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6 〈魔〉

第一卷 16 〈魔〉

〈魔〉

撕裂空气的银光疾驰而来。

他将伸进怀里的手慢慢地拉回来时,那里握着一把闪着锐利光芒的短剑。

白银的刃反射着阳光亮晃晃地发着光。

卡露谢朵妮雅灵巧地回避了,带着光的残影从极近的距离突然挥出的斩击。

踏踏地踩着轻快的步伐与他拉开距离。在此同时,在庭园里的信徒中的一个女性,发出了尖锐的悲鸣。

在白天的神殿的庭院内,突然有人挥舞短剑。目击到那个的信徒,惊恐的发出悲鸣也是当然的吧。

「大家!!请快点从这里离开!!」

没有从架起放出危险的光芒的短剑,双眸寄宿着红光的他身上离开视线,卡露谢朵妮雅催促在周围的信徒们去避难。

最初对突然的发展发呆地眺望着卡露谢朵妮雅她们的信徒们,在理解了眼前发生的凶行的同时,也发出着悲鸣逃跑了。

信徒们这样骚动的话,不远处这个神殿的神官战士们也会赶过来吧。

但是卡露谢朵妮雅,打算在神官战士们来之前将一切都解决掉。

附身在眼前的他身上的〈魔〉。只要将那个剥离的话,他应该就会变回原先温厚的──卡露谢朵妮雅从年幼的时候开始就熟知的人。

卡露谢朵妮雅一边从容地避开以因被〈魔〉附身而提高的身体能力激烈的挥舞的短剑,一边用那可爱的双唇开始咒文的咏唱。

将搬来的水全部注入了浴场的浴池的辰巳,为了再次将水运来而离开了浴场。

以后院的井为目标开始迈出步伐时,辰巳注意到了在自己前进的道路的前方站着一位男性。

「啊嘞,穆尔加先生?」

那个人──《自由骑士》穆尔加奈克,以纠结着什么似的表情一动也不动的注视着辰巳。

「辰巳先生。我知道这样问不礼貌。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诚实回答我。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诶?我……吗?」

用手指着自己,露出愣住了的表情的辰巳。不管是谁突然被问自己是什么人的话,都会作出像他一样的反应吧。

「听说克立索普莱兹猊下,特意让卡露谢去迎接你,我一直以为你在他国也是有身份的家庭出身。但是你……这几天暗中看着……毫不抱怨地做着普通有身份的人绝对不会做的杂务。确实原则是在把户籍移到神殿的时候出身什么的没有关系,但在神殿也不见得就真的是这样」

神殿虽然是从国家统治等的世俗隔离的组织,但是就像穆尔加奈克说的一样,那只是按原则的部分这也是事实。

在王族和贵族等因为某些理由而入籍神殿成为神官的场合,大都从最初开始就有一定程度的位──侍祭或司祭──授予给他们。因此,贵族出身的神官几乎不会去做下级神官做的杂事。

穆尔加奈克最初以为辰巳是他国的贵族出身,不过在看到那个辰巳毫不抱怨的做着杂事后,变得不明白他的身份了。

「假如你是平民出身的话……虽然这样说很抱歉,但此次克立索普莱兹猊下关照你的理由我就不明白了。在我看来你好像并不是优秀的魔法使呐」

穆尔加奈克也同样是魔法使。在现在的他的眼里,从辰巳的身体上只能看见一点点冒出的魔力。以这种程度的魔力量,充其量也只能发动初级的魔法吧。

「我也不擅长兜圈子。所以就直截了当的问了。辰巳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然后……然后,和卡露谢是怎么样的关系?」

真挚的赤茶色的瞳孔,直直的射穿了辰巳。

包含在那由衷的视线中的《自由骑士》对《圣女》所抱有的炙热的感情。辰巳清楚感觉到了那个。

所以。

所以,辰巳下定决心打算老实的告诉他。她对于自己而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

但是,就结果而言没能将那个告诉穆尔加奈克。

在辰巳正要组织语言的时候,神殿的道路上响起了吧嗒吧嗒的脚步声,一个武装的神官──神官战士跑到了穆尔加奈克身边。

「穆、穆尔加奈克大人!!不,不好了!!」

「什么事?」

穆尔加奈克也将有别于看相辰巳的包含了严厉的视线转向那个神官战士。

「收到报告说现在有被〈魔〉附身的人在神殿的庭院里暴乱!」

「你说什么!」

突然,《自由骑士》的双眸里寄宿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光芒。要说的话就是从「日常」切换成了「战时」。那个变化就连与战斗完全无缘的辰巳都能清楚的明白。

「是谁?是谁被〈魔〉附身了?来神殿礼拜的信徒吗?」

「那、那个是……被、被〈魔〉附身的是……克立索普莱兹最高司祭大人的辅佐官……巴尔迪奥大人!!」

卡露谢朵妮雅冷静地回避了迫近的白刃。

尽管这样做了,她也持续着咒文的咏唱。不习惯使用魔法的人,一分散注意就会咏唱失败,但成为像她这样的熟练者的话,一边维持着正确的咏唱一边采取回避行动也是可能的。

作为驱魔师充分地积累了经验的卡露谢朵妮雅。要回避外行人挥舞的短剑很容易。

尽管她是所谓的后卫,但仍习得了用以保护自身的体术。和穆尔加奈克组队的卡露谢朵妮雅,在沙法以夫神殿也是拥有屈指可数的实力与实绩的驱魔师。

再次以轻快的脚步退到后方的卡露谢朵妮雅,目不转睛地看着寄宿着不详的红光的他──巴尔迪奥的瞳孔。

卡露谢朵妮雅认识巴尔迪奥很久了。

卡露谢朵妮雅初次和他见面,是在被领回到朱塞佩身边的时候。当时作为朱塞佩的辅佐官见习的巴尔迪奥,好好的照顾了年幼的卡露谢朵妮雅。

十五岁左右就被提拔为最高司祭的辅佐官见习的巴尔迪奥,是将来被寄予厚望的神官之一。

是平民出身,也是每日不断积累努力而获得了现在的高司祭这个地位,和最高司祭的辅佐官这个要职的勤奋的人。

那样的巴尔迪奥被〈魔〉附身。即使亲眼看到了现在的他的红色瞳孔,卡露谢朵妮雅也难以置信。

(……稍微等一下,巴尔迪奥大人。马上就把附身的〈魔〉给驱除掉)

在红宝石般的双眸中浮现出决意的光辉的卡露谢朵妮雅,解放了编织出的咏唱的最后一句。

咒文完成的同时,周围的空气战栗了。

不、不是空气。

明明没有风却在沙哇沙哇蠢动的是,神殿的庭园里到处种植着的树木与杂草。

杂草急速成长,那绿色的触手伸向了巴尔迪奥。

树木也不快地摇晃着枝叶,伴随着咔叽咔叽的怪异声音伸长树枝。

杂草和树木的树枝不自然地伸长,打算绑住巴尔迪奥。现在卡露谢朵妮雅行使的魔法是〈树〉系统的《树草束缚》。如字面那样,是用植物的树枝和草将目标的行动封所的魔法。

巴尔迪奥用手上拿着的短剑砍掉伸向自己的杂草和树木的树枝。

但是不管巴尔迪奥砍了多少,杂草和树枝还是接二连三地伸过来。

虽然因为被〈魔〉附身他的身体能力也上升了,但并没有经过正式的战斗训练的他的身体能力即使上升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接连不断涌来的杂草和树木的树枝,一点一点的捆住他的身体最后终于完全拘束了他的身体。

确认了封住了巴尔迪奥的动作的卡露谢朵妮雅,再次开始咏唱咒文。

接着她咏唱的是〈光〉〈圣〉系统的《驱魔》。是将附身的〈魔〉从目标的肉体剥离的咒文。

《驱魔》在目标运动的情况下很难瞄准。因此,使用《驱魔》时需要一定程度停止对方的行动。

平常的话。如果是与穆尔加奈克组队作为驱魔师活动的时候,是由《自由骑士》牵制停止目标的行动。

但是,那个他不在的现在,首先需要用别的咒文拘束巴尔迪奥。

被草木束缚住的巴尔迪奥,拼命扭动身体想要从束缚中挣脱。但是束缚的草木很强韧,即使竭尽全力挣扎身体也无法扯掉。

卡露谢朵妮雅一边看着那样的巴尔迪奥,一边编织起了咒文。

在卡露谢朵妮雅的体内,〈圣〉的魔力渐渐变高了。感觉到那个了吧。巴尔迪奥──不,附身在巴尔迪奥身上的〈魔〉像要从天敌般的〈圣〉的魔力手中逃走般,拼命的想挣脱束缚。

但是,已经太迟了。

在卡露谢朵妮雅完成了《驱魔》的咒文的同时,从巴尔迪奥的脚下涌出了纯净的银色的光。

「卡露谢吗……?」

听了神官战士的报告,至今严肃的穆尔加奈克的表情稍稍舒缓了。

然后,与《自由骑士》正好相反,辰巳的脸色一下子铁青了。

「琪、琪可在和拿着刀的男人对峙!?」

一瞬间,辰似的脑内闪过了倒在血泊之中的卡露谢朵妮雅的身影。

发出嘎啷的声音,辰巳拿着的打水用的桶与扁担掉落在神殿的道路上。

禁不住抛下桶与扁担的辰巳,想就这样跑出去。当然,目的地就是卡露谢朵妮雅所在的神殿的庭园。

但是在他背后的穆尔加奈克冷静的声音促使了静止。

「没必要惊慌,辰巳先生。虽然被〈魔〉附身了,但是以只经过了基本的战斗训练的巴尔迪奥大人为对手,卡露榭不可能输」

「但、但是….!!会有万一的吧!?」

对不禁大声的辰巳露出了意外的表情,穆尔加奈克继续说。

「当然,我没有说不去帮她。但就算去帮她,手无寸铁的你打算怎么办,辰巳先生?」

被那样说之后辰巳恍然大悟。

穆尔加奈克似乎是神官战士,身上穿着板金制的铠甲腰间佩戴着长剑。与此相比,辰巳只是非常普通的神官服。当然辰巳完全没有格斗技的经验。

「至少,要带着保护自己的武器」

穆尔加奈克借过了来报告的神官战士拿着的短枪,把那个抛给了辰巳。

「即使说别跟来你也不会听的吧?那就自己的身体自己保护」

虽然对显出危险的光芒的枪尖感到些微胆怯,但辰巳对穆尔加奈克的话坚定的点头了。

神圣的破邪的银光渐渐稀薄。

不久银光完全消失时,巴尔迪奥以一脸恍惚的神情站在那里。

卡露谢朵妮雅仔细的观察了巴尔迪奥的样子。

她的《驱魔》的咒文极为强力,但也不是总能将〈魔〉驱除。〈魔〉的力量出乎预料的强时,也有可能抵抗咒文。

因为《树草束缚》也已经失效了,现在的巴尔迪奥没有被束缚住。卡露谢朵妮雅一边为了不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再次咏唱咒文而准备着,一边慎重的观察巴尔迪奥和他周边的状况。

观察了以辰巳的感觉的话是五分钟左右情况的卡露谢朵妮雅,确认巴尔迪奥的瞳孔中没有寄宿着红光后,放松了身体。

「巴尔迪奥大人?没事吧?」

「卡……卡露谢……」

在空中仿徨着的巴尔迪奥的视线转向了卡露谢朵妮雅。

看来没问题了。卡露谢朵妮雅这样想着放心的吐了口气的时候。

突然巴尔迪奥发出尖锐的声音。

「快、快逃、卡露谢朵妮雅!!那家伙……〈魔〉……还在我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