢朵妮雅被夺走吗。

不管那个男人与卡露谢朵妮雅之间有怎样的关系,那种东西都与自己无关。

一边感到在心底深处的疯狂火焰变得更加高温,男人一边自己都没注意到地浮出了异常阴暗的笑容。

想像着把心爱的卡露谢朵妮雅,紧抱在自己的手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