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7 援军

第一卷 17 援军

援军

〈魔〉的强度并不是一定的。〈魔〉各自有着个体差异──虽然因为没有实体所以或许不能称为「个体」──此外根据所附身的生物的欲望大小它的力量会进一步被左右。

本来的话,卡露谢朵妮雅的《驱魔》可以确实的将〈魔〉给驱除消灭。但即使用那个《驱魔》,也没能将附身在巴尔迪奥身上的〈魔〉给驱除掉。那对被称为《圣女》,到现在为止已驱除过许多〈魔〉的卡露谢朵妮雅来说也是第一次经历。

是因为〈魔〉本身的力量很强呢,还是因为巴尔迪奥所抱有的欲望太大呢。或许两个原因都有也说不定。

虽然理由不清楚,但〈魔〉还盘踞在巴尔迪奥的身体中。

卡露谢朵妮雅的孤军奋战看来还要继续。

因为巴尔迪奥的声音,卡露谢朵妮雅瞬间转身。

但那有一点迟了。比她转身更快,巴尔迪奥的手伸向卡露谢朵妮雅,抓住了神官服的衣肩附近。

就这样被抓住衣肩,转过身体的话会如何呢。

伴随着哧哧的刺耳的声音缠在神官服上的像披肩一样的部分被剥下了,她奢华的肩膀露了出来。

胸口也一起撕破了一点,那丰满的胸部的双丘摇晃了。

是出于作为女性的本能吗,卡露谢朵妮雅反射性的用两手遮住胸口。

勉强避免了神官服胸口的破坏,不过太激烈运动的话神官服的胸口很有可能会自己破掉。

作为女性本能的害羞,稍稍成为了卡露谢朵妮雅的行动的累赘。

可是,那在眼前有敌对的存在的现在的状况下,除了空隙以外什么都不是。

和刚才反方向的巴尔迪奥的手伸出了,那不自然的冒着筋的手指,勒进了卡露谢朵妮雅的纤细手腕。

手腕闪过的激痛,让卡露谢朵妮雅的身体一瞬间停止了动作。然后在那一瞬,巴尔迪奥将卡露谢朵妮雅拉到身边并抱在手臂之中。

证明被〈魔〉附身的赤色瞳孔。再次在眼前看到那个闪着红光的瞳孔,卡露谢朵妮雅浮出了悲伤的表情。

总是平静地微笑着的巴尔迪奥。年幼的时候就像哥哥那样地仰慕,他也将自己当作妹妹一样给了许许多多照顾。

当然,与辰巳和朱塞佩不一样,但现在也一直认为他是像家人一样的人。

那个巴尔迪奥的脸上浮现的是,平常想都无法想像的下流的笑容。一直稳重又温和的他,现在却是以像是别人一样的好色表情,窥视着卡露谢朵妮雅的深谷。

就算再怎么像家人一样,也对被异性窥视胸口的事实感到了嫌恶感──如果窥视的是辰巳的话另当别论──卡露谢朵妮雅打算挣脱开束缚而拼命向手臂注入力量。

但毕竟是女人的细弱的手。要挣脱被〈魔〉附身而筋力上升的成年男性的手臂是做不到的。

领悟到那个的卡露谢朵妮雅,在心中一边对巴尔迪奥道歉一边快速咏唱咒文。

她选择的魔法是〈雷〉系统的《雷掌》。让接触的对方沐浴在弱的电击中,是〈雷〉系统的初级攻击咒文。

因为只是初级的魔法,没有一击夺取对方的意识的威力。尽管如此遭到电击的话,因麻痹而松力程度的效果还是有的。在那空隙里从拘束中逃出的话,也不会让巴尔迪奥的身体受到必要以上的伤害了吧。

卡露谢朵妮雅的手掌,轻轻地接触了紧贴着的巴尔迪奥的腹部。

然后从那接触的部分,一瞬间发出了鲜亮的淡紫的闪光,巴尔迪奥一边发出呻吟声一边放开了卡露谢朵妮雅,就这样后退了几步。

在那个空隙取得了距离的卡露谢朵妮雅,一边用右手保护胸口,一边进行新咒文的咏唱。

咏唱的是跟之前一样的《树草束缚》。打算再封住巴尔迪奥的行动,再次挑战《驱魔》。



但是,那个作战巴尔迪奥──不,附身于他的〈魔〉好像也预测到了。

巴尔迪奥以至今为止都没看到过的速度,一口气缩短了与胸口开着的卡露谢朵妮雅的距离,将手指令人毛骨悚然的蠢动着的两手向她伸出。

咏唱来不及。

很快这样领悟到的卡露谢朵妮雅,中断了咏唱选择专心回避。

确实如果是像她这样熟练的魔法使的话,可以做到一边继续咏唱一边采取回避行动。但是,尽管如此只专心回避的话回避率当然会变高。

亲眼看到巴尔迪奥意外的速度的卡露谢朵妮雅,为了更加提高可靠性而决定专心回避。

但是,巴尔迪奥的速度进一步提高,凌驾了专心回避的卡露谢朵妮雅。

巴尔迪奥以超过在实战中锻炼出来的卡露谢朵妮雅的体术的速度迫近。巴尔迪奥的双手无阻碍的向卡露谢朵妮雅的胸前伸出。

是打算更加破坏破掉的神官服,让她的丰满胸部在阳光之下完全暴露出来吗。

眼睛充血嘴角流着口水的现在的巴尔迪奥,完全只是因男人的兽性在行动。

来不及回避。尽管如此卡露谢朵妮雅在那瞳孔里寄宿着毫无气馁的斗志,瞪着迫近的双手。

在卡露谢朵妮雅那视线的前方。

在巴尔迪奥逼近的双手的前进道路上,像流星一样的银线冲出来挡住了那个的前进。

银线的真面目是剑的刀身。

卡露谢朵妮雅与巴尔迪奥,同时向银线飞来的地方看过去。那里是如同卡露谢朵妮雅预想的,挥下拔出的剑的姿势的《自由骑士》的身姿。

「穆尔加!」

卡露谢朵妮雅满面生辉。向那个卡露谢朵妮雅温柔地微笑的穆尔加奈克,马上绷紧表情看着化为魔物的巴尔迪奥。

「巴尔迪奥大人……连像你这样的虔诚的神的信徒,都抵抗不了〈魔〉的私语吗……」

穆尔加奈克露出悲痛的表情。他也熟知身为朱塞佩的辅佐官的巴尔迪奥,也受过许多帮助。

穆尔加奈克重新架起收回的剑,没有从巴尔迪奥身上将视线移开地告诉卡露谢朵妮雅。

「离开,卡露谢。由我来牵制巴尔迪奥大人。在这期间使用《驱魔》的魔法」

卡露谢朵妮雅对穆尔加奈克的话无言地颔首,快速的从巴尔迪奥那拉开距离绕到穆尔加奈克的背后。

在这时,气喘吁吁的辰巳总算到达了。

「琪、琪……可……没、没……事……吧……?」

从辰巳与穆尔加奈克说话的地方,到这里没有那么远的距离。但是,失去家人之后就在公寓的房间里闭门不出的辰巳的体力,因为运动不足而相当低。

「主、主人!?为、为什么主人会在这里!?」

卡露谢朵妮雅对辰巳出现在这个地方感到很惊讶。而且因为辰巳手里还拿着不相称的短枪,她的惊讶进一步差不多加倍了。

「这里很危险!!请快点从这里离开!!」

「但、但……是……!!把琪可……放着……而我……逃走……不……!!」

对现在还喘着气,说话断断续续的辰巳,卡露谢朵妮雅以严厉的声音断然说。

「我就直说了,主人在这里也只是碍手碍脚的!请快一点离开!」

「琪、琪可……」

对投下严苛话语的卡露谢朵妮雅,辰巳不由得发愣了。这时,这次是穆尔加奈克的话传来了。

「就像卡露谢说的,辰巳先生。即使你在这里也没有能做的事。至少,退到不会妨碍我们的地方」

只是不像卡露谢朵妮雅一样叫他离开,穆尔加奈克的要求要好一些。但是,那并不是因为温柔,而是因为认为叫他离开他也不会听吧。

「卡露谢!辰巳先生的事现在放到一边,优先将巴尔迪奥大人救出来!」

一边对卡露谢朵妮雅发出指示,穆尔加奈克一边多次放出敏锐的剑击。

现在,他是以反转的状态使用着剑的刀身。在拉鲁考菲力王国一般所使用的剑,是单刃的宽幅的直剑。

但是,实际上在这个国家选择剑作为主武器的人不太多。在拉鲁考菲力王国最喜欢用的武器,是枪之类的竿状武器。

理由是因为当地严寒的气候。

这个国家的宵月时节──也就是冬天非常严寒。冬天在野外长时间使用金属制武器的话,金属部分会变得非常冷,不小心碰到的话皮肤很可能会黏住。

因此,木制部分较多金属部分较少的枪和竿状武器有被大量使用的倾向。

因为同样的理由,铠甲也是比起金属铠甲更喜欢皮甲。其中也有人爱用由魔兽的毛皮和牙等的素材做出的武具。

现在,穆尔加奈克穿着的板金制铠甲,就像是神官战士的「制服」,神官战士在神殿内有义务穿着刻上圣印的金属铠。

穆尔加奈克作为驱魔师在神殿外活动的时候,也爱用用金属加强了重要的地方的魔兽的革制的铠甲,武器也会根据情况分别使用剑和长枪。

穆尔加奈克现在用着剑虽然也因为没有带着爱用的长枪,但比起那个更主要是为了用刀身的背的部分,也就是用「刀背打」不给巴尔迪奥必要以上的伤害的关怀。

他锐利的剑击,没有战斗心得的人到底是躲不过的。但是,被〈魔〉附身的巴尔迪奥,展现出难以置信的反应回避着那个。

当然,穆尔加奈克多少有手下留情。就算再怎么用刀背打,也肯定是金属制的钝器。被那样的东西竭尽全力的殴打身体的话,骨头一根两根的很简单就折断了。

可是,即使被避开也没有关系。

穆尔加奈克的目的,不是将巴尔迪奥给打倒。而是限制他的行动,争取给卡露谢朵妮雅咏唱咒文的时间,并让她的咒文的效果可以捕捉到巴尔迪奥。

穆尔加奈克以不逊于被〈魔〉附身的巴尔迪奥──不,明显在他之上的速度挥着剑。

用剑击慢慢填满空间,夺走巴尔迪奥的退路。

辰巳呆呆的看着那强有力的却又能感觉到美丽的刀法。

那就是被称为《自由骑士》的男人的实力吗。

连对于战斗是完全的外行人的辰巳,也很清楚穆尔加奈克的本领并不普通。

然后,位于那《自由骑士》背后,一边定睛看着战斗的动向一边宛如唱歌般咏唱咒文的是《圣女》。

《圣女》绝不从对峙着的两人身上离开目光,根据状况保持在最合适的位置进行咒文的咏唱。

《自由骑士》也同样,简直像背后有眼睛一样,总是将自己的身体放在《圣女》与巴尔迪奥之间。一边像这样守护背后的《圣女》,一边成为《圣女》的剑与盾继续牵制着巴尔迪奥。

辰巳再次被配合非常默契的两人的行动夺走了目光。

禁不住发呆地一直站着,在辰巳看着《自由骑士》与《圣女》的战斗的期间,卡露谢朵妮雅的《驱魔》咒文完成了。

在咏唱结束的同时,从巴尔迪奥的脚下再次涌现强烈的净化之光。虽然辰巳不知道,但那道光比之前的要远远的强。

由于出现了穆尔加奈克这样的「壁」,卡露谢朵妮雅才能集中在咏唱上使用注入了比之前更多魔力的强力的《驱魔》。

光喷发出的同时,穆尔加奈克离开巴尔迪奥向卡露谢朵妮雅的旁边移动。然后,站着将她庇护到背后,同时将剑的刀锋继续朝向在光之中的巴尔迪奥。

然后,那道光慢慢变淡终于消失的时候。那里是倒在地上的巴尔迪奥的身姿。

「……怎么样?」

「注入了相当多魔力的《驱魔》哦。我不觉得能抵抗那个……」

不从倒下的巴尔迪奥身上离开目光,穆尔加奈克和卡露谢朵妮雅一同观察着倒下的巴尔迪奥。

特别是刚才自己的魔法被抵抗过一次的卡露谢朵妮雅,绝不大意的盯着倒下的巴尔迪奥看,确认有没有奇怪的样子。

稍微这样观察之后,判断大概没问题了的两人正要接近倒下的巴尔迪奥时。

在他们更后面看着情况的辰巳,突然发出锐利的声音。

「还不要靠近!那个人的附近有什么!」

对那个声音快速的反应,卡露谢朵妮雅和穆尔加奈克马上停下脚步。

「主、主人!?主人能看见什么吗!?」

「难不成……难道说,他是『感知者』吗!?」

在倒下的巴尔迪奥的身体上方。那里正飘着像黑雾一样的东西,辰巳的眼睛可以清楚地看见。

仔细看的话,在那黑雾之中看得到像什么生物一样的身影。

「……饿鬼……?」

像小学低年级的孩子般的矮小身体,不相称的巨大头部。眼睛邪恶地闪着红光,手脚像铁丝一样细,但那个腹部却异样的鼓起着。

然后,在额头上有像鬼一样的一根角。那个确实与辰巳以前在什么插图里看到的饿鬼一模一样。

辰巳真的看得到〈魔〉的身姿吗,穆尔加奈克无法判断。

但是,尽管如此在这个情况下辰巳也不会说谎吧,他这样判断。

再次与倒下的巴尔迪奥保持距离,毫不疏忽地警戒周围。至于卡露谢朵妮雅,对辰巳的话毫不怀疑地比穆尔加奈克更早的退到了辰巳的旁边。

「呐,呐啊,琪可。刚才穆尔加先生说的『感知者』是什么?」

「没有实体的〈魔〉,一般用眼睛是看不到的。因此,〈魔〉会在不知不觉间悄悄地潜入,在成为附身目标的人的耳边私语诱惑」

回应辰巳的询问,卡露谢朵妮雅说明了关于『感知者』。

当然,这期间辰巳的眼睛也没有从〈魔〉那里离开,卡露谢朵妮雅和穆尔加奈克也向周围投去了严肃的视线。

「但是,其中有天生持有可以看到〈魔〉的身姿,或是听到那个声音的能力的人。那个能力不是基于魔法和魔力的东西,说到底也可以说是先天性的异能的能力,拥有那个能力的人的数量比魔法使还要更加少」

本来是无法看到其身姿的〈魔〉。但是,假如能看到它的身姿的话,那在与〈魔〉的战斗上会成为极为重要的战力。

那种程度的事,即使是战斗的外行人的辰巳也很容易想象得出。

辰巳再次凝视〈魔〉的话,它一边露出讨厌的笑容一边嘶的在天空滑动。

──库库库。这里也有抱着很大的欲望的家伙啊。

无声的声音。可是辰巳确实的听到了。

「穆尔加先生!!快逃!!」

只映在辰巳眼里的〈魔〉,慢慢地,但是笔直地往《自由骑士》的方向移动。

虽然穆尔加奈克也架着剑仔细地环视着周围,但看不到〈魔〉的他轻易地容许了其接近。

于是。

悄悄地成功接近《自由骑士》的〈魔〉。

一边浮现讨厌的笑容,一边像渗入一样地进入了他的身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