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8 〈魔〉的耳语

第一卷 18 〈魔〉的耳语

〈魔〉的耳语

──那个女人……不想要那个女人柔软的身体吗?

无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他的心脏噗通一下强烈地跳动了。

他用像是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一样的僵硬的动作,看向在稍微间隔开的地方的她。

自从第一次被神殿授予驱魔师的使命的时候以来,一直一起组队的她。

他一直、一直持续爱慕着的她。

那个她就在身边。就在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

──没错。把那个女人变成自己的东西就好。喏,仔细看看吧。快要从那件破掉的衣服里掉出来的乳房。那就是在让你看啊。就是在诱惑你啊。去吧,接受那个女人的诱惑。因为那正是那个女人所希望的事啊──

在耳边持续低语的声音。对那点头的他──穆尔加奈克握着拔出的剑,往《圣女》的方向踏出了一步。

但是,穆尔加奈克只踏出了一步就站住了。

在耳边低语的什么。明明应该很清楚那个什么的真面目,但模糊不清的他的脑中却想不起那个真面目。

尽管如此,在心中的某处警钟一直在响。

穆尔加奈克丢掉剑,用双手抱头。

不可以听。不能听信在耳边低语的这个声音。

明明脑袋里这样明白,但听见的声音却令人非常舒服。一点一点地侵蚀穆尔加奈克的精神。

──怎么了?不想要那个女人吗?你从很久以前就一直挂念着那个女人吧?现在的话可以得到那个女人的全部哦?什么都不必多想。把那个女人的全部都变成你的东西。

低语声依然持续着。

像被声音诱导一样,穆尔加奈克看着卡露谢朵妮雅。

远比之前更热恋的女性。他的恋爱,或许从遇到她的时候就开始了。

想把她变成自己的东西。绝不交给其他任何男人,想把她永远关在自己的手臂中。

想爱护她。到了无论有怎样的危险都必定守护她,这样悄悄的向自己的神起誓的程度。

那样相反的两种感情,在穆尔加奈克心中激烈地争斗。

在他的心中两种感情相互对立,尽管如此天平还是往想爱护她这样的想法倾斜时。

什么在动的东西映入了他的视野的角落。

那是一个男人。

最近出现在这个神殿,与卡露谢朵妮雅非常亲近的男人。老实说那对穆尔加奈克来说一点都不有趣。

在他的心中泛起一点涟漪。眼尖的注意到那涟漪的「什么」,尖锐地刺激那件事。

──看那个男人不顺眼吗?那么……处理掉就行了吧?让那样的虫子纠缠你重要的女人好吗?

怎么可能好。不可能容许那种身份不明的男人,在重要的她的身边。

──那么,赶快将那烦人的虫子碾碎就好了吧。你重要的那个女人肯定也对被那个虫子纠缠感到很为难呐。

没错。与其他许多的贵族男人们一样,卡露谢朵妮雅一定也觉得被那个男人纠缠很麻烦。

──对。就是那样。解决那个害虫与保护你重要的女人是有关的。那样做的话那个女人一定会感谢你,更加以心相许吧。

排除那个男人。那样做的话,卡露谢朵妮雅会感到高兴的。

穆尔加奈克一边在脑海里描绘高兴的却又看起来害羞腼腆的她的表情,一边捡起了掉在脚边的自己的爱剑。

「穆尔加……?」

和到刚刚为止完全改变的,突然变成空虚的表情的穆尔加奈克。

他慢慢地转过头,一动不动地凝视卡露谢朵妮雅。

在他那空虚的双眸中,慢慢的开始有了光。

但是,那个光是与平时严厉但和善的他的瞳孔的光不同的,到了不祥的程度的红光。

「穆、穆尔加……?难、难道……不只是巴尔迪奥大人,连你也……」

那是被〈魔〉附身的证明。

迄今为止常常与卡露谢朵妮雅一起战斗的最强战士。那个战士变成了魔物。

卡露谢朵妮雅无法马上相信那个事实,不禁呆立着不动看着穆尔加奈克。

穆尔加奈克把视线从那样的卡露谢朵妮雅移向了在后方的辰巳。

刚一确认辰巳的身姿,穆尔加奈克的脸上就露出激烈的愤怒。他举起捡起的剑,就那样以可怕的速度向辰巳跑去。

以像恶鬼一样的面相向自己突进的穆尔加奈克。因那太过可怕的面相而涌现的恐惧变成了锁链,绑住了辰巳的心和身体。

一下子就到达辰巳身旁的穆尔加奈克,将举起的剑向辰巳的头上挥下。

但是,在被挥下的刃到达辰巳之前,紫色的闪电贯穿了他的身体。

穆尔加奈克的身体被来自旁边的电击吹飞。

总算从恐惧中解放的辰巳看向闪电飞来的方向的话,那里是伸出右手的卡露谢朵妮雅的身姿。

「就算是穆尔加也,打算伤害我的主人的人不可原谅!!」

她断然的宣言后,一边咏唱新的咒文一边挡在辰巳和穆尔加奈克之间。

刚才还在发愣的她,好象因所爱的青年的危机而取回了意识。

咒文完成的同时,雷光再次从卡露谢朵妮雅的手中迸出,贯穿倒地的穆尔加奈克的身体。

每次被雷击中穆尔加奈克的身体就像被冲上陆地的鱼一样啪搭啪搭地跳动。

「喂、喂,琪可……再怎么说也太超过了吧……穆尔加先生,没问题吗……?」

「因为他打算伤害主人哦!?也有手下留情着,这种程度还很轻!!」

断然那样说的卡露谢朵妮雅。那个眼神完全是镇定的。

露出真干的出来啊这样的表情的辰巳。但那以上什么都没说,仅仅只是祈祷穆尔加奈克没事。

在那期间,倒地的穆尔加奈克又多次被雷击中,已经连呻吟声都没了。

就算穆尔加奈克再怎么是身强体壮的战士,也差不多快不妙了吧?辰巳这样担心时。卡露谢朵妮雅总算停止了咒文的咏唱,电击的连续攻击也中断了。

「…………因为现在他也很虚弱了,对咒文的抵抗力也下降了吧。趁现在驱除附在他身上的〈魔〉」

开始第三次《驱魔》的咏唱的卡露谢朵妮雅。

看起来好像不只是给穆尔加奈克严重打击,让他虚弱来削减对咒文的抵抗力才是目的。

在辰巳对卡露谢朵妮雅这样的话在心中「真的吗」这样感到疑问的期间咒文的咏唱完成了,倒地的穆尔加奈克被清净的光包了进去。

《驱魔》的破邪的银光。被这个光抓住的〈魔〉,身体的活动被封住不久就会被消灭。

有时会有力量很强的〈魔〉能承受破邪之光,不过那终究只是「承受」。一旦被破邪的光关住的话,〈魔〉就无法从光里逃跑。

可是现在。从卡露谢朵妮雅的《驱魔》的银光中,有什么气势很猛地飞了出来。

飞出的「什么」──穆尔加奈克,一边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向卡露谢朵妮雅袭去。

被净化之光焚烧的〈魔〉的疼痛与痛苦,还有胜过其他任何东西的愤怒传给了附身体的穆尔加奈克,完全失去自我的穆尔加奈克,将剑锋挥向了所爱的女性。

那是完全的奇袭。因为到现在为止被净化之光抓住后,从那之中逃跑的〈魔〉完全不存在,所以卡露谢朵妮雅也有一点点的疏忽大意。

是穆尔加奈克那毫无懈怠锻炼的身体,完成了现在这种不可能的事吗。

以恶鬼一样的表情向自己猛扑而来的亲友。并且,手上拿着带有危险的光芒的剑。

过于惊讶而睁大了眼睛的卡露谢朵妮雅。她的身体像被紧紧捆住一样完全不动。

在卡露谢朵妮雅的眼前,穆尔加奈克大幅地张开拿着剑的手臂。从那里被放出的神速的横斩,会轻易地将卡露谢朵妮雅那纤细的身体一刀两断吧。

从正侧面挥出的凶刃。

始终站着连回避的余裕也没有的《圣女》。

斩出的剑刃瞬间提高了速度,化为了与刚才卡露谢朵妮雅放出的闪电一样的银色的闪电。

然后,被〈魔〉附身的《自由骑士》的剑刃,袭向了《圣女》的身体。

「那个」暗中窃笑了。

选为新的猎物的人类,有着在前一个猎物的人类以上的巨大的欲望。

欲望正是,「那个」的粮食。

生物带着不少欲望而活着。

野生动物也有食欲和繁殖欲等各式各样的欲望。但是,那些与为了活下去的本能有不小的关系,作为欲望并不是那么强的东西。

在所有生物中,抱有最强最复杂的欲望的。那肯定是人类吧。

在人类的心里,实在各式各样的欲望──食欲,金钱欲,色欲,发迹欲等──卷成旋涡。

复杂的纠缠不清的负面欲望,对「那个」们来说会成为美食。因此,「那个」们一直虎视眈眈地瞄准着附身在人类身上的机会。

虽然一直到刚才都附身着的人类的欲望也很美味,不过这次的人类的欲望是在那以上的美味。

对一个女人的纯粹的恋慕之情。但纯粹的感情,有时太过火的话也会成为乌黑的独占欲。

「那个」刺激附身的人类的纯粹的感情并使之放大,让其向纠缠不清的负面欲望变化。然后,啜饮那往负面方向倾斜的欲望。

现在这个人类对女人怀有的爱情也变成了强烈的难看的独占欲。

但是。

但是,这个人类的精神力远比「那个」想象的更加强韧。

让其向乌黑的独占欲变化的恋慕之情眼看就要再次变为纯粹的感情。

因此,「那个」变更了目的。

不是提高对女人的独占欲,而是煽动对在女人身边转来转去的男人的嫉妒心。

嫉妒也可以说是独占欲的一部分。由于「那个」的煽动,名为嫉妒的黑色火焰在心中激烈的燃起了。

而且,那个嫉妒比「那个」目前为止品尝过的欲望都要美味。

──来吧,杀死那个男人。然后,再弄脏那边的女人。

一点点一点点,剥下附身的人类的理智的话,不久这个人类也会变为忠实地顺从于自己的欲望的魔物吧。

「那个」一边露出令人生厌的笑容,一边不断啜饮附身的人类心中沸腾的黑暗欲望。

被确实地挥出的《自由骑士》的剑。

向周围飞散的深红的鲜血。

也不擦去啪搭的溅到自己脸上的血,卡露谢朵妮雅躺在地上发愣地看着那个景象。

在穆尔加奈克的剑到达她之前。

她的身体被从旁用力地撞开,就那样倒在地面。

温热的滑溜溜的红色液体落到了倒在地面的卡露谢朵妮雅的侧脸上。

同时,在周围扩散的铁臭味。对到现在为止,作为驱魔师与魔兽和魔物多次对峙过的卡露谢朵妮雅来说,无非是闻习惯的血腥味。

然后,就这样倒在地上向上看的她所看到的是。

被挥出的《自由骑士》的剑劈开胸膛,流着血向地面倒去的她所爱的青年的身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