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0 〈天〉

第一卷 20 〈天〉

〈天〉

魔法的系统有着各自特征性的颜色。

那对魔法使来说,可以说是常识性的知识。

可是,辰巳现在从全身放出的金色的魔力光,是虽然谁都知道但谁都没有见过的魔力的颜色。

那是在过去只存在过一个保有者的,被称为〈天〉的系统的魔力光。

横扫的短枪的一击。

别说枪术一切的武术心得都没有的辰巳的那一击,只不过是被叫做「球棒打」的单纯殴打而已。

仅仅只是单纯的水平挥动双手拿着的短枪。与枪原本的用法相差甚远,完全暴露出是外行人的攻击方法。

尽管如此,枪柄确实捕捉到了化为魔物的穆尔加奈克的侧头部──看起来是这样。但是,穆尔加奈克成功将一度挥出的剑强行滑入了头部与枪柄之间。

是经历了千锤百炼的穆尔加奈克的本领的杰作吗,还是正因为被〈魔〉附身后他的身体能力上升了才是可能的呢。

虽然理由不清楚,但是穆尔加奈克尽管姿势崩坏也勉强防御成功,防住了辰巳的全力一击。

穆尔加奈克进一步巧妙地挥动剑,将辰巳的短枪给漂亮地弹飞了。

这就是他不是像辰巳一样的外行人而是熟练的战士的佐证吧。就算再怎么化为了魔物,长年渗透到身体里的战斗技术也不会生疏。

但是,就算防御再怎么成功,也是在体势崩坏的时候受到了辰巳的追击,就连《自由骑士》也踏空了几步。

尽管如此快速恢复了体势的穆尔加奈克,转身将剑一闪。虽然和辰巳之间有几步的距离,但那种程度只要迅速踏入的话就足够在剑的间隔里捕捉到辰巳。

锐利的剑闪向辰巳袭去。但是穆尔加奈克的剑再次以只斩裂了天空而告终。

辰巳的身姿再度消失了。

《自由骑士》寄宿着红光的双眸因为惊愕而睁大。在那《自由骑士》的背后,辰巳的身影再度出现。

他的手上已经没有武器了。作为武器的代替握紧了拳头,将缠绕着金色的光的右拳全力向穆尔加奈克的脸打去。

再次来自背后的奇袭。就算是《自由骑士》对此也没办法瞬间反应过来。

尽管如此好歹转动了头部,将冲击控制在最小限度。而且,辰巳的拳头是什么训练都没受过的外行人的拳头,不可能会有多大的威力。即使脸被揍了,穆尔加奈克实际受到的冲击也微不足道。

应该是如此的。

但是在拳头接触到穆尔加奈克的脸的瞬间,寄宿在里面的金色的光炸裂了,轻易地弹飞了身穿板金制铠甲的穆尔加奈克的身体。

被弹飞的穆尔加奈克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停止了势头,对预想以上的冲击困惑地甩了几次头,再次端正姿势盯着作为敌人的辰巳看。不,想要盯着看。

但是,直到刚刚都应该在那里的辰巳的身影又消失了。

由于敌人的身影消失了,穆尔加奈克不禁呆愣住了。但是,经历了千锤百炼的战士的感觉,感觉到背后再次有什么动静。

遵从那个感觉将身体向前扑出。在地上转了一圈后起身试着确认背后的话,在那里有着挥出了拳头的姿势的辰巳的身影。

就这样倒在地上连起来都忘了,卡露谢朵妮雅用目光不断追着辰巳的身影。

从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看着辰巳和穆尔加奈克的战斗的卡露谢朵妮雅,比起正对峙着的穆尔加奈克更能看清辰巳到了异样程度的高速移动。

认为身影消失的瞬间,辰巳就在穆尔加奈克的背后了。卡露谢朵妮雅看见了,那是远远超过了单纯的高速移动的次元。

「那,那个……难道是……〈天〉系统的…………《瞬间移动》……?」

嘟哝着从嘴唇中漏出的话语。

那是毫无疑问属于〈天〉系统的魔法的名字。

缇艾特・萨姆伊。

那是过去存在的伟大的魔法使的名字。

也被用《大魔道师》这样的二名称呼,据说是在历史上仅仅只有一人存在的拥有〈天〉的适性系统的魔法使的人,这时的卡露谢朵妮雅想起了这件事。

只有《大魔道师》能使用的〈天〉,在系统上来说是〈圣〉的上位系统,一般被认为是〈光〉的最上位系统,不过在神话等中〈天〉所掌管的大多被认为是时空。

卡露谢朵妮雅所知道的在神话中登场的〈天〉的魔法,也大多是像跨越空间或是穿越时间这样的东西。

而且,卡露谢朵妮雅在召唤辰巳时使用的魔法仪式在记录上也是《大魔道师》遗留下来的东西,本来的话不用〈天〉的魔力是发动不了的。

然而卡露谢朵妮雅成功用与〈天〉最接近的〈圣〉代替了。

将她自身拥有的大量的魔力,还有从神殿地下的「圣地」溢出的庞大的魔力合并使用,半拼命地使之发动了。

当然,她作为魔法使的技术的高超,也是辰巳的召唤取得成功的理由之一。

然后现在。

在卡露谢朵妮雅的眼前,反复消失与出现的辰巳,正如据传说是操纵时空的〈天〉系统的代表性魔法的《瞬间转移》一样。至少,在卡露谢朵妮雅眼里是这样看到的。

应该没有魔力的辰巳,为什么突然发动了魔法,而且还是都被说成是传说的〈天〉系统的魔法呢。

那个理由卡露谢朵妮雅当然不清楚。

而且,他胸前的伤口的出血也停止了。好像不知不觉间连治愈魔法都发动了

有治愈效果的魔法在现在被认为只有〈光〉和〈水〉,还有属于其的上位与派生系统。

〈天〉被说是〈圣〉和〈光〉的上位系统。那样的话即使〈天〉里也有拥有治愈效果的魔法或许也不奇怪。

「……主、主人是历史上第二人的〈天〉的魔力的持有者……?」

现在的状况也忘了,卡露谢朵妮雅边染红了脸颊边用寄宿了热情的双瞳不断追着辰巳的身影。

不断重复消失与出现的辰巳的奇袭。

但是有效的只有最初的几次。

迄今为止别说是学习武术,连打架都几乎没经历过的辰巳。

既不是空手道的正拳突,也不是拳击的直拳。仅仅只是推出拳头挥舞的外行人的攻击,不可能永远都对积累过实战的真正的战士有效。

穆尔加奈克现在也从容的回避了突然出现在背后的辰巳的攻击。辰巳的身影消失的瞬间,预测到了他会出现在自己的死角。

即使是来自死角的攻击,只要知道会来的话回避就不困难。而且穆尔加奈克在回避辰巳的攻击的同时甚至还有进行反击的余裕。

但是《自由骑士》的攻击同样也被辰巳回避了。当然,是利用完全消除其身影。

尽管多少次挥剑,剑刃也无法斩裂敌人的身体。

纵斩也是。上升斩也是。水平斩也是。当然,连续突刺也是。

就像对着烟在砍一样,无论多少次的挥剑,剑刃都无法碰到辰巳的身体。

确实辰巳的攻击对穆尔加奈克来说等同于儿戏。奇袭不再是奇袭的现在,靠只是挥舞拳头的幼稚攻击,无论重复多少次也捕捉不到穆尔加奈克的身体了吧。

但是自己的攻击也完全没有用,在他的心中累积了很大的不满和焦躁。

不过是只虫子!明明只会嗡嗡地在周围飞来飞去!

穆尔加奈克放出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剑闪。但是辰巳的身影这次也同样忽然消失了。

在哪里!?这次会从哪里出现!?

毫不疏忽地感知周围的动静。但是,这次无法捕捉到辰巳的动静。

──打算玩到什么时候?快点把那个虫子解决掉。

吵死了。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一边在心里反驳在耳边私语的声音,《自由骑士》毫不大意的搜索着辰巳的身影。

焦躁的不仅仅是《自由骑士》,附身在他体内的〈魔〉也是同样。

从那个人类那里感受到的魔力,对〈魔〉来说比可以说是天敌的〈圣〉的魔力更加危险。

之前附身着的人类被放出金色光芒的拳头打中时,感觉到了像是要撕裂全身般的冲击。

那是比之前从躺在那边的女人那受到的冲击更为强力的东西。

因此〈魔〉唆使了附身着人类,想要早一刻也好赶快杀死那个人类。

〈魔〉的着急和焦躁,也让附身着的人类的着急和焦躁加速了。

《自由骑士》残留的些许意识,被渐渐染上了〈魔〉传来的着急和焦躁。

「嘎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就这样焦躁到达了临界点的时候,穆尔加奈克咆哮了。

就像野兽一样,向着天空。

但是,那个咆哮突然停止了。

渗透了大量焦躁的红色瞳孔。那个瞳孔大大地睁开了。

仰望天空的穆尔加奈克的瞳孔中,那个确实地映照出了。

从《自由骑士》的头上,脚朝下后从上空倒栽葱急速落下的辰巳的身影。

辰巳不是向着穆尔加奈克的背后,而是向着他的头上转移了。

人类的意识意外的不会投向上方。不是视觉的死角,而是意识的死角。作为外行人的辰巳要将攻击命中《自由骑士》,除了奇袭以上的奇袭已经没有办法了。

虽然不知道辰巳是否是考虑到这点而转移到空中的,不过以结果来讲这个奇袭是奏效了。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这次轮到辰巳咆哮了。

转移到上空的辰巳,得到落下速度这个伙伴后对在正下方的《自由骑士》发动了突袭。

注意到辰巳的存在的穆尔加奈克,慌张地想要从落下地点逃跑。但是,已经太迟了。要逃跑的话和他的距离太近了。

像是向猎物袭去的猛禽一样,被金色的光芒所包覆的辰巳的脚后跟的扎入了《自由骑士》的脸里是紧接着在那之后。

金色的光炸裂了。

向周围扩散的金色的光,就像暴风一样让神殿庭园内的树木和花草激烈的摇晃。

但是最激烈的遭受到金色的暴风的不是树木和花草,而正是在穆尔加奈克体内筑巢的〈魔〉。

寄宿在辰巳脚上的金色的魔力,确实的向着穆尔加奈克的体内奔流而去。

金色的光一边驱逐寄宿在他体内的黑暗,一边向隐藏在那最深处的〈魔〉袭去。

金色的光宛如无数的针一样,扎进了没有实体的〈魔〉的身体,扑簌扑簌使其崩坏了。

发出了不成声的苦闷的声音,〈魔〉痛苦挣扎。

迄今为止的长久岁月里,附身在许多生物身上,啜饮着丑陋扭曲的欲望。

这样积蓄力量,终于到了可以附身在人类身上的程度。

附身在人类身上之后,〈魔〉的力量也不断的上升。最后得到了可以多次承受住卡露谢朵妮雅的《驱魔》魔法的力量。

那个〈魔〉。

就像是被朝阳所驱散的雾一样,被金色的光毫无办法地蹂躏了。

──什、什么,这个光芒!?什么啊,这个魔力!?

想要从痛苦中逃离,〈魔〉下定决心抛弃附身的人类的身体。

但是,这个决定已经太迟了。《自由骑士》的体内充满了金色的魔力光,〈魔〉可以逃离的场所已经哪里都不存在了。

被四面八方涌现的金色的奔流吞噬的〈魔〉这个存在,其存在被慢慢地破坏着──最后终于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了。

狂暴的金色暴风。为了不被那个暴风吹飞,卡露谢朵妮雅趴在地上拼命的忍耐。

暴风终于平息了,慢慢撑起身体的卡露谢朵妮雅环顾了周围。

辰巳和穆尔加奈克所在的地方浅浅地凹陷,以那为中心附近存在的杂草被撕碎吹飞,树木的树叶几乎都被吹光了。

然后,卡露谢朵妮雅红宝石般的眼睛,映出了倒在浅坑内的辰巳的身影。

「主人!?」

卡露谢朵妮雅慌忙站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前往所爱的青年身边。

那个时候,她又白又大的美丽胸部的双丘噗妞噗妞的弹跳了,卡露谢朵妮雅重新想起了现在自己的姿态。

卡露谢朵妮雅用两手抱紧丰满的胸部,就这样在倒下的辰巳身旁跪下。

然后将脸颊靠近辰巳的嘴角,确认了他正在稳定地呼吸。

「不好意思,主人,稍微借我一下」

一边抱起辰巳的上半身,一边脱掉他穿着的下级神官用的神官服,将那个披在自己身上。

他的神官服也被他自己的血染成了赤红,不过因为是辰巳的血所以卡露谢朵妮雅也不介意。

虽然从晕倒的辰巳那将衣服夺走很难为情,但是为了确认他胸口上的伤必须脱掉衣服。

辰巳的神官服胸前也被大大的切裂了,尽管如此还是勉强遮住了卡露谢朵妮雅的上半身。

然后试着再次诊察辰巳胸口上的伤。大大的从正旁边切开了他的胸口的伤口,虽然没有完全堵住但出血已经止住了。心脏也稳定的跳动着,呼吸虽然粗暴但不微弱。

判断出没有生命危险,卡露谢朵妮雅开始治愈魔法的咏唱。

白银的淡光寄宿在她手上,将那个手遮在辰巳的伤口上后银光渗透进伤口内,转眼间那伤口就愈合了。

确认他的伤口完全闭合了,卡露谢朵妮雅一边安心的吐了一口气一边站起来环视周围。

她脚下的辰巳,然后稍微有点距离的地方的穆尔加奈克。从那里再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的巴尔迪奥,合计三名男性倒在地上。

确认了辰巳不要紧的她,以巴尔迪奥接着穆尔加奈克的顺序也确认了他们的情况。

为何穆尔加奈克被轮到最后,或许是因为在她的心中他的评价下降了很多。

此外,为了谨慎起见用《树草束缚》将穆尔加奈克的身体拘束了起来。

然后确认了两个人的状况,虽然有轻伤程度的伤口但好像生命没有异常情况。

将化为魔物的人类的〈魔〉驱除的场合,因为与〈魔〉的联系太过强烈,在将〈魔〉驱除时会有变成废人的时候。因为心已经完全被〈魔〉所侵占了。

因为现在没有对失去意识的穆尔加奈克和巴尔迪奥的精神状态确认的方法,所以现在不得不考虑和辰巳一同从这里运到别的地方吧。

虽说如此,但她一个人将三名男性运出去到底是不可能的,所以有必要叫谁过来。

「主人,请稍微等一下。我马上把谁给叫过来,把你送到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然后….」

卡露谢朵妮雅再次环顾周围,确认谁都不在之后,再次跪在辰巳身旁,将樱花色的嘴唇轻轻的碰触辰巳的脸颊。

「……你救了我……非常感谢……我非常……非常开心」

双颊染上了樱花色,轻轻的在辰巳耳边低语。

然后,为了确保将倒下的三人搬运出去的人手,还有,为了向祖父的朱塞佩报告今天在这里发生的自己看到的事,卡露谢朵妮雅快速地离开了神殿的庭园。