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9 觉醒

第一卷 19 觉醒

觉醒

在穆尔加奈克横斩的一击即将到达卡露谢朵妮雅之前。

瞬间动起的辰巳的身体,将卡露谢朵妮雅撞飞了。

突然从旁边被撞飞,她忍不住倒在地上。

但是,辰巳没有余裕为她担心。

《自由骑士》的凶刃向变成像与卡露谢朵妮雅交换一样的体势的辰巳袭击而来。

胸口径直通过的灼热。同时,自己的血猛烈地喷出。

辰巳感到与流出的血一起身体中的力量正在消失,当场跪下后就这样慢慢地向前方倒下。

被疯狂支配的穆尔加奈克,以些微残留的意识俯视倒在血泊中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虫子。是缠着自己重要的花朵的害虫。放着不管的话,不久重要的花朵也会枯萎吧。

但是,已经不要紧了。已经将弄脏花朵的愚蠢害虫给驱除掉了。

纠缠着的害虫变得不在了,花朵也一定会很高兴吧。

这样想的同时,他以得意的表情将目光转向在地上躺卧着的他的花。

但是,在那里他感到了违和感

以满面的笑容看着自己的他的花。明明想像着那样的画面,但不知为什么他的花却大大地张着眼凝视着躺在血池里的害虫。

啊啊,这样吗。他理解了。

看到害虫的尸体,他重要的花觉得不舒服吧。对可怜的花来说,丑陋的虫子尸体肯定是不舒服的东西。

没关系。马上就把尸体处理好。

想要命令谁来做尸体的扫除,他环视周围。但是,神殿的庭园里除了他与他的花以外谁都不在。

于是,他想起来了。

向同伴的神官战士,拜托了让谁都不要进入庭园。为了谁──他所熟悉的谁的名誉,让别人不能靠近这里。

那个是谁呢,现在的他想不起来。明明应该是他以前就熟悉的,得到了许多照顾的人。

但是,那种事对他来说微不足道。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守护他的花朵。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他的花发出了悲鸣。然后也不顾会弄脏白色的神官服跪在那里,向倒下的虫子的尸体伸出手。

「请、请振作一点!!现在马上用治愈魔法…………!!」

他的花开始咒文的咏唱。仔细看的话,一直以为死了的害虫的胸口在微微的上下起伏。

不愧是害虫,不是普通的顽强。一边想着那种事,他一边接近了正抱着害虫的他的花。

注意到他接近的他的花,一边继续咏唱一边瞪着他。

那视线的无情,就像看到至亲的仇人一样。想着一定会以笑容感谢自己吧的他,觉得很失望。

只用视线,花告诉他不要接近她。

那样的花的态度,让他渐渐焦躁起来。

为什么?为何,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这么挂念你,这么担心你,明明为了你着想把害虫给驱除了。

他的焦躁不断地变大。

虽然注意到了在他的耳边,谁在咯咯地很快乐似地嗤笑着,但那马上从他的意识里消失了。

非常焦躁的他,抓住了他的花的手,用力的拉往自己的方向。

咕咚一声,既温暖又柔软的东西碰到了他的身体。当然,是他的花的身体。

同时,也有咚沙的声音。因为他把花拉过来,花所环抱着的虫子的身体掉到了地面吧。

「放开!!不、不快点用治愈魔法的话主人他……!!」

花拼死的想从他的手里逃跑。而且,也没有看着他,而是用悲痛的目光看向倒下的虫子。

为什么?对我投来那样憎恨的目光,为何对虫子一般的却变得那样拼命?

疑问加速了焦躁。

──对了。让她明白你的感情。用全力让她体会到就好。

再次在耳边听到愉快的声音。就像那声音说的那样,他如此想。想好了。

刚刚,可以反抗那个声音。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无法反抗了。不,没有反抗的必要。如声音所言,全力的把他的花真正变成自己的东西就好。

瞳孔浮出的红光,更加闪耀了。

他用一只手将花的双手集中紧紧抓住,用空的另一只手伸向花的胸口。向着破掉的,露出了深谷的那个胸口。

他牢牢抓住神官服破掉的地方,用力地撕裂神官服。

他的花再次发出悲鸣。

又白又大形状良好的两个果实。仅仅被白色薄布包覆的没有防备的那个果实,被暴露在白日之下。

更加大大地撕裂破掉的神官服,她的上半身几乎变得和裸体一样。

但是,她并不打算遮起裸露的上半身,只是一心想要赶到她所爱着的青年身边而挣扎着身体。

如果是平常的她的话,或许可以冷静下来咏唱攻击性的咒文。

但是,她最爱的青年正站在死亡深渊的现在,她失去了冷静。

不快点用治愈魔法治愈他的话。这样下去不久后他就会断气。

只有那件事在她脑中奔走,连用魔法攻击被〈魔〉迷惑的《自由骑士》都没有想到。

像瀑布一样的眼泪弄湿了她光滑的脸颊,但是她也没有注意到那个。

她的腰下勉强地缠着的神官服的残骸,每当她动身体就啪搭啪搭的摇晃。

是对那个感到在意吗。还是被更下流的欲望煽动了呢。《自由骑士》自由的另一只手,这次又向她的下半身伸出。

她也没注意到那个。现在的她,只看得到长年做梦再会,终于再会了的深爱的青年的身影。

然后终于,《自由骑士》的手到达了神官服的残骸。《自由骑士》的手打算撕下她身体上残留的衣服的时候,不知为何她的抵抗停止了。

停下刚才为止都还在拼命动着的身体,只是一味的看着一点。

突然他的花停止了抵抗,他残留的一点理智感到了疑问。

终于放弃抵抗了吗。这样想着,试着窥探花的表情的话。

到刚刚为止的悲痛消失了,取而代之浮现出的是惊愕。

想着发生了什么呢而追寻她的视线的话,她的视线正向着倒下的虫子。

「不、不可以……!!现在……现在勉强动的话多余的伤…………!!」

从花的唇中漏出的微弱的,但被逼无奈的声音。

现在。

倒在血泊中的虫子,正慢慢地打算立起身体。

听到了,声音。

那是他重要的家人的悲痛叫声。那个声音,勉强地维系住了眼看就要落到漆黑的黑暗中的他的意识。

现在,从被切开的胸口血持续地流出,他周围的血池正渐渐变大。

即使如此他为了响应家人悲痛的声音,拼死挣扎的想要起来。

无意识伸出的手指,碰到了掉落的短枪。他握住了那个,以短枪代杖打算站起来──再次崩落到自己的血泊之中。

多少次多少次。

想要站起崩落,想要站起倒下。

重复了好几次,他终于成功地站起。

虽然感到晕眩但转过头去的话,在朦胧的视野中可以看到他重要的家人的身影。

但是,身上缠着的上半身神官服已经残忍的被撕破,勉强被内衣保护住的她的又白又美的胸部的双丘露了出来。

看到那个的他,比起色欲更被愤怒驱使了。但是,那个愤怒不是针对在她后面警戒着的《自由骑士》,而是针对自己。

因为自己不争气,让她露出痛苦的眼神。

──对不起。因为我太弱,让你有了痛苦的回忆。

一边在心中对她道歉,一边向她迈出脚步。

就像在海绵上走路一样脚步软软的,像是马上就会但是还没倒下的样子。

即使如此也没有倒下,将残余的全心全力的力量集中在腰跟脚上,他向着她接近。

──已经受够了。绝对不要了。再失去家人。

在他的脑里,想起了双亲与妹妹死去的时候的事。

被送到的医院的床上。对好不容易恢复意识的他,警察与医院的相关人员传达了痛苦的事实。

那个时候的丧失感。就像世界崩坏一样的惊人的绝望感。

尽管如此他还是能有想办法活下去的毅力,多亏当时是小小的存在的她。

他剩下的最后的家人。重要的小家人。

他决定与那小小的家人一起生活下去。但是,与那最后的小家人,也迎来了离别的时刻。

寿终正寝的小家人。终于变成孤独一人的他,虽是一时却也考虑了自杀。

但是,希望之光对那样的他照了下来。

在异世界转生成美丽女性的他的小家人,将他召唤到了异世界。

在异世界再次相会的,他最爱的小家人。虽然她已经不是他所熟知的小小存在了,尽管如此但她还是她。

所以。

所以,他下定决心。

在这个异世界,与他的家人活下去。这一次,无论发生什么也要守护重要的家人。

确实,突然被召唤到了异世界,有困惑。也有不安。

尽管如此,有她在旁边的话。有重要的家人在的话,即使在异世界也能活下去。

但是,那是以有她在为前提。

现在,那个她正感到痛苦。那样的话,就不可以悠闲的躺着了。不能再躺着了。

──虽然我确实很弱。不只是《自由骑士》,或许比其他的谁都弱也说不定。即使如此我也决定了绝对要守护你。已经,不想再有失去家人的回忆了──

一步。再一步,以摇晃的脚步,但是,他确实的在接近她。

然后,他的脚终于,好不容易走到她面前。

「……开…………可……放……开……」

很小很小的声音。确实和虫子相称的软弱声音。

站起来的虫子,摇晃着走到这里来。

要死不死的。那么正好。就在这给你最后一击。

他丢开环抱着的花,将收到鞘里的爱剑再度拔出。

现在,虫子没有防备地──以摇摇晃晃脚底不稳的样子在接近。这次将那身体纵向砍成两半,他这样想着以双手持剑摆出大上段。

虫子的脚,进入了他的剑的间隔。瞅准那个瞬间,将架起的剑垂直挥下。

他的剑眼看就要碰到虫子的头部时。

突然光芒爆发,虫子的身影消失了。

被抛开的她,连遮住露出的胸部都忘了看着那光景。

正摇摇晃晃地靠近的,她重要的青年。朝向那个少年,挥下架起大上段的剑的《自由骑士》。

她一瞬间,看到了从头到股间被分成两半的青年的身影的幻觉。

但是,在《自由骑士》的剑碰到青年的头之前。

那个从青年的身体里溢出来了。

「怎……怎么会……」

现在,她的眼睛──作为魔法使的眼睛,明确地看到了。从她重要的青年的身体里溢出的,强烈的魔力的光芒。

「主、主人的魔力……而、而且这个魔力的大小……」

她知道。身为优秀的魔法使的她,知道从他身体溢出的魔力的大小。

那个到了轻松地凌驾她自身内含的魔力的程度。而且,她吃惊的不只有那个。

「……金、金色的魔力光……?难、难不成……那是……?」

在呆呆地嘟哝着的她的视线的前方,青年的身姿突然消失,《自由骑士》的剑挥空了。

然后,以浑身力量挥下的剑挥空,禁不住姿势崩坏的《自由骑士》的背后。她重要的青年出现在那里。

沙沙,青年的鞋子与地面互相热烈的拥抱的声音响起。

取得了《自由骑士》背后的青年,两手紧紧地握住手中的短枪,将那个柄的部分狠狠往《自由骑士》的头部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