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5 堕落成魔

第一卷 15 堕落成魔

堕落成魔

「呐啊,辰巳」

「怎么了,帕斯?」

辰巳从井里提起装有水的桶,将那个水移到自己拿来的水桶。

然后,将变空的桶啵的一声投入井中。确认桶沉没在水中后,再次开始提起桶。

在那个辰巳后面等待着轮到自己使用水井的帕斯,询问了尽力的反复做着同样动作的辰巳。

「为什么你,会做这样的杂务啊?」

「说为什么……这是我们的工作吧?」

今天,辰巳与帕斯被分配到的工作,是运送从井里被打上来的水的工作。

与昨天同样地在波卡多的所在地露面,波卡多看到辰巳后微笑着给他分配了运水的工作。

「从昨天的样子来看,交给你体力劳动也没问题吧?」

请这样说的波卡多说明了工作的顺序的辰巳,领取了搬运用的水桶和用来挑起水桶的扁担后,前往了神殿后院的水井。

在那途中变成了与帕斯一起。看来,他今天也是运水的值班。

「不,你的妻子……或者说,会成为妻子的那个人,赚得相当多吧?那样的话,不做这样吃力的杂务也……说到底,你即使不工作不是也足够生活下去了吗?」

「不,只让琪可工作而自己什么都不做这样子……我,完全没有成为小白脸的打算哦?」

「小白脸?」

「啊,这样吗。在这边的世……不对,在这个国家里让女性去工作,而自己根本不工作的男人不被叫做『小白脸』吗?」

「不,不会那样叫的呐。确实让女性工作而自己什么都不做男人,在这国家也大多会被冷眼看待,但是,那个女性是魔法使的场合是例外的呐。因为只有魔法使是特别的」

据帕斯所说,在这个国家只有魔法使不会为吃所困。

例如说,就算是为蜡烛和灶点火这样的小小的点火的魔法,附近的人们也会依赖那个魔法,作为代价会留下金钱或日用品、食品等等。

在无法像辰巳曾在的世界那样,用打火机等等来简单起火的这个世界,如果能用魔法作出火种的话光凭这一点就会被珍视。其他能使用〈光球〉的咒文的话,傍晚在街头等作为「卖灯」卖魔法的灯,好像一个晚上就可以赚到相当数额的金钱。

一边听着在这个国家里魔法使的立场,辰巳一边再次把提上来的桶里的水迦叭叭叭地转移到水桶里。

「那个是,虽然我能做到的事非常有限……即使如此,即使一点也想要帮助琪可」

「是吗。嘛,我对那样子的不讨厌喔?尽可能的努力去帮助妻子吧」

「喔」

响应着帕斯的鼓励的辰巳,鼓起干劲挑起扁担。

挂着两个相当大的水桶的扁担,当然有一定的重量。但是,与昨天劈柴和运柴的时候一样,辰巳感觉不出有那么重。

一边觉得自己的身体真是不可思议,辰巳一边有干劲的努力运水。

送别远离的辰巳的背,这次是帕斯将水打上来时突然感到疑问而歪着头。

「说起来,为什么辰巳这家伙称呼《圣女》大人为『琪可』啊?」

担在扁担上的水桶的重量,应该是相当的重。

尽管如此,辰巳几乎感觉不到那个重量。就像水桶里是空的一样,辰巳轻快地运着水。

运水的目的地是厨房和浴场等。特别是因为浴场需要大量的水,运水的值班不得不往返多次。

与辰巳和帕斯一样轮到运水的下级神官们正在辛辛苦苦的运水中,其他的下级神官们以惊讶的眼光看着轻松地几次往返的辰巳。

辰巳自己对昨天也是这样子的自己的身体感到不可思议得不得了。

要说不可思议的话,昨天工作之后感觉到的剧烈的疲劳也是如此。据卡露谢朵妮雅所说,和新手魔法使过度使用魔法的时候很相似,当然辰巳不记得使用了魔法。再要说的话,说到底辰巳就不知道魔法的使用方法。

最初以为是异世界补正造成的身体能力的上升,不过看来好像不是那样。

虽然各方各面的思考过了,但是不管怎么想也不可能想出这个疑问的答案。那样判断的辰巳,边继续运水边思考其他的事。

「与琪可生活呐……一、一起……」

不让谁听见地,小声嘟哝的辰巳。

在他的脑海里浮现的是,一名白金头发的可爱的女性的身姿。

修长的个子。尽管那样适当胖瘦的柔软身体。极其端正的美丽的容貌。如银铃般清澈的声音。

然后比什么都烙印在他记忆里的是,绝对不会过大,但也足够被称为巨乳等级的非常符合他喜好的尺寸的胸部。

果然,作为「青春期的男孩子」的辰巳,怎样都会在意那种地方。

那样的她与辰巳,近期会在同个家一起生活。这件事本身辰巳也答应了──虽然多少也有受周围情势而为的感觉──但是,要说没有胆怯的地方是骗人的。

以朱塞佩为首的好些人,认定了自己会与卡露谢朵妮雅结婚的这件事,在他的心里正担心着。

当然,如果被问讨厌卡露谢朵妮雅吗的话,那个答案是NO。

她是琪可的转生好像没错,不可能会讨厌那样子献身般的寄予好意的对方。

而且,她的容貌正中辰巳的喜好。作为一个男人,在这个状况下不可能不心动。

尽管如此还是感到胆怯,是因为突然要结婚的这个事实迫在眼前吧。

就在几天前,连活下去的气力都失去了的辰巳。对那样的辰巳说要结婚什么的说实话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而且,那个结婚对象前世暂且不提,在今世相遇后才只过去几天。

突然被强行要求相亲,被说决定几天后就结婚的话,不管是谁都肯定会变成和现在的辰巳同样的心境。

虽然这么说,卡露谢朵妮雅对辰巳来说已经是家人了。

辰巳剩下的最后的小小的家人的琪可。那个琪可的转生,保留着浓郁的前世的举止与氛围的卡露谢朵妮雅,即使身姿改变了对辰巳来说也还是作为家人的琪可。

但是,还有其他在意的事情。

那就是卡露谢朵妮雅,要说的话就是在这个世界处于顶级偶像般的立场。

不只这个街道在全国那个名字都为人所知。那个《圣女》与不知道是哪里的谁的男人突然结婚的话,一定会有各种臆测与出奇的想法变成传言传出去吧。

那样的话,之后她的立场和评价不会变坏吗辰巳有着这样的担心。

「……虽然那么说,在现状下除了依赖琪可她们以外,没有让我活下去的选项呐……」

虽然得到了在这个世界的身份,但只靠那个并不能生存下去。而且,入手的身份也是由于朱塞佩的恩情。

「…………嘛,因为琪可本人很高兴的样子……也好吧?」

昨天,与她一起到街上购物的时候,买了很多生活用品的卡露谢朵妮雅好像真的很高兴。

如果那是因为某种理由的演技的话,辰巳绝对会变得不信任女人。

如果卡露谢朵妮雅本人不期望与辰巳结婚的话另当别论,但是关于结婚她好像也非常积极。

那样的话已经不用深入的考虑了,与作为家人的琪可一起生活,时而支持她,时而被她支持活下去吧。因为「夫妻」也是家人的形式之一。

然后,这次的家人──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守护重要的家人。

辰巳再次这样下定决心后担起扁担,脚步轻快的走向浴场。

这时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正从隐蔽处盯着那样的他的背看。

像平常一样绷紧着表情,安静地走在神殿道路上的卡露谢朵妮雅。

但是,突然被熟悉的声音叫了名字,卡露谢朵妮雅停下来回头看。

在回头看的那里,是正如预想的人物的身姿。看到那个身姿,这之前她严厉的表情忽然柔和了。

「有点想问的事情……现在,时间上没关系吧?」

「欸欸,不要紧哦」

因为站着说话不太合适,两人绕到了神殿的庭园。

神殿的庭园也是信徒们的社交场。庭园里到处都有信徒们随意的几个人聚在一起,享受着随性的对话。

在那里,以《圣女》而有名的卡露谢朵妮雅出现的话,理所当然信徒们的视线会向她聚集。

而且,她正与男性两个人走在一起。看到那个的信徒们,暗自交换着各样的猜测。

当然,其中也有陶醉的注视着卡露谢朵妮雅的身姿的信徒们。

在那样的视线与悄悄的谈话中,卡露谢朵妮雅像是很习惯似的堂堂正正的挺胸走路。

然后,发现了在庭园一角有空着的椅子后,与结伴的人一同坐下。

「然后,想问的事情是什么?」

「……最近,你好像会离开神殿成家?」

对看上去好像不知如何询问是好地开口的那个人,卡露谢朵妮雅露出了轻轻的笑容。

「诶诶,是真的哟。那话是从祖父大人那听到的?」

「不,并不是直接从猊下那听到的……」

「那些话是真的哟。然后……我要跟某个男人一起生活」

在脑中回想起一起生活的青年的面孔,露出虽然羞涩但非常高兴的表情的卡露谢朵妮雅。

看到那娇艳的笑容时,坐在她身旁的人的心脏痛苦得跳动了,他确实感觉到在自己的心底深处有乌黑的东西在蠢动着。

「跟、跟你一起生活的男人是那个男人吧……?几天前来到神殿,昨天在周围打杂的那个下级神官……」

「诶诶,是啊。你也有见过吧?就是那个人哟……那个人就是我一直在找的人」

卡露谢朵妮雅笑嘻嘻地微笑。看到那个笑容,他的心更加嘎吱作响。

「…………认真的吗……?」

「哎?」

「像你这样的……像你这样被称为《圣女》的女性,与那种打杂的下级神官在一起……你那样子会幸福吗!?」

一点都不像平常温和的他的严厉口气。对那个想着不像他呐的同时,卡露谢朵妮雅没有消去幸福的笑容,明确的对他说。

「那个稍微有点不对。唔嗯,或许也没错。不是让那个人给我幸福,而是我让那个人幸福。然后……然后,如果他能幸福的话,那对我来说也是无上的幸福」

经历过辛苦的过去的辰巳。为了将他引至幸福,卡露谢朵妮雅将他召唤到了这个世界。

如果在原本的世界辰巳过着满足的生活的话,卡露谢朵妮雅也不会将他召唤过来。确实与辰巳再会是她的宿愿,但即使如此也不会去破坏他满足的生活,这点卡露谢朵妮雅也是知道的。

「和那个人一起生活,对我来说比什么都要幸福哦」

「是吗……你的决心不变呐……」

相对于浮起像大朵花一样的笑容的卡露谢朵妮雅,他将脸朝向地面后用两手遮盖了。

突然无力的垂下的两肩,不,他的身体全部开始喀哒喀哒激烈地震动。

「怎、怎么了……?」

对开始漂出异样的氛围的他的样子,卡露谢朵妮雅不由得皱眉了。

最初遇见他,是在卡露谢朵妮雅被朱塞佩领回来的时候。从那以后,与他相当长的交往着,在她记忆里的他,是个总是露出平稳的笑容的稳重的人。

那个他竟然散发出这样异样的氛围。卡露谢朵妮雅感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打算向那激烈震动的肩膀伸出手。

那个时候,卡露谢朵妮雅终于注意到他朝着地面,小声嘟哝着在说什么。

「………………是…………的……………………啊……」

像从地底响起的恐怖声音。卡露谢朵妮雅缩回伸出的手,反射性的猛然站起。

「……你……难道说……」

颤抖的声音,从卡露谢朵妮雅可爱的嘴唇漏出来。

像是对那声音作出反应一样抬起脸的他,以寄宿着狂气的双眸看着卡露谢朵妮雅,抿着嘴浮出了恶心的笑容。

「卡露谢朵妮雅……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你是……你是我的东西啊……」

在凝视卡露谢朵妮雅的他的双眸里,寄宿着常人不会有的红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